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娇妻(QUEEN-TIME)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EP9.4秘密交换[慎]

    隔壁房间。

    “醒了?”叶晨轻拥住娇妻,低声问刚刚因为高氵朝而昏过去的她。

    “嗯,呀……”浑身无力,四肢像是被狠狠拆散又重新组合起来,娇妻慵懒的躺在丈夫怀里,闭眼呢喃回答。

    “小懒猫。我叫按摩师过来,帮你放松放松,嗯?”怜惜的拨开掩盖娇容的长发,洁白的颈部、小巧的肩膀、浑圆的丰乳一直下去全是他刚刚疼爱的痕迹,红艳的吻痕和指痕交错在无暇的身体上,淫糜诱人,叶晨放开她,起身叫人进来,然后关上房门走了出去。

    娇妻埋首在柔软的枕头中,任由轻柔熟练的指法在身上按压,芳香的精油弥漫在房内,佳人昏昏欲睡,没有注意到原本纤细滑腻的手指变成带着薄茧的粗指。细致的肌肤被并不柔软的薄茧轻轻拂过,敏感的颤了颤,小小的快感流过被碰到地方,粗指在背上往胸前推,一次,两次,越来越往前延伸,浑圆的乳房外侧被厚实的大掌抚过,越来越多的乳肉被收入掌中,最后,早已被撩拨得挺翘的娇嫩乳尖被拢进掌心,暧昧的顶住火热的掌心,“嗯啊……嗯嗯……”娇妻的声音透过枕头变得模糊不清,似有若无呻吟中静谧的室内更加魅人。身体经过放松后变得好轻,轻飘飘的荡在空中似的,这一双有魔力的手在线条优美的玉体上游走,在敏感的地方四处放火,欲火慢慢的高涨起来,但又舒服得不愿醒来,贪心的希望能被给予更多的欢愉。

    沈甸甸的豪乳被小心翼翼的拢在手里,倍加小心的揉动,感受柔腻的乳肉在手心挤压的感觉,挺翘的乳尖一次次滚过粗指的缝隙,顽皮的从指缝探出头来,等把玩够了柔美的双乳,大手继续恋恋不舍的往下探,顺着背部动人的线条一路滑下,一手抚上浑圆的白臀,一手往下掠过浓密的毛发,分开闭合的花唇,指头轻轻的按压软软的花核。

    “嗯啊……啊……嗯……”闷闷的呻吟在小核被玩弄的时候响了起来,一滴热汗从男人额上滴落,掉在双臀的缝隙里,让身下的娇娃敏感的哆嗦了一下。白嫩的臀瓣细细的抖了几下,巍颤颤在大掌下起伏,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的男人双眼幽黑如墨,喉结不受控制的上下滑动了几下,几不可闻的喘息从男人的快速起伏的胸膛逸出,房里的空气似乎也被凝固起来。左手手指温柔的摩挲着软软的花核,用火热的指尖煨热它,让它越发挺立,另外一只手指也悄悄的挤入小小的xiāo穴里,慢慢的旋转滑动,耐心等待温热的蜜汁渗出来。右手揉动弹性极佳的嫩肉,轻轻拍打着,抚摸着,再让邪恶的中指从双臀交合的地方暧昧的抚弄幽闭其间的菊花,缓缓试探着皱褶的伸展能力,当前面的xiāo穴汨汨流出蜜汁、饥渴的吸吮着手指的时候,把皱褶分开,挤入毫无空隙的菊花里面,配合着左手的手指来回抽动。

    “嗯啊……嗯嗯……啊……啊……”葱段般的小手抓紧了枕头,浑身都颤抖起来,娇妻喘息呻吟,细腰随着手指的抽插扭摆起来,挺翘的乳尖也有意识到和身下粗糙的毛巾磨蹭,重温刚才被爱抚的滋味。

    背上被印上湿湿的、滚烫的吻,一路密密麻麻的往下延伸,一直来到敏感的腰间,然后滑溜溜的舌头吮舔起嫩嫩的臀肉,留下淫媚的一片水亮,右手掰开臀瓣,露出暗红的菊花,硬硬的舌头贪婪的舔着菊花的皱褶,等它湿漉漉以后,再蛮横的挤入xiāo穴内,敏感的肌理受到外部的刺激,不受控制的收缩起来,想把它挤出去。可是太迟了,舌头深深探入里面,享受着肉壁妖媚的挤压,前面的手指也骚刮着细致的肉壁,寻找里面的敏感点。

    “嗯啊……嗯……啊……啊哈……”娇妻被玩弄得又舒服又难受,摆动着细腰想让手指和舌头更用力的玩她,“嗯啊……还要啊……啊啊……”

    仿佛不忍心她受到情欲的折磨,男人伏下身,把一个圆球状的物体挤入后面的菊花,打开开关,让圆球在xiāo穴内振动起来,然后双手握住细细的腰肢拉向自己,巨大火热的ròu棒紧紧贴在滴水的花穴口,顶端早已渗出白浊的液体,用力的顶住挺立的小核旋转挤压,等待娇娃的求饶。

    “啊啊啊……啊……啊……”后面的xiāo穴被塞得满满的,那处脆弱的地方被圆球狠狠的撞击,前面的小核又被逗弄,空虚的yín穴难受的抽动起来,“求你啊……啊……我要啊……进来……啊……”小手胡乱的往身下探,摸到一根火热的ròu棒,抖着手引导它进入贪婪的小嘴,娇臀配合的往后缩,巨茎滑过层层花瓣来到穴口,可偏偏心急又紧张的小嘴收缩得厉害,过于巨大的ròu棒几次滑过穴口都进不去。

