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阿里不达年代记(阿里布达年代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章 血魇魔幡

    在帅营帐棚的中央,垂着一廉好大的雪白圆纱帐,上头点点腥红,样式美观,但是随风扬动间,隐约有股惨惨阴风,连隔得老远的我,都觉得头皮发麻。

    三名血奴垂首站在一张桌子旁,神情呆滞,但看得出是在戒备。桌上放着我的两个瓷瓶,还有一个怪模怪样的红瓶子。

    星玫给剥成了小白羊似的,浑身赤裸,嘴里不晓得塞了什么东西,泪眼汪汪,长发哀怜地垂散着,手脚都被镣铐锁住,不住挣扎,扯得叮叮直响。

    血魇妩媚地娇笑,伸手在星玫的雪嫩胴体上,来回抚摸,「嘿嘿!真是上等货,皮肤又滑又嫩……乳房虽然不大,但……哗!小奶头色泽鲜嫩,一定又香又甜……连花瓣也仍保持着新鲜的嫩红,你是刚开苞不久的,是不是?」

    星玫闭上双眼,头别一边,喉间不停发出悲愤的哀鸣。

    血魇哈哈一笑,脱去上衣,丰满豪乳立刻弹跃出来,伟大的尺寸,打到脸上一定会把人打昏过去。她的肌肤白如凝脂,可是从左乳下方,有道大得夸张的狰狞伤疤,直垂到下方裤里,整个肉都恶心地翻转过来,可以想象当初受伤时的恐怖。

    「小公主……阿里布达的翎兰王女是你姊姊吧!今天你一出招,我就认出来了……」血魇阴沉地说道:「三年前,那婊子砍得我重伤垂死,还令我国无数好儿郎战死异乡,我便发誓要报复。看到这帐子吗?这三年,我转战各地,在这纱帐里虐杀了无数纯洁处女,让她们的鲜血洒在帐上,好炼制我的秘密武器──万魂幡,今晚你就是万魂幡的最后一个祭品!」

    她一面说,一面抚摸着星玫几乎无毛的小牝户,分开花瓣,露出红彤彤的穴口。痛!血魇竟不理牝户内的干涸,强行将手指插入。

    星玫拚命扭动着身躯,却没办法躲开,只得泪流满面,瞪着那沾染9999名美丽处女鲜血的纱帐。

    果然,月光下,那帐子隐隐发出惨绿厉芒,彷似冤魂们齐声哀哭,听得人骨头都凉了。

    「呀!好紧呀!小公主,虽然可惜你已不是处女,但你和那臭婊子是亲姊妹,有了你的阴魂在内,万魂幡的威力她就绝难抵挡,哈!真是天助我也!」

    血魇淫笑道:「你看桌上的那红瓶子……擒住那臭婊后,就把我苦心调配的极乐合欢散用在她身上……可惜,我得不到传说中法米特的淫术魔法书,不然配上淫蛊,炼成天下第一的魔药凤脑香,就算大罗天仙也解不掉,让那臭婊变成最下贱的淫荡xìng奴,从此为我们伊斯塔军人服务。」

    我听得心中一动,淫蛊我不就有吗?要是弄到这人妖的极乐合欢散,调成什么凤脑香来玩玩,岂不是很过瘾?

    「你姊姊的一刀,几乎让我不能人道……没关系,我用魔法装了一只兽人巨吊,这帐子上的处女有三分之一是给它活活操爆的……现在就要你这小嫩逼尝尝滋味!」

    血魇把裤子一掀,那根兽吊不晓得是什么动物的,硕大无朋,通体狰狞硬毛,要是真的插下去,星玫的幼逼肯定血肉模糊。

    看老婆给人玩不出声,这种王八不算男人!我急谋对策,想试着召唤一只淫兽出来,但是血魇这么厉害,淫兽未必有什么效,而我召唤淫兽之后,体力大虚,连逃跑力气都没有,犯不犯得着为小婊子这么冒险,可得好好想想。

