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阿里不达年代记(阿里布达年代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八章 巨乳忍者

    听说掌握到充分证据,阿巫和我带齐兵马,直闯慈济善堂,搜索里头的一切,成功发现交易帐册,证明以白淑卿为首的犯罪集团,借着善堂为掩护,暗中进行人口买卖。

    这是很妙的一着,因为在娜丽维亚,根本没人会在意一群外族异种的生死,天晓得那些进了善堂的半兽人和精灵后来变成了什么?

    邻近居民更是讨厌自己家旁边开了这种东西,早已不满在心,这次被阿巫扫荡成功,可以说是大快人心,家家户户都出来为提督欢呼,将骑马经过的阿巫和我,当成为民除害的大英雄。

    知道内情的随队士兵,都面有惭色,因为他们包围善堂的目的,就和长官一样是为了奸淫掳掠,在阿巫奸淫白淑卿的时候,他们大概也拉出善堂里美貌姑娘,恣意轮奸。可怜的我,那时候却与阿雪在崖底九死一生,他们在爽我在累,真不知所为何来?

    托了这次事件的福,约翰·法雷尔本已跌落谷底的名声,又有了起色。在街上迎接欢呼时,我和阿巫拼命地挥手致意,全然不顾及若是没有及时发现这秘密,我们要如何处理这件丑闻?

    表面上,事情只有如此而已,但真正的事实,却被我和阿巫强行压下去了。

    我们查阅纪录后发现,善堂里难民的来源,除了一般收容,更还包括了从一些盗贼团中运来的项目,其中赫然见到赤焰海盗团的名字,这就难怪当日落入他们手中的阿雪,会出现到善堂里来。

    但这所善堂所进行的阴谋,并不是人口买卖,因为那本所谓的帐册上头,只记载了某月某日,从何处运来了一批新人,却没有卖出纪录,换言之,进入善堂的难民,个个是有进无出。

    既然不是买卖,却为何要吸收这样多的各种族难民?答案只有一个,黑魔法中最禁忌的活体研究。

    在白淑卿房里搜出的几本东西里,我找到了一些被魔法封印的纪录。凭着血魇秘录里头的一些技巧,我试着读出里头的一些字句,竟然发现,这间善堂正在研究一种匪夷所思的技术:肉体融合。

    以技术层面而言,这门学问和我把织芝改造成龙战士的技术相似,但它的最终理想,是将生物改造,拥有其它生物的特长。若是人类与精灵融合,寿命会延长,会变成同时兼具创造力与魔法技能的强大魔导师;将精灵与兽人结合,那就会变成魔法高强又力大无穷的超级战士,若同时结合三个种族……

    混血儿的方法行不通,除了与人类,剩下从没听说有哪两个种族通婚成功,但即使是人类与其余种族混血产下的半精灵、半兽人,在繁殖上也是大有问题,像织芝那么优秀的个案,可说千中无一。

    但这本纪录中所开发的技术……呃!开发中的技术,却是以高段的黑魔法,来强迫融合两个不同种族的生物,产生一个具有新人格的新生命。虽说异想天开,但如果真的成功,那却是不得了的革命创举。

    而看着手上的这本纪录,我不由得担心起来。这上头的封印很强,看来总有个第五、第六级的封印,我是凭着血魇秘录的记载,才能偷看,正常情形下,恐怕要送回王都的魔导学院,才有高手能解封。总之,这封印绝不是白淑卿所能施展,若她有此力量,整个娜丽维亚可没人是她对手,又怎会被阿巫活活奸杀?

