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阿里不达年代记(阿里布达年代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八章 巨神之兵

    冤枉惨死在我手中的血魇大巫师,他的祖国伊斯塔,是大地上最有名的黑魔法之国,因为王室刻意提倡,主动提供生体素材,保障黑魔法术者权益,许多的巫师都是在该国修行,完成血腥的祭礼与邪恶仪式。

    所谓的黑魔法,基本上就是靠着与各种魔神、死灵打交道混饭吃。伊斯塔的死灵研究,堪称举世无双,血魇大巫师投注毕生心血完成的「万魂幡」,就是死灵研究物中的佼佼者。

    然而,在伊斯塔的历史上,像他这样的优秀巫师并非绝无仅有。两百年前,一群巫师们以当时流传甚广的魔力石偶为基础,配合他们依照前人秘典重现的万灵血珠,开发出了令伊斯塔全国以引为傲的强力魔导兵器,命名为「巨神兵」。

    构成巨神兵的能量中心,是一颗万灵血珠。即使以现在的标准来看,这颗耗费一万两千五百条人命炼制成的灵石,仍是一样极度血腥的邪物。其中有一万名成年人是作为炼制万灵血珠的基石,真正炼制用的材料是五百名童男童女和两千名处女的鲜血,以血为引,囚锁万名枉死怨魂于其中。

    一切的开发、血祭、实验、组装,都是在一座锥形的三角石塔中完成,巫师们将这样魔导兵器命名为「欧贝利斯克的巨神兵」,依照巫术古语,也就是方尖塔之神。

    在大地诸国的历史上,曾经存在过许多梦幻的生化凶兽与兵器,欧贝利斯克的巨神兵、索兰西亚的红色诺亚舰、东海蓬莱岛的巴哈姆特龙……这些东西被冠上梦幻之名,是因为他们远超出当时大地水平的恐怖威力,但也更是因为他们的存在一现即逝,成为大地上魔导师们口耳相传的虚幻逸事。

    不幸的是,很多时候不但他们本身消失,还带了大量的死伤作为陪葬品,巨神兵就是这样的例子。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本来要使用巨神兵作为战争兵器的伊斯塔,某夜王都忽然发生大爆炸,摧毁了大半都城,还有城中的数十万百姓,其中包括伊斯塔国王在内,六成的王室成员,以及一批当时伊斯塔最高明的巫师。

    巨神兵就在这场爆炸中烟消云散,连带还造成了国内极度混乱,为了争夺王位,几名将军展开了凄惨的血腥内战,当大局复位,伊斯塔为之元气大伤,巨神兵的相关资料,也被封入机密,使巨神兵成为了众多梦幻传说之一。

    「巨神兵的故事,我相信心灯居士曾经告诉过你。如果毁灭半个都城的结果,是实验失败的大爆炸,那倒没有什么,可是……我以前听人说过,伊斯塔都城的毁灭是因为巨神兵失控,在城中大肆破坏所造成,那场爆炸只不过是巫师们集体自灭,破坏万灵血珠时的影响。」

    我急道:「一夜之间能毁掉大半个都城,如果代换成武者的级数,那已经是五大最强者那样的杀伤力……不,可能更厉害也说不定。和这种东西作战,你觉得有胜算吗?」

    羽虹怀疑地看了我一眼,意思不问可知。巨神兵的资料,全是伊斯塔的最高机密,外人没可能会知晓,我说的话九成是信口胡诌。

    问题是,这些事是我那变态老爸亲口说的。身为阿里布达的一级军事领袖,又是当世五大最强者之一,这些情报就绝对有份量。

    好在,不需要我太过饶舌,娜塔莎已经为我证明了巨神兵的威力。一同以第五级力量施展兽王诀联手的白澜熊和奇里斯,在巨大石像的攻击下,甫一照面就落在下风。

    和他们的敏捷动作相比,巨神兵显得迟缓许多,运转之间不甚灵便,但每当白澜熊、奇里斯跳到石像上头,想要跃起攻击石像额头顶的娜塔莎,巨神兵握拳一震,通体立刻发出一股往外暴冲的罡劲,令得两兽人嚎叫震飞,在空中身形不稳,破绽大露。

