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娇妻(QUEEN-TIME)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EP27 出游 2

    “嗯嗯……”娇妻读的正欢,胡乱得答应着他。他对她的用心,让她感动得不知道该如何说了。她只不过随口提到她喜欢各种各样风格的建筑,他就细心的标好城里各个特色建筑的位置和历史来历,还附上以前和现在的照片作为对比;入住的地方也是精心挑选一家由古老建筑翻新的酒店。娇妻感动得一塌糊涂的,碍于场合,不方便表示,只好悄悄的握住他的手不放。

    霍反手紧紧握住她的,他愿意满足她任何的愿望,这点小事,不足挂齿。两人甜蜜蜜的手牵手,在服务员的示意下,愉快的进入头等舱,开始他们为期四天的旅程。

    下了飞机,坐车前往酒店。

    一入门,娇妻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粉黄的高大门柱和门廊,偌大的喷水池,古堡般的建筑造型;这个曾经是某位富商的花园别墅,经过翻新和改造,成了一家现代化的星级酒店。

    酒店静悄悄的,一个住户也没有,花园里面一片生机盎然,南国的冬天丝毫没有北方的萧条,花啊树啊照样生机勃勃的,中午的日光晒得身上暖烘烘的,娇妻用力的呼吸一口,隐约闻到海风的味道。

    “喜欢吗?”霍笑着看娇妻欢喜的脸庞,拉着她的手往里面走。

    “喜欢极了!”娇妻快步跟上,看了看四下无人,她踮起脚尖用力的吻了他一下,可惜不够高,只吻了吻他下巴。

    霍用力的搂住她,凑近她耳边低声说:“那待会就好好表现。”

    娇妻红着脸,由着他拥着抱着,走去二楼的房间。

    进入房间,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套房,古色古香的房间里面,连超大的KINGSIZE床都是民国时期的款式,娇妻试着坐下去,按了按,还好,床垫应该是现在的,不然她肯定睡不惯木板床啊。

    顾不得看仔细看房里书桌,化妆桌等家具,娇妻推开窗户,望向远处的海岸线,半山上的别墅让她可以把半个小城和海滩尽收眼底。

    “满意了?”霍从后面拥住她,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他喜欢看她的笑脸,尤其是他给带来的笑脸。

    “霍……”娇妻感动的转身,抱住他,他真的对她很用心。一条短信息,就让他抛下公事,二话不说的带她过来这里,还贴心的安排好一切,即使她的无心之谈,他也记在心里,尽力满足她。

    娇妻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双手诱惑的滑下他的胸膛,一边帮他解开衣服的纽扣。

    霍抱起她,靠在窗台上,拉起她的衣服,伸手进里面,熟络的解开胸罩的背扣,一路往下,吻过她的颈部,“你饿吗?要不要先吃饭?”霍担心她旅途太累,一边细细的吻着她丰满的双乳,一边挣扎着问她。

    “嗯……没,没关系啊……”娇妻挺起胸,用力的搂住他的头,有时候他真是太过体贴了。才一小时的飞机,能有多累?抬起双腿圈住他的劲腰,贴住他亢奋的勃起,她不信,都这样了他还能忍得住,让她先去吃饭。

    “小妖精!”霍忍不住一手掀起她的裙子,粗鲁的扯下她的内裤,伸手分开早已湿漉漉的花瓣,两指插入窄小的yín穴里,里面的嫩肉紧紧的吸附上他的手指,紧缩的肉壁让他的亢奋愈发的疼痛起来。

    “我直接进来,好不好?嗯?”一边轻吻着她粉色的耳垂,一边哑着嗓音低低的发问。

    娇妻低头看了一眼他快撑开的裤裆,小手伸向他腰间,解开他的裤头,褪下他的内裤,粗大吓人的ròu棒直直的挺立着,顶端上面分泌出乳白色的前精。

    霍粗喘着喷出炽热的鼻息,双手改握住她的细腰:“乖宝贝,帮我放进去,嗯?”一边挺着腰用ròu棒顶弄着拨开她粉嫩的私唇,在她细细的yín穴开口出来回滑动,过于粗大的尺寸让他没有办法顺利的插进去。

    娇妻闭了闭眼,过于羞人的景象让她心怦怦直跳,定了定神,才颤抖着小手一边握住烫人的ròu棒,一边用手分开自己滑腻的肉瓣,缓缓的引导着ròu棒撑开细穴,慢慢的进入体内。

