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阿里不达年代记(阿里布达年代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章 恶魔契约

    「什么人?限妳马上给我现身出来,否则……否则就是自找倒霉!就算妳不是人,那也是一样。」

    想起状况特殊,我连忙加了后面一句,脑里仅存的几分理智,则是开始拼命回忆过去听过各种与妖精们打交道的方法。

    而在这句话之后,也不知道对方用了什么方法,已经熄灭的油灯重新亮了起来,为整个室内增添亮度。借着油灯的光亮,我回头看见了那突然出现在我身后的女子。

    那真的是一个很动人的女子,甚至可以说是个让人一看之下,立刻就想要一亲芳泽的性感尤物。五官细致,轮廓分明,亮丽红发与雪白肌肤,身材十分地高佻丰满,配上那一身很有味道的打扮,将自身魅力发挥到极限。

    上身穿着一件细肩带的紧身背心,不仅露出平滑的小腹,更将一双雪肩连同大片胸口肌肤曝露在外,35F的豪乳,坚挺丰满,从领口露出了深深的乳沟。

    下身穿着一套奇特的长裤,左边裤管直垂到脚边,右边裤管却是仅止于大腿根,剩下部分全变成黑色网袜,若隐若现地展露性感的美腿。而足底十五公分的高跟鞋,则让一双美腿看来更加地修长,和丰臀一起,形成近乎完美的曲线。

    一头亮眼之至的鲜红长发,大波浪似的垂下;明艳丰唇上涂了与眼影同色调的浅蓝色,虽然古怪,却很衬合那一双如海水般的湛蓝眼眸。颈上缠了一条不知是貂还是狐的毛皮围巾,配合上一身漆黑穿着,很是有一种妖艳邪恶的危险味道,令人心儿狂跳,却是舍不得把目光移开,希望能够一直看下去。

    与凝视龙女姊姊、看着阿雪全然不同的感觉,这个女子虽然不见得有她们的绝色姿容,但是当我察觉过来,我已经不自觉地吞了好几口馋沫,胯间亦莫名地热了起来。

    「这位帅哥哥,这一次的客户是你吗?嗯,果然是一表人才,风度不凡,这次就承蒙你多多照顾了……」

    低沉的嗓音,却是像蜂蜜一样甜美难言,传入耳里,更好似一根羽毛在心头上轻轻搔动,教人心痒难耐。而没等我开口说话,那位突然冒出来的性感尤物,已经随意拉了张椅子坐下,也不见她怎么念咒、使手印,右手就忽然多出了一本簿子,书页自动地翻掀了起来。

    「你的名字是……不好意思,最近业务有点多,查数据慢了点……啊,有了,是鼎鼎大名的约翰·法雷尔提督,少年提督,履建奇功,虽然因为在宫廷的暴露事件身败名裂,不过很快又揭发黑龙会阴谋,东山再起,目前游荡南蛮,执行敕令中。非常好,这样的人,最是我们心爱的对象了,今天能够认识你,人家真是好高兴呢。」

    听她含娇带嗲地说了一堆,我都迷糊起来了,虽然心里已经有了个底,但还是问道:「请问……妳到底是谁啊?」

    「啊……抱歉,忘了做自我介绍了。我有很多名字,随着各种文化、地域性而有所不同,以目前来说,你可以叫我菲妮克丝。我的工作是与人签约,收买灵魂,至于职业名称……」

    菲妮克丝眼波流转,投来一个极具诱惑性的媚笑,盈盈朝这边走来,在我身旁走了一圈,两腿摆动间,我注意到,黑色的紧身裤,将她的美臀紧紧包裹住,呈现着一对蜜桃似的翘隆曲线,令人心动。

    「我是一个恶魔,受指环的召唤而来,请多指教。」

    这话可真是吓人一跳,但是却与我的预想相同。那枚戒指中果真有问题,却不是如平常一样宿有精灵或是魔灵,而是成了一个发信媒介,把讯息传出去,将眼前的美人召来。

    菲妮克丝,她自称是个恶魔,这点似乎是没有错,因为除非是修练到神魔一般的修为,不然人类运使魔法,终究是要靠着手印或是咒语来借力。但刚才她随手变出东西,却没有这些过程,这就不属于是人间界的技术了。

    「妳……是来收买我的灵魂吗?」

    修练黑魔法的术者们,有些会召唤出恶魔,与恶魔签订契约,藉以获得利处,这些事我以前时有所闻,却没想过自己也会碰到这样的事,毕竟我只是个半路出家、没接受过正统训练的三流魔导师,对于这方面,我并没有足够的知识,晓得该如何和恶魔打交道。

