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阿里不达年代记(阿里布达年代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章 池畔春光

    在这天之后,我们就一起上路。多了两个美人儿做旅伴,更还是现今众所周知的十大美人之一,走起路来,往旁边看看,连周遭景色都变得华丽起来。

    照我本来的认知,那些所谓在江湖上扬名立万的侠女,不外乎两种人。

    一种是长得不怎么样,或者是曾经长得不错,但现在已经年华老去,却仍然嫁不出去,也没有男人肯要的过气侠女。这些女人自身条件不佳,就只好在工作成就或武学修为上力求表现,遗憾的是,不管她们表现有多杰出,在旁人眼中她们仍只是性欲得不到满足的女变态,徒然成为了惹人讪笑的题材。

    另一类就比较伤脑筋了,长相虽然漂亮,但却没有什么真材实料,遇到事情只会尖叫的绣花枕头,这类女人多半出身名门世家,行走江湖的目的,除了学了几手三角猫功夫,不甘寂寞之外,大概就是希望追到一个像方青书这样的杰出英侠当老公。

    漂亮的女孩,通常会自恃美貌,练武马马虎虎,很难有什么实质修为,也就因为这样,每年总会发生个几件案子,某某世家的千金、某某小国的公主,学艺有成,行走江湖,想要以学成的武功惩奸除恶,结果却在实战时轻易就输给敌人,惨遭玷辱。特别是那些杀上人家山寨,妄想要一次就把整座山寨给挑了的白痴女人,往往除奸不成,自己反而给人家全山寨千百盗匪奸了个不成人形,倒霉的甚至最后还给卖到妓院去……不是说笑,我就嫖过几个这样的白痴侠女,感觉不错,让我着实花了些钱。

    「江湖路,不易行」,这是我风流爷爷留下来的祖训,变态老爸似乎就对这句话深有所感,所以压根就没有打算闯荡江湖,拥有绝世武功,却一心一意当个守边军人,从来不过问什么江湖事。

    在这一点上头,我有同感,所以只是很安分地混个御林军当,却怎知道仍是身不由己,不但被迫流落南蛮,现在还卷入拜火教和羽族的纷争中。

    不过,和我原本的两个分类比起来,霓虹姊妹不太一样。她们确实长得很漂亮,但手底下实力也不简单,虽然说还没遇到实战,看不出她们究竟有多高明,但是却可以感觉得出来,她们的功夫底子非常地扎实。

    每天清早要上路之前,她们姊妹都会特别早起,相互练功。很特殊的静坐姿势,让人弄不太清楚,这究竟是某种光之神宫的内力功法?还是操作兽魔所需要的精神锻炼?

    总之,她们不像一般名门子弟一样,仗着师门威名,就自以为了不起,练功随随便便,遇到强敌时虽是修练上乘武功,却全然发挥不出应有威力,连敌人三招两式都接不下。这样子扎实的锻炼,虽然不见得能在短期内激增功力,但却在实战时有明显效果,有几次,看她们拔出腰间长剑,使用慈航静殿的独门剑术相互拆招,一招一式,如若流星惊天,荡漾出一片又一片的灿烂光虹,确实是很有些门道的。

    本来我一直以为,她们既是光之神宫子弟,就应该会一些疗伤、袪毒、解咒的神圣法术,不过,除风系之外,六大主要魔法系统间不能互通,倘使她们会使兽魔术,那就不太可能会使神圣系的术法了。

    这想法在不久后得到证实,因为当阿雪问她们光系魔法的入门知识时,羽霓仍是那么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而羽虹则是面有难色地说,其实她们不擅长光系法术,平时遇到相关难题,靠的都是光系的魔法卷轴,并无法用本身力量解决。

    「唷呵……」阿雪沮丧道:「真可惜,我本来还想学学光系的东西呢,如果能学到一点基础,就可以有用一点,不用像现在这样什么都派不上用场了。」

    开玩笑,如果让你去学光系魔法,我不是要倒大霉了吗?要是因为这样回复了记忆,师姊妹三人一起过来杀我,这次仆街就真的要仆到地狱去了。

    「哪有啊,阿雪姊姊你又漂亮,功夫又好,而且像你这样心地善良的女生,修练神圣法术一定很快就有成就了。」

    「是吗?我真的可以吗?可是,师父常常说我很笨,他教我的东西,我一直都学不会。」

    「咦?他教了你什么?」

    「喔,师父说,他教我的东西叫做黑……」

    「黑桥牌正宗香肠!」

    「不是啦,师父你那时候不是这样说的,你说过你教我的东西叫做黑……」

    「黑面蔡正宗杨桃汁!」

    没再给阿雪机会说出「黑魔法」三个字,我已经捂住她嘴巴,满脸微笑地告诉羽虹,因为我不希望阿雪纯洁的双手沾染血腥,所以没有教她武功和魔法,只是传授她如何灌香肠和榨杨桃汁。

