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阿里不达年代记(阿里布达年代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章 南蛮绝境

    「唷呵!刚刚听到人家说,一个月前,在娜丽维亚大肆整顿的翎兰公主殿下,重新审理十七年前的冤案,为手下的技师总监申冤,把一干涉案的当地权贵一扫而空。」

    嘿!织芝这丫头干得着实不错,虽然知道以她的资质,好好培育,必成大器,以冷翎兰的眼光,当然不会放过这等人才,不过短短一年,就成为技师总监,这确实出我意料之外。

    「阿里布达王国与索蓝西亚王国的战争,日前因为索蓝西亚的奇袭成功,落败的阿里布达军已经退回马丁列斯要塞了。预计短期内不会有新的作为……」

    这点倒是不意外,索蓝西亚的那群笨精灵也不算太蠢,当初我知道他们节节后撤,诱敌深入时,就晓得我方军队有败无胜,奇怪的是,这么肤浅的坚壁清野战术,连我都看得出来,变态老爸和二公主冷翎兰没可能不知道,也没理由不上书国王,既然如此,为何还会败得这样难看?

    「另外,刚刚也听人提到,一年前在娜丽维亚揭发黑龙王阴谋的法雷尔提督,已有半年行踪不明,估计可能已经死在大地上的某个角落了。」

    「这种东西你就不用提了嘛!多嘴!」

    「可是,我觉得很光荣啊!因为又有人提到师父您的英雄事迹了……」

    在我身旁,阿雪吐吐舌头,俏美无伦地继续说着刚刚听来的消息。

    距离当初逃离娜丽维亚,已经一年有余了,目前我们两人位于大陆西南方,充满兽人与半兽人群聚的原始丛林,被俗称为南蛮的穷山恶水中,以搜寻各式各样的奇珍异宝为业。

    在娜丽维雅发现了黑龙会的重大机密,没跑出多远,就发现有人已经盯上我,预备杀人灭口。总算凭着阿雪的本事,暂时幸免。而经由许多方面的推判,我知道了她一身怪力的由来。想必是阿雪落入黑龙会手里的时候,接受改造实验,进行到中途,却引发了她体内的强大魔力,因此导致改造不完全,而一身魔力更不受控制地直接转为超人神力,虽然不足以与高手较劲,但看在旁人眼里,可真是骇人。

    后来当三个月期满,我可以使用魔法,就用了些淫术魔法书、血魇秘录中的技巧,躲过追踪者的耳目,一路南逃。

    我的魔力还是很烂,至多也不过使用第二、第三级的魔法,只是两本奇书中所载的秘术,均极为神妙,经过法米特增补的淫术魔法书,内中奇术更是寻常魔导师梦也梦不到的另辟捷径,所以尽管我只能发挥两三成效果,但是占着追捕者意料不到的便宜,竟能屡屡逃出生天。

    只是,我自己也知道,对付这些家伙容易,但如果黑龙会出动他们独一无二的忍军,那些忍者所使用的忍术,集蓝色的水系魔法之大成,内中更有其余五系魔导师最恐惧的特殊咒语,与她们对上,肯定要大吃苦头。

    那日在提督府,曾见到那名巨乳、翘臀的女忍者,后来我才想到,她定是七朵名花之一,「黄泉青菊」鬼魅夕。听说这名女子是黑龙王手下爱将,武功、忍术俱是极高,帮黑龙会刺杀无数强敌,却从来没有男人见过她的真面目。

    当日见她这样性感的身材,确实不愧为十大美人之一,不过,若是再见她一次,我可没把握保住性命,夺命美人,还是不见也罢。

    一直挨打不还手,不是办法,所以我一面逃,一面大肆散布消息,把黑龙会在娜丽维亚的龌龊事全抖了出来。刚开始,听到的人都说我异想天开,但是龙女姊姊李华梅在东海发表声明,以实际证据证实我说的一切后,大陆上诸国登时掀起骚动,正视黑龙会的野心,联手起来,实施封锁制裁,加上反抗军在龙女姊姊带领下,趁隙反攻,饶是黑龙会势可遮天,一时间也闹得接应不暇,大是狼狈。

    这样的结果大合我意,因为黑龙会手忙脚乱,自然也就没法派出高手追杀我,再说机密已然外泄,杀我只能泄愤,却无法灭口。话是这样讲,不过我仍然没命地向内陆逃去,连国王陛下要召我回王都的勒令都故意不接,表示「一日未寻获圣者之杖,臣无颜回归王都」,毕竟离海岸越远,黑龙会的势力越是单薄,水系魔法的效能更是相形减弱,我就索性在南蛮躲上三年五载,等风头过了再回去。