    只不过,根据过去各种谈判、讲数练出来的经验,别立刻答应对方要求,是在谈判中取得优势的第一条件。

    「别这么说嘛,对我们而言,每一次受到召唤,就是多一个与人类结缘的机会,特别是像你这样的帅哥,能与你见面,人家真的好高兴呢。」

    菲妮克丝语笑盈盈,说着让人欢喜的话语,更好像只是为了来与我相识一样,完全不提自己的目的,一面笑着说话,一面用手将头发往后梳拨,在如火红发垂泄间,展露她艳丽的容颜。

    我忽然发现,她和我过去认识的女性有一点很大不同。她的一举一动,看起来非常地自然,没有一丝矫揉做作,但却又非常地诱人,每一个小动作,都将她的胴体伸展成一个完美曲线,或是那蜜桃隆臀,或是饱满丰乳,甚至是那几乎超过身体比例一半的修长美腿,都恰到好处地吸引我的视线,在轻轻摆动中,我的呼吸慢慢急促了起来。

    也直到我开始坐立不安,察觉到这一点的她,很轻柔地微笑了起来,右手把记事本往后一抛,记事本如烟散化在空气中,而另外一本像是「魔导药草图鉴大全」之类数千页的厚书,则是掷地有声的重重落在我面前,上面写满蝇头小字,却在开头第一页留下一个几乎白到刺眼的签名空格。

    「我想……你已经知道人家的来意了。我们恶魔是从来不强迫人的,这份文件请你看一看,所有的相关事宜,都已经记载在这契约上头了,有兴趣和我们交易的话,只要你在这里签名,我们就算是结订契约了,你仔细考虑一下吧!」

    一如慈航静殿的圣典所记载,恶魔都是诡计多端的,虽然样子很轻松,但我才稍微一犹豫,菲妮克丝就像是要与我一起商讨契约一样,贴靠到我身边来,一双手更有意无意间在身上轻轻按捏。她柔软的手指似若有着魔力,每一下碰触,都在我身体点起一团熊熊欲火,恨不得立刻就找个女的推倒在地上了。

    「等等,这么大一本东西,妳称它为契约?」紧要关头,我好不容易收摄心神,保持一丝清醒,道:「就算要我签约,起码也得把契约内容交代清楚吧。嘿!我可不是随便和恶魔打交道的人,祭司和神官都说,如果和魔鬼交易,死后灵魂会下地狱,永远受到炼火煎熬。」

    「那些傻蛋的说话怎么能相信呢?你们人类尽是会想一些莫名其妙的事。」

    像是听见什么很滑稽的事,菲妮克丝在我耳边轻声呵道:「地狱是我们的地盘?还是他们的地盘呢?你成了我们的客户,就算真的下了地狱,我们也只会在自己地头上给你方便,怎么会把你扔去让火烤呢?」

    「嗯,听起来是有几分道理……」

    「所以呢,一点都不用顾忌,像个男子汉一样,大胆地把这份契约给签了,让我们两蒙其利吧。」说话的同时,她柔嫩的掌心拂上我胸口,一下轻一下重的搓弄,又痒又舒服的感觉,险些就让我失去理智,点头答应。

    「还是不行,在知道交易的完全内容之前,我绝对不会签约的。」

    「交易的详细条文,都已经写在这份契约里头了,你一看就知道了!唔……不来了,你欺负我哟……」

    把我碰往她胸口的手掌握住,菲妮克丝的说话,像是情人的叹息似地,低沉而富磁性的声线,令人听了,酥软入骨,不由自主地想入非非。

    「胡说!」被她给摸得欲火炽盛,却又得不到宣泄,我愤怒的说话更是大声:「现在有谁会把这么复杂的契约看完才签约?东西写得这么密密麻麻的,你以为会有人类看得下去吗?」

    给我这样一吼,菲妮克丝却露出一副心有戚戚焉的表情,把手一摊,委屈道:「说得太好了,可是,连人类都看不下去的东西,你以为恶魔会有耐性把它看完吗?」

    看来至少在这一点上头,人类与魔族可以达成协议,对于那些会让人、魔都昏昏欲睡的冗长条约,我们都视之为畏途,不想去接触。

    菲妮克丝索性收起了契约书,直接对我进行讲解。简单来说,我可以对她许五个愿望,代价则是用自己的灵魂来交换。这些是与她交易的基本条约,但假如一切真是这么简单,就不会有一堆大喊着「恶魔都是骗人的王八蛋」的魔导师与妄想者,在怨恨中被带走灵魂了。

