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阿里不达年代记(阿里布达年代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章 史凯瓦歌

    经过一番解说之后,我们已经充分知道羽族的战略与战术。现在的任务很简单,就是死守住史凯瓦歌楼城,直到十五天后的正午。

    十五天的时间,说长不长,但是置身被大军包围,整日不断攻打的情形下,可真是度日如年了。

    很值得庆幸的一点是,当初羽族选择降落所在时,挑了一个极为险要的环境,四面尽是奇岩怪石,陡峭山壁,饶是以兽人之能,也是难以攀登攻上,令处于劣势的羽族占到便宜。

    纯以战力来看,兽人军队的杀伤力极强。根据我国军部的评估,一个狂暴状态下的兽人,无论对上人类的步兵、长枪兵、轻骑兵,都几乎可以发挥以一敌十的恐怖战果,够资格与兽人军队正面硬撼的,大概只有装备最齐全的重装步兵。

    不过,那是指野战的情形,如果换作是攻城战,兽人们不善思考、没有策略、不靠装备作战的缺点就全部曝露了。本来兽人中就没有什么巧匠,各种攻城武器也都是杀到当地才从俘虏中找技师赶制,在没有攻城器具协助的情形下,他们只能拉长脖子地仰望,没法指挥大军一次冲杀上来。

    他们不死心地发动几次强攻。但就像我们一行人尚未抵达之前的那几次一样,尽管虎族、豹族兽人的攀岩本事强过人类,但楼城里头准备好的滚木擂石相当充足,一股脑地砸打下去,这些家伙只有哀嚎着往下摔去的份。

    即使有些闪过大规模攻击,爬得近一些的家伙,也没有好运到哪里去。靠着天赋的眼力,羽族人几乎个个都是神射手。不逊于精灵弓箭手的百步穿杨,她们的连珠疾射又快又准,把进入射程的敌人全部射杀。

    攻势没有进展,兽人们当然也没有枯坐着看风景,旺盛的斗志与战意,是各兽族素来引以为傲的优点。他们挑选了几十名修为较高的好手,过半都是兽魔使,甚至不乏已经有第五级修为的高手,组编成突击队,从西面山口的狭道攻击过来,希望能够突破防线,打开缺口,让大军通过。

    如果是以前,这个战术确实有相当的成功机率。因为除了族主卡翠娜,羽族上下就找不到几个上得了台面的人,无法阻挡这支突击队伍,每次遇到这种战术,都令得羽族女战士死伤惨重。

    但这次不同了,羽霓、羽虹率先出阵,将那支突击队在防线外拦截下来。两位女巡捕展示了享誉大陆诸国的实力,以轻翔迅捷的美丽姿态,技高一筹,将来犯敌人全部击退。

    她们的独门兽魔「雷羽星矢」,实在是很犀利,只要是在射程内,无分远近,速度、力道全然如一,让她们得以控制场面,以一敌十,连带干掉对方发出的兽魔,安安稳稳地取胜。

    纵然有些许危机,但在危机出现之前,在旁掠阵的方青书已经出手,不着痕迹地帮着两位师妹解围。虽然我武功不行,但毕竟见识得多,这份眼力我还有,而单靠这一手,我敢肯定,方青书的武功起码有第六级修为,就是不知道和冷翎兰比起来,谁强谁弱了?

    战事进行顺利,比我原先预期的险境好得太多。不过,并不是没有隐忧的,现在羽族虽然能据天险而守,却也被逼得无法离城一步,无法进行补给。拜火教的监察网已经遍布方圆百里,派什么机动队出去都只会被他们吞掉,有去无回,我观察过,城内的粮食最多再支撑二十天,如果到时候战术不能实现,我们飞不出去……那肯定就有好戏看了。

    这个担心,是正统兵法家的基本知识,但现在羽族上下因为频频胜利,全部沉浸在一片欢腾气氛中,把羽霓、羽虹、方青书捧成英雄一样尊敬,我虽然把这顾虑提出过一次,但却被当作忌妒的表现,而大受白眼。