    若是下封印的另有其人……

    我把自己的担心告诉阿巫,他立刻赞成把善堂一把火烧成白地,压下所有消息。事实上,这样高深的研究,背后一定有个庞大组织,说不定就是本国的魔导学院,为了避免揭开不该揭开的秘密被灭口,我和阿巫决定守口如瓶。

    当晚,我回去探望阿雪。由于敬仰的长辈惨死在自己面前,又听说寄托信仰的善堂,原来是邪恶组织,对她显然造成很大打击,待在我的房间,半步不出。

    推开门,少女正坐在床沿,低垂着头,鬓发散乱,通红的眼睛,诉说了她刚刚哭过的事实。

    「阿雪,你还好吗?」

    「提督!」听见我的声音,阿雪蓦地抬起头来,「阿雪是不是很笨啊?过去我所相信的东西,就真的错得那么离谱吗?」

    少女眼中闪烁的神情,是如此地认真,令我呼吸为之一窒,嗫嚅道:「世上的事,本来就很难说,好人和坏人……很难分清楚的。」就像此刻坐在你身边的我,其实就是个包藏祸心的大奸人,这点你就看不出吧?!

    低下头,刚好从阿雪胸兜的空隙看进去,白嫩嫩的两团,由于衣衫绷得紧,勒住她丰满的乳房,让半碗形的乳房忽扁忽圆,由这角度望去,嫩白的乳沟忽紧忽松、一开一合的,煞是诱人。

    「善堂也毁了,我、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提督,我以后该怎么办呢?」

    少女楚楚目光煞是可怜,我心中也是犯疑。是啊!以后要怎么办呢?阿雪没地方可去了,这么一个危险的大炸弹,总不能放着她到处乱跑,给她回复记忆的机会吧!

    思索间,阿雪闹起肚饿,我让她去厨房找食物,顺便向阿巫拿回那本纪录,试着再研究些端倪,过不多时,门外传来异响。

    我以为是阿雪回来,前去应门,怎知哗啦一响,一只毛茸茸的白色尾巴,裂门而入,缠住我的脖子。

    一道身影迅速闪了进来,将我扑倒在地,浓烈的狐骚味窜入鼻端,我定睛一看,赫然给吓得魂飞魄散。

    竟然是已经气绝身亡的骚狐狸,白淑卿夫人!

    「你?你不是……」

    被本应死去的白淑卿骑在我的身上,一种极其不妙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就在我想要挣扎着将她掀翻时,我双手双足同时被她的尾巴缠住不能动弹,而她竟还有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在我脸上拂来拂去,加上缠在我脖子上的一条,这女人竟有六条狐尾。

    六尾妖狐!!!

    在兽人族中,狐族是极罕见的一族,和其余终生与魔法绝缘的兽人不同,当雌狐随着岁月累积,长出第三条尾巴时,就可以像精灵那样修练魔法。

    而稍微对狐族有一点了解的人都知道,它们是以尾巴的多少来衡量的,一般说来,有个三四条尾巴的狐族,就已经够得上「灵狐」的级别,而六条尾巴,则已经达到「妖狐」的境界,据说妖狐再往上,就变成九条尾巴的天狐。

    妖狐所拥有的力量,已经能达到五十万匹,这种力量和绝顶高手相比当然远有不如,可是要杀我已经是小菜一碟。

    现在她的狐尾已经缠在我的脖子上,她是不是马上就要杀我呢?

    「法雷尔大人,你们这一次可害得妾身好苦啊?」妖狐美妇坐在我身上媚笑着说道,可是那双转为狐瞳的兽眼里,却没有一点笑意。

    「嗤嗤」几声,她已将我的衣裤全部撕开,而我亦在此时发现,原来她从进门起便就只是用狐尾蔽体,其实她一直都是一丝不挂。

    「夫人说笑了,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怎么会害你呢?」

    「你们这次在妾身练功的紧要关头闯进来,把我捉了去,折腾得死去活来,只能靠假死脱身,这样还算无怨无仇?」

    轻轻抬起身体又坐下,白淑卿一下子将我的肉茎齐根吞进,随后她开始扭动身躯。

    这女人的体内似乎是一架磨坊,包住了肉茎不快不慢地转动,一种奇妙的感觉,立刻从肉茎的尖端传来。情不自禁的打了几个冷战,我在和这妖狐合体之后的一分钟内,便在她的体内发射了。

    妖狐的膣壁仍然紧紧裹住肉茎蠕动,几乎是瞬间,我本已萎缩的肉茎重又挺起。

    大脑在提醒我:不妙!绝对不妙。但是身体却已不由自主地向上耸动,很快又感到自己即将再次大打冷战。我的脑中,突然响起这女人刚刚说过的一句话。

    她之所以乖乖束手就擒,是因为阿巫在她「练功的紧要关头」闯进去。那么,她练的是什么功?

