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御妖纪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009章 陨落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陨落

    萧小虞满血复活之后,便开始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已经三人面上的表情,虽然萧小虞从不敢说自己心思细腻,但是,也发现在,那两个女人,脸上不悦之色。

    他们几人的心思自己也是猜了个七八分。

    她从床上下来,恭敬的对着三人说着,“多谢几位的救命之恩,想来已经为了照顾我费了不少心思,我也没有再打扰之意,只是请几位告知我去笑林堂的路,我便立刻启程告辞。”

    听着萧小虞的话,曾大娘和徐小妹倒是一下子放下了心来,倒是曾二狗担心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萧姑娘,倒是没有这个意思,你全可多休息几日……”

    “多谢这位大哥,可是,我也有要事在身,所以,不敢久留。”萧小虞又偷瞄了一眼徐小妹的脸色,估计自己已然是不受人喜欢,果然,还是,早点走比较好,早走早超生嘛,呸,哪有人自己咒自己的。

    “这样啊,姑娘,”许大娘,倒是先开口,“这样的话,却是也不好留你,不过你的身体刚刚好恢复,就算是急着赶路的话,也等明天一早吧。”

    萧小虞也听出来曾大娘的弦外之音,不过,这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毕竟是一个莫不相识来路不明的女子,“如此,就多谢三位了。”

    倒是曾二狗,站在一旁,脸色不好看,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倒是一旁的徐小妹开口,“二狗哥,不是说要去上山么,再不去怕是待会回来天色就晚了,太阳都快要到正午了。”

    “额,倒是把这个事情给耽搁了,”说着曾二狗就转身要出去,“小妹,那么麻烦你帮我照顾下娘亲,我太阳落山之前回来。”

    “恩,好的,你就放心去吧。”徐小妹笑嘻嘻的说着,替他把一把弯刀放到腰间,然后,将一个箭筒挂在背上,曾二狗又从墙上拿起挂在墙上的一把铁制的旧弓箭,虽然成色很旧,但是,看得出来,他经常在使用,因为,那弓箭上面,被他磨得光滑。

    而且,这个房间挂着弓箭的话,说明,这个是他的房间么。

    萧小虞虽然不好意思,刚刚还觉得这个房间简陋破烂,现在看来,是他为了让自己在这里住下,让出了自己的房间,果然,

    纯朴善良呢。

    加上,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和他们的衣服,倒是和汉服很相似,不过,又略有不同,不过,想来这个地方已经有了充分的文明才对,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山顶洞人之前的世界了,还有就是。

    萧小虞终于,见到活人了!!

    原来这个世界还是有会说会走的正常的,活人啊!

    艾玛,世界如此美丽,人生如此美丽啊!!

    “额,对了,上山之前,还是去给神兽夫夫大人,磕个头吧,”曾大娘对着儿子说着,“这样娘才放心啊。”

    “恩,我知道了,娘亲。”曾二狗点了点头,看着娘亲有些晦涩的眼睛,答应到。

    “那个,”萧小虞听着两母子的对话,“你们刚刚说的神兽,是不是叫夫夫,是不是,一个长着翅膀会飞的麋鹿?”

    “你怎么知道?”曾二狗惊奇的问道。

    “额,”萧小虞一下子脸刷白,从刚刚自己说笑林堂的事情都遭到那样的嘲笑,如果说自己和他们所谓的传说中的神兽见过而且还骑过他到处飞的话,他们估计会以为自己的脑袋被鹿子踢过才是,“哦,是酱紫的,因为,我父亲也是猎人,所以我也见过。”

    “噢,原来是这样啊。”曾二狗喃喃道,然后收拾好装备,准备出发。

    “我可以和你一起去看看那个神兽么?”萧小虞虽然明知这样比较麻烦,但是,果然还是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好奇。

    夫夫?

    麋鹿?萧小虞看着眼前这个立在村落正中广场上,两人高的石像,麋鹿的身体,两翼张开,犹如天神降临一般,而且,虽然是石头打造,但是却也是雕工精细,栩栩如生,果然,这个和自己所见过的夫夫的相貌,毫无差别,顶多就是比真实的他,要高大一些。

    而此时,村里的一些村民也听说曾家救了的昏迷的女子今天苏醒了,也从他们口中得知了萧小虞杜撰的身世,此时都像是看外星异种一样看着自己,不过,

    估计现在自己这副模样,他们也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毕竟,自己被夫夫施了障眼法,看起来平凡无奇。

    “神兽庇佑,清源长安。”一群健硕的男子,站在夫夫的石像面前,恭敬的对着他行礼,萧小虞站在他们的身后,看着夫夫的石像,不由得微微一笑。

    这头麋鹿,原来这么受人尊敬啊,自己还真是小看了他呢,据说,他已经在这里守护了北原密林上千年了。

    不过呢,他,真的是个好人呢,而且,还长的那么俊美,那青丝长发,那俊美容颜,那颗挑剔的身姿,那,口水如洪水泛滥的萧小虞……

    “碰!”正当萧小虞对着夫夫花痴的时候,却不知道为何,突然听到一声巨响,她不由得定睛一看,广场上一堆石头碎裂,将几个惊慌的猎人吓了一跳。

    而,正上方,夫夫的鹿头,陨落了。

    曾二狗和母亲坐在厅中,然后,徐小妹和萧小虞站在一旁,气氛有些尴尬。

    “娘,你就让我去吧,”曾二狗焦急的说着,“娘亲你的药就快要用完了,我要是不去的话,你的腿……”

    “二狗,娘宁愿双脚不动,但是,也不要你有什么危险,”曾大娘说着,一把抓住儿子的手,“二狗啊,娘老了,只想要你在我身边安安生生的过日子就好,娘只盼着你早日成亲生子,这样娘就安心了。”

    她这么一说,站在一旁的徐小妹倒是脸色微红,不好意思的跑了出去,留下萧小虞站在一边,倒是极其尴尬。

    “娘,我……”曾二狗不满,“不过是石像年生太久,所以碎掉了,哪里有什么不祥之征兆?”

    “二狗……”曾大娘也是不依不挠。

    萧小虞站在一旁,这个时候说话也不是,不说话也不是,出去不是,不出去也不是,主要是他们的房子太小了,也就两个房间一个小客厅,不过八十平米的样子,厨房都是在屋后的一个临时木棚,不然的话,萧小虞早就知趣的溜到安全地带了。

    话说,这里,还是太过简陋。

    不过,整个村落,似乎都差不多的样子,果然是个比较贫困的边缘小村落吧。

    “两位,”萧小虞看着母子两个闹得如此不愉快,又想到刚刚那个石像的事情,心中也是有些不安,不会是夫夫真的遇到什么事情了吧,一想到夫夫,萧小虞不经意间摸了摸他给自己的系在腰间的那个乾坤袋,好像,夫夫说里面有什么药草之类的,一想到这里,萧小虞立马站上前,“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实际上,我父亲除了打猎之外,也经常在山上采集草药,我这随身的袋子里面有几样药草,曾大哥你看看,能不能派上什么用场?”

    说罢,萧小虞将夫夫给的草药,一样取了一点点出来,估计夫夫给的东西,也一定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吧?

    果然,一拿出来,两母子,就傻了眼。

    “这些药材是?”曾二狗看着萧小虞放在桌子上的几味药材,眼睛都无法移目。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