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娇妻(QUEEN-TIME)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EP5丈夫出差回来

    倒霉的日子

    不舒服……肚子涨涨的。难受的感觉让娇妻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困难的张开双眼,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眼前是一个赤裸的男人胸膛,目光往上移,原来是昨晚纠缠了一晚的人。小心的移开他的困箍,撑着酸软的身体走下床,穿好衣服,悄然离去。不是她狠心,只不过有预感他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如果不走,不知道拉扯到什么时候。丈夫过几天就要回来了,不能玩得太疯。

    困乏的揉揉腹部,觉得肚子更加涨痛了,忍不住催促道:“司机,可不可以开快点?”

    终于到家了,付完车资,回到家才五点,才睡了几个小时,精神实在委靡得很,脱下他的外套……没错,她把他的衣服穿走了,没办法,因为她的衣服几乎被他撕碎了,扔进垃圾桶,却赫然发现身下有红红的印子。怪不得肚子那么涨痛,身子又那么敏感和渴望,原来生理期到了。

    实在讨厌每个月的那么几天。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一般四五天就结束,可是每次快到的时候胸部总是涨得好痛苦,而且本来就敏感的身体会变得更加不堪撩拨:乳尖总是绷的紧紧的,连衣服的摩娑都会让它颤抖不已;身下更不用说了,莫名的就湿漉漉的,轻轻一碰就流个不停;而且,这个时候总是渴望更多更多爱抚,总是要不够似的,哪怕身体都酸软无力了,在男人的撩拨下还是浪啼不止,哀求着更多。平时娇弱的自己没力气应付太多,可是来月事的前几天就会特别的……放荡,连丈夫都发现这几天自己特别的大胆和配合,平时的自制一点用都没有。

    更加讨厌生理期的原因,是就算那几天不方便,却还是欲焰高涨,又无法得到满足,浑身无力又心痒难耐,交织在一起,恼火得很。

    整理好自己,无力的倒在床,昏沉沉的睡着了。

    酒店里。

    一夜好梦。梦里还是和娇媚的人儿火热的缠绵着,埋首在她带着奶香的乳间,细细吸吮,啃咬,舔舐;身下的亢奋被她的紧窒包裹着,吸吮着,两人肉体快速摩擦着一起进入绚丽的高氵朝……

    “啊……啊……”吼叫着喷出滚烫的jīng液,昊猛的坐了起来,才发现自己刚刚居然在作春梦。“真是的,居然……”像个十几岁的小男生一样做着春梦,射出来了。真是好糗!

    小心掩饰着不想让身旁的人儿见到,却发现人……不、见、了!!!

    “不、见、了!!她居然和我厮混了一整晚,然后第二天早上,就不见了!!!”昊气愤的捶着桌子,对被他硬是从被窝里拉出来的霍大喊道:“早知道如此,我昨晚就不必怜惜她!直接操到她没力气逃!!”

    “嘭!”坚实的木桌子被捶到裂开。

    “你们整个晚上在一起?”霍不是滋味的问到。

    “你说!到底怎么能联系到她?!妈的,我一定要找到她!”昊气得根本听不到他的问话。

    “你昨晚不是找到她了吗?干吗还问我呢?”酸溜溜的拨开他的手,原来昨晚中途开溜是和她在一起,早知道就好好盯着他。

    “我……”硬生生的停下来,不大好意思说是自己中途的时候碰到她然后开溜,把她绑到酒店开房,只好脸红嘴硬的喝道:“不用你管!快告诉我怎么找到她!”

    “哼,有本事你自己查。”才不会傻乎乎的把她拱手让人呢,即使是好友也不行,何况他昨晚还背着自己爽去,才不告诉他!

    “你!”气不过一手揪住他的衣领:“快说!妈的,被逼我!”

