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阿里不达年代记(阿里布达年代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章 香乳旖旎

    记得日前阿雪落入蛇族的手里,遭受肉体改造时,那些蛇族人曾经说过,她们并非使用在胸口植入异物的传统改造方式,而是调配出魔法巫药,混合五毒阴血一起给阿雪灌下去,刺激乳腺,让乳房像怀孕妇人一样开始分泌奶水。

    淫术魔法书里头,也有记载类似的药物,不过配合了咒术,效果更是厉害,在体内养分充足的情形下,会源源不绝地泌乳。每一次乳房里充满了奶水,立刻挤出排空,再喂入药物催乳,频繁重复同样过程,经过一段时日,乳房就变得硕大肥白,柔软丰满。

    蛇族大概不是第一次进行这种改造,我本以为在改造完成前将阿雪救出,除了肉体的变化外,就没有其它副作用,但现在显然是有问题。

    我不清楚改造手术对阿雪造成多大身心影响,也不太在乎,因为在这一刻,我脑里只有一件事,就是想看看阿雪的硕美巨乳,到底变成什么样子?

    「阿雪,我来帮妳看看nǎi子,把衣服脱掉。」

    尽管两人之间有过无数次欢好,但阿雪现在的心情,大概就和月事来潮一样,羞于把胸部暴露在我眼前吧。然而,她也明白我是故意从她的羞赧中得到乐趣,抗辩或拒绝根本没用。

    有一件很有趣的事。虽然阿雪羞得几乎想钻到地下去,但她并没有要求我帮她宽衣解带,反而是忍着难堪,主动把衣衫褪除,这种不愿求人的自尊,是她与当初天河雪琼的共通点。

    「师父……」阿雪没穿胸兜,薄薄的外衣一拉开,玉雕粉琢般的雪白胴体,就让人惊艳地暴露在眼前。

    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已被乳汁鼓鼓涨满的双乳,像是两座高耸的巨峰,傲然挺立。

    与羽虹、织芝比对,一般女性的乳峰,不论种族,在正常情形下即使丰满,但形状却是上尖下圆,像两支嫩笋;但阿雪的巨乳,简直像一对熟透汁甜的哈密瓜,就如同两个完美的半球,凸现在胴体之上,微微上翘,rǔ头和乳晕都是粉红色的,非常漂亮。

    在我过去的风月生涯里,也见过不少丰满的巨乳女,但很遗憾的一点,就是乳房虽然肥硕,形状却很糟糕,特别是长长的木瓜奶,若是颜色再差几分,单是看就让人倒足胃口。

    阿雪却不同,双乳肥白巨硕,型态浑圆,最难得的就是,即使她这样子挺直腰杆正坐着,一双巨硕豪乳仍微微向上翘动,看不出半点下垂的征兆。

    我从旁边桌案拿起一支笔,要阿雪高举双臂,她虽然不解其意,却仍老实地照做了。当她双臂垂直举起,一双美乳随之摇晃,一颤一颤的,幻出一阵乳浪香波。

    轻轻捧起肥硕乳瓜,享受那种沉甸甸的手感,我把笔杆放在乳房下缘,手一离开,摆荡回来的雪乳碰到笔杆,却只是稍稍一碰,跟着笔杆就滑落下来,没法稳稳夹住。

    这是流行于娼馆的法门,用来测试姑娘香乳的弹性与形状,若是下垂得越厉害,自然夹得越紧。阿雪不明白我的用意,看我笑得一脸淫邪,以为我正把她的身体当作美肉玩具,羞得紧紧闭上眼睛。

