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娇妻(QUEEN-TIME)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EP10.2浴室激情[慎]

    发泄过后的硬挺很快又精神的站了起来。男人伸出手指,把被收缩的xiāo穴挤出来的浊白液体勾起,涂在娇妻双臀间,羞涩的小菊花上。紧致无比的菊穴,在滑腻液体的滋润下,也仅仅是稍稍的让手指可以摩挲外面的皱褶。浅色的皱褶甚至容不下一只手指的探入。

    “才几天没喂,就这么不乖了吗?”许天承心情甚好的低声询问,灵舌在娇妻滚烫的耳边舔舐,细致的耳朵被舔得湿漉漉的,在更多液体的帮助下,男人终于艰难的把手指挤入后穴内。

    夹得真紧!一想到被这么紧密的含着,赤铁忍不住的抖了抖,愈发的硬实粗壮。

    看着穴内深红色的肉壁把自己的手指紧紧包裹,许天承忍不住低下头,一边用手指挤按敏感的肉壁,一边伸出舌头,把菊穴外不停收缩蠕动的皱褶用力的舔过,把敏感的外围舔得又骚又痒,才深入里面,不停的和手指一起亵玩里面的嫩肉。

    “嗯……你……呀……啊……嗯哈……”他在舔、舔自己……羞愤得快要哭出来的娇妻无助的挣扎着,却逃不开男人淫邪的舌头,菊穴仿佛知道被羞辱似的,羞耻的皱褶收缩蠕动得厉害,反而紧紧的夹住了舌头和手指,仿佛自己不愿放开似的。

    “不、啊……啊……”娇妻再次被刺激得哭喊求饶。

    “口不对心的家伙!”男人仿佛惩罚她心口不一是求饶似的,低头咬了淫荡的菊穴一口,受惊的后穴抽搐得更加厉害,死死的绞住了男人的手指。

    “想绞断我吗?啊?!”男人抽出被淫液弄得湿漉漉的手指,拿起润滑剂对准穴口一挤,大半管的润滑剂被菊穴吞没。

    呃……好凉,软软的,是什么?娇妻不由并拢了双腿,有点害怕的睁开眼。

    男人不耐的把她双腿分开往她头上压,羞人的xiāo穴和后穴因为这个姿势而大大的暴露在男人眼前,细腰都离开了地面。

    “呜……不要……”这样的姿势,怎么可以被他看到?娇妻无力的挣扎着,却被男人突然挤入的两根手指吓住了。

    就着润滑剂男人把两根手指硬是探入紧闭的菊穴内,软软的润滑剂被温暖的肉壁煨的像是融化了,毫不困难的让手指在里面翻江倒海。

    娇妻眼睁睁看着男人毫不掩饰的盯住自己也羞于细看的地方,菊穴被视奸的羞耻感让体内的肉壁收缩抽搐得更加厉害。

    一张一合,紧紧咬住自己手指的菊穴简直就在淫荡的诱惑他!许天承怒吼着抽出手指,把早已硬得发痛的ròu棒挤入菊穴内,让淫荡的肉壁抽搐的含住自己。

    嗯啊……会裂开的……娇妻惊恐的用最娇嫩窄小的地方被迫接纳粗壮的ròu棒,肠道快要被挤裂开来的痛感让她飙泪。

    颀长的ròu棒挤入了一半就被卡住了,哦……该死的!许天承不敢再用力,怕伤到她细嫩的xiāo穴,可是卡在一半的欲望快逼疯了他。

    “乖,放松……好好含住我……”俯身吻住她惊呼的小嘴,一只手挤入前面的xiāo穴抠弄,一只手安抚的摩挲着后穴被挤得几乎看不到的皱褶,发烫的胸膛压在柔软的双乳上,猥亵的磨蹭着。

    “好乖啊……宝贝,放松……嗯……慢慢来,吃得下的……”温柔的在耳边哄着,一边毫不放松的慢慢推进。

    娇妻被安抚下来,后面的xiāo穴也渐渐放松,甚至饥渴的蠕动着,把赤铁慢慢的吞没。

    “嗯啊……就是这样,好棒啊宝贝……”被她淫荡的小嘴吸得死紧,男人皱眉忍住抽插的冲动,让娇妻扭腰一点点饥渴的吞没自己。

    其实开始被没有那么痛,只是看到男人过于硕大的狰狞ròu棒吓到,才会卡住一半,待放松下来,被挑逗的身体又渴望起他充实在体内的感觉。

    润滑的软膏被早已被煨的融化,被ròu棒搅动着,在菊穴里发出淫靡的“咕啾咕啾”声响,伴随着男人的粗喘,女人的娇吟,在静谧的午后回响。娇妻皱眉忍受着痛苦又愉悦的不可思议的快感,耳边被男人性感的呼吸包围,听着自己都脸红的淫荡声响,身体愈发酥软起来,柔软的身躯被男人大手操控着,随意摆弄成他喜欢的体位,从而抽插得更加深入、快速。