    「你……你……你练的是什么功?」我问话的声音都在颤抖,然而得到的却恰是我最害怕的回答。

    「天地阴阳交欢大悲赋。」

    我险些吓得晕了过去。过去曾听说,欲林有四种最厉害的采补异术,其中就包括了狐族的「天地阴阳交欢大悲赋」。据说这门异术是极为霸道的采补功夫,只要和异性交欢,就一定要将其采死才能罢休,否则自身立刻便会遭到反噬。

    「夫人,你千万不要听信旁人一面之词,包围善堂,奸你后杀,再奸再杀,还有剃光你的毛以后扔进猪圈,这都是我朋友做的好事,我曾经苦苦相劝,可是他一意孤行,不能怪我啊!」

    大难临头,我只有把全部罪名都推到阿巫身上,这样做虽然有些对不起朋友,但是转过来一想,如果阿巫身处我现在的处境,弄不好他连自己的祖宗八代都会卖得一干二净。相比之下,我只是出卖一下一个曾经一起喝酒,一起泡女人的狗肉之交,实在算不上什么大的罪过。

    「你对我作了那么多好事,现在还想好好死吗?」

    「这个……你就不能给我一点出人意料的答案吗?」

    事实已不容我多想,因为就在这片刻之间,我竟然又在她体内射了一回。一向「勇猛善战」的我竟如此不济,莫非今日竟要毙命于此?当下暗念咒语,想要呼唤出新炼成的超强武器。

    口唇甫动,我立即想起因为炼制地狱淫神的缘故,自己有四十九天使用不出魔法,这时,我唯一的想法只有「他妈的,怎么才能逃过这一死」。

    情急之下,我集中全部精力控制自己的肉茎,尽量拖延shè精的时间。因为我知道这世上所有的采补功夫,都必须要借着对方高氵朝时彻底放松的那一瞬间,采取对方的元阳或元阴,只要我能够不shè精,这妖狐功力再高也难耐我何。

    在我的努力下,那根原本坚挺如枪的肉茎,竟慢慢在妖狐体内软化下来,本来对于一个像我这样精力充沛的猛男,做这种事情的困难程度,甚至超过单人攻占马丁列斯要塞,但所幸我这些日子一直整天沉浸在温柔乡中,精力消耗过多,体内存货所剩无几。

    更重要的是,一个人如果成天大鱼大肉,那他即使看到再精致的美食也提不起胃口,我现在恰好就处于这种情况下,所以能够比较容易完成阳萎的不名誉任务。

    然而,骑在我身上的妖狐,立刻察觉到我小兄弟的变化。

    「能够在妾身身下收缩自如的人,法雷尔爵士你是第一个,能够得到你这样高手的元阳,妾身真是不知道几世才修来的福分。」

    说着不知所云的溢美之辞,妖狐媚笑起来,膣腔突然收缩,犹如铁箍般将肉茎紧紧夹住,随着她小腹一起一伏,膣内开始上下蠕动,奇妙的感觉让我联想到金鱼吮吸水面的浮游生物。

    而她那布满小腹和大腿根部的细长绒毛,也在我的腰间来回摩擦,较之一般光滑肌肤更为美妙的接触感觉,极富挑逗的魅惑。我好不容易才压制下来的肉茎,又开始迅速膨胀。

    (糟糕,这下子老子可真是死翘翘了。)

    我的身体拼命挣扎,徒劳地想要将我身上的美妇人掀开,却只更加提起女人的性趣。

    「能够和法雷尔大人如此强大的敌人结合,妾身好久没有这样的兴奋了。」以奇异节奏扭动着身躯的妖狐如此说道。

    将身体覆上在我的胸膛,妖狐把鲜艳的红唇递到我的唇边,猩红的小舌头吐出来,在我的脸颊上和嘴唇上舔舐,从那双碧玉一般的媚眼中,流露出的,是毫不掩饰的情欲之火。

    看来这臭婊真的发了情,所以根本不管我的感受自娱自乐,甚至我的反抗更提升了她的性致,没想到我约翰·法雷尔半世风流,最后竟落得个被妖狐奸杀的下场!

