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娇妻(QUEEN-TIME)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EP10.1书房绮梦[慎]

    叶曦他们这次回来,探亲顺便考察一下是否有机会回来发展。叶晨在S城有不少人脉,之后的几天许夫妇忙个不停,又是和一些投资者见面,又是去工厂参观。叶晨本来就是个大忙人,每个月都要飞来飞去去各地出差,这次为了陪表妹他们,硬是把时间挪出来留在S城。娇妻依然在家里当她的闲妻,除了晚上偶尔和丈夫、表妹夫妇一起参加商业晚宴,日子几乎和以前一样。不过外出的机会就大大减少了,她不敢冒这样的风险,上次无端招惹到一个关昊的家伙,已经够她受惊了。不能再来什么出槌,她的胆子可是小得很。

    不过在躺在贵妃椅上看书看到发困的时候,不免又想起霍。

    他是她认识的第一个玩伴,也是交往时间最长的一个。外貌、身材皆优,重要的是两人身体默契度极高,又是个极其合作的玩伴,一点都不会追问她的行踪、个人情况。无论何时联系的,他都会把时间挤出来──这是她的观察所得,他不是个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想当然忙碌情况不会比自己的丈夫逊色,但是无论何时找他,他几乎都没有推辞过,而且全程也不会显得行色匆匆或者一副的为了她硬是挤出时间来见面的高傲嘴脸。她给他打很高的分数哦,自从上次意外见面,她就一直没有再联络他,心里不免有点愧疚感。唉……虽说,当初说好如果其中一方不再愿意继续交往,就自动终结联系。可是,突然觉得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联系,他的好,就一点一滴的涌了上来。

    呼……到底要不要联系霍呢?

    娇妻无意识的在椅上翻转,保守的睡袍在转动间散开,露出里面白色的丝质吊带短裙,半遮半掩,更是诱人。

    许天承今天和投资商吃完饭后,就先行回来。叶曦和一班新结交的富太太们相约打麻将,顺便扩展人脉。叶晨自然是在公司忙个不停。

    屋里静悄悄的,许天承还以为娇妻出去了──虽然明知道这样的可能性很低,大概,是在午睡吧。脱鞋,进屋,许天承心里默默的思量着,要不要趁她午睡时……

    轻手轻脚的登堂入室,却发现主卧室里没有人。嗯?怎么会?许天承想了想,来到专属娇妻的书房门口,果然在这。她的专属书房不是很大,却四面墙都是书架,上面满满的各种各类的书,影碟。地板上是叶晨特意从土耳其找回来的柔软毛毯,白花花的铺了一地,最里面还有一张贵妃椅,软软的垫子,上面正是一幅美丽的海棠春睡图。

    在门外站了一会的许天承,在犹豫着是否要进去。上周末和她在一起的事实,仿佛已经是上世纪般久远的事情,可是,现在动手,又怕完事之后留有破绽。呵──什么时候,他也变得如此懦弱?!许天承嗤笑没用的自己,转身回房去取专门为捕获她而准备的喷雾,他要她!只要她!没有办法,即使试过其他不同的女人,多美丽,多妖娆的女人也没用,他还是要她,只有她,才能把心里空缺的那一角补上,不多不少的,补出一颗完整的心。即使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他也没有办法打消这个念头。

    娇妻脑里乱七八糟的想着事情,神游的思绪不知飘到哪里去了,丝毫没有觉察许天承的接近。等他巨大的身影把阳光遮住,她才反应迟钝的张了张嘴,向他打招呼:“你回──”可惜问候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蓦然就吸入粉色烟雾,神智仿佛被抽空了一般,凤眼半眯,软软的倒了下去。

    许天承欺身上前,庞大的身躯在软塌上稍嫌挤迫,干脆一把抱起娇娃,放在软软的毯子上。娇妻身上的睡袍早已半散,许天承随手一拉,她就光溜溜的躺在他身下。看着眼前的。美景,男人庆幸今天提早回来,让他早已食髓知味的身体可以再尝到人间美食。时间尚算充裕,他可以一口口,慢慢的品尝她美妙的身体,好好的喂饱她每一张小嘴。

    轻轻的,恍若亲吻人间最珍贵的宝物般,低头吻上她红润的樱唇。虔诚的撬开她的小嘴,探入她芳香的口内,吸住她柔软的舌头不放,双手早已不安分的抚上她挺翘的双臀,用怒张的硬挺隔着衣料色情的顶住她双腿间的凹陷。虽然想慢慢的、一口口的品尝,可他一碰上她,所有的理智和自制都早已抛之脑后,只想进入她,占有她,仿佛发狂一般证明自己也曾拥有过她,而不是在梦里。

    实在没有耐心,转眼就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许天承一把抱起娇妻,用自己火热的欲望直接在娇妻紧闭的缝隙外不住的摩挲,低头用力的吻住她,一手揽住她的细腰,一手拨弄着粉嫩的乳尖,一心只想尽快进入她体内。

