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阿里不达年代记(阿里布达年代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八章 攻陷要塞

    邪莲这女奴果然够忠心,在这生死关头,没有丢下我逃跑,主动地迎向约伯,念动咒文,试图对付这级数差别太过明显的绝顶高手。

    令人哀伤的是,老天果然不给面子,一点让人意外的结果都没有。邪莲不愧是国内首席女盗,寻常魔导师要花数分钟的咒语,在瞬间完成,组出了一道防御气墙横亘在约伯身前。

    不过,或许这道防御气墙能阻挡羽箭,但约伯的重拳,却能一击轰天,那道气墙就像碎纸张一样,轻易被扯裂。邪莲试着稍微阻挡,但却给如山重拳给轰了出去,笔直嵌进墙里,昏死过去。

    邪莲竭尽努力,只能稍挡约伯眨眼功夫,重拳依然轰到我面前。这短短时间,连转身逃跑都来不及,但对我而言却已足够。

    「别动!否则我就杀了你老婆!」

    正如所有坏人会做的,我抄起腰间百鬼丸,立即架在翠萼脖子上,把她的身体挡在我身前。剑刃锋利,鲜血立即流了下来。

    「不!住手!」

    真是比叫狗还听话,约伯的重拳,硬生生在我眼前停下,他的嘴角同时溢出鲜血,显然强行止住这拳,对他本身亦造成伤害。

    约伯凶狠地瞪着我,我也瞪着他,彼此间只有剧烈的喘息。翠萼听见丈夫的声音,又感到喉咙的痛楚,只是一个劲的惨叫,幸好她为了安养,这间房远离他人,不然包管全要塞的卫兵都跑过来。

    双方就这么对峙着,情形一直很紧张。约伯几次想逼近过来,都被我用人质逼住,不敢过来。其实,约伯若放手一搏,以他的惊人速度与拳威,未尝没有一拼之力,但总之就是关心太过,见爱妻命在旦夕,几乎就没跪下来苦苦哀求,哪敢冒险?

    他当然也不敢传唤卫兵。全要塞的男人一起欣赏他妻子光溜溜的模样,传出去很光彩么?

    「约伯,救我……」

    虽然被遮住眼睛,但知道可以信赖的丈夫就在身前,翠萼雪白的胴体,作着动人的扭动,嘴里不断发出细微的呼救。可是,叫了两声,大概是察觉自己现在这副丢人模样,她又哭着大叫:「约伯!不要看,不要看我的现在的样子……」

    约伯大是尴尬,想转过头去,不看妻子的裸体,却又怕我趁机不轨,只好恶狠狠地瞪着我。

    双方再僵持片刻,我忽然发现,约伯的喘息声越来越粗重。是因为紧张的关系吗?我瞧不是,约伯的样子很有些不妥,纵然心中紧张,以他的武功与定力,绝不至于失控到这等地步。忽然间,我想起了血魇秘录的记载,决定一试。

    「嘿嘿!大龟公,你老婆的nǎi子又肥又滑,你以前摸过没有?这么漂亮的nǎi子没有男人照顾,真是太浪费啦!」我狞笑着,伸手握住翠萼的一边肥奶,上下抖动,恣意挤捏,让乳肉在握压下变形,翠萼更是止不住地嚎啕。

    「约伯,救我,快点救我……」

    纵有盖世修为,约伯仍急得满头大汗,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有一个劲地大叫:「小子!你给我放手……我……我一定要宰了你!」

    「好啊!那你的骚老婆就陪老子一同上路,她这么细皮嫩肉的,老子到了阴间也有逼操,也是划算!」嘴里嚣张,我心中可吓得要死,只是勉强撑住,脚才没有发抖。但约伯的情形正如我料,他与我这么对峙着,心爱妻子诱人的性感裸体,不住在他眼前晃动,约伯又不敢移开目光,他毕竟也是男人,虽然极力克制,但时间一长,目光渐渐浑浊起来。

    对他这种戒色的高手来说,眼前的香艳景色比什么毒药都厉害,我索性给他火上加油,开始玩弄翠萼的曼妙胴体,把口水涂在手指上,然后涂在这臭婊的肛门上。

    「不要啊……约伯,求求你阻止他!」翠萼知道我的企图,几乎是用大哭的声音哀求。

    「谁也别想乱动!否则这臭婊立刻就变成一具无头艳尸!」

    见约伯蠢蠢欲动,我大喝着阻止了他,继续抚弄翠萼粉白的屁股,由于刚被抽插过不久的关系,翠萼肛门口的肉环向外翻了出来。

    「你老婆的屁眼,骚得很喔!你尝过味道没有?嘿!把你的吊掏出来,在你老婆面前手淫,快!」

    约伯显然作梦也想不到,我会有这样的要求,先是一呆,继而忿忿不平地瞪着我,但在我一再威逼之下,愤恨地解开裤带,露出一只勃起的肉吊。

    这家伙应该叫吊圣,而不是拳圣,他那尺寸真是非比寻常,在那粗黑的阴毛底下,居然有一根粗大无比的ròu棒挺立着,长度约有三十公分左右,粗度简直可以和拳头相比了!

