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阿里不达年代记(阿里布达年代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章 火羽重生

    炫目红光遍照四方,缤落的光影,化作数十道纷飞的红色羽毛,缓缓地飘落下来,碰在身上,竟是灼痛难当,衣服立刻燃烧起来,我骇然击掌扑灭,往后退离火羽缤洒的范围,背脊撞在后头墙上。

    一具白晰的少女胴体,笼罩在一层淡淡的红芒之中,像是一个光源般散发着光与热。张开在背后的羽翼,赫然有着惊人的改变,洁白羽毛不但全部变成朱红,羽翼也从一对变成了两对,当她从空中翩然下降时,周身萦绕的火光在身后摇摆抖荡,看上去就像是拖着一双艳丽的火尾,凤凰的火尾巴!

    高速的俯冲,变成了一道闪电弧线,我心头才叫不妙,一道大力涌来,我的身体撞塌墙壁,摔飞出去,痛叫声还没喊出来,一只手已经掐住我脖子,把我硬生生地提举起来,热烫高温烧得喉头剧痛。

    手劲之强,还有掌心的热度,告诉我对方的认真,而眼前那双几乎要燃烧起来的眼眸,完全显示了少女的羞愤与怨毒。回想起这些天来发生的一切,当羽二捕头回复了力量,我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可以让她不把我撕成碎片?

    「妳……」但为了保命,我仍然是得想出一个理由来,而且要抢在我已经发出骨胳异响的咽喉被正式掐断、燃烧前……

    「你要杀我……什么时候都可以杀,你都已经这么强了……我能跑到什么地方去?」

    嘴里已经开始咳出血沫,我争取着最后机会,道:「可是……外面的敌人那么多,你一个人力量再强,敌得过吗?就算、就算可以……你一双手抱得走那么多蛋吗?」

    这句话起了作用。羽虹的个性我大概摸熟,已经惯于牺牲的她,是一个很会为大局考虑的人,在留我一命可以对产生帮助时,她不会为了自己的私怨杀我,要不然,她直接在球赛上向兽人揭发我,这份大仇就报了。

    外头的杀伐声,为我的话作了完美批注。四族的混战似乎已经进入白热化,从那阵阵的虎吼熊鸣,我知道三族联军已经找借口杀上山来,正与蛇族打得不可开交,想要混水摸鱼,再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了。激愤的眼神,慢慢回复了理智,手劲也松弱了下来,羽虹终于放弃了立刻复仇的打算,而将恨意内藏。

    「我不会放过你的,只要事情一了,我立刻会找你算帐。」冰冷地撂下这句话,羽虹放开手,掉头朝外头走去。

    能够暂时解除危机,这点当然是上上大喜,只可惜刚才她回神蜕变时,神智多半不太清醒,不然只要有稍稍听见菲妮克丝的话,对我也就非常有利,说不定还可以把大半责任都推给那女恶魔。

    让一个能从各国官府得到资源,善于追踪,拥有第六级力量的女人,对我恨之入骨,未来还真是一片黑暗,菲妮克丝确实是下了一记妙着。

    藏身的房间已经垮了,但是要朝外头走去的羽虹,却忽然停下步子,像是在迟疑些什么。

    看出了她的犹豫,我脱下了身上的袍子,只剩下贴肉短裤,将外袍交给她。

    从刚才到现在,羽虹一直是赤身裸体,未着寸缕,之前那是莫可奈何,但回复力量与尊严后,要她这么光溜溜地出去,自然不愿。尽管不想再与我有牵扯,但迟疑片刻后,她还是从我手中接过袍子。

    「哼,真是好威风啊。」想到不久前她还泪眼汪汪地像我求恳,回复力量后却翻脸如翻书,尽管这是我咎由自取,但在羽虹接过袍子时,我还是忍不住冷哼了一句。

    之前她说的那些,诚然让人心生怜惜,但其实是有点问题的……

    作着不得不作的梦,是很悲哀,但之前她们姊妹对阿雪的态度,又算是什么呢?只因为出身有问题,就对她毫不留情地歧视和鄙夷,这又何从解释?

