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阿里不达年代记(阿里布达年代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章 万魂魔苓

    这吸血女魔的牝户,果然不同凡响,当她刚刚坐下,我的yīn茎像是插进了一个宽松的布袋,几乎感觉不到肉壁的存在。

    但是邪莲一吐气,霎时间穴内膣肉像有生命一样,将yīn茎紧紧包裹住,紧窄的程度,比未破身的处女还要厉害。膣肉痉挛地波动,yīn茎在内被勒得密不透风,我从未遇过这么能控制自己膣内嫩肉的女人,如果她有那个意思,肯定可以用牝户,硬生生挟断我的yīn茎。但她没有,温暖的肉壁,像是淫兽的触手,妖异地蠕动,将我yīn茎中的所有汁液,一点一滴往外榨出。

    后来我才晓得,这妖妇没有抓到新俘虏时,就与那些人头马身的怪物性交,用粗大马来满足自己,因而练出了这套牝户膣肉缩放自如的秘术。

    前后交攻,我更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没几下功夫,就惨叫出声,把所有jīng液喷洒在她的yín穴里,三两下就被吸得干净。那感觉比做神仙还爽,要不是身在这样痛苦的环境,而是在嫖院,我一定天天包下这婊子,什么美女都不屑一顾。

    经历连番折磨,体力耗得差不多,这时甫一shè精,我全身酸软无力,疲倦欲死,yīn茎更再也直不起来,本以为恶梦可以就此结束,谁知这妖妇却又坐在我脸上,强迫我喝下从那骚逼流出的混合着我和她淫液的液体,结果不知为什么,我立即欲火如焚,yīn茎再度硬直,又给她一屁股坐了下去。

    如是四次,我已经shè精射得眼冒金星,两腿发软,那妖妇却连一点罢休的意思都没有,犹自在我身上挺动不休。如果是普通人,这样下去唯一的下场,就是和以前我看到的那些从这房中抬出的干尸一样,全身的血肉精华都被吸得半滴不剩,成为一副干巴巴的骇人模样。

    急中生智,我忽然想起了淫术魔法书中,与结界相关的几章。虽然说要藉助女性肉体才能施放,不过我们两人现在肉贴在一起,正是偷偷施法弄鬼的大好机会。

    「飞舞在天空中的淫欲的精灵呀,请将我的心愿传达在空气中,张开邪恶的结界,加速欲望的奔流。巴达斯·维达菲。」

    我用一种近乎梦呓的音调念完了这段咒语。所幸这妖妇可能平常吸人精血吸太多,脑子有点不太灵光,没事把整间房弄得暗暗的,灯光也全是粉红色,所以当粉红色的结界,悄然在空气中形成,她半点都没发现。

    本已精疲力尽的我,忽然变得勇猛无双,充满精力的yīn茎,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昂扬姿态,在邪莲的淫美穴内横冲直撞,锐不可当。

    妖妇大为吃惊,显然从没遇过我这样的例子。我并非持久不泄,金枪不倒,而是大泄特泄之后,马上又像没事人一样,再次与她纵情狂欢。

    万难想到,靠着淫欲结界的帮助,不管邪莲怎样扭腰促精,我居然还是硬给他撑到天明,打破这妖妇的纪录,成了她众多床伴中,唯一到天亮仍未给她吸成干尸的首例。

    天明后,邪莲眼见仍无法将我吸干,啧啧称奇,放弃与我的漫长性交,离屋办事,直至夜幕低垂,又再回来继续。

    如是四天,我几乎一到天明,就昏死过去,到了晚上,又被这女魔虐玩、奸淫,每一次都是靠淫欲结界撑过。理所当然,那妖妇不会拿什么东西给我进补,饮食只有稀薄的米汤,反正死了一个换一个,全部死完再换一批,她何惧之有?