    约伯握住自己的大吊,似为此犹疑不决,我不能给他思考时间,手一用力,翠萼的颈项,再度流下鲜血。

    「快!打你的枪,否则就准备接你死老婆的脑袋吧!」

    其实我很害怕,要是这家伙铤而走险,全力一拼,这婊子的臭命又怎够赔上老子的。不过约伯到底是不敢冒险,在我威逼下,握住自己的肉吊,缓缓套弄起来。

    我干脆除去了翠萼的眼套,她左右环视一阵,看见我和邪莲,又看见她正在打枪的老公,顿时明白了所有事实,大声尖叫。而我急中生智,趁她尖叫的掩护,一手抚摸翠萼乳房,偷偷念出了淫欲结界的咒文。

    「飞舞在天空中的淫欲的精灵呀,请将我的心愿传达在空气中,张开邪恶的结界,加速欲望的奔流。巴达斯,维达菲。」

    和最初相比,我的魔力确实是大有长进,粉红色的淫欲结界迅速在空中形成,刺激着在场人的性欲。

    翠萼的裸体,在我刻意摆弄下,乳晃臀摇,说不尽的妩媚动人;约伯本来就是风流人物,奉命禁欲已久,现在美色当前,又有淫欲结界刺激,若是普通的俗媚妓女,他或许还能忍耐,但眼前的裸体美人,却偏生是他最心爱的妻子!

    几个因素一加,他哪里还忍得住,封闭的欲望,就像滚滚洪流一样宣泄出来,约伯红着眼睛,大力套弄自己的巨吊,起先还有几分生涩,到后来动作却越来越快,几乎纯出自然。

    「啊……不……」在丈夫面前露出种种丑态,可怜的翠萼无法抵抗,只能软绵绵的猛摇着头。

    「有什么不要的?你看你老公多兴奋,你的肉体有多吸引他?嘿嘿!等会儿我和你老公轮流干你,到时候你生下孩子,我们再来猜猜那究竟是谁的种?」

    听见这番淫邪话语,想象那恐怖结果,翠萼浑身就不自主发起抖来。

    我则巧妙地抚摸她背脊,更不时揉捏那饱满嫩乳,过没多久,连不断溢出汗水的雪白屁股,也因为受到刺激而微微蠕动着。

    「约伯!你老婆是索蓝西亚第一淫妇!你们索蓝西亚的女人都是贱婊子,而你老婆更是里头最淫贱的一个!你看看,这不是她的浪水吗?」

    我扬杨手,指尖淫蜜在灯光下发出水亮光泽,约伯额上青筋暴露,显然愤怒已极,却只是顾虑着妻子的安危,不敢过来,枉他绝代高手之身,现在却只能被我逼着羞辱地自渎。

    夫妻二人彼此对望,眼神中尽是悲哀的色彩。他们的距离已是那么近,可是目睹爱妻受辱,作丈夫的偏生一步也靠不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抓住了翠萼呼吸的规律,趁着她肛门松弛的刹那,用力顶入guī头。除洞口有一点紧以外,里面是很容易插入ròu棒的。

    「啊……」翠萼顿时感受到火热般的疼痛。

    「要裂开了……」强烈的压迫感从腹部传到喉咙,使得她本能地惨叫起来。

    「叫啊!我就要你叫!叫床给你的乌龟老公听,顺便让全要塞的士兵都知道你是个被人操爆屁眼的骚货!」非是我性变态,而是这时要借着种种伎俩,让约伯情绪激昂,不管是怒还是欲,只要他失去冷静,就对我有利。

    在翠萼的哀哭中,我慢慢开始抽插ròu棒。括约肌一次次紧缩的力量,几乎要把ròu棒的根部都给夹断了。这种强过ròu洞数倍的吸吮,使我感到无比的舒服。当用力挺入时,翠萼的身体无助地就像秋千一样摇动。