    天啊!莫非老天真的不长眼……或着,老天是真的长了眼?

    舒适无比的感觉,一阵阵从小腹接合处袭向我的脑海。

    「啊……不要啦……已经射了……已经射出来了!」

    忍不住强烈的快感,我一面哀嚎一面诉说,同时死命摇动着自己脑袋,身体仿佛被地狱的火焰燃烧。不知道过了多久……

    「不行了,请你饶了我吧!」我软弱无力地向妖狐请求。

    然而美艳妖狐给我的回答,只是更加迅速的耸动那丰满的屁股,同时「啪」的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

    「男子汉大丈夫,死就死了,有什么好怕的?」

    雪白丰满的40H乳房,在我眼睛上方摆荡。铜钱般大小的乳晕上,镶嵌着两颗熟透的葡萄,我突然猛地一下抬起头,张嘴紧紧咬住左边的那颗葡萄。

    「啊!!!」在我身上的女人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其中混合着痛楚和喜悦的感觉。

    「啊!!老娘要干死你!!干死你!」

    也许是被我的动作诱发了野性,此时她一改刚才温柔娇媚的腔调,说出只有最低俗的市井女人才会说的粗野语言,同时,双手的纤长指甲,也狠狠的刺进我的皮肤,在我身上划出道道血痕。

    「啊!又射了。」

    已经记不清射了多少次,虽然没有打破自己不久前才在织芝身上创造的shè精记录,但我肉茎越来越觉得麻木。然而依然在我身上一上一下耸动的女人,脸色却变得越来越红润。

    窗外似乎有什么声响,但是此时的我,整个人都已接近昏迷状态,根本无暇顾及这些问题。

    (又不行了,在这一次以后,我还能有下一次吗?)

    就在我颤抖着,准备做人生最后一次发射的时候,『砰』的一声巨响,轰然吸引过我和那妖妇的所有听觉。

    巨响声中,一块半人高的大石头给破窗扔了进来,看那大小,本来是花园池塘边的假山,却不知怎会给扔到这里。

    在我身上挺动的那妖妇,正值销魂高氵朝,对这块飞来大石根本无力抵御,百忙中侧身一闪,躲过上半身稀烂之厄,也让本来要被吸成人干的我,逃过一劫。

    大石高速掠过我身边,把旁边墙壁砸出大洞,我慌忙滚开,身体乏力得站不起来,勉强抬起头,只见眼前两道白影交错,那妖妇已经与人斗在一起。

    是阿雪!从窗外扔石救我一命的她,正被白淑卿那妖妇攻击,而从被砸出一个大缺口的墙壁往外看去,只见火光灼天,大批人马正与提督府士兵交战在一起,看来阵容着实坚强,一大批不知从何处冒出的发狂兽人,手拿尖角棍棒,肆无忌惮地冲杀,如果换做是此地任何一家富户,保证所有的护院武师在一刻钟内死伤殆尽。

    很可惜,在权力斗争中成为水师总提督的阿巫,可以说拥有此刻娜丽维亚最强的武力,加上这缺德家伙平常怕人行刺,提督府里不但聘请诸多好手护卫,更装设大量杀人机关,兽人们虽然凶猛,但是一进门就在机关里损失惨重,现在更被魔法师遥遥攻击,利用它们不会魔法的弱点,大占上风,眼看是要完蛋了。

    「阿姨,求求你,别再伤人了,住手吧!」

    阿雪与那妖妇缠斗着,她不会武功,只是凭着一股大力和敏捷速度,竭力周旋,在六尾妖狐的狠辣攻势下迭遇险境,身上被妖狐利爪伤得血痕处处,但她的力气可也真大,抱起一块大石疯狂舞动,迫得那妖妇不敢正面揽其锋,生怕一不小心被砸中,后果不堪设想。

