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阿里不达年代记(阿里布达年代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章 城破人亡

    情形是真的很糟糕,我连回去和阿雪交代一声的时间也没有,就被逼着赶往战线而去。

    一路上听卡翠娜说,兽人们在不久前忽然发动了袭击。说偷袭又有点怪异,因为他们并没有偷偷摸摸地杀过来,而是点着灯火,愤怒地大吼大叫,势如破竹地杀上山。

    即使西面山口的五道防线完好如初,大概也接不下兽人们如怒涛般的猛烈攻势吧。因为这次兽人们的攻击不同于以往,压迫感、威力都较之前更强,虽然说兽人们在战场上本来就勇悍难挡,可是这一次,兽人们却是完全不避矢石枪箭,一股作气地冲杀,在敌人利剑斩中他们的同时,他们的重拳也轰在敌人身上。

    说得更明白一点,过去几次攻击行动中,当美貌的羽族女战士成为俘虏,兽人们往往顾不得战事仍在进行,就被他们的繁殖兽性冲昏脑袋,就地开始奸淫,但这次却不同,对于那些受伤倒地,应该会被俘虏的女战士们,兽人视若无睹,直接从她们身上踩踏过去,红着眼睛,拼命杀敌。

    当一支部队疯狂、激愤若此,天底下是没有什么东西挡得住的,羽族的五道防线刹那间被攻破四道,最后一道也危如累卵,如果不是因为方青书的及时赶至,兽人大军就将攻破所有防线,兵临城下了。

    「休战三日之期未满,为何发动攻击?四大兽族全都是言而无信之辈吗?」

    一翻跃落地,便将周围的几名兽人震飞出去,方青书提气振声,这句话远远地传开出去,即使在乱军之中,仍是响亮之至。然而,却没有人给他正面答复,几名挥舞手上茅槌的熊族兽人大吼着奔杀了上来,势道之汹涌,逼得方青书无法再手下留情。

    「刷」的一声,长剑出鞘,闪耀如虹,在方青书身侧滚动成一条滔滔白浪,凡是触及这道闪耀剑浪的兽人,全给剑劲绞成血浪,一时间血雾纷飞,当者披靡,猛攻中的兽人军势也被迫停顿了下来。

    只是,和上次不同,这次的战局没有霓虹两姊妹助阵,兽人军的气势又比上趟更强,任方青书武功再强,恐怕也难挽狂澜。而我们则是趁方青书、卡翠娜奋力阻挡敌人攻击的当口,向受伤退回的羽族女战士查问整个经过。

    从她们口中,我大概了解了事态。原本因为停战之约,她们今晚的防守就比较松懈,想不到兽人大军忽然杀至,口口声声嚷着说要对偷袭的小人复仇,气势汹涌,羽族的防线尚未修复,又是人人疲困,哪堪激愤中的兽人大军冲击,就此伤亡惨重,防线失守。

    这番话听得我们大为吃惊。兽人们重信守诺,假使说被人背信偷袭,造成伤亡,那么不管是哪一族兽人都会爆发狂怒,誓要把所有卑鄙敌人践踏。问题是,羽族眼下伤亡甚重,利用这三天停战时间喘息都还来不及,哪有可能派人偷袭他们呢?

    几名卡翠娜的心腹担保,绝对没有这样的袭击行动,假如这是真的,那么是不是有什么第三势力暗中搞鬼?想要挑拨拜火教和羽族的战争,从中牟利呢?