    最气人的是,同样的话,由方青书再提一次,却立刻变成深谋远虑的发言,令得在座的众多少女纷纷投以钦慕眼光。这些羽族女人也不知是不是平常太少和异性接触,稍微看到帅一点的,就争着想要投怀送抱。

    「这并不是我想到的,我想我要多谢蓝世兄,因为我先前也被胜利冲昏头,如果没有蓝世兄提醒,说不定……不,我一定会因为疏忽大意而犯错的。」

    在接受称赞时,方青书这样说。谦和没架子的态度,再次获得好评如涌,但我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这样说,只会显得我更加无能,而当阿雪也用欣羡目光,崇拜地看着他,我心中的不快更是到了极点。

    似乎是因为天河雪琼随心印神尼居于孤峰禁地上清修的关系,不只是霓虹,就连方青书都没见过这位师姐,以至于现在对面不相识,不过,似乎是因为彼此艺出同源,气质相近的关系,四人很快地打成一片,连同那头早该人道毁灭的豹子一起,整天说说笑笑的。

    我因为伤后需要调养,没有上场作战,而就算上场了,也不可能帮到霓虹什么。放放擂石滚木之类的粗活,也轮不到我这「贵宾」动手,抢着要做,只是更挨人白眼。

    结果,我就只有待在房内,养着不知所谓的病,心里呕得要死,还得要面对那个同样没事干,常常跑到我房里来削苹果的茅延安。

    门口负责侍奉的两个羽族俏美人,黄莺、红鹂,尽管漂亮,但却整天不住谈论方青书,让人听了就心情不好。

    这天,我正觉得有些疲倦,躺在床上发呆,忽然门「呀」的一声被打开,有人走了进来。

    「唷,大叔你又来啦,今天的苹果新不新鲜啊?」

    偏头一看,却没瞧见茅延安,而是一个羽族女战士站在床旁边。给床帐遮住了脸,但火辣辣的性感身材,在那套近乎难以蔽体的三点式甲胄衬托下,更显得雪白诱人,照说我应该觉得兴奋,但这几天小腹和白晰大腿看得太多,没什么刺激,加上心情不佳,自然没了调戏美女的兴致。

    只不过,多看几眼之后,我突然觉得不太对劲。羽族女性身材骨感纤瘦,虽然是美丽,但在胸部的饱满度上就难免令人失望了,所以……为什么我眼前会有一对把胸甲撑得快要裂开的F罩杯?

    「谁……呜!」

    还来不及说话,对方竟是热情如火,雪嫩玉臂一下子缠上我的颈项,饱满滑腻的乳球就朝我面门压了过来。迷人的香气,让我浑身一热,立刻便有了反应。

    如果来人是刺客,被她用这样的香艳方式「刺杀」,倒也是美事一件,只可惜这份拥抱一沾即退,跟着就是一把甜美如同蜜糖般的柔媚嗓音,传入耳里。

    「你好啊,帅哥,精神不错嘛,要不要向人家许一个愿呢?」

    听到这句话,我不由得一惊,知道是什么人来了。抬头一看,果然是那个自称是来自魔界,专门收买灵魂,并且与我有过一夕之缘的美艳恶魔,菲妮克丝。

    做着和羽族女战士一样的打扮,虽然是恶魔,但是当她侧过身体,向我展示那双不知用什么幻术变出来的羽翼时,竟也散发着光明纯洁的感觉。而在那身三点式甲胄的包裹下,菲妮克丝的美丽身段表露无遗,特别是那对随着呼吸不住弹动的丰满乳球,更是将我的目光牢牢吸住,舍不得放开。

    「怎么了?美女,还不肯放弃吗?」

    或许是因为曾经合体交欢的关系,明明知道她是恶魔,我却难以起什么警戒心。毕竟,上趟白白被我干了一回之后,她也仅是打黑我眼睛作为代价,没什么额外报复;被兽人们围困时,还是靠她当初遗下的法宝,才得以解围,因此,我对她没有恶感,倒是在心里打量,怎样才能再把她骗上床去,能和这样的美艳尤物多干几次,是所有男人的梦想啊。