    巨神兵的重拳雷霆万钧地轰了出去。数棵大树合捆般粗硕的石臂,巨大的拳头,加上万灵血珠所催发的无上魔力,这一记真是名符其实的重拳。

    勉强双臂一封,试着挡架的白澜熊,硬接一记,倒飞了出去,而奇里斯更是不济,在爆出一声震响后,地面上出现了一个黑黝黝的深洞,整个人被轰沉下去,不见踪影了。

    两名首领人物惨败之快,几乎是毫无抵抗之力。在娜塔莎的得意邪笑中,兽人们军心涣散,主动撤退奔逃起来,却是已经太迟,被从后赶上的巨神兵重击踩杀,剎那间血染大地。

    「不对,这个巨神兵一定是不完全体……」

    我这么说的时候,羽虹和紫罗兰都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我。她们好象都无法理解,为什么我总是爱和眼前场面唱反调?当巨大石像刚出现,斗志高昂的兽族预备合力击破时,只有我一个人几乎发起抖来;但是当巨神兵发挥可怕杀伤力,我却反而又能镇定下来。

    很无奈,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武功不成、魔法又不强的我,想要在连串的生死关头中幸存下来,就必须比别人看远了一刻钟。

    巨神兵很强,能够这样轻易挫败两名第五级高手,不愧是石像兵器的王者。但仅有这种程度的话,与它的盛名并不相符,只不过是靠着巨大的魔力和动能,压倒性地凌驾兽族之上。对付诸兽族是绰绰有余,但若蛇族想靠这种东西去对抗最强者的第八级力量,她们的脑子一定有问题。

    「娜塔莎不是笨蛋,不可能把这种连动作都嫌慢的东西当谋反本钱。又不会放电,又不会喷火,连紫罗兰都比不上,哪可能破坏半个都城?开这种东西去战万兽尊者,必死无疑啊。」

    我道:「以娜塔莎的谨慎,巨神兵应该是真货,但是兽族这次的奇袭成功,她仓促间结合巨神兵使用,本来的魔法程序没完成,这东西一定在什么地方有弱点。」

    「弱点在什么地方?」被我的冷静分析所感染,羽虹的发问也显得急切。

    「我们逃吧!」

    「什么?」

    「就算知道有弱点,我们也没时间去找,即使找到了,第六级力量不是天下无敌,你要冒险去试吗?」

    被我一语点醒,羽虹记起了身上使命,便要振翅飞行下山,但却已经迟上一步,被娜塔莎注意到我们的存在,更注意到羽虹振翅时的凤凰之焰,便放弃追杀兽人,改朝这边大步奔来。

    如果执意要往山下飞,就要有硬挨巨神兵一击的觉悟,羽虹神色一凝,双翼反向振拍,身形灵活回翔,身上骤然窜起烈焰,以第六级力量硬攻向巨神兵。

    「臭蛇婊,要在南蛮逆天称王,你还未够班啊!」

    一道身影破风激射而来,重新振作起来的白澜熊,再也没有保留余地,同样是运起了第六级力量,配合羽虹的角度,一起攻向巨神兵。

    两人这一合力,威力就比刚才白澜熊和奇里斯的联手强得多。气劲激荡,烈焰飞腾,巨神兵动作迟缓的缺点则暴露出来,在两人灵活的攻势下,所有反击尽皆落空,一时间只有挨打的份。

    我很想学场上那些兽人一样,大声叫好,但是在察觉两股第六级力量连续轰击下,巨神兵表面赫然毫发无伤后,对战局判断顿趋保守。

    没让我再细想,旁边传来了密集的破风声,一阵密集箭雨裂空而至,猝不及防的兽人们个个中箭受伤。因为娜塔莎阻住敌人,受伤的雅兰迦会同族人后,带着那些受雇来的奴隶兵,发动了配合攻击,以十字弓弩射出的利箭,奇袭成功,再次创伤了兽人们。