    不知道为什么,「黑龙会」这字眼在我脑中一闪而过,而我在茅延安的眼中,似乎也看到同样的疑惑。

    「你想的也和我一样吧,如果偷袭霓丫头的人真是鬼魅夕,那偷袭拜火教的人说不定也是她……」

    「谁管这个啊,大叔,现在兵荒马乱的,你武功又不好,来这边找死啊?」

    「别这么说嘛,我也是很努力地想帮忙啊,我武功不好、力气不大,但是拖不动整个伤者,拖半具尸体还是可以的,至少能帮着收尸,不是一点用都没有啊。」

    「笑死人了,现在那么多人阵亡,你一个人而已,打算帮谁收尸啊?」

    「……你。」

    「……可不可以给我一点出乎意料的答案。」

    在这么危急的时候说笑话,旁边的羽族女战士们肯定把我们两个男人当成疯子,然而,如果没有这些三流笑话维持轻松感,过大的紧张早就把人弄到崩溃,根本不可能镇定判断。

    虽然迟了一点,但只要好好利用这份情报,我们仍有可能把战争停止,避免掉立刻败亡的危机。

    「喂,方青书,我告诉你……」

    第四级力量在这时派上了用场。我提气大声喊话,把刚才听到的东西告诉方青书,因为要同时镇住敌我双方,只有他才能作到。把情报告诉他,之后的判断就由他来做了。

    方青书挥舞长剑,把有人挑拨战争的消息全部听在耳里。这一波攻势实在太强,又是人人悍不畏死,誓要为死伤的族人复仇,在这样的压力之下,饶是他身负绝顶武功,也难以支撑。虽说身上无伤,却是额头见汗,慢慢往后退去。

    假如他大声喊话,让兽人们住手,这或许是个不错的战术,然而,在方青书来得及有动作之前,一声轰然巨响,让我们不禁回头望去。

    看得不是很清楚,不过大概也看得见,史凯瓦歌楼城的方向燃起了火光,喧闹声大作,显然有人在那边烧杀破坏,更不时有几道火柱笔直往上喷去,瞧那情形,多半是第五级以上的强大兽魔,正自喷发着威力。

    「糟糕!把另一边的山崖给忘了!」

    急着到山口来协防,却忘了另一边峭壁的破绽。因为还在休战期间,我们疏于防守,那边只派了十来人巡逻,今次霓虹两人尚在养伤,我们又把主力集中在西面山口,当敌人由峭壁攀爬上来,立刻便直攻史凯瓦歌楼城。

    根据地沦陷在即,我方军心大丧,敌人却是士气如虹,更多三分疯狂战意,狂吼着攻杀上来,眼看这第五道防线就要失守了。

    「所有人给我住手!」

    仍不放弃最后一丝和平希望,方青书提气大喊,震得众人耳朵嗡嗡欲聋。

    「我……」

    就在我们眼前,就在方青书要喊出第二句话的当口,一道冷冽刀光恍若新月乍现,弯弯地划过他的身体。

    方青书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惊楞地望向自己胸腹,而我则被这记刀光唤醒了记忆,想起了一年多前在娜丽维亚,同样也是这一道冷电惊虹,将白淑卿那妖妇一刀斩杀。

    「鬼魅夕!」

    就在我大喊出口的瞬间,大蓬血雨自方青书胸腹喷发出来,这位光之神宫的得意弟子,已被黑龙王座下首席杀手重创了。

    附近的羽族女战士都尖叫了起来,我心中亦是大骇,这么兵荒马乱的,假使这根擎天柱轰然倒下,去哪里找可以保命藏身的安全地带?

    正当我们乱成一团,又一道冷电绽发,如雪刀虹直斩向方青书颈项,要趁他已被重伤的良机,彻底夺走他的性命。

    「当!」

    只是,这一次却没有那么顺利,刀虹半途便黯淡下来,给另一柄兵刃架住,不能再进。方青书临危不乱,凭着自身实力,守护住自己的命。

    而我们亦看得清楚,对方是个身穿羽族女战士铠甲,却以长发遮面的少女,丰满傲人的胴体曲线,依稀便是当日在娜丽维亚的绝艳姿色。

    「刷!」

    剑虹再亮,方青书不顾自身伤势严重,悍然反击,而随着他的剑虹一起发出的,是慈航静殿正宗神剑,以及那足以技压全场的第七级力量。

    没有错,正是当日与天河雪琼同等级数,屠龙开山的第七级力量。甫一施展,原本雪亮的剑虹就暴闪成一团厉目红光,斩断鬼魅夕的倭刀,在闷哼声中,将这神出鬼没的女忍者震伤喷血,身形一闪,就隐没在人群中。