    「考虑一下人家的提案嘛,我是很认真地在为你着想喔,一知道有新的促销优惠,就马上来通知你呢。」

    「哦?这次又是送什么东西?环绕大陆一年游吗?有没有美女当游伴啊?」

    「不是那种廉价东西啦,你是人家所中意的帅哥嘛,当然要给你够意思的奖品啦……不相信啊,是绝世的武功秘籍喔。」

    「去,绝世武功秘籍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以为我没见过吗?」

    「人家当然不会那么不解人意,除了秘籍之外,还有办法让你在一日之内就练成呢,绝对没有后遗症喔。」

    「够了。我过去看过很多的书,很清楚不管你们说得怎样动听,一旦缔结契约,吃亏的永远是我,而我也很奇怪,你明明知道我是不可能签约的,为什么还要在这里浪费时间呢?」

    被我这样挑明一说,菲妮克丝并没有生气,但一直挂在嘴边的那抹娇媚笑靥,却慢慢地消失,转为一种沉静的微笑。

    「帅哥你还是一样聪明呢,不过呢,明明每个客户都知道这一点,却还是不断有人向我们许愿……因为,恶魔的诱惑就是这么甜美,永远都知道你最需要的东西是什么……」

    不像先前那次,在说话同时不住用肢体接触来挑逗,菲妮克丝仅是散去羽翼形象,在床边坐下,淡淡地说话。饶是这样,她仍是艳丽得惊人,我必须要极力克制,才能忍住不扑上去。

    「你不喜欢练武功,并不代表你不喜欢武功……只要不是你的家传神功,你就愿意练了吧?」

    「……」

    「除此之外,现在的你,心里有着欲望。向我许愿,是满足你欲望最有效的办法。」

    我哂道:「笑话,我承认我是有欲望,哪个男人没有?就像现在,我想干你,这是我的欲望,但我没必要为这去冒险做交易。我想要有的,我都可以凭自己力量去得到,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要女人随时都可以弄到手,我对自己现在的情况很满足,根本不需要求你啊。」

    「真的是这样子吗?那你何必整日对天河雪琼提心吊胆呢?」

    「你?!」

    「人间的秘密对恶魔没有意义。不用讶异,只要有足够魔力去窥视,恶魔可以像神一样,无所不知。但你可以放心,我知道的东西,对你没有任何危险。提督你确实是少年俊杰,出身名门,年纪轻轻就立下无数战功。就算武艺不高,但却机灵多智,连天河雪琼这样的高手也任你玩弄,你是有资格这样自豪与自傲的。」

    菲妮克丝静静地说话,即使不刻意撒娇,她的声音仍是非常好听,一字一字,像音符一样流入耳里。

    「可是,这样子就够了吗?你的心里头有没有遗憾?你的心里头有没有悔恨?假如让你把人生重来一遍,你会不会在什么地方做出改变?最起码,我知道你已经后悔,不该来到史凯瓦歌楼城。」

    「哦?为什么?」

    「因为来到这里,让你感觉到屈辱,感觉到你一直想要逃避的东西。你的家世、资质、才智,哪一点输给方青书?如果你当初没有放弃,凭什么今日的他可以在你面前趾高气昂?可以给你耻辱?还有轻而易举地夺你女人了?」

    「给我闭上你的狗嘴!!」

    连我自己都想不到,此刻的我居然会这样愤怒,狂暴地从床上跃起身来,不假思索,一双手就用力掐上了菲妮克丝的颈项。

    或许是恶魔的感觉与人类不同,虽然脸色涨红,气也呼吸不进去,但菲妮克丝却像是十分享受一样,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你为什么生气?才不过是几句说话,就能影响你了吗?」