    “不说!”一手格开他,谁怕谁,要打还不知道谁赢呢。

    满腔的怒火和欲火交织着,昊和自己的好友乒乒乓乓的打了起来。

    过后,整个客厅像被狂风吹袭过一般,所有东西都七零八落的散在四周,两个大男人无力的瘫在地板上,各自都挂着青青紫紫的淤伤。

    “我只有她的电话。”哼,下手这么重,肯定是欲求不满。霍不甘心的说出来。

    “快给我。”伤势同样不轻的昊立刻翻身坐起来,抢过霍的手机拨打。

    “嘟……嘟……嘟……”电话还是没有接通,昊不由握紧了手机,该死的!快接电话。

    “不要抱太大期望,她经常是关机的。”霍凉凉的撇了他一眼。

    “嘟……嘟……嘟……”什么东西在吵?!可恶!闭着眼伸手四处摸索着,想找到噪音的来源,啊,找到了,翻开手机盖,“喂……”娇柔无力的问到。

    “老婆,怎么家里电话没人听?”是老公的声音。

    “唔……可能睡着了。”迷迷糊糊的应着,努力睁开眼,揉着头发,翻到另外一边,“我不是很舒服。”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老公急切的声音再次响起。

    “没什么啦,只是、嗯、只是那个、来了而已啦”羞涩甜美的声音柔柔的回答。

    “哦……”松了一口气,知道她的状况,“那这几天好好休息,不要出去了。还有要吃多点……”絮絮叨叨的声音让娇妻的神智再度回到睡梦状态,只能“哦……嗯……嗯……”用无意义的单音回应着。

    “好好照顾自己,我要去快会了。拜!”

    “拜拜。”随手挂了电话,呼……终于可以继续睡了。

    可是没过多久,电话又响起。

    到底让不让人睡啊,娇妻恼火的想着,却依然只是闭着眼,伸手乱摸找到电话,压着火气柔柔的问:“老公,又怎么了?”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因为昊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看了号码,没有拨错!可是,老公?!

    过了一阵都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娇妻原本昏睡的脑袋立刻惊醒过来,看到手中的手机和来电号码,心里立刻惨叫!天!居然是玩伴霍打来的,而她刚刚居然叫了“老公”!!啊!!!!!!救命啊……难道这几天是她的倒霉日?!

    “宝贝,到底你是谁啊?!谁又是你口中的老公?!啊?!”昊原本压抑着怒火,可是到最后还是忍不住对着电话吼了起来。

    “啊?!是你!”原本就皱成一团的脸蛋更加纠结:怎么回事?她当然认得刚刚那个声音是昨晚的粗鲁男子,可是他怎么会有霍的电话?难道他们认识?!又或者,难道是霍暗中帮自己”宣传”,介绍给其他人?!无论是哪一个原因,都让她心头阵阵发寒,或许,一直以来太过顺利,舒心的日子过太久了,所以太大意了,以为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

    “喂!你说话啊!喂◎#x……”昊气急败坏的怒吼。

    可是却一点都没进入她的耳朵里,心里乱糟糟的全是最糟糕的画面:丈夫发现了,家里鸡飞狗跳,名声败坏了,家里人的不谅解、世人的鄙视目光……天啊,怎么办?!唉,怪不得说不能做坏事,惨戚戚的想着。

    不行!冷静下来!先看清楚情况再哀悼也不迟。努力收起惊慌和害怕,她对电话里乱吼乱叫的男人说:“你叫霍听电话。”

    “为什么要他听电话?!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今天趁我睡着就逃走?!你说!”气疯了,一开口不是老公就是霍,那他呢?!他算什么?!

    听到自己的名字,霍立刻起来抢过手机跑进房里,落锁,然后才对她柔声的问:“什么事?事先声明,我没有告诉昊关于你的事情,是昨天下午在办公室……”

    总算知道为什么他会认得她,霍还算遵守诺言,没有将自己的事情告诉其他人,不过也埋怨他,如果不是他说什么换个地方,她绝不会被人撞见从而被缠住。唉,现在恼火也没用,看看怎么解决在房门外怒号的人比较实际,真是,大声到电话的另一头都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愤怒和不甘。

    “打算怎么办?”虽然也很好奇关于“老公”那件事,但是霍聪明的选择不去追问,毕竟认识她一段时间了,非常了解她有多痛恨企图窥探她生活的人。

    “不怎么办,告诉他,不要再找我了,就当是ONENIGHTSTAND。最近我也不会跟你联系了,免得被他撞见。不许跟他提关于我的任何事情。好了,先让他冷静一段时间再说吧。唉……”能怎么办,反正碰不见,就算了。一个南一个北,最近自己在家宅一段时间,总不会出门买报纸还会被抓到吧?!唉。

