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御妖纪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008章 恩人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恩人

    “吼吼……”一群银狼立刻追着结界的方向而去,少主的命令,绝对不可以违背,不然的话,下场会很惨烈。

    “嗖嗖!”一行木箭从天而降,拦住了银狼的去处,银狼不得不停下来,只消一瞬,结界所做的球,已然消失不见,不过大致的方向还是清楚的。正想要继续追上去的时候,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震击了回来。

    “呵呵,”夫夫笑着看着那群狼,“孽畜,这次岂能再让你们轻易逃走。”也只有在银尊不在的时候,才可以痛痛快快的收拾这些狼。

    说着,他右手做决,木系术法,无数的木箭,凭空而生,对着那群银狼而去,直直的飞向那些银狼,然而,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却是突然间,停顿了下来,随后,又被凭空震成了木条。

    “哈哈,虽说我的这些个手下没有什么用处,”银尊莲步轻移,俊美的脸庞出现在夫夫的对面,“不过,又岂可任由你斩杀。”

    “银尊,”夫夫也不回身,仅仅用侧目看着他,“你等南下,到底居心何在?这次若不坦白交代,我夫夫,定将你族人,追杀殆尽。”

    “哈哈哈……”银尊仰天长啸,“我也早就听闻神兽夫夫的威名,今日,终于是有机会,与你痛痛快快的交手呢。”

    夫夫一听,不由得眉头紧皱。听他这么一说,倒是,前几次似乎忙于什么秘密事情,而现在,终于是完成了,所以,才可以放心一斗,那么,他们前段时间到底是在密谋些什么事情呢?

    “咕噜咕噜咕噜……”

    “啊呀,妈呀,喵啊……”萧小虞在结界之中不停的翻滚着,一时间眼花头晕,漫天星斗都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该死的夫夫,送人就送人,见过这么多送人的,这样送人的还真没有见过?

    我一大早的穿越过来,什么都还没有吃,就让我晕头转向的,是想要我将昨天晚上吃的所有的东西都吐出来么?

    “咚!”结界终于是消失了。

    萧小虞趴在地上,眼睛直冒金星,好久都站不起来,她勉强的睁开眼睛,看了看眼前的景色,这里是?木头,全是木头打造的房屋,一个连着一个,这里,就是夫夫说的,那个村落么?清源村?看来,终于是到了呢。

    “哇……”果然,萧小虞一个没有忍住,趴在地上,狠狠的吐了。

    夫夫,你这个该死的,下次见到你,一定狠狠的咬你的鹿耳朵,拔了你的皮做成毛绒玩具天天**。

    “哗啦啦,哗啦啦……”萧小虞正做着狂吃满汉全席的美梦,却朦胧中听见了水流的声音,然后,正当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感觉到,自己的额头,一阵冰凉的感觉。

    “二狗哥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在她的耳边传来,“她怎么样了,这都好久了,还没有醒来,会不会死了啊。”

    “不要胡说,”一个男子的声音在萧小虞的身边,微微带着斥责,但是,因为害怕吵醒昏迷的女子,所以,也强压着声音,“小妹,去帮我把鱼汤端过来,估计是饿坏了,所以才一直昏迷。”

    “噢。”徐小妹虽然被曾二狗斥责,但是,也只是微微的撅了撅嘴巴,然后便钻进了隔壁房间里去了,谁让,他是自己喜欢的人呢,而且,还是有了婚约的人。

    可是,再怎么样,看着自己的未婚夫,给另外一个女子如此周到的照顾,也是心中有些不舒服,不过,他就是这么个人吧,自己也正是因为他年纪轻轻就独当一面才会看上他的不是,而且,他乃是村里最英俊的男子,更加是有着第一孝子的称号,他的母亲,也就是正在厨房里面熬鱼汤的这个女人,原本是常年卧病在床不可动弹之人,就是因为曾二狗,不顾危险,到北原密林中寻找神药,才治好的。

    现在,不仅仅可以下床了,而且,还可以做些简单的家务。

    “小妹啊,来来来……”曾大娘亲热的对着徐小妹说道,“这两日辛苦你了,也不要怪二狗他怠慢你,他这个人啊,就是这样热心肠的人,那个小姑娘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昏迷在屋后,所以……”

    “哎,大娘,我都知道的,”徐小妹满脸笑意,自然是心花怒放,她自然不担心二狗会变心,自己和他乃是青梅竹马,而且,自己的父亲,更加是对他们一家子有恩情,他乃是重情重义之人,更加不会因为一个陌生女子做出什么越轨的事情,“二狗哥哥下午还要上山去呢,下午我会照顾她的,

    你腿脚还不太方便,就不要操心了噢。”

    “恩恩,真是个好女孩啊,小妹。”曾大娘笑得合不拢嘴,盛了一碗鱼汤,然后徐小妹接了过去,“小妹啊,二狗可有说,什么时候正式把你们两个的婚事给办了啊?他这个小子倒是一点都不着急,我倒是着急把你这么个好媳妇呢……”

    “大娘,”徐小妹一个脸红,不由得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大娘说的乃是实话,”曾大娘正欲说些其他的,却被冲进来的曾二狗给打断了。

    “她醒了,”曾二狗站在门口,“不过,一张嘴第一个字,就是,饿……”

    萧小虞终于把一大碗,不,准确来说是一大锅的鱼汤喝了个精光,只感觉着一辈子没有喝过这么美味的鱼汤,等她喝完之后,一抹嘴巴,长长的啊了一声,只感觉自己又满血复活了,真的是自从喝了这鱼汤,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痛了,走路也有劲了……

    额,喵的,又跑题了,萧小虞环顾四周,看着眼前那些惊奇的目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这位姑娘,你是何人啊?”倒是坐在一边的曾大娘率先开口问道,毕竟来路不明的女子,在自己的家里,也多有不便。

    “多谢大娘你的救命之恩,”萧小虞眼睛咕噜转了一圈,“我叫萧小虞,我是跟着我爹娘来清源村的,不过,在路上,我们被一群狼给突袭了,呜呜,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了。”说着,萧小虞还故作凄苦的挤出了几滴泪水,喵的,

    早知道要演苦情戏,就该吧自己常备的珍视明带上才对。

    三个人一听,看着她脸上那两滴晶莹剔透的泪珠,不由得面面相觑,“真是个可怜的孩子,那么,你可知道,”你们来清源村是作什么的?”

    “这个我爹娘倒是说过,”萧小虞抹了抹刚刚挤出来的几滴眼泪,然后继续说道,“说是我们家有个亲戚在笑林堂有个亲戚,要去投靠他们才是。”

    “笑林堂?”三个人不由得一惊。

    “哈哈哈,”徐小妹不由得笑了起来,“小妹妹,不可不是被野狼给吓傻了吧,笑林堂里面的人,岂是人人都可以攀上亲戚的。”

    “诶,小妹,”曾二狗拉了徐小妹一把,“这个小妹刚刚失去了亲人,你怎么可以这么和她说话。”

    “我……”徐小妹倒听他这么一说,心中不悦,一个跺脚,站到了曾大娘的身后去了。

    萧小虞看着眼前这三个人,那个女子不过十六七岁,倒是有几分姿色,不过,为人倒是不怎么样,而这个男子,虽然是粗布衣服,但是,也是有些不凡之气,而那个大娘,也是和蔼可亲,想来,他们就是救了自己的恩人吧?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