    「住口!住口!我掐死你!」

    「何必呢?我只是想给你一个不用重新开始,也能改变的机会啊,好好想想吧,我们会再见面的。」

    菲妮克丝微笑地说完这句话,我的眼前慢慢地模糊起来,虽然手上的触感还很真实,但眼中的面孔却越来越不真切,跟着……我醒了过来。

    我仍坐在床上,周围没有任何改变,刚才发生的一切似梦似幻,但我的手掌却牢牢地掐在一个人的脖子上。

    「你……呃,大叔,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你嘴里的泡沫是怎么回事?喂!喂!你别死啊!快来人啊!这边有人快断气了!」

    满难解释整个情形,不过,似乎是闲得没事干,跑来找我削苹果聊天的茅延安,被发恶梦的我掐得快要断了气。这是我对外面的解释。

    对于菲妮克丝说的那些话,我把它全部都当成做恶梦,抛诸脑后,因为只要稍稍认真地一想,就会让我的心头无比不快,很多已经被遗忘多年的讨厌回忆,重新又涌上心头。

    战事仍继续进行,应该出风头的人,继续独占群众的目光,至于我这派不上用场的人,则是继续在房里浪费粮食,不时思索一下淫术魔法书、血魇秘录里头的内容,希望能找到增强自身实力的方法。不过,想来想去,都没有不劳而获、又快又低风险的增强法。

    阿雪的拳脚功夫顶多只能算是二级,但配合那一身怪力,却连第四级好手也不敢硬撼,加上紫罗兰的守护,也能在厮杀上发挥一定作用。虽然比不上霓虹,但也比寻常羽族女战士强得多。

    因为表现杰出,她受到羽族上下的热切喜爱。当那四个出身光之神宫的师兄妹,在大群羽族人的簇拥下出现,那实在是一幕美丽而抢眼的画面。

    只是,目睹这幕景象,我心头总有很深的不快感。过去一年,阿雪总是追着我,与我形影不离,现在她好象忽然和我疏远,到了另一个我不能企及的世界,那原本她所置身的世界,我就感觉到一股很深的落寞感受。

    特别是,看她用原本凝视我的崇拜眼光,去看着另一个男人,累积在我胸中郁闷的感觉,怎么样捏紧拳头也制止不住。

    结果,在阿雪和我变得有些陌生的情形下,茅延安反而成了我的说话对象。

    来者是客,但我在羽族人眼中,已经成为一个被忽视的存在,只有族主卡翠娜每日还是会定时来探问一下,对宾客尽起码的礼仪。

    表面上,她似乎是来这边与茅延安谈话,但从那偶尔不经意流露的奇异眼神中,我知道她是为我而来,但到底是为了什么理由,我就无法明白。也因为此而层层疑惑,我始终没有传达龙女姊姊要我传的话,也把那个宝石手环贴身收藏。

    阿雪仍是每天都会来看我,但她好象在和霓虹一起忙些什么,每天只有入夜后才来看我一次,匆匆几句话后就离去,而且每次到来,身边一定跟着方青书那个小白脸,真是让人气炸了肺。

    我的不满,她应该是感觉到了,而我们之间的冲突,更在一件事情之后整个爆发。

    那天,阿雪回来陪我谈话,很骄傲地说,她马上就会变得很有用了。我好奇追问,这才知道,经过她连续几天锲而不舍地要求,加上霓虹在旁帮腔,一直有所顾虑的方青书终于点头,预备在三天之后,为阿雪举行开灵仪式,正式传她慈航静殿的神圣魔法。

    「以后有事的时候,我就能帮得上忙,不会什么都作不了了。」

    阿雪说得很开心,但我用腿毛想也知道,如果让她重新修练神圣魔法,不但我之前的报复图谋要泡汤,更糟的是,有九成以上的机会,天河雪琼会重现人间,到时候我若不死,那就很奇怪了。

    基于各种理由,我当然是拼命阻拦,而坚持不肯改变主意的阿雪,则与我发生了从未有过的激烈口角,质问我为什么要阻拦她的学习?