    “可是……”昊如果这么轻易放手就好了。

    “没有可是,就这样,我挂了。拜。”才不管那只喷火龙呢,直接关机躺下,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又不想起床,啊……-好想尖叫!怎么这么烦啊!埋入柔软的棉絮中,放弃去想那些恼人的事情……继续鸵鸟好了。

    无言的盯着被挂的电话,真是任性的小妞,把那只火爆的家伙留给他,打开快给捶到摇摇欲坠的房门,霍用最无辜的语气解释:“她不肯跟你见面,也没有告诉我她是谁,挂了电话。”

    昊气愤的夺过电话,试图再次打给她。

    “还有,她关机了。”终于最后一根稻草把骆驼给压垮了。

    “那你干吗在她挂电话前不让我跟她说啊!”昊火大的把电话一扔,一拳挥向笑得一脸奸诈的人,“现在才告诉我!妈的,你欠揍!”

    两人又轰轰烈烈的打了起来,这次,轮到房间被狂风席卷。

    睡了不知道多少个小时,娇妻被恶梦惊醒。无力的抬头看看闹钟:下午四点。

    呼……终于睡饱了,起床梳洗一番,从冰箱里拿点存粮出来解决民生问题。又一个生理期特有的现象:就是2、3天不进食都不会感到饿,可能因为肚胀把饥饿都赶跑了。无聊的坐在电视机前,一边啃着烤吐司,一边胡乱转着频道。

    现在的电视节目实在是……不堪入目,虽然这个成语不是这样用,但是只有这个词组才能彻底的表达她对粗制滥造的节目的愤慨之情。随便停在一个娱乐新闻频道里,心不在焉的看着哪个明星最近结婚、哪个艺人又传出怀孕、哪对曾经的模范明星夫妻又在闹分居……过长时间的昏睡让她脑袋还没恢复到清醒状态,睡太多的下场就是起来的时候头隐隐作痛。吃完吐司,正准备关电视离开的娇妻,被电视里面众多媒体记者围攻的桀骜不驯的男人吓到合不上嘴:“天、天啊……”

    他叫关昊……一个最近红得不得了的艺术家……长期定居国外……最近才回故乡开个展……零零落落的听得刚刚支持人对他的介绍,完全被这个消息吓倒的娇妻缩在沙发里懊恼自己眼光太好,居然随便在酒吧挑个男人都能选中一个万众瞩目的人!这样一来如果不小心被他缠上,自己被无所不在的狗仔追踪报道……光是想象就害她打了好几个冷战。天啊……到时候……根本不敢想象那种出门就被四处追问的日子。即使丑闻会过去,但是,但是太恐怖了!

    立刻拿出那个专门用于同玩伴联系的电话,记下其他人的号码以后把芯卡取出来,折断,扔掉。

    努力回想一路回来有没有被跟踪的嫌疑,立刻打电话给好友,让她无论任何人问起都说不认识自己,最近也不要跟她有任何的联系。所有交谈的记录都销毁……谁叫那只笨蛋曾经跟踪她到好友的家里。

    交代好一切后,整个人都快虚脱了。躺在书房里的软椅内,呆呆的看着屏幕,却鼓不起勇气去查找关于他的资料,害怕万一知道他和丈夫有一丁点的认识机会,都会吓死她的。肚子更加难受的纠结在一起,失血和疼痛让娇妻更加脆弱,缩成一团瘫在椅子里,忍不住流泪不已……都是那只喷火龙!大笨蛋!酒鬼!粗鲁男!呜呜……害自己这么狼狈……天……好痛……真是痛恨做女人的不幸,每个月的那几天,身体虚弱,连心理都很脆弱,躺在贵妃椅上,努力让自己昏睡过去……睡着了就不会觉得痛了,也不必为这些事烦恼了……呜呜……睡吧。

