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阿里不达年代记(阿里布达年代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章 衣冠禽兽

    与织芝立下了约定,但如何实现才是问题所在。虽说没有实权,但论军职,我好歹也是国内有数的几名万骑长之一,假如时间再早几个月,只要一声令下,就可以轻易为织芝平反,不过现在霉运当头,只差一步就是身败名裂,没有大军在旁,我这万骑长的命令恐怕没什么意义。

    要让织芝在比赛中胜出的把握,我确实是有。基本上,要赢得这类比赛的奖项,除了技师本人的手艺之外,材料起码主宰了一半的胜因。用三流材料作出来的护甲,要抵挡一级神兵,那根本是痴人说梦,所以每一个技师在参赛前,都要竭尽所能地搜罗各色材料。

    这方面,我敢打包票,如果把存放在港口寄物所的魔蛟残尸拿来,作为材料,只要手艺不太差,怎么做都是一级的防具或武器,配合着织芝的巧手,这已足够作为胜选的保障了。

    但却有一个问题。要把蛟龙这类强力神兽,有效作成防具或武器,这并非普通技师所能担任,否则我在港口随便找个裁缝或是打铁匠不就可以成事?要做这样的工作,除了本身要有超卓手艺,更要有一定的魔力修为,在锻造中唱颂咒文,才能全功。

    织芝的手艺全是自学,但她对魔法根本一窍不通。魔法、灵力不比内功,可以传递转输,要在短短一个月之内,让她拥有相当的魔力修为,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不过这一点,我也已经想到办法,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去拿钱,为织芝赎身。

    赎身费总共要六十枚金币,本来加上我的酬金,织芝是存到差不多钱了,但因为母亲的丧事,花掉了一些,我身上没有那么多,只好去港口的寄物处,取出一些宝石、缀饰,拿去典当凑钱。

    拎了大概六十二枚金币在身,我回去找织芝,预备找她的主人去赎身,哪知道回到住处,屋里凌乱一片,却是人去楼空,逼问了几个邻人后才晓得,今天是要缴税金的日子,织芝不知怎地与他们冲突起来,就给抓走了。

    我一听可急坏了,没有用粗陋打扮掩饰的织芝,可是个小美人儿,就这么给这些粗人抓了去,后果可想而知。我一向的习惯,凡是我的女人,绝不许别的男人染指,这顶绿帽倘若戴上,那可乖乖不得了。

    问明方向,知道是在九龙山上,一个名叫「玲珑怨」的夜总会,拥有织芝奴隶契约的那人,是娜莉维亚的水师副提督,素来在那边饮酒作乐,我不加思索,便直往该处赶去。

    在途中,我已经心里有数,这一趟免不了遇到武力斗争,只好期望能够混进去,救人出来后成功逃脱。

    计划的前半部是成功的,但是在偷袭打倒守卫,救出了衣衫不整、险遭凌辱的织芝后,终于惊动了酒店的守卫,七八名持刀拿剑的打手,一拥而出,阻住了去路。

    织芝是手无缚鸡之力,而我也仅有缚她之力,要正面与这些打手作战,肯定有死无生,所幸,我早有准备。

    魔法师与武者敌对,第一要争取的就是念咒时间,我没把握在对方七八样兵器乱斩下来之前,念完咒语,所以回手一拉,扯开织芝身上蔽体的布袍,雪嫩胸部整个暴露出来,看得旁人全傻了眼,而我则趁机唱颂咒文。

    「古老的性欲精灵们啊,我以约翰·法雷尔之名订约,出来吧,淫虫!」

    时间太短,简单的咒语,我仅来得及召唤弱小的淫虫,不过也应该够了,当近二十只外型近似粉红色毛虫的淫虫,分别掉落在那些打手的身上,对此毫无抵抗能力的他们,受此突袭,马上就抛去刀剑,倒地发出淫荡的呻吟,双手忙着在身上的重点部位乱抓乱摸,定力差一点的,已经开始作出不堪入目的动作了。