    霓虹姊妹并不是那种有胸无脑的女人,特别是羽霓,看得出来,这冰山美人的心思着实纤细,况且她们出身光之神宫,对黑魔法这类东西特别敏感,可别给她们逮着什么把柄了。

    说来都要怪茅延安不好,这家伙什么不好编,在介绍我的时候,居然说我是阿里布达王国禁卫军教头,武功一流,吹了这么大的牛皮,让霓虹姊妹看我的眼神其怪无比。

    「喂!为什么我要变成武术教头?」

    「因为你现在姓蓝啊。」

    诡异的动机,我实在不了解茅延安在想些什么。

    「原来是蓝世兄,真是失敬了。」

    羽霓羽虹当时是说了一些客气话,但我却看得出羽霓眼中的疑虑。这也难怪,以她们的眼力,应该是看得出一个人武功高低,以我这样的三流武功,要说能成为一国禁军教头,这种谎话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也因此,当我向她们解释,阿雪是我的小徒弟时,两姊妹都露出很怀疑的表情。当我们动身赶路,阿雪用竹椅背着我,她们更是险些惊到掉了下巴。

    唉,早知道会这样,当初就不应该玩什么师生游戏。直接把这笨女人收作女奴,至少要烤要吃都随我便,不用顾忌外人眼光。

    没有名门子弟的骄气,这点很难得,因为过去我遇到的光之神宫子弟,不是像天河雪琼那样的冰冷不近人情,就是眼高于顶,不把旁人放在眼里。我起初以为她们既然是本代神宫嫡系传人之一,态度一定很高,但谈话之后才知道,她们师父心灯居士是一个极为平易亲和的人,把这样的处事态度传给弟子,而她们为了缉捕工作,多数时间都是和基层人员在一起工作,虚心吸取经验,没有高人一等的意识。

    另外一个理由是,姊妹俩的经济状况只是一般,荷包里头没有大笔金钱,态度要高也高不起来。

    只是,相较于她们的态度,有一个很碍眼的地方,就是姊妹两个高度重视正义精神。只要提到什么作奸犯科的行为,不单是羽虹,就连沉静的羽霓都忍不住义愤填膺,恨不得立刻将所有恶人绳之以法。

    由于我自己横看竖看都不像是守法良民,所以听见她们的话语,就觉得浑身不自在,而她们似乎也看出了这一点,对我的态度明显有所警戒,刻意问我的几句话,不像是寒喧,反而像是在套问罪行了。

    老实说,执法人员重视正义精神,这不是什么问题,但是重视「正义」到甚至超越「法治」的程度,就让人觉得有些怪怪的。

    就在些许的不协调中,我们持续赶路。单纯就速度来讲,霓虹姊妹展开双翅,直飞向目的地,当然是最快的方法。但茅延安说,拜火教的目标是羽族,现在大队人马又已经来到附近,肯定会空中布下封锁网,从空中飞过去,被发现与拦截的机率更高,很不安全。

    霓虹姊妹被这一说,只好打消主意,和我们一起加快步行。也许茅延安说得很有道理,但根据我的直觉,我却觉得他这样说的目的,似乎是为了不想霓虹两人太快与我们分离,抵达史凯瓦歌楼城。

    因为是步行,所以如何躲避敌人,就变得很重要,不然照前两天那样撞上兽人巡逻队,惊动大票人马拦截,那我们就得要一路打打杀杀地突围过去,很不划算。更何况,虽说有了霓虹姊妹,令我们一行人实力大增,但毕竟没有厉害到什么阻碍都有信心闯过,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我们必须要躲避敌人。

