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阿里不达年代记(阿里布达年代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章 杀人夺物

    诡计成功,终于将美丽的小徒弟骗上床去,在彻底发泄身心欲望之后,我帮阿雪穿回衣服,再依照一贯公式手续,开始对失身的她柔声安慰。

    或许应该说不上是一贯手续,因为过去在帝都和一众贵族子弟厮混时,在奸淫妇女之后,除了恐吓,我们一向不多废话。但对于阿雪,因为不想以后每次都这样强来,趁这时好好地哄她,总是有好处的。

    「其实……如果师父你真的那么想要,阿雪、阿雪也是愿意的……为什么要做这么过分的事?」

    这句话绝对是放屁,如果妳真的愿意,为什么我过去一年说得嘴都干了,妳还是抵死不从,非得要我花钱下药,才把妳给弄上手?真是睁眼说瞎话。

    不过,要安慰人,现在自然不能这样说。反正是一番甜言蜜语后,再加上拍胸保证会帮她把那头豹子给救出来,这才哄得阿雪破涕为笑。

    「好,我们去把那头豹子给弄出来吧……嗯,等等,我想起来了,还有一个条件,我要妳先答应我。」

    我道:「回来之后,我要妳每天专心给我修练黑魔法,不准再用借口推托,知道吗?」

    「不、不是已经讲好了吗?为什么又加这一条?」

    「啰唆!反正已经趁火打劫了,我就干脆洗劫一空,如果妳不答应好好练习,我就不帮妳!」

    一直以来,阿雪在修练黑魔法上头就很不情愿,以至于进度奇慢,到现在还没有练成任何一门咒术,趁着这次机会,我要她一并答应,这才允诺进行救援。

    这项拯救野生动物计划,一开始就碰上了棘手的问题。我们根本就不知道那头碧玉龙豹被关在哪里,在连续三天的配种大宴完结后,苏瓦鞑剌就把这头珍兽藏了起来,全然不知道在哪里?

    后来还是那个来历不明的画师帮助,我不晓得他为何这样神通广大,但他告诉我们,在苏瓦鞑剌住的主宫里,有一条密道,通往地下密室,那头豹子就被关在里头,而要进入那间密室,除了要知道路径,还需要苏瓦鞑剌身上的钥匙。

    听起来有点困难,但最后也只有使用老招,让换上性感装束的阿雪去色诱那头淫豹,跟着就在寝宫中把他打昏,夺取了钥匙。

    成功进入,在漫长的地道之后,地下密室的规模简直超乎想象,虽然无暇细看,但我敢肯定,这间地宫非同小可,上面的雕刻、壁画,一看就知道比上面那间皇宫年代悠久得多,恐怕还是什么古文明的遗迹。

    这不要脸的淫豹,直接拿人家的遗迹改建,居然还把自己的宫殿吹嘘成这样,真是混帐,一点起码的文化财产观念都没有。

    无暇细想细看,我们在一间密室里找到了被囚锁在魔法阵里的碧玉龙豹,六条咒缚锁链仍是缠在周围墙壁,浑身血迹斑斑,伤得很重,但一身毛皮仍是那样柔顺光滑,姿态美得让人赞叹。

    大概误会我们是要带牠出去配种的人,碧玉龙豹发出凶狠的低咆,目露凶光,扯得锁链叮叮作响。

    「喂!算了吧!妳看这头东西这么危险,放了牠,我们可能第一个就被牠把头咬掉!」

    阿雪挡在龙豹之前,道:「不行!师父你看看牠,浑身都是伤,好可怜喔!

    我们一定要把牠救出这些坏人的手里。」

    我想想也是。又找不到圣者之杖,不把眼前这东西弄走,拿什么去交差?当下不多话,让阿雪去接近那头危险动物,我去弄开周围的锁链,预备解放工作。

    「啊!」

    只听见背后阿雪哀叫一声,已经给碧玉龙豹一口咬着,若不是缩手得快,半只手掌就这样给牠吞掉了。

    「浑蛋畜生!」

    我勃然大怒,刚想要过去踢上两脚,陡然听见一连串机括声响,跟着在一阵闷雷似的土石摇动声中,两旁墙壁竟往中间这里夹了过来。

    「糟糕!」

    各式冒险者绝对都知道这种叫做「千斤壁」的老套机关,尽管朴实,却非常有用,只要走得慢了,立刻就被夹扁成肉饼。我不敢怠慢,立刻就往门口冲去,回头却看见阿雪不顾着逃生,仍在扯着壁上的几根锁链。