    我站得远,不在弩箭的范围,几枝斜射过来的流箭,被紫罗兰及时喷出火焰,给焚烧阻断,逃过一劫。

    弩箭之后是蛇只、毒虫,雅兰迦好象施放了什么可以控御大批毒虫的兽魔,一大群的蝎子、蜈蚣、毒蛇,像是虫虫之潮般的涌来,井然有序,迅速地从外层包围住兽人群。

    如果继续待在这里,连我自己也要跑不掉了,靠着紫罗兰的喷火放电,我们从毒虫阵边缘杀出一条路来,顾不了后头的激战,没命地向红楼跑去。

    我衷心为白澜熊和羽虹祈祷,他们若是战败,我等若是连最后一记筹码都输掉,除了在自杀和向女恶魔许愿这两个黑暗选项中选一个外,就没有别的路好走了。

    如果只是要对付娜塔莎,两个第六级高手合力,几回合内就把她给毙了。但是巨神兵坚固难伤,下头又多了增援人手和毒虫阵,他们两人的情势着实不乐观,更何况我还顾虑一件事……娜塔莎在实战中掌握到操作要诀,开始发挥出巨神兵真正威力的可能。

    在我和紫罗兰快要奔入红楼时,背后忽然像是音爆一样,先是耳边什么声音都听不到,跟着一股几乎炸聋耳朵的骤然轰响,飙撼着我的听觉和脑子,狂猛而灼热的冲击气流由背后如浪撞来,我和紫罗兰甚至站立不住,被气流轰得离地而起,空中飘了一段后,摔落在地上,跌撞成一堆,狼狈不堪的滚着斤斗,翻扑进了红楼。

    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大有可能已经发生,我连滚带爬地冲下楼,抢在紫罗兰前头,希望能尽快把阿雪救出来,脱离此地。

    虽然知道这样想很不恰当,但我还真的有点羡慕阿雪。

    我们在外头打生打死,又是巨神兵又是毒虫,险些连命也没有了,她倒是只要在这里昏迷就好了,省事得很,下次有机会,我们两个对调看看,她去打巨神兵,我来泡血池温泉!

    上趟因为太过仓促,我没有办法砍去那几根咒缚锁链,但这次就不同了。在帮羽虹实行淫神咒法前,我将天人之血涂在百鬼丸剑刃上,增加神兵本身的纯阳正气,再让紫罗兰对着咒链喷火,当锁链开始变色,挥剑就是一斩。

    「当锒」一声,锁链应声而断,再用同样方法削去另一边的锁链,阿雪赤裸的身体就落了下来。

    我抱住阿雪,两个人在血池里沾了一身的红色。满身血污的必然后果,我没法仔细看清阿雪的样子,但满手的毛茸茸感觉,可以想见血污之下定是一具半兽人少女的健美香躯,然而,那瘦得出奇的纤细腰肢、浑圆肥硕的滑嫩乳瓜,却是令我几乎屏息地起了遐想。

    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紫罗兰从旁边叼来一块布,那本来好象是遮盖在旁边的大铁笼上,现在一被扯开,就看见铁笼中扭曲变形的羽族童尸。惨不忍睹的景象,紫罗兰发出哀鸣,就连我都忍不住恶心,别过头去。

    「阿雪,阿雪,妳醒一醒。」我在她苍白的脸上轻轻拍打,叫唤着她。

    「……师、师父……我……」

    「不要多说废话,阿雪,你别往旁边看,直接把这块布披在身上,跟着师父走。」

    如果让她看见旁边的大铁笼,可能会情绪失控,相当不妙,所以有必要趁着她神智还不太清醒的时候,尽速离开。

    眼神朦胧,阿雪把那块布围遮在身上,聊以蔽体,但是遮住这边,又露了那边,而裹上布幔后虽然掩住肌肤,但却更彰显出那身火辣辣的傲人曲线,如果不是反复提醒自己身在险地,我真想上前扯开布幔,看看下头那具惹火胴体是如何地性感诱人?