    星玫发出凄厉的悲鸣,疯狂扭动雪白裸体,细嫩的手腕与金铐摩擦出血来,要是嘴里没有东西塞住,肯定已经咬舌自尽了。

    血魇扶起巨大兽吊,狞笑道:「我操了你之后,再把你的尸体赐给血奴,他们也是被我接上兽吊,绝对可以让你满意……啊!忘了还有一瓶好东西,让我先滋补滋补,再来好好伺候公主殿下!」

    她说完,就在我的目瞪口呆中,大步走到血奴守卫的桌前,拿起那装着「壮阳圣品」的瓷瓶,预备先滋补,再享乐。

    变态老爸说得对,人倒霉,城墙都挡不住。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跟着就是凄厉的惨叫,伊斯塔的第一法师,在开瓶的刹那被炸得七荤八素,血溅五步。

    我趁乱摸进帐内,帮星玫拔去了镣铐上的钉子,要带着已吓得失神的她逃跑,哪知背起了她,才踏出一步,后方已传来骇人尖呼。

    我的天!那人妖居然未死!虽然整张脸血肉模糊,眼睛也瞎了一只,但却还有活动能力,她捂着脸,命令三个血奴把我们斩成肉酱。

    我吓得魂飞魄散,一泡尿全洒在裤里。不过,变态老爸也说过,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血魇显然没有发现到,刚才的爆炸,把桌上另外两个瓶子也爆破了,异样香气正开始弥漫。

    血奴是将人以药迷失神智,再把全部潜能迫发出来的变种人,照理说,只能像傀儡一样,接到命令然后动作,可是,或许是我的药太厉害了,血魇的命令一下再下,却都没有回应,她回头一看,只见本该神情呆滞的血奴,双目中充满野兽般的饥渴情欲,跟着就是一声如雷大吼。

    「我要强奸你!」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嘶,来自屁股被洞穿的血魇大巫师。

    死人妖发出骇人尖啸,乖乖!我从没见过那么厉害的真空斩!她左掌横过其中两名血奴的粗脖子,把他们的头颅送上了帅营内的上空。

    两颗头坠在地上。

    更想不到的可怕事发生了。

    地动山摇的抽插炮声响起,接着是两声惨叫。其中一把是血魇的,狂呼道:「蠢材,把我放下来!」

    我吓得往后退去,直至背脊撞上墙壁。

    那两个无头的血奴死后竟比生前更厉害,无头的尸身竟疯狂奸淫身旁的人。第一个遭殃的是那另一个血奴,接着当然就是那被挤在正中央的血魇法师了。

    血奴们的冲劲实在了得,我还未试过遇上这么高明的炮手,证明了人类的潜能确是可怕,尤其在以之为恶时。

    接着是搂打挣扎,痛苦呻吟和野兽般的嚎叫声。

    至于种种细节,实在没什么好说,三个大男人加一个人妖,你奸我、我奸你的粗暴画面,绝对会让一个正常的男人连作三月恶梦。

    极乐合欢散加淫蛊,炼成天下第一的魔药凤脑香,就算大罗天仙也解不掉,这是死人妖自己说的,我可没办法。

    最后只剩下微弱的喘息。

    我想不到事情会如此了局,头皮发麻,忙背着星玫,凑上前去。

    眼中情景惨不忍睹,我连看多一眼也不愿,来到被无头血奴曳倒地上,身体变了形,眼耳口鼻全是jīng液的血魇法师面前,叹道:「自作孽,不可活!敢动老子的女人,通通都是这个下场!」

    我踹了他两脚,当然不是救他,况且这种伤势甚么魔法亦派不上用场,只是想他说出遗言。

    他虚弱的道:「我不甘心……我……我还没有奸到翎兰臭婊……我……」

    我的心抽搐着,他至死不忘这遗愿,难道二公主真有如斯魅力?