    「你……想不到你这么厉害?」见到我的手段,织芝吓了一跳,也不怪我刚才对她的举动,迳自投来期待的目光。

    「你想不到的事太多了,先逃命再讲吧。」

    拉着织芝逃跑,跑没几步,又有人拦路,而且这次是将我们团团围住,不但人数比刚才多,而且还出现了第三、第四级的正职魔法师,瞧这声势,绝非是区区的夜总会保安,而是娜莉维亚的警备军。要和他们交手,起码得要召唤出淫兽才有抵御能力,但看情形,恐怕我连召唤淫虫的时间都没有,事情真是麻烦了。

    召唤淫虫以上的淫术生物,必须要奉献祭品,我眼光不禁瞥向不远处一名穿著暴露的侍女,只要我能抓住她,然后有二十秒的时间唱颂咒文,那么……哪有可能啊?那个侍女人在包围圈外,要抓住她得要突围而出才行,而二十秒的时间,别说那几个手底结印、蠢蠢欲动的魔法师,随便几样兵器斩下,我就完蛋了。

    身边只有衣不蔽体的织芝,拿她来当祭品,我可舍不得。理论上,淫兽是为了吸收祭品的性能源,这才被召唤而来,假如使用得不好,很有可能危及祭品的生命,使用时必须有这样的心里准备。

    那么,该怎么办呢?包围网逐渐缩小,左边两个红袍魔法师的手里,也泛起了红光,是魔法弓箭?还是火球术?反正都是会让人便成焦炭的东西啦!

    如果亮出身分,这些家伙会住手吗?很没把握啊!

    「好家伙,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敢这么单枪匹马杀进来,你以为自己可以就这么离开吗?」

    正当我犹豫不绝,忽然响起一声大喝,围着我们的众人登时让出一条路,让一名尖嘴猴腮的瘦子走了进来。众人见了他,微微躬身行礼,织芝抓着我的那只手,更是惊得直晃汤,显然这家伙就是什么水师副提督,持有织芝奴隶契约的那人了。

    然而,此刻的我却一反适才的怯懦,甩开了织芝紧抓不放的手掌,昂首阔步,直往那人迎去。在众人的视线中,我们两人相互对峙,气氛一时间紧绷起来。

    「哈哈哈哈~~要是不好好陪我喝个三杯,我可是绝对不会放你出去的。」原本的敌意消失无踪,我们两人先是握手,跟着便亲热地搂抱在一起。

    「你这小子,不是说在这里当个小军官吗?怎么混得这么好,水师副提督耶!」

    「再好也比不过你啊!堂堂的帝国万骑长,小子,到底是用什么肮脏手法奸淫掳掠得来的?」

    一场将爆发的撕杀就这样解决了,我怎样也没有想到,昔日老友居然在此地混得风生水起,更巧的是,织芝的奴隶契约就掌握在他手上。

    「原来是你有意思,早点说嘛!大家朋友一场,送你个小奴隶有什么关系,不过……」

    「阿巫,这女的是我开的,你不是记性这样不好,忘记了我的习惯了吧?」

    阿巫、巴闭还有我,当初是一起在妓院混着玩的,我自然知道这家伙好色的程度不下于我,看在朋友情分上……呃,或许是看在我的万骑长徽章上,将奴隶免费送给我,但是见到这么漂亮的精灵美人,何只是食指大动,根本就是十指大动,哪有不想染指的道理,吓得织芝往后退去,却给后头的护卫团拦住。

    因此,我冷冷地出言警告,阿巫是很清楚我的强烈占有欲,一但被我宣告为所有物,旁人想要沾染,就得要面对我的报复,有道是: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小人报仇,从早到晚。和我一起疯过混过的阿巫,是知道事情严重性的。

    「算了算了,问问而已,何必那么认真呢?」阿巫搓着手,命手下取来织芝母女的奴隶契约,交给了我。

    当我把奴隶契约当着织芝的面撕成粉碎,在阿巫狂呼可惜的声音中,浮现在我和织芝面上的,是一种毫无欢欣之意的笑容。

    这张打从她出生起,便操纵她人生的薄纸,终于被销毁,却并不代表解放,只是另一个囚锁的开始,而这次卖身的期限,更是漫长的一辈子……

    如果我和织芝认识的时间再长一点,再多了解一点她的个性,那我就会相信她的承诺,然而,这时的我们,相识未久,我不敢这样坦率地信任她,为了日后着想,我用了这个伤害她最重的方式,这是我日后思及常常懊悔的一件事……