    「阿雪,妳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不知道。」

    「我在想,真是感谢老天,让我生在这么一个有魔法的世界。」

    如果不是因为魔法的神奇,怎么能弄出这样的人间恩物?身为阿雪的男人,我绝对痛恨那些凌虐她的蛇族;不过以一个享受这肉体的男人而言,我想私下对蛇族表示感谢。

    「师父……可是,你会不会觉得这样好不自然?好奇怪?」说起自己最羞人的地方,阿雪的表情又黯淡下来,低声道:「一般的人类女孩子,哪有像这个样子的……」

    「是吗?我知道很多人类女孩子想要还要不到呢。nǎi子大有什么不好?难道妳怕人家说nǎi子大的女生比较笨、比较淫荡?可是,妳本来就笨笨的,至于淫荡……」

    我把手按放在阿雪的小腹,往下抚摸过去,越过柔软的狐毛,沾了满手湿粘,笑道:「妳这小淫妇,水都流那么多了,还怕别人说吗?」

    「可是……可是……那不自然啊。」

    「自然的东西不一定就好,鲜花也未必就是最美的啊,烂泥和臭狗屎都是很自然的东西,难道妳要每天吃狗屎、干烂泥吗?不自然就不自然,只要我喜欢、我不挑,妳又有什么好怕的?」

    也不管手脏,我再次捧起阿雪的俏脸,很认真地说:「仔细听好,我不想说第二次。胸部大怎样?淫荡又有什么关系?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东西,老子我就偏偏喜欢大nǎi子骚妞,除了妳这头淫荡小乳牛,我什么好东西都不要,这样子……够了吗?」

    很多时候,女孩子的个性从选衣服上头,就可以略知一二。明明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决定该穿哪一套,却仍要问身边的男人哪一套好看,现在也是一样,比起听到解决办法,阿雪更需要听到我的保证与肯定。

    当我把这些话说完,泪水再次盈满阿雪的明眸,但这一次除了泪光,还有掩不住的喜悦之色,没等我进一步动作,她就主动贴靠过来,献上香唇。

    有美人儿投怀送抱,我当然没有把人往外推的道理,伸手将娇躯搂过,先结实地痛吻一番,趁势让阿雪在床上躺倒,以便等一下任我为所欲为。

    随着身子躺平,乳峰的弹性与结实,更是展露无余。这样的姿势,仍是坚挺傲人,粉嫩的乳蕾上没有半点斑纹或小疙瘩,经过我刚才一轮抚摸后,奶头也已经翘起来,就像两颗鲜红樱桃一样的可口诱人。

    特别是,当我凑近去看,这对可口樱桃上头,正缓缓渗着一点一点的白珠,夹杂在女儿家的汗味中,别有一股醉人的甜香。

    过去在妓馆里头,我不是没有干过大肚婆,也知道某些妓女为了满足顾客特殊要求,也会长期服用催乳药物,让乳房奶水充盈,交媾时弄成人奶浴,流得满身,但每次碰上这种情形,我都是简单干完就算,心里嫌着不干净,更不会多碰多舔。

    可是,现下看着阿雪的媚态,我感到一种压抑不下的冲动,蓦地握向阿雪的巨乳,稍稍施力,随着手上感受到的弹性增加力道,将乳房向上推挤,没几下功夫,在阿雪的娇喘声中,几滴雪白香甜的新鲜奶水,由乳蕾涌了出来。

    不知该说是兽性,亦或是生物最原始的欲望,我本能地一低头,舔去刚泌出的乳汁,浓浓的奶水一入口,带点微腥的香甜,立刻溢满齿间,比什么美味佳肴都更要受用。

    「味道好棒啊,以后家里不用买牛奶了……」

    阿雪对我的调笑置之不理,整个人意识完全神驰物外,眼神迷乱,喃喃地呓语,小腹肌肉有着明显的抽搐,像是高氵朝般的反应。我心中一奇,特意试探,不但急急用力吸吮,更在香滑乳汁溢满口腔后,轻轻在敏感的rǔ头上一咬。