    血魇法师双目一闭,断了气。他或者是可怕的高手,可惜却连出招的机会也没有。

    在血魇身上搜出星玫的神剑,还有一堆不知名的药丹、手记,我老实不客气地占为己有,顺手割了他头颅,这种顺水军功,怎可轻易放过。昏沉的星玫浑身赤裸,我心中一动,扯下那碧血纱帐,裹住星玫雪白无瑕的胴体,背她逃跑。

    外头不知为何,忽然乱成了一片,人马喧哗,惨呼不绝,我趁机溜去解放了本队弟兄。

    后来我才晓得,血魇军队的基层兵员中,有不少是类似血奴般,被他迷失神智的改造兵,脑子虽然不灵光,却还不至于理智全失,但当血魇一死,这些改造兵立刻狂性大发,见人就杀,伊斯塔军大乱特乱,又因为乏人指挥,几下功夫便死伤惨重。

    弟兄们有便宜可捡,也不待我吩咐,专门找那种看起来像是高级军官的尸首,割下脑袋,充作功绩,虽然有几个倒霉鬼,行动时被暴乱奴兵宰掉,但原则上是人人满载而归的。

    天将明时,波塔·恩格率着城里守军赶到,本以为只能帮我们收尸的,哪晓得却见到这幕光景。

    当天,这场大捷就以最速件传回王都:阿胡拉玛之战,阿里布达军以一百之数,杀得伊斯塔两万骑兵全军覆没,名动大地的血魇大法师身首异处。

    缔造出这奇迹战果的我,约翰·法雷尔,则一夜间成为国内的英雄人物,大地各国的情报系统信鸽乱飞,相争探查我是何等样人,重视的程度,真是令我受宠若惊。

    而当晚,阿胡拉玛城的司令,偷偷上门向我请罪。原来他早知伊斯塔军到来,故意派我出城去送死,哪想到我非但没事,还将伊斯塔军杀得片甲不流,连血魇的脑袋都给我割下,这胆小家伙吓得屁滚尿流,再想到变态老爸在军中的地位,害怕东窗事发,于是自动向我告罪。

    至于为何要害我?那却是当初在御林军的死对头,苏氏兄弟欲置我于死地,他们的舅舅是军务省次长,故意把我调到边境,又遣密使要这受他提拔至此的守将,找机会把我干掉。

    有仇不报非君子,这笔帐我改天一定会要回来!不过,目前最麻烦的是我的小星玫。

    似乎那天受的刺激过大,我虽然细细呵护,她还是一副浑浑噩噩的模样,直到事发第三天的晚上,我喂她喝茶时,星玫才忽然搂住我,放声大哭起来。

    「呜……好……好可怕……约翰哥哥……好可怕喔……」

    臭婊子,又不是没被强奸过,这么大惊小怪!

    想归想,我仍是搂着星玫,柔声安慰,不过为了以后着想,我话意中技巧地将这次事情的责任算在她头上,如果不是她太轻举妄动,没有乖乖照我的话做,血魇早就被我妙计宰掉,她也不用受这场屈辱。

    实情当然并非如此,但是倒果为因向来是我拿手好戏。当初对血魇卑躬屈膝的哈巴狗样,一定在这丫头心里留下鄙夷印象,要是不这么扭曲事实,以后怎么压得住她?

    「人家……人家是生气嘛……呜……我……我以后不敢了……呜……约翰哥哥的话……我一定乖乖听话……」

    要的就是这一句,省得等会儿又下药又放蛊,多费手脚。我抱着她,从身体两侧伸手到前面,像支撑乳房一样地抱住,在她的耳朵后面亲吻。一如以往,这样的攻势产生了效果,星玫因耳朵旁不住被热气灌入,全身开始酥软起来。

    「唔……」星玫发出微微的呻吟,同时身体热得好象要融化了一样。

    「别……别这样……」星玫含糊地呻吟着。

    「你刚刚答应过要听话的。要是我不和你爱爱,功夫就使不出来,以后就没办法保护我的小星玫。听话,知道吗?」我一面说着,一面为星玫解裤带,她起先仍因为险遭强暴的阴影,挣扎着不肯就范,但听完我的话后,一阵沉默,跟着就配合起我的动作。

