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阿里不达年代记(阿里布达年代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章 最终胜利

    「阿雪,你要仔细听好我说的话,记住我现在告诉你的这个神圣咒文,等一下放松身体,脑里一片空白,照我以前教过你的那样去念咒,这里就会大放光明,然后我们就趁机逃跑,听好,咒语是……」

    正要教阿雪如何施放光明球的我,却忽然被她伸手捂住嘴,神情黯淡地说:「对不起,师父,我不想学……」

    这傻妞又不知道是哪里想不开了,居然这么给我找麻烦,在这个紧要关头还是坚决不学魔法,如果是她最怕的黑魔法也就算了,连神圣魔法都给我说不学?看着越来越糟的情势,我又急又气,真想一个耳光就挥下去。

    羽虹那边战得越来越急,连她本来最是轻翔旋动的身手,都开始被巨神兵出招时的强烈罡风所影响,越见制肘。

    少了白澜熊的掩护,羽虹一个人独斗巨神兵。巨大的拳头重轰而来,她腾身躲过,手掌在拳头上一拍,躯体一弹,就要借势反跃而起,趁破绽攻向巨神兵顶端,哪知巨神兵的动作快得不像先前,另一个拳头闪电般封住她去路,如果不是她实时振翅一飞,飘翔开去,马上就是和白澜熊一样的下场。

    但强猛拳风毕竟没有完全卸开。只听见羽虹一声痛哼,半空中十数根白羽纷飞,她的动作又慢了几分,好象已经被巨神兵的拳威伤了翅膀,连本来握在手里的百鬼丸都不知扔哪去了。若是连羽虹也战败,蛇族立刻就会料理掉我们这群俘虏,我急了起来,再次向阿雪劝话。

    「你是怕像上次开灵窍那样吗?不用怕,只是小小的放光术,可能有点小痛楚,但不会让你那么痛的。你不是最喜欢神圣魔法吗?师父没有逼你练你不喜欢的黑暗魔法,这就是你最想学的东西啊。」

    眼见羽虹节节败退,我忧心如焚,使劲三寸不烂之舌,希望阿雪回心转意。而在我的劝说下,阿雪低着头,小声小声地说话了。

    「师父,你以前说过,五种颜色的魔法,只要学了一种,就不能再学第二种了,对吗?」

    除了无色的风系,剩下来光、暗、水、火、地五系魔法,只要学了一系,就不可能修成第二系,亦是因为如此,之前我才一直设法把阿雪往黑暗系那边推去,现在也同样是冒着会刺激阿雪回复记忆的巨大风险,让她试着施放神圣魔法,但这傻妞居然给我一口回绝?

    「我不喜欢看别人难过,也讨厌去伤害人,所以,我真的很不想去学那些会伤害人的魔法……」

    「我知道,不过你也要看情况啊,我们现在根本就是……」

    「可是,只有那些蛇族的人例外,就是因为有她们在,我不可以去学神圣魔法。」

    「什么?」

    一时间弄不清楚这话的意思,我整个都傻掉了,只听见不远处羽虹一声惊呼,好象是在连续激战下,绑胸的布条有些破裂,她不得不用一手遮掩住胸口,不让那迷人的春光外泄,却因此险些被巨神兵一把捏住。

    「阿雪,你刚刚说……」

    「我在血池里的时候,虽然被绑着很痛、被她们割来割去,还被喂了很多恶心的东西……不过,那些孩子们一直在鼓励我,要我别放弃希望,所以我一直很开心……」

    阿雪拉着我的手臂,苍白的脸上,不知何时已经泪眼斑斑,哽咽道:「但是那些孩子最后全都死掉了,我是那么样地希望能救她们,我和她们约好一定要救她们出去的……我曾经好希望自己会治疗咒文,可以救她们,但当她们一个接一个在我面前挣扎、断气,有治疗咒文也没用的时候,我忽然就有了一个想法。」