    「呜……」紫罗兰低咆一声,我顿时惊醒过来,拉着阿雪就要找阶梯冲出去,却愕然惊见一道黑影拦在不远处的前方,而我们竟然对这人的出现毫无所觉!

    这人的打扮十分奇怪,有点像是伊斯塔的邪恶巫师,穿著一件极为宽大的黑色斗篷,两手收拢在黑色袖子里,头上用黑色绷布密密麻麻地缠住,从头发直到脖子,没有露出半点皮肤,就只有一只左眼没有遮蔽在黑色绷布下。

    一般人类的眼睛,都是椭圆形的,但这人的眼睛,却是一个完整的圆形,而且没有眼瞳,就只是一个绿色的眼球,闪烁着妖异碧芒,身上更散发一阵阵腐尸般的臭味,和身后血池的腥味混参在一起,我险些当场就吐了出来

    如果不是身在南蛮,我一定会把他当成是巫妖,一种修习巫法的黑术者死后冤魂不散,尸首凝聚阴森怨气而变成的邪恶生物。但现在,我一时间甚至无法判断,这东西到底是不是人类?

    「喂!你……」

    经过多日折磨与改造,阿雪的体力还很虚弱,我抢在她身前,亮出百鬼丸,希望能有些许阻吓作用,却怎知那怪物一看见百鬼丸,绿目中碧芒大盛,左袖忽地一拂,强烈腥风骤然扑面,我脑中登时一晕,胸口烦恶欲吐,脚步一下踉跄就往后头倒去,但虽是如此,我昏沉的脑子仍在思考。

    (奇怪……这不是黑魔法,是毒掌那一类的武功,巫妖不会用武术,他是什么人?为什么故意扮成这样子?)

    一声愤怒兽咆,紫罗兰张口吐出了炽烈火焰,从旁截断了毒风,让我和身后的阿雪逃过一劫,不然只要再慢一下,我们两个就真要中毒倒地了。

    熊熊火焰,向那个怪人喷烧过去,焚尽他挥出的毒气,紫罗兰逐步进逼过去,似乎打算伺机近身攻击。

    怪人后退一步,好象做了些什么,跟着大袖一挥,紫罗兰所喷出的炽盛烈火,剎那间便烟消云散,没有半点余迹,而一道猛烈罡风顺势激射出去,把紫罗兰打得横空飞起,重重地撞在墙上,石屑土块纷坠而下,我方的最大战力已经昏死在地上,动也不动了。

    露了这一手,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人正是武学高手,功力深浅看不出来,但大有可能不输给白澜熊和羽虹,如果他肯去打巨神兵,倒是天大帮手,可惜情形似乎往反方向发展。

    「紫罗兰!」阿雪惊呼一声,就要跑去探看那头昏迷的豹子,但却被我一把拉住,不让她去冒险。这个动作引起了怪人的注意,绿眼中再次闪起了碧芒,朝这边看来。我心惊胆颤,只能与阿雪一步一步地后退。

    「师、师父……那是什么东西啊?」

    「天晓得?你这么想知道,怎么不去问他?」

    黑色斗篷飞扬拂动,那碧目怪人再次挥起了袍袖,我和阿雪急往后退,只听得一声轰然巨响,上方已经残破不堪的石质壁板整个炸裂散开。

    爆炸的力量源头来自正上方,一道美丽的烈火倩影急飙而至,夹在无数的细小碎石、烟尘当中,烈焰燃成璀璨凤尾,一掌就往那碧目怪人拍去。

    「太好了……」我的惊喜实在很短暂,因为那怪人忽然退了一步,露出了缠满黑咒布的左手,毫无章法地在空中乱挥了几下,羽虹射出的火焰就骤然消失,跟着两人一记重掌对拍,巨响声中,激荡的气劲往四面横扫,把本来就已经残破不堪的地室,轰得一塌糊涂,而羽虹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像是断线风筝一样向后摔去。