    「阿雪,妳疯啦!快点出来!」

    「可是……如果我跑掉,这头可怜的豹豹就会死在这里了,我要把牠救出来才走1

    生死一瞬,这丫头竟是超乎想象的固执。闪着眼泪,拉扯着墙壁上的锁链,不肯自行逃开,但这机关来势甚快,她才扯掉四根锁链,两边的墙壁已经夹了过来,而阿雪双臂平推出去,凭着自身的怪力,居然把千斤壁给顶住了。

    「拜托……师父,还有两根……求您救救小豹豹……」阿雪流着泪水哀求,看她两条玉臂不住摇晃,任谁也知道她仅能短暂支撑。

    对于这种没脑子的滥情行为,我自是嗤之以鼻,何况凭我的力气,怎也不可能把锁链从墙壁上扯下,稍一犹豫,我立刻奔向外头,找寻停止机关的枢纽。

    才到外边,就看到给我们用花瓶砸得头破血流的苏瓦鞑剌,拉着操纵机关的枢纽,正自高声狞笑。

    「哼!发现了这座地宫的秘密,你们一个也别想活着出去!」

    想到阿雪正危险,一时急得昏了头,我居然直接冲上去,想要和这兽人徒手肉搏,唉!那个结果自然是我被他一巴掌就打倒在地,胸口扯出一道老长血痕。

    「我先宰了你,然后……啊!!!」

    宰了我之后要作什么,这个就难以想象了,因为在他放完话之前,一道黑影闪电似地窜了上来,将苏瓦鞑剌扑倒,而在他的身体与地面接触之前,喉管就已经被咬断,大量黑红色的鲜血,在地上横流着。

    我定睛一看,原来是那头碧玉龙豹,在阿雪的帮助下,扯断了所有锁链,窜出来一口咬死这个折磨牠多时的恶人。

    碧玉龙豹看着我,没有打算攻击,似乎已经分辨了敌我。当下不用多言,赶快停住机关,和筋疲力尽的阿雪一起开溜。

    逃出地宫没多久,我们就被大批豹人士兵给团团围住。找不到宫殿主人,两名浑身是血的嫌疑犯,带着最贵重的珍物私逃,其中一名还满口袋装着金银珠宝,任谁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双方对垒起来,我们立刻就落入下风,正在构思脱身之计,忽然看见茅延安在包围网外头,朝我们猛打招呼,要我们往西闯。

    依计而行,才跑出几步,就听见一阵轰然声响……这家伙,竟然在这座主宫里准备了这许多炸药,一经引爆,效果委实惊天动地,所有人争先恐后地逃命,自然没时间再注意我们。

    「师父,茅先生真是好人啊!」

    好个屁,炸药埋得这么多,要是把我们也给炸死,这样是在救人还是在害人?不过也真怪了,这家伙从哪里弄来这许多炸药?

    惊魂甫定,我们两人一兽直往山下冲,害怕被追兵追上,怎知到了半山腰,大票人马围了上来,过半以上都是本来参加寿宴的宾客,其中更有些高手人物,立刻召唤出兽魔,把我们包围住,而大批豹人战士也从山上赶下来,成了合围之势,怎么看都是走投无路了。

    「阿雪,看吧!都是妳不肯好好练魔法,如果妳一开始就把魔法练好,我们现在怎么会糗成这样!」

    生死关头,我不忘机会教育,向阿雪抱怨,而她也只是扯着我的衣袖,低声道:「师父,人家对不起嘛,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学的,阿雪再也不敢不听您的话了,您别生气嘛……」

    看她哭哭啼啼的样子,我略觉不忍,伸手把她搂了过来,低声劝慰。当包围网逐步缩紧,数百支火把、提灯渐渐靠近,碧玉龙豹抢先站到我们身前,昂首吼啸,凛冽威势,将逼近过来的兽魔惊退两步,但似乎觑准了牠伤重乏力的事实,曾一度后退的兽魔又逼上前来。

    我暗自寻思,若是唤出地狱淫神的龙蛛,是有一拼之力,但对方人多势众,败阵只是早晚,除非我手中拿到万魂幡,这才有可能起死回生。

    在连串叱喝声中,数只炸裂、腐蚀的兽魔,怒啸着扑了上来,我方自彷徨无计,忽然听见一长串爆响,扑上来的那些兽魔,不知怎地,全在空中就像触到了什么东西,给硬生生炸成碎片。

