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阿里不达年代记(阿里布达年代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一、钱币9(Nineofpen...

    我还清楚地记得,凯瑟林她们来的那天,我刚享用完午饭,正躺在我的卧室兼实验室的唯一财产--那张板床上,看长篇传记《鬼畜王兰斯记传》第三卷。而这时,我们伟大的鬼畜王,刚刚完成了对自由都市的制压,即将展开对沙漠都市的侵攻。在我耳边就响起了有外敌入侵的警报声。

    那是雄壮的《女武神的行进》,就像城堡里的起床号是《命运》,午餐音乐是《唐璜》,洗澡时有《天鹅湖》,睡不着可以听《安魂曲》一样。父亲在一次训话中发现配上《波利路》更能鼓舞士气后,一切就变成了这样。

    「又有人入侵嘛?」我有些奇怪。午饭后小寐一把可以助长食物消化,这是人类、神族和魔族为数不多的公认真理之一。所以凡是有点常识的人都不会选择这个时候打扰别人。虽说有着可以乘他人睡着的时候偷袭的侥幸,但同样的,一旦被发现,因睡眠不足而引发的愤怒向来不在理智的保证之中。

    这年头,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行事的人基本上都可以被列入需保护的国家一级珍稀动物之中。对方不是实力过于强狠就是不是一般的没有常识。这么一想,我不禁很想亲眼见识一下来者的真面目。我将手中的书丢下,穿着拖鞋就向警报的来源跑去。只是还没等我冲出去几步,在走廊的一个拐角,「乓」的一声,我迎面撞上了什么人。

    「呀!好痛。」

    「呀!对不起。」应该是同样被撞得不轻的对方顾不得喊痛,连忙道歉。

    「哎?」我这才发现,撞到的原来是一个刚从战场上退下来的小鬼,左手上还绑着受伤的绷带。

    「呀,真好运呀!」我在心里默念。如果撞到的是脾气暴躁的长角食人魔,在喊痛的下一时刻。我就该被当作对方的伤痛安慰品进了他人的肚子吧。但是对方只是个最低级的小imp。那就完全没关系了。不但不用道歉,而且更可以对对方指手划脚,把交通事故的责任全部都推给对方。

    魔法师的薪水比一般的imp高得多,所以虽然他们升到了十级后实在是很厉害--最起码可以海扁十几个像我这样的未入流魔法师,但在金钱至上的暗黑世界我还是有着当然的支使权。

    「你刚从被入侵的地方退下来吗?」为了确认对方的实力,以便节约我多得可以随处浪费的时间,我想有些事情最好还是事先先确认一下。

    「呀!是被入侵的时候,我正在那里刷墙。」

    「那么,这次来入侵的都是些什么人呢?」我没有兴致关心那小鬼刚才在干什么,所以继续挑自己想知道的追问。

    「是……是一群很古怪……古怪的人。」可怜的小鬼毕恭毕敬的回答。

    「古怪的人?」听到这个标准以外的回答,我不禁糊涂了。该不会是之前对撞了,把小鬼的脑袋给撞秀斗了吧?「说清楚一点。」我简单的命令。

    「是……是三个女人。」

    「哎?」我顿时泛起了兴趣。希望长得能够一看,我不禁在心里向撒旦王祷告。那样我也许就终于可以有机会继续开展我的实验了。米丽死后,大受打击的我在无聊之余还是将淫术魔法书背了个滚瓜烂熟,并不是我的记忆力有多么好,那天以后到现在,也已经过了两三个月的时间。

    「是些怎么样的女人?漂亮吗?」几乎是脱口而出的同时我开始后悔,异族的审美观和人类的差别是很大的。负责清扫我房间的那只大蜘蛛,在偷看了我床头的另一部架空历史小说《埃及艳后》之后,曾经指着封面上由人间第一画家高凡创造的克里奥佩特拉的肖像,问我为什么会有人喜欢这么丑的女子。这类事情我通常只询问城堡里的骷髅兵,他们好歹也曾经是人。

    「喔……」果然,看着小鬼支支吾吾的样子我想父亲是不用指望它能升到什么较高的段数了。

    再这样和眼前这个夹缠不清的小鬼继续纠缠的话,我恐怕抓狂了的魔物们真的会把搅了大家好梦的入侵者给撕碎生吞了。「有三个女人的话,出现可以用来实验的概率还是很高的哟。」我尽量往好地方想,起身继续往出事地点奔去。把那个摸不清楚状况的可怜小鬼孤零零的留在原地,反正它们吃两只鸡后,受伤的部位也该恢复过来了吧。这毕竟是个充满幻想的年代。

    俗话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虫儿被鸟吃。所以,父亲常说准时是做一个成功恶魔的充要条件。这句话到底是从哪一位历史名人或电影明星嘴里说出来,以致于向来喜欢说教的父亲会如此熟记,并一再在每周一早上的朝会上重复,恐怕是无法考证了。但单以我到达事故发生现场的时机来看,自己就或许正在慢慢步入成功恶魔的行列。

    我赶到的时候,战斗刚刚结束。不,与其那样说,从现场的状况来看,倒更像是刚演完一场小闹剧后期待整理的混乱。

    我方连一个像怨灵武士之类的中级恶魔都来不及赶到登场,只是依靠一群低等级的小鬼和骷髅兵,骚乱的萌芽就在十分钟内被成功的扼杀在协力之中。对方还真的不只是普通的缺乏常识而已。这样的菜鸟也想来我们城堡探险,被父亲知道了,一定又会抱怨如今的年轻人都不懂规矩。