    「阿雪……」

    「如果要守住我与那些孩子的承诺,如果我还想为她们做什么,那就只能为她们打倒蛇族,不让她们的遭遇再重演……打倒蛇族,需要很强的力量,师父你说过魔法里头最强的就是黑魔法,所以,我一定要学会黑魔法,拥有力量。」

    阿雪的这番泣诉,我听得头皮发麻。阿雪虽然只是希望阻止悲剧重演,但她并没有警觉到,仅仅一步之差,她就要变成一个激烈的复仇者了。

    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悲伤、愤慨、无助连续累积,才让一名本来心地洁如白纸的少女学会了仇恨?过去我一直尝试引导,却徒劳无功的事,居然让蛇族给做到了?这……怎么会这个样子?

    「我……人家要谢谢师父,在这么危险的时候,你还这么为我着想,顾虑到我的心情……你来救我的时候,我真的好高兴,但是,我已经答应过那些孩子,一定要帮她们做到,不可以这么自私的……」

    问题是,阿雪,每个黑魔法术士在第一次施法时,都要牺牲祭品,以血与黑暗神明结约,但我们现在的情形,去哪里找牺牲品啊?就算残忍到找旁边的兽人俘虏开刀,外围拿十字弓弩的奴隶兵可不是死人,我们只要一动作,立刻就被射穿了……

    心念急转,我想不出办法,一面抹去阿雪面上的眼泪,一面正要开口,不远处的轰然暴响,只见闪过巨神兵一击的羽虹,却被另外一记重拳轰个正着,身上火光剎时黯淡下来,大口凄厉鲜血喷出,显然已经遭受重创。

    饶是这样,羽虹却猛扯住巨神兵的手臂,鼓动双翼,将巨神兵往前拉,似乎是无意识的乱动,但我却看出了不对。以羽虹的身法速度,大有机会避过那一拳的,但她却自愿挨上那一击,是为了……

    巨神兵的右手被她锁住,左手又朝她击来,两边目标全集中在她身上,至少在这一刻,巨神兵的双手都被封住了,那可能会出现的破绽……是在背后?

    仿佛是有意应证我这句话,当巨神兵背后整个破绽大露时,一声震耳巨响,地面重重地爆开,泥尘土石飞砸向四周,一道人影裂地而出,以骇人的爆发力与压迫力,直朝巨神兵背后攻去。

    「仆街的妖女,接我的兽王拳!」

    以升龙般的姿态,裂地腾身而起的,就是白澜熊。满身血污的他,看来却是神威凛凛,爆出一声巨喝,轰击出来的气势,已经不只是兽王之拳,而是霸王之拳。

    「喔啦喔啦喔啦喔啦~~~~~」不久前曾经横扫全场兽人的白金之拳,再度于我们眼前灿然生威,但与之前不同的是,白澜熊这一次使的不是拳,而是一把通红的赤剑……我的百鬼丸。

    这实在是一个非常漂亮的联手攻击,羽虹故意让百鬼丸脱手,坠入地下,而潜伏在地底的白澜熊拾起后等待时机,当羽虹封锁住巨神兵的攻击力,白澜熊就趁机出手。

    以白金之拳的无俦刚劲来推动,辅以百鬼丸的锋锐,攻向巨神兵此刻最没有防备的后背,在占尽优势而发的情形下,这一击赫然有着超乎预期的成果。大蓬火花如雨纷洒,轰然巨响声中,巨神兵的背部竟然给轰出一个老大破洞,剑气余势未衰,甚至还破胸而出。

    从那只有巴掌大的破孔里,一颗红珠子迸了出来,色泽殷红如血,透着一股幽幽的森寒怨气,令人望之生怯。我呆了一下,跟着便大声叫了起来。

    「万灵血珠!这是万灵血珠!」羽虹和白澜熊的联手一击,果然奏功,把巨神兵的能量来源,封藏于胸口的万灵血珠轰了出来,这等若是破除了巨神兵的心脏。

    听到我叫喊,羽虹、白澜熊拼着残力,一起朝巨神兵的头顶要害攻去。

    「还我羽族同胞命来!」

    「贱人,仆街去吧!」

    能源核心离体,两大高手合力一击,应该能粉碎已无防护能力的娜塔莎,可是就在他们要轰中前,巨神兵竟然还能有动作。尽管动作迟缓许多,但劲道却分毫未减,一双重臂强横地旋飞,近距离拦腰先打中了从后头跃起的白澜熊。