    在这样的情形下,紫罗兰就派上用场了。兽人们都是自小生长在山野,精通各种隐匿气息之术,就人类看来,要和他们比天生的灵敏嗅觉与视觉,根本就不可能。但怎样也好,一头完全的野兽,感官能力是强过普通兽人的。

    本来我们就是靠着紫罗兰,才能安然旅行至今,而在如今这个紧要关头,紫罗兰更是完全发挥出它的优异能力,不管兽人巡逻队从哪一边来,她总是抢先一步发现,低咆着带领我们改变方向,免去一场不必要的流血厮杀。

    「好厉害,阿雪姊姊的这头豹子真是好本领,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高明的野兽呢。」

    「那当然啰,紫罗兰是人家最亲爱的朋友呢。」

    阿雪和羽虹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笑,整趟旅程,就属她们两个最为投契,常常在一起说些有的没的。而我敢担保,除了阿雪之外,在她们姊妹两人眼中,我、茅延安、紫罗兰简直就是怪到异常了。

    特别是羽霓。这个冷冰冰的少女,似乎对什么东西都怀有高度戒心,保持着谨守礼仪却甚是疏远的距离,我虽然一直想找机会与她攀谈,建立一点交情,但她每次都是淡淡几句问候话语,就掉头不理,浑然没把我放在眼里。

    虽然可以安慰自己,我有龙女姊姊这样的美丽情人,又有一个可以任我为所欲为的俏阿雪,四大天女已得其二,又何必在乎这两个不解风情的丫头。不过,自己心里也知道这想法只是自欺欺人。

    龙女姊姊未必是我的情人。如果史凯瓦歌楼城的事情摆不平,我在她心里的地位可能比一沱屎还不如。

    阿雪也没法任我为所欲为。本来是可以的,不过千不该万不该,我不该让她收养那头死豹子,现在她被紫罗兰守护得很紧,想碰她一下都不行,再加上目前人多眼杂,连以前早晚一次的口交都难以进行。

    没法消火,偏生整日看着三个大美人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是男人都会受不了的。趁着这机会,我当然想把这朵「并蒂霓虹」摘采到手,不过对方不是好惹的货色,就算不计后果,不计手段,要找到机会也不容易,下药之类的技俩,可一而不可二,倘使不是无路可走,我不想这样。说到底,有过与阿雪、龙女姊姊的亲密关系之后,在我眼中,她们两个并非我不惜生死也想干到的女人。

    不过,和一群女孩子山野同行,如果说找不到任何养眼机会,那就未免太可笑了。我们一起上路的第三天傍晚,在确认周围完全避开了兽人巡逻队,正预备扎营休息时,翻阅过自己旅行手记的茅延安,奇道:「啊,我都忘记了,以前来的时候发现过,这里附近有秘密温泉啊!」

    对一群生性好洁的女孩子来说,在这种情形下听到温泉两个字,就像蜜蜂看到花一样。在与我们相遇之前,她们是怎么净身,这点我并不清楚,不过,这两天为了躲避兽人巡逻队,并不敢往溪流那边靠近,所以没机会汲水净身。

    在男性看来,十天半个月不洗澡,也算不上什么,但是对女性来说,两天不洗澡就像是地狱了。这点我很明白,所以在听见茅延安这样说之后,立刻不动声色,朝靠在树干上睡着的阿雪踢了一脚,把她叫醒,要她和我一起去捡柴火。

    阿雪既然要离开,紫罗兰自然也会跟着她,以免我趁着进入树林,孤男寡女的机会,对它的女主人图谋不诡。这个想法没有错,不过我这次就要证明,人类之所以打垮精灵、兽人,成为万物之灵,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阿雪,你在这边捡柴,我离开一下。」

