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阿里不达年代记(阿里布达年代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章 天镜怨魂

    羽虹和白澜熊都已经倒下,兽人军力也已经伤毁殆尽,娜塔莎和雅兰迦虽然伤势均重,但却都保有了战力,再加上她们的手下,她们可以稳稳地控制住局面,任谁都不得不承认,这场战争我们这边彻底输了。

    可是,我不甘心!看到了阿雪的努力,看着她这么拼命地奋斗与牺牲,难道最后就只是沦为敌人耻笑的题材吗?这样的收场,我怎么可以接受了?

    因为不甘心,不想让事情就这么结束,我想要把局面扭转过来,然而,我却没有这样的能力,全场没人有这样的能力……所以,我只有向人类以外的强大力量求助。

    「菲妮克丝!你给我听好……」状若疯虎,我狂喊了出来,「我现在向你许第二个愿望,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立刻给我干掉前面这个蛇婊子娜塔莎!」

    和狂风相比,我的声音是那么微不足道,只有站得很近、或是功力深湛的高手才能听见,这里头自然包括了娜塔莎。她朝我看了一眼,颇有讶色,但随即便因为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咯咯娇笑起来。

    「哈哈哈,好幽默啊,你在向什么东西许愿?只用许个愿望就可以毁灭敌人,这么天真的师父,难怪会教出那种蠢徒弟了,你们师徒两个可以准备好,一起在阴间见面吧!」

    娜塔莎的魔力虽然比妹妹强得多,但却也没到可以控驭万千阴魂的能耐,不敢召唤怨魂,邪笑声中,就要挥动蛇尾,向我攻击。

    可是,满空飞绕着的阴魂,却在这时起了变化,没有回到娜塔莎手中的万灵血珠,而是整个离散开来,朝着已成一遍瓦砾残堆的红楼飞去,汇聚成了一道阴魂长流。

    当阴魂接触到瓦砾堆,地面又开始震动起来,有些类似阿雪刚才催运万灵血珠的样子,但是震动范围和程度却尤有过之,几下工夫以后,周围山壁便出现裂痕,土石崩落,邪异的尖锐悲鸣声,撼动着附近的空间。

    阴魂的异常骚动,任谁也看得出来,会形成这等现象,最大的可能,就是附近出现了强大的魔力源,影响着阴魂的动向。

    地震迅速增加着威力,山壁上的裂痕已经蔓延到地面,树木倒拔翻起,地面交错崩起,敌我双方努力站稳身形,那些站不起来的重伤者只好听天由命,但无论是站着或趴着,所有目光不约而同地望向瓦砾堆,惊讶地看着一缕缕赤红色的血光,由瓦砾堆的缝隙中不住透出。

    「搞什么这么惊天动地?」因为突来变故,我暂时逃过了一劫,正想有所动作,忽然见到一道金光从羽虹身上飞射而出,扯裂缠胸的衣襟,迫得她连忙用手遮胸,阻止双峰春光外泄。

    定睛一看,飞射出去的那样东西,是一枚黄金手环,而且赫然便是我前来南蛮时,龙女姊姊托付给我的那个手环,这些日子以来诸事繁忙,没有交给卡翠娜,刚才和衣服一起,匆匆忙忙给羽虹披在身上,怎知道会忽然有这样的变化。

    手环向废墟飞射而去,立刻便被一道血光吞没。吞噬了黄金手环之后,血光的亮度越来越耀眼,后来竟似有若实质,将石块一点一点地冲撞开来,千百道厉红血光汇聚成柱,笔直射向天空,千百道阴魂绕着怨血光柱,盘旋飞舞,发出令人胆寒的尖啸声,恐怖声势,任谁都是闻之胆寒。

    娜塔莎与雅兰迦对望一眼,均是露出骇然之色,不由分说,很有默契地各自召唤兽魔,朝血光发动攻击。

    雅兰迦放出的是人面鸟,而娜塔莎则是召唤出了那日为我行险所破的独眼巨人,两头狠恶凶兽朝血光冲去,气势汹汹。

    胜负在接触的瞬间就分晓了。虽然阴魂不是什么厉害东西,但是一万个阴魂的力量汇集,能量之庞大,在万千阴魂骚动的颠峰,那绝非区区第五级力量所能攻破,两头强悍的兽魔稍稍撼动了血光柱,但却随即被血光吸蚀吞没,转眼间就没了踪影。

    「咦……那是……什么声音?」恍惚中,我听见了一个细小的声音,夹杂在怨魂的悲啸声里,听起来有点像是童稚的小儿歌谣,但此时此刻,这里又怎么会有小孩子在唱歌?

