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阿里不达年代记(阿里布达年代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八章 恶魔赠礼

    菲妮克丝上次临走之前,留下了一本书册,里头所记载的,就是万兽尊者的成名武学,兽王拳。

    很多人都有一个误解,认为绝顶高手所修练的,必然都是绝世武功,其实不一定是这样。能成为最强者,他们的才华与意志,往往是决定自身成功的要件,因此才能不断提升,自我突破。这样的人,即使是平凡的武学,也能在他们手中化腐朽为神奇。

    万兽尊者就是一个这样的人。据说他原本仅是一名兽人奴隶,自小受尽主人家的欺凌,闲时和家里其馀奴仆一起修练在南蛮流传甚广的兽王拳,凭着他的毅力与苦练,历十馀年而有所成。

    功成不久,主人家受到一群马贼洗劫,对方武功极其强悍,又有兽魔使助阵,在即将大获全胜之际,他挺身而出,奋起兽王拳神威,将敌人杀得大败亏输,夺门而逃,救了主人一家,不过却也当场把主人一家的女眷全数奸辱,干完他所谓「恩怨分明」的行为后离去,自此闯下无数辉煌战绩,成为兽人们景仰的宗师,被尊为「万寿武尊」而不名之。

    兽王拳在南蛮本来不算什么厉害武学,但万兽尊者在神功大成之后,并没有新创神功,只是专注这他一生苦练的武技,去芜存菁,开发出更高层的应用技巧,并且将改良后的前几层兽王拳广传南蛮。

    也因此,菲妮克丝所给我的秘笈,其实没有多大意义,只是因为两点,让我非常好奇。

    人类与兽人的体内构造虽说大同小异,终究还是有不同之处,听说万兽尊者改良兽王拳时,作了调整,让这套神功仅供兽人修练,我以一个人类之身,要怎样修练兽王拳,这件事就让我不能理解。

    再者,菲妮克丝曾经承诺过,可以让我一夕间练成她提供的兽王拳,无任何副作用,对身心没有任何不良后果,究竟是用什么方法,我很好奇,即使不亲身尝试,我也想见识一下。

    以资质来说,我不算笨,不过也说不上什么天才,上次菲妮克丝虽然拿我与方青书相比,但我自己晓得事实并非如此。所谓的天才,应该是像我爷爷和我那变态老爸一样,即使不用勤于练功,睡着睡着仍是可以练成绝世武功的人。我常常睡,而且还和不同的女人睡,睡到现在也还没超过第二级力量……可以了,我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

    不敢要求说变成高手,但起码也有点自卫能力,以往在王都的时候,光是御林军的招牌就可以让人横着走路,但实际要来这里和兽人搏杀,显然是不行,单靠神兵和三流魔法,太过冒险。既然此刻身处险境,我要增加一点手上的本钱。

    等待的时间并没有花上很久,在阿雪开灵窍失败后的第五天晚上,我刚刚上床睡觉没有多久,开门声音响起,轻盈的脚步踏了进来。

    「嗨,婊子,几天不见,你有没有想我啊?」

    「当然想你罗,帅哥哥,我每天都在地狱里头想着你呢。」

    这女恶魔实在是够辣,简单一句话,就逼得我举手投降,不想再与她做口舌之争。

    「准备好了吧?如果你已经把秘笈上的口诀和运功路线记牢,今晚我们就可以开始练功棉。」

    兽王拳的好处就是浅显易懂,不然以兽人们不算高的平均智商,哪练得了高深武学?我花了一两天时间去记,已经把里头的内容记熟,充其量也不过是一到四级的基本内容,连真正开始算是厉害的第五级都没有,并不是很难理解。

    「那么,我们就预备开始练功吧。」

    「我们?你的意思是……」

    「大概就和帅哥你想的一样吧,是你们这些男人最喜欢的东西,阴阳和合,女恶魔的特别服务喔。」

    菲妮克丝轻笑着,曼妙地扭摆着腰肢。不知是否为了怕给人撞见,她今次仍是作着羽族女战士的打扮,两件式的轻薄盔甲,露出平坦光滑的小腹、修长双腿,这样的穿着,身材好与不好一眼就看得明白,我这段时间看得多了羽族美女,但像菲妮克丝这样完美的葫芦曲线,却是不多。