    「师父,你要上哪里去啊?这里周围森林都黑漆漆的,我……我有点怕。」

    「怕什么?有小紫保护你嘛,而且我不会走远,等一下就回来了。」

    「带我一起去嘛……咦?师父你该不会要做什么不方便让我看到的事吧?」

    「唔,不愧是我徒弟,阿雪你越来越聪明了,好,既然你坚持要知道,我就告诉你吧。」

    贴近阿雪耳边,我悄声道:「我刚刚在那边听到水声,现在就过去舀一点水过来,帮你把小屁股洗干净,然后就把这几天的份一次干足,让你等一下连妈妈都叫不出来。」

    实在不是盖的。听到我这么说,阿雪瞬间瞳孔瞪得老大,连头发都几乎要竖直起来,发出一声惊呼,转身跑去,紫罗兰也跟着她跑,一人一豹,几下子就在树林里不见踪影。

    甩掉了阻碍者,算算时间,美人儿姊妹也应该放心地入浴了。照着茅延安的叙述,我朝那秘密温泉的位置偷偷攀摸过去。

    穿梭片刻之后,眼前豁然开朗,树影浮动,碧波生烟,在萋萋青草的包围下,一个不小的温泉池,散着袅袅热气。凄艳的夕阳里,两具美丽的少女胴体,正在水中嬉戏洗涤。

    算不上丰满,羽族女性的胴体向来以骨感、高佻见长。仍在发育中的姊妹两人,面对面站立起来,那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两具胴体,看来是那么地纤细而充满青春气息。同样平滑的小腹,同样柔软的腰肢,同样修长的美腿,对映着水中的倒影,散发着令人怦然心动的美丽。

    而即使比不上阿雪那傲人的饱满感,羽霓、羽虹洁白如雪的胴体上,两对坚挺、结实的白玉乳笋,仍骄傲地挺立,随着主人的动作轻盈弹动,看上去正好一把可以握住。

    似乎为了享受这种无拘无束的舒畅,她们连背后的雪白羽翼都张开来,在温泉池里扬洒出一阵又一阵的暖雨。张开翅膀后的姊妹两人,就像是一双白洁天鹅,以难以言喻的优雅动作划水,盈盈乳笋,柔细的蜂腰,还有浑圆的小香臀,迷人地晃荡摇摆着,简直就是一幅至美的天使出浴绘图,如果要说这幅图画有什么污点……那就是旁边多了一个看着她们两姊妹动作,不住在胯间套弄的变态。

    (该死,太远了,好看的东西看不太清楚,有什么办法可以看清楚一点?)

    现在我与她们的距离,足足有十尺之遥,加上光线朦胧,只见其美而不见其真,照理说我该靠近一些,但霓虹姊妹并非常人,光是半兽人血统,就让她们拥有比正常人类更灵光的耳目,更别说这两个女巡捕肯定练有「天视地听」之类的职业功夫,我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她们发现,后果严重。

    (机会一去不复返,如果到了史凯瓦歌楼城,就没有这种偷窥机会了……说不得,只好拼一拼了。)

    打定主意,我窥看地形,发现北首有一个土丘,虽然不会比我这位置更靠近,但居高临下,看得肯定更清楚,是附近偷窥的最佳视野,便不顾一切地爬过去了。

    和原本所料不一样的地方是,攀上土丘之后,视野虽然是清楚了些,但却无助于我的企图,正自扼腕,没有在入山前采购好偷窥装备,忽然惊觉附近似乎有股奇怪的声音。

    先环视一遍,确认周围只有我一个人,但当我不死心地循声看去,只见左侧的草皮似乎在抖动,再定睛一看,哪里是什么草皮,是有一个人身穿草绿衣,上面盖满泥土绿草作掩饰,用这完美的伪装,进行和我一样的偷窥行动。老实说,那伪装真是无懈可击,如果不是因为彼此靠得不足两尺,又有怪声,我一定没法发现。

    这温泉所在着实隐密,方圆一里内不该有外人,阿雪不可能来偷窥,紫罗兰也一样,那么……唯一有嫌疑的,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茅……」

    我一个字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他已经闪电出手,捂住了我的嘴巴,连带还把手掌上一些伪装用的泥巴也送进我肚里。跟着,一张纸递到了我面前。

    「两个目标耳目极灵,为免打草惊蛇,不可出声。」

    鹬蚌相争,当然不会让渔翁得利,我自然不会蠢到在这时候揭发他的阴谋,只是拿过炭笔,在纸上疾笔奋书。

    「你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装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说什么这里有秘密温泉,其实是你自己想要来偷窥吧!」

    「哦,千万不要这样……写,道貌岸然是你看起来的样子,我还年轻有活力,想看漂亮东西有什么不对?而且,我是用最纯净的心灵,到这边来作艺术行为的,可别把我和大少你混为一谈喔。」

