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阿里不达年代记(阿里布达年代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章 不二之熊

    理所当然,卡翠娜看我的眼神非常不友善,特别是当我把她用腰带捆了起来,顺道把嘴巴也堵上,她的目光更是几欲把我千刀万斩。为了避免与她目光交接,我直接把她打昏了。

    「别这么看我啊,横竖妳是跑不掉了,借我来逃生一下,不会太过分吧?」

    我运起兽王拳内劲,让一股野兽独有的腥味,笼罩全身,配合石头帽的效果,果然让跑过来的一堆熊族兽人感觉不出异状。

    这些熊人,个个熊头兽身,通体硬毛,活脱脱就是一头站起来的大熊,只不过四肢部位较长、较为有力,这大概就是由野兽到兽人的进化吧。

    他们看到我抓住了羽族族长,非常兴奋,纷纷称赞我「英雄了得,真不愧是强者我同胞」。奇怪的语法,我是听得一个头两个大,当下谦称我只是运气好,和一堆人一起围捕她,同伴阵亡精光,她也力尽倒地,刚好把她擒住而已,不敢居功。

    如果是照人类世界的习惯,当我这么说之后,这些兽人就该欢天喜地把卡翠娜带走,去抢俘虏羽族族长的大功,不过,在羑里,世界的规则好象不太一样,熊人们个个都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说什么英雄强者,光明磊落,即使最后不能逆天,也要一生无愧,绝不能干这种事。

    老实说,进入南蛮到现在,我还是搞不清楚「逆天」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喜欢挂在嘴上?不过这样下去,我就没办法找机会开溜,所以竭力推辞。

    到最后,一名熊人大将赶了过来,从众熊人称他少族主,我知道他是此次围攻羽族战役中,熊族的最高领袖。

    「兄弟,你这次可是立下大功了,这次出兵,四大兽族都以生擒她为第一目标。这女人手下好悍,刚刚连虎族少主阿骨不打都死在她手上,没想到天佑我族,羽族族主最后是落在我们熊族手里,哈哈哈。」

    熊族少主似乎很高兴,大力拍着我的肩膀,险些就把我肩骨拍到脱臼。

    「我要好好地奖赏你,作为对你大功的报酬,不过……你是哪个编队的?为什么我好象看过你,但是却记不起来你的番号?」

    熊族少主的眼光转为锐利,几乎就是目露凶光了。和流氓对峙时,对方目光凶狠的经验,相信很多人都有过,但是面对一头眼光凶恶的熊人……相信我吧,那感觉就好象你有半个头已经进了他的嘴里。

    「这个……这个……我是新来的,您不认识我也是……」越说越不象样,连周围的熊人都对我投以怀疑目光,要是不快点想办法解释,那就只能凭兽王拳杀出去了。

    还好,脑里忽然灵光一闪。

    「其实,我是上个月才刚刚从阿里布达王国逃来的,流浪回故乡,因为我当过人类的奴隶,身分低贱,没有被选中参加这次行动,心里不甘。我们比蒙族的勇士,都是大山里一等一的英雄好汉,既然注定要踏上强者之路,像这种捕杀羽族贱人的场面,怎么可以没有我的份?」

    大概是因为说得太慷慨激昂,周围熊人纷纷点头,连眼前的熊族少主也流露一丝欣赏之色,敌意大减,问道:「那么你之所以一个人到这里来……」

    「因为我要逆天啊!」我大声道:「强者在世的目的就是战斗,我当然要来这里轰杀敌人,让这些未够班的贱人,见识我们比蒙熊族的雄风。」

    表面上,我说得激愤无比,但其实……原谅我吧,可不可以来一个人告诉我,到底这个「逆天」是什么东西?我一个人胡言乱语的,心里好怕啊。

    「好!果然是真硬汉,我们族里有这样的汉子,早晚有一天会雄霸南蛮,让其余兽族不敢看不起咱们。」

    幸好,这番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胡言乱语奏效了,那名熊族少主好象很欣赏我的样子,命令我跟着他一起回去,他要奖赏我的军功。