    还没来得及弄清是怎回事,几道极其强劲的破风声响起,像是有人在挥动长鞭一样,凛冽罡风把包围人众全部迫退,而当我们在一片飞沙走石后睁开眼睛,只见地上出现了一个圆圈,把我们圈在里头。

    ﹙剑气,这不是鞭,是绝顶高手挥动剑气造成的结果,这力量……有第五级……不,起码有第六级力量,是冷翎兰那级数以上的高手啊……﹚

    我武功低微,但是因为家学渊源的关系,在判断高手能耐的本事上,比一般贵族子弟要高,可以在这时准确判断来人级数。兽人中有些认出了这个事实,抬眼上望,只见百尺崖壁上,隐约有个黑影,横剑傲立,警告众人退去。相隔这么远,力道未减,运剑如此神妙,这手功夫委实是惊人之至。

    兽人们尽皆哗然,再次发动攻击,这一次,有几名酋长使用强力兽魔,直接攻向岩壁顶上那人。同时,大量兽魔涌向我们。

    接下来发生的种种,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但闻剑气激啸,漫天花雨,破空而来,将无数大小兽魔一一钉死、炸碎,什么土爪、石丝、爆裂蛊……尸体在圆圈外头堆起了高高一圈。

    几名酋长发动的重点攻击,也得不到效果。释放出去的白金银背、人面鸟、牛头妖,还没到中途,就给如雨剑气射得尸骨无存,就连强悍的伊索干达野猫,在占尽地利的优势下,也给一剑砍掉脑袋。

    而当两头第五级的强力兽魔,锐爪亚龙、盐化亚龙,在一头兽魔的牺牲掩护下,成功攻上崖顶,众兽人不禁一阵欢呼,但这欢呼却在下一刻,两头亚龙生物被斩成十六大块血肉碎尸坠下时,化作惊恐的叫声。

    不管是什么时代,能够独力屠龙的勇士,都被当作无敌的象征,即使是威力次纯血龙族一级的亚龙也一样,兽人们不敢再战,顷刻间走得干干净净。

    危机解除,我不敢大意,天晓得这人是不是为了什么而来。正要出言相询,掠风声响起,一道苗条身影自高处陡直落了下来,来到我们身前。

    「多谢相救,尚未请教……」

    要出口的道谢,在看清楚对方美丽的笑脸后,变成了呆楞的惊诧。对方是个熟人,一个我非常熟悉的女人,却怎样也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内陆再度相逢。

    「小情人,你没事吧?」

    「龙女姊姊……为什么……妳会在这里?」

    看着眼前的美丽倩影,我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位经常于我心中萦绕不去的龙女姊姊,夏华天女李华梅,此刻就以令人屏息的美姿,站在我眼前,站在这远离东方大海的南蛮绝地。这……这怎么有可能了?

    身为反黑龙王联合军的统帅,她的忙碌程度绝对超乎一般人想象,更何况最近与黑龙会的游击战争连续赢得胜利,为长久以来被压得抬不起头的反抗军带来一线胜利曙光,于情于理,更应该忙得不可开交,怎么会出现在这距海万里之外的边荒之地呢?

    种种疑惑在脑里一晃即逝,跟着我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因为站在我眼前的这位绝色丽人,实在是太美了。

    无月无风的黑夜,龙女姊姊单只是俏立在那边,就像是一个光源,让人眼前为之一亮。她梳了古宫装的发型,额前有漂亮的浏海,上面云髻堆乌,数吋长的一对龙角,晶莹碧绿,发髻后面用珠簪绾住,垂下及腰的长发尾,柔滑如丝,像一条马尾巴,迎风摇摆。

    上身是一件暗紫色的绸制窄袖春衫,隐现云纹雷鸟的图案花纹,春衫的领口开得恰到好处,露出玉颈下雪白的玉肤和一大块温润如玉、贲起如丘的酥胸,外面披上挂流苏的小坎肩,垂下的流苏刚好将这乍泄的春光遮得若隐若现,看得人心痒痒的。下身是同质同色的,滚了云边的武士袍裙。

    虽然不像阿雪那样的惊人尺码,她胸前却也是双峰怒突,一条缠银丝的宽玉带却把小蛮腰扎得纤不盈握,有如风中摇曳的折柳。曲线惹火之至,令人心荡,但浑身散发出来的玉洁风华和凛然正气,却又令人不敢亵渎,那柄以斩尽奸邪而闻名天下的神兵,金乌血剑,正悬挂在左腰侧,更衬托出其主人的英气焕发。