    传说中,这些来诱人签订契约的恶魔,就好比最黑心的讼师一样,最擅长玩弄文字游戏,在交易契约中布满各种陷阱,如果不想所有愿望许完,自己却仍一无所有,那就得在这上头特别小心。

    事实上,这些恶魔也不是无所不能,否则世界早已经由他们统治,慈航静殿里那一票神职人员也可以回家吃自己了。我们或许可以许愿「我要很多很多的钱」、「甚至我要永远也用不完的钱」,这些都可以实现,在满足客户物欲要求上,恶魔一向很慷慨,但是当许愿说「我要变成世上最有钱的人」时,就会遇到问题,因为,目前当今世上的首富,说不定就是他们的另一个客户。

    菲妮克丝所能承诺于我的,也只是在她能力范围内满足我的愿望,而这些愿望不包含「再给我五个愿望」、「我要变成地狱之王」之类的不合理要求。至于「变成天底下最厉害的武者」、「拥有不死生命」这类的蠢愿望,我也不会笨到去许,即使不用传说中的惨痛例子提醒,我也知道吃下猛药成为武功天下第一,但在一刻钟后七孔流血身亡;或是被变成骷髅活尸,从此永生不死的愚昧下场。

    一轮讨论花了颇长时间,但整个过程中,我却显得很悠哉,从容不迫。一来,我知道悠闲永远是谈判中的优势要素;二来,我确实没有什么事好着急的。我并不是一个无欲之人,甚至还是一个很多欲望的人,然而,那些愿望里头,却没有什么需要冒着高危险去和恶魔签约的。

    金银珠宝,对我的引诱力不大,虽然我也喜欢钱,但是只要这世上蠢人还是那么多,我杀人放火、偷抢拐骗,要从傻瓜手里骗到钱来,这实在太容易了。好歹我也是阿里布达的子爵万骑长,有地位之便,又学过淫术魔法书上头的技术,要迷昏有钱人,骗光他们的身家,不用恶魔帮忙我自己就会了。

    官职什么的,就更加不必了。变态老爸的官可够高了,但终究是要听命于人,自来伴君如伴虎,官升得越高,死得越快。至于自己去开国当皇帝,虽然听起来很诱人,但我想这个愿望是超过菲妮克丝能力范围,顶多弄个小酋长当当就算了。

    把龙女姊姊追上手,该说是我最大的心愿了。但是这个愿望,有点像是一种憧憬,我希望靠自己的力量去圆梦,不想靠恶魔许愿。当然,要影响龙女姊姊的心智,这愿望也绝对超乎恶魔的能力范围了。

    我很想早点把阿雪的红丸给采了,甚至眼前这火辣性感的尤物,我也想弄上床去肏弄一番,不过这些都不值得我冒险去许愿。

    就因为这样,在漫长的讨论中,我一直显得悠悠哉哉的,什么也不放在心上,如果真的说有什么让我心痒难耐,那就是菲妮克丝在对我轻抚挑逗无效后,竟然蜂腰一扭,老实不客气地坐在我大腿上,弄得我胯间怒举,险些狠狠一棒,就敲在她圆翘美臀上。

    以个头来看,身材高佻的菲妮克丝,比我还要高,要坐在我腿上,照理说该是非常怪异的,但实际接触之后,我才发现这男性恩物的绝大好处。她浑身的肌肤,真个是柔若无骨,一坐到我腿上,扭动娇躯贴入我怀里,结实而有肉感的浑圆屁股,更毫不在意地在我胯间摩蹭。

    「我……我觉得很难相信妳,妳们恶魔都是狡猾多诈的,说不定我才签了约,妳就马上设法把我给干掉,那我不是太亏了吗?」

    「你怎么这么怀疑我呢?人家、人家好伤心啊!」好像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菲妮克丝转眼间便泫然欲泣,哽咽道:「就算是恶魔,我们也是有职业道德的啊,你以为我们愿意让客人死掉,随随便便砸坏招牌吗?契约中都是有保证的,直到你愿望许完才带走你的灵魂;在你没许完愿望之前,我们不但保障你的性命安全,还附送你从心所欲随身罐,可以有限度地变出你需要的东西。真的是好处多多,人家这么样地为你着想,你却这么样地怀疑我,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悲声哭泣的样子,让我不自禁地一阵心痛,但随即又被怀中她的扭动给引走注意。

