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御妖纪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019章 暴走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暴走

    “这位姑娘,”银尊一只手握住小女孩的脖子,一面温柔的对着萧小虞谄笑着,“真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呢,呵呵,看来,我和你,还真是有缘分呢。”

    “屁的猿粪!”萧小虞看着那个拼命挣扎的小女孩,心痛不已,而银尊越是看着萧小虞紧张担忧,越是用力一握,“不要,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了她?”

    “哈哈哈,”银尊没有想到萧小虞这么快就妥协,更加是笑得开心,“姑娘这么说就见外了,上次见面,在下也不过是想和姑娘交个朋友罢了,只是没有想到姑娘,似乎,有什么紧急的事情一样呢。”

    萧小虞听着银尊说话,语气轻佻,表情浮夸,配上那原本绝色的容颜,若是放在以前,萧小虞少不了花痴一番然后屁颠屁颠的上前讨宠去了,但是现在,萧小虞觉得恶心,一时间正想冲上去打他一巴掌,可是,他手里正握着,那个小女孩的脖子,而且,若是曾二狗不去及时救治的话,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是么?”萧小虞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那么,这次我们就好好认识认识,行吧?”事到如今,也只有这样的缓兵之计了吧。

    “哈哈哈,是么?”银尊听着萧小虞的话,不由得欣喜万分,“在下真是高兴万分,这么说来,”他这个时候才转头看着手里的那个小女孩,“这个还真是个碍事的存在呢,真是的,打扰我与美人相聚,真是扫兴,这样的话……”

    “那么就请你放……”萧小虞微微一笑正想说什么,但是,下一刻发生的事情,却让她震惊的无法动弹。

    银尊用绝美的微笑,看着萧小虞,而他的手,只是微微一个用力,整个世界,似乎都被他毁掉了一般。

    鲜血,犹如雨滴一般,撒落在地面之上,萧小虞看着那个被银尊活活捏断了脖子的小女孩,心头,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那个,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啊。上一秒,都还活奔乱跳的,生命啊!

    刚刚,她指着自己说好厉害的时候,那个笑容,那么天真无邪,那么纯真可爱。

    而现在,却只剩下。

    萧小虞不敢去正视那个鲜血淋漓的尸体,坐在婴如背上,却觉得整个世界都恐怖之极,她不由得用手捂住自己的头,第一次,第一次直面这样的死亡!

    为什么,生命,这么容易,就被剥夺了?

    “好了,这样的话,就没有人打扰我们了,姑娘,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认识认识一下吧!”银尊甩了甩手上的鲜血,又从怀里取出一条丝巾,将剩下的擦干净,然后,缓缓的向着萧小虞而来。

    “……”萧小虞看着对面那个缓缓而来的男子,咬牙切齿,双拳紧握,绣眉紧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中的思绪却是不停的翻飞。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不,就算不是人,到底要做到什么程度,才可以这样轻视生命。

    滴答,滴答。

    两滴泪珠落到地面,落在萧小虞的脚边,然后,一瞬间就隐没到大地之中,萧小虞微微一闭眼,就在前两日,自己的亲人,才离自己而去,那么的毫无征兆,让自己措手不及,只不过,幸好没有直面他的死亡罢了,没有想到,原来,直面死亡,是这么痛苦的事情。

    “喂,你……”蛋蛋在她的怀里,一直不敢出声,但是,突然间只感觉一股力量,从她的心中悠然而生,然后,突然间爆裂开来,这个是,哎呀妈呀,灵力突泄的节奏啊。

    蛋蛋不由得有些担心,虽然说灵根原本是体内的一股孕育的力量,如同树木一样,要找到合适的时机入土,然后开始修行,第一步自然是筑基。灵根入土就像是种树一样,要找到合适的土壤,那个时候犹如种子破壳一般,要控制好很多条件才可以,而她现在这样突然间灵力外协,只怕,控制不好的话,不仅仅是灵根会损毁,而且,性命也不知道可否保得住,这个笨蛋,到底是为了什么要这么生气,这样冲动的坏脾气,可不是修真的料。

    “那个是……”银尊原本只消几步路便可到达萧小虞身边,却被她这么一来吓了一跳,这样强大的灵力,却似乎完全不受控制一般,但是,仅仅是这样,已然很恐怖。而向着周围不停扩散的灵力,更加是从萧小虞周围形成了一个漩涡,将周围的一切都弹开。

    整个清源村,以萧小虞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漩涡,只消一瞬,银尊被弹出数丈,而整个清源村的烈火,瞬间被灵力所熄灭,连同站在她身后的神兽婴如,都有些站立不住,身形连连往后退步,更不要说银狼一族,除了银尊之外,其他的虾兵蟹将,全数都萧小虞散发的灵力形成的漩涡直接ko。

    萧小虞此时的眼神已然空白,表情都有些狰狞,长发向着天空纷飞着,蛋蛋看着她,似乎痛苦之极,却又无法控制,再这么下去,只怕意识都要随着灵力散尽。

    “为什么?!”萧小虞终于是发出了声音,然后下一刻,一个伸手,灵力便自然汇聚形成了一只长臂,将原本倒在地上的银尊一把捏住,犹如他刚刚捏住那个小女孩的脖子一样,萧小虞对着他质问道,“为什么?”

    “住手!”蛋蛋对着萧小虞喊道,不过,她却什么都听不见了。

    这个家伙,要是这个时候,不阻止她的话,只怕会被自己心头的仇恨和冲动冲破头脑,白白毁了这一身的灵力。

    “护!”蛋蛋借住定风珠的力量,用自己的意念做决,然后在她周围形成了一个蛋壳一般的保护圈,将她剩下的灵力全部封锁,然后再用术法,将在壳内的灵力,慢慢的引入她的体内。

    那一瞬的封锁形成的气流和冲击,直直在整个清源村形成了一个狂风,所有的一切,都被缩在蛋蛋所做的蛋壳里面。

    “啊……”萧小虞捂着自己心头痛苦的仰天大叫一声,然后颓然的跌坐在地面上,眼神空洞,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一个跟头倒了下去。

    “呀!”蛋蛋眼看她的灵力终于归于平静,不由得心头放下一个大石,就在刚刚,他没有办法,用了自己族内的术法,只怕,咳咳,蛋蛋不由得有些力不从心,毕竟,自己的状况,原本不允许自己使用族内术法,只怕这么一来,自己不知道要多久才可以恢复,期间只怕连说话的灵力都不足了。

    这个该死的丫头,话说,自己刚刚姑且让她灵力暴走死掉算了,为什么,要这么拼尽自己去救她呢。

    自己一定是疯了,一定是蛋黄被她摇散了。

    “哈哈哈……”正当蛋蛋焦急的时,身后却是传来一阵笑声,让他不由得担忧起来,银尊,这个家伙,居然还没死!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