    「错觉吗?」无法确认,但是从旁边兽人们迷惘的表情,我相信他们和我听见了一样的东西。这时歌谣声音越来越响亮,清晰到可以听出来,是一群女童的纯洁歌声。

    「女童……啊!难道是……」眼前的景象,说明了我的猜测,数十道隐隐约约的淡影子,在血光柱周围出现,绕成了一圈,随着影子颜色越来越浓,线条清晰起来,是一群背后生着鲜红羽翼的女童,赤裸着幼小的躯体,笼罩在浓浓的血光当中。

    被牺牲在血池中的四十九名羽族女童,身上披着一件红色的蝉翼薄纱,拍振着背后的血翼,以血柱为中心,围绕成三个同心圆,合声唱起了歌谣,即使是在这样邪异的恐怖情境中,女童们纯洁美妙的歌声,仍是让人感到一阵心懭神怡。

    可是,我听不太懂歌词,只能依稀判断出,这似乎是某种咒语歌。不像攻击、不像防御,这首咒文歌的用途……看那三个同心圆的排列,很像是为了安定某个巨大的能源体,血柱里藏着什么东西,需要用这么庞大的法阵去稳定吗?

    想到被埋在瓦砾堆下的阿雪,我心中忐忑不安。一方面,看到已死的羽族孩童们会出现,我强烈地期望见到阿雪,但另外一方面,我又不希望用这样的形式,与阿雪的阴魂再见。

    女童们的美妙歌声中,一样庞然大物缓缓从血柱中升起,虽然看不太清楚,但却明显可以感觉到那种不寻常的压迫感,迫得人呼吸不顺。而当血柱忽然消失,黑黝黝的大日天镜台,像一块巨大的顽铁,离地两尺漂浮,被三个圆形法阵围在当中。

    经过邪恶巫法的粹练,被血池中的怨气洗涤污化,大日天镜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了。金属表面泛着污血似的狰狞赤芒,与一层抹不去的黑气相缭绕,散发着森森鬼气,无数阴魂飞旋在镜台上,一下钻入,一下又钻出,像是把这件上古神器当成了栖息的鬼穴。

    除了整个金属结构,大日天镜空荡荡的镜框,似乎也有了不寻常的改变。由于镜面已经失落,镜框上本该是一无所有,但如今,镜框之中变得一片漆黑,像是一个无底的宇宙深渊,漆黑得仿佛可以吞噬一切。

    不寻常的征兆,就连娜塔莎都看得表情怪异,这种变化显然已经超出她原本预期的改造效果,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什么事,连她自己也无法回答。

    就像雪亮星光出现在天幕,镜框中的那一团深沉黑暗中,忽然出现了一点一点的闪亮,接着,一股没法形容的强大吸力,从镜框中出现,卷起了猛烈气流,狂吸着附近的一切。

    刚开始只是吸一些散落在地上的兵器,但是当狼牙棒这样的重兵器,也被吸得离地飞起,我就知道不妙,而那些被吸入镜框中央黑暗部位的东西,就像落入一个无底深洞般,就此没了踪影。

    吸力迅速增大,人们开始觉得站不稳脚,那些倒在地上的重伤兽人更是不堪,狂呼大叫,抓着地面,却止不住身体的滑动,被吸力扯动,朝大日天镜飞跌过去,与那一团深邃黑暗接触,转眼间就被吞没进去。