    出差回来

    幽幽从梦中转醒,过去两天太过激烈的运动让娇妻歇息了三天才缓过来。推开阳台的落地窗,看着外面秋高气爽,自己却一副懒骨头睡到天昏地暗,还腰酸头晕,真是……太耽于享乐啊。长长的伸个懒腰,试图让昏沉沉的头脑清醒点,放任秋日的午后弱阳把全身酥软的感觉晒走。呆站了好一会才眯着眼蜷在阳台的藤椅上,纤足有一下没一下的踏在地上,晃悠悠的摇摆着吊椅。

    “呼……”缓缓吐出一口气,如果烦恼也可以随之呼出就好了。娇妻闷闷的想着,还不知道那个昊到底知道自己多少事情,心里总是七上八下,静不下来。讨厌要动脑的事情,虽然她很聪明,可是,她的懒惰更胜一筹,对于太过复杂的人和事,避之则吉是她坚持的原则。

    好舒服……暖暖的,把心里的寒冷都驱走了,脸上都红扑扑的,忍不住把脸埋进毛绒绒的小熊抱枕里,决心明天再去想办法对于那些莫名其妙的事,今天就好好放松享受好了。暖呼呼的,娇妻散漫的思绪在温暖的笼罩下,渐渐入睡。

    “老婆……老婆……”耳边仿佛传来声声叫唤,好吵。娇妻蹙眉,稍稍转了个方向,继续睡。

    叶晨进来就直接走进卧室,去找他的可人的娇妻。可是卧室,书房,浴室,客厅都走遍了都找不到人,只有他的呼唤在空荡的房间里面回旋。带着丝丝不悦他拿起电话拨打她的手机,无人接听。眉皱得更加深了,到底去了哪里呢?烦躁的拿起烟走到阳台,深深的吸了一口,心里把她的平常会去的地方都过滤一次:逛街?SPA馆?电影院?……正准备拿起手机再打给她,就撇见他心心念念的人儿被昏黄的日光包围着,睡得正沉。

    叶晨轻轻把她抱在怀里,密密的拥着她,不让只着睡衣的宝贝在日落后着凉。“老婆……老婆……”轻笑着拍拍她睡得红呼呼的脸蛋,凑在她白嫩的耳边唤醒沉睡的美人。

    “嗯……”撑开困乏的双眼,面前的人让她更加安心的赖在怀里,“老公……你、呵……啊”小小的打个呵欠,“你什么回来的?”娇妻亲昵的蹭着丈夫俊脸,娇柔的问到。

    “刚刚。”眼角含笑的看着她像小猫一样在怀里磨蹭着,轻吻她的额头,问:“又睡了一整天啊?说多少次了,白天不要睡太多,不然晚上老是吵说睡不着。”忍不住轻轻咬住她渐渐发红的耳垂,“让人操心的小坏蛋。”

    “呀……”娇妻忍不住缩了缩,娇娇的抗议他的专制:“人家哪有睡一天啦……最多就半天嘛。”娇媚的瞪他一眼继续抗议:“何况,”脸不由更加红润,“人家晚上睡不着,还不称了你的心呀。”害羞的把脸埋进他温暖的胸膛,不去看他戏谑的眼神。

    “这样说来,你晚上是故意不想睡的咯?嗯?”戏谑的挑起娇妻小巧的下巴,不让她逃避他灼热的目光。

    “人家哪有这样说嘛……”娇羞的垂下眼眸,小手无意识的在他的胸前画圈圈。

    “真的没有这个意思?!嗯……”看着她散发出来的小女人娇憨姿态,忍不住想逗弄她,而且几天没见,想要她的欲望更加高涨。想到这里,在她刚刚的磨蹭下苏醒过来的欲望越发肿胀,硬硬的抵在在娇嫩的臀下。微微分开腿,将抱姿改为正对他,让她身下的穴口对准他的欲望。

    “啊……老公……”娇妻被他的举动下了一下,惊呼起来:“会被人看见的……”慌忙看看四周,天色已经很暗了,虽然阳台上摆满的花花草草,隔出一个比较隐蔽的空间,而且建筑本身也设计得巧妙,不会和旁边的住户很接近。但是,始终不是百分百安全啊。