    「等一下,我可没听说兽王拳是要阴阳双修的,你耍我啊?」

    能够搞上眼前美人,当然是很爽,不过练功是重要大事,我不想练功练到一半,死得不明不白,该弄清楚的事,还是要问明白。

    「普通的兽王拳不用,但是要逆转兽王拳功诀,好给人类修练,又要在一夜之间有所成就,就要用这方法了。」菲妮克丝嗔道:「咦?你该不会想拒绝吧?好过分呢,人家可是每天在地狱都想着哥哥你哟。」

    真是够了,怎样都好,麻烦不要用这种形容法,听起来好像是一个想拖人下地狱的厉鬼,在幽幽地散发着恨意与怨毒。听到她这样的娇嗔,我脚都快软了。

    「算了,不管能不能练到功夫,能有机会一亲你的芳泽,我是很高兴的。」

    「嘻,帅哥哥你好会说话呢。」

    菲妮克丝娇媚地一笑,抓起我的手,放在她交叠起来的小腿上。刹那间,我有一种晕眩的感觉,彷似醉梦初醒,长长呼了口气。

    「嗯……」

    感叹的赞美声中,我先是抚摸上她可爱的膝盖头,随后在圆润的大腿上慢慢拂过。来到史凯瓦歌楼城之后,看到的都是长腿美人,但是与她们相比,菲妮克丝的双腿毫不逊色,修长有致。