    「啊~~~~」

    这一下的反应更是明显。阿雪的娇吟瞬间升为高亢,肉体不能自制地剧烈颤动、弓起,力道之大,如果我没有适时握住她丰满的豪乳,稳住身形,险些就给她这样一下颠翻下去了。

    眨眼功夫,淋漓香汗遍布少女娇躯的每一吋,代表女性情动的蜜浆,更是迅速由玉牝花谷中汹涌流出,在床单上印下老大一滩湿渍。

    令人瞠目结舌的敏感度,连我都几乎看傻了眼,当下更不客气,抓着那双无法掌握的哈密乳瓜,一下左边、一下右边,交相含吮着两颗嫩红的乳蒂,舔舐逗弄,吸饮着香甜稠浓的乳汁,让那世上最美味的奶水,顺着喉间深入,温暖整个腹腔。

    在这样的急切挑逗下,阿雪更是不济,肌肤泛着一层娇艳的粉红,美丽双眸早已失去了理性色彩,来回摆动狐尾,竖起狐耳,秀发更早就被汗水打湿,整个人进入无意识状态,只是本能地挪移着身体,挺起一双硕大香乳,追求着愉悦的源头。

    或许是身在魔法世界的妙处,阿雪的泌乳量极为丰硕,那一双肥白奶瓜的蓄乳量之丰,真是名符其实的乳球。经过一番痛快的享用后,我觉得腹内有些饱胀,看着因为我啜饮不及,横流在少女肉体、枕头、床单上的香浓乳液,不禁哑然失笑。

    饱暖思淫欲,这是雄性生物的必然现象,在饱食一顿人乳宴之后,我就像是刚刚服用了大补的药物,亢奋难当,急欲发泄。不过,当我正要有所动作,看见阿雪好象已经筋疲力尽的样子,有点怕她不堪挞伐,伤了身体,心中怜惜,不太敢动作。

    正自彷徨,心里忽然有了一个念头,我跨过阿雪的身子,双膝跪在床上,挺起肉茎,以那双圆硕丰满的哈密乳瓜,紧紧夹着硬挺如铁的肉茎。

    如果对象换作是织芝,现在必须两手握压,将她的雪乳紧紧挤出一条乳沟,这才有得玩;要是换成羽虹,以她娇小的纤细鸽乳,那是不管怎么挤压也干不起来。

    但阿雪在这种时候,就充分显示她的傲人之处。当肉茎被夹在双乳之间,我根本不用从外施力,就感觉得到那对H罩杯巨乳的弹性与柔嫩,从两旁挤压着硬挺肉茎。

    「真过瘾,以前早就该这样玩了……」

    我得意一笑,肉茎在阿雪的乳沟中来回抽插,感受那种奇特的满足。

    虽然刚才没有实际性交,但是被改造完美的豪乳,在泌乳时不可思议地敏感,被我反复吸吮、舔舐,阿雪一直处于高氵朝状态,美妙胴体就像是一尾触了电的鱼儿,不停地颤抖、摇摆,双手无力地垂下,指头却紧紧抓着床单,在我的抽送中,有一声、没一声地闷哼着。

    在柔软的乳沟中穿梭,我快速地抽插了百多下,激烈的动作,令雪白嫩滑的巨乳一片通红,但是细细的乳珠,很快便顺着半球形弧线滑落,流淌在肉茎上,随着快速摩擦,不但增添了润滑,更弄出一种奇特的香气。