    旅途寂寞,唯一的慰藉,就是阿雪这个傻妞。四大天女之一的「冬雪天女」天河雪琼,以姿色而论,什么七朵名花都要靠边站。尽管失去以前那样高不可攀的冷艳,但却别具娇媚清纯,经过狐化的肉体越见丰满,那双37G的巨乳,整天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害得我长时间处于勃起状态,帝王神功不练自成。

    由于不想惹来没必要的麻烦,我订制了一个丑如恶鬼的木头面具,让阿雪戴上,省得带这么一个大美人在身边,到处引起骚动,之后,我就一直设法把这娇媚无伦的小狐狸搞上床去。

    真是无奈,当初困扰我的问题,至今仍是束手无策。慈航静殿独门的守宫圣咒,比什么贞操带都有用,让两片白嫩Bī肉紧紧合闭,教我不得其门而入,更想不出解咒之法,只能为之长叹。想来,当初在赤焰海贼团的手里,丧失记忆的她,便是靠这咒术保住贞节,若非如此,早给那群海贼轮奸千百遍。

    进了嘴边的美肉,却吃不下去,整日与她口交,尽管小狐女的吹吮技术极佳,却反而搞得我火气一日大过一日,越想越恨,就想把这累赘丢下,独自上路。

    那时,我们离娜丽维亚不远,听到我提出分别要求的阿雪,惊惶失措。

    「为什么?」

    「你我孤男寡女,非亲非故,种族又不同,人兽殊途,我怎么能一直与你同行?传了出去,国王会把我贬为庶民的。」

    这话倒是不假。贵族中饲养半兽人奴隶的是不少,但身为人类,却与半兽人平等地同行,却会为目前的法制所不允,更会受到所有贵族的鄙夷,如果严重一点,身有军职的我,或许还要上军事法庭被审判。

    「那……那我们可以……可以定个名份啊!」阿雪低着头,两手紧握,脸上又红成了一片,显然是搞错了定名份的意思。

    「你别妄想了,定名份不是要和你结婚。」

    「那……我们结拜好不好?我看很多故事里头都是这样的,如果结拜,就有名份了。」

    「去,我在王都不知道有多少义姐义妹,干妈干姨的,人家个个是美艳风骚,对我也百依百顺,哪像你这么讨厌,想要抱你都还推三阻四,要当我干亲,靠边站吧!」

    「那……提督你收不收义女……」

    「胡闹!」

    「那……我放弃自由民的身分,当提督你的奴隶吧!」连番被拒绝,阿雪的声音像是要哭出来了,「我可以叫你主人,帮你做事……我、我会乖乖把项圈带上,就算你要抱我,我、我也……」

    行了,就是要这一句,但我仍是摇头道:「不行!我不接受!」

    「为、为什么嘛?」最后的努力也失败,阿雪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你知道现在台面上有多少奇幻作品在玩主人和奴隶的把戏吗?如果我们也来这一套,那就是跟风,跟风就会被指责是抄袭,你认为我们禁得起这样的指责吗?」

    「这……好像是禁不起。」

    几个方法全都不行,最后,仍然是阿雪出了主意。

    「啊!我想到了,我可以拜你为师。」阿雪破涕为笑道:「提督你是我的偶像啊!我有好多东西都想向你学呢!我拜你为师,以后就有师徒名份,尊卑有别,不会有困扰了。」

    她说得天真,我却另外有了一个主意。师生恋?这个角色扮演我倒是没玩过,想象自己奸淫一手培育出来的弟子,让她在床上大叫「师父好强」,那种感觉,比起乱伦扮演好像更有一番滋味喔!

    吞了口馋沫,我点头道:「好!决定了,我就要这个。」

    「太棒了!提督万岁,师父万岁!」

    因为这样,我收了阿雪为徒,基于某个理由,开始试着教她黑魔法,让她朝黑魔导师的路子发展,就这样一路行至南蛮。不过,基于一些理由,这一年来的进展可以说是零。

    出了国境,翻过山岭,正式进入无尽树海之后,就完全是另一个世界。在战争中落败,被逼困居于发源地的兽人、半兽人,全都居住于此,由于长年以来的仇恨,它们对待外界种族未必友善,事实上,即使是兽人之间,这群智商不高的家伙也常常一气起来,就两个种族械斗得你死我活,若非如此,兽人们是可以有更大发展空间的。

