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阿里不达年代记(阿里布达年代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章 五战三胜

    (哦?)

    对方眼神立刻就瞄到我方阵营中仅有的两名雄性身上。与她荡媚的目光交接,我和方青书都是心中一跳,想不到敌方领队是如此一个千娇百媚的裸女。

    (是个美人啊……穿得好辣,想不到拜火教中也有这样的性感尤物。)

    她的容貌极其艳丽,五官轮廓明显,肌肤雪白,身材丰满,结实匀称的肢体,找不到一处赘肉,纤纤一握的腰肢,有意无意地曼妙扭摆,显示躯体高度的柔软性,让人对她充满遐思。

    碧绿如玉的发色,看来有些诡异,但是和她手腕上的金环和指炼、手中所拿的那跟骷髅法杖一应衬,反而让人更感受到这位南蛮美人的妖魅风情。

    然而,这一切评价却很快有了改变。先前说她是裸女并不恰当,尽管她八成肌肤都曝露在外,但如果有得选择,我仍然不想称呼一个只有半身的雌性动物为裸女。

    是的。人首蛇身,上半身是惹人心荡的美女,下半身却是一条水桶粗的巨硕蛇尾,也就正是适才虐杀羽族女战士的元凶。这幕景象让我脑中不当的幻想,刹时间飞到九霄云外。

    尽管只有一瞬间,但是在目光掠过我们这边时,我看到她那盈盈如水的眼眸,骤缩成一抹赤色细线,像是冷血动物所独有,要噬杀猎物前的厉毒眼神,虽说在她望向方青书时,已经转为那种成熟女性诱惑男性的荡媚眼波,不过我已经知道,这女的是危险生物。

    「光明骑士的大名,即使在羑里绝地也是非常响亮,我是蛇族祭司娜塔莎,不知道方公子想要和我怎么……战啊?」

    声音又娇又媚,像是勾引男人上床多过约战,但天晓得陪这蛇美人上床的后果是什么?

    连带霓虹在内,所有羽族女战士气得脸色发白,斥骂这妖女的无耻,倒是方青书全然不动声色,微微皱起了眉头,显然是察觉了敌人的不好惹。

    光之神宫首席弟子的约战,拜火教一方没有逃避,相反地,他们还提出了另一个要求。

    「既然要单打独斗,单单一场,起非有辱方公子的强者身分?不若我们双方各派五名高手,每人不得重覆上场,五战三胜。若我方得胜,你们退回楼城,明日再决死战;若你们得胜,我方退出谷口,三日内不再发动攻势。如何?」

    「为什么只是三日?不是你们就此退兵?」大概是觉得自己姊妹、方青书和卡翠娜全都上场,五战三胜成数极高,羽虹的姿态就很强硬……完全不考虑现实状况的强硬,当然,看旁边羽族女战士几乎都是支持她的呼声,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退兵一事,兹事体大,并非我所能决定。如果要以退兵作赌注,相对也就要要求你们落败后投降献城,相信卡翠娜族主宁愿反悔背信,也不愿出降,我拜火教使者均是守信重诺之士,绝不愿欺人一言,既然如此,又何必做些侮辱彼此智慧的赌注?」

    娜塔莎能言善道,这一番娓娓道来,说得羽虹哑口无言,而方青书自也无异议。五战三胜的个人决斗,以我方的强者阵容,甚占上风,若能取胜,三日时间对我方极为宝贵,即使输了,仍能退守史凯瓦歌楼城,损失不至于无法弥补。