    想来着实有些可惜,阿雪是初次遇到这种销魂阵仗,极乐之下,神智迷迷糊糊,不能配合,否则如果她张开小口,配合我抽插节奏舔吮肉茎,那种滋味肯定比现下更加美妙。

    不过,来日方长,今次没玩到的地方,下次再来改进就好……

    「阿雪,谢谢妳的招待,咱们师徒两个有往有来,刚才喝了妳的东西,现在轮到妳喝我的东西了。」

    在高氵朝瞬间,我将肉茎对准阿雪美丽的脸庞,痛快地把积蓄的欲望射出来。

    近距离喷出的jīng液,一道跟着一道,像泉水般洒在阿雪的俏脸上,在嘴唇、鼻子、眼睛及面颊上,染上了白浊的欲望痕迹。

    「喂,妳刚才那么陶醉的样子,到底是什么感觉?」

    当一切云消雨散,我和阿雪一起躺卧在床上。我不需要被褥,怀里搂着一具美肉棉被,有那些柔软的狐毛贴着,比什么东西都更保暖。

    阿雪回复了神智,对自己适才的浪荡痴态羞得要死,更不愿在这染满多种秽渍的床单上停留,直嚷着要我下来,她想要清理房间。

    不过,在我来说,男女交媾时的欢好,固然是极乐,但交欢之后的余韵,也是该细细品尝的一件美事,更何况我不觉得这床单有什么脏,反而故意当着阿雪的面,深深吸一口,笑说有婴儿的奶香。

    被我这样调笑,阿雪却没有再掉眼泪,只是在我的强拉入怀中,很难为情地贴靠过来,双臂环绕住我的颈项,以她的香蜜乳瓜摩擦我胸膛,试图作着笨拙的献媚。

    我对于这种甜蜜侍奉相当欣赏,可是由于阿雪胸部曲线的突出,要像以前一样,享受两具肉体的紧贴,反而不太容易。我转念一想,用膝盖顶开阿雪双腿,一手搂向她挺俏的美臀,藉由两人腿部的交缠,让彼此肉体紧贴在一起,感受对方的体温。

    对于我这样的安排,阿雪显然甚为满意,眼角眉梢都有掩不住的喜色,而在我的询问下,她也说出了刚才的感觉。

    「很……很难说的,我也不知道怎样形容。可是,师父你帮我吸奶的时候,那种感觉……」

    阿雪把一只手轻轻按放在小腹上,柔声道:「你每次一吸,我的身体就酥酥麻麻,好象被什么东西电到,连肚子里都觉得一缩一缩的,那种滋味真不知该怎么说,好快活喔。」

    我以前听一名老医师说过,母亲给婴儿喂奶时,会牵动体内,令得子宫收缩。这说法不知是真是假,我也没机会验证,但是看阿雪的沉醉表情,大概有几分真实性吧。

    「真的这么快活吗?那我以后就不客气了,妳每天练完魔法之后,我就来享用一次,别人是肥水不落外人田,妳的肥奶这么营养,更加不可以便宜别人。」

    阿雪很温柔地笑着,轻轻点点头,细声道:「不过,人家觉得最开心的,就是每次看到师父你吃人家奶的时候,像个小婴儿一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觉得好满足、好幸福,只要能停留在这一刻,就算拿全世界的财宝来,人家也不换。」

    这个论调真是让人火大,可是我又懒得对这个傻女人生气。我的样子像是小婴儿一样?如果世上每个婴儿,眼中都是那么充满色欲与邪念,这个世界大概马上就要完蛋了。

    不过,这大概也就是所谓的母性吧。由于性别不同,我无法理解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只是知道过去有很多的名女人,都是因为这种天性上的弱点,最后把清白身躯葬送在花花色狼口中。

    无论如何,阿雪的问题能够顺利解决,对我来说也是好事。从这天以后,阿雪的表情变得开朗许多,像是把之前的阴霾一扫而空,除了每天修练黑魔法之外,我与她更多了一个小秘密,就是会神秘出现在我桌上的一碗香浓奶水。

    这种营养补身的妙物,我自然是多多益善,特别是每次阿雪端碗过来时,那种又羞又喜的表情,实在是看了让人很想逗弄她。所以我总是故意「咕噜咕噜」地发出粗鲁声音,把碗中奶水饮尽。

    当然,阿雪的情绪安抚稳定,但我另外一边还是有事要忙。在我的嘱咐之下,织芝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帮我制作一件魔导师的法袍,还有其它的防具,在问过我相关尺寸问题后,她则是好奇,为何我特别要求订作面具?

    「这个嘛……我刚才有没有说过,这件事情要保密,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我找妳编织这件法师袍?」

    「有,您特别叮嘱过了。」

    「既然我说过了,那妳就知道这是不能见光的东西嘛,不能见光的东西,当然要戴面具啦。」

    织芝那边,只要这个理由就够,反而是阿雪那里要多费一点手脚。在我告诉她,已经找了一位很棒的匠师制作法师袍后,阿雪很讶异地表示,为何草图中的她戴着面具?