    基于许多因素,有很多传说中的宝物失落在南蛮各地,成为寻宝猎人的天堂。

    极度原始的自然环境,保留了众多的神兽、魔怪、灵石、奇花异草,这些东西的任一部份,都有可能变成魔法中的无上珍宝,更别说盛行于南蛮、归类于地系魔法的召唤术,本身就要先搜集、驯服各式兽魔,将之召唤驱使。

    我和阿雪手里没有半点真才实学,要自己去寻宝,那是做不到的。好在之前在娜丽维亚大贪污了一笔,这段时间就在南蛮晃来晃去,收购猎人们出售的珍物,前后将近一年光景,资金花了七七八八,手边累积了一堆三四流的平庸货品,要运回国内做生意销售是可以,但要进贡给国王,恐怕才递上去就给他轰出皇宫大门,永不录用。

    这样令人懊恼的情形,像是没止境般持续,直到我和阿雪参加了那一次的物品交易会……

    在南蛮仅有的几个大市集,经常会举办所谓的交易会,让各方的珍宝商人藉着交易会,收购或交换自己中意的珍宝。大体上说来,举办交易会的组织,都有一定的公信力,会帮忙鉴定这物品的真正价值,不至于出现把珍珠当成石头卖的蠢事,因此虽然要被抽佣金,但参加的人仍是不绝于途。

    我和阿雪这一年来在各大交易会之间赶场,也算有了一点小小名气,但眼见手上资金渐渐匮乏,而搜集到的珍异宝物,又仅有一些像精励的粗绳、古代十字架……之类不入流的次货,心中委实沮丧。

    这天,我们来到交易会,发现今次拍卖品中有一柄「银光双手剑」,在拍卖手册中名列B级,难得的是价格不贵,距离我手边的现款,只差一点,当下我把心一横,把阿雪叫来,要抢在拍卖之前展开行动。

    「来啊!来啊!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只要十枚金币,就当场出售她现在穿着的内衣。」

    揭去了面具,阿雪露出绝艳姿容,立刻引起大骚动。冬雪天女名气虽大,平时却不出慈航静殿,见过她的人极为罕有,更何况是在南蛮,我比较放心,就让她以真面目示人。

    招牌响亮,打扮自然也不同凡响。阿雪的上半身,仅仅用两条纱布套过后颈,在胸前交叉,恰到好处地托裹起一双豪乳,只要身体稍稍摇晃,两颗肥硕奶瓜就像是要迸跃而出,即使刻意不动,两片薄薄纱布也不可能遮住那37G的巨乳,白嫩嫩的乳肉,看得往来路人眼都直了。

    下身穿着一件短皮裙,却是只能遮住前方。从背后看过去,整具胴体几乎是赤裸着,背部及臀部,曲线优美,细细的腰背下,衬着雪白肥大的屁股,诱惑迷人,付过一枚金币的金主,可以用手摸在肥大的屁股上,肌肤是又白、又嫩、又滑腻,直让这些凯子忙不迭地送上金币。

    靠着方法,我很快就赚够了金币。对这近乎是卖淫的赚钱法,害羞的阿雪自是老大不愿,只是被我逼良为娼而已。想起当日在皇宫里,天河雪琼这臭婊辱我如此之甚,现在她落在我手里,我会不好好报复才怪。当初害我当众露屌,我现在就要把她调教成一个淫贱无比,整日在大街上袒胸露臀的骚浪婊子。

    因此,除了这样的打工外,我平日都让阿雪穿一些极度暴露的衣服,几乎就是衣不蔽体,反正给人看看又不会少块肉,已经对我完全言听计从的阿雪,更是连抗辩机会都没有。

    很可惜,或许是太热衷打工,当我收好金币,准备买下那柄「银光双手剑」,却已被人捷足先登,把剑买走了。

    在珍宝市场上,很多脾气古怪的珍宝猎人,只换不卖,所以手上有个等级较高的珍宝,会比较有机会弄到好一点的宝物。现在机会泡汤,我自是只有叹气的份,而正当我要带着换过衣服的阿雪找地方投宿,一名豹头兽人靠过来,递上请帖,邀我们前往参加一场私人拍卖会。

    我又惊又喜,知道这一类私人交易会,通常都是某些酋长、富豪之类的重量人物所举办,只邀请够份量的客人前往,在席间争夸财富,展露的珍宝自然是第一流货色,比公开交易会这样的大海捞针强多了,当下也不推辞,带着阿雪就一起前往。

    乘着六足豹拉的豹车,路上才知道,举办这场交易会的富豪,叫做苏瓦鞑剌,十年前因为经营盐业而崛起,是南蛮有名的土皇帝,这次适逢他生辰,就遍邀够份量的客人,要好好热闹一番。至于他为什么会发帖子给我,帖子上又没名字,这点我就不知道了。