    我答不出来,虽然心头有无数条阻止的理由,但却都没法从嘴边直接地说出,只能用「师父做的事,你一时之间不会懂,反正一定是对你有好处」来搪塞。

    向来天真可爱的阿雪,这次却怎样都不肯退让,不愿接受我这太过笼统的理由。

    言语争辩没有结果,在急愤攻心之下,我不自觉地出手,痛掴了她一记耳光,看着她呆立片刻,捂着脸上的掌印,泪水盈满眼眶,痛哭失声地夺门而出,跑得不见踪影,我的心整个抽搐了起来。

    「你不听我的话,你一定会后悔的!」

    对着阿雪的背影,我这样大喊着,但心里却非常地明白,我这控制不住自己的失败者,总是做着不该做的蠢事……

    当然也不是每件事都这样不顺心意,因为茅延安的情报,让我知道一些很重要的事。

    基于天生体质,羽族女性的生育,若是生出男婴,就是完全继承父系血统;若是女婴,则是羽族。也因此,羽族中没有男性,而为了繁衍后代,不让羽族血统断绝,羽族女性就要另外去与其它族类的男性合体交欢,受胎怀孕。

    人类和精灵是比较理想的交配对象,因为生出女儿的机率比较高;至于兽人就很糟糕了,多半族类的性器尺码都和羽族不合,不但痛楚,而且得不到繁衍后代的目的。

    现在羽族人丁单薄,为了能够早日强大起来,族中女性的性观念都满开放的,只要长得人模人样,讲话不会乱七八糟,想要钓几个羽族女子上床,并不是什么难事。

    特别是现在,偌大的史凯瓦歌楼城中,就仅有三个男人,只要放大胆子去做,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果不其然,我甚至连在杯里放春药迷药都不必,光是几次不知所谓的哈拉废话,就把本来负责接待、护卫我的两个羽族女战士之一,黄莺,给搞了上手。

    和无法收起翅膀的羽族女子交欢,有一件颇伤脑筋的事,就是无法以传统体位来做。背后那双雪白羽翼,是神经大量交会的敏感部位,只要被重重压一下,那个效果不啻于有人往我胯下用力踢一脚。

    你情我愿,搞起来也安心。大概是因为连续好一段时间没发的关系,冲刺起来特别勇猛有劲,没几下功夫,就把黄莺给干得脱了力,高氵朝一次之后,犹自不肯结束,让我专心地对这具跨骑在我身上的女体,恣意挞伐。

    「哎……蓝教头,你……你还真是个好教头,再刺深一点……嗯……」

    没有多馀的矜持或做作,我再一次见识到南蛮女子的热情奔放。

    对看惯绝色美人的我来说,黄莺的姿容仅能算是中上,但青春健美的胴体,本身就是最强的女性诱惑。羽族女性自傲的高佻身材、修长美腿,在黄莺把两腿交缠在我背后,促使我用力前挺时,让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男女欢好的如火欲潮中,黄莺亲吻我的面颊,发出连串歌唱般的美妙呻吟,浑身肌肤晶莹如玉,胸前两个浑圆乳球,随着我的挺刺动作,晃晃荡荡,分外诱人。

    乳峰顶上两颗紫红色的葡萄,鲜艳色泽让人垂涎欲滴;女儿家的体香,混合着激烈性交的淋漓汗水,散溢出一种又酥又腻的淫靡肉香,让我忍不住埋首其间,舔舐去乳晕上头的汗珠,把玩这一双结实坚挺的玉乳。

    「好漂亮啊,黄莺,每次看你穿著胸甲在门口晃来晃去,我就知道你有一对漂亮nǎi子。」

    「嘻嘻,你在开我玩笑吧,和你徒弟……那位阿雪小姐比起来,我们这点尺码哪里够看啊……嗯,再用力一点,拜托……」

    「所以我才说漂亮啊。nǎi子光大有什么用?又不是要挤牛你,重要的是nǎi子形状,像你这样这样又坚又挺,捏起来最过瘾了。」

    我胸口紧贴着黄莺柔软的乳房,嘴里吮着她丰腴的红唇,鼻端嗅着她身上的淫香,下身则是在快速的挺送中,一下子退拔到的yīn道口,随着她急切地把雪臀凑来,我往上一顶,再次深入了她花蜜流淌的牝户里。