    与龙女姊姊、阿雪不同,菲妮克丝的肌肤,白嫩得快要可以渗出水来。不是那种病色的苍白,而是像刚刚剥去壳的滑嫩鸡蛋,幼滑而充满弹性,在她身上,我才真正领略到「肤若凝脂」的具体意义。而她身上不知是喷了什么熏香,举手投足间都像是涂抹了一层蜂蜜似的,馥郁醉人,当那白皙手臂绕过我颈项,我几乎忍不住就一口舔了上去。

    「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没有想到你们的服务会这么周到,真是太对不起了。」

    「那、那你愿意相信人家了吗?相信人家不会害你了吗?」

    「这个……妳这样说,我也回答不上来啊……」

    一面讲话,菲妮克丝在我耳边不住发出引人遐思的低喘,柔软似绵的胴体,贴靠在我怀里,来回地摩擦,整个人就像是化作一尾妖艳的大白蛇,缠贴在我身上,性感美态令我呼吸困难起来。浑圆坚挺的乳球、结实的玉臀,这些我都感觉得到,当两具肉体这样地紧贴在一起,阵阵浓郁体香嗅入鼻端,我登时神不守舍,差一些便忙点起头来。

    「嗯~~你们这些人类,就是对我们恶魔有歧见,我是诚心诚意地来服务你,又怎么会想要害你呢?」

    说着,菲妮克丝有了动作。出乎意料,她竟然大胆地把手伸到我裤裆里,拨弄那早已硬挺的肉茎。

    「啊!喔……」

    突然的袭击,我叫了一声,只觉得五根灵巧的手指,慢慢地搓弄guī头内侧,同时也用掌心去摩擦睪丸,高度刺激之下,一股热血笔直冲上脑门。

    无比地兴奋,我一时间也不管什么恶魔不恶魔,大胆地把手探进菲妮克丝领口,使劲往后一拉,让她美丽如雕像的上半身,几乎都裸露了出来。

    淡淡的光线中,菲妮克丝的乳房、屁股、双腿曲线都是那样的柔美,当她弯着身体往后靠来,从肩膀、胸部,乃至于纤细腰部,拉出了一条极端艳媚的线条,雪白胴体轻微地颤抖着,散发出无可言喻的官能之美。

    「哦!喔!」

    细嫩的掌心,擦得耻毛痒痒的,指头在肉茎前端敏感处搓弄又离开,离开后又搓弄。快要出来时就将手移开,看到有点萎缩时又用手指触着前端。如此的反反复复,菲妮克丝巧妙地控制了我的感觉,使shè精感高涨却又出不来。

    「怎么样?人家的服务好吗?」菲妮克丝略仰起脸蛋,媚眼如丝,半闭的星眸用妖艳的眼神挑逗着我,仿佛我一答应签约,她就会任我在她身上为所欲为似的。

    我舔着菲妮克丝的耳朵,看她笑开了容颜,再把舌尖送进如贝壳般秀气的耳朵里,说着:「好,实在是好得不得了,妳……妳以后别去拉契约了,专门去干这个服务,保证妳生意兴隆啊。」

    「讨厌,这样子说人家……啊,你干什么啦?」

    实在是受不了了,趁菲妮克丝还在和我说话的时候,我把她往上一抱,趁势把她的裤子拉脱至腿间,露出白嫩玉臀,放落在自己的腿上,让肉茎前端抵着结实臀肉,顺势往凹陷处滑去。

    「服务总是要做足全套,我都已经这样了,妳可别想半途开溜啊!」

    「你还真是坏呢,可是,想要非礼恶魔,代价很高的喔。」

    「怕什么,顶多等一下和妳签个约,让妳有办法回去交差,这样让我干一次,总没问题吧。」

    在这之前,菲妮克丝还一直在我怀里扭动挣扎,但听我这样一说,加上抱住她玉臀的那双手猛往下拉,她便放弃抵抗,只是回过头,半是认真、半是挑逗地笑道:「那么……人家就任你享用了,事后可千万别毁约喔。」

    「绝对不会!」我说得斩钉截铁,只是没有把「才怪」两个字说出口。菲妮克丝被我抱着胯坐在我腿上,似是不习惯这样的羞耻姿势一样,低垂着脸,轻声笑着。

    「来,自己用力摆动腰!我要进去了。」我抱着菲妮克丝,由正下方把yīn茎插了进去。

    「啊……啊……不要这样强烈……」

    真是超乎想象的媚骨,我才开始抽插个几下,她就有了强烈的反应,不但娇声呻吟,肉穴更不住地渗出花蜜入,这样敏感的体质,才没有个几下,菲妮克丝就把持不住了!