    “你不要叫得太大声就不会有人听见。乖……”丈夫低笑真看娇妻布满红晕的俏脸,吻住了她的抗议。强悍的顶开她的小嘴,长舌伸进去和她的软舌嬉戏,还不时轻咬她娇嫩的红唇。双手也没有闲着,左手从她睡衣的下摆伸进去,隔着内裤揉捏她早已湿润的xiāo穴。

    “嗯……”被吻得快喘不过气才推开丈夫的,娇妻小声呻吟着,凤眼迷蒙,小手无力的搭在他的坚硬的胸前,双腿不由自主的夹紧了丈夫的劲腰。“老公……进屋去嘛……”娇妻双眸氤氲,可怜兮兮的求饶。

    “乖……等一下再进去。”叶晨低声安抚她,左手却更加卖力的捣弄她的xiāo穴,两根手指隔着内裤伸进去旋转着撑开她紧致的xiāo穴。娇妻明明是很紧张有人看到,但是敏感的xiāo穴还是被弄得蜜汁四溢,把内裤和他的手指都弄得湿漉漉的,甚至还沾湿了他的裤子。

    “湿得这么快啊……”低笑着撤出左手,把透明的蜜汁展现在娇妻面前,还放肆的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你看,下面的小嘴多饿,才几天没喂,就湿得不像样。啧啧……真甜啊……”

    娇妻窘得脸都快冒烟了,不饶的抗议:“老公……你!”

    挑眉看着好用手捂住脸的娇娃,结婚这么久了,还是这么纯情啊……这宝贝,暂时放过她吧。拉开她的双手,示意她双手抱紧他的颈:“不是说要进去吗?抱紧了。”然后一手拉开拉链把硕大的ròu棒释放出来,一手扯破她的内裤,在娇妻惊慌羞涩的目光中抱住她的细腰,直直的撑开她细致的xiāo穴捅到最深处。

    “唔啊……”娇妻忍不住呻吟了出来,双眼不依的瞪着始作俑者,娇嫩的花径被突然撑开,忍不住在抽搐蠕动,企图把他顶出去,却毫无办法,只能紧紧的含着他的巨大。

    丈夫扬起嘴角:“你不是想进屋吗?现在就抱你进去啦。”说完就搂着她的腰,用风衣裹着她站了起来,“呀……”娇妻吓了一跳,赶紧抱紧他的颈,夹紧他的腰,两人连接的地方更加火热了。她身下的小嘴也惊慌的抽搐起来,死死的套住他的巨大,仿佛害怕它离开一样。

    叶晨一步步往屋里走,短短的几步路突然变得漫长起来,她体内的ròu棒随着走到一下下的摩擦着敏感的内壁,早已硬起来的花核也因为两人的紧密接触而亲昵的摩梭着,硬挺的乳尖隔着衣服和他的胸膛有一下没一下的擦过,让娇妻忍不住呻吟起来,蜜汁更是随着每次的顶弄满满的溢出来,让两人的私处都泥泞不堪。

    “啊……啊啊……老公啊……”柔媚之极的呻吟击败了丈夫最后的自制力,等不及回到房间,略为粗暴的把娇妻放在屋内的沙发上,粗鲁的扯破她的睡衣,把她细白的双腿大大的分开放在扶手上,来不及脱下身上的衣服,丈夫就狠狠的把肿胀的欲望喂进她早已湿滑的xiāo穴里。

    “唔……”丈夫不禁闷哼了一下,她的xiāo穴实在是太过销魂了,又湿又滑,却又小又紧,四溢的蜜汁让他可以顺利的进入,但是紧致的肌里又夹得他好舒服,皱着眉抵抗越来越抽搐的xiāo穴,扳开她的双腿粗暴的吼着冲刺,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处的蕊心里。

    “你这小荡妇,夹得这么紧!!有这么爽吗?啊?!还叫得这么浪!噢……啊……”丈夫咬牙吼着,冲刺越来越快,每次只抽出一点就狠狠的又顶进去。

    “啊啊……啊……唔……啊啊……啊……呀……不啊……”娇妻被他的撞击弄得哭了出来,xiāo穴被顶得好舒服,蜜汁不停的喷出来,到最后mī穴抽搐得又酸又麻,太多的高氵朝让她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只能抱紧他,夹紧他,随着他起舞。