    「走!所有人全部撤退!」

    再无法维持平时斯文儒雅的模样,方青书披头散发地大吼,要所有人弃守此地。看他左手捂着小腹,发着微弱的白光,以回复咒文治疗自身伤势,但血却不停地流出,沾满大半套白衣,就可以知道他伤势极重,如果不立刻接受治疗,甚至可能危及生命。

    「喂,方兄,你……」

    「别让我分心,走!全部都走!」

    到底是受过他不少好处,加上同仇敌忾,我有点担心方青书的伤势,毕竟他若在此时倒下,说不准我们全部要陪葬。

    不过,比起我,另一个家伙就显得很没良心。好歹曾经做过人家师长,弟子有难,起码也该表示一下关心,但是听到方青书大喊撤退,茅延安竟然拔腿就跑,边跑还边大喊。

    「青书,老师知道你武功天下无敌,你不要客气,尽管痛宰这些兽人,老~师~无~能,先走一步啦~~啦啦啦!」

    看不出来是个文弱的读书人,大叔他撇开步子逃命的速度,还真是快得吓人,一路上把挡在前面的羽族女战士撞开,几下子就溜得没踪没影。我这旁观者看了是有点想笑,就是不知道被丢下来的方青书,心里头做何感想了?

    浴血奋战,相识至今,我从来没有看过方青书这么狼狈的样子。但就是狼狈,他手中长剑所挥斩出的气劲仍是凌厉雄浑,直扫到七尺开外,在第七级力量的全面施威下,兽人们别说是近身,只要一进入他剑气范围,立刻便给切割得支离破碎。

    兽人们的筋肉强健,又修习了兽王拳中的护身硬功,和人类作战时,除非是使用强弩之类的重兵器,否则起码斩个三五刀才有点小伤,但此刻由得方青书剑气挥洒,他们连稍稍抵抗的能耐都没有,只要靠近,就立刻在剑气之下断成好几截,像是被割的杂草一样,尸横遍地。

    第七级力量,当日在天河雪琼手里,连一条纯血龙族都给屠了,拜火教中除了万兽尊者,说不定还没人有这修为,这些兽人们又怎是对手?

    不过,和天河雪琼相比,方青书的修为显然还不足,他的第七级力量虽强,却明显地后劲不足,可见得他只是初涉足这个领域,还未能充分掌握与控制这强横力量,只不过现在情急拼命,这才冒险使用。

    兽人们在方青书一人一剑阻挡之下,伤亡惨重,但是本性凶蛮的他们,未有退却,反而因为见了血的缘故,前仆后继地抢攻。相较于方青书的渐渐力竭,血流不止,兽人们踩着同伴尸体进攻的凶猛,可以想见,方青书撑不了多久了。

    「走!不要浪费人家的一番心血,回去史凯瓦歌楼城防守!」

    卡翠娜做出了正确判断,趁着方青书协助断后的当口,带领所有族人离开,回奔史凯瓦歌楼城,希望在敌人破城之前赶回去,守住楼城。

    我自然也是跟着她们跑了,不过却是一面跑,一面做好开溜打算。然而,若是我一个人跑掉,那么还在城里头的阿雪,她要怎么办呢?若然城破,单靠她一个人,如何在乱军中生存?就算有紫罗兰跟在旁边,那头豹子也不见得就是个稳固的安全地带啊。

    脑里头越想越乱,可是到最后,这些事情仍然是不能由我决定,我唯有尽快跑回楼城,抢得局面的主动权。

    到得楼城之前,有敌人正在进攻,五座楼塔之中已经被攻下一座,我们立刻投入战围,而现在的情势非常诡异,部分的羽族女战士困在城内,外头有拜火教突击队攻击;更外围却是我们,而在我们背后则有随时会杀来的拜火教大军。内圈不管是哪一环,都说不上是占优势,只要一个不小心,都有可能被两面夹攻,全军覆没。

    「消灭敌军!」

    卡翠娜下了这个命令,但是要执行起来却又谈何容易?历经多场战斗,羽族女战士早已困顿不堪,加上身临绝境,士气大衰,纵然人人都听命发动攻击,但是展现出来的实质战果却是不高。

    城内隐约看到了羽霓、羽虹的身影。这也难怪,假如她们不出战,城内现在根本没有其它高手可以作战,不过考虑到她们的伤势,或许两姊妹都是用了一些强行压下伤势的功法,来和敌人拼死一战吧。