    镜框尺寸虽然不小,但却没可能容纳几名躯体巨硕的兽人,当吸力快速增强,连吸了十多个靠得近、却又因为伤重不及走避的牺牲者后,恐慌气氛感染了全场,人人大叫着奔逃,可是只要一动,吸力就更强,站不稳脚的人被扯得飞天而起,立即被吸扯过去,消失不见。

    「该……该不会……这就是大日天镜的真面目?」大日天镜一直在羽族手里,只是因为镜面已经失落,徒剩一个镜架,根本无法使用,所以卡翠娜才特别请霓虹两人带来代用的镜面。可是现在我忽然想到,会不会大日天镜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镜面,而是在运使的时候,自然凝缩能量为镜面?

    既名大日,远古神明运使这座神器时,镜面必然灿如烈日,光照十方世界,但被娜塔莎的邪术逆转属性之后,原本应该璀璨炫目的太阳光,变成了这样一团深邃的黑暗。

    「啊!」吸力再增,我也拿不稳身形,直被拉了过去,连在地上滚了十多圈后,看到有样东西在前面,慌忙下不及多想,伸手就抱,怎知却搂住了羽虹的纤腰。她见机极快,一发现情形不妙,拼尽残余力量,脚下破土重踹,把大半个身体插入土中,稳定身形,不受吸力影响,我如获救星,不管她反应如何,就是紧紧搂住,死也不放。

    娜塔莎和雅兰迦见状也想照办,但雅兰迦却慢了一步。受到大日天镜的扯吸,功力较浅的雅兰迦,已经稳不住身形,蛇尾在地上拖出凹槽,整个身体在尖叫中被吸扯了过去。

    「雅兰迦!」娜塔莎惊呼一声,但却没来得及拉住妹妹的手,看着她被天镜黑洞吸扯而过,在这之前,已经有几个蛇女被吸入天镜黑洞,成了牺牲者,从雅兰迦的惊恐表情,她显然也清楚自己被黑洞吞噬掉的悲惨后果,而见到这一幕的我,心中则是充满了大仇得报的快感。

    「以娜塔莎之名下令,炽焰亚龙,出来!」千钧一发之际,娜塔莎召唤出她所拥有的最强兽魔,一头四尺高的红色亚龙,张牙舞爪,浑身喷着火焰,以极其威猛的火龙形象,在雅兰迦身前出现,朝着天镜黑洞喷出火焰急流,高温蒸气向四周卷绕而去,触肤生疼。

    浓烈火焰骤然喷发出去,对天镜黑洞产生了一定的阻碍,娜塔莎瞬间闪动身形,救回了雅兰迦,可是还没来得及多移动几尺,天镜黑洞就一股脑地吸尽火焰,重新发挥出恐怖吸力。

    这时,我察觉到了一点很奇怪的地方。雅兰迦和娜塔莎,距离我并不远,虽然我也被强大吸力给扯得半身悬空,但却似乎没有她们受到的吸力大,就距离来看,这是很不合理的。

    (难道……大日天镜可以做到一定程度的指向性?可以针对敌人加强吸力?这可能吗……)

    能在炽焰亚龙的高温火焰攻击下无损,持续发出吸力,环绕在大日天镜周围的魔法力场,显然已经不是第五级以下的力量能破。终于察觉到这一点的娜塔莎,额上滴滴冷汗直流。

    她极力想要稳定身形,学我们一样,把身体沉入土中,抗衡吸力,但多了雅兰迦这个负累后,她却难以做到,眼看着蛇尾渐渐在地上拖出凹痕,娜塔莎眼中煞气一闪,作出了决定。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娜塔莎闪电出手,抓住了妹妹的颈项,口中念念有词,好象召唤了什么兽魔,跟着,雅兰迦发出一声悲叫,整个身体泛着青光,竟然离地而起,笔直往天空飞射而去。

    「姊姊!不要……」

    「住口!你要离开这里,以后蛇族就要看你的了……」雅兰迦在悲鸣声中飞坠向数里外的山头,娜塔莎则因为过度耗力,脸色惨白如纸,一口咬破舌头,将鲜血往前喷去。

    (这妖女要拼命了!)