    霍等不及她的缓慢动作,等ròu棒的顶端进入里面后,迫不及待的用力往上一顶,颀长的ròu棒撑开窄小的肉缝,满满的进入到她的体内。

    “嗯啊……呀……”娇妻细细的尖叫起来,双手扶住他的肩膀,双腿夹紧,害怕掉下窗台。

    霍被她柔嫩的肉壁夹得舒服极了,顾不上等她回过神,就按住她在窗边,就着她分开的双腿用力顶弄起来。冬日的午后,阳光尚暖,四周安静无人。他早已经包下这家酒店四天,也不用担心外人进入。就连酒店的员工,也全部撤换成他私人的管家团队。

    但是这些,暂时都没有告诉她的必要,他很享受她因为担心和害怕而激烈收缩的yín穴,就连蜜汁也更外的丰沛,几乎是喷涌而出,滋润着两人相连的地方,即使不用太多的前戏,也能让他尽情享受她窄小紧致的xiāo穴。

    霍调整了一下位置,抬高娇妻的丰乳,让他更方便吸吮和啃咬,粉色的rǔ头因为暴露在空气中,即使有日光的照耀,也因为冬日的寒风而微微的颤抖。只有当男人把它含进嘴里,才温暖起来。

    “嗯啊……啊………霍……好棒啊……”娇妻被猛烈的插入弄晕了头,也顾不上两人正在窗台的事实,娇娇的哀求着他更多的怜爱。双腿愈发用力的圈住他,rǔ头传来的快感让她忍不住扭动起来,小腰配合着男人的抽插而摆动着,湖蓝色的裙摆荡出一圈圈的波浪;透明的淫液随着男人的动作一滴滴的往下掉在深棕色的实木地板上面,积了一个小小的水摊。

    “嗯……啊……宝贝……呃……夹紧点……嗯……”好久没有见面,让霍几乎控制不住,差点被她的收缩给夹出来了。皱起眉用力的往前冲着,撞入她柔软又紧致的体内,每一次的进入和抽出都是那么的销魂,肉壁简直就是一张张柔软的小嘴,吸得他全身发烫,恨不得把她的xiāo穴玩坏。

    “嗯嗯嗯……啊……啊……呀……嗯哈……霍啊……啊……呜呜……嗯……不行了啊……呜呜……”娇妻受不了强烈的刺激,一波波的快感让她敏感的身体高氵朝了,可是男人还是不肯放过她,连番的高氵朝刺激让她抽搐着,她流着泪,哭着求饶,一边不依的扭动起来,其他摆脱男人铁钳般的大手。

    霍对她一向都是温柔体贴,除了一点,在床上。就算他再怎么温柔,也是个男人。加上她妩媚的求饶只增添了他的肆虐的欲望,让他想更用力的去玩弄她。

    她挣扎扭动的细腰只增添了他的乐趣,小嘴来回旋转着吸吮他粗大的ròu棒,他享受的反复着抽出、插入的动作,捣得里面的yín水咕啾咕啾的发出淫靡的声响,伴着娇妻细细的求饶和抽泣声,让男人的自尊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霍享受的闭上眼,感受在娇妻体内极乐的享受,湿滑,柔软,紧迫的围绕。他一向耐力惊人,加上她身子又无比的敏感,往往是她都高氵朝几次了,他才释放一次。他不疾不徐的享受着她高氵朝的压迫,逐渐的加快抽插的速度,让自己满足了才放过她。

    “霍……呜……嗯啊……啊……呀……嗯啊……”娇妻抱怨的嘟着嘴,这坏心的男人!他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她皱着小脸,忍着快感的折磨,软软的贴上他,饱满的双乳贴上他坚硬的胸膛,随着他的动作而挤压着他的,一边往下舔着他的下巴,喉结,锁骨,最后学着他的动作,啃咬起他的rǔ头来。

    “你这小妖精!哦!……”霍怒吼着用力往上一顶!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红着眼专心的攻向她的敏感点,让她没法分神去挑逗。

