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阿里不达年代记(阿里布达年代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三、圣杯7(Sevenofcu...

    我让她坐在我的床上,那是我的屋中唯一可以坐的地方,一切的装饰品都需要掠夺而来,这是规矩。

    「哦……你好!」我木讷着打招呼,心里不知几千遍的正咒骂着自己何必对自己锅里的鱼那么有礼貌。我想自己当时的表情一定像足了第一次与人相亲的毛头小伙,当然,就年龄和经验而言,两者间并没有什么区别。

    「……」不出我的意料,她没有丝毫回答我的意思。

    「哦,不介意我知道你的名字吧?」我的言语多少流露出了些无奈的成分。

    「介意!」回答倒是意外的干脆。她突然抬起头来直面我。我这才有机会看清面前这个彻底被幸运女神遗弃的女孩。

    在饱览众多绝色美女之后的现在想来,她的容貌也许早已不足以让我动心。尤其是刚经历了一场战斗并在战斗中惨丧亲朋。她的脸上有些灰尘而原本水色的大眼睛因为哭泣过而显得有些肿,但也因此平填了几分楚楚的怜爱感。

    「哦……那就算了。」她直盯着我的样子多少有点让我胆怯。如果人的眼神能够杀人,我想我一定已经被她千刀万剐过无数次了。「要不要喝点水?」我觉得她的情绪过于激动。

    「你要拿我怎么办?杀了我?杀了我吧!让我和哥哥、罗依、卡尔他们一起去死。」根本无视于我的话,她追问道。

    「哦?死?暂时应该是不可以啦。因为你死的话我就麻烦了。」我想自己当时陪话的样子一定很傻。

    「哎?为什么?」她的眼神顿时变得惊异。「恶魔!你准备拿我干什么?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加入你们这群恶魔中间的!」

    「什么吗!完全会错了意。只是想利用你来做我的一个实验罢了。」我叹了口气,不由得很怀疑她刚才是不是因为过于沉浸在丧兄之痛中而完全忽略了我和父亲的对话。

    「恶魔!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她愤怒的从牙齿缝里挤出这句话。

    「啊,谢谢。」我就像在人类世界里被夸奖为骑士一样习惯的回答。「不过如果你不合作的话,恐怕我实在很难办。因为搞不好,我也会因此被人杀掉。所以,就算是求求你也好。一定要帮我啦!」也许是被她的口气压倒,一直很担心自己命运的我也根本没发觉事情的主动权似乎根本就不在对方的手上而习惯的使用了自己过去最常用的口气哀求。

    她显然愣了一下,不过精神恢复的很快:「你们杀了哥哥、罗依、卡尔!」她的语调变得似乎要哭出来了:「恶魔!你们这些恶魔!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啊?这样啊。」我开始发愁起来:「可是?是你们先冲进来不顾三七二十一的见人就杀呀!」我放弃了寻找那个原本就不存在的杯子,忍不住说道。

    「那是因为你们是恶魔呀!」她大喊着。

    「哎?」我不禁苦笑了一下。

    「你们这些鱼肉附近居民的家伙!」她显然很不满意我的反应,大声反驳道。

    「喔?你看见了?你被抢了?」倒不是相信城堡中的魔物会老实温顺到不去伤害人,我只是奇怪居然还有人类敢居住在方圆五十英里以内。

    自打我有记忆开始,就没有听说过城堡附近有如此另类到想与魔共舞的。而且依我所想,魔物们似乎也不该有那么大胆子单独跑老远去满足一把杀欲,城堡的防御就该够他们忙乱的了。

    「我们过来的时候看到一路的骸骨和尸体。」我突然发现她微嗔的样子十分动人。「噢!那些都是实验魔法的失败作品。」

    我看了她一眼,知道她不信,连忙补充道:「原料都是来自和你们一样自称正义的入侵者。」有一群优秀的亡灵魔法师在,大部分还是都成为了城堡中的绝对战力骷髅和僵尸的。

    「哈!看吧,果然你们杀了那么多人!」

    「啊!我们也常常哀悼那些在抵抗贪图我们城堡中宝物的贪婪的入侵者时所献身的魔物们。」谁杀的人比较多并不代表着被杀者的正义性更多。但事到临头能够领悟的人自然不多。

    「什么吗!你难道说我们是为了贪图你们的宝物来的!」

    「不然,那又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拯救遭受你们粗暴对待的人们!」

    「拜托。这句话好像是应该由我们来向你们说才对吧?整天吵吵嚷嚷的来进攻的不是你们么?把人家的家门无情的破坏然后又冲进别人家里不问理由,不问是非的大屠杀的不也是你们么?把自己杀死的可怜魔物们身上的遗物一扫而空,在别人家里翻箱倒柜大肆掠夺的还是你们吧?如此闹得别人不得安宄,连死人身上的东西也不肯放过的行为还振振有词的冠以正义之名并堂而皇之一再重复且好此不疲。还真是伟大呢。」

    其实我从没认为魔物们代表的就是正义。英雄们为了各种目的来打倒魔物,而魔物们也的因此来满足自己的杀欲并靠搜刮死难外来者身上的东西来致富。

    父亲日渐扩展的财宝房让我深深觉得这只是一个互惠关系,大家各取所需罢了。而且在魔物中,实力代表了一切也原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只是也许因为那个时刻,我对将她强行抓来这么个举动实在是存着不少非正义感,所以才会不自主的努力反驳以将自己的行为正当化吧?

    她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呜……」的一声突然终于痛哭了起来。虽然她的眼圈一直很红的要下雨,我还是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面前这个大哭着的女孩子才好。

    「啊……真麻烦呀……这就是被称为女人的古怪动物嘛?」我很疑惑的想。因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只是呆呆的看着她。可是当事人似乎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越哭越大声起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