    「约翰哥哥……星玫愿意把一切献给你……」星玫白皙的手臂环绕住我的脖子,十分的小鸟依人。我轻轻将她放在床上,然后温柔地扯下她的衣裤,让星玫赤裸裸呈在眼前。

    「哇……」当看到星玫完美的躯体时,我忍不住发出赞叹声。

    只见那雪白的乳房上尖端带着两颗粉红色果实。底下十几根纤毛稀稀疏疏,诱人的少女嫩逼就这么完整地绽放在我的眼前。

    我鼻中闻着星玫身上飘来的少女香味,只觉得自己浑身都轻飘飘的,跟着将手放到星玫柔嫩的乳房上。

    「啊……讨厌啦……」星玫受到这样的爱抚,忍不住呻吟起来。紧跟着伴随我忽深忽浅的揉搓,从星玫唇间吐出的喘息声越来越大。

    「啊……唔……嗯……」

    这说明了星玫的性感正逐渐被挑起。

    「分开几个月,看来你的身体依旧敏感呢……」我边说边继续将手从她的乳房上,往下转移到牝户上抚摸。

    「啊……不……」虽然已经答应,但真正面临的时候,星玫依然本能地夹紧大腿,想保护住最重要的地方。我则用手迅速滑过她那越渐湿润的花瓣。

    「啊……」

    星玫轻轻地叫了出来,突如其来的强烈电流,促使她全身颤抖了一下,由于兴奋的缘故,她白晰的胸脯一上一下地起伏着。

    「呵呵啊……真有趣!」

    我边说边用右手拨开她耻丘上的蜜唇,让肉缝完全暴露在我俩的目光下。

    「羞死人了……讨厌啦……」星玫娇媚地扭动屁股想要逃避,金发不停摇动着,同时散发出清新的香味。

    「哇……这样样淫荡的牝户还真是第一次呢看到呢……哈哈哈哈哈……」我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讨厌……」星玫柔声羞道,更添增几分动人的美色。

    「哦……真的看得很仔细呢……接下来让我把你的牝户张大一点。」

    我说着伸出另一只空闲的手来。

    「噢……不要啦……你好坏喔……」星玫知道我的企图,羞得整张粉脸通红。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指已经碰触在那上面。

    「啊……」

    当嫩肉被手指碰到时,强烈的电流使得星玫发出惊叫声,同时她扭动起屁股,一头金发随之飘散在空中。

    「啊……停……停一停……」虽然明知没用,但星玫还是忍不住扭动屁股。

    此时,我用食指和拇指把星玫湿淋淋的花瓣,朝左右分了开来,同时还逐渐加大角度。

    「呵呵……被这样仔细地观察牝户,还是第一次呢……」我非常开心地说道。

    「讨厌啦……你真坏……」

    由于兴奋的关系,星玫雪白的肌肤冒出许多香汗。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猛地将手指压在星玫的蜜蕊上面。

    「啊……」

    从最敏感的肉芽上传出的快感迫使星玫尖叫出来。然而我却不理会她,继续用手指慢慢剥开覆盖在上面的包皮,让里头的肉芽暴露出来。

    「哇……真够淫秽的……都充血了!」我喃喃地说道。

    「啊……讨厌啦……」星玫感受到强烈的羞耻,连耳根子都羞得通红。

    「真的啊……你看你不但rǔ头勃起了,就连花瓣上面的这个小肉豆都突出来了……实在太淫秽了……」

    我丝毫不给星玫任何台阶下,欣赏完蜜蕊后,若有其事地说道:「嗯……看不太清楚,再把yīn唇拉开一点好了……」

    「啊……不要啦……」虽明知没用,星玫还是难为情地叫道。

    就在这个时候,我已经用食指和拇指,把星玫的yīn唇用力朝左右扳开。

    「啊……」由于受到强大的外力,星玫的牝户传来被迫变形的疼痛。

    「哇……看得好清楚啊……」我瞪大了眼睛,色眯眯地猛盯在星玫的嫩穴中。

    里头尽是构造复杂的粉红色淫肉,伴随着湿滑的粘膜,散发出淫靡的气息。星玫眼看着我睁大眼睛猛盯着她的肉缝,无意间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感和快感。