    问题就只是,对方应该也想得到这一点,为什么要故意营造出这对我们有利的局面?就真是只为了提出一个比较容易让我们接受的条件吗?还是……

    眼见他们就要分配出战先后顺序,我脑中蓦地闪过一事,插嘴道:「等等,除了这里,还有没有别的地方通往楼城?」

    因为开战以来我毫无贡献,在这重要时刻冒出来的一句,自然又是挨人白眼,但却也不是没有人听懂。只见方青书身躯一震,以极为严肃的表情,要众人回答这问题。

    说起来,我要很感谢这个小白脸,假如没有他,而要我和这群腿美无脑的鸟女人并肩作战,我早晚会先杀光她们,然后再吞豆腐自杀。

    众人支支吾吾,讲不出个所以然来,都说西面山口是唯一的出口,如果还有别的通路,敌人不是早就攻过来了?最后,终于是族主卡翠娜排众而出,告诉我们,在东北山面有一处绝壁,位置偏僻,又近乎垂直陡峭,照道理是不可能有人攀壁而上,但因为发现该处时,拜火教已快要完成包围网,她们并没有来得及封闭该处。

    「不过,应该不会有人从那边上来的,那边……」

    「有路就行了。这就是拜火教那边的计划,把我们的主力引在这边,声东击西,这样不管比武胜利与否,他们都稳操胜卷了。」我道:「现在还有机会,调派高手率队抵挡,在他们攀上崖壁之前拦截,我们有相当胜算的。」

    「这太荒唐了,要是根本没有敌人从那边进攻呢?说到底,你也没有证据证明这想法吧?如果敌人根本没有攻来,而我们因此分散人手,导致这边比武失败,这责任谁来负?」

    霓虹两人的质疑,同时也是许多人的心声,我的发言份量不足,又没有证据支持,眼看双方就要陷入僵局,一个声音停止了我们。

    「我愿意以身家性命担保,蓝贤侄的顾虑绝对没错,若是敌人不来,你们就砍我的脑袋好了。」

    说话的是茅延安。身为文人的他,被大队甩在后头,直至此时才气喘吁吁地赶到,说出这关键性的话。即使霓虹对他再怎么不满,这人始终是恩师的挚友、自己的长辈,他为老不尊地以性命相逼,难道自己真能就此砍了他脑袋吗?

    我的意见因为方青书、茅延安大力支持而得到彰显,但实质问题也紧跟而来,假如说战场分成两边,那我们要如何调派人手?

    方青书肯定是要留在这边。比武是由他所提出,如果他不出阵,那么往后就成为无信之徒,在南蛮再也没人肯相信,而拜火教更可以借着我们背信的理由,大举杀过来。

    剩下来的高手,羽霓、羽虹、卡翠娜,都拥有第五级的力量保证,参与比武成数大增,但如果敌人攻破东北山壁,直杀入楼城,那即使在这边五战皆捷,也是没有意义。

    问题就只在于,敌人一方的高手实力如何?又是如何配属?进攻东北山壁那边的突击队,究竟有多少高手压阵?

    这些问题无疑重要,但可恨的是,情报严重缺乏的我们根本就无从得知。

    经过一番紧急商议,这才确认了应变战术。

    方青书、卡翠娜,留下来应接战局,另外再选三名羽族好手,一同下场出战,有两名第五级以上的高手压阵,我们要胜利确实有风险,但并非没有指望。

    羽霓、羽虹直奔东北山壁,她们两姊妹心灵相通,联手默契远较旁人为佳,若是留下抗敌,只能分别上场,还不如去防守东北山壁,更能发挥水准以上的效果。倘使能够在短时间内杀退敌人,就尽快赶回来参加比武,出战第四、第五场决斗。

    分配既定,众人便依计行事,我知道事情不易办,但现实情况的严苛却更在我估计之上。

    第一战,由族主卡翠娜打头阵。依照正常习惯,先锋战往往都不会派出第一流的高手,我们就在这种心态下占到便宜,加上卡翠娜自身实力,召唤出一头第五级兽魔,一头殷红如血的火焰雄鹰,击破了对手的兽魔,夺取胜利。

    第二战,一切就没那么好运了。出战的羽族女战士虽然卖力,但在彼此实力相差悬殊下,轻易被重创于对方的兽魔之下,输了一回合。

    第三战,已经不容许再有失,方青书亲自上场,与敌方兽魔对战。这一战,我方没有任何败阵的理由,才一上场,方青书已经尽显强者本事,长剑未出鞘,随意挥动,逼得那潜伏地底的虎形兽魔,只能不住跃上跃下,没法发动攻击。