    淫欲结界的原理,有些类似透支将来的体力,但是明明知道这是饮鸩止渴,一时间却也顾不得这许多,不过,到后来我偷偷也反吸这妖妇的真元,让身体不至于崩溃太过。

    其实,就某方面来说,我倒要感谢老天给我这四天的地狱试炼,要不是有这四天,后来在索蓝西亚的四个月牢狱生活,公子哥的我肯定无法熬过去。

    在这四天中,邪莲本身也有了改变。一方面是惊讶于我能挺上这么久时间,另一方面,由于淫欲结界同时也大幅提高了她的感度,以至于性交时,不再是完全由她掌控的一面倒,越来越多时候,我能清楚感到她在我的挺送间,尝到久违的快感。

    或许是因为这样,这几天的晚上,她对我的态度似乎柔和了些。仍是残酷地虐玩,而且她仍是每次都要吸我的血,不过伤口却小了,没那么难挨,这大概也是那妖妇近年来少见的举动。

    在某些时候,她会对我微笑,或者对我做一些其它比较亲昵的举动,到了第四天的晚上,她甚至破天荒的为我做了一次口交,不过想到她身为吸血族,吹箫时我心中颇为惴惴不安,深怕她一时兴起,用那两颗长长的獠牙把我这唯一能够保命的法宝咬断,事实上,她倒真的咬过一次,不过只是轻轻一下,然后就在我连声惊叫声中,发出银铃般悦耳的笑声,看来是看破了我的心事而和我开玩笑。

    这样的变化,令我略微心安,决心乘热打铁,索性凭借我高氵朝的性技,征服这貌美如花,却心如蛇蝎的毒妇,让她把我放出这鬼地方。

    但是自从我被绑到这铁床上以后,就再也没有被解开,看来她对我只是把我当作比较难得的宠物,我最终不是被抛弃杀死,就是要老死在这铁床上。

    然而这看似要一直延续下去的地狱,却在第四天晚上有了改变。

    那天晚上,邪莲和我又度过一个销魂的夜晚。和前几天不同的是,邪莲异常的兴奋,结果把我的身体弄得遍体鳞伤。

    在漫长而血腥的性爱之后,邪莲破天荒的没有立即离去,而是躺在我身上,用她那只纤柔的左手在我身上抚摸,修长而有力的手指,爬搔着我的肌肤,令我舒服之极。

    看来这妖妇终于被我给征服了,我正想要如何说上两句好话,看看能否让她把我给放了,一低头,却发现邪莲冷艳凤眼中满溢着杀气,我心中忽然一凛。

    (不对!这疯婆子不可能这么容易就听我的……不妙!疯婆子决定要杀我了!)

    我立刻明白,这心中满是怨毒的妖妇,是不可能对人现出软弱的一面的,这几天的交媾,她在我面前露出了疲态,更让本来紧绷的身心,有了松懈,她警觉到这样的危险性,于是决定将我杀掉,必是这样。

    「你这小鬼很特别,杀了你,我也觉得有点可惜……不过,你就怨自己的命不好吧!」邪莲张开樱唇,两颗尖锐犬牙闪着白光,慢慢往我喉咙贴近,预备咬穿我的咽喉,吸干我的血液。

    千钧一发之际,我突然想到一个主意,虽然不知行不行得通,但是现在这关头,死马也只有当活马医了。

    「等一下!」我先制止她的动作,她停下来,冷笑着看着我:「怎么,你还想求饶吗?不要想这个主意了,我是不可能放过你的。」

    「唉!」我先故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一声叹息充满了感伤的气氛,等到她露出狐疑之色时,我才继续说道:「我也知道我今天难逃一死,能够死在你这样的美人手里,我也心甘情愿。可是我希望在死之前,你能够把我的行囊找来,把里面的那把小伞给我。我希望我在死的时候,能够抱着这把伞,安详的死去。」

    竭尽全力,把这番话说得像是真情流露,脸上也做出缅怀往事的朦胧神情。我把话说完,我又叹息了一声,喃喃的念了两句诗。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我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但是邪莲就贴在我身上,她怎么会听不到?邪莲虽然邪恶,毕竟也是个女人,恰好我非常了解女人这种动物,天生就爱做些浪漫的白日梦。