    本来就已经不轻的伤势,挨了这一下之后更是严重,白澜熊向后跌飞,如同烂泥一样的瘫倒在地上。

    惊鸿一瞥,我看见巨神兵破裂的胸洞,隐约透射着红光,里面可能还装了辅助用的特殊晶石,以便在万灵血珠离体时,暂时提供能源。没有计算到这一点的白澜熊和羽虹,立刻付出惨痛代价。

    而石像额头顶端的娜塔莎,脸如金纸,嘴角大量溢血。虽然有着晶石辅助,但失去万灵血珠,只能以一己力量催动巨神兵的她,稍微运作一下便已透支重伤,特别是当她察觉到,因为右臂先击中白澜熊,左臂稍稍一慢,本来就以身法见长的羽虹,双翼展动,赫然避过了她一击,身形拔高,正要向她反击。

    「以蛇族巫女之名下令,尸魂蛊出来。」

    当羽虹正要攻向娜塔莎,下方的雅兰迦忽然召唤兽魔。对于不能修练黑魔法的半兽人来说,某些高等兽魔可以达到类似转换器的功能,让她们把自身能量转化为邪恶魔力,施放黑魔法。

    雅兰迦所召出的显然就是这种东西,因为她跟着就抢前一步,拿到万灵血珠,唱颂道:「笼罩于邪恶月下,嗜血的怨魂们,谨记千古飘传的冤仇,吞噬前方的血肉吧!」

    这句话才一喊完,囚锁万灵于其内的血珠,忽然红光大盛,剎那间周围的温度整个降下来,我不自觉地搂紧阿雪,几乎就以为自己身在冰窖。而一声无比凄厉的哭嚎骤响起来,千百道隐约显现的怨魂,如同一道海浪般,猛往羽虹飙冲过去。

    类似当初万魂幡发动时候的样子,但压迫感和怨气却更有过之,如果羽虹被正面击中,可能就和掉入酸液池没多大分别。

    唇亡齿寒,我一句「小心」还没来得及喊出口,羽虹的身影忽然消失,千百道如浪怨魂,全部打击在巨神兵的躯体上,冒出阵阵白烟。

    但万灵血珠里头的怨魂,显然不好操控,因为雅兰迦才发出那一击,附着在手上的兽魔便爆炸碎裂,她雪白的右手像是浸到了酸液池,在恐怖的惨叫声中齐腕而断。

    右手被破坏,附着的兽魔消失,捧在掌心的万血灵珠也随之滚落,这时,红芒一闪,仿佛是九天凤凰翩然而来,险险翱翔闪过那一击的羽虹,翅膀一拍一振,自天上落下,也不管雅兰迦,手起剑落,就要把万灵血珠彻底破坏,粉碎巨神兵的动力。

    「不要乱来!」

    我惊惶的大叫,却是慢了一步,就在百鬼丸碰触到万灵血珠的瞬间,凄厉的怨魂哭嚎再次响起,阴魂冲击的势道比先前更强更厉,如怒潮轰发,击向羽虹。

    仓促之间,羽虹根本来不及拍翅飞起,只是连忙侧身滚倒,但却被怨魂怒涛贯穿腹侧,一张脸顿时毫无血色,身上隐隐绽放的火光也黯淡消失,腿一软,整个人就滚倒在地,手足不停地抽搐。

    已经背熟在脑里的血魇秘录中有提到,像万灵血珠这样至毒至怨的邪物,只有修练黑魔法的巫师,或是大奸大恶的人,才能用手碰触而无伤,任何的正气都会引起血珠反噬,而若有不够实力的人,妄想驱动阴魂,雅兰迦就是最好榜样。