    「妳长成这副德性,上街不戴面具,难道要套布袋吗?如果晚上到处乱走,路人以为见了鬼,被吓到一命呜呼,这个责任妳来扛。」

    我恶狠狠地这样说着,看到阿雪吃惊的表情,这才语气转和,笑道:「开玩笑的,我有一个这么美的女徒弟,当然要藏得妥当一点,别便宜了别人的眼睛啊,如果让别人看到妳的样子,被迷得失魂落魄,那不是好难受?」

    「但是……面具又不通风又不透气,戴上去好难受喔,我可不可以常常拿下来啊?」

    「如果妳坚持要拿下来,那我也没有办法,只好采用特殊手段了。」

    「什么样的特殊手段呀?」

    「这个手段很有名,就是拿一个金属面具,烧红以后,在面具最烫的时候,直接盖在妳的脸上,嗤的一声,立刻烧得皮焦肉烂,痛得死去活来,从此面具就和妳的脸结成一体,想拿都拿不下来了。」

    一番话被我比手画脚,说得是有声有色,阿雪的脸也吓得惨白,连声答应没有我的许可,以后绝对不会私自拿下面具。就这样,这个技术问题又顺利摆平了。

    其实,为什么要督促阿雪修练黑魔法呢?

    有时候我这么扪心自问,所得到的答案,无非是为了贯彻圣女堕落计划,但被阿雪当面问起,总不能这样回答,所以就要用官方答案。

    「妳把黑魔法练好,才有足够能力自保啊,不然每次遇到敌人,妳都会变成累赘的。」

    可是时间久了,同样的答复就不能满足阿雪,她开始问我说,为什么师父不能保护徒弟呢?

    「混帐,圣人曾经说过,有事弟子服其劳,妳没听说过吗?如果妳连起码的自保都做不到,那整天浪费米饭养妳作什么?难道就为了养一头大胸部乳牛吗?」

    「可是……人家住进爵府这么久了,听管家伯伯说,师父的爹爹和爷爷都好厉害,武功也好强,为什么师父……师父你的武功就……」

    不仅是阿雪,这大概也是全萨拉人的疑问,为什么连续两代法雷尔家主人都是当代绝强者,偏偏第三代会生出一个废柴呢?

    很棒的问题,但假如是阿雪以外的人问我,一定被我当场翻脸,掀桌子干人。这问题……是一个我非但不想回答,就连听见都很让我反感的东西。

    「阿雪,妳知道吗?师父我少而贱,四岁尚不能言,五岁逆天命,六岁而立,七岁而大惑,八岁能举,九岁再举,十有五而有志于学……」

    「怎……怎么这么复杂啊?一点都听不懂,可是,这么多事情和师父你的武功有什么关系?」

    「就是因为事情太多又太忙,每一年都有事做,所以没时间练武啊!换做是妳,会有时间练武吗?早就变成绝代女淫魔了。」

    乱七八糟胡扯了一通,看阿雪仍是一副求知欲旺盛的表情,我没好气地说道:「总之,师父我天生就身体不好,气虚体弱,练武效果不好,所以就没向妳的变态师公与太师公学武。」

    「真、的、是、这、样、吗?」

    问这句话的不是阿雪,而是不知道从哪忽然冒出来的茅延安,大摇大摆地走出来,一手搭在我肩上,笑道:「上乘武术自然有上乘武术的妙用,经脉受损、气虚体弱,这些都可以藉由修练内功来治疗,更别说是独步天下的法雷尔家绝学了。」

    「法雷尔家有什么绝学啊?」

    终于可以听到法雷尔家的秘闻,阿雪好象很感兴趣,而我默不作声,也想听听看茅延安能说出个什么东西来。

    「当世最强的武者,虽说是五大最强者,但这些最强者的成就多少有些侥幸。万兽尊者、心剑神尼年轻时都有奇遇,一个曾吸食异兽精元,一个曾接受长老群贯顶传功,修练上事半功倍。」