    果然,邪莲在盯着我看了半天以后,冷笑了一声。

    「没想到你这么一个软骨头,竟然还是个多情种子,好吧!看在你这几天让老娘这么舒服的份上,我就成全你。」

    她说着就这么赤身裸体的走了出去,过了片刻回来,手里提着我的那个行军囊,当着我的面打开以后,这妖妇随意翻动内里的东西,第一样入她法眼的,是星玫那柄神剑。

    「这柄失传多年的红剑·百鬼丸,是大地五大神兵之一,你居然弄得到手,不简单啊!」

    谁知道小丫头送我的袖中剑,还有这多名堂,不过我剑术太差,就算神剑在手,也铁定斗不过这妖妇,最好她能赶快把那把小伞交到我的手里。因为那把伞蒙伞的面料,就是我剪裁下来的碧血纱帐,这把伞,其实也就是万魂幡啦!

    邪莲跟着又从我的随身行囊中,翻找出各样东西,除了金银钱币,就是一些莫名其妙的强精秘药。血魇秘录我记熟后早已毁去,淫术魔法书没有带在身边,新的淫蛊尚未炼好,最后她终于拿出一把巴掌大、小伞模样的东西,万魂幡!

    她把万魂幡拿在手里,端详了好一会,又把它张开,吓得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所幸她对于俗称巫术的黑魔法并不在行,以致没有发现万魂幡中的强大能源,看了一会儿没有发现什么破绽,就解开我的一只手,把万魂幡放到我手里。

    手里握着万魂幡,我的心里简直笑开了花。这个妖妇,你知不知道你犯了致命的错误!我张开万魂幡。

    「我血玄黄,其命苍苍;我魂冥靛,其魄幽常,敕令魅魉,奉我……」我一面念,万魂幡上发出惨绿青光,阴气倏地笼罩四周,粉红色的灯光,骤转碧绿,幡中万魂更开始骚动……

    不过很可惜,咒语念得太慢,向来是魔法师的心头剧痛。我还欠最后两句,就要发动万魂幡,哪知邪莲夹手一夺,立刻就将万魂幡抢了过去。

    「哼!就知道这样东西有问题,你……」邪莲话只能说到这里,因为万魂幡中的一万怨魂已经在她手中发动。炼制万魂幡时,我曾滴入自己的鲜血为记,让它不接受他人为主。现在正受到咒语启动,忽然脱离我的掌握,没了咒语和血心的镇压,幡中万魂立即发动反噬。

    我睁大眼睛,震惊的看着这由血魇大巫师精心炼成的万魂幡,发动后的每一个变化,我根本没有想到这万魂幡竟会有这样大的威力。

    没有人能形容那一幕光景!

    成千处女怨魂,蓦地从幡中窜出,在邪莲周遭激烈旋飞,发出凄厉哭嚎,扰人心魄,顷刻间便将邪莲团团围住。

    起初,邪莲念动黑魔法的护身咒文,但在数千怨魂的夹攻下,她的护身咒只能稍微将怨灵驱开,跟着又被怨魂缠上身,噬咬血肉。

    邪莲给这突来惊变吓得魂飞天外,大声尖叫,手中万魂幡落了地,连忙振起背上蝙蝠双翼飞起,穿破屋顶,想要逃去。

    「飕」的一声,怨灵们组成一条绳索,缠住邪莲右踝,将振翅高飞的她扯了下来。邪莲不住鼓动蝙蝠双翼,但幡中怨灵出来得越来越多,转眼便过六千之数,不但将邪莲一尺一尺地扯回屋里,更在地上结成一张蛛网似的东西,将邪莲牢牢黏在上面,变成一个两腿分张,牝户完全高挺的羞人姿势。

    而更多的怨灵则在邪莲面前逐渐凝聚,组成一个千娇百媚的形体,从我被绑住的铁台上看去,只能看到这由怨灵组成的美女的背面。

    从背后看去,这个怨灵美女身材高大魁梧,比我还要高出一个头,圆滑宽阔的双肩向下,顺着美好的曲线,收成纤细不堪盈手握的蜂腰,然后又急剧膨胀成高翘圆润的臀峰,而双腿则修长笔直,不说别的,光是这无懈可击的妖娆背影,就已经让我心动不已,本已被邪莲将精华吸得干干净净的ròu棒,一下子又重获生机。