    可是,我却没有看到阿雪,甚至连紫罗兰都没有瞧见,这实在让人担心。

    没有办法,我只有配合卡翠娜的攻击。撇除方青书与霓虹,我们这边就以卡翠娜的实力最强,她的那头火焰雄鹰,几乎是以无敌的姿态在清除兽人们,只是因为敌人太多,兽魔又因为她本身的体能虚耗,威力大减,战绩有限。

    这时候就轮到我们出场了。羽族中虽然称得上高手的只有卡翠娜一个,但是等同于正职骑士、魔法师的第四级好手却是不少,不然如何能在拜火教大军的围剿下支撑至今?现在人人同心,确实也对兽人们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在这时候,我还真感谢菲妮克丝,如果我不是把兽王拳练到第四层,得到第四级力量,只凭原本的低微武艺,现在肯定必死无疑,而有了足够的力量,我竟然也能在乱军之中大展雄风,单是凭着金刚猿臂,连续四击,我就可以把那些虎背熊腰的壮硕躯干轰出一个血洞。

    当然,正常情形下,在我轰出第一击的同时,吃痛反击的兽人们就可以用兽爪拍烂我脑袋,根本不会让我有机会撑到第四击,所以这时候神兵就很重要了。

    百鬼丸的锋锐,在得到我手臂力道的充分支持后,端的是削铁如泥,切瓜切菜似的把这些身躯大我两三倍的兽人斩杀。乱军之中,卡翠娜之外,最威风的大概就是我了。

    「族主,我帮你挡住敌人,你全力施放兽魔,别浪费时间了。」

    判断情势,我靠近到卡翠娜身边,向她这样提议。卡翠娜自然没有理由反对,靠着我的防护,她不用分心旁顾,专心施展兽魔,那头火焰雄鹰身上的烈焰更炽,像有生命一样,把所有触及的一切,全都化为火海吞没。面对那些身上毛多、肉体坚韧的兽人,火攻就是一个极好的战术。

    但是我们的不利条件却没有改变。后方渐渐有兽人士兵过来,显然方青书已经没法再执行断后工作,照这样看,在我们能击破前方敌人之前,后头涌上来的敌人,已经足够把我们前后夹攻,完蛋大吉了。

    假设我们能冲破前方兽人的封锁,回到史凯瓦歌楼城内,与剩下的羽族人联手抗敌,那么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看敌人队伍的厚度、我们前进的速度,这个战术的成功可能不大。

    「族主,情形不太对了,照这样子下去,我们一定先完蛋,您最好开始作应变打算。」

    「什么打算?」

    到底是不曾实际带兵过,卡翠娜的震惊,让我对眼前局势更感到悲观。前方的兽人部队不但人多,而且看最靠近楼城内边的兽魔飞舞,就知道里头一定有第五级高手坐镇,说不定还是娜塔莎这个蛇身美人亲自指挥,就算我们靠近过去,也讨不了好,届时,前后夹攻之势一成,楼城内的羽族人还可以拖延一阵,我们这些没掩护可找的孤军肯定是先下地狱。

    明明是已经撑不下去了,最好的主意就是在夹攻之势形成前,就地开溜。后方的敌人没围上来,前方的强敌正在全力攻城,我们保命逃生的机会很高。

    「不行,我们绝对不能抛弃里头的同胞,如果就这么散了,羽族就完了。」

    「你如果在这里死撑,羽族才真的完蛋了。」

    我把这句话说出口了,但我也知道是没用的。慈不掌兵,这是历来用兵家少有女性的原因,也是龙女姊姊之所以难得的原因。那不但包括了对严厉战况的耐力,也代表了在关键时刻能割能舍的决断力。

    好比此刻,该如何抉择,就是一个大难题,或许卡翠娜心里也有一点认同我的话,但是身为族主,她有她的责任与道义,要把这些东西抛下,去做出正确判断,这就不是单凭理智可以决定的事。