    看见娜塔莎的行为,我肯定地这样想着。这名冷静而精明的蛇族祭师,发现今日在劫难逃后,悍然作了处理,只不过她把逃生机会放弃,让妹妹逃离此地的举动,这是我事先所难以想象的。

    受到宿主鲜血施咒的催逼,炽焰亚龙身上的火光更盛,热力四散,笼罩着方圆数尺的范围,险些就把我悬空的双腿也烧着了。

    可是,这么威猛的一头火龙,当它的火焰碰触到天镜前方,也立刻被吸扯过去,吞噬殆尽,就连它本身也承受不住天镜的吸力,慢慢地被扯离了位置。

    「我和你们拼了!」娜塔莎被头散发,模样狼狈之至,凄厉的尖叫了一声,投身朝炽焰亚龙冲去,甫一接触到红色火焰,整个身体就燃烧了起来,与炽焰亚龙合而为一,令得亚龙身上的火焰,往上骤然轰烧丈余,惊天火雨,从上方璀璨地燃烧下来,焚炙所接触的一切。

    「吼~~~」火龙发出了响亮的咆哮,冲击波排山倒海而来,震裂地面,熊熊炽火像海浪一般,一波又一波地朝大日天镜涌去。

    娜塔莎舍命催发的最后力量,这燃烧着宿主元神精魂而发的火焰,威力以倍数激增,整个提升到另一层次,火焰催逼到最后,由红转白,发着令人无法正视的雪亮白光,那正是火焰燃烧到最高温时的象征。

    能够催运到这种程度,恐怕这拼命一击已经有了第七级的威力。炽焰亚龙像是一个太阳,喷着闪亮的白色光焰,朝大日天镜怒冲过去,无法想象的威力,白光所过之处,地面纷纷融化开来,又凝结成了奇怪的玻璃状,就连大日天镜的外围力场,都像是抵御不住,出现了扭曲。

    两股强大力量对峙的关键时刻,围绕着大日天镜的四十九名女童阴魂,一起拍振翅膀,仰起头来,从动作来判断,她们似乎是高声歌唱,但我却听不见任何歌声。

    (不好!)想起那件事,已经太迟了。一股强烈的精神灵波,像是一个从天而降的激飞陨石,笔直撞击我的头部,在脑里轰然炸开。

    像咒法歌谣这类的魔法,在运用到极限时,会化成纯粹的灵波,全然超越感官,不经过听觉器官,直接与聆听者的脑部共鸣,这种情形下,如果聆听之人承受不住,很可能会因为灵波的撞击而心智失常,痴呆、受伤,甚至当场暴毙。

    我脑里剧痛,眼前漆黑一片,又是晕眩、又是想吐,好不容易恢复了视力,只觉得自己眼耳口鼻似乎全都在流血,而眼前的羽虹,嘴角、鼻孔也正自渗血,但令我吃惊的是,她一手正抓在我右臂上。

    刚才被那阵贯脑灵波一轰,我环抱她纤腰的双臂一松,如果不是她及时伸手一拉,我肯定会被天镜黑洞吸扯过去,比娜塔莎更早完蛋。

    「妳……」疑问没能够说出口,那边的对决已进入白热化,在羽童阴魂的齐声歌唱中,千百道缭绕在大日天镜上的阴魂,如流星般疾射而出,灿若星火,高速突破炽热白焰,贯穿了炽焰亚龙的火形巨躯。

    阴魂们盘旋在亚龙的火焰间,身影忽现忽隐,透过火光可以看得清楚,里头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穿著、外表、种族全都不同,只有面上那种极度怨毒的不甘神情,是所有阴魂的共通点。

    他们的突袭,攻破了炽焰亚龙防守最弱的一处,天镜黑洞则同时提升了威力,只见那太阳般耀眼的明白光焰,尽数被无垠无涯的深邃黑暗所吞噬,一丝不留,就连半缕残光都没能逸出。