    没第二句话好说,大家抓着被牢牢绑起来的卡翠娜,一起回去熊族的营地。

    「这位兄弟,你怎么称呼啊?」

    「嗯……不二熊。」

    「很奇特的名字。」熊族少主似乎很讶异我临时乱编的假名,「有什么典故吗?」

    「典故倒是没有,勉强要说有的话……大概是为了纪念我一位叫做小叮当的故友吧。」

    报过姓名,在回营的路上,透过交谈,我大概弄清楚了一些熊族的文化。所有的熊人,都姓「比蒙」,以自身的种族名为姓,然后依照毛色来命名,平时则是以名字来称呼。

    在熊族中,往往是白熊资质最好,武力最强;其余的不足而一,但是最差劲的就是灰熊,力气不大,胆子又小,很是被人看不起。像是眼前的这位少主,就是一头白熊,而当我向身边熊人套问他的姓名时,他们是这样子告诉我的。

    「白澜熊。」

    而从他们口中,我知道这次四大兽族围攻羽族,彼此间的默契,并不如我们想象中的牢固。四大族各有所需,也彼此忌讳,这点可以从熊人们提到其它几族时,毫不友善的口气得到证明。

    假使不是以拜火教的名义,联合出兵,又因为对万兽武尊的敬仰,把四大族连在一起,恐怕还没行军到此,四大族已经彼此打得血流成河。特别是蛇族,无论虎、豹、熊三族,都对蛇族很没好感。

    兽魔术本就是为了女性而创,在这一点上,蛇族当然大占便宜,出了众多兽魔使,拜火教中的祭司都几乎是由她们担任,握有重权。看在其余三族眼中,分外有气,本来在南蛮这个极度男尊女卑的封闭环境里,兽人就对能力出色的女性没有好感,当初羽族势大,令他们无奈,现在羽族衰弱,蛇族却又骑在他们头上,试问这些兽人怎能心服?再加上蛇族行事一向鬼鬼祟祟,那就更讨人厌了。

    好比这次出兵,虎、熊、豹三族的目的,都只是尽量多抓羽族的女俘虏,回去充作女奴隶或是营妓,但是蛇族就似乎另有所图,至于目的是什么,就谁也不知道了。

    这些情报,我们之前根本不知道,倘使晓得,肯定在对敌上有很多的应变之道。而我现在也无暇去想这个,因为混在这些兽人中,我不得不开始担心一个曝露身份的大危机。

    现在让我得以隐蔽身份的重大关键,是石头帽与兽王拳。石头帽的效果,相信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兽王拳就不是。兽王拳并非保身长生的王道内功,一但催运起来,就会开始消耗自身内力,假如我要一直和这些兽人相处在一起,找不到脱身机会,那我岂不是要一直运着兽王拳?我又有多少内力可以这样一直消耗下去?

    若是兽王拳无法继续支撑,而我又无法摆脱这群熊人,那……

    其实我本来的打算不是这样,把卡翠娜交给兽人之后,我就要离开,然后凭着这两件法宝,再潜进到兽人大营里,试着看看能不能做些什么。但是和这些熊人在一起,我虽然能成功潜入,却也被看得死死的,不但没有行动自由,还随时有被揭破身分的危险。

    多想无益,我跟着熊人,一起回到了兽人大营。

    虎、豹、熊族,都驻扎在大营,只是彼此间营地离得老远,充分显示出不友善的气氛。蛇族习性古怪,不与群居,本来驻扎在五里外的一处洞窟,但是在攻破楼城之后,现在已经移居到史凯瓦歌楼城里头去。

    这一点让其余兽族极为不满,认为蛇族想要独占战果,现下几方面正自闹得不可开交,白澜熊一听说此事,在指示我们把卡翠娜监禁之后,立刻就赶去参与三族会议。

    「少主去开会,那我们要做什么?」

    「打仗的目的,就是为了抢女人,现在打完了,当然就是享受了。」

    身旁的熊人这样回答我。虽然说听熊人说「女人」,感觉颇怪,不过这种事明白就好,我并不想太去挑他的语病。

    以前听茅延安提过兽族的社会制度。除非像羽族、蛇族这样只有女性,或是只有女性族人有灵智的族类,不然南蛮各兽族都是绝对地男尊女卑。因为,除非练成兽魔术,不然兽族女性天生在体力、战斗方面,就不可能是男性的对手,在这极度崇尚武力的丛林世界,这样的社会制度十分正常。

    而为了彰显个人的武勇,家中妻妾奴婢的多寡,就成了判断一个兽人的实力指标。好比白澜熊,虽然尚未继族长位,但是已经拥有十三名姬妾,各种族的女奴过百,说来也算是色中饿「熊」一头。