    这些事情我从来没听过,也不晓得茅延安从哪听来,不过他跑遍江湖,见多识广,这番话必然有几分真实性。

    「黑龙王所向无敌,但假如不是他的通天巫法诡邪难测,单单凭着龙魔心法,也没办法创下这些功业,更别提传说中他也是一个搞奇遇派的。」

    黑龙王黑泽一夫,曾经吞食过龙丹之类的东西,这我曾经听过,另外一种谣传,就是他有龙类的血脉。不管是哪一种,总之就是他的无敌力量与龙有关。

    说起这个,我也有感慨。从取得淫术魔法书以来,我的奇遇也不少,说秘籍有秘籍,说灵药有灵药,甚至也不乏被人贯顶传功,但怎么我就那么倒楣,奇遇的效果通通到了别人身上呢?

    「至于龙女李华梅,有关她的传说很多,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她体内的龙族血脉、八歧黄金龙的力量。这个特有族类,和已经灭绝的赛亚人相似,都有着险死还生后,力量大增的特性……」

    说到龙女姊姊了,这不啻就是我和阿雪心中的偶像人物,两人立即凝神细听。

    「她的力量之所以能远远超越族人,就是在于她所修练的镇族之宝,上天下地至尊功里头最厉害的天罡气诀,只要练成,每逢重伤都会进入假死状态,苏醒后伤势全愈,功力大增。」

    茅延安叹息道:「李华梅虽是女子之身,却真是了不起的人物,她多年来与黑龙会顽强对抗,身先士卒,前后多次受到濒死重伤,靠着坚强毅力度过死关,不住由徘徊于生死边缘的历练,把体内潜能完全开发,八歧黄金龙之力大成,年纪轻轻,就与上世代的四名高手并列为最强者。」

    一番话听得我们肃然起敬,虽然早知道龙女姊姊在东海有很多英勇事迹,可是遥想当年,她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子,什么也不懂,因为父亲战死,猝然带领族人抗暴求生,多次险死还生,才有了今天的成就,那种英勇与刚毅,却是令人心折。

    但我也不得不佩服茅延安,因为他简直就像个完美的司仪,在这样的介绍之后,还没提到法雷尔家只言词组,却让人更加充满期待,想听这最后的压轴货。

    「不过上面这四大强者,如果和法雷尔家比起来,都变成了最烂的狗屎东西。」

    「唷,大叔,也不用这么拍我们家马屁。」

    「不是拍马屁,当今天下众所周知,只有一个没天理的家族,一不吃药、二没奇遇、三不搞复活,每一代都是十几岁就莫名其妙冒出来,才出道就拥有绝世神功,纵横无敌,到处淫人妻女,丧尽天良……」

    大概是因为和想象中会听到的不同,阿雪的嘴巴张得好大,不过我个人有点补充。

    所谓的每一代,其实不过两代,在爷爷之前,法雷尔家根本就只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平庸武门;淫人妻女这个考语很适合爷爷,至于变态老爸,公开纪录上他洁身自爱,但身为他亲生儿子的我相信,丧尽天良这形容词应该很适合他。

    「……这一个百多年来令人们妒恨有加,悲愤长啸的家族,就是阿里布达的法雷尔一族。」

    「多谢大叔你的介绍,不过麻烦一下,下次不要那么慷慨激昂,你的口水喷到我了,我不想得奇怪的肺病。」

    同样是位于口水喷洒的范围,阿雪就显得无所畏惧,在片刻沉默后,追问道:「那……法雷尔家的武功是什么呢?」

    「嘿,不吃禁药,没有奇遇,单靠自己练功,就可以练到和拥有龙力的武者媲美,这样的神功,只有那么一种。」

    「叫什么名字啊?」

    「玄武真功!」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