    「唔……」此时的她下意识地扭动着臀部。

    「瞧!里头的淫肉在蠕动呢……好象想要哥哥的大ròu棒耶……」我像在看实验品般地专注着。

    「坏死人了……你最坏了啦……」星玫撒娇地说道。

    「是吗?我打算送你个礼物耶……」我淫笑着,从裤裆里掏出早已映挺的男根,在少女眼前晃了晃。

    「啊……」星玫盯着粗大的ròu棒,不时咬着颤抖的下唇。

    「来……先和它接个吻吧……」我说着将ròu棒放到她的嘴边。

    「不要……」少女如往常般,生气地别过头,像碰着什么肮脏东西。

    「星玫!你又不听话了。」我边柔劝着,边按住少女脑袋,硬把guī头放到她唇边。星玫似怨似嗔地看了我一眼,脸羞得通红,终于轻轻张开樱桃小口,含了进去。

    「唔……唔……」

    因为是第一次,ròu棒进入小嘴后,星玫就呆呆望着我,不知道下一步该作什么。

    「好好用口水弄湿……不然插进去会痛的……」我痛快地看着美丽的星玫,从她生涩吸吮男根的神情中获得了极大的快感,用一只手轻轻扭动ròu棒,另一只手则抚摸着她的乳房,但很快又转向下面。

    「唔……」星玫羞怯地扭动屁股躲避,然而我却还是将手指硬伸到那儿,并且摸到挺起的蜜蕊。

    「唔……不……」

    这时星玫的下体已经完全陷入肉欲的天堂里了。

    「啊……唔……」

    晶莹剔透的汗水,从少女脸颊边悄悄滑落,此时的她,一面含住粗大的ròu棒,一面猛烈摇着雪臀。伴随着我猛然将手指弯成钩形,插入充满蜜汁的ròu洞里挖弄,星玫的小屁股忍不住痉挛。

    「怎么样?想不想让ròu棒插入底下的洞啊?」我边说边加快了挖弄的速度。

    「嗯……」

    在巨大快感的冲击下,星玫再也不顾不了什么羞耻心,完全沉溺在性欲里,一听我这么说立刻猛力点着头。

    「呵呵……真是太淫秽了啊……」我说着从她嘴里拔出ròu棒。

    「呼……」

    当粗大的男根从嘴里拔出去时,星玫深深叹了一口气,在灯光的照射下,沾满唾液的ròu棒散发出淫秽的光泽。

    「那么接下来就要让哥哥的ròu棒进入里头罗……」我低头对星玫这么说,用粗大guī头在她纯洁的牝户上碰了一下。

    「啊……」星玫忍不住放松肌肉,让大腿可以更加开敞出来。在少女心中,追求快乐的欲望早已胜过了羞耻心。而当她这么分开自己大腿等待的瞬间,下体强烈的骚痒感,使得少女忍不住扭动起屁股。