    这时,整体战事已经宣告结束,羽族也算走运,或许是阿雪那一下壮举,打乱了包围网的关系,她们居然有四成逃出生天,令气到跳脚的兽人联军全力搜捕。战死的人有个两三成,剩下的则是全部被俘虏,由俘虏她们的该族来处置。

    这些事不用他们说,我自己也看得很清楚,因为这些把繁殖和进食当成头等大事的兽人,根本等不到把俘虏带回族里,就已经迫不急待地要享受战果了。

    熊人们把各自的营帐围成一个大圆形,把捕获到的羽族女战士,全部集中在中央。伤势较重的那一些,被送去就医了,这当然不是说熊人们有多好心,而是他们也有起码的价值观,不想把这些辛辛苦苦弄到的女奴,还没玩个几下就弄死了。

    总之,中央的大配种场景的确很壮观就是了,我很想马上离开,找个地方躲起来。倒不是怕场面尴尬,而是因为兽王拳实在耗内力,我武功又没有多好,支撑到现在,已经开始有点头晕眼花了。无奈,才刚刚想开溜,马上就被人抓住。

    「不二熊兄弟,你看看这个景象够棒吧,这可是大家辛苦一场的结果啊。」身边的熊人拍着我肩膀,很得意地说着。

    前方景象确实壮观,数百名羽族女战士,给强行撕扯去身上的蔽体物,双手反绑,也不管身上有伤没伤,就是一桶冷水当头浇了下去,冲洗掉血污,露出光溜溜的健美胴体。

    刺耳的尖叫声此起彼落,但那只不过是个开始。羽族女战士都被剥得精光,两手用铁链反锁在背后,被带到一个个临时赶制的三角形木架上,强迫给按趴在上面,腰部用铁链固定在架子上,上半身按低,赤裸的雪臀翘高,确认无法动弹后,眼睁睁地看着熊人们拉下胯甲,露出那儿臂似的庞然巨物,猛地一下便扑了上去。

    这些女俘虏中,自然不乏熟面孔。有一个常常与黄莺一起执勤的女战士,好象叫做红鹂,就给剥成一头大白羊似的,双臂反缚在后,给一个身躯壮硕得有她两倍半大的熊人,压趴在身上,疯狂地往下冲击。

    「不……啊……呜呜……不,不要……」

    几乎和人类拳头同样粗的兽炮,正常的女性身体如何受得了这等奸辱,在熊人进入她身体时,红鹂剧烈反抗,大声尖叫,拚命地扭动着雪白肉体。

    不过这些反抗,在这情形下却是完全没有意义,那熊人发出兴奋的兽吼,双爪紧紧抓住红鹂的粉臀,毛茸茸的下身像有火在烧一样,强而有力地不停冲刺,恣意把他的兽性发泄在这具女体上。

    「不……不要!不!啊……」

    起先,红鹂还声嘶力竭地挣扎着。太过激烈的反抗,让熊爪在她结实的玉臀上留下鲜艳血痕,但没多久,熊人的暴力就占到上风,她的哭叫声越来越小,身体也无力地趴伏在木架上,当身后那头熊人满足了兽欲,另一头等待许久的熊人又扑了上来。

    类似的情形,在我眼前反复地上演。每一具木架,都绑着一名受难中的羽族女战士,她们后头都有至少三名以上的熊人排着队,轮番上阵,奸辱着这些将来会被烙上烙印,终生成为女奴的俘虏。

    撇开熊人的身体不谈,一大排白花花的翘屁股,这样子看过去,倒也是壮观景致一件。

    我并不想做什么评论,因为战争本来就是一件弱肉强食的事,如果羽族赢了,相信也不会给熊族路走,现在熊族胜利了,他们开始享受战利品,如此而已。

    在我的军旅生涯中,看过不少类似场面,只不过像这么壮观的可是第一次。而至少这群兽人在技巧差劲,只懂得横冲直撞之外,还是有一个优点……他们很重视女俘虏的性命安全,每当木架上的羽族女战士奄奄一息,便立刻停止动作,不像人类有虐杀女俘虏为乐的习惯。

    「你们玩吧,我想去休息了,可不可以?」

    再不走不行了,丹田渐渐空虚,开始出现气喘心悸的征兆,那正是内力接济不上的现象,倘使在这里曝露身分,被这千余熊人围殴,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二熊兄弟,这样走太没意思了吧,你立了大功,少主刚才吩咐,要好好奖赏你的。」

    「要奖赏我什么东西?」

    「你还装什么啊?根据族规,每名战士都可以优先享受自己的俘虏,你抓到了羽族族长,少主指示,把她今天一整天都送给你了。」

    「什么?」

    不由我分说,这群熊人竟然有妞不搞,簇拥着我往一所豪华营帐而去。

    一路上,我脑里犹自昏昏的一片,既担忧内力耗尽,泄漏真面目,另一方面又不太敢相信等一会儿将要发生的事,那头白澜熊居然这样大方,让我有机会和羽族族主干个痛快?