    「停……停下来……别在我丈夫面前……喔!不要!」

    翠萼口中喃喃念着,如同肉被撕裂般的剧痛、丈夫炽热目光下的羞耻,使得她几乎要昏迷过去。

    啪啪击肉声连响,淫欲结界已经变成了赤红色,房中的我们无不性欲高炽,就连重伤昏迷的邪莲,也连连发出性感的哼声,更别说陷入败德交媾中的我们。没多久,像是濒临崩溃,约伯发出痛苦的嘶吼,紧跟着,白浊浓浆源源自他巨吊中喷发出来。

    他的脸色骤然变成惨白,看来除了身上的神圣结界被破,对他本身亦造成相当的伤害,更何况他原来就已受了内伤。

    趁他病、要他命!这是每个坏人应该信奉的铁则,我当然不会自大到跑去砍他一刀,纵是现在,他一根小指头就可以把我干掉;我也不能逼他自断肢体,像这类英雄人物,一下逼得太紧,他说不定豁出一切,先把我连他老婆一起干掉,然后自杀!

    所以我只是持剑逼着翠萼,命她弯下腰来,由我在后头干着她屁股,推她往前走,就这么来到约伯身前。

    「不……不要这样……老公!别看我现在的样子!」

    约伯痛苦地别过脸去,虽然刚射过精不久,但他果然不愧是吊圣,股间的ròu棒还是硬梆绑的。

    「含进去!」

    我说着,逼翠萼低下头,把她老公的巨大ròu棒吞进嘴里。

    「唔……」翠萼已然失去抗拒的能力,不得不把ròu棒含在嘴里。

    约伯的粗大肉吊,在爱妻湿润的嘴里不住抽插,我则配合着,在后头奸淫她的菊肛。由于前后同时受到攻击,翠萼好几次都翻着白眼,大声哭泣,只见她眼睛不停眨动着,鼻孔也一张一合的呼吸。

    这时,忽然有一个眼套,遮住了约伯的双眼,原来是醒来的邪莲。她遮住约伯的视线后,明了我的用意,帮着解去约伯的衣服,露出雄健体魄,在他身上亲吻不休。

    「怎么样?约伯,还是有女人搞比较好吧!何必禁什么欲呢?」我大笑着,与邪莲非常有默契地,侵袭着眼前这对悲愤不已的夫妇。

    翠萼帮丈夫口交,邪莲舔吻着男人每一处的性感带,我则在翠萼身后,激烈地干着她的大白屁股。此时的翠萼已被折磨到发不出声音的程度,丧失意识,自尊心也完全粉碎。可悲的是,居然还能感觉出身体对男人的玩弄有反应,而且还克制不了,因为这完全是本能地从肉体深处引出的快感。

    在不能喘气和呻吟的情形下,翠萼的快感逐渐升高。

    「这就是女人的身体……」我说着,和前头的邪莲互望了一眼。

    「哈哈哈……真是个淫娃啊!」

    两人忽然大笑起来。

    在淫欲结界、邪莲的两面夹攻下,约伯更是难以克制,呼吸突然变得急促无比,配合着我的动作,挺动腰部,抽插着翠萼前后两个脆弱的嘴唇。而翠萼也无意识地配合起我们狂风暴雨的动作,不停扭腰摆臀;这么一来,她的神经越绷越紧张,在这刹那同时感受到前后如同火山般的喷射。

    在丈夫面前奸辱人妻的败德快感,让我的情绪极度高昂,如果不是碍于情形特殊,真想不顾一切地把邪莲也推倒,交相享受这两块熟艳美肉。

    「唔……」翠萼好象从肚子里挤出来的发出哼声,随后mī穴泄出大量淫蜜。在无底的黑暗中,不断的有火花爆炸出来。如此强烈的高氵朝漩涡中,翠萼感受到了夹杂着喜悦的舒畅,以及屈服的快感。

    「啊……要射了……啊……」

    在前头的约伯突然发出悲呼。霎时,我全身的肌肉僵硬到极点,插在翠萼直肠中的yīn茎也开始膨胀到极限。

    「啊……射了……」

    我的腹部猛地重击在翠萼柔嫩的臀肉上,跟着全身痉挛,从guī头前端马口射出的白浊jīng液,间歇性地喷射在翠萼那深不见底的直肠中。

    「喔……对不起……」

    把翠萼的嘴巴当成yīn户在抽插的约伯,也到达了第二次高氵朝。跟着把白浊的jīng液全射入翠萼嘴里,强劲的力道,使得妻子的喉咙差点梗到。

    「呼……真舒服啊……这臭婊的肛门有够紧的,太棒了……」射完精后,我发出舒爽的赞叹,露出了满足的淫笑。

    可怜的翠萼,则全身瘫软,淫秽的溪谷开开地暴露出来。一条白浊的jīng液,沿着湿淋淋的肉缝,慢慢从屁眼向下流动,形成了极尽淫秽的画面。而她的嘴角,则吐出混和口水和男精的白色泡沫,像极了一只被奸淫过后的母狗。