    「蠢才!以为这样就可以击破巨神兵了吗?只要我积蓄够能量,立刻就杀尽你们!」

    眼见所有强敌全部倒地,娜塔莎发出了得意的狂笑。羽虹被刚才的怨魂一击,废去了战斗力,还在地上抽搐不已,至于白澜熊,则是早就重伤得再也起不来了。

    巨神兵体内的晶石,似乎能积蓄能量,娜塔莎只要等能量累积足够,立刻就可以再次活动起来,而我们甚至等不到那时候,因为周围的蛇女、蟒蛇已经围迫过来,预备要提前干掉我们这些俘虏,可是我方主力却还倒在地上……

    仿佛是鬼使神差一般,让羽虹身受重创的万灵血珠,在剑珠交击后,被弹滚开去,竟然就朝这边滚过来。或许是对自己的极恶本性有自信,我眼见机不可失,连忙扑抢过去,一把便将万灵血珠握在手中,掌心完好无损。这结果不知道说明了什么,我无暇细想,一个念头窜进脑里。

    ……接下来,该怎么办?

    从这个角度,看得很清楚,万灵血珠的威力实在很惊人。虽说巨神兵失去了能源,威力大减,但仍然不是轻易所能破坏,可是被刚才的怨魂怒流这样一撞,表面赫然像是被酸液淋过一样,出现了坑坑疤疤的凹洞,杀伤力非常地惊人。

    刚刚只是擦撞而已,就有这样的破坏力,如果是对准了额头上的娜塔莎,全力轰发一记出去,会有何等效果?

    我不是黑魔法术者,但淫术魔法书中的秘术,还有吸纳了两头魂兽入体的修为,让我有能力以转化能量的方式,如雅兰迦那样召唤怨魂攻击。

    无比诱人的念头,想到激动处,我的手甚至不自禁地抖了起来。

    血魇设计万魂幡的时候,为了尽量减轻使用负担,特别设计了许多回路,让本来会对使用者造成沉重负担的阴力,彼此相互抵销,使用时几乎感觉不到负荷,就连我这样没用的九流术士,都可以随意使用万魂幡。

    如果两个同等修为的术者对决,万魂幡的使用者会占到天大便宜,但以实战的眼光来看,万魂幡的这种设计,就减弱了它本身的应有威力,所以同样都是凝聚万魂而成的魔导器,万灵血珠的威力似乎强大许多。

    可是不够修为的人贸然使用,会是什么后果,雅兰迦已经为我亲身示范了,更何况我刚刚施完地狱淫神,正是处于魔力最虚弱的状态,若是贸然使用万灵血珠,代价肯定不只是废一只手臂,而是连命也要赔进去。

    但我不能否认,若我拼着性命不要,催动血珠内怨魂发出一击,是很有希望把娜塔莎给了结的。拼着性命不要?我会作这么损己利人的事吗?我为什么要做这种牺牲?

    附近的兽人群非死即伤,白澜熊半个身体埋在土里,死活不知;羽虹倒躺在地上,千百怨魂贯体的重创,让她只剩呻吟的份,连站起来也是乏力。环顾全场,已经没有所谓的我方战力存在了。

    如果我们败了,我立刻也是死路一条,所以……我该拼命了?真的应该拼命了吗?

    理智上这么不断地告诉自己,但现实上,我却作不了决定,甚至根本不能作决定。脑里乱糟糟的一片,整个背后冷汗涔涔,尽管很想让身体动起来,但整条手臂却不听使唤,抓着万灵血珠的手掌更是不住地颤抖。

    闭目待死的压力,和选择去死的压力,显然是不同的。

    这真是荒唐到极点的丑态,我居然被生死抉择的压力给吓呆了,明明知道什么事才是正确的,却偏偏不能果断地执行,任时间流逝……

    蓦地,风声响起,一只白晰的手掌快速伸过来,从我手中把万灵血珠一把夺过。

    压力的来源消失,我顿时松了一口气,身体一软,脑里慢慢清醒过来,这才想到要去看看,是谁抢走了万灵血珠,眼睛还没睁开,脸颊上却忽然一凉,竟然是给人偷吻了一下。

    「师父,谢谢你,你为我们做的事情已经够多了……」温柔轻细的少女嗓音传进耳里,我惊得魂飞魄散,睁眼一看,阿雪已经拿着万灵血珠,朝我重重一推。她的惊人怪力涌来,猝不及防下,我立足不稳地滚跌出去,直朝后面滚了十多尺,这才因为撞到紫罗兰而停下。