    「阿巫,你的名字好难念啊!我就是因为把你的名字给忘掉,所以才找不到你的。」

    「不是吧!你这小子,我这么终刚强兮不可凌的威武名字,你也会忘掉,太没义气啦!」

    故友重逢,特别是一对酒肉朋友的重逢,当然不会有什么高雅的庆祝法,由于织芝已经疲惫万分,而我明天有与她有事要办,就请阿巫派人护送她到附近的旅社去暂住。

    「你和巴闭这两个小子真没意思,这么久了都不来看我,太不够义气啦!」阿巫叹道:「想当初我们黄色三连星义薄云天,誓同生死,每次嫖妓都是辉煌胜利,想不到才分开短短几年,巴闭就已经不在了,唉,老友啊!巴闭他究竟是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我总不能老实讲说是被我一剑干掉的吧!当下含糊混过去,与阿巫一聊,才知道这小子自花钱走后门,调到娜莉维亚来当个小军官后,便广收贿赂,与地方上的黑帮、富商打好关系,加上他逢迎拍马造谣生事的本领极佳,几年内便在官场扶摇直上,成了水师副提督的高官。

    「讲是这样讲,其实这水师副提督也没什么了不起,娜莉维亚没有战事,我们当兵的也没机会升官,这个港都水陆军俱备,我这水师副提督根本就没有耍威风的地方……油水确实是不少啦!但哪里比得上你在王都当万骑长那么走路有风。」

    娜莉维亚是大陆上属一属二的繁荣都市,别的不讲,单是九龙山上这一大片销金窝,就不晓得有多少油水进了当官的口袋,是外地官员眼中的大肥缺。我们现在置身的这家「玲珑怨」夜总会,阿巫就是里头的大股东,当初成立时,他半毛钱也不用付,只要负责一件事,就是保安。

    「阿巫啊,有件事我很好奇,刚刚跟在你身边的那一大票人,都是你从军队里抽调组出的护卫团是吧?」

    「是啊!乱强一把的吧,是我精心挑选,个个都是一流好手,我……」

    「你一个水师副提督上夜总会玩女人,为什么要这么多护卫?」

    「这……仇家多,当然要多作一点防范。」

    果然,看他那一脸尴尬,我就知道不对,能在短短几年内爬得那么高,说没有得罪人我才不相信。而不待我再问,他已主动岔开话题。

    「对了,约翰,你知道吗?巴闭他老子还真是头没人性的禽兽东西!」阿巫似乎相当气愤,重捶了一下桌面,「巴闭他不是有姊姊吗?大概是几个月前吧,那头老王八借酒装疯,居然把自己女儿给干了!」

    「真有此事?果然可恶!」最后一次见巴闭的父亲,是负责拿抚恤金给他,当时只记得是个酒精中毒的醉鬼老头,没想到居然最出这样不要脸的下流行为。

    「这还不算,更可恶的是,他清醒了以后,还连续又干了十几个晚上,你说,他是不是衣冠禽兽?」

    「真是禽兽不如,居然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放过,太可恶了!」

    「就是说嘛!所以前两天巴闭他姊姊寄信给我,说要投奔于我,我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反正我这里空房间多嘛!」

    「应该的,怎么说巴闭都是我们的好兄弟啊!将来要是有机会,那可得介绍给我认识一下。」

    「这个……当然……嗯……哼!」阿巫闷哼两声,在胯下女人的牝户里射出jīng液。

    这是他的鬼主意,为了庆祝我们兄弟重逢,所以我们两个人跨马谈话,简单来讲,就是一面搞女人,一面说话。为了怕被窃贴,「玲珑怨」里派来的姑娘,都蒙上双眼、塞上耳塞,双手也被反绑在后,我和阿巫直接掏枪上马,最后还是这家伙不行,先射一步。

    「就这样输你,我不甘心,刚刚是开胃菜,现在来正餐。」阿巫拿起桌上的铃铛,摇晃两下,立刻有两名穿著火辣之至,蒙着眼睛、塞住耳塞的美人被推了进来,看她们两颊泛红,两腿不住扭动的模样,肯定是给喂了春药。