    要取胜是很容易的,问题是取胜之后,我方的战绩虽是两胜一败,但接下来的两场,胜算却是不高,最理想的战略莫过于支撑到霓虹归来。然而,敌人实力未知,霓虹未必能够缓得出手来,拖延也不见得对我们有利,若是霓虹那边兵败如山倒,方青书和卡翠娜却被困此处,无法赴援,被敌人由东北方直攻入空虚的史凯瓦歌楼城,那就全盘皆墨了。

    方青书不是笨蛋,我知道他一定也在想着这些问题,但就是因为难以决定,他也只能和眼前的兽魔打着拖延战。

    再过片刻,我们所等待的东西,终于有了回应。几声刺耳爆响后,三色烟花鸣放于空,那是羽霓羽虹离去之前与我们约定的信号。

    见到烟花,敌方阵营自然晓得袭击行动有变,脸色极度难看,而我们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因为从烟花中所透漏的讯息,霓虹两人已经成功打退奇袭的敌军,但同时也因为某个理由无法赶来参战,比武决胜的后两场,我们是输定了。

    虽然说没有样衰到要献城出降,但是五道城外防线齐失,要退守城内,这对我们来说也是非常不利的。方青书自是明白这一点,表情严肃了起来,两肩一垂,手中长剑软弱无力的点着地面。

    或许是认为没杀气的剑手不足为惧,那头虎形兽魔剧吼着由地底发动袭击,声势强横,但却是一个绝对错误的决定。

    剑清清、剑亮亮,剑鸣如龙吟,瞬间的绝剑锋芒,像阳光一样令得众人睁不开眼,当我们重新回复视力,那头虎形兽魔已经被斩为四段,冉冉消散形体。

    那兽魔的威力大概等同第四级高手,旁人或许不好应付,但以方青书的武功,一剑斩杀那兽魔并不为难,只是,当整个构成决斗场地的圆形结界,被他那一剑的余劲切得支离破碎,地面翻掀过来,露出地底兽魔使死状淒惨的尸体后,敌方阵营登时响起连串惊呼,凛于这神剑之威,本来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方青书一剑奏功,没有多说什么,径自回归我方阵营。无疑他这一剑震慑住敌方,同时大大地提高了我方士气,但这如虹气势却无法保持,第四战下场的羽族女战士,没有几下就惨败而归,总算敌人在刚刚那一剑的惊骇之下,心有所忌,没有将落败的女俘虏虐玩奸淫一番才放回来。

    我听茅延安说过,兽魔术当初本来是为女性护身而创设,召唤力量强大的兽魔,供不适合习武的柔弱女性守护自身,因此最顶尖的兽魔使全是女性。

    羽族中全是女子,照理说本该大占便宜,可是除了卡翠娜与霓虹,我所见到的羽族女战士,全都是使用没什么攻击性的辅助兽魔,对敌人威胁不大,真是让人泄气。

    最后的第五战,本来该是我们最后的获胜机会,无奈我们没有能力去把握,本来打算就此认输,但卡翠娜仍打算派一名战士下场,保持尊严地结束比斗。

    「嘿,这是我们的最后机会了,你不想要有所表现吗?」派不上用场,一直在旁边搧风喘气的茅延安,在我身旁低声耳语,「别忘了,如果要把阿雪救出来,你就要在这一战有所表现啊。」

    这点我当然知道,问题是现在不是两军混战,我可以随便找些兽人宰杀充数,而是真正的高手对决,力强者胜,毫无花巧,要我就这样下场,那岂不是自找死路?