    胜负这等分明?我的一颗心笔直往下坠去,只不过立刻就明白,羽虹的受创非战之罪,因为在我险些滚倒地硬接住她,却发现她的粉嫩裸背上,嵌插了几十片细小碎石,犹自淌着鲜血,显然在外头与巨神兵的作战失利,已经负伤在先。

    而我这次更看得清楚,那个怪人拆解羽虹攻击的那一记,正是刚刚他化去紫罗兰火焰,顺势反击的手法。靠着家学渊源培养出的几分眼力,让我认出了那怪人施展的上乘武学。

    (……慈航静殿的光明化劫手!)

    剎那间,很多事情都在我脑里一闪而过。

    巨神兵的制造技术,是黑魔法的极度杰作,更是伊斯塔的最高机密,各国情治单位多年探查不得,为什么反而是僻处南蛮、连黑魔法都无法修习的蛇族,重现了巨神兵?

    传说中,巨神兵的能量来源,是牺牲一万两千五百条性命所炼祭而成的万灵血珠。但是小小一个蛇族,说是有一千名族人怕都太高估了,从哪里找到一万多条性命炼祭血珠?即使说是利用各族战争,做得这么夸张,肯定早就被发现了。

    外面那堆奴隶兵是从哪来的?照理说不该有什么奴隶商人进入兽人们的封锁范围,是不是有什么势力送援助物资给蛇族,同时预备运走她们在史凯瓦歌楼城中得到的部分战利品?

    蛇族的背后,肯定有一个势力很庞大的组织在支持她们,不但秘密传授巨神兵的制作技术,甚至还帮她们在外地炼好了万灵血珠,作为反抗万兽尊者,独霸南蛮的本钱。

    种种线索,加上这个怪人所使的光明化劫手,让我忽然忆起当日娜塔莎与雅兰迦对话中谈到的使者,心中一惊,大声叫道:「光之神宫!这个怪家伙是光之神宫派来与蛇族勾结的使者!」

    我应该猜对了那人的来历,可是却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就在刚才尘沙纷坠、石屑飞扬的混乱当口,他已经失踪不见。或许,尽管光之神宫曾向蛇族提出生擒霓虹姊妹的要求,但是在成功捉到之前,这名使者不希望让羽虹发现光之神宫有人参与此事,免得让她走脱后泄漏出去,所以才暂且退走的吧。

    「借剑一用。」怀中的羽虹勇悍异常,也不多话,抢过我手中的百鬼丸,在确认那碧眼怪人已经离开后,她双翅一振,快速飞射向空中,转折东去,再次投入了与巨神兵激斗的战场。

    「情形不太妙,赶快上去,看看能不能帮到忙。」我对正蹲下用力弄醒紫罗兰的阿雪这样说着,但脑里却想着另一码子事。巨神兵显然已经取得绝对优势,所以羽虹才要下来夺剑,希望借助神兵利器来扭转战局。所以上去之后最该做的事,不是设法帮忙,是立刻要与阿雪找路开溜。

    事情如果能完全如我所想,那就是再好不过了,很可惜,我们才踏上阶梯,就听到上面的蛇虫爬动声,心叫不好,大批人马已经在上面现身,除了十多条巨蟒把守住阶梯出入口,还有大批手执十字弓弩的奴隶兵,把箭矢瞄准我们。

    「好险,差点就让你们两个飞上天去了。」少女嗓音的娇笑,雅兰迦率众出现在我们眼前,手势让人看得很清楚,只要她一挥手,弓弩手就是万箭齐发,把我们射成肉串。

    「除了兽人,想不到还有人类。胆敢劫走要贡献给尊者的妾奴,你还真是色胆包天啊,这个风骚的小狐女,值得你那么卖命吗?」

    被羽虹的雷羽星矢给射伤,雅兰迦的手臂只是匆匆包扎,还不住渗出血来,但她既然有办法把人带到这边来,上面的情势九成已经底定,兽人们就算不是全军覆没,也绝对不会差太远的。