    「小贱人!你用什么东西对付我?」无法取胜,白淑卿显然甚是愤怒,喝道:「贱人,我大费心血把你改造,你居然用这力量对付我?」

    「阿姨,你成立善堂,到底是为了什么?」越说越激动,阿雪说话隐约带着哭音,「院里的姊妹,为什么越来越少?你说过,她们都是被好心人资助,回到自己故乡了,是不是这样?你告诉我啊?!」

    唉!真是个傻丫头,这种鬼话你也信,我敢打包票,这妖妇当时一定是说:她们已经回老家了。

    「没错!她们已经全部回老家了。」白影一晃,那妖妇瞬间鬼魅闪身,击飞了阿雪手中大石,更擒住她手腕,「你那些姊妹都是改造失败的废物,已经被我吸干后吃进肚子,现在就轮到你了!」

    只见白淑卿把阿雪扑倒在地,哗啦一声,撕裂她下身裤子,露出白嫩粉臀,而她身后六根狐尾舞动起来,其中更有一根渐渐变形,尖端成为男性yáng具似的形状,想要干什么,已经不问可知。

    受到极度震惊的阿雪,起先是呆住,但当毛茸茸的狐尾在她臀上摩擦,立刻惊醒过来,竭力抗拒。

    「提督!救我、救救阿雪啊!」

    少女哭泣着向我求救,我并非无动于衷,只是横竖不是人家对手,何必跑去送死?反正我也在找机会把阿雪灭口,现在不出声,让她等会儿在极乐中死去,也省了我麻烦。

    忽然,一个想法让我感到不安。白淑卿的尾巴上,不知道有没有附上什么妖力?阿雪本身的封印相当不稳,要是给那尾巴插进身体,毁了封印的平衡,让她回复记忆……

    「给我住手!」

    大叫声中,我飞身过去,撞开阿雪,让那变形狐尾在我后腰上开了一个血洞,更知道生死一瞬,从怀中把一卷书册状物体往左侧水井掷去,喊道:「就算死,也不让你抢回去……」

    果然,情急之下,这妖妇不及细想,就飞身扑出,凌空拦截那本秘密纪录,天色又黑,等到她发现那卷书册其实是根点燃的强力炸药,一切已经太迟了。

    轰然一声响,外加刺耳惨叫,接下来的事,就像三流爆笑剧的内容一样,给炸瞎眼睛的白淑卿,凄厉尖叫,四处想找人攻击,却被提督府的卫兵巧妙逼入了兽人堆里,双方自相残杀。

    「提、提督!对不起!对不起!」

    少女惊惶地悲鸣,滚烫泪水低在我脸上,当我被阿雪搂入怀中,埋首在她那对37G的巨乳里,刹时恍若身在云端,什么痛楚都给忘了。

    眼看胜负已定,突然的变化,再次改写了战局。

    先是几声闷哼,卫兵中的几个魔法师,胸口给插了几枚十字镖,脸色发黑,倒地气绝。

    一群打扮古怪的家伙忽然出现,黑头套、黑围巾,黑色紧身衣上罩着丝袜状的锁子甲,手脚上还有黄铜作成的护甲,腰系短刀,微隆的胸口,体态轻盈,显示她们清一色是女子。料理掉魔法师后,立即窜入人群中,以极安静却非常快速的动作,斩杀着提督府的卫兵,顷刻间就把局势倒过来。

    我大吃一惊,看这群人的模样,很像是东海云隐之乡的忍者。但据我所知,忍者神出鬼没,除非接受聘用,绝不现身于大地之上,更罕有像此刻这般明目张胆地集体行动,还与兽人合作,难道……难道是传说中黑龙王驾前的忍者军团?!

    刹时间,许多事在脑里闪过。娜丽维亚是个海港,远离本国王都,以黑龙会的势力,自然可以轻易渗透,而若非是黑龙会这样的势力,黑龙王这样的黑魔法高人,怎么可能进行这样的研究?