    回想我手上的筹码,除了神兵百鬼丸之外,也就只有刚刚练成的兽王拳。

    纯以威力而论,我如今的资质和修为,只能把这套绝学发挥出第四级力量,但在没时间调适演练的情形下上场,想来是讨不了好。

    所谓的兽王拳,其实就是一种化身为兽,借以使用兽族强大力量的法门,效果随着第三级力量的完成而具体化,换言之,只要我依法运功,就可以将自己身体的一部份化身为兽,像是把自己的手臂变化成虎爪、熊掌,以十倍于平时的大力出击。

    攻击力与抗击力都大幅增加,但在没有正式使用过之前,我不敢确定这套兽王拳的威力究竟到什么程度?绝世武学未必适合每一个人,更何况只是个稍具雏形的绝学,我很清楚自己是谁,单以武功来看,我在这种比武中讨不了好。

    「可惜啊,你不会兽魔术,不然你本人上场一次,兽魔也上场一次,就分别可以解决两个敌人,这样不是很划算吗?」

    刺激不了我,茅延安转而向方青书说话,提出一个毫无意义的假想。人类是不太可能学会兽魔术的,即使学得会,这种上场战法敌人也不可能接受。

    然而,兽魔术……

    一个想法忽然掠过我脑海,虽然不能肯定有多少成功率,却总是一个办法。我不想逞英雄,但是这个险值得去冒,毕竟,史凯瓦歌楼城如果完蛋,对我也没好处。

    「族主,第五战请让我下场吧。」

    对于我主动请缨,所有人都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

    「为了证明我师徒二人的清白,我总要做点证明吧。横竖你们也没预期能赢得第五战,与其多伤一名羽族好手,不如让我这外人下场吧。」

    我是个自私的人,所以将人们的自私心态捕捉得一清二楚。被我这样一说,众人自无异议,在卡翠娜的准许下,由我这外人代表羽族,去面对那必败的第五战。

    也许只是装装样子,不过在我下场前,方青书来到我身前,很诚恳地说了一句「小心、保重」,让人心里一暖;但相较于这小白脸,另外那位大叔就很不是个东西。

    茅延安那家伙,居然给我在后头不停地吹口哨与喝采,直嚷着「世侄,加油,我看好你啊」的风凉话,只要我等会儿能够回去,绝对不轻易放过他。

    「前阿里布达王国禁军教头,兽魔使蓝鵰,为助羽族而来,向拜火教高人切磋几手兽魔术秘诀,请赐教。」

    模仿方青书的讨战,我排众而出后的一番场面话,令兽人阵营再次掀起骚动。尽管比不上金雀花联邦,但阿里布达王国也算是大地之上的军事强国,能够担任禁军教头,武功岂是泛泛?

    而我信心满满地自称兽魔使,更是奇事一件。兽魔术本来就是专为兽人创设的异术,大量吸取宿主精气的兽魔,绝非人类负担得起,拜火教中奇人异士虽多,却恐怕找不出一个会使兽魔术的人类,现在我要以兽魔术向这些首屈一指的兽魔使讨教,别说是拜火教一方,就连我的「友方」都是低语不断。

    可能是因为见多了绝顶高手,我装模作样的本事,倒还有些自信,只是虽然表面行若无事,但心里确实是紧张,我所计划的行险战术,并没有多高的成功把握。

    不过我亦是没得选择。从刚才的烟花来看,霓虹可能已经受伤,对本来就人力匮乏的我方来说,情形就更加不利,若是输掉这场比武,让拜火教兵临城下,我到时候连逃命都没机会,既然有一个行险战术可用,说不得也只能拼一下了,要是失败,靠初学乍练的兽王拳投降保命,应该还可以做到吧?

    「世上居然有会使兽魔术的人类?这可不能怠慢,就由我亲自来讨教一二吧。」

    一阵「兮兮索索」的异响,是蛇体与地面摩擦的声音,拜火教第五战的代表,赫然就是他们目前的领导人,蛇族祭司娜塔莎。

    看到敌方头头亲自出战,我并没有多紧张,因为此事仍在我的预估之内,而只要是使用兽魔术,无分强弱,我计划的成功率不变,反而越是高手,越容易上当。

    但是,我仍是不自禁地吞了口口水,作为对眼前这具女体的赞叹。虽然仅有上半身,但是那腰肢的摇曳多姿,就让人联想到她在男女欢好时的高度柔软,能够带来多大的销魂滋味?