    我当然不会如此善了,在淫欲结界助威下,迅速又开始了第三回合的激烈交媾,狂操着翠萼臭婊。只不过这一次,最擅长吸精技巧的邪莲,骑上了约伯的腰部,恣意扭动她那丰满的淫臀。

    离天明还有许久,再次陷入淫糜性交的房里,只剩下炼狱般的嘶吼与悲呼。

    两天后,接近正午时分,马丁列斯的要塞大将,约伯·希恩,发出一连串的号令,把要塞九成军力调出马丁列斯,行军至指定目标,进行演习。

    突如其来的命令,让众人觉得奇怪,但仍是依令而行,用过午饭后,一队队大军依序出城。

    约伯看着军队离城,两眼呆滞无神。这两天,邪莲不断地与他交合,几乎将这绝代高手的所有内力,全数吸纳殆尽。而当邪莲的身体负荷到极限,再也吸不下去,她的獠牙咬进了约伯的脖子,将他变成了吸血鬼。

    邪莲控制她的傀儡,发出号令,将大军调离要塞,而我则放出信号,通知埋伏在左近的我国军队。不久后,要塞大门打开,迎接一队队穿著索蓝西亚军服的部队。

    这些用头盔遮住人类双耳,穿著伪造军服的我方军队,人数虽然只有数万,但却依我先前传出的要塞全图,迅速接管了要塞内各处险要地点。当城内剩余的数千守军与居民发现不对,已经太迟了。

    十多分钟的流血镇压,我们取得了要塞的控制权。但危机仍未解除,离城的二十八万索蓝西亚军队,在演习地点被满山满谷的机关埋伏重创后,必然会察觉不对,杀回要塞来。

    时间算得很准,大约是两个小时后,索蓝西亚的大军回奔至要塞前,邪莲嗅出空气中的血腥味,显然那些机关已有效地发挥了作用。但是那仍不够,二十八万大军便是死伤了一两成,在我方只有三万人不到的情形下,他们仍是有夺回这座要塞的可怕实力。

    矮人族工匠精心设计的重型巨弩、骷髅投石器、粮秣大炮……都是杀伤力强大的超级武器,配合要塞主炮,是我们赖以扳回优势的王牌;不过,我还有更厉害的一招!

    我发出信号弹,士兵们打开数百个大桶,紫红色浓烟随风弥漫在整个战场。索蓝西亚的精灵们,不乏风系魔法的好手,对这么拙劣的毒烟伎俩定不以为然,可是,当他们肚里的药物闹将起来,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仓促之间,弄不到大量剧毒,而且直接使用剧毒,容易被人识破,所以邪莲是用吸血族特有的秘术,参用食物本身的生克之道,配出了大量慢性泻药,现在时间已到,加上浓烟中药物的催发,二十多万尖耳怪物同时间闹起肚疼,战场上哀鸿遍野,臭气熏天。

    趁敌病、要敌命!素来是我的宗旨。纵有强力武器与城壁,三万人要对抗二十八万人,仍是件困难的任务,不过当对方只是群无力作战、抱着肚子哀嚎的死狗,那又另当别论了。

    霎时,弩箭、炮弹、毒水……连带魔法飞弹,全像不要钱一样地射出去,满天都是。索蓝西亚人蹲在地上,连瞄准都不必,有打必有中,真是踹死狗都没有那么轻松。

    顷刻间就造成了大量死伤,对索蓝西亚的精灵而言,今天必是他们历史上极度悲惨的一日,二十八万精锐大军,因为荒谬的理由,在战场上尸积如山,血流遍地,以最屈辱的形式战死于斯。

    尽管他们的眼神中充满愤怒与不甘,但是浑身沾满臭屎的模样,看来实在没有什么说服力。不知道将来索蓝西亚帮这些死难将士举行国丧祭典时,祭文里会说些什么?要说他们平安上天堂吗?这么多臭烘烘的家伙,恐怕没有哪个天堂愿意收吧!