    「老友,便宜你了,你先挑吧!」

    这两个妓女都不错,虽然不如织芝,但也是很好的货色,我瞥了一下,对于左边那个长发美人比较有兴趣。她穿的极少,胸前是透光绿边鸳鸯肚兜,粉红乳晕在薄纱下更明显,下身只穿一件性感的绿色绣花亵裤,两条修长的大腿,肥白圆润,扭来晃去,看了就让人心动。

    「决定了,我要左边的那个大白腿。」

    「喔,那右边那个小白屁股就是我的了。」

    也不多话,我和阿巫分别拉过自己中意的美肉,立刻掏枪上马。我把那美腿女郎压在身下,抓紧她丰满白嫩的美臀,将ròu棒插入她的花瓣,不断进行活塞运动。

    「喂!约翰,我有件事情要麻烦你啊!」阿巫搞起那个妞的屁眼,肉茎快速进出,很快就将那女的搞到浪叫连连。

    「我和我上头的那个水师提督处不来,这老头最近借口肃贪,满脸铁面无私,一直在找我的漏洞,其实谁不知道他贪得比我还多,你一向点子多,有没有什么办法帮我搞定他。」

    抚摸着青葱似的雪白双腿与曲线优美、浑圆高挺的臀部,我卖力抽插,一面将阿巫的问题听在耳里。

    「你要怎么办?我可不杀人放火。」

    「不是那个意思,你以前不是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春药吗?弄点出来,我只要让老家伙发生丑闻,弄得他下台就可以了。」

    「只有这样子倒是没问题,不过有往有来,你也帮我一个忙。」

    在春药和猛力抽送的刺激下,我胯下这名大白腿美女,不停地柳腰摇摆、挺直、收缩,最后身子仰卧起来,让我一面托起她圆滑的臀部,一面揉摸着她肥硕的乳房,继续抽送。

    「我的妞要参加你这里技师大赛,需要贵族推荐,你是这里的地头蛇,我要你当她的推荐人,还要帮忙让她获胜。」

    饱满的酥胸和玉腿压在我身上,大白腿美人上下摆动着小蛮腰,高耸乳房也跟着激烈晃动,洒下滴滴香汗,青春洋溢的胴体,在性交频率中不断摇摆。

    「当推荐人没问题,至于获胜……这不太容易啊,那玩意儿从来没女人参加的,何况你的妞……哎!好爽!」

    「少唬我,这种大比赛,哪可能没有暗盘,反正你尽力就对了。」

    一只迷人的肥白美腿,夹缠在我腰臀之间,柳腰粉臀不停的扭摆往上挺动,牝户更是不住的夹紧肉茎,在我的卖力抽插下,高氵朝已经逐渐到来了。

    「哎……好……那我就尽力……嘿!这婊子的屁眼真紧。」

    阿巫胯下的蓝抹胸妓女,那宛如白桃般隆起的屁股,不停的吞咽着他的肉茎,而我这边,大白腿美人儿的牝户紧紧夹住肉茎,圆耸恼人的玉臀,以及紧裹着灼热ròu棒的肉壁,使我快乐的几近销魂。

    终于,在双方达成协议的瞬间,仿佛展示友情一样,我们不约而同地shè精,然后向对方竖起大拇指,露出同样的下贱微笑。

    「小子!你他妈的实在是太帅了,世上还有像你这么强的男人吗?」

    性交之后,我们继续享受美人的口交,同时像以前那样自吹字擂,这时,坐在我对面的阿巫,懒洋洋地说道:「约翰啊!巴闭他姊姊的滋味怎么样?」

    「什么啊?不是说要你以后帮我介绍吗?」

    「干么还介绍,你搞都搞过了,有什么自我介绍比这更亲密?」

    「等等,你……你说什么?」

    对着我吃惊的表情,阿巫好象也吓了一跳,拉起了正趴在他胯间吮吊的那蓝抹胸妓女,奇道:「你以前在王都没见过吗?大白腿那个是大姊丽丽,小白屁股的那个是二姊莉莉,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