    作为一名祭司,娜塔莎身上少不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装饰,手腕上的一双黄金护腕,雕刻精细,与她左臂上的图腾刺青相同;十根手指上都戴着不同颜色的宝石戒指,奇异的彩光,似乎是某种辅助魔法器;右手所持的白骨法杖,不知道是由什么生物的骨骸所制,顶端的那颗骷髅头骨,瞧上去极是森寒惨白。

    不过这些,都比不上她胸口的那件胸兜。非丝非布,而是用两片翠绿的芭蕉叶摺叠,缠裹住一双结实美乳,尽管33C的尺码,在我所认识的美人儿中算不上什么,但是看着玉乳在芭蕉叶胸兜中晃荡,不时绽露出的雪白春光,就让人感受到这碧发美人的蛮荒美艳,和她交手一回,近距离观赏那蛮腰、雪乳,倒也是美事一件。

    只要那根蛇尾别拿来捅我就好……

    「我们蛇族女子,向来最敬重逆天不屈的强者好汉,蓝英雄自阿里布达远道而来,且让我领教一下异国奇术的高明。」

    大概是南蛮人的语言特性,娜塔莎的场面话听来也是不伦不类,而她说异国奇术,显然是不相信我会使兽魔术,这想法没错,因为我确实是不会。

    娜塔莎一面说,身后的兽人们也一面大喊助威,不过大多数的兽人们在呐喊同时,眼睛也直盯着女首领的柔媚身段,流露着明显的欲焰。就某个方面来说,我满佩服他们的,因为我光是想到要如何与这蛇族美人真个销魂,就已经一身冷汗流满背后。

    「为了向贵客表示敬意,如果使用一些三流兽魔,就未免贻笑大方了。」娜塔莎浅笑道:「以蛇族祭司之名下令,兹利兰卡,出来!」

    兽魔术召唤时的基本句形,是先说出召唤者,再说出要召唤的兽魔之名。

    她用来召唤的名义是「蛇族祭司」,并非本名「娜塔莎」,可见这是一头专属于蛇族祭司的召唤兽魔。至于什么是「玆利兰卡」,我并不清楚,但多半是称呼某种凶兽的暗语,免得大剌剌地喊出来,给敌人防备机会。

    (得要动手了,等到兽魔出现就太晚了……)

    趁着娜塔莎的兽魔尚未现身,我右手悄悄结着手印,口中亦低声念念有词,唱颂着淫术魔法书里头的咒文。

    「太古的性欲精灵们啊,我以约翰·法雷尔之名,与你们签订契约,请借予我你们的力量,服从于我,具体而现形,出来吧,地狱淫神!」

    超越淫虫、淫精灵、淫兽,地狱淫神堪称是淫术魔法书里的最终召唤技,自从透过织芝而练成后,我从未实用过,究竟有多少威力,马上就要见分晓了。

    娜塔莎周遭蓦地亮起了一个火圈,跟着在一阵震耳欲聋的怒咆声中,一道巨硕身影伴随着熊熊烈火出现。

    那赫然是一个双头巨人。足足有四尺高,光是一双拳头就有我身体那么大;额上的赤红色独眼,像两盏巨形大灯;青铜色的皮肤,覆盖上一层树脂,非常地坚硬难破,等闲的刀枪武器绝不能伤;下体围着从古老、可算得上是神木的钢针松剥下的树皮。

    兽魔的来源,除了把生物的卵、幼生体,直接练成兽魔蛋;那就是捕杀猛兽之后,用尸体、魂魄来练制。我相信这双头巨人的练制法属于后者,当初蛇族擒杀他的时候,可不知道伤了多少人力。

    这种蛮力无双、粗暴、直接型的强力兽魔,显然甚得兽人们的支持,一时间欢呼声不绝于耳,羽族女战士们则是个个摇头,把我当死人一般看待。

    双头巨人一现身,立刻就发出一声震天价的怒吼,左脚亦重重踹向地面。

    声波与震波,令得周围树木摇晃,百兽俱惊,特别是那股肉食动物特有的腥味,真是让离他最近的我叫苦不已。

    「以蓝雕之名下令,水火魔蛛,出来!」

    这句话喊得响亮,其实却是毫无意义,因为我根本不会兽魔术,也不曾拥有兽魔,真正起作用的咒语,是我先前低声唱颂的淫神召唤。然而,在我大声喊完这一句,一只半人高的巨形蜘蛛自虚空中浮现,敌我双方俱皆哗然,想不到我真能以人类之身使用兽魔术。