    我早知会有这种情形,却仍故意要增加这小婊子的骚痒感,用ròu棒在她肉缝上前后轻轻摩擦。

    「约翰哥哥……快一点放进来……求求你……」

    星玫为了快一点获得振动的刺激,主动挺起圆臀前后摇动,这么一来,贲起的ròu棒和充血的蜜蕊不时摩擦着。

    「啊……受不了……」星玫的四肢都开始颤抖,汗珠从摇摆的乳房上掉下来。就在这一瞬间,我猛地将ròu棒尽根插入到最底部。

    「啊……」

    星玫顿时发出舒畅到极点的嫩叫声,同时因为她猛烈扭动屁股的关系,整个ròu棒几乎要被她淫荡的肉穴给吸进去里头。

    「喔……从没见过这么好色的xiāo穴呢……」我说着故意将ròu棒整个拉出星玫的嫩穴外。

    「啊……不……别这样……」突然失去ròu棒的星玫忍不住失声尖叫。

    「呵呵……想不到你这公主的天性是这么的淫荡。」我说完后又再次把粗大的男根插入里头。

    「哦……舒……服……」

    星玫忘我地吐出浪叫。我用ròu棒在星玫的洞口小幅度抽插,逼得她不时随着不同的摩擦,发出各种不同的声音。

    「嘿嘿……原来不同的方法会有不同的叫声啊……」我像在实验般地归纳出了心得。

    「求……求求哥哥……整根插进来……」星玫沙哑着喉咙哀求道。

    「嘿嘿……真是太淫秽了!既然这样,那我要你说出自己是全天下最好色的公主,否则……」

    我说着将ròu棒猛烈向外拔出。

    「啊……不……」星玫深怕会失去ròu棒,心急之下大喊了出来。所幸ròu棒并未整根离开她的牝户,只是在入口处浅浅地摩擦着。

    「啊……我……我是……」

    在我的注视下,星玫很想大声说出来,但强烈的羞耻心使她不得不住嘴。

    「快啊……不然我要整根拔出来罗……」我威胁着她。

    「是……是……我说……我说……」星玫喘息着,看了我一眼,深吸了一口气,跟着大声说出:「在约翰哥哥的面前,我是全世界最好色的公主!」

    一口气说完的话,被吓到的反而是我。

    「谁叫你多加前面那句的……」我笑着,却也没有任何不满,跟着ròu棒深深插进星玫的嫩穴中,使得她在陶醉中拉长了脖子让身体向后仰。

    「啊!要……泄了……」星玫边叫着边主动地前后摇摆着屁股。

    「呵呵……没那么容易。」没想到我居然笑嘻嘻地拔出了ròu棒。

    「啊……求求哥哥……让星玫泄了吧……还差一点……」星玫无助地嘶吼着。

    「嘿嘿……在这之前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才行啊……」我的嘴角露出了狡诈的笑容。