    我的手再往上移动,到了两腿间的女儿家私处。那里穿着一件紧贴胯部的三角裤甲,由小牛皮裁制,包裹着微微隆起的耻丘,看起来非常妖媚。

    「别再逗人胃口了,快把这东西脱下来吧。」

    菲妮克丝娇艳地笑了笑,随手解开了腰部的绊扣,让胯甲掉落地上。在胯甲之下,是一条淡紫色的丝质汗巾,遮护住那诱人的花谷。

    「想不到你也跟羽族人一样,里面还有一条这种东西啊,你那么淫荡,我一直以为你胯甲之下就什么都没有了呢……」

    我轻声说着,心跳因为兴奋而加速,不想再多浪费时间,动手解开身上衣服的扣子。

    「怎么会什么都没有?这胯甲是皮质的,什么东西都不垫,动作摩擦起来,很难受的啊。」

    菲妮克丝熟练地解开我的裤带,再拉下内裤,一根挺直的ròu棒立刻弹跳起来,雄纠纠地朝天耸立。

    「你该知道我会向你要求什么,把屁股挺起来吧!」与菲妮克丝的欢好并非想要便能,我把握着每一个可以留下记忆的机会,笑盈盈地说道。

    「你这个男人啊……」

    微嗔似的说着,菲妮克丝甜甜地笑了起来,美丽的脸庞,似乎因为娇羞而红润起来,却仍是照着我的意思,顺从地解去胯下的紫丝汗巾,优雅地转过身去,并把双手放在膝盖上。

    跟着,她慢慢向前弯下身体,把雪白的美臀送到我面前,挺起赤裸的屁股,让我从背后仔细观察毫无遮掩的阴门。

    「把屁股抬高,双脚还要用力,要把屁股的洞也张开喔!很好,嘿嘿嘿……」

    说话的时候,我火热的气息喷在浑圆屁股上,激起一阵甜美的肉香。

    「好有弹性……像水煮蛋一样嫩滑,嘻嘻……真高兴看见这么美的屁股……」

    望着那粉红色的花瓣,我一副快要流出口水的模样。在这方面,不知道是不是每个男人都和我一样,喜欢看女性贬低自身时所展露的羞耻模样,但我却真的看得很兴奋。

    「有什么感觉吗?」

    我把脸拉远距离,手掌则顺势摸上了丰满的屁股,在那雪白又软绵绵的肉丘上仔细婆娑,跟着在两个肉丘间的花谷从下向上摸过去。

    「啊……好痒……」

    虽然我不认为这些恶魔还懂得什么叫做羞耻心,但菲妮克丝的表现确实很好,像个害羞的处女一样,闪躲着我的抚摸,丰满雪臀向左右来回扭动。

    「嘿!不要这样扭屁股,我还想多玩一下。」

    一面说话,我伸指拨开牝户口的娇嫩花瓣,这么一来,里头粉红色的粘膜就如同一朵红花绽放般,正中间可爱的嫩肉也随之出现。

    「呼呼……忍不下去了……怎么样?可以开始正式练功了吗?在天亮之前,我们应该可以多练几次吧?」说着,我伸手在那柔软的臀肉上轻轻一拍,作为催促的信号。

    「别那么着急嘛,要逆转兽王拳的运气,必须阴阳相济,但最主要还是在阳气这一边,你多忍一下,阳气会比较旺盛,行功时的危险度也会降低喔。」

    有条有理地解释,菲妮克丝转过身来面对我,没等我再开口,她采取跪在我双腿间的姿势,近距离面对那充血中的硬挺肉茎。

    在湿滑的舌尖碰到guī头时,ròu棒跳动了几下,我喉咙里也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吸……苏……啾啾……」

    菲妮克丝吮舔的技巧非常纯熟,当舌头从guī头下向上舔时,她很享受般的用舌头包住ròu棒的圆端,同时开始画起圆圈。

    「很舒服……就是这样……继续下去别停!」

    不管阳气怎么样,我体内的欲火确实是被逗弄得越来越炽盛。我半闭上眼睛,双手放在菲妮克丝的头上,手指玩弄着她闪着红色光泽的长发。

    「吸……苏……啾啾……」

    菲妮克丝开始不停地舔舐涨起的ròu棒头,同时舌头也开始转向guī头的突边。

    「就是那里……快用舌头,光是舔还不够,要像接吻一样吸吮!」

    菲妮克丝完全服从我的指示,不仅用嘴唇轻轻夹住guī头,还发出啾啾的声音吸吮。

    受到这样的刺激,我开始兴奋到极点。于是我让勃起肉茎留在她温暖的小嘴里,上身则稍稍向前弯,伸手到她背后,解开胸甲后方的系绳,将胸甲和里头的乳垫一起扯脱,露出她饱满肥硕的豪乳,一把握住。

    「过瘾啊,自从来到羽族之后,就没什么机会碰到C罩杯以上的尺码了,只有这样子的胸部,才真的有手感啊。」

    说着,我忽轻忽重地把玩美乳,而由于姿势的改变,菲妮克丝不得不吐出guī头,免得被深深抵进喉咙里。

    吐出了肉茎后,菲妮克丝也没有些许停顿,将上身更向下弯,用舌头舔那吊在ròu棒下的肉袋。

    「哇……噢噢……舒服……」

    就好像回应菲妮克丝的舌头般,我抓住乳房的手开始捏弄,另一只手仍旧抚摸头发。

    在昏暗的灯光下,花谷间有皱纹的yīn唇,因为沾到里头渗出来的蜜水,开始发出光泽。

    「菲妮克丝,你胸部的触感真好……不管怎么玩都让人很兴奋……」

    「唔……嗯嗯……」

    由于敏感的rǔ头被捏弄,菲妮克丝深深叹气,口中也开始出现细微的呻吟。

    「咦……这儿很敏感是吧……」

    我发现这种反应后,就更执意地捏弄粉红色的小肉丘。

    「啊……啊……啊……」

    没多久,菲妮克丝的神秘溪谷,因为冒出来的蜜汁,在折射的光芒下变成发出光泽的神殿。至于那粉红色的蜜唇,也完全变成鲜艳的红色,里面的小肉片更不停地在颤抖。

    连番刺激后,菲妮克丝也终于情动。这女恶魔似乎并不单纯只将这当作任务,而是趁着有肉体交欢的机会,就放开身心,纵情享受。

    好比此刻,当如潮快感不住由女体中心涌出来,她毫不掩饰地张口喘气、呻吟,艳媚的模样,更是令人恨不得将她马上占有。

    「别再撑了,你自己也受不了了吧……再继续下去,我就忍不住要直接上你了……」

    我眯着眼睛,贪婪地看着菲妮克丝的美好身段。从这角度往下看,那对肥白胀满的豪乳,荡着壮阔乳波;紫葡萄般大的你头,尖顶在肥乳上面,引诱着男性的摘采。

    看着这么醉人的恩物,我喉间一热,伸出舌头在嘴边舔了一下,胯间更是险些忍不住喷射出来。

    如果使用淫术魔法书中的淫域结界,可以让我的表现更加骁勇,更说不定能让这魔女也为之惊叹,但虽然她曾说过能知道我所有的秘密,可是我仍想要有所保留,不让她接触到这世上已绝无仅有的淫法奇技。