    这个美女走到邪莲的面前,伸手玩弄着她那巨大的乳房,又蹲下去吮吸邪莲的牝户,随后伸手握拳,狠狠地捅进邪莲牝户里,邪莲的惨叫差没把我耳朵喊聋,可是那只拳头最终仍是被她容纳下去。

    怨灵组成的美女,拳头不住抽插,邪莲的惨嚎更是高亢入云。

    女人当然受不了这么粗暴的对待,但是更重要的,却是万魂幡本身就是邪中之邪的聚合体,万千怨魂此刻与她肉体接触,除了腐蚀她的血肉,更将她的魂魄整个吸去,以助长万魂幡的邪力,此刻她除了血肉剧痛,灵魂一定也被邪力以炼火煎熬,生不如死。

    过了一会儿,邪莲的惨叫声越来越小,那个怨灵美女已经趴在她的双腿之间,津津有味的吮吸顺着手臂从她牝户中流出的淫液。我知道只要她泄身,她的魂魄就会随着淫精流出,从此拘禁于万魂幡内,肉体也会被啃食得干干净净,永不轮回。

    我赶快念动几个咒语,这是基础魔法的托物浮游术。几个雪白光盘,把被邪莲扔在地上的红剑·百鬼丸托过来,我连忙拿起神剑斩断绑在身上的铁链,跟着马上拿起地上的万魂幡,躲到一边去,隔山观虎斗。

    邪莲的面色已经变成灰白,原本妩媚迷人的大眼暗淡无光,看来已经接近油尽灯枯,她神情苦楚,面颊抽搐,本来在呻吟,看到我来,立刻紧咬牙关,但是坚硬勃起的乳豆却暴露了她的性感。

    这臭婊子杀人无算,当然知道失败的命运就是死亡,不过她倒挺坚强的,在这时候还不肯向我求饶。

    我暗自欣喜,这企图吸干我的妖妇,终于尝到报应了,欣喜下忘形低呼一声,哪知,声音才发出去,埋首在邪莲腿间的那个怨灵美人,忽然抬起头,向我走来。

    她的身体在空中舒展,被我看个清楚。果然是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除了艳丽妖娆,胸前巨乳更与邪莲也有得拼,可当我目光落到她的双腿之间,却大惊失色。

    「怎么……怎么会这样?」正常人那个部位,男人是吊,女人是逼,可是这个怨灵组合的美女,那里却什么都没有,没有yīn茎,也没有牝户,只有光溜溜的皮肤。这……这不成了无性人了吗?

    因为惊讶过度,我忘记闪避,结果被她一把抱住,我能够感觉到她那光秃秃的胯下死命摩擦我的ròu棒,从她口里发出古怪的叫声,声音忽高忽低,时男时女,在她眼中闪烁着的,是我非常熟悉的那种情欲之光。

    怎么突然之间发起情来?难道这也是使用万魂幡的必然过程?我的心里大叫糟糕,老子才刚刚被邪莲那妖妇强奸完,难道又要被这妖物再奸?更不对头的是,她要拿什么来奸我?

    「你……你……你要干什么?」我突然想起手中的万魂幡,连忙举起横在胸前。在炼制万魂幡时,我曾滴入自己的鲜血为记,让其中怨魂终生奉我为主,但对这怨灵聚合体,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所幸,那美人在看到万魂幡以后,停止了动作,就在我以为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她却马上又抱住我摩擦,小腹不住乱顶,把我的guī头顶得好疼。我也看出她巴不得能够有个洞好让我插进去,但是这种事情,我又有什么办法?