    “啊啊……啊……嗯啊……求、求你进来啊……”挫败的哭泣着努力往后摆臀,娇妻抖着声音哀求。

    话音刚落,硕大的ròu棒立刻往前深深一撞,整根又粗又长的ròu棒全部没入xiāo穴里,塞得满满的,把xiāo穴挤到极限,连最深处的花蕊都被挤开喂入整个顶端。

    “啊呀呀……啊……太深了呀……啊……”酥麻的感觉从腰间漾开,饥渴的肉壁蠕动着试图吞咽硬实的ròu棒,蜜汁被挤到ròu棒的根部,濡湿了彼此的毛发。

    ròu棒温柔的慢慢抽出、插入,让xiāo穴有时间适应它的粗大;然后渐渐变快。直到娇妻受不了的哭喊着高氵朝了,男人才把开关调到最强,把娇妻摆弄成跪趴的姿势,扳开臀瓣火热的注视着自己的硕大ròu棒被淫浪的xiāo穴吞没,摆动劲腰快速抽插起来,把来不及流出蜜汁和自己溢出浊白液体搅和在一起,被摩擦成白沫堆积在艳色的穴口外,男人压抑的鼻息喷在娇妻的背上,皱眉感受xiāo穴内愈发紧致的收缩和吸吮,快感不断从被挤压的ròu棒往全身散开,像是要把自己都狠狠揉进她体内一般,浅浅抽出然后深深插入,本来已经粗壮的巨茎更加肿胀,摩擦的快感强烈的刺激着两人的神经。“啊啊啊……啊……你……啊……不……要……停啊……”娇妻被撞得连话都说出来,只能破碎的哭喊着,红唇微张,嘴角流下的银丝,双眼半闭着,xiāo穴被磨得快要着火似的,但又有种奇异的渴望,让她觉得就算被他玩坏也无所谓的渴望。皱着柳眉,腰被大手掌控着不准逃离,小手无意识的揪住发痒的乳尖拧扯,xiāo穴抽搐着想把ròu棒挤出去,像要绞断它似的用力蠕动。

    “淫娃!啊哼!”男人被她的举动逼得低吼出今晚的第一句话,加快速度毫不怜惜的狠命捣弄起来。

    “啊啊啊……啊……”娇妻被顶得彻底的昏了过去,但是xiāo穴还是有意识一般紧紧吸住ròu棒不放,直到一股滚烫的热流射入。

    叶晨从叶曦的房里出来,没有急着回房,先到外面的草坪坐了一会,想让晚风把身上浓郁的味道吹散才回去。

    回到房里,果然娇妻又睡着了,“真是小猪一只。”他怜爱的抚开她红润小脸上的发丝,手指轻轻在脸颊上滑动:“好吧,今晚先放过你。”嚼着笑,起身冲澡。

    “终于回来了?”叶曦慵懒的躺在床上,笑问闪身进房的许天承,叶晨才刚刚离开,他时间倒是抓得蛮准的。

    “嗯。”没有在意她的调笑,心情大好的许天承虽然仍旧是酷着脸,但他眼里有不容错认的笑意,手里把玩着一个湿漉漉的圆球,帅气的坐在沙发上,轻轻的应了一下:“谢了。”

    叶曦知道他肯定是把心心念念的人吃到了,笑意更加明显:“好吃吗?”

    许天承扬起眉发表吃后感:“嗯,是很好。”瞥了一眼她刺目的笑容,顿了一下补充:“还不够。”

    “哈哈……”叶曦清脆的笑声逸出:“你怎么可能觉得够?无论多少次你都会嫌少。”深知他性格的叶曦白了他一眼。

    “嗯哼。”轻哼一下,算是认同。

    “这是你刚刚用来调教的小东西吗?她脸皮这么嫩,怎么可能任你用这个摆布?”不免好奇那个光是进入情趣用品店都脸红的表嫂怎么会这么驯服。

    “秘密。”丝毫没有和她分享的意思。

    悻悻然的瞪了他一眼:“既然他今晚吃饱了,我就不奉陪了。”转身掀过被子盖上,叶晨准备睡觉休息,谁让她刚刚也快被榨干了呢?

    许天承继续把玩那个湿漉漉的、曾在娇妻体内的圆球,愉快的回想着刚才的快乐,它曾在那个像蛇般缠绕的xiāo穴内呢,一个他还未来得及参观的地方,想到这,刚刚发泄完的ròu棒立刻硬了起来,不要紧,下次,下次一定会有机会的──他闭上眼,一边掏出ròu棒抚摸,一边暗自向自己许诺下一次,她的三张小嘴,都会被他喂得饱饱的,满满的。

    第二天

    两对夫妻都起晚了。不过男人们还是比女人们稍微早点起来,许天承和叶晨打完壁球回来,已经是中午时分。娇妻和叶曦睡眼惺忪的坐在沙发上聊天,看样子也是刚起来不久。

    “终于肯起来了?”叶晨微笑着俯身吻了吻娇妻。

    “嗯。去吃饭了吗?”娇妻一脸期待的抬头,双手孩子气的按在腹部,示意丈夫:我已经饿扁了。

    “怎么不先吃点早餐?”叶晨又好气又好笑的轻弹她微皱着的鼻头。

    “还不是因为要等你们。”叶曦笑眯眯的坐在丈夫怀里插话。

    “而且我们懒得动手。”娇妻老实招供。

    “你啊……”叶晨无语,自家妻子有多懒,他当然清楚。

    四人一起去会所吃饭,之后便收拾行装准备离开。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