    想来那间善堂只不过是个实验体转接站,兼做些小规模研究,研究主体自然还是在黑龙会的海岛上,只是被我和阿巫撞破,要来将相关份子杀人灭口。

    事后,果然证实了我的想法,本来黑龙会在其最大的监狱巴士底岛上进行研究,但日前被反抗军突袭,所有成果在战火中烧毁殆尽,幸存者将研究纪录带出,打算经由娜丽维亚北归,却不意被我和阿巫突袭,而黑龙王的忍军得知讯息后,立刻向我们发动攻击,打算灭口后抢回纪录。

    人家出动了这等好手来灭口,我暗叫不妙,要阿雪带着我,小声地往白淑卿那妖妇靠过去。她双目甫盲,听力不佳,却是个拥有五十万匹力量的好手,让她稍挡敌人,我们就有希望逃命。

    计划很顺利,虽然那群女忍者发现了我们,赶了过来,却被发了疯的白淑卿挡住,双方撕杀起来。尽管人多,但力量差距悬殊,顶多三十万匹力量的她们立刻就被压在下风。

    有些与那妖妇靠得近的倒霉家伙,被白淑卿一把捉过后,立即给撕碎下身衣物,跟着就埋首到她们两腿间,用她的兽牙又撕又咬,刹那间便血肉模糊。引起旁边连连惊叫。

    我高呼走运,心里更暗呼天地阴阳交欢大悲赋实在歹毒,由于没有将我活活吸死,这邪功终于反噬自身,看看那妖妇如此精神抖擞,身中多刀还拼命舔舌头,嗅着人家两腿间的气味口水直流,就知道她实在是浪得很了……

    这个念头才刚起,半空乍现一道冷电似的刀光,清清亮亮,洒出一片惊虹,待得我们看清楚,那威风八面的六尾妖狐白淑卿,已经给斜斜地劈成两半,大篷鲜血喷发,哼都来不及哼地当场惨死!

    纵然神智已失,这妖妇的五十万匹力量仍然不容小觑,来人能轻易将之一刀两段,纵有神兵,起码也得有七十万匹以上的力量!如此高手,国内不出五人,我几乎以为是冷翎兰那贱人杀来了!

    睁大眼睛,发现不远处的前方,站着一名忍者,腰间插着一本书册,模样挺像从善堂里搜出的那本纪录,但我却感应到,那是我为了安全特别伪造出来放在阿巫那边的假书。

    她娇小的个子,手执雪亮短刀,看不出来竟有偌大神威,胸前锁子甲裹着浑圆乳峰,虽然没有阿雪那么壮阔,估计也有34F的规模,因为身材瘦小、腰又纤细,抖动起来的视觉效果,几乎让我当场就喷出鼻血……想象一个尚在发育的清纯少女,却挺着一对哈密瓜似的硕大乳球,大概就是那么刺激!

    不知花了多大定力,我才移开目光往上看,却随即打了个寒颤。那是一双非常黑白分明的眼眸,两颗墨黑眼瞳像是无底泥沼,仿佛直接通往幽冥,散着森森鬼气,让人甫一接触,就觉得通体生寒。

    下意识地,我知道她是生平仅见的危险人物,但手脚却整个僵住,不听使唤,只能眼睁睁地看她举刃,荡漾森寒刀光,就要往下劈。

    「提督!」

    阿雪尖叫着,抢先扑在我身上,想帮我挡下这一刀。唉!人家刚刚连六尾妖狐那样的好手都给劈了,你扑过来,不过多送条性命,有意义吗?

    「刀下留人!」

    一声娇叱,乘着清啸,自远地传来,起初声音很小,却清楚地传进众人耳里,跟着声若龙吟,铺天盖地,势不可当,犹如万里风雷,霹雳大作,响彻整个娜丽维亚的夜空。

    早在清啸声响起时,她就停住动作,让手下撤走,但自己走了几步,却又不知为何改变主意,回过头来,擎刀就往我和阿雪身上劈下。瞧那声势,不用劈实,单是刀气便已足够将我们分尸。