    战局已经抵定了,邪莲站在我身边,眼神中闪烁着兴奋,这么多的鲜血,应该很能满足这黑暗女王的嗜血欲吧!

    不过这时却发生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

    翠萼本来被绑在旁边柱子上,目睹着自己同胞的苦难,泣不成声,这时大概是刺激太过,忽然悲呼道:「老公!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们!」跟着往柱子一撞,头壳登时破裂。

    邪莲与我大吃一惊,她更立刻赶去那边探看。也就在邪莲离开这边的同时,站在我身侧的约伯忽然发难。

    一来是料想不到,被邪莲控制住的他,毕竟不愧是一代高手,仍能保有些微的自我意识;二来……真悲哀,就算他只剩一成功力,依旧强我十几二十倍,只在眨眼间,他便夺去了我刺向他的百鬼丸,将我殴倒在地,跟着便挥剑斩落,邪莲仓惶欲救,却已来不及。

    不过,真不晓得这家伙怎么想的!百鬼丸落至中途,忽然止住,约伯举目四顾,看看血泊中的爱妻,再望向要塞外血肉横飞的战场,虎目中忽地流下两行清泪,纵声悲啸,跟着就将百鬼丸往颈中一挥,剑刃锋利无匹,血光乍现,人头已经掉了地。

    我吓得魂飞魄散,好半晌仍说不出话来。不久,邪莲确认我没有受伤后,报告道:「翠萼伤势很重,但我仍有把握救得回来,至于这个……当然是死得透了,不知道主人打算如何处理?」

    「活着的先医好再说,至于死掉的这个……」我面色凝重道:「他好歹也是一代武学宗师,生前英雄了得,我们不能任由他暴尸荒野!」

    「啊?」邪莲面露讶色,显是想不到我会有这个答案。

    「那么……要厚葬他吗?」

    「这个……唉!要多花钱的事就省了吧!」我挥手吩咐道:「把他的脑袋用石灰装了,送回王都,就算被是我干掉的吧!军部大概会把这首级悬在城门口耀武扬威,那样就不算暴尸荒野了。这么好赚的军功,千万别浪费!」

    「主人,您……还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大贱人!」

    「说得好,把它当作我的墓志铭吧!」

    如果说,阿胡拉玛的战胜,是种侥幸;这次成功攻陷马丁列斯要塞,绝对是项奇迹。尽管比数上没有刷新上次的纪录,但是一举拿下号称「不落之城」的要塞,几乎歼灭所有索蓝西亚的守军,我方三万人虽非滴血不流,但伤亡也是极少(躲在城壁上操作武器打死狗,会有什么伤亡?)。这个伟大的战果,在最短时间内轰传整个大陆。

    由于事先没有料到我能攻陷要塞,军部为了紧急派人来占领、接管马丁列斯,着实花了番功夫,而在他们到来之前,要塞中的我们忙着处理善后。

    把要塞内大量物资变卖,中饱私囊,这是所有军官的必然梦想。至于要塞内的居民,基于人道立场,酷刑虐待这种卑劣手段,拥有高尚骑士精神的我们,是不屑为之的,但为了节省粮食,由邪莲联络各国的奴隶大盘,将城内数十万男女老幼居民,以战俘为名,全数贩卖干净。扣去各项分赃,落入我口袋的,竟有三万枚金币之多,真是赚翻了。

    在等待期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某天晚上,我熟睡方酣,忽然得到魔苓示警,慌忙躲避,逃过了被刺杀的命运;跟着由邪莲出手,将三名刺客擒下。

    对于刺客,本当立刻宰了,但如果是三个年轻貌美的女刺客,那又不同。在邪莲的催眠套问下,她们招供出自己是东海上黑龙会的间谍,日前有一同伴,在马丁列斯失手,遗落一项重要文件,她们则奉命来此盗取。

    擒下这三名女间谍,奸辱调教,是个不错的念头。但是,一来我没有时间在此多耗;二来,星玫昨日紧急传书,说很高兴我再建奇功,然而马丁列斯一战,杀孽不小,索蓝西亚必将我当成头号诛杀对象,往后肯定暗杀不断,为此,我不宜多方树敌,索性卖个人情给黑龙会。

    找出那所谓的重要文件,交给她们,三名女间谍千谢万谢而去,我相信这是个正确的决定。两日后,我率领原属于我的八百骑兵,凯旋踏上归途。

    一路上受尽百姓们的夹道欢迎,我们几乎就被当作民族英雄了。「奇迹的约翰」、「魔术师法雷尔」之类的称呼,一股脑地加诸在我身上,如果要让某位我崇拜的名将来说,他必会担心「每次胜仗都那么容易,下次他们会不会要求我两手空空,就去占领敌国首都」?