    况且,怎样也好,这里毕竟是羽族的大本营,四周不知布下了多少重结界,倘使在我使用淫域结界的时候,被高手感应到,循迹追查过来,那时候对我就很不利了。

    「该到插进去的时候了……我急得受不了了。」

    「嘻嘻,不行哟,我们……嗯,可是在练功……别一直想着其他的事嘛……」

    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菲妮克丝并没有反对,她让我在床上平躺下来,自己跨坐在我腰上,却没有让我进入,只是继续套弄我的硬挺yáng具,要我照着兽王拳的歌诀开始运气。

    「你行功一遍,然后,把真气照着我指头画过的地方行走。」

    菲妮克丝笑着,食指开始在我胸腹间游走。我的内家修为极浅,有些地方真气行走不到的,被她用指头隔体一牵一引,居然都通畅无阻,令我轻易就将兽王拳的功诀反走一周天。

    「怎么样?舒服吗?说过这是售后服务嘛,我不会趁机害你的。」

    轻声笑着,菲妮克丝摇晃着雪臀,调整位置,沉默片刻之后,肉茎终于陷入了柔软的牝户中。

    当尖端深入时,菲妮克丝微蹙娇眉,似乎还是承受到很大的压迫感,但因为裂缝早已经沾满了湿淋淋的蜜汁,在些许拔抽的动作之后,还是慢慢地深入了进去。

    「啊……」

    菲妮克丝仰起头,弓着娇躯,红发飘垂在身后的雪白羽翼上,带着愉悦的轻哼划破沉默的空气,发散出激情的气味。

    在我正式插入之后,一股极为阴凉的感觉,从菲妮克丝的花房中,迅速地流,经由yīn茎前端的吸收,让我体内一阵舒泰,本来正在运行的兽王拳气劲,更是像得到能源补充一样,以原本两、三倍的速度在运行。

    原来是让菲妮克丝输功给我。但是若说恶魔会做着损己利人的行为,这就让我难以置信,况且,以我现在吸纳的女性阴元,虽然说是大有助益,之后静修上三五个月,相信可以修练到第三级力量,但是说要一夜之间有所成就,那却绝不可能。

    而且,明明下体感到一阵阵凉飕飕的舒爽感受,我脑里却出现一种奇妙的晕眩感,彷佛整个天地都开始旋转,眼睛所看到的东西,耳里听到的东西,都开始变得不真切,好像这一切只是个快要醒的梦,却只有两腿间的灼热感觉,越来越是强烈。

    「进去了……噢……」

    对我的不适全然不觉,菲妮克丝夹紧双腿,扭摆着蛇腰粉臀,让我的yīn茎激烈戳刺那出淫蜜的纤弱花瓣。

    怎样也好,既然有占这美艳魔女便宜的机会,我绝不会放过。享受着难以言喻的美妙快感,我气喘吁吁地向上推挺,在努力吸摄她冰凉阴元的同时,用yīn茎前端钻磨牝户内的嫩肉。

    「哎呀……别这么……粗……粗鲁嘛……对女孩子……应该温柔一点的啊……」

    菲妮克丝轻声哼着,微闭双眼,浑圆豪乳上下颠动,身体却因为真阴的不住出,肌肤开始出现一层无血色的苍白。

    「好紧的美穴啊……唔……」

    不相信这女人会如此便宜我,横竖她肯定另有图谋,我自然老实不客气地大加吸纳,双手抓着她粉嫩白皙的臀球,向上顶入yīn茎。

    「呼呼……舒服死了……呀呀……」

    在迫切的喘息和呻吟声中,肉茎前端已经深深刺到了子宫口,菲妮克丝发出浪荡的哼声,肌肤上的苍白颜色却越来越盛。

    就在我们两个激烈交合,将一切身外物都忘记,一声敲门声却很扫兴地传入耳里。

    「有、有人在吗?」

    嗓音娇嫩,是阿雪,她为什么会在这种三更半夜的时候来找我?又为什么问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了?