    拉远了距离,阿雪笑靥如花地看着我,有些抱歉似的笑了一笑,跟着就掉头,朝巨神兵冲了过去。

    「阿雪!」为什么阿雪能够拿起万灵血珠而不受损伤?那个令人伤心的答案,我隐约已经猜到了,但现在,我一点都不关心这个问题,只是看着阿雪疾奔中的背影,急得想要跳脚。

    惊觉到阿雪的动作,在雅兰迦的负伤指挥下,奴隶兵们采取了防御攻击,箭弩密集地射出,想把阿雪当场射杀。阿雪的速度明显不如往常来得快,虽然是奔跑,但却给人步履蹒跚的感觉,可以想象蛇族的肉体改造,确实把她害惨了。

    速度上不如以往,跑没有两下,夹带劲风的弩箭,便在阿雪身上擦出血痕,总算她毅力坚强,硬顶住一口气,朝巨神兵大步跑去。

    虽然整体上是蛇族占了优势,但双方的主要战力,目前都无法作战了,白澜熊、羽虹重伤倒地;雅兰迦的伤势也不轻,娜塔莎则被困在失去能源的巨神兵中,动弹不得。只要胜负的天秤稍稍再一倾斜,最终赢家立刻会出现,所以向巨神兵冲去的阿雪,就是决定天秤方向的最后一颗石子。

    「射死那头骚狐狸!」雅兰迦的手臂被万灵血珠反噬蚀尽,她当然知道用万灵血珠轰击没有能源的巨神兵,会是什么后果,偏生重伤的她元气大损,使不出兽魔,只得仓皇催促,希望奴隶兵们的箭雨能射下阿雪。

    「啊!」百箭齐飞,全心往前奔跑、不顾闪躲的阿雪,凭着快跑,在即将冲出箭雨范围时,脚步终究是慢了一些,被一只弩箭射穿小腿,滚倒在地上。

    我在后头急得眼前发昏,想要冲上去救援,但是刚才被阿雪刻意一推,距离太远,现在根本做不了什么,满心焦急地看着阿雪又爬了起来,奋力往前冲去,手中的万灵血珠也扬了起来。

    「笼罩于邪恶月下,嗜血的怨魂们……」学着雅兰迦的咒语,阿雪扬起万灵血珠,高声唱颂起咒文,这时,众人的距离已经拉远,一切的发展,都只取决于阿雪与娜塔莎。当她把手中的万灵血珠对准了巨神兵,时间仿佛停顿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她,脑中出现适才万魂怨啸,如汹涌浪潮般冲击巨神兵的可怕情景,只要她以黑魔法唤出怨魂,那……

    问题是,雅兰迦藉由兽魔转换魔力施咒,尚且因为力量不足而遭到反噬,阿雪又怎么驾驭得住?可是,完全使不出黑魔法的她,真的能召唤出怨魂吗?

    我心里期望阿雪什么都召唤不出来,但如果是这样,我们就连最后一丝机会也失去,只能成为蛇族的饵食……不,我们还是有机会的,只要我肯向菲妮克丝许愿!