    在接近王都时,邪莲与我道别,她要花时间静养,把从约伯身上吸来的精元,全数融合贯通后,再回到我身边。尽管不舍,但就此带她入城,要是被人发现,委实不妥,当下也就同意她的离去。

    进入王都大门时,我们受到了最隆重的欢迎,对于「败杀拳圣约伯·希恩、歼灭索蓝西亚守军、攻下马丁列斯要塞」的我,军部摆出了最豪华、隆重的盛大排场,鲜花洒路、乐声震天,我们骄傲地走过王都大门。

    当晚,正感寂寞而想去妓馆发泄,一具娇小身影忽地窜进我被窝里。不是刺客,而是我宠爱的小星玫,喜孜孜地搂着我,诉说离情,并且献上她粉嫩柔软的胴体,为我庆贺战功。

    只有一点是和刺客差不多,要应付这骚浪的小婊子,可真是要人命!

    王宫在隔日的典礼上,正式宣布了我的升迁。和星玫昨晚说得一样,我得以晋升为子爵,官拜万骑长,赏赐五千金币、大批丝帛绸缎,还有一堆没意义的勋章。

    真小气,还没有我在马丁列斯赚得多,果然贪污才是最快的赚钱方法。

    变态老爸只有短短的一封信:汝真乃吾之子嗣也!可名曰「真嗣」。

    由于军部一时间也还没想到,该如何分派我这战争英雄,确切的军职尚未发布,我便整日与星玫胡混,而命运之扉,也便在我们的不识忧愁中,开启了另一扇意想不到的门径。

    ~作者小语~

    从很久以前,我就很感叹。同样是写十八禁的情色小说,为什么日本的情色小说作者可以被尊称为「老师」,享有相当的社会地位;但在中国,情色小说作者却得要隐姓埋名,不敢让家人知道。

    堪称情色武侠作家首席的松柏生老师,在武侠作者中的评价不一,素来受到正统武侠评论家的批判,但对我来说,他确是一位很值得怀念的对象,因为在我国中时,唯一能借到的情色读物,就是松柏生老师的作品,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一段很有意思的少年时光。

    我是个非常喜欢情色文学的人,但过去所看到的情色小说,多半是那些已经成为世界经典名着的作品。是情色作品没错,但作者的目的却不在情色,而只是藉着情色描写与设计,去隐喻或是讽刺一些东西。这样的作品好不好,我没有资格评论,但是我不想连看黄色小说的时候,都像是在看课本一样,还要花心神去想它背后的意义。

    为什么就没有人能正视我们的需要呢?不要写一堆大道理,单纯地为了情色而写情色小说。虽然大家不好意思说出来,但是我想和我一样有这种需求的朋友,一定也不少吧?

    因为找不到这样的书,只好自己亲自来写,而网路提供了这样的一个环境。

    在几个情色文学网上流连,从看到写,累积一些经验后,阿理布达的构想开始成形了。

    阿里布达的成文,是源于网路上,当初是想写一篇轻轻松松的作品,所以只把「肆无忌惮」四个字当大原则,完全不给自己任何规范上的限制,想看看在完全自由自在的情形下,作品能冲到什么地步。也因此,阿里布达中大量地引用了其他作品的名词,主角设定上也变成了这样一个心术不正的大贱人。

    约翰·法雷尔这个名字,是来自光荣公司的游戏大航海时代二,因为当初是在打游戏的时候得到灵感,所以就用这样的名字来纪念。作品中使用类似典故的地方不少,修稿时曾有想过是否要改掉,但是这样一来,失去了「肆无忌惮」风格后,阿里布达就再也不是阿里布达了。考虑之后,决定保留网路上的原貌,以最原本的面目,把阿里布达呈献给大家。

    很高兴有出版社愿意为我出书,在某些方面来说,这是一件满冒险的事,台湾现行的法律与环境,能不能容纳这样的作品,仍是一个未知之数,但不管怎么说,这第一步终究是踏出去了,希望大家能支持我们的作品,让第二步有继续跨出去的机会。

    经济坏坏,书也不好卖,如果这一波的成绩不好,阿里布达也就没有第二集了,所以,请各位头家把手上这本书买回家看吧!

    那么……如果一切顺利,就与各位读者在第二阶段见吧。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