    “呀!霍啊……啊……啊……嗯哈……啊”娇妻瞪了一眼小气的男人,她不就咬了他一下而已嘛!坏人啊……嗯……她的腰都快被撞断了啊……

    等霍怒吼着射出滚烫的jīng液时,娇妻全身发软的瘫在他身上,只能咿咿呀呀的浪叫着,最后一点力气都被他榨干了。

    霍看着怀里的娇娃,有点不好意思,亲昵的吻了吻她的额头,抱起她往大床走过去。

    他们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脱衣服,霍轻轻放下娇妻,从她的体内滑出的感觉让他的俊脸微微的发红,他居然连安全措施都忘记了。

    娇妻软软的靠在枕头上,看俊男在她面前表演脱衣秀,呵呵,霍的身材,真是……啧啧,让人垂涎啊。她很开心是他的对象是她。

    霍好笑的看着她,明明是清纯稚嫩的小脸,居然摆出色迷迷的样子,让他哭笑不得。

    他上前帮她脱掉衣服。娇妻温驯的举起手,方便他脱下上衣和胸罩;然后撑起屁股让他拉下裙子和挂在膝盖的白色内裤。

    体内的白浊液体随着她的动作,缓缓的流出来,滴落在黑色的床单上,分外显眼。娇妻有些不好意思的合起双腿,可是液体还是汨汨的溢出来,滑过大腿的根部,痒痒的,让她不自觉扭动起来。

    霍一手抓住白色的内裤,眼睛却紧紧的盯着床上的娇娃,雪白赤裸躺在黑色的床单上,修长的细腿间是他刚刚留下的jīng液,交缠的细腿一扭一扭的,白花花的在他眼前晃荡。一手扔下内裤,霍上前分开她的双腿,“不要啦……”娇妻不依的抗议起来,很丢脸啊……

    男人不理她的抗议,着迷的看着腿间的小嘴,缓缓的吐出白浊的体液,在她的臀缝留下白色的痕迹,然后滴落在床单上面。

    霍忍不住伸手拨开闭合的肉瓣,露出粉色的小缝,双指撑开它,浊白的液体更快的涌出,濡湿了他的指尖。

    他伸手点了一下,然后把指尖的液体抹在她粉色的乳尖上面,低头含住。

    “嗯啊……霍……”娇妻嫩嫩的呻吟起来,抱住他的头,夹紧了双腿。乳尖传来的吸吮和啃咬快感,让她忍不住浪叫,下身随之抽搐起来,蜜汁也缓缓涌出。

    霍轮流吸吮着她雪白的豪乳,一边伸手按住肉瓣中间的那颗滑滑的,鼓鼓的小核,轻轻的按压起来。

    “不行啊……嗯啊……那里啊……啊……不要啊……”娇妻立刻敏感的尖叫起来,那里太敏感了,她受不了这样直接的刺激啊……

    霍不理她的反抗,只按着他的节奏,一边顶开她的腿,把再次挺立的ròu棒送入她的体内,一边上下围攻着她。

    “嗯啊……霍……嗯啊……啊哈……那里啊……呀……”双乳被吸吮得水亮水亮的,尽是男人的吻痕和唾液的痕迹,xiāo穴被喂得满满的,小核也被男人修长的手指玩弄着,娇妻无助的躺在男人的身下,敞开双腿接受男人的抽插,摇摆着随男人的动作发出淫荡的叫声。

    霍一边享受着她的紧致,一边听着她犹如天籁的呻吟,又娇又浪,比任何名贵的乐器发出的都要悦耳,比任何的名曲都要动听。

    霍愉悦的弯起她的双腿,成M字状摆在他腰间,跪着敞开的yín穴前奋力的摆动着翘臀,一次次的反复顶弄和抽插。聆听她发出的美妙叫声,直到尽兴才放开。

    好不容易才让男人射出又浓又热的jīng液,娇妻全身都快被撞散了一般,只能躺在床上微喘着,等待体内的快感褪去。

    霍满足的抱起她,小心的不要压住她,“宝贝……我爱你……小心肝……”一边细细的倾诉着爱语,一边轻轻的吻住她汗湿的发鬓和小脸。

    即使对他刚刚的粗鲁还有一点点埋怨,也全部烟消云散了。娇妻柔顺的躺在怀里,享受他的温存。“我有点饿了……”忍不住开口撒娇。

    “先洗澡,然后吃晚饭,好不好?有准备你喜欢的甜点。”霍温柔的哄着她。

    “嗯!你抱我去,我没有力气了……都是你!”娇妻开心的揽住他脖子,顺便抱怨一下。

    霍温柔的笑起来,拿起电话吩咐下去,就抱起娇妻走进浴室。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