    「你……欺负我……欺负我……」

    星玫承受不住yīn道里传来的空虚感,忍不住哭了起来。而此时我故意用ròu棒前端的粗大guī头,在湿淋淋的洞口外摩擦,逼得她拼命扭动着圆臀,巴不得可以赶快被插入。

    「我要你大声说,你想要我的ròu棒插入。」我边滑动着ròu棒,边这么说道。

    「啊……你欺侮我……人家……人家早就向哥哥认输了……」

    「快点!说出来就可以到达高氵朝罗……」我催促着她。

    「啊……」少女的身体,此时已经无法停止住痉挛了。

    「只要你说想要我的ròu棒,我就让你到达高氵朝。喂……快说啊……」我说着用手拍拍星玫的脸颊。

    受到这样微弱的疼痛,星玫总算稍稍回复些理智。

    「只要你说要我的ròu棒,我就把ròu棒插进去。」我面说一面加快模拟guī头在牝户外摩擦的速度。

    「啊……好……我……我说……」星玫顾不得一切地浪叫起来。

    「快点……」我越发加快了摩擦的速度。

    「我……我……我要……」星玫猛烈喘息着,雪白的臀肉更是不停摇摆着。

    「快啊!快说出来……」我不时催促着她。

    「我……我……好……想……要……哥……哥……的……大……肉……棒……」

    星玫断断续续地说着,最后总算完成了一句话。

    「很好!」

    我露出满意的微笑,跟着把ròu棒往嫩穴里用力一插。

    「啊……」重新获得男根的星玫,顿时发出舒畅的叫声。我越来越加快抽插的速度,疯狂的程度,彷佛要把星玫的嫩穴搞坏一般的残忍。

    「啊……穴穴会坏掉的……啊……」此时星玫突然大叫一声,张开嘴全身朝后仰。

    「泄……泄了!」她的屁股猛向前挺,嘴里发出沙哑的叫声。

    「哦……泄啦?」

    我目不转睛地欣赏着少女在快乐的境地里扭动的雪白裸体,趁她还没有办法回过神来,猛地将她推倒在床上,身体趴下,滑嫩的臀肉高高翘起。

    「哥……哥哥……你要作什么?」

    高氵朝过后,星玫上气不接下气地颤抖着身体。

    「我啊?想射在你屁股里面……!」我轻声说着,却忽然提起自己的ròu棒,猛地插入星玫的小屁眼里。

    「啊……好痛!」屁股忽然受到攻击的星玫,不由得发出惊慌的尖叫。

    「嘿嘿……是你说要我的ròu棒的啊……」我说着,一边用双手在她的乳房上游移着,嘴巴并不时凑到她的樱桃小嘴上亲吻,不给她反抗的空隙,胯下缓缓抽插。少女稚嫩的屁眼,初次破瓜,紧窄的程度确实是一大挑战。

    「啊……啊……」星玫早已失去了意识,只知道低声地喘息,受到这样的鼓舞,我更加奋力挺进,交错在两个洞孔间抽插,在不知不觉中,少女的呼吸也愈来愈急促。

    「唔……好大……啊……」

    星玫的呻吟声温柔缠绵,越发激起了我男人的性欲,一双大手始终不停地在少女身上的敏感带搓揉着。

    这种特殊滋味,让少女的肉体尝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她忍不住紧抱着我的身体,并随着一次次的冲击而抓捏着,那长长的指甲,便在我的身上留下了一条条血痕。

    「实在是太棒了啊……」

    我边享受着,双手不断在星玫身上抚摸着,特别是那小巧可爱的鸽乳,更是受到我疯狂的搓揉,而随着我剧烈的扭动,星玫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厉害,小屁股不停地抽搐着。特别是她身上那一阵阵特有的女儿肉香,不时夹杂着汗味、粉味,刺激着我潜藏已久的浓烈性欲。

    我在这种想要彻底征服她的心理下,将yīn茎深深埋入少女的娇艳肛花,因此她拼命咬紧牙筋,连那薄薄的嘴唇,都流出了微微的血迹。

    「嘿嘿……很想哭吧……」我看着星玫那痛苦的表情,一手按着她那细致的乳房,大力地搓揉,胯下奋力插入,狠命的向前挺,疯狂的程度,就如同狂风巨浪一样的汹涌,根本停不下来。

    「啊……喔……」

    星玫被我这么一搞,全身的汗珠流的更多了,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头,头则向两边摇摆着,而她尖锐的指甲更是插在我背肌上,硬是刮出了好几条长长的指甲痕。

    「哦……嗯……啊啊……」

    被我深深地插入的星玫,不时大声地尖叫着,就这样,我随着星玫的呻吟声开始起伏不断,有时急促、有时慢。

    「唔……真紧……太爽了……」

    「啊……停一停……屁股会坏掉的……」

    随着热浪一阵阵卷来,我抽送的速度也越来越急了,星玫一双白嫩的手紧紧抓住床沿,口中不断发出悲鸣,一阵阵刺骨的热浪更是从子宫深处传来。

    而那雪白的被单上,更是被液体给沾得东一块湿、西一块湿,不知是汗水还是yín水,弄得整张床上面都是。

    「哦……啊啊!」

    「真爽……要冲刺了……」随着星玫的浪叫声,我的动作越来越快,狠命往她屁眼的最深处刺去。

    「嗯……嗯……哎哟……」星玫不断呻吟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涌上我心头,此时我猛地将她转过身,跟着抬起她细长的腿,扛在肩上,让粗大的yáng具插得更加深入,那种充满了力道的冲刺,似乎就连直肠都要一并戳破似的。

    「啊……啊……快……射了……」

    就在这一刹那,我大喊一声,跟着将yáng具拔出放在yīn唇之上,吐出一股白浊的液体。

    「啊……啊……实在太棒了……呼……」随着这股液体的射出,我发出了畅快的叫声。

    「哼……哼……」星玫翻起白眼,嘴唇不断吐出无意识的呻吟。

    最后我们两人相拥在一起,口中不时发出高氵朝过后的喘息声。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