    “噢!你这骚妇!还叫得这么淫荡!啊!”红着眼看着身下哭着求他的娇娃,全身白瓷般的肌肤泛着艳色,小脸红彤彤的,樱唇红得快滴出血来,丰满的乳房随着他的撞击翻出一片片的乳浪,顶端的那抹艳红更是惊人的诱惑。

    忍不住低头一口把它含着,用唇舌去戏弄它,舔舐它,最后还色情的用牙齿去啃咬它,让它越发的娇艳,越发的肿胀,眯着眼满意的看到两边的乳尖都被狠狠的宠爱过,再腾出手来抓住白嫩的乳肉,五指用力的揉捏着,低头又舔又咬,让两只白嫩都染上他的口水和布满他的吻痕。

    “老公……啊……啊……呀……再用力一点啊……老公……啊……”敏感的乳尖被邪恶的宠爱着,本来已经敏感的身体在乳尖被咬住狠狠的拉扯起来的时候,娇妻尖叫着又高氵朝了。股股透明的汁液又喷射出来,洒在他肿胀的的ròu棒上,xiāo穴阵阵抽搐着,用力的夹紧了它,丈夫低吼着也射了出来,一阵阵热流射进她的体内,伴着她的蜜汁慢慢从两人相交的地方溢了出来。

    丈夫无力的倒在她身上,又怕压着了她,翻身让她躺在他身上,两人喘息着慢慢从高氵朝中平复下来。

    “呼……”粗重的气息喷在娇妻的耳边,丈夫轻轻抚摸着她的玉背,眯着眼回味着刚刚的美好。

    好一会了,丈夫才抱起她走进浴室。

    “唔……”在热水的包围下,顿时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娇妻靠在他的胸前,舒服的叹息着。

    “不能泡太久,今晚要出去吃饭。”丈夫宠溺的帮她揉着肩膀,帮她舒缓不适。

    “哦………………”惋惜的拉长语气,闷闷的回答。真是的,才狠狠的“使用”过人家,又不让人家好好休息。

    “呵……”真是拿她没办法,虽然很乖巧柔顺,但不代表这只小懒猪不会撒娇兼撒赖。低笑着转过她的头,果然揪起了小嘴,一副不甘愿的样子,只能好声劝她:“乖,今晚是跟表妹和表妹夫吃饭。你不是没见过他们吗?他们回国了,顺便在这里呆几天四处看看。你这个大嫂怎么可以不出现呢?”

    “啊,表妹和表妹夫?”结婚的时候他们由于在国外有事赶不回来喝喜酒,听说她妈妈和婆婆两姐妹关系很好,表妹和丈夫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前两年才结婚去了国外。“嗯,那也是。好吧,我会乖乖去的。”甜甜的给他一个笑脸,然后嘟起嘴吻了他的脸颊:“我也想见见他们。”

    “乖。”丈夫低头吻住她,原来只是打算表扬她一下,但是慢慢吻着吻着就火热起来,双手有意识般覆上她的娇乳,用力的揉捏起来,拇指和食指还拧起红艳的乳尖,旋转着拉扯,白嫩的乳肉被捏得挤出了指间。

    “不、不要啦……啊……”气喘喘的推开他,娇弱的抗议:“待会要去吃饭呢……会迟到的呀……”

    “不怕,还有时间。乖……宝贝,我好久都没抱你了。才一次怎么够呢。”双手掐住她的细腰不让她挣扎,再次硬起来的巨茎从后面沿着臀缝往前滑,在热水的润滑下从后面插了进去。

    “啊啊……呀……”好涨!娇妻感觉肚子都涨了起来,这个体位让他插得更加深入,加上热水好像都随之涌了进去一样,害她感觉好像整个肚子都被塞得满满的,整个涨了起来。

    怕娇妻挣扎逃开,他曲起双腿分开她,让她细白的长腿挂在他的上面,双手抓紧她跳动的双乳,借着水的浮力用力的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刚刚才高氵朝过的身子禁不起这么强烈的刺激,娇妻无力挣脱,只能尖声回应,倒在丈夫怀里随着他猛烈的抽插颤抖着。