    唉,这几天连续经历的生死关头之多,搞不好还多过我过去经历的总和。身不由己的次数多了,不该说的真心话也多起来,大违我做人的原则。龙女姊姊还真是给我找了个好工作……

    我本来想要多拖延一下,甩开卡翠娜,找寻逃命机会的,但事态的演变,却一再脱出我的掌控之外。

    「吼!」

    非常刺耳的一声巨吼,鲜艳血焰焚天而起,把楼城那边的黑暗天空全烧成了夕阳般的赤红色,防护楼城的结界更是轰然一声,出现了裂痕,一头四尺高的巨型亚龙,正自伸颈摆尾,身上龙鳞映着火光,好不威风。

    「这是……」

    「是蛇族祭司的专属兽魔,炽焰亚龙。」

    卡翠娜曾经和拜火教多次交手,当然认得对方的强力兽魔,我却是看得几乎吓软了腿。那头亚龙的火焰威力和巨硕身躯,一看就知道,威力起码是第五级,说不定还是第六级的。除了方青书,谁敢说稳操胜卷,要是我们和它正面撞上,我看……

    才在担忧,情形又更一步地不利于我们。后方杀声大振,千百名兽人大踏步地杀了上来,光看到这情形就晓得,断后的方青书已经完蛋了,若是两面一夹击,中间当饼干夹心的我们也要一起携手黄泉了。

    「往前面攻!」

    卡翠娜下达的命令很正确,但也不过是把我们的命运多拖一时三刻而已,比较殿后的羽族女战士,立刻就在惨嚎中倒地,被敌人大力地踹压。

    在楼城那边,羽霓、羽虹不得不分身过来阻挡亚龙,免得造成太大的伤亡,但是尽管她们姊妹两人羽箭齐发,却受到本身伤势影响,没法对亚龙造成什么伤害,反而被亚龙的火焰逼得连连后飞,动作上也是迟钝笨拙,远没有之前灵活。

    不意外,身体上的伤势未愈,加上体内的焚血之苦,羽霓应该连下床都很勉强了;至于羽虹,鬼魅夕斩她小腿的那一刀,也让她痛得不易行动吧。动作灵活不起来,合击时的威力少掉一半,对着这水准的兽魔,恐怕……

    果然,才没几下工夫,炽焰亚龙就把她们逼到死角,在姊妹两人全力挡着火焰时,巨尾一扫,她们两人就坠落下去,不见踪影了。希望老天保佑,不然如果她们落到娜塔莎这女人手里,那……

    霓虹姊妹的失败,对我们所剩无多的士气,自然也是严重打击。但我还来不及说什么,一幕骇人景象便让我大叫出声。

    本来摆在史凯瓦歌楼城中心,创世七圣器之一,堪称是羽族至宝的大日天镜,竟然移动了起来,并且飞快地向炽焰亚龙砸去。

    像大日天镜那种庞然巨物,当然不会自己长脚,而能够搬动起它,以这速度狂奔的,放眼整个南蛮,大概也只有阿雪一个。这个笨丫头就真的在额头上绑了一条红带子,大步狂奔,将大日天镜的镜座扛在肩头,连续几下从火焰中闪过,还居然能猛地跃高,以大日天镜作武器,往亚龙砸去。

    炽焰亚龙喷出高温火焰,近距离之下,威力更是难当,但不知是否阿雪有把这考虑到,那座大日天镜在高温血焰袭来前,赫然生出一道璀璨光网,如同日光一样,将喷过来的火焰全部吸纳,整个化为一道大光球,爆发着无比光亮,轰砸向亚龙。

    「轰!」的一声大响,强光与劲风狂扫四面八方,沙尘漫天,靠内圈的兽人不少甚至被强风吹起,滚向半空,我运足了全力,却也是脚下摇晃,险些就一起飞了上天。

    惊人的风暴持续了一会儿,直到一切平静,我望向前方,只见得几座楼城都塌了大半,围攻楼城的兽人突击队,队伍空白了一大块区域,那头杀气腾腾的炽焰亚龙也已经不见,看到的尽是一片大灾难后的苍白景象……

    而理所当然地,我没有找到我最关心的那个人。

    担心着急,我不自禁地放声大叫。

    「阿雪~~~~~!!!」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