    紧跟着,这股吸力更传到炽焰亚龙的身上,将它快速朝黑洞拉去。亚龙发出了不甘的愤恨狂吼,但却无能阻止结局到来。

    就在我们眼前,当亚龙接触到天镜黑洞的一尺范围,巨大身躯就扭曲了起来,越是接近黑洞,就变得越细,被迅速吞吸了进去。亚龙的愤怒咆哮震彻四野,充满着不甘、绝望的痛苦,到最后竟然变成一个凄厉的女音。

    「我不甘心!我不该这样失败……我……」娜塔莎的悲鸣,与她所控驭的兽魔一起,被天镜黑洞给吸进去,只听得那长长的惨呼声,犹自不绝地回响着,但是什么火光、什么兽魔,都已经被吸得干干净净了。

    随着娜塔莎的消失,全场最后一名蛇族也被吸入天镜黑洞,这时,阴魂们忽然骚动起来,几下盘旋之后,全部都回归于大日天镜,缓缓地消失。

    四十九个羽族女童的身影,也越来越淡,连同被他们围在中心的大日天镜一起,在一道血光闪过之后,迅速消失了踪影。

    刚才那一连串惊心动魄的事情,就好象完全没发生一样,我环顾向四周,只能用满目疮痍来形容。除了我和羽虹之外,周围仅有不过十数名运气好的幸存者而已,绝大多数的人,都已经成了天镜黑洞的牺牲者。

    一道呻吟声,从巨神兵那边传来。石块移开,巨神兵的巨臂向旁边挪了半尺,露出一个大洞,两个血淋淋的身影从凹洞中踉跄爬跌了出来。

    是白澜熊与奇里斯。在天镜黑洞发挥威力时,被巨神兵压住的白澜熊反而占了便宜,不然以他伤重无法运功的状态,肯定给吸入黑洞,与娜塔莎同一下场。当同样重伤的奇里斯被吸力扯引,擦过白澜熊身边时,他伸出手臂,把人给抓住拦下,与自己一起藏在凹洞中,直到黑洞消失。

    真是恐怖的景象,本来还有一堆人在这里相互厮杀,转眼间,就只剩下我、羽虹、白澜熊、奇里斯四个活人了,周围环境也是十足一副大战之后的惨烈痕迹,地层破裂,表面融化,断树残枝,折损兵器,还有一滩又一滩的鲜红血渍。

    蛇族那边,除了雅兰迦被紧急送走,逃出生天外,其余的蛇女和奴隶兵,全部送葬在天镜黑洞之中;兽人一方损失也是极重,白澜熊与奇里斯重伤,跟随他们杀来此地的兽人,无一生还,通通被天镜黑洞所吞噬了。但不管怎样,能撑到这一刻的我们,变成了最终胜利者,白澜熊骄傲地向我比了个手势。

    「喂,你还不放开?」声音从上方响起,羽虹薄怒的眼神正瞪着我,要我把抱在她小蛮腰上的手给松开。这时,她已经另外用碎布带把胸口给缠上,但因此而变得明显的雪嫩乳沟,还有一双充满弹性的幼滑奶球,看来却更加呼之欲出,在大战结束的此刻,看来特别有舒缓心情的效果。

    正要松开手,一个甜蜜的女声在耳畔响起:「第二个愿望,美梦成真,谢谢您这次的光顾。」

    是菲妮克丝的声音,闻言我不禁苦笑,用自己的灵魂换取这场惨胜,其实真是很不划算,然而,我并不后悔,因为这女恶魔确实完成了我想为阿雪报仇的心愿,更让我亲眼看见娜塔莎完蛋大吉,这样也算是不错了。