    「混……混帐东西,你不是说她们前两天才寄信来吗?」

    「她们寄的是平信,来这里骑的是快马,结果信和人同时到,我也很无奈啊!谁叫帝国邮政效率那么糟。」

    「人家是给父亲强暴,过来投奔你的,你、你居然就把她们推入火坑!你、你……」

    「呃!这事很奇怪吗?」阿巫把手一摊,无奈道:「每一个来投奔我的女人,我都是这么干的啊!要不是开妓院,哪有那么多空房间可以随时招待人睡?」

    看着他一副很无辜的表情,有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我终于想起来了:阿巫的名字,一个很有气势,堪称为国家栋梁的好名字……他叫「巫、添、梁」。

    没办法,你能期待像我这样的人,会交到一个怎么样的「朋友」?——

    对于阿巫的要求,老实说我有些担心,不想参与过多的官场斗争。可是当他提到,他的顶头上司水军提督,是本次技师大赛的主判,要操作技师大赛,首先要排除他的妨碍,为此,我只有勉为其难地帮他调药,不过还是要他发誓,只是闹个桃色丑闻,绝不伤害人命,省得连累到我。

    「你这人也真是的,这么罗唆,连好朋友都信不过吗?」

    「不是信不过好朋友,是信不过你。巴闭他两个姊姊就是太相信你了,所以现在才会在妓院里接客接到腿软……」

    「去,讲这样,昨晚搞她们的时候,你不是也很高兴吗?」阿巫道:「好好好,我发誓,如果我用你的药去伤害人命,就让我什么官都当不成,像狗一样被通缉着跑,可以吗?」

    这个誓言还算可以,再加上听说那个水军提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便开始着手配药。最有效的春药,当然是深获血魇大法师推荐,号称天下第一淫药的凤脑香了,不过这玩意儿效果太强,得想办法稀释一下,好在手上还有一些原料,虽然泡过水,效果或许差一点,不过就将就着用吧!

    阿巫似乎很高兴,接过凤脑香的磁瓶,欢天喜地就跑走了,看他那副贪婪模样,说不定还要把这春药先自行试用两遍,确认药性猛烈后,才拿去阴谋害人。果然,就在当天夜里,就传出阿巫在「玲珑怨」里头当上荒野大嫖客,召来三十多个妓女开无遮大会,最后险些精尽人亡的惨事。

    这事在我的意料之中,所以当两个他手下的白魔法师,神情尴尬地来敲我的房门,我则没好气地将一罐调配好的解药交给他们。凤脑香这天下第一淫药无法可解,所以我交给他们的,是我从淫术魔法书里头抄录,保证shè精之后立即回气的「龙精虎猛丹」,估计可以让他支撑到毒性泄尽。

    事后当然是有了一些惨痛代价,我遇到阿巫时,他整个人都快瘦了一圈,腰也直不起来,只能趴在软榻上,像条死狗般有气没力地和我说话。

    尽管出了大糗,他倒是没有露出尴尬表情,羞耻心这种东西,与阿巫是毫无关系的,倘使在意这种事,他也不能升到这样的官,事实上,他连一点教训都没有记取,见到我就忙要我再配个百来颗龙精虎猛丹给他,而在他身边,甚至还躺了两个浑身光裸的黑发美人。

    之后,阿巫就与我商量,他新看上了一个又美又俏的小寡妇,只是苦无良策将之收作禁脔。

    「这小寡妇叫做白淑卿,这是画像,你看,漂亮吧!」

    我从阿巫手中接过画像,果然是个美人儿,尖尖耳朵、毛茸茸的尾巴,是狐族的半兽人。在各种族中,狐族是出了名的专出俊男美女,这小寡妇是这般的美貌,素来喜欢美艳熟女的阿巫,定然不肯放过,就不知道他的困难何在?