    虽然羽族的际遇有可叹之处,但她们本身又做了什么?她们的种族歧视,对弱者的欺压,对自己是上位者的优越感,这些就是招致羽族今日收场的起因,可是在羽虹和其余族人的身上,我见不到这样的痛定思痛与反省。

    羽虹看到阿雪为孩童们的付出,受到感动,一改之前对她的鄙弃,从另外角度来看,这只是单方面的利己考量而已。

    所以,尽管从羽虹身上,我感受到一种高超的情操,但是却无法有太大的共鸣。毕竟,羽族人浅薄无聊的作风,让我没什么好评价。勇于牺牲不退缩,确实值得赞赏,但当面临实际环境时,不能客观理解环境,想出对策,而只是单方面牺牲,最后只会累死全族,令所有族人永不超生而已。

    就是因为想到了这些,所以在羽虹态度改变时,我不自禁地说了这样一句。

    照理说,我不该在这时刺激她,但反正现在她不会杀我,我们之间的恩怨也不差这一句小小讽刺,趁着还能说话时讨讨口头便宜也不错。

    「谢谢……」出乎意料,对于我的讽刺,羽虹没有发作,反而是低声说了一句道谢后,拿起袍子穿上。这是痛定思痛的开始吗?

    我不知道,但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征兆……

    「啊!」穿上袍子,正要举步的羽虹,忽然尖叫一声,以最快速度把已经套上去的袍子脱下,甩到一旁。

    「怎么又穿又脱的?」同舟共济,也不管刚刚还说过什么,我过去察看羽虹的情形,才一碰到她的裸肩,这才发现她肌肤热得烫手。

    「怎么会这么……你刚刚是觉得怎么样?」

    「……衣服穿上去的时候,忽然觉得身体好烫,像是要烧起来了一样。」

    羽虹不太想与我说话,但是远处杀伐声越来越近,像是战斗中的兽人们已经靠近这边,她只能向我这施法者求助。

    穿上衣服后觉得身体像是要烧起来?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淫神法咒不该有这种后遗症,但这次施法一切不照常规来,所以也不能用常理去想……

    想遍诸般可能俱皆不对,一个念头忽然闪过脑海,我呆了一下,跟着就向羽虹解释。传闻中,某些修练火系武学的高手,在练功时内息沸腾如火,必须穿著短衫短裤,或是干脆赤裸,藉由毛孔散热,否则炽热真气被反逼入内息,立刻就是走火入魔的惊险局面。羽虹虽没有修练火系武学,但凤凰是火鸟,或许就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我不是很清楚,可是你现在的情形,很有这种可能……」

    大声兽吼离这里已经很近,紧绷的杀气,越来越是明显,甚至还有紫罗兰的吼叫与电光,情形已经不能再拖,羽虹再次捡起长袍,一咬牙,将一件长袍撕扯成碎段。

    「你干什么?拿衣服来泄……」没有等我说完,羽虹将那些扯烂的碎布缠在身上。在胸口绕几圈,让布条勒住一双浑圆雪乳,避过翅膀,在背后打上死结,算是蔽体;下身就比较麻烦,最后只好用碎布条缠过胯间,做一条简陋的丁字裤。

    「等一下。」唤停了羽虹的动作,我拿起剩下的碎布,在她腰间缠上一圈,算是一件细碎短裙,不然就这么一件缠胯的丁字裤,雪白香臀整个露在外头,拋来荡去,要是打着打着忽然情欲高涨,被敌人看了出来,那可是很不妙。