    「阿雪,妳安息吧,我……」

    「……师……师父……」突然传入耳里的微弱声音,惊得我险些没跳起来。追着声音望去,只见在大日天镜消失的那个地方,有一个躯体趴在地上,很辛苦地挣扎着起身。

    「阿雪!」又惊又喜,我连忙冲了过去,果然就看到阿雪倒趴在地上,鬓发散乱,脸如金纸,但是看见我到来,她仍能报以一个开心的笑容,显然身体没有大碍。

    我不知道阿雪为什么能够生还,但是感受着她温热的气息,碰触着她的肌肤,我心中充满喜悦,不由分说,一把就将阿雪抱拥入怀,险些激动得落下泪来。

    「……师父,我……我们赢了吗?」

    「嗯,我们赢了,很漂亮的一战,那些蛇族的妖女已经全部完蛋了。」

    阿雪的表情看来很欣慰,但那笑容又有几分凄楚,尽管我们战胜了,可是胜利却从来就不是她想追求的东西。

    「……刚刚,我看到那些孩子们了,她们说,她们会一直与我同在……」

    听不太懂意思,阿雪向我摇摇手,一个手环就套在她玉腕上,正是龙女姊姊交给我,刚才天镜发动前被吸引过去的那个黄金环。

    为何这东西会套在阿雪手腕上呢?我心里迷糊起来,但还没能够整理出思绪,旁边一块沙丘骤然突起,一个东西摇甩开身上沙尘,朝这边奔了过来,却是紫罗兰。

    情势似乎一下子大逆转,在苦战之后,所有的喜悦、幸福连接而来,虽然我为了许愿一事,非常想干掉那陷害我数次的菲妮克丝,但至少在这一刻,我却不由得感谢她,让我能够拥抱这小小的幸福。

    抬起头,我和羽虹目光交接。在她眼中,依稀有着无数复杂的情感,但没等我辨识,这有着一身傲气的凤凰少女就转开头,避开了我的目光。

    「羽二捕头,也谢谢你了。」

    对于我这句道谢,羽虹没有给我任何响应,但考虑到整个情况,只要她没有立刻杀过来取我性命,我就觉得这是好兆头。

    一连串的吵杂声迅速靠近,虽然跟随白澜熊、奇里斯的兽人主力全军覆没,但是分别由左右两路攻过来的大批兽人却完好无伤,娜塔莎倒下后,蛇族没人指挥,被他们以众凌寡,杀得干干净净,终于到这里来会合。

    自然,见到这边惨状的他们,大吃一惊,闹了好一阵子,但在白澜熊的指挥下,慢慢静了下来,面对一个尴尬的问题。

    蛇族已经完蛋了,而留在战场上不及开溜的我们,并不是兽人的友方,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阻止他们攻击过来,特别是有一个后来赶到的武兹,和羽虹见面分外眼红,高声大喊要族人们践踏过来。

    白澜熊应该是可以帮上一点忙的,但是重伤的他,在与族人会合后,已经昏迷了过去,看来一时间醒不过来,我们连唯一的和平之路也断了。

    我和阿雪都已经伤得不能再战了,尽管紫罗兰还努力想护在我们身前,但惟一能对抗兽人的武力,只剩下羽虹。

    然而,羽虹的状态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刚才连续被巨神兵重创,她的身体里面,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处断骨,而从她一直紧闭嘴角,半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情形,恐怕内脏也破裂了,只要一张口,立刻就是大量瘀血喷涌出来吧?

    「喂!你别管我们了,你的翅膀应该还能飞吧?把我们丢下,你自己一个人逃走就行了。」

    或许是太过高兴的心情让我转了性,当兽人们咆哮着向这边冲来,我却催促着羽虹丢下我们,独力逃生。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兽人们的冲锋声音太大了,羽虹没能听见,她只是站在我们前方,背对着我们,什么话也不说。

    「喂!妳走吧!别忘了你是羽族唯一的希望了。」我又喊了一声,但羽虹却仍然没有动作,眼看兽人们扬起的烟尘越来越大,马上就要杀到我们面前来,我心焦如焚的当口,忽然一连串爆裂声响起,前方数尺的地面被切裂开来,尽挡兽人们的冲势。

    (这是……剑气?哪个高手来了?)

    依稀有些像是当初龙女姊姊救了我和阿雪的手法,我不由得一惊,只听见一个男子语音从上方响起:「请退兵吧!兽人们,我不想在此伤人,这是我方青书给你们的劝告。」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