    「胡说!」

    纸不够写了,匆匆抢写下两个大字,我翻面继续,「大家都是来偷窥的,你和我有什么不同?」

    「大大的不同,你的手在哪里?我的手在哪里?」

    「混帐,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是男人的,手当然应该是在……」

    目睹这样的美色,我的手当然是在裤裆里,至于这位变态大叔的手……天啊,我简直不敢相信,他左手写字与我交谈,右手五指操纵三支画笔,竟将前方的美女入浴景象一一摄入画中,速度飞快,几下子功夫,就完成了一张未上色的轮廓草稿。从旁边十几张半成品来看,他已经在这里好一会儿了。

    「你……你真的是画家吗?」

    「其实,在成名之前,我曾经在伊斯塔当过某漫画家的助理……」

    茅延安朝我瞥了一眼,似乎对自己的经历甚感得意。而这家伙真是全套装备齐全,除了那些伪装道具,脸上又戴了一副高倍数的望远镜片,因为担心被人察觉到反光,镜片还漆上保护色,果真是行家。

    在从他手中接过一副同款式的镜片,我们两个男人达成了和解,放下无谓争端,先一起享受眼前的美景。

    那镜片确实是上等货,清晰多倍之后,别说是翅膀上的羽毛,就连霓虹姊妹腿间方寸的淡金色纤毛,都看得清清楚楚,当下差点感动得连眼泪都流出来,一切辛劳与风险,到此都有了代价。

    在池中,一面相互洗涤娇躯,姊妹两人一面交谈,这些日子以来,她们私下说话的机会不是很多,早有很多心事需要沟通。

    温泉很暖,不过因为天色渐晚,空气已经带了些凉意。羽霓来到妹妹身后,,往那柔细肩头上洒水,慢慢地顺着她胴体曲线抹了下来,搓了搓羽虹的粉背,绕过一双羽翼,顺着到了她的圆臀,两只手各搓一边,用力擦起来。

    羽虹害羞地笑了起来,反手去搂姊姊的腰,却被羽霓躲过,姊妹两人笑成一团。亲匿的动作,让我不禁吞了口口水,觉得有点怪异,却又说不太上来。

    「姊姊,你说我们这一次去楼城援手,会成功吗?」

    「会的,卡翠娜姨娘已经有了万全准备,除了方师兄,听说还请到东海的黄金提督李华梅来援。如果李提督真的到来,就算万兽尊者出关,我们也无惧于拜火教。」

    羽霓说着,继续把水浇上妹妹的雪颈、细肩还有胸部。当水滴顺着胸口曲线起伏,吊挂在粉红色的乳峰顶端,晶莹的色泽,就像是一颗娇艳欲滴的果实,引人垂涎。

    「姊姊,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位蓝雕蓝公子看我们的眼神好怪啊。」

    「哼,有什么好奇怪的?不过就是登徒子一个,自从我们出道以来,用这眼神看我们的难道还少了吗?有时候我真是气愤,为什么我们就要被那些男人品头论足,排什么十大美人,好象我们生来就是为了被他们消遣一样。」

    羽虹吐吐舌头,笑道:「姊姊,你别气了,我也觉得不好受啊,这次居然要和那种男人同行,整天就好象被什么蛆虫粘在附近一样,难受死了。嘻,不过,阿雪姊姊还真是漂亮,心地又好,和她那师父完全是两个样子。真想不到,除了我们羽族之外,其余兽族中居然还有这样的天仙人物。」

    「那位雪姑娘确实是难得,我从来没看过这么具备神圣气息的女性,简直天生就是修练光系魔法的最好人才。但是她会什么会跟着这种师父,这事就很有问题,说不定还牵涉到什么拐带人口的不法图谋,等到此间事了,倒是要动手查一查。」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我们不熟地形,需要茅世伯引路,而他又跟着茅世伯,我根本不想和这种人走在一起,还让他知道我们的出身。」

    「嗯……其实我也担心,因为根据师父的说法,这位茅世伯以前曾……」

    因为羽霓刻意压低了声音,我没有听见她到底说了什么,而光是入耳的这些内容,知道我自己是如何地被人讨厌,就足以令我气炸了肺,发誓总有一天,要这两个不识好歹的女人哭着忏悔。侧头看向茅延安,这个艺术狂人仿佛全然没听到这些话,只是专注于手上画笔,以飞快速度绘出一张又一张的写生画像。