    无双美貌,看得人如痴如醉,浑然忘了身处何处。

    仔细说来,我与龙女姊姊是第三次碰面了,之前的两次,都没能好好看清彼此面容。

    第一次,是在东南沿海的小港,为着义军的战事,她与我有了一夜之缘,更帮我驱除入体蛟毒,救我一命。但因为从头到尾都处于黑暗之中,我连她长什么样子都没能看清楚。

    第二次,是在娜莉维亚,因为揭破黑龙会的阴谋,我和阿雪被忍军团追杀,龙女姊姊为了追踪鬼夕魅那个巨乳忍者而来,将之惊走,又救了我一次。这次却是匆匆一瞥,虽然惊艳,可是连好好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跟着是现在这一次了,又是在万分险难中,她出手相救,感觉上,就好像是一个从天而降的女神,总是在绝望中给我带来帮助,心里真是感激无伦。

    我们两个就这样站着,彼此对望。龙女姊姊娇颜含笑,看来落落大方,但我感觉得出,她的心里也正有着困惑与犹疑,还另外有一些我看不透的情绪。

    以地位来说,她是东海反黑龙会联军的总帅,受万人景仰与崇敬;论一身武功,她位列当世五大最强者之一,艺成之后罕逢敌手。无论是哪一方面,都不是我能比拟的。但是这么一位高高在上的女神,却与我有过一夜之缘,虽然并未真个合体交欢,但是对于这样一位女武神来说,她会不会认为这是绝大耻辱呢?

    (糟糕!忘记一件事,最近的女强人很多都是心理变态,见不得男人有一点好,只要男人在她们心里有一点好,就要想办法看那可怜男人出丑,破坏在她们心里的形象,甚至直接把他给宰了!天啊,龙女姊姊不会是这种人吧?)

    一想到这个念头,真是让人遍体生寒,如果真是这样,别说什么再续前缘,只怕我立刻就有性命之忧,被龙女姊姊杀人灭口。

    (不成,得想个办法争取她注意。)

    如果继续等待下去,那也是一个办法,但我却不喜欢将一切由别人掌控,更何况,每次见面都是那么衰样地被美人儿救命,毫无出色表现,一直这么下去,我在她心中的地位肯定像是一沱屎,随时会被别的男人践踏过去。

    「李元帅,我是阿里布达王国万骑长,约翰·法雷尔子爵,能够有幸拜见您的芳容,实在令我欣喜万分。」

    我以宫廷形式的礼仪,微微欠身说话,却同时伸出了手,像个普通朋友见面一样,希望与面前的丽人握个手。

    虽然有那一晚的缘分,但我可不至于一厢情愿到以为她会因此而对我倾心。

    龙女姊姊那一颗自尊自豪,永不向人屈膝的芳心,恐怕不是任何人能够虏获,更别说我这个一事无成的小子。先表态做个普通朋友,把彼此交情定下来,这才是重点。

    看到我做出这样的表示,龙女姊姊美目中闪过一丝激赏的神色,似乎很满意我这样的定位,微微一笑,也跟着我的动作,略为低头,笑道:「我是东海七色舰队总帅,李华梅。将军少年有为,风流倜傥,名动诸国,我……我留心许久了。」

    虽然打了几场胜仗,在国内被捧得高高,但是在龙女姊姊这种真正有成就的英杰眼中,其实是不值一哂,自然说不出什么久仰之类的违心话语,而且当她说到风流倜傥时,一双妙目还朝我上下打量一番,露出揶揄的微笑,显然是对我在宫廷的那桩曝露丑闻不以为然,弄得我面红耳赤,好生尴尬。不过到最后,她仍是坦率地伸出手来,一只像是羊脂白玉雕成的美丽雪手,向我表示友谊。

    如果我真的笨到直接握上去,那今天的会面就真是失败到家,我在她眼中只是个凭着几分幸运、一步登天的小伙子,然后对我们之间发生过的事摇头一笑,将我彻底忘记。

    以龙女姊姊的条件,我敢担保,也许周围的男人凛于军威,不敢对她开口追求,却绝对偷偷衷心慕恋,希望将她追上手,成为自己的得意娇妻,特别是在她重创黑龙军,声威大振之后,各国的少年才俊,都会以她为目标。我文才武略不行,既无显赫靠山,又与她无长日之交,唯一所长者,就只有那一晚的缘分,如果不把握这项优势,我凭什么打倒一众竞争者呢?