    如果单是这样,还不打紧,那美人在不得慰藉,欲火无处可泄的情况下,周身黑气缠绕,无数怨灵满屋子乱飞,这样下去,搞不好连我会被失去控制的怨灵活活给弄死。

    我心里不知把死去的血魇骂了多少遍,什么不好,却偏偏要炼制这活见鬼的万魂幡,结果第一次使用就捅出这么大的麻烦,这死人妖真是死有余辜。

    就在我痛骂血魇的当儿,躺在怨灵蛛网上的邪莲,用虚弱的声音说道:「如果放了我,我就救你。」

    危机之中这时候听到这句话,我如奉纶音,连忙答应了她的要求。

    邪莲让我把那美人弄到她的身边,这倒不算太难,我勉强抱起八爪鱼般黏在我身上的女人,一步一步挪到邪莲旁边。可是这吸血妖妇又让我把怨灵美人的双腿分开,这就有点强人所难了,好在我急中生智,连忙用手温柔抚摸她的每一寸身体,尤其是那一对巨型的乳房。在我又哄又摸,口手并用之下,怨灵美女终于把那两条修长美腿张开,露出那片古里古怪的方寸之地。

    只见邪莲举起那只形状恐怖的魔手,尖锐的爪尖在那美人胯间摩擦,突然一下子刺进了她的身体。我惊讶的睁大眼睛,却看到邪莲的魔爪在怨灵美人身体里面左旋右转。

    怨灵美人显然极为痛苦,可是却没有发怒,时间慢慢过去。邪莲的身体开始颤抖,面色苍白,像是在忍受着什么极大的痛苦,大概足有半个时辰,她长吁一口气,慢慢把那只魔爪从怨灵美人的体内抽出,马上就因为体力透支而晕厥了过去。

    怨灵美人的下身一片血肉模糊,可是精神却极为亢奋,口里不住发出呻吟,又用手在自己那里抚摸。

    我本来是有些恐惧的看着她的举动,可是随着血迹被她抹去,我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圆,随手拿了块布,把那里的血污擦得干干净净,可是那清楚呈现在我面前的美丽景象,还是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那本来什么都没有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一处轮廓分明的女阴。不错,真是女人的牝户,轮廓清醒,形状完美无瑕,淡淡的浅樱色花唇,现在正犹如鲜花般绽开,露出了里面错综复杂排列的皱褶,在我手擦拭的刺激下,蜜壶里面已经源源不断流出浓稠的花蜜。

    实在太美了,尤其是在那里半个时辰之前还是一片沙漠,现在却变成如此美丽的花园。这都是因为邪莲的那只手!那根本不是人间的东西,而是直接来自魔界的邪物。

    不过我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去仔细想这些事情,因为刚刚变成女人的怨灵美人,又一次紧紧抱住我的腰,但是这次我不会再像上次那样不知所措,而是挺起早就杀气腾腾的长枪,破门直入。

    「啊!」的一声,分别从我和怨灵美人的口中发出。她的叫声苦楚中饱含娇媚,却不像以前那样时男时女,完全是正宗女人的调子,而这叫声,则是因为被我侵占处女的缘故。

    邪莲这妖妇,居然连那一层处女膜都做了出来。而且把怨灵美人的里面做得那么狭窄,那么多褶皱,那么富有弹性,这简直是天下第一的名器啊!我兴致勃勃的在怨灵美人身上驰骋,每一次插入,都是在体验人间的至乐。

    从怨灵美人的口中,吐出包含芬芳的气息,实在是太温馨了……不知道是因为我心理变化的缘故,还是怨灵美人在变身之后身体结构同时起了其它的变化,我感觉到她的身体此刻完完全全的充满了女人特有的味道。

    她的反应更是激烈,就像是被电流击中似的震动,呼吸时断时续,口里含含糊糊的述说着对我冲击的叹息。

    「啊!!不要……不要再进去了……哈!呼……好象着火似的……啊!……」

    口里说着不要我再继续的话语,身体却做出完全相反的举动,两条修长的大腿紧紧缠在我的腰间,那饱满硕大的乳房,更死命抵住我的下颌。

    我干脆低头含住一颗蓓蕾般的rǔ头,吮吸起来。这新的刺激,立刻使怨灵美人发出更加高亢的尖叫呻吟,膣腔内下意识的收缩,随后,就像火山爆发一样,大量的蜜汁打在了我的guī头上。可是她长腿还是勾住我的腰臀,不肯放开。