    难道就不能先找个密林,打两只史莱姆先长点级再说嘛?冒险者必备的手册里,我们的城堡历来是打着四颗星的。这里魔物的素质实力,没有一次不让来评审的冒险者工会的专员赞不绝口。这么想想,连我这个同样是在这里打混,实在没立场的人都很生气。

    这么气着,「当!」的一声,脚下就踢到了块好硬的东西。

    「啊,好痛!」

    「啊。我的平底锅!」

    「露西,你怎么又乱扔东西?!以马内列王室的名义,我说过,东西要好好保管。你到底有没有记住我的话呀!」

    「喂,表姐呀。我们可是偷跑出来的,你就不要叫那么大声了嘛!」

    这是什么没逻辑的问答?对之前那个小鬼的评语,我有了现实层面上的认识。

    「啊,法米特,你来了啊。」与此同时,在一旁指挥着的某人也发现了我。

    「啊,日安,老师。」我这才发现,是剑魔老师,连忙转身答话。

    「怎么样呀,最近好嘛?」

    「啊,托老师的洪福。一切都很好。」

    「只是如果再这么无所事事的下去,很快就会不好了。」交换着没营养的对答,我的注意力还是忍不住偷偷的往旁边撇。

    「这次呀,俘虏是三个女人。」

    「啊,是。」

    「我听说啦!赶快说重点。」我心里越来越不耐烦。

    「应该是你能够利用的实验品,我正准备让人捆了给你送去。」

    「啊?啊,是,谢谢老师。」我不禁大喜过望。

    自从我开始研究淫术魔法这个新课题之后,我以「参考文献」为由申请图书馆进了一批经典成人小说。这个原本只是想个人用来假公济私的请求,却出乎意料的在城堡上下为我赢来了的极高的人气。即便是受着审美观念和文化水平的限制,我想并不是每个借阅者都能够从中得到全部的乐趣。但是就连素来有着「图书馆这种设施,只是自命清高的呆子们才会去浪费时间的地方,真正的好恶魔只该在训练场锻炼身体才对」这种根深蒂固偏见的半兽恶魔--牛头鬼、地狱犬们见到我也会亲密的露出它们那比哭更吓人的微笑。号称自己活着的时候,也曾经出过个人传记的前勇武骑士--剑魔老师会对我这个不成材的徒弟加意青睐,也就不是什么很令人奇怪的事情了。

    「那么,接下去你希望怎么办呢?」

    「啊,不敢麻烦老师。我找两个人把她们押送到我屋里就行了。」即便看得多了,我还是很不适应老师呲牙咧嘴努力摆出笑容的样子。那只比蛊惑民众时的牧师或政治家虚伪的嘴脸稍好一点。

    「啊,我知道了。」剑魔冲后面一挥手,「罗严塔尔、米达麦亚,你们两个过来把俘虏押送到法米特先生的实验室去。」

    老师的身后,两个身上还残留着腐肉,显然是刚死不久的家伙顶着自己随时都可能掉下来的头颅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执行任务。

    「啊,那么就这样吧。虽然是新死不久,活着的时候他们两个好像是还被称为『XX双壁』什么可以信赖的有为青年呢。交给他们两个,我想你应该是可以放心不会让俘虏半路逃脱啦。」老师拍着胸前的肋骨,向我保证。

    「啊……谢谢老师了。」

    乘着骷髅双壁颤颤巍巍走动着过去带人的当儿,我第一次仔细看了看即将沦为我实验品的女子。

    感谢撒旦!她们可真美。虽然因为刚才的战斗,脸上身上,多少被弄得有点脏。但是,这却依然没能掩盖住她们的诱人风姿。虽然领头的那个女战士穿着原本该是火焰般鲜艳漂亮的红色软甲,可是却丝毫没有掩盖住她傲人丰满的身材,而精致动人的脸上带着的桀傲神情更激起了男人的征服欲而让人忍不住要一亲芳泽。

    而后面的另两个女子相形起来,也丝毫不比前者逊色。左面那个站立着的祭司打扮的女子,浑身散发着优雅知性的光辉,配上一副清秀的脸显得犹为动人。另一边垂首低泣的女子则一身的女佣装束,娇小的身躯配合着楚楚动人的表情,让人望之有种我见犹怜的冲动,想将她一把搂在怀里恣意轻薄。

    「啊,太合格啦。」我吞了口唾沫,心里甚至有了种把她们用来让我做实验实在太可惜了的感觉。可是,那么想的似乎也只有我而已。

    「喂!你轻一点啦。不要拽着我那么用劲啦!」

    「啊!」

    「啊,我自己会走啦。」

    三声惊呼。骷髅双壁近乎粗暴的动作看得让我都不禁大摇其头。那个还有一个蓝眼珠子吊在眼眶外面的家伙,难道和漂亮女人有仇吗?我不禁看着那两个怎么都觉得不懂怜香惜玉的骷髅兵叹了口气,指挥他们押着三个兀自在发着怨言的女人,跟着高唱着「平安无事喽!」,通知大家可以继续去睡了的打更幽灵一路敲着锣,一边回到了我的屋子。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