    「刀下留人!」

    和刚才相比,这声娇叱已然近在咫尺,显然来人不但武功高绝,脚下速度更是不凡。情势紧急,这声呼喝已经不单纯是警告,同时更聚声成柱,直击挥下的刀刃,只见那忍者首领两腕剧震,斩下来的刀势随之缓了缓。

    「地霸气诀……是上天下地至尊功?」

    那忍者首领失声惊叫,声音甚是娇嫩,而被这一拖延,一抹清光如电飙至,金铁相鸣的脆响声中,她连退数步,身形一阵摇晃,转身就走,显然在刚才的双刃交击中吃了大亏。阻止她行凶的那件神兵,赫然是柄透明材质的长剑,在空中不住荡出美丽弧形,轻巧地落回主人手中。

    「把书留下!」

    我们的救命恩人,急追敌人而去,清朗月光下,只见她背影苗条纤细,蛇腰丰臀,煞是迷人。

    我心中一愣,竟觉得有些眼熟,待得看到头上龙形犄角,登时醒悟,高声唤道:「龙女姊姊!」

    听着我的叫声,空中龙女浑身一震,不敢置信地转过头,从声音里认出人来,跟着,她浅浅一笑,皓齿明眸,如花娇颜,媚态横生,绝色艳姿中,爽朗英气昂扬,看得人心神荡漾,不能自己。

    似乎为了追上敌人毁掉纪录,李华梅急追敌人而去,只剩下伤疲无力的我,就此身子一瘫,昏倒在阿雪怀里。

    这一夜的恶斗虽然结束,但收拾善后可真不简单。提督府的防卫兵几乎全军覆没,至少见着那批忍军的,除了我和阿雪之外,再没有半个活口。

    我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着去取回那本关系重大的实验纪录,结果,纪录的真本不见,而身为此地总管的阿巫也不知去向,着实令我懊恼不已。

    一直到许久之后,我才知道那本纪录到底去了哪里,老实说,那个答案真是让人够呕的了。

    这一次的不明事件,轰动了整个娜丽维亚,而由于军方的指挥阶层为之一空,自然造成了不小的混乱,本来有人希望由我来暂待指挥,但我只要一想到那些忍军的辣手,便忙不迭地拒绝,天知道那些家伙什么时候会来斩草除根,把我再度灭口,安全起见,早点往内陆开溜比较妥当。

    本来我就是接受国王陛下的旨意,要在大地之上找寻圣者手杖的,就算没找到,起码也得弄些奇珍异宝回去交差,不然堂堂一个万骑长,就此飘临在外,永远没有回去的指望。所以,趁着往内陆走的机会,去探访各类秘宝,来趟冒险之旅,倒也是挺理想的。

    被身上的伤拖延了两天,才准备出发,唯一的障碍就是阿雪。没有记忆,孤单无依的她,根本不知道何去何从。她衣不解带地在床边服侍了我两天,当她可怜兮兮地望着我,却不敢说出希望与我同行时,我脑里想着的,仍然是要不要早点狠心把她给干了,然后再灭口,一了百了。

    「呃!什么?你说有人告诉你,王都那边已经派军来此接管了……什么?接管的军队还有好久,但是接管的军方首长已经到城外,要派人去迎接,是谁这么大架子?他知不知道我是谁……什么?二公主殿下!」

    冷翎兰那个婊子居然亲自来了,这下子可不得了,看阿雪一脸兴奋的表情,直嚷着说想去见见这位公主提督,我冒出了一身冷汗。要是让冷翎兰那臭婊见到阿雪,那我……

    「阿雪,收拾行李……不,别管什么行李了,马上跟我走!」

    等待在未来之途的会是什么,我和阿雪都不知道,不过,肯定是与和平、善良、正义完全无关的东西吧!

    就这样,我们两人几乎是落荒而逃地离开了娜丽维亚,展开了为后世吟游诗人所津津乐道的的英雄寻宝之旅:「不仁不义的大冒险──约翰·法雷尔之一千零一夜」。

    「在这接下来的这一百年,我要把杀戮与邪恶推向全世界,不不不,说错了,我要把我的梦想散播全世界。」(出自某不知名霸主的之即位演讲)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