    就在我仍然发呆的时候,下头的情形已经又有变化。

    似乎耐不住姊姊的搓洗动作,羽虹嘤啼一声,整个瘫倒在姊姊身上,背后的羽翼也渐渐变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几不可闻的轻微呻吟,依稀充满了情欲。

    「姊姊,这几天……我们都找不到机会,妹妹……好想你啊……」羽虹双颊绯红,不胜娇羞地垂头说着。

    光只是这一幕,就已经看得我目瞪口呆,放在裤裆里的手全然忘了动作,只是呆呆地越抓越紧,脑里浮现了一个字眼,理智上却又不敢相信。

    无视于我的震惊,羽霓已经一把将妹妹拦腰横抱,让那具雪白到几乎炫目的少女胴体平浮水面,脸上亦不见平时的冷淡,而露出了喜悦笑容。不是亲人之间的那种温柔笑靥,而是像看到俏丽小妻子向己献媚时,那种充满男性尊严的得意微笑。

    「小鬼头,看你把翅膀收起来,就知道你想要了。怎么?才几天不碰你,这么快就想男人了?」

    「人家、人家才不要男人呢,人家只要姊姊一个人好吗?」

    厚厚的水蒸气包裹着姊妹两人,使她们隔绝在整个世界之外。就在我看到几乎痛心疾首的目光中,羽霓吻上了妹妹的嘴唇,羽虹也像是期待多时一样,急切地将嘴唇凑了上去。

    飞沫溅在羽霓金色的长发上,如天空中划过的一道金色闪光。她把脸转到一边,侧面勾勒出她秀而挺的鼻子轮廓,红唇丰满,与妹妹微微张开的口唇间连起了一条香涎银丝,将平时的冷傲逼人,化成一股说不出的冶艳风情。

    「啊……姊姊啊……你身上好香啊……」

    羽霓用舌头将与妹妹唇间连着的银丝吸了一下,看着羽虹俏美的模样,笑了一声,捻着一绺柔发的嫩手下滑,沿着她细腻的额头到挺俏的鼻子、再到柔嫩诱人的小嘴,滑下白晢的颈肌……最后停在隆起的丘峰上。

    慢慢收拢五指,握了满掌,恣意地揉搓在隆起的玉峰上由揉到捏,并且找寻着顶峰上的蓓蕾,很快地令它们硬挺地绷紧凸起……

    「嗯……」羽虹嘤咛一声,一阵与柔嫩肌肤摩擦的触感,直让她全身酸软无力,承受着姊姊的爱抚。

    「算你听话。那群臭男人全是没用的废人,整天活像发情的兽类,怎么能让他们碰到我可爱的小妹子呢?」羽霓轻轻笑着,手不停地着捏揉着妹妹软热的酥胸。

    「男人……哪里能比得上姊姊呢?人家最爱的就是姊姊了……」在胸口的频频刺激下,羽虹的声音越来越是娇嫩。

    羽霓放肆地捏转着硬挺得像葡萄似的粉红凸处,羽虹则是乖乖地闭上小嘴,不让呻吟声发出来。

    「对了,这样就对了,妈妈现在又不在身边,除了姊姊,还有谁能爱你呢?你乖乖的,姊姊最疼你了……」

    仿佛是奖赏一样,羽霓水葱似的手指迅速移往妹妹腿间,那微微贲起的耻丘上。

    「啊……呜……」羽虹扭动着身体,欢喜地迎合姊姊的动作。修长的手指先是轻轻撩弄稀疏的金色纤毛,再慢慢划过微湿的花瓣,然后到了顶端的花苞,有意无意地拉扯。

    「不要……姊姊,会疼啊……」

    羽霓的手指肆无忌惮地逗弄着,羽虹喘着气,意识渐渐地模糊……

    「会疼吗?那你还要不要作呢?」

    羽霓轻笑,把玩妹妹可爱乳笋的小手,突然揪住顶端挺立的花蕾,下体的手指同时进入她湿润的细缝内……

    「啊……姊姊……不要放开……」羽虹全身突然一阵抽搐,她急速地喘息,无力的手握住羽霓侵犯的手腕,做着无用的抗拒……

    「乖妹子,舒服吗?」羽霓熟练地挑逗着妹妹,手指慢慢拔出,再忽然地挺进,连续的刺激,让羽虹全身笼罩在一层妖艳的粉红色泽中。

    「姊姊……不要,人家不要只是这样……快点,像平常那样疼爱虹儿嘛!」

    终于逗得妹妹出声讨饶,羽霓骄傲地笑了一下,带着妹妹来到池塘畔的土地上,一手将羽虹雪白粉嫩的玉腿,大大地分开;一手来回地在她臀部、臀缝间滑动,沾满了一手晶莹的蜜浆。