    「啊!……实在太舒服了,我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做个真正的女人是这么样的舒服。」

    「你……你究竟算是什么?」我试探着问她。

    她娇媚的横了我一眼。

    「你说呢?」看到我的惊惶神情,她笑着咬了一下我的肩头:「不知道你这小子上辈子修了什么福气,得到血魇千辛万苦炼制的万魂幡不说,困在幡内的姊妹们也因为你替她们报了大仇的缘故,都心甘情愿听你差遣。」

    我又惊又喜,却又不敢相信她所说的话,

    「你……你的意思是?……」

    「我现在是你的奴隶了啊!我是怨魂们融合而成的灵体,也是管理万魂幡的精灵,魔法规律第一条就是灵体不会反噬主人,我身为魔灵,自然也不能违背这条规律。唉!没想到我这魔灵……不,这个名字不好听……嗯!叫什么呢?……」

    「嫌灵字不好听,就把灵字改成苓字,你就叫魔苓吧!」我随口说道,一边用手指在她白玉般的胸膛上比划。

    「啊嗯,这样的话就好多了,而且是主人给我取的名字,我以后就叫魔苓好了……我魔苓会永远好好的服侍主人……」如诉如慕,似怨实喜的话语,从魔苓的口中娓娓的说出。听的我心怀畅放,没想到我误打误撞,居然得了这么大一个便宜。

    这时魔苓恋恋不舍的放下腿站起来,站在地上的时候,眉头忽然皱了一下,露出痛苦的神色,那微蹙眉头的可爱样子,看得我心中又是一动。

    「怎么了?」我连忙扶住她。

    魔苓的脸上突然升起两团红晕,她又横了我一眼。

    「都是你啦!还好意思说,哼!」说着她把我扔在一旁的万魂幡拾了起来,仔细的端详,然后轻轻叹息一声,把那把万魂幡放到胯下,涂上刚刚从她那里流出来的处子鲜血。

    万魂幡的伞面突然射出万道阴风,在她的身边盘旋飞舞,然后被她的身体吸收,我看到魔苓全身血色似乎一下子都消失,变成煞白,然后万魂幡发出青色的光芒。

    魔苓把万魂幡递给我。

    「好了,我刚才已经把这万魂幡上最后的怨气都吸收到自己体内。现在我很累,我要回万魂幡去休息了,记得没事的时候要让我出来,如果我不能经常和主人做爱化解这些怨气的话,我的法力会大幅降低哦!」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没想到魔苓对我倒真是一番苦心,不过最让我高兴的,还是我能够拥有这么一个法力高强的女奴──而且是xìng奴,死心塌地的为我做事,我将来猎艳,想必能够增加很多胜算。

    「啊!对了,我忘了说一件事,这个女人!」魔苓指着昏迷过去的邪莲。

    「这个女人的这支手是很有用的,而且她……她还有别的神奇能力!」魔苓的脸上掠过一丝晕红:「我有预感将来她能给主人帮大忙,所以我想主人最好留她一条命,至于如何把她降服,就要看主人您的功力了。」

    听到魔苓这一心一意为我考虑的话,我真的有些感动,走上前去,把她娇躯拥在怀里,深深一吻。

    后来我才知道,魔苓之所以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没有牝户,是因为我使用了血魇鲜血炼制万魂幡的缘故,我这样做的后果,就是让万魂幡的主管精灵因为血缘不纯而失去性别,如果没有邪莲,其后果一定是我被无处泄欲的怨灵弄至粉身碎骨。

    长长的临别一吻终于结束,魔苓嫣然一笑,霎时间消失不见,偌大一个房间里,就只剩下我和昏迷中的邪莲两人,我考虑一会以后,决定按照魔苓的话征服邪莲这个吸血妖妇。

    于是我抱起邪莲软绵绵的身体,把她绑在那张我已经躺了四天的铁床上,躺在她的身边,枕着她的高耸乳峰沉沉睡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