    在与那手掌接触瞬间,我顺势一翻,将她手背翻过,仍是以宫廷礼仪的模式,在上头轻轻一吻,浅沾即退。

    「啊……」

    龙女姊姊轻呼一声,似是没有想到我会有这样的奇袭,面上掩不住地一红,却随即化成坦然微笑,很大方地任我吻下去。

    「龙女姊姊,我不确定我在妳心中有多少地位,不过从此刻起,我和妳身边所有的男人毫无差别,都是一个真心想要追求妳的人。」

    确实花了一些勇气,我把这句话很清楚地说了出来。龙女姊姊闻言,面色看来相当凝重,让人看不出她的想法,显然她被我的这着奇袭乱了方寸。

    我不禁担心起来,原本是想说,直接把话说清楚,未尝不是一着妙棋,比偷偷耍小聪明更能适合这位绝色丽人的心意。但一切太过仓促,或许这样做太鲁莽了也不一定。

    幸好,在这个尴尬场面,有人适时地帮忙解了围。

    「唷呵,师父啊,这位很漂亮很漂亮的姊姊,是什么人呀?」

    在最尴尬的时刻,阿雪拉拉我的衣袖,很疑惑地小声问话。在她脚边,那头碧玉龙豹蹲坐在那里,没有伤人的凶气,一双绿油油的兽瞳,却是恶狠狠地盯着我看。

    「嗯,这位很漂亮的大姊姊,是李华梅李元帅;这边这个看起来呆呆的家伙,是我新收的徒弟,笨蛋阿雪。至于她脚边的这东西……别管了,是头早晚要被人道毁灭的畜生。」

    虽然这头碧玉龙豹是罕见珍兽,但看牠一直对我充满敌意的模样,实在是心里很火大。

    如果认真来说,这或许是很值得纪念的场面,四大天女中的夏华、冬雪,居然在此会面了,如果消息传出去,肯定会造成万人空巷的轰动场面,大群垂涎得口水直流的好色之徒,立刻蜂涌而至。不过,或许该说是运气吧,龙女姊姊之前并没有机会见过天河雪琼,也因为这样,当她惊艳于阿雪的脱俗清艳,我才得以随口几句胡混过去。

    站在半山腰的山道上说话,实在没什么气氛,我们三人重新上山,回到苏瓦鞑剌的宫殿。本来以为会遇到一番殊死战,结果却出乎意料,当我们重新回到那座富丽堂皇的宫殿,赫然只见到满地凌乱,处处都是人们仓皇逃窜、东西洒落地上的痕迹。

    虽然说树倒猢狲散,但是大树才倒下没有多久,这些猢狲也未免闪得太快了,苏瓦鞑剌的统治,实在是很不得人心,人才一死,底下人连为他复仇再战的企图都没有,立刻瓜分光了他的金银珠宝,逃散无踪。

    不远的前方,横七竖八地躺倒了数十具兽人的尸体,看来都是因为争夺财宝,死在竞争者手上。仅仅一个时辰前,还如此繁华热闹的宫殿,现在却死寂一片,只有焰火熄灭后的呛人烟味,不住刺激着鼻端,让人分外觉得难以适应。

    (该死,来晚一步了……)

    看着一片狼籍的景象,我长声一叹,只恨自己手脚太慢,居然没能赶上瓜分苏瓦鞑剌金银珠宝的良机。手上的旅费与资金已经不太多,如果不趁机补充一下,会很伤脑筋,让阿雪出去给人摸屁股赚钱是满过瘾的,但是看久了还真是舍不得,不是长远之计。

    (啊,对了,有一个东西……)

    忽然想起一事,我刚想要出声,却又觉得不方便当众说出,还是等一下和阿雪偷偷的试好了。

    只是,这番念头却瞒不住旁边龙女姊姊的慧眼,我一句话都还没出口,她已经莞尔笑道:「在想这里的藏宝库吗?确实是个好所在。被一堆结界机关护住,普通人没法打开,就算外头东西给抢光,那里大概也安然无损。」

    意图给看破,我有些不知所措,龙女姊姊却是倩兮一笑,大步朝前走去。

    「跟着姊姊来吧,小情人。」

    向阿雪吩咐几句,将她与龙豹留在外头后,我就直跟着龙女姊姊而去,一面跑,心里却是有些得意。打从再次相逢开始,龙女姊姊就唤我做小情人,这是不是代表我有一些机会呢?

    金钱不能买到一切东西,但是可以买到我。

    暴力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是可以解决你。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