    「仓促之间没有其它办法,而且贴身的东西多了,恐怕你又受不了,就先这样吧……如果还觉得不行,那就蒙面好了。」

    没有回答我的话,但羽虹眼中的敌意似乎减少了些,拿起一条碎布缠遮面容后,就与我一起往外头闯去。

    和羽虹联手,是一个不错的经验。毕竟,有一个实力足以压倒诸兽人的第六级高手跟着,就是一样莫大的保障。

    因为地狱淫神的后遗症,我一时间魔力全失,施展不出魔法,辛苦修练的兽王拳劲,又全送给了前头这个小辣妹,只能以低微的武技和神兵,与这些力大凶蛮的兽人作战。

    这时候,有高手在前头冲锋的好处,就显露出来了。我们先是看到紫罗兰展开了背后的龙翼,喷火放电,不住扑跳,挡住了一众往这边冲的兽人,也幸好有它在阻拦,不然我和羽虹可能在施法的紧要关头,就被一堆兽人冲进来踏扁。

    好畜生,只有这次,真的是要谢谢你了。

    羽虹凌空飞越过紫罗兰,一冲入兽人阵中,就把这些时日以来受到的委屈与愤恨彻底发泄,与她遭遇到的兽人,无分哪一族,个个都是躺倒在地上哀嚎,一个照面就筋折骨断,没有了作战能力。对于那些与我享有一段欢乐时光的熊族弟兄,我默默地祝他们好运。

    武学的王道,强大的力量,就像是一样厉害武器,要有相当的锻炼、熟悉,才能发挥出应有的最大威力。突然暴增到第六级力量的羽虹,一动起手来,就露出了她不可避免的破绽。

    如果她能充分发挥第六级力量,那些兽人应该在中掌同时,就被第六级力量破体碎身,当场惨死,而不是还能躺在地上呻吟,这显然羽虹对于自己力量还不能操控由心,招数运转间也未够圆滑。

    但即使是如此,第六级力量已经足够让她在兽人群中横扫无阻,特别是当一条水桶粗的巨蟒,骤然缠上她,想要勒杀时,她抓住缠身巨蟒,十指忽然变得尖锐,运劲往旁一分,在漫天血雨中,赫然将那头巨蟒硬生生从中撕开。

    这等神功对兽人们起了震慑作用,让他们知道,这个修罗鬼魅似的少女,并非他们能够匹敌的对手。向来自负勇悍的兽人们,开始主动退却,只有那些没脑子的巨蟒,还是扑上来阻敌。

    而接下来发生的,是一场混战,因为不管是哪一个兽族,都是羽虹的敌人,所以连场恶斗就斗得乱七八糟。

    值得一提的是,雅兰迦唤出的第一头兽魔,正是蛇族好不容易得到手的人面鸟。尽管我们都知道,只要身为宿主的兽魔使不死,即使兽魔被杀灭,仍然可以反复召唤,但羽虹一见到人面鸟就出了重手,将那凶禽连头带颈打了个稀烂。

    除了直接出手所造成的震撼,第二波的撼动效果也开始出现,在一段时间的交手后,尽管蒙着面,却还是有兽人认了出来。

    不是认出羽虹的身分,而是认出了她周身萦绕的气劲。每当羽虹运劲出招,真气鼓荡时,一层淡淡的红芒,就在她周身出现,像火焰一样地闪动,特别是在她鼓动双翼,回翔攻击时,拖荡在身后的朱焰,仿佛就化成了凤凰的火尾。

    也许年轻兽人不曾目睹,但却都听族中长辈描述过,这曾经令南蛮诸兽族又畏又羡的景象,而较为年长的兽人们则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正是昔日凤凰天女自空降临时,周身缭绕的幻光火影,自从凤凰岛人间蒸发后,未曾一现于南蛮。

    羽族的衰败,有很大的一个理由是群龙无首。掌握羽族最大力量的凤凰血裔断绝,诸般兽魔与奇功就此失传,现任族主卡翠娜是由族人推选,少了那种权能天授的命定向心力。一头鹿率领着一群绵羊,在虎狼环伺的环境中求生,羽族自此一蹶不振。

    但是就在羽族已经全军覆没的当口,拥有凤凰血的正统传人重现人间,武功更是高得出奇,还兼通万兽武尊的兽王拳,这怎由得兽人们不大惊失色?