    可是似乎也是因为她的突然出现,某种本来笼罩整个房间的法咒被破坏,我脑里的晕眩感霎时间好转。下身所感觉到的冰凉感,亦较诸先前更暴增十倍以上,已经不只是清凉,而是冻得人直打寒颤了,显然我正濒临走火入魔的边缘。

    但在这同时,体内兽王拳真气的运行,比原先快上十倍、百倍,强大的内息,正以沛然高速在我经脉内运转,易经洗髓,给着我常人梦寐以求的机遇。除非菲妮克丝是舍命输功给我,不然绝不可能有这样的澎湃能量,甚至可以说,即使是她舍命输功,也计决到不了这肯定超越第六级,逼近第七级力量顶峰的恐怖能量。

    当晕眩效果消失九成,我终于回复清醒,眼前所见到的东西,险些让我魂飞魄散。

    这哪里是在我自己房间、自己床上?!我是平躺在地上没错,但所置身的地方,是在史凯瓦歌楼城的最中心,白楼顶端的那间机密厅堂,更糟糕的是,被羽族人当成扭转这次困局关键的那座大日天镜,正辉映着皎洁月光,透出一股不正常的幽幽碧芒,直射在我身上那犹自抖动不休的女体。

    「请问……有人在这里吗?」

    得不到人应门,阿雪迳自走了进来,再次轻唤几声后,她带上了门,独自踱步到大日天镜之前。镜台的体积虽是巨大,但我既然能看到她左半身,她没有理由看不到我,只是她眼光横过,却似茫然不觉,那肯定是菲妮克丝动了手脚。

    「唉……」

    尽管看不见她的表情,但从那声幽幽轻叹中,我听得出她心中的深度忧郁,这几天的变化,让一向脸上挂满笑容的她,心情陷入低潮。只是,现在却不是可以多想这些的时候,菲妮克丝的售后服务,我已经明白了。

    利用大日天镜这样的创世神器,吸引大量的光能,那确实是足以媲美绝强者的全力输功,而强大的冲击力,先由女性躯体承受,净化之后,混参入女性元阴,借由男女交合转输入男方体内,种种复杂的能量转移算式,不是极精擅魔法的高手绝对做不到。

    这个构思我很佩服,但是作为直接承受能量冲击的媒介,我不相信菲妮克丝会毫发无伤,而且更重要的是,属性是纯阳的大日天镜,被拿来大量吸摄相反性质的冰清月华,时间一长,肯定会出事,说不准来个绝命大爆破,将整个史凯瓦歌楼移为平地。

    「阿……」

    一点声音都还没来得及发出,我的嘴巴就被一只玉掌给捂住,菲妮克丝趴下身来,用那对蜜桃似的肥硕乳球,在我胸口前后摩擦,雪臀更是一下一下地夹紧yīn茎,不让我有起身反抗的机会。

    「不可以唷,我们的练功还没结束呢,就这样跑掉,太对不起人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黑暗的关系,明明距离贴得很近,我却看不清楚菲妮克丝的面容,就连入耳的声音都变得有些古怪,不再是我熟悉的甜美,而转为沙哑。

    近距离接触,她的肌肤仍是滑腻动人,但却像是血液被抽乾了一样,惨白得怕人,就连身后的雪白羽翼,羽毛都开始一根一根地脱落。

    「噢噢……呀……」

    丝毫不顾身体的异状,菲妮克丝不单下身与我紧密结合,更急切地搂住我脖子,丰唇贴吻过来,将那由月华转化而来的沛然能量,自两方面加速灌入体内。

    明知道情况危险,但是让人飘飘欲仙的快感,仍是让我本能地动作,在无法开口说话的窘状下,把阿雪的话全部听进耳里。

    「镜子啊镜子啊,方先生和茅大叔都说过,你能够看透人的前世因果,那你能不能告诉阿雪,她的前世是什么呢?光是前半辈子也可以,我……为什么我一点都记不起来呢?」

    无复平时的开朗,阿雪声音中的忧愁,还有她慢慢抚摸镜台中心那面三世镜的样子,确实让人心生怜惜,如果不是承受过大压力,她又怎么会在深夜独自来到这羽族重地,求助于她根本不知道用法的三世镜呢?