    “啊……唔!”从后面进入的感觉更好,而且高氵朝过后娇妻总是无力反抗可以任他摆布,他在冲击间还分神用手去拨弄那涨得发痛的小核,让本来就紧绷的蜜道不受控制的抽搐,更加紧实的含着他的欲望。啊……这感觉真是该死的好极了。他一手抱起娇妻,让她俯趴在墙上,翘起白嫩的俏臀,大手按住它,拇指掰开臀瓣,露出被蹂躏得红肿不堪、微微张开的穴口。

    “老公……啊……快啊……给我……”娇妻哭泣着扭腰哀求刚刚还在反抗他的欺负的人,快感一直累积着快要高氵朝的时候被打断,让她更加难受。徘徊在欲望的顶端却迟迟不能攀升到顶点让她挫败的贴在墙上磨蹭着,发涨的乳尖被冰冷的瓷片挤压得深深的陷进柔软的乳肉里。

    叶晨的眼里闪烁着热切的渴望,真是热情的家伙。看着眼前扭动纤腰哀求的小可怜,他故意用硕大的巨茎去顶弄一张一合的穴口,或故意让巨茎在滑腻的蜜汁引导下沿着肥美的花唇一滑而过,就是不进入饥饿的小嘴里面喂饱她。

    “呃……啊……呜呜……老公……求你啊……啊……”越发急切的欲望让娇妻更加无法等待,她扭头哀怨的看着身后的英俊男人,嘤嘤的低泣着,一只手忍不住往下扣住无辜的小核,模仿着他刚刚的动作,用力的拨弄它,欺负它,狠狠的拧住它,身下的xiāo穴用力的抽搐着,企图在巨茎滑过穴口的时候可以含住它,把它吞噬。体内的蜜汁因为xiāo穴的抽动滴滴答答的不停溢出来。

    “唔啊!你这淫荡的小妖精!啊!这么饿吗?啊?!”她放浪的举动取悦了他,也激怒了他,为她成功的打破自己的自制而恼火,吼叫着掐紧了她的俏臀,用力往前一送,肿胀的巨茎贯穿她的紧致的xiāo穴,直捣深处的蕊心。

    “啊啊啊……呀……”之前的痛苦等待这一刻全部化作美好的绚烂,娇妻哆嗦着泄了,凶猛的快感让她脑里只有璀璨的火花:“好舒服啊……啊啊……用力插我啊……呀……用力操我啊……”

    “噢?这么爽啊?哈!就依你!小荡妇!”邪魅的笑容回应她的要求,男人绷紧了下巴,劲腰强悍的来回抽动,次次都顶到那娇嫩的蕊心,还邪恶的旋转挤开它,喂入小小的子宫里。在高氵朝中的xiāo穴里抽插真是畅快,嫩嫩的肉壁被巨大的ròu棒挤压的可怜的蠕动着,想把火热的ròu棒挤出去却毫无办法,只能紧紧的收缩,搐动,吸吮,滑腻香甜的蜜汁还被插得“吱吱”的叫着,每一下抽插都爽得不得了。

    “啊啊……啊……”他的咆哮和她的尖叫在浴室里回荡着,伴随着热水的拍打声,交织出一出淫媚的合欢曲。

    再次回过神过来的时候,是被轰轰的吹风机吵醒。丈夫温柔的帮她在吹干头发,身上也擦干了穿好着浴袍。

    “醒了?”关掉吹风机,轻轻梳好她的一头秀发,丈夫温柔的询问一脸迷蒙的娇妻。

    “嗯。”真是的,明明平时是个斯文有礼,文质彬彬的人,偏偏在人后,她面前却像个野兽似的,让她……脸蓦的红了起来,羞怯的低下头不敢看他戏谑的眼神。好了,现在自己是清纯乖巧的人妻,赶紧把放浪的一面收起来。

    丈夫嚼着笑看她的一脸的羞涩,把她的衣服拿起来,示意她脱了浴袍:“来,我帮你穿衣服。”

    “啊?!”娇妻忍不住抓紧了衣领,结结巴巴的嚷道:“我、我自己来就、就好了……”开玩笑,如果让他来,搞不好今晚就不用吃饭了。

    “乖!”可惜大灰狼不准小红帽