    这个太过震惊的事实,有着很好的效果,把敌人全部都引到羽虹那边去,让我与紫罗兰得以清闲下来喘口气。

    三大兽族与蛇族正在激战,对上羽虹时,更是一场胡乱大混战。除非是极度的战斗狂人,不然遇到这种一塌糊涂的泥沼战,任谁都会斗志全消。很快地,只要是羽虹经过的地方,兽人们和蛇族就主动撤走,不再与她交手。

    与一般兽人的群战,我们取得绝对上风,但真正的考验却随之而来。

    不知道是把第几个兽人打趴在地上吐血后,羽虹遇上了虎族少主武兹,与使着兽王诀的他激战。起初还维持着僵持的局面,但羽虹的武学资质比我预计为高,在几个回合之后,开始懂得使用体内兽王拳劲的她,以「金刚猿臂」、「比蒙断腰破」两式混合,重创了力量与招数都逊她一筹的武兹。

    之后我们遇上了蛇族的雅兰迦。虽然贵为祭师之妹,但拙于武术的她,并没有与我们正面交手,而是放出两头兽魔来攻击。

    看她的动作,似乎还想召唤出第三头兽魔,但是却被羽虹抢先一步,兽王拳大展神威,先行破败一头兽魔,再用她的雷羽星矢,兽魔破兽魔,射杀另一头后,还连带射穿雅兰迦左臂,令她仓皇败退。

    顷刻间连挫两名强敌,一吐怨气的羽虹,看来真是神采飞扬,不过,当一阵兽吼由远而近,迅速地朝这边过来时,我们两人都变了脸色。

    一声女子的长长惨呼响起。攻山的三大兽族中没有女人,所以肯定是哪个蛇女的濒死惨嚎。跟着,是两个熟悉的声音。

    「又杀错了,娜塔莎这臭蛇婊子到底躲到哪里去了?别让她给跑了!」

    「跑不了的,楼城已经被我们团团包围,她在你我联手下受了伤,不怕她飞到天上去!」

    是白澜熊和奇里斯。无怪一直没有看到豹族和熊族的高手,从他们的话意来推断,多半是两人刚才联手,已经击伤了娜塔莎。

    对于一个城府深沉的蛇女,大概没什么人会愿意和她讲武德和武者精神,所以两族首领毫不犹豫地联手,说不定还用了偷袭战术,快手快脚地把蛇女打倒。只要先干掉了娜塔莎,蛇族在这边的势力再不足惧。

    只听得他们两人的声音,在后头大批兽人的呼喝中不住传来。

    「哈,她是蛇啊,你当她是羽族那班不可燃废柴吗?又没翅膀,怎么飞?」

    「在床上飞啊,老大你不是一向自夸搞得女奴满床飞吗?」

    「你去和她飞!」

    大概不把与蛇女性交当成乐事,白澜熊的声音听来有些火光。这时,他们从一座废墟的墙角走绕了过来,刚好与我们打了个照面。

    两边究竟是谁比较吃惊,这就难说了,白澜熊认出了我们,挥手先拦住了要立刻冲杀过来的兽人们,但一时间双方气氛剑拔弩张,只要一声呼喝,立刻就是一场死斗。

    羽虹握紧拳头,周身火光大炽,缓缓流转,显然心情甚是激动。自身和族人所受到的屈辱,我想她不会把白澜熊当成友方,然而,白澜熊的实力她亲眼目睹,即使她现在武功大进,也未必能胜过这头深藏不露的北极熊霸,自然是踌躇不前。

    两名虎人指着羽虹,向白澜熊和奇里斯说话,想也知道,是诉说刚才武兹和雅兰迦落败受伤的事。以兽人们重道义的作风,应该会立刻冲过来为友报仇,但白澜熊既然有心要帮助我们,羽虹的实力应该反而变成有利因子,让他劝服同伴,把目标集中在蛇族,今晚不要节外生枝,改天再讨回这笔帐。