    一路上行色匆匆,十多天后,终于抵达了目的地,那是一座建筑在百丈绝峰之上,模仿昔日南蛮圣地空中花园所建的华丽宫殿。飘在云端中的一大片圆形土地,铺着白玉和其它闪闪发亮的石头,不知道哪冒出来的瀑布,倾泄成一条小河,沿途遍植繁花草木,在不远的末端聚集成湖泊,锦鱼飞跃、骏马饮泉,全然就是一副天上人间的至美景色。

    巨大的宫殿耸立在正中,没有围墙,类似古堡的建筑,金碧辉煌、流光溢彩,样子是俗气了些,但周遭飘扬着渺渺云气,刮着冷冷的风,感觉起来还是很雅致,而一阵馥郁芬芳的花香扑鼻,搀杂着阵阵女儿幽香随风飘来,两种香味相互交缠,合二为一,再也分辨不了是何种香气。

    环目看去,周遭有不少的侍女在招呼宾客。虽然身在南蛮,但是倒也没有买人类当奴隶这种事,女奴们都是半兽人,偶尔也有半精灵,打扮得都很华丽,虽是奴隶之身,却全穿丝着绢,比寻常平民要舒适得多。

    半兽人和兽人要如何区分呢?其实很简单,所谓的兽人,只是能站立起来,像人类一样行动的野兽,好比看见一个长着虎头,通体黄毛,双手成爪,会站着跑跳的家伙,那就是虎族兽人。

    而这样的兽人与人类交配,生下来的后代,就是半兽人了。像阿雪这样,具有人类脸孔、人形躯体,只是多了兽耳、尾巴的生理特征。正常的半兽人,皮肤上可能会有斑纹、绒毛或是鳞片,随种族与血统成分而不一。

    至于如果看到一个长着虎头、通体黄毛、双手成爪,不会站不会跑,却低咆着对你猛瞪的家伙,不要怀疑,它就是一头大老虎,虽然不会变成兽人,但是还是会吃人的,遇到它,请千万躲避。

    苏瓦鞑剌显然对侍女要求极高。虎族、豹族、兔族的半兽美人,轮番接待宾客,不同色泽的头发,散披在肩,修长的身段,酥胸饱满挺拔,仅堪一握的纤腰,再加上丰腴匀好的姿态,更添媚色,眼里充满着不可言喻的挑逗,让众多宾客乐得合不拢嘴。

    我和阿雪被带进一间独立小筑。由于沦落到当珍宝猎人不是什么光彩事,我并没有大肆张扬自己身分,而用了假名。看侍女们把我和阿雪带到的地方,虽然是漂亮,却远不能和一众宾客相比,显然我们也没有多受重视,那为何会被邀请,这就让人不解了。

    真正的理由,终于在不久后揭晓。因为距离交易会的开始,还有一段时间,所以这几天,我忙着在各处商人间游走,探听新的珍宝消息,特别是那最重要的圣者之杖,我寻觅了一年,半点消息都没有,实在头痛之至。

    举行宴会的前一天,阿雪忽然跑来告诉我,她遇到了一个怪人。苏瓦鞑剌为了附庸风雅,也请了一些南蛮地方的文士来共襄盛举,其中有一名游走各地的旅行画师,那日惊于阿雪的艳色,便请苏瓦鞑剌的仆从一并相邀,这天与阿雪碰着之后,立刻要求请她当模特儿。

    「那位先生很会画画,而且还会作诗呢!师父,明天你也去画一幅吧!」

    阿雪喜孜孜地说着下午的琐事,听她说来,那人虽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落魄画师,却极有文采,吟起诗来,什么「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什么「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端地是气势非凡。

    我文事不行,无法赏析诗词深意,但听了几句「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时,忽地想起一事,不由得大惊失色。

    待得听完最后一句「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我颤抖着声音,问道:「今天帮你画画的那个人,是不是个胖胖的秃子?」

    「才不是呢!他有一点白头发,不过完全和秃没有关系喔!而且长得帅帅的,年轻时候一定迷倒很多女孩呢!」

    我管他年轻时是不是淫尽天下美人,只要不是秃子就行,不过,还是有些不放心,低声再问:「那……这位先生贵姓啊?他的姓……该不会和老虎皮肤上的那一层东西有关系吧?」

    「不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的姓只和植物有关系,一点都不关动物的事喔!」

    「和植物有关?那就没问题了,告诉我,这小子他姓什么?」

    「姓茅。茅草的茅。」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