    柔洁如棉的雪臀,羞耻地整个裸露了出来,又被姊姊在自己私处来回抚弄,任人宰割的不安全感,使背脊整个发冷,但下身的愉悦感觉,却令臀部不自主的扭动,极度的羞愧与快乐交缠,让少女不禁流泪抽搐,发出好象哭泣似的声音。

    「求求姊姊……不要再玩弄虹儿了……嗯……你、你都不疼虹儿……」

    像是一个熟识女性悦乐泉源的风月老手,羽霓轻笑一声,分开妹妹白嫩的双腿,令那本已溢满蜜浆的花谷更形突出,自己同时也分张双腿,沉腰缓缓地贴近下去,片刻之后,姊妹两人的娇嫩私处,就做着最紧密的结合。

    「啊……姊姊……」仿佛得到了心爱郎君的慰借,羽虹的表情看来无比满足,把姊姊的一条玉腿抱在胸前,用自己盈盈可爱的乳笋来回摩蹭。

    羽霓的样子,看来也相当地享受。她摇动着纤腰,控制着彼此摩擦取悦的节奏,让妹妹在欲火高升的浪潮中,得到一波又一波的快乐。

    「不……那里不要……」忽然,沉浸在性爱喜悦中的羽虹,紧张地哀求出声;她姊姊不知何时,将食指分开白皙臀瓣,轻轻在菊穴口的皱褶拨弄一下后,按了进去。

    「啊……」火燎似的疼痛,从股间传遍了全身,羽虹悲鸣着,想躲开体内抠括的手指,但与姊姊肉体的紧密结合,却使她无法动弹。虽然愿意将一切献给姊姊,但是突如其来的粗暴行为,令她疼得直掉眼泪,小屁股更不自主地大力上下甩动着。

    「姊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虹儿?为什么要处罚虹儿?」

    「这是要你好好记住,除了姊姊,你不可以对其它人有好感。这两天,我看你和那个雪姑娘常常一起眉开眼笑的,你知道我有多不开心吗?」

    「对、对不起嘛,姊姊,人家……人家其实也是想把阿雪姊姊带过来,她那么漂亮,姊姊一定也会喜欢像疼爱虹儿一样疼她的,人家不知道姊姊会不高兴嘛……」

    连续呻吟着,这种又痛又过瘾的体验,是前所未有的感觉。羞辱与快感夹杂,激烈刺激着羽虹的理性与肉体。

    「小傻瓜。姊姊除了你,难道还会喜欢别的人吗?不管是男是女都一样,不管再怎么漂亮,姊姊只要我乖乖的小妹妹。」

    听过解释,羽霓释怀地抽出手指,转而溜往妹妹花谷的顶端,在细缝上濡湿的珍珠拨弄。

    「啊……呜……嗯……」受不了多重变换的刺激,羽虹终于投降在身体敏感的愉悦中,因羞耻而哭着、因兴奋而呻吟着。

    姊姊忽轻忽重地夹紧大腿,与她最娇嫩的花房来回摩擦,生出电流般的灼热欲焰,她颤抖的身子瘫软在地上,只能任由姊姊玩弄……

    残余的一丝丝的理智,被火热的快感所占据,欲望完全控制了全身……

    僵硬的身子开始变软,浑圆的臀部随着两边牝户摩擦而摆动着,喉咙不停的呻吟,似要将缠绕神精的快感拨开,腹中一股尿意渐渐升起,羽虹快速的摇动着躯体,想将它泄出来。

    蓦地,娇躯一阵痉挛,两腿间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抽搐,羽虹终于忍不住,而像尿床的小孩一般哭出声来。

    「呜呜……姊姊!姊姊!」随着雪嫩屁股的摆动,一股股热潮狂射出来……

    「哈……高氵朝了!」羽霓摇摆着一头秀发,兴奋着叫着,紧紧抱着胸前妹妹的粉腿,在腿间湿润感觉逐渐扩张的同时,也陪着心爱妹妹一起攀上禁断的肉欲颠峰。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