    「堂堂水军副提督,怎么会搞不定一个平民寡妇?怎么?她背后有哪个权贵撑腰,你惹不起?」

    「那倒不是,只不过这小寡妇贞节自持,开了一间善堂,收容孤儿老弱,在娜莉维亚很有名气,随便动她,怕惹出民怨啊!」

    原来是这样子,难怪这色急的家伙要找我求助。稍加思索,我已有一计,低声道:「开善堂什么的,里头人口一定复杂,你就捏个罪名,说她窝藏逃犯,或是她在暗地作人口买卖,然后派人把她逮捕过来审问,这样不就可以任你为所欲为了吗?」

    「妙计!妙计!果真不愧是我的好友,衣冠禽兽约翰·法雷尔啊!」

    「谁是衣冠禽兽?咦?你现在搞的人是谁?啊!你这好色的畜生,又在搞巴闭他姊姊?你难道不会良心不安吗?」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呢?」

    「这样吧!我身上还带着两帖春药,让她们吃下去,这样如果不干她们,她们就会死。为了解救好友姊姊的性命,我们两个只好含泪挺身而出,这样良心就安了。上次我干的是大白腿丽丽,这次就让我操莉莉的小白屁股吧……嗯!阿巫,你这样盯着我看干嘛?」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你是帝国万骑长,而我只能做个小小地方海军副提督了!」

    因为在娜莉维亚并没有落脚之处,所以我和织芝现在的住处,是阿巫名下的一所别墅,为了将举行的「明日的名匠就是你」大赛,她借了大批书籍,回来仔细研读。

    讲到借这些书,还真是闹了点风波。以织芝的身分,是没可能在技师学院的图书馆借书,理所当然,这项任务就落在阿巫的头上。当图书馆以「重要书籍禁止外借」的理由,不欲借出,这家伙立刻带了五百士兵直闯图书馆,借口「有叛国犯人藉藏书交换机密」为由,一口气连续查扣了三千本珍贵书籍,全数搬回别墅,供织芝参考。

    连续几天,织芝把自己埋在堆积如山的书海中,一本接着一本地翻阅,神情专注之至。

    织芝的精灵血统来自父系,讲是这样,但她的父亲也只不过是一个奴隶,当她母亲被贬为奴时,遇到了一个喜欢观赏杂交秀的主人,没事就让手下女奴和府内奴隶表演性交秀,精灵、半兽人,甚至马厩里的雄马,都曾和织芝的母亲有过一腿,也因此,对织芝来说,被问及父亲是谁,是一个相当羞辱的问题。

    不过,或许此刻她会感谢给予她精灵血统的父亲。和纯血人类相比,精灵的记忆力、学习力都比较优秀,之所以会被人类赶到前头去,主要是因为人类天马行空的创造力,这是人类之所以能和大陆上各种族相争锋芒的最大理由,而同时自父母亲身上遗传到两边的长处,织芝就像是一块被丢进水桶里头的海绵,以惊人的高速,飞快地吸收知识。

    在我的要求下,阿巫特别从技师学院请来几位讲师,为织芝补习。我事先帮她做过化妆,戴上面纱,伪称是来自王都的贵族千金,令那些老顽固破格施教。

    几天下来,讲师们啧啧称奇,原本倨傲的态度起了一百八十度转变,相争抢着收这名五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为徒,然而,每一位讲师也都有同样的感叹:现在才开始学魔法,实在太晚了,成就有限,浪费了一块好材料。

    这件事我之前就已经想过。在这尚武的年代,世上的匠师毕竟还是以铸造神兵为主流,这是不争的事实,然而,什么样的东西叫做神兵呢?以一柄宝剑为例,最先被要求的自然就是锋锐无匹、斩铁如泥,但是,光凭优秀材料与打磨,效果有限,而世上又哪有那么多玄铁精金?

    在铸剑时施以让剑刃锋锐的咒文,就是铸造术革命的起源,发展出这套技术的,是出生于索蓝西亚,得到「神兵之父」称号的矮人名匠——隆·莫扎特。

    在剑上加各类宝石,突破「魔法与金属相互排斥」的技术障碍,令魔法剑得以铸造成功,这都是他的功劳,在他之后,一流神兵多了一些之前意想不到的功能:寄存于主人肉体内、自我修复、暗藏强力魔法咒文……