    从白澜熊的神色,我知道自己没有猜错,而当他朝我使眼色,我也立刻明白该做些什么。

    「不要冲动,现在不是你报仇的时候,如果你要杀人来复仇,第一顺位应该是我,不用找兽人发泄。」

    用这个略嫌惊险的比喻方式,我成功引起了羽虹的注意,低声道:「妳在回复力量前,最想做的是什么?现在回复力量了,就只是在这里乱打一通泄愤吗?趁着他们起内哄,主力集中在这里,大营空虚,你飞下去奇袭,大有机会把羽族人解放出来,明白吗?」

    被我一句话点醒,羽虹身躯一震,杀气减弱了下来。本以为她会立即采取行动,怎料她却背着身子,对后头的我低声问了一句。

    「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怎么办?」

    她有此一问,我满惊讶的,却仍是道:「雅兰迦被你伤了,娜塔莎自身难保,我跟着这头死豹子,普通蛇族我不放在眼里的。」

    锁住阿雪的咒炼是个麻烦,不过有紫罗兰帮手,相信可以解决。牠正在用爪子抓着我的小腿,看来也是希望我早点去把阿雪弄出来。

    羽虹似乎仍在犹豫什么,我道:「你管我作什么?管你的族人比较要紧吧?我是你的仇人,如果我被兽人撕成碎片,你还应该要谢谢他们。」

    看着白澜熊那边开始往其它方向走,避免与我们冲突,兽人们虽然露出恨恨的眼神,却没有冲过来,让我心中一安。

    「我不会说谢谢……你对我作过的那些事,我要亲手来讨这笔债,所以,你好好保住你那条命。」

    回复力量后,说话果然狂妄不少,我没再答话,羽虹鼓荡翅膀,就要破空而去,蓦地,一声震天巨响,让所有人都停下动作。

    「发生什么事了?」

    一直紧绷着神经的我,向四周望去,但除了羽虹,我在白澜熊、奇里斯面上,也看到了同样茫然的神情。

    而那种巨响更连接不断地出现。夹杂着土石崩毁、爆裂的杂音,这种莫名沉重的闷响,透过大气,震荡着我们的腑肺,不但脚下地面感觉得到明显摇晃,就连耳朵也在连续重震后,脑里有些嗡嗡的晕眩感。

    寻常的兽人们还弄不清楚事态,但是我、羽虹、白澜熊、奇里斯却一起变了脸色。这等声响绝非寻常,是有某个巨大物体正在行动的声音,不管是什么,肯定对我们相当不妙。

    答案很快便揭晓,一个十数尺高的巨硕身影,踏着撼动大地的脚步,在轰然声响中,出现在我们眼前。

    那是一个通体由石材所建造的魔神像,龙头人身,巨口獠牙,五爪利指贲张,周身似乎布满细密的鳞甲,背脊上生满长长尖刺,如同被强风吹动一般向后倾斜。

    和这尊巨大的魔神石像相比,就连壮硕的白澜熊,都像个婴儿般软弱,随着它每一步踏裂地面,踩扁房屋建筑,兽人们的脸色就似蜡般苍白。而更让我们心情沉落谷底的是,在那石像的额头,一张熟悉的人脸正镶嵌在那里:娜塔莎。

    「这是什么鬼东西啊?」

    「为什么又是蛇又是石像?蛇族婊子把自己当作是神,已经疯掉了吗?」

    兽人们指着巨石像,大呼小叫,朝石像射箭,有一些为了表示自身勇猛的,甚至还猛冲过去,挥起了狼牙棒与铁锤,重重砸打巨石像。见到这一幕的我,因为察觉了某事,险些脚底发软。

    「住手!快回来!」白澜熊叫得实在是晚了一声,巨石像对于那些攻击根本不痛不痒,随意抬起了脚,往下一踹,长声惨呼中,几个兽人已经被踏成一团模糊血肉,惨不忍睹。

    「哈哈哈~~~」石像顶上,娜塔莎的脸发出了刺耳尖笑,睁开双眼,如妖如魔地俯视着我们,纵是相隔遥远,眼神中的那种怨毒之色,仍是让人不寒而栗。

    「臭蛇婊,别以为躲在石头里就死不掉,你杀伤我族人,又私造这种……这种武器,图谋不轨,我们今天就代替武尊给你教训!」

    白澜熊的叫声响亮,配合身后兽人的齐声呼喊,确实颇具威势。他们似乎是用蛇族意存不轨的理由发动奇袭,先攻上山再找证据,说不定还做好了栽赃准备,现在发现证物,万兽尊者前站得住脚,口气登时强硬许多。

    「你们这些卑贱的东西!死到临头还不知道。」娜塔莎的愤怒话语中,有着一丝仓皇。这是可以理解的,本来蛇族是打算奇袭三兽族,但今晚却被三大兽族先发制人,逼她在准备不全的情形下应战受伤,还动用了这不该于此时显露的秘密武器,气愤程度可想而知。

    居高临下,放眼眺望,看着从山腰关卡上一路横倒在地的族人残尸,娜塔莎尖啸起来,巨石像跺脚重震,地动山摇,除了白澜熊和奇里斯,所有兽人都被震倒在地。

    「杀我族人的血债,今天就要你们这群卑贱的畜生填命!」

    巨石像以雷霆万钧的威势,疾冲入兽人阵营中,巨大的足迹印在地上,立刻又让几名走避不及的兽人碎尸惨死。白澜熊大声呼喝,率领族人与巨石像交手,一场双方体积悬殊的恶斗爆发了。

    似乎是对蛇族更有恶感,兼之对第六级力量充满信心,羽虹双拳一握,就要飞上天去,夹击巨石像,先取娜塔莎性命。

    「你疯啦?」我一把抓住羽虹的手,不让她振翅离地,急道:「你别以为那个脸露在石像额顶,飞上去打一下就可以击中要害,轻易取胜,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那个是……」

    「区区一个魔力石像,几百年前的旧玩意儿,古墓里头常常见到,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

    「妳不信我?你用你的兽魔,射那蛇婊子一箭。」

    带着几分疑惑的表情,羽虹召唤兽魔,雷羽星矢化作一道银光,笔直射向巨石像额头娜塔莎的脸。箭风呼啸,发出尖响,在即将要射中的前一刻,石像微微侧过巨躯,银箭射在石像手臂上,炸出一片火花。

    当火花消失,惊见石像毫无损伤的羽虹,不由得惊呼出声。

    「怎么会……一点事情都没有?」随着宿主的力量增强,兽魔的威力也是倍增,这么凌厉的一箭,居然造成不了任何伤害,羽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如果换做是一名武者或是术者,要在这一箭下不死,起码也要第五级力量;至于说能够这样硬接一箭,毫发无伤,那肯定是第六级顶峰,甚至可能是第七级力量了。

    「那些兽人攻击的时候,我就发现到不对了……古墓里头使用的魔力石偶,虽然体积没这么大,但是基本构造都一样是石材,兽人们的力气很大,又拿着重兵器,敲砸在石头上,应该可以把石头打裂吧?可是那些重兵器一敲下去全碎开了,石像连粉屑刮痕都没有,这不是很奇怪吗?」

    就像拿刀去砍修习横练功夫的硬身高手一样,可以轻易切开肌肉的刀子砍在肉上,却反而会崩折碎裂。这个巨石像已经不只是一大团会走路的岩石堆积体,而是一个有某种巨大能量在里头运行的魔导兵器了。

    靠力气吃饭的兽人们,都是魔法的外行人,羽虹也仅是对兽魔术一知半解,所以只有具备魔导兵器知识的我,留意到了这一点,最先察觉真相。听我这一说,羽虹如梦初醒,惊道:「你的意思是……」

    「你以为那东西是娜塔莎被逼急了胡乱弄些石头堆在身上,跑出来乱打一通吗?错了,蛇族秘密准备那东西好多年,是要用来对抗万兽尊者的……这个东西,两百年前一夜间毁了伊斯塔王都,你师父应该也向你提过吧?」

    我颤声道:「那是欧贝利斯克的巨神兵啊!」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