    呃……怎么回事?娇妻混沌的脑子被身上火热的体温烧得更加糊涂。有人在爱抚她,身上传来的是熟悉的、火热的悸动,乳尖被拧得又酸又痒,另一边却暧昧的和坚挺的胸膛细细的摩擦着,甚至时不时滚过同样坚挺的男人的rǔ头。腰上的大手温热又强悍,牢牢的定住自己,不让她乱动,只能扭着腰,无助的扭动着。身下的xiāo穴被火热的、滚烫的赤铁煨得愈发的湿润,自己无助的扭动只让xiāo穴更加紧密的包裹着它粗大的顶端。

    敏感的xiāo穴,甚至感应到狰狞的ròu棒顶端,早已忍不住的滴出白浊的液体,混着xiāo穴内滴落的蜜汁,让原本闭合的缝隙可以微微张开,迎接炽热的ròu棒。

    到底是谁?微张的凤眼,被欲望氤氲得迷蒙的眼睛,看不清男人的样貌,而他霸道的舌头,却不依不饶的在她口内翻天覆地般搅动,嗯……

    满意的看着身下的人儿因他而双颊桃红,微微拉开身下的距离,腰上的大手往下滑,双指就着穴口的滑液毫不客气的探入紧致的穴内。

    嗯啊……痛……微微皱起眉,娇妻来不及喊痛,就被胸前的挑逗噎住了呼吸:不要,不要咬啊……嗯……

    胸前的粉嫩,一只被拨弄、弹动;另一只被温热的口腔用力吸吮,啃咬,丰满而敏感的双乳被男人喷出的热气惊得不住的颤抖,身下的刺痛也变得可以忍受了。

    粗指在她体内细细的探索着,弯曲,抠弄,在找到她不堪一击的那一点后,卑劣的用力顶住,旋转,双指轮流攻击,让她不住的哀叫,发出细碎的鼻音,可怜兮兮的哀求男人停止玩弄她。

    “不要、不……啊……啊……嗯啊……停、停啊……呜呜……”

    可惜她娇滴滴的求饶没有被采纳,只换来男人更加凶猛的玩弄,连双乳也被用力的。亵玩,大手紧紧的扣在不可完全掌握的豪乳上,早已湿漉漉、红得快要滴出水来的乳尖和白嫩的乳肉从男人的指缝间不甘心的冒出来,惹得男人用牙齿细细的啃咬。

    “不……呜呜……唔啊……呜……”体内的手指增加到三只,把细嫩的xiāo穴大大的撑开,可是这点痛比不上被抠弄嫩肉的感觉来的激烈,又酥又痒的感觉沿着xiāo穴一直往上,顺着脊梁直达脑髓。快被这痛苦的欢愉击溃的娇妻无力的企图收拢双腿,却只夹紧了他的窄臀。

    终于男人好心的放过她,在她快高氵朝之前抽出了手指。可是突如其来的空虚让她渴望起之前的玩弄。

    呜……他不可以这样欺负人。用力睁开被泪眼模糊的双眼,企图看清到底是哪个坏蛋这样对她,却在看清男人样貌的一刻被惊呆了──怎么会是他?!

    可惜男人来不及让她发问,粗硬的、早已势在必得的硕大用力挤开被玩弄得酥软放松的xiāo穴,狠狠的捣弄起来。

    “啊──”娇妻被撞得惊呼起来,与他身形成正比的ròu棒硬是挤入细小的窄道里,在滑腻的体液的滋润下艰难的进出着,被撞得几乎内脏都快挤出来的错觉让娇妻只能细细地喘息,双手扶着他箍住细腰上的双臂,巍颤颤的被迫迎接他越发激烈的顶撞。

    仿佛不耐她仍旧过分紧致的xiāo穴,男人抓住她的细腰轻松往上一提,她整个人就着两人连接的地方坐骑在他身上,体重的关系和体位的变化,让她终于顺利的、紧紧的全部把他吸进去,整个颀长的、火热的欲望被她紧紧的束缚、包裹住,她甚至能感受的脉搏的跳动。

    可是,不该是他啊!她和他,怎么会……

    男人的不断抽插让她无法连续的思考这个问题,双眼被欲望所蒙蔽,只能由着这个不该碰的男人带领自己在欲望的天堂潜浮。

    她眼里有他……他火热的盯着她困惑的双眸,顾不上她醒来会否怀疑,光是看着她眼里有他的倒影,已经让他火热得快要爆炸了。灭顶的喜悦让他疯狂的刺入她温暖又紧窒的体内,让她xiāo穴里滑溜溜的嫩肉也紧紧的包裹他,勒紧他,他愿意把所有都献给他的女神,只要换来她的回眸。

    又热又烫的jīng液射得xiāo穴不止的收缩,许天承却不愿离开,顺势把赤铁推得更深,他要让她全身都沾满他的气息,从里到外,毫无遗漏。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