    忽然,我想到一事。不知道卡翠娜醒来没有?不知道石头帽现在效果如何?要是卡翠娜等会儿大声嚷嚷,告发我这个出卖她的人,那时又该如何是好了?

    两个问题都想不到答案,我唯有硬着头皮,掀开了那顶华丽营帐的布幔,走了进去。

    本来要跟着我进去的一票熊人,被我硬是挡在门口,花费了好多口舌之后,才答应让我一个人先进去。

    「不二熊兄弟,好好干啊,要是你能一次搞大羽族族主的肚子,生下个小壮熊出来,你就有个强者后代了啊!」

    这些熊人似乎把后代的成就也当成一种胜利,虽然他们离开的时候,每个人都向我比了一个下流的手势作为鼓励,不过从那咧开嘴的笑容来看,这祝福还满诚意的。

    我走入营帐内,只看到一张很大的虎皮地毯,赤毛黑斑,看上去就知道甚是华贵,周围以松油燃着四盏灯火,而我的战利品,则被放在营帐中央。

    看到眼前景象,我不禁松了一口气,因为卡翠娜是背向我的,看不见我的面孔。可是,看着她在火光闪映中洁然如玉的娇躯,我又怦然心动起来。

    作为被敌人高度戒备的女俘虏,卡翠娜当然不是好好地坐在那里。一个三尺高,几乎顶着帐棚顶的大钢架,分别延伸出六条手臂粗的锁链,末端系有钢环,分别套在卡翠娜的颈项、粉肘、纤腰、玉膝,将她整个人以「ㄑ」字型吊了起来。

    身上的衣物、铠甲,理所当然地被剥得精光,只留下胯间的一条三角巾,勉强遮住女性羞处,结实美丽的胴体,几乎在我眼前一览无遗。羽族素来引以为傲的美腿自不待言,从背后看过去,美人的背影更是别有一股情致。

    我不敢大意,趁着卡翠娜还没有察觉到我是谁,立刻冲上前去,用一条腰带轻轻遮住她的眼睛。

    「谁?你是什么人?」

    视线忽然被遮住,卡翠娜叫了出来。我没有去理,只是凝神观看捆缚住她的那六条锁链。

    果然,就像我听说过的一样,兽人们虽然不会魔法,但是却针对兽魔术开发出特殊的封印法。单靠这样子的锁链,要锁住猛兽,那自然不成问题,但说要对付兽魔术高手,这万万没可能,只要卡翠娜力气一复,召唤出她那头火焰雄鹰,虽然未必逃得出去,但要破坏这种绑缚,根本是轻而易举。

    所以拜火教另外使用了「虫体」。那是某种具有灵性的毒虫,只要贴放在肌肤上,就会自动钻入皮下,麻痹经脉,令人手脚无力。高等一点的虫体,具有多种变化效果,入体后甚至还能封印魔力,被称之为「蛊」。

    听说那种已经成「蛊」的虫体,入体后外表仅有一些像是刺青的东西,但看卡翠娜的手腕脉门,清楚地浮现虫体的痕迹,看上去像是两条蜈蚣似的东西,隐隐透着碧光,令人心惊。想来,熊族没什么制造虫体的高手,所以随便拿些低级货来暂用吧。

    既然不用担心她会忽然用兽魔术突击,手脚又被锁链牢牢捆住,我也就安心下来,从后头慢慢地看过去。

    从上方看下去。除去了胸甲后,卡翠娜的胸前便没有了半分遮掩,一双乳峰虽然说不上硕大,却也饱满坚挺,当双肩扭动,胸前酥奶就为之颤抖不休。我在她颈项碰了一下,卡翠娜跟着抖动肩膀,双峰又幻出一阵乳浪,看得我直呼过瘾。