    「呵呵,你好会说话啊,人类的男人都是像你一样就好了……」

    两具被汗水打湿的肉体彼此摩擦,她两个鼓鼓又软软的乳房,快速地一起一伏,打在我的胸口,感觉非常地让人兴奋。

    「为、为什么这么说?你遇过其它的坏男人吗?」

    黄莺细细的腰围,不断地往上弓,像条扭腰摆臀的白鱼,轻巧得很。无论是视觉上的刺激,或是她圆臀压在我大腿上的弹性,都让我控制不住,快要将囤积多时的jīng液,在她体内喷发。

    「是……是啊,就是方青书方公子啊,他可是最好的下种情人呢,可惜姊妹们怎样示好,他都不理,真是气死人了,要不是这样,怎么轮得到……」

    已经是快感高氵朝,但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这些话的瞬间,我忽然怒气勃发,难以克制,抱着黄莺美臀的双手往上一托,自己顺势站起,就把濒临高氵朝的她给掀翻,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哎唷!」

    两腿间一热,积蓄许久的欲望恰好在这时喷出,白浊的黏稠精浆,射了黄莺满脸,彻底玷污了她美丽的秀鼻与红唇。

    神圣的配种行为失败,又从性爱高氵朝中被恶意破坏,黄莺先是呆了一下,跟着愤怒地叫了出来。

    之后,到我将她撵出门外为止,一共被她打了两耳光,踢中三脚。虽然我没有还击,但是先把她光着身子推出门外后,再在她的尖叫声中,把她的衣物扔出门去,这样也算够本了。

    想不到连做个爱,都会发生让我不悦的事,心情实在是有够坏的,而经此一事之后,我在此地的形象想必大糟特糟,但无所谓,既然君子已经有人扮了,我不做小人做什么?

    心头烦闷,我拉开被子,倒头就睡。梦中,一些让我宁愿去见鬼的画面,仍是反复在我眼前盘旋。

    先是我那个变态老爸。仍是坐在那张办公桌上,面上虬髯杂乱生长,交叠在面前的两只手掌遮住表情,让人心寒的锐利目光却由墨镜后直透过来。

    「我不练,就算练了这种东西,也不可能得到幸福。如果练到最后也不过和你一样,那我宁愿一辈子当废柴算了。」

    「……那你可以回去了。要你来的目的,只是为了把这个给你,如果你不想练,就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

    毫无情绪波洞的平稳声音,给人的感觉是如此冰冷。我不知道其它人是怎么看他,但在我看来,身为人父所应有的构成条件中,他任何一件都没有具备。

    这是我所不愿意去回忆的讨厌事,而当我好不容易把那种因为面对变态老爸而产生的不快感压下,眼前又出现其它的画面。

    方青书和阿雪,两个人并肩走在青青草地上。两个人的相貌与气质,看上去是那么地相称,仿佛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我很生气,拼命往前冲了过去,距离却只是越拉越远。拿石头丢也丢不到,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方青书缓缓托起阿雪小巧的下巴,吻了下去,而她则露出一副无比陶醉的幸福表情。

    刹那间,我的心痛得像是被扯成好几块一样……

    从恶梦中惊醒,我在对面的镜子里看见自己样子,被头散发,通红着双眼,狼狈若丧家之犬的颓丧神情,让我全然认不出自己。

    梦中的一切,清晰得令人心惊。我知道,在我心里头,有些东西……有些关于阿雪的东西,开始不一样了。

    想不下去,亦不敢深想,我记得,方青书要正式教导阿雪神圣魔法的日子就是明天,如果不想要梦境成真,现在的我就只有一条路可走。

    「菲妮克丝!给我出来吧,这笔买卖我做了,就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少本事吧……」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