    即使是阿雪这么开朗乐观的个性,也惊得躲在我背后,直打哆嗦,可以想见她对这些蛇族的恐惧。

    无法庇护于她的我,轻拍着她的肩头,试着拂去她的不安,但却还想不出任何实质办法来,只能领着头,带她和紫罗兰一起走上阶梯。

    到了上头,看见眼前情势,更是惊得头皮发麻。远处还隐隐传来厮杀声,三大兽族到底是人多势众,并没有在短短时间内给一网打尽,但是攻来这边的主力,则是非死即伤,倒遍了一地,整个失去战斗能力了。

    白澜熊和羽虹仍在合力奋战,两人身上都已经多处带伤,白澜熊更是伤得不轻。在羽虹去取剑的那段时间里,独战巨神兵的他,似乎是以伤势、斗志在换取时间,尽管兽王拳的婆罗橡皮功抗击力顽强,但是硬挨巨神兵数记重击的他,白毛上沾满了热血,从动作来看,搞不好还有多处骨折。

    羽虹也是伤痕累累,但是百鬼丸在她手中,挥洒出一片又一片的璀璨火光,威力倍增,砍在巨神兵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的痕印,再不是先前那等怎么攻击都没效的窘状,巨神兵面对羽虹的攻击时,也不得不稍稍退避。

    如果能够在那些痕印上累积攻击,或是刺中巨神兵防守最严的那点,额头上的娜塔莎,或许就能够突破弱点,成功干掉敌人了。

    然而,和白澜熊、羽虹气喘吁吁,身法与动作越来越是迟缓的状况相比,雄伟的巨神兵,仍然像是一尊不倒不败的魔神,在众人之前展示他的灭世邪威。

    如果主力被击溃,首领人物也都伤亡殆尽,那么其余的兽人兵力纵然会合,也不过是成为巨神兵脚下的牺牲品而已,起不到什么作用。

    重伤的奇里斯,和一群已经没有战力的兽人,被持着十字弓弩的奴隶兵围在中心,我和阿雪、紫罗兰也被驱赶进去。

    我心念急转,筹谋对策,但是要改变眼前战局,就需要足以和羽虹、白澜熊并肩作战的人,是要拥有第六级,甚至第七级力量的高手。

    第七级……

    我不由得瞥向旁边的阿雪。面上写着明显的惊恐,不停拉扯着我手臂的她,正是拥有第七级力量的高手,问题是,仓促间怎么引出她的力量来?

    不需要去和巨神兵作战,只要能产生扰敌效果,让我们逃生就行了,因为如果照这情形下去,奇里斯、白澜熊或许是奇货可居,我肯定会被蛇族像杀狗一样地杀掉。

    只要让阿雪施放咒术,有那身潜藏的强大力量,即使是未与神明订约,也可以制造一点混乱吧?

    可是那些不需与邪神订约的黑魔法,施放时都要牺牲品来祭祀,现在当然是不可能;不需要牺牲品的神圣魔法,被下了诅咒封印的阿雪又使不出来。

    等等……如果只是用一些放光、照明之类的咒语,应该不至于会抵触到诅咒,让她像上次开灵窍那样滚倒在地吧?

    这个险值得一试,但我不由得又想到,虽然只是最低阶的神圣魔法,但万一刺激到阿雪脑里的封印,让她回复记忆,那我……

    看着阿雪纯朴娇憨的面容,满是不安地望着我,眼中却写满信赖,我一时间真是难以取舍。

    「轰」的一声,白澜熊被巨神兵一击轰中,骨碎的声音,连大老远的这里都听得见,而他更被巨神兵连接下来的攻击,一脚踩进土里,生死不知,只剩羽虹一个人独对巨神兵。

    (没时间多想了,饮鸩止渴也说不得了……)

    我一把搂过阿雪,趁着附近兽人还没有注意我们,在她耳边低声道:「阿雪,你仔细听好,师父现在教你一个咒语,你等一下就……」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