    “嗯啊……啊……啊……不、不行了……呀……”娇妻被顶到只能嗯嗯哼哼的发出不连续的鼻音,哭泣着俯在男人胸前,无力的攀住他贲起的双臂,满脸通红的求饶。

    “再忍忍,宝贝,乖……再夹紧点,哼啊……”男人咬着牙更加勇猛的将她扶起,按下,让已经抽搐不堪的肠道一次次被迫打开接受粗硕的ròu棒,融合的润滑剂和着肠道分泌的淫液在ròu棒的抽出和插入动作中飞溅出来,娇妻白嫩的双臀被男人饱满的囊袋拍打得通红,飞溅出的液体则把双臀弄得湿腻无比。

    仿佛永远都要不够似的,许天承根本停不下来,被肠道夹得舒服无比、早已硬挺肿胀的ròu棒叫嚣着要shè精,可是在她体内的感觉太美好,全身都绷紧了只想再在她体内多停留一会。

    “啊啊……”继续抽插了十几下,男人终于忍不住怒吼着释放了,噬人的极乐让大脑一片空白,从来没有人可以带给他这种如死亡般的快感。

    “嗯啊……啊……”娇妻已经被折腾得半晕半醒的,像猫咪一样低低的叫着。

    浑浊的体液从菊穴和ròu棒的缝隙之间缓缓流出,许天承轻轻抱起娇妻,把性器从她身上拔出,剥离之时发出猥亵的“啵”一声,男人听到,俊脸稍微红了红,有点担心自己会不会做得太过了,连忙把娇妻放上软塌,检查检查两个娇嫩的xiāo穴有没有被撕裂──还好除了些微的红肿外,没有任何伤口。草草收拾了一下,许天承到浴室放好水,打算和娇妻一起泡个澡,至少也要把她身上的体液清理好才行。

    暖暖的,像飘浮在温暖又舒服的天上一样,娇妻闭着眼感受温暖的包围,身上有双大手在游走,力道不轻不重的在酸痛的地方按摩着,把疲劳、不适都赶走。

    嗯,继续…啊……好舒服……哪个按摩师这么好的指法呢?下次一定继续找她。娇妻模模糊糊的想着。

    滴了些精油在热水里,再环抱住娇妻,让她背对自己,大掌让她从颈部开始一直往下按,帮她消除刚刚“使用过度”的疲劳。

    呼……好舒服……深呼一口气,娇妻终于清醒了些,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男人怀里,两人困住烟雾弥漫的浴室中同浴。身后的男人伺候得恰到好处,一时间娇妻想不起他是谁,耳边就传来一把炽热的、激情过后略为沙哑的男低音:“满意吗,我的公主?”

    耳朵微微的发热,仅仅是呼出的热气就撩起内心的骚动,熟悉的快感从尾椎末端往上涌。

    谁?

    刚刚想扭头看清楚身后的男人,却被身下的“凶器”顶住脆弱的一处,火热烫人的顶端不紧不慢的在穴口外画圈,稍稍顶入秘穴随即又抽出,仿佛在逗弄似的在外撩拨。

    “你……”娇妻不由紧张的双手抓住浴缸边缘试图离开身后男人的碰触,可惜浴缸容纳两个人,尤其身形高大的男人后,所剩空间有限,即使娇妻抬高身体,男人的ròu棒仍然可以举头就碰触到她微微张开的xiāo穴。

    在暗自思量之前的药效退了没,许天承也不是很有把握,虽然刚刚让她狠狠吸入了几口喷雾,可是刚刚激烈的运动过后,药效会不会也减退甚至消失?飞快的抬眼看了看四周,男人伸手扯下睡袍的丝绸腰带,趁着娇妻在试着离开浴缸之时,把她双眼绑住。

    突如其来地黑暗,让娇妻吓了一跳,本来就无力支撑的双手一滑,软绵绵的就往后倒。男人早有准备的挺身支撑她,身下的“凶器”本来就对准穴口在徘徊,这时也顺势在热水的润滑下往上一挺,整根粗大的ròu棒在娇妻无意识的帮助下被齐根吞没。

    在打结的大手稍稍停顿了一下,男人戏谑s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就这么迫不及待吗?好贪吃的小嘴啊……没关系,我会如你所愿,好好喂饱你。”飞快的打好结,不顾娇妻无力的反驳,径自在热水里“啪啪……”的抽插起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