    他们的震惊很正常,因为除非是淫术魔法书的传人,否则就不可能有人知道,法米特曾经别走捷径,创出了与兽魔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淫神召唤。

    首次使用,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指使,胡乱比了几个手势,魔蛛已通灵地照我命令行去,朝双头巨人移动。

    比试场的空间不算很大,对双头巨人这种大型兽魔而言,更显得狭小,魔蛛移动得很快,眼见两边就要短兵相接,双头巨人那除了狂暴便一无所有的面上,先是出现困惑,渐渐转为明显的恐惧,跟着,更像是见着什么极恐怖的东西,一步步地往后退去。

    兽人们的欢呼声停了下来,面上写满不解与困惑,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凶猛的双头巨人会被一头蜘蛛逼得这样狼狈。以他们的了解,即使是有着剧毒的虫类,双头巨人也没可能这样退缩。

    娜塔莎的表情渐渐凝重起来。在兽魔术上有深湛修为的她,应该知道有许多强力兽魔都是以蜘蛛型态出现,不可小觑,然而,即使是她,一时间也猜不透里头的机关。

    双头巨人惧怕的理由,并非因为毒,而是因为「龙」。这头龙蛛的前身,正是纯血龙族之一的水火魔蛟,虽然参合了织芝的魂魄练化,但基本特质仍然存在。所有的冒险者都知道,其余生物对上龙族,都会有一种被称为「龙惧」的惊怕,越是原始生物,这种惧怕就越强。

    倘使是与高手敌对,我这头新生的淫神未必能发挥功效,但如果是与兽魔对阵,只要我能妥善利用「龙惧」,就有希望获得一定程度的胜利。

    果然,因为生物先天上的克制,双头巨人便在与龙蛛的对峙中落了下风,任娜塔莎一再吹哨逼迫,就是不敢上前作战,最后,娜塔莎双眉一皱,面上充满煞气,似要猛下杀手。

    「嘿!兽魔战有兽魔战的规矩,横加插手不好吧!」趁着娜塔莎先前分神,注意力被兽魔战吸引,我已欺近到她身边,二话不说,抖出百鬼丸,就是一剑过去。

    娜塔莎本来要催运咒术,逼双头巨人反击的,被我这一骚扰,未能尽其全功,双头巨人虽然挥舞手中巨大的木棒,一棒往龙蛛砸下,但却中途变得衰弱无力,反而被灵活的龙蛛一跃一翻,落到巨棒上,顺势闪上了双头巨人的手臂。

    「你!」

    娜塔莎武功自是不弱,我骤然一剑伤她不了,只听得一声怒喝,奇异破风声响,那条水桶粗的巨大蛇尾朝我挥撞过来。这一撞的威力殊不亚于铁鎚巨杵,要是给打中,不死也半条命。

    只是,此事依然在我的预计风险之中。

    「靠你了……兽王拳·婆罗象皮功!」

    全力使用新学会的兽王拳,一股浓烈的野兽体味自身上散出,我将身体变得如象皮般强韧,更具有很大的柔软度,将蛇尾的撞击力道卸去大半,不至于重伤,只是狼狈落地,连滚了十七八圈,鼻青脸肿,连牙齿都好象有点不稳。

    「兽王拳?一个人类为什么会使兽王拳?而且……还这么正宗……」

    不只是娜塔莎,这个疑问在拜火教阵营轰然响起,但无论他们想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一步。

    被龙蛛连续咬了两口的双头巨人,同时遭到冰、火异劲贯体,绝对温差的杀伤力,加上剧毒,即使是双头巨人这样的凶猛兽魔,也只能粉碎收场。

    这一战,到底是我们赢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