    想出声要她离开,怎奈我此刻给菲妮克丝缠住,心情气恼,索性紧搂住她的纤腰,大加挺刺,希望能尽早把她给摆平,离开这危险之地。

    「呼呼……很棒吧……噢……」

    就这么僵持片刻后,菲妮克丝的牝户里出许多花蜜,在我全力抽顶之下,内壁还不时用力紧缩,狠狠地套紧在那里头的肉茎,女性元阴更是如瀑布洪般大量传入我体内。

    各处经脉充塞着真气,我立刻感到自己yáng具上传来阵阵酥麻,好像生命精华充塞于内,不吐不快。

    菲妮克丝松开亲吻,边乱摇屁股边从唇间吐出呓语。

    「唔唔……啊……」

    在那同时,我的yáng具也是一麻,超过吸纳容量的真气,借着jīng液喷射的机会排出,直冲入嫩穴里头。

    被阳精猛地冲击到子宫深处,牝户里头大量出了淫蜜,直朝着guī头狂射。

    「卜滋!卜滋……」

    高氵朝中,菲妮克丝忽地惨叫一声,整个身体彷佛再没了半根骨头支撑,像一团软面般趴瘫在我身上。

    我吓了一跳,急忙要把人扶起来,发现手上触感一片冰凉,定睛一看,却看见一张我完全陌生的苍白面孔。

    目光瞥到旁边,赫然见到黑暗角落里,还有三具赤裸女体,横七竖八地交叠在一起,姿态极为不自然,显是早就没了生机。

    惊变一再发生,我还反应不过来,想去拉阿雪离开,猛地听见一声响亮的碎裂声音,好像是什么镜子的破裂声,而一种奇异的巨大鸣动声也同时往外头传去,我心头剧震……跟着,就醒了过来。

    一梦初醒,我坐在床沿,愣愣出神,刚才梦里头发生的一切,是如此地真实,我几乎要信以为真了。

    可是,和过去几次不同的是,我醒来之后,发现自己仍然在房间里,好端端地躺在床上,一如我睡之前,什么也没有改变。

    「去,这么大个人了,居然还作恶梦,真是丢人啊……」

    微微觉得口渴,我倒了杯茶,正要喝下口,却忽然发现不对。我全身的真气,比我记忆中要增强过百倍,沛然强劲,绝非我所应有的低微武艺,而我更敢肯定这等内力没可能突如其来。

    「难道……梦里头的一切,全部都是真的?」

    我吓了一跳,还来不及作进一步的思索,已经有人来敲门,推开门一看,正是霓虹姊妹。

    羽虹的脸色极坏,恶狠狠地瞪着我看;羽霓尽管面上没什么表情,但一双美目却直往我房间里头看,似乎在找寻些什么证据。

    「深夜来访,两位小姐有什么事吗?」

    「你们干的好事。跟我们走吧,蓝。教。头!」

    这两个小婊子不知道是不是职业病犯了?恶狠狠的语气,活脱就是一副官差抓人的模样。肯定不会是好事,我并没有妄想到会以为霓虹是来找我自荐枕席的,而从她们铁青的表情,我心里大概有了个底。

    跟着她们离开,方向却是朝白楼走去,整件事情可以用一句东窗事发来充分形容,只不过和我扯不上关系就是了。

    就在不久前,大日天镜所发出的巨大鸣动声,响彻史凯瓦歌楼城。被这声音惊动,急忙赶到白楼秘阁的卡翠娜与霓虹,破开被从内锁上的门,却只看见一个人呆呆站着的阿雪……还有那面已经出现裂痕的三世明镜。

    情形一眼就看得明白,而不待她们上前探问,阿雪这笨女人已经抢先把什么都认了,说自己擅入秘阁,不当使用大日天镜,犯下弥天大祸。

    光是这样已经够精采的了,但之后她们又在秘阁角落里,找到原本应该看守在外的四名羽族女战士。毫无例外,全身经脉寸寸碎断,肌肤冰冷,早已死得透了。

    也不知道菲妮克丝作了什么手脚,显而易见是被采补高手吸尽阴元而亡的情况,却因为下体没有任何男女欢好的痕迹,而让霓虹这对巡捕也难以判断。不过阿雪那边就倒楣了,虽然她慌张地解释自己不知道此事,但在这样的一间密室里,她自然是最大的嫌疑者,更何况,她说自己没看到守卫,直接推门就进来的说法,本来就不合常理。

    整件事情,大概只有我和菲妮克丝了解真相吧。

    这个冷血的魔女,实在是防不胜防。可以想像,她必然是非常擅于某种空间转移的术法,所以才能在各种结界中穿梭无阻,神出鬼没。像这一次,她不知用什么手法,先放倒了看守白楼秘阁的四名羽族女战士,利用她们的生命与阴元精气,作为承受冰天月华的牺牲品,为我提升功力。之后,再把我转移回原来房间,这一切本该变成天衣无缝的悬案,只是活该倒楣出现了一个替死鬼,让事情横生枝节。