    可是这样一来,另一个问题也随之出现,假如匠师本身不会魔法,怎么可能做出这些见鬼的强力功能?这就是为什么,早期的神兵不是由某些贤者亲自制作,就是由某国皇室延揽一批优秀匠师与魔导师,合力制造。到了现代,要成为一名优秀匠师,不通魔法更是不可能的。但是,魔法本身是一样很麻烦的东西,在某些层面上,比习武练内功还要麻烦。内力还可以吃一些灵丹妙药,或是请武学高手转传内力,但在魔法上,我可从没听说有个门外汉因为吃了奇花异草,或是被大魔导士传功,而一夜间拥有强大的法力。

    嗯,或许是有,但那多半牵涉到自毁元神或是毁人元神,藉由魂魄融合的方式,达成法力转移的目的,不但复杂,而且牺牲很大。就目前的情形来说,我既不愿、也没有能力施放这种法术。

    但也不能这样下去,否则比赛的时候,织芝只能通过笔试,然后在比赛场上看着人家干瞪眼。就连编织护袍都要配合魔法了,更别说铸造神兵了,为此,我思索良久,仍然是只有那一千零一个计策,极度凶险,非到最后关头我不想使用的一着:淫术魔法书的最后一章,地狱淫神。

    「相公……有点事想打搅您。」一次欢好结束后,织芝低声问着我。

    在这之前,她再次以她那几乎是「神之手」的天赋本领,数度让我喷射出来,老实讲,在我生平遇过的诸女,织芝虽是美丽,但在床上的感觉并不见得就赢过星玫、邪莲,可是她柔腻纤嫩的玉手,轻轻包裹住肉茎,施展那如魔似幻的口交技巧,却真是千古一绝,令男人想不投降都不行。

    而欢好之后的她,披散着橙色秀发,像头温驯的小绵羊,雪白肌肤,柔滑细嫩,粉纤玉腿,圆润匀称;浑圆的美臀,耸翘白嫩,越看越觉得我在这交易中占到便宜。

    基于一些计划,我刻意不让织芝晓得我的身分与姓名,而不知怎地,对于打从出生起就是奴隶之身的织芝,虽然这只是伪善,我仍然希望能展现一点温柔,让她选择「主人」以外的称谓。几经思考,织芝却使用了「相公」这个令我为之一楞的称呼。

    「我……我真的可以吗?过去我从来都不知道,当一个优秀匠师是这么样困难的事?」

    或许是因为这些时间的大量学习,当知识累积得越多,越知道自己的不足,沉重的心理压力,当不必在人前强撑,这个个性坚强的女孩,也不禁对我露出了疲态。只是,这种高尚情怀,我这个远离书本的文字败类自然是难以体会。

    「我很认真在追了,但是每一个老师都说,我这年纪才开始学魔法已经太迟,这辈子成就有限,更不可能参加下个月的大赛,我……」

    「我去他全家大小,你干嘛这么在意他们的话?织芝你的男人是我,不是那些老头子吧!」握着织芝的雪肩,我道:「这几天你学的东西,过去你并不晓得吧?但你不是一样做出很多很棒的作品吗?你应该对自己更有自信一点啊!织芝你是五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你学一天,就比得过那些老头学一年,距离大赛还有二十多天,你一定会赢的。」

    「可是,我不会魔法,而且……」

    「不会魔法又怎样?织芝你专心在你要学的东西上,剩下的,你只要相信我就好了。」我拍胸道:「相信我无人能及的好色欲望吧!为了要把你这漂亮的精灵美人,收作我的奴隶,我拼了命都会完成我们的契约,让你在大赛胜出。」

    这话确实不假,在让织芝积极修业补课的同时,我通盘考虑各种可能的方法,假如我手上这时拥有一万骑兵,我可能会直接考虑在赛前干掉所有参赛者,或是直接威胁裁判。

    在我的鼓励下,织芝似乎安心下来,脸上出现微笑,却还是有那么一点抹不去的忧虑,这时,我知道自己该拿出一点实质保证,同时和她谈一谈我预备进行的手续了。

    「正常情形下,魔法绝对不可能一蹴而成,就算可以速成,也一定会付出相当的代价。」我道:「让你魔力速成的办法,我已经找到,若实在不得已,我们再来考虑是否非用不可吧!」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