    不过我也不轻易松手,抱着她来到旁边的床上,恢复正常体位,把菲妮克丝的左脚放置在右脚上,自己也躺在她旁边,正好是把身体左侧下方的菲妮克丝从背后抱住的姿势,yīn茎直直插入,一面抽送,一面用一只手揉捏着丰满的乳房,还用嘴唇吸吮着耳朵。

    新的快感再度升起,菲妮克丝全身香汗淋漓,开始发出了呻吟。

    「嗯……好、好棒喔,从来都没有那么过瘾过……啊,更激烈一点,让人家、让人家……更舒服一点……」

    我仍不放松,继续带领菲妮克丝探索未知的领域,我仍从背后抱住她,让她俯身向下。直接插入时,菲妮克丝的口中已发出了呻吟,更流露出类似哭泣的欢愉叫声,在不断的被yīn茎贯穿之下,还是不知不觉的发出了呻吟。

    亢奋的yīn茎抵到yīn道时,如火花迸裂的快感流遍全身,几乎是在无意识下,菲妮克丝披着垂肩的秀发,以yīn茎为轴,腰部开始上下摆动起来。随着上下的摆动,股间的yín水发出异样的声音,而丰满的乳房也弹跳着。

    此时的我抓住了菲妮克丝的腰,让她更随着我的手上上下下沈浮着。菲妮克丝已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抑制了,我一面撑着晃动的巨乳,一面用力的挺进着。

    「恶魔又怎么样?要搞起来,还是和人类搞比较爽吧?是不是啊,妳这个风骚的小恶魔。」

    冷不防,我的嘴偷袭到菲妮克丝颈背,她就如同被电流击中,身体颤抖着,发出近似哀嚎的叫声。

    我的嘴唇从肩膀后滑过颈子,来到面颊时,菲妮克丝竟主动转过头将唇迎上去,用力回吻过去,把我伸进嘴里的舌头,贪婪的吸吮着。

    「喔……」

    在极度的欢愉中,菲妮克丝松开了嘴唇,上身整个向后仰。我加快速度的抽插,将她一举送上高峰。

    「你……真是棒呢!」

    长发凌乱的遮住了脸,菲妮克丝大声地叫了出来,忘情摆动着腰,配合着我的律动,丰满胸部挺向我的双手。我也控制不住,guī头整个沈浸在蜜汁里,发射出大量jīng液,在此同时,菲妮克丝的四肢被强烈痉挛贯穿。

    「啊……啊……喔……」

    在无意识中,菲妮克丝体内像吸管一般,紧吸住我的yīn茎,两人一起发出类似筋疲力尽的呻吟,全身融化在无可言喻的绝顶高氵朝当中。

    也直到云消雨散,我们两个并肩躺在床上,菲妮克丝妮在我耳边说道:「嗯……该让你享受的,你全都已经享受过了,现在答应人家嘛……签个约好吗!」

    「不!打死我都不会签的!」本着正义原则,我毅然拒绝了肯定会拉我下地狱的契约:「和恶魔签订契约,不会有好下场,你们一天到晚骗人,现在我对妳也不用守什么承诺,约我是一定不会签的。」

    我暗自准备好的封魔秘咒,已经在刚才欢好之前偷偷塞到床垫下,现在也握在掌上,只待对方翻脸发难,立刻就要动手。

    「是吗?真是可惜呢,人家是这么样地想要为你服务呢……」努力了半天,最后仍然被拒绝,菲妮克丝似乎也不生气,甜甜地一笑,也不起身,就这么在我大腿上翻过身来,如玉左臂缠着我的颈子。

    「买卖不成仁义在,你闭上眼睛,让人家给你一个临别赠礼好吗?好啦,人家拜托你嘛……」

    别说那柔媚到极点的娇嫩语音,光是那饱满乳峰在我胸口旋转摩擦的绝妙触感,就令我再度色授魂予,闭上眼睛,手亦不安分地往前摸去,希望能再占一点便宜。

    「别急嘛……人家、人家这不是来了嘛……」

    香风扑面,我心神一荡,预备让她的红唇吻上我的嘴唇。但在接触剎那,我却觉得不对,接触点不是嘴唇,而是左眼,接触过来的也不是热吻,是一记重重的拳头。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