    我并非心慈手软之人,但却雅不愿在这寄人篱下的时刻闹出事来,倘使让我知道菲妮克丝的签约优惠是如此优惠法,多半就会放弃了。

    可是,她所保证的确实没有错,这种做法让我一夜之间功力暴增。内力挥发并非一加一等于二那样简单,平时修练所累积的能量,积蓄于体内,直至使用时这才以独门功法去压缩、爆发,形成力量。我今晚吸收了大量的纯能源,但由于资质、经脉状况的限制,绝大部分的能量都外流散失,真正能保留使用的,仅是少数。

    但这却已经把我提升到第四级力量,虽然还称不上高手,顶多算是正式魔法师、骑士的程度,可是要在一夜之间把人连升两级,缩短十年苦练,相信就算是被五大最强者那等级数的高手输功,亦不过如此。恶魔的签约优惠,确实是很优惠啊。

    不可否认,尽管明知道事情麻烦,我心中仍有一丝喜悦,但这想法却在进入秘阁的瞬间,化为乌有。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秘阁内聚满了人,除了羽族人,就连茅延安和方青书也已来到,作为见证。

    紫罗兰蹲在主人身边,凶恶的低声咆哮,不让人接近,而它的主人却是跪在地上,两手被拇指粗的铁链反绑在后,被头散发,不但模样狼狈憔悴,白皙脸庞上更有淤紫痕迹,显然在我到来之前,已经挨了一顿毒打。

    瞬间,我怒气勃发,重重吼出来的声音,令得众人一窒。只是,当卡翠娜以沉静的口吻,向我这为人师表的东西述说阿雪的罪状,却让我无言以对。

    「我徒弟的错,就是我的错,你们尽管找我好了,这样子欺负人算什么东西?」

    极度气愤,我甚至想把事情揽在身上,但却仍告失败,羽族人对我提防之深,比我想像得更重,她们居然已派人监视着我,所以作出证言,自从我入夜就寝,到霓虹来敲门,这段时间里我一步也不曾离开,更不可能分身到白楼生事。

    对史凯瓦歌楼城的结界太有自信,她们就完全没想到空间转移术法的可能,而阿雪这蠢丫头更是早已放弃地认罪,默默承受旁人加下的一切罪名,只有在我极力为她分辩时,她的眼泪才克制不住地流下。

    然而,不管我怎样努力,终究是没有独排众议的能力与实力。牵系众人性命的重要魔法器破损,兹事体大,不但羽族人大声嚷嚷着要处死妖女,就连茅延安、方青书也保持沉默,没人愿意为阿雪说一句话。

    眼见情势危急,所幸天无绝人之路,一个慌忙从外头跑进来的羽族女战士,带来一个暂时解去危机的消息。

    「禀族主,拜火教援军抵达,配合教中高手发动奇袭,已经连破西面山口的几道防线,姊妹们伤亡……很是有些伤亡,请族主定夺。」

    感谢火神大人,感谢兽人的巨阳神,我从来没有任何一刻这么高兴听到兽人大军杀来的消息。

    一直沉默不语的方青书终于说话,此时此刻,也只有他的话才能发挥作用。

    在他与我的要求下,卡翠娜同意把这件事按下,众人先合力处理眼前危机。

    我舒了一口气,正以为可以放心,怎知道却有人提出反对意见。

    「我反对,这位蓝世兄武艺低微,根本派不上用场,我们根本不需要他的力量,何来合力之说?他鬼鬼祟祟,又和妖女狼狈为奸,今次闹出这等事,谁知道他是不是敌人的奸细,特别来破坏我们的?」

    一双眼睛冷冷地瞪着我,羽霓的声音听来像冰一样让人发寒。

    「要合力可以,但是等一下他也要上阵,证明他有所用处,而且立下足以证明他不是与敌人一伙的战功,我们才能信任。怎么样?蓝雕?」

    「哈,这点小事有什么问题呢?回来之后,你等着叫我大雕哥哥吧。」

    承受着她的愤怒目光,我向在一旁发出大笑的茅延安挥手,额上却不自禁地流着汗珠。

    套一句南蛮方言的俗谚:这次……真是大件事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