    「阿雪!把那颗珠子丢掉!不要这样!」我喊了出来,想制止阿雪,她却抢先一步,把咒文给念完了。

    「……谨记千古飘传的冤仇,吞噬前方的血肉吧!」末了的一句咒语喊了出来,万灵血珠登时起了变化,邪恶的鲜红血光,在雪白的掌心骤然绽放。或许是感受到天河雪琼体内蕴含的强大魔力,怨魂们所引发的大气波动,远比之前雅兰迦持咒时更为厉害,不但狂风朝四周席卷过去,就连脚下大地都激烈震荡起来。

    兽人们的脸上流露着恐惧,这气氛也感染到奴隶兵,他们拋下弩箭,朝四周逃逸,就连仍被困在巨神兵内的娜塔莎,都露出了明显的不安,因为从能量共振的声势,不难推算轰发出来的威力有多强大,她在这距离硬挨一击,必死无疑。

    然而,我们所预期的事情,却一直都没有发生。尽管狂风越卷越大,地面越摇越厉害,阿雪白晰柔嫩的手掌,在血光笼罩中,竟然迅速干枯瘪皱下来,血肉精元被万灵血珠急吸而去,但是……早应该轰发出来的万条怨魂,却没有半点动作。

    「阿雪,把手砍掉!还来得及!」我的声音,在狂风中显得模糊不清,但阿雪似乎听见了,她颤抖着被吸住的手掌,用另外一只手在地上摸索,很快就找到一把尖刀,而见到这一幕的娜塔莎,得意的狂笑起来。

    整个脸被嵌在巨神兵的石像额头,狰狞狂笑中的纳塔莎,看来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美态,充满阴森可怖的感觉。她俯视着被血珠快速吸取精气的阿雪,狂笑道:「我早该想到了,你从来没杀生过,也根本就不会黑魔法对吧?巫法最讲究的就是祭品,你要使用黑魔法,你牺牲什么东西当祭品?」

    「对,你说得没错……我一看到血就会头昏,也最不喜欢去伤害什么东西,为什么人一定要靠伤害其它人来生存呢……可是,你们让我了解到,如果我不学着改变,就会有更多的人受到伤害……」

    抑制着哭音,全场恐怕没有人比我更理解阿雪的悲伤心情,她咬着嘴唇,惨笑道:「牺牲不了其它东西,我还可以拿自己当祭品。」说完,阿雪握着尖刀的手用力一落,鲜血喷溅,立刻贯穿了她纯洁美丽的胸膛。

    「阿雪!」我像是发疯一样的叫了出来,看着阿雪身子软软地向前一倒,满胸热血洒在掌上的万灵血珠,剎时间,好象是某种咒力的平衡终于破了,在召唤巫咒整个完成的情形下,万千怨魂狂啸而出。

    「轰隆!」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震撼着每个人的听觉,就在阿雪的热血洒上血珠同时,巨神兵的额头忽然崩裂,娜塔莎从里头飞坠下来,势道又急又快,直往阿雪扑去,我们甚至还没能看得清楚,她就一把握住阿雪的手腕,夹手夺过万灵血珠。

    跟着,就在怨魂怒涌而出,要朝目标攻击时,娜塔莎手中冒出红光,将方向一转,在震耳的尖锐狂啸声中,万千怨魂如同溃堤激流,朝奄奄一息的阿雪,无情地轰发过去。

    「哗啦!」好象是某种布帛被撕裂的声音,我只能隐约地见到,若隐若现的怨魂怒潮中,阿雪脆弱的身躯,肢体呈现不自然的扭曲,像断线风筝一样,被远远地轰了出去,飞出好远,直到我们目光无法掌握,这才在轰然声中,坠落于半废墟状态的红楼,把那片断垣残壁彻底毁灭。

    当烟尘消散,我们只看到一片瓦砾残堆,埋没了下头的所有一切,自然也包括了阿雪。能够破坏巨神兵的万千怨魂合击,近距离轰在人身上,会是什么结果,是个让人不愿去想的答案。

    「畜生!」勉强振起一丝余力的羽虹,攻向娜塔莎,却被她横尾挥扫了出去。

    「哈哈,你们以为我真的被困在巨神兵里头吗?我看准时机,果然把那胸大没脑的笨狐狸耍到,好伟大啊,我还真是感动得想要掉眼泪呢。」虽然伤势不轻,但娜塔莎拿着血珠,面上满是自得之色,邪笑道:「事实证明,我们才是最终胜利者。」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