    (羽族人的nǎi子好象都不怎么大,这个族主也没什么特别的,不见得当了族主,胸部就比别人大啊……)

    顺着裸背往下看,目光落在那浑圆的屁股上。薄薄的一条三角汗巾,覆盖住挺翘的美臀,虽然仍遮蔽着腿间羞处,但看起来与全裸相差无几。因为两条粉腿被锁链拉扯得很开,让人清楚地看到鼓胀胀的肉蚌,在白色汗巾的紧裹下,显得诱惑动人。

    (还不错,虽然屁股没有像阿雪那么美,不过前几天跟在她后头跑的时候,倒也没发现她有个这么漂亮的屁股……)

    心头一热,我忍不住伸出手来,在羽族族主的美丽屁股上轻轻抚摸。

    「啊……」

    目光看不见,但是察觉到一只热呼呼的手掌贴放在屁股上,卡翠娜仍是一声惊呼。

    我却没有在意,径自将那条三角汗巾拉起,让布料陷入臀沟。肥白浑圆的美臀,更是教人热血上涌;两条玉腿顶端除了一片金黄色的细毛,中间隐约便是一条暗红的花径。

    景致诚然动人,可是我却在这时候停下了手。一方面,顾忌兽人的鼻子很灵,即使隔着一个帐棚,我仍然不敢散去兽王拳,内力不住催运之下,腿软得快要一屁股坐下了。

    另外一方面,我也确实感到犹豫。自从来到羽族,卡翠娜对待我们可是不坏,虽然说没有什么特别照顾,但应尽的礼数全都有尽到,现在对她落井下石,道理上不太说得过去。

    当然,想想也好笑,我什么时候开始考虑这种事情了?放着美人儿不上,这种事还有道理吗?

    或许姿色上比不过霓虹,可是卡翠娜仍是有一股她们两姊妹所比不上的成熟之美。三十出头,正是女性美感到达颠峰的时候,又因为练武,整具胴体凹凸有致,找不到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

    特别是想到她平时身为族长、统领羽族时候的英气,对比现在手足被锁、赤身裸体的屈辱模样,我更是心痒难耐,当下又是忍不住,伸手在她屁股上摸了一把。

    「是……蓝鵰吗?」

    微侧过头,卡翠娜口中吐出了我的假名。老实说,我并不意外,因为正常兽人应该是一进帐棚,抱着美臀就搞,射了精就倒头大睡,哪会像我这么慢条斯理?更何况,除了我,也没有别人有必要蒙她眼睛。

    可是,假如她猜到是我,为什么语气还这么平静?这点可实在是奇怪,因为只要她大喊大叫,我是一定跑不掉的。

    「你并不用急着捂我的嘴,我是不会出卖你的,就像你没有出卖我一样……」

    连这动作都被她说中,我只有把手里的袜子放下,道:「为什么这么说?我害妳被捉,妳应该很恨我才对啊?」

    「即使没有你,我也不可能逃得出去,这样子被捉了,一点内外伤都没有受,反而容易找机会逃跑,你是因为这样想,所以才那样帮我的吧?」

    「帮?族主还真是抬举小人啊。」我哂道:「这营地里那么多熊人,等会儿每个人都会来干妳一次,就算今晚轮不到,这个月总会轮到的。等到熊族轮完,说不定他们会用妳和其余几族交换俘虏,顶多半年之内,南蛮四大兽族都有机会干到妳,这样子也算帮忙,那羽族还真是宽宏大量啊。」

    「既然注定会落到敌人手里,我并没有天真到认为这样还能保存贞洁之身。羽族里的每一名同胞,事先都有过觉悟,怎么样的屈辱都能忍受,要拼命生存下去,期待羽族重兴的一天……」

    被绑缚在铁架上,低垂着头,卡翠娜的声音并不大,但却把每个字都说得斩钉截铁,冷冷地直敲击在人心上,

    「……所以,如果心里有个憎恨的目标,屈辱就比较可以忍受,有求生的意志。你是因为这个样子,才要我恨你的吧?」

    如果说,我到刚刚为止,还对这处处进退失据、缺乏才干的羽族族长有所轻视,在这一刻也全部烟消云散了。

    我实在没想到,她居然能这么样地猜中我当初的用意。这些本来该是就算解释也不会有人谅解的东西,她居然能够这么平静地娓娓道来,这实在是……

    「为什么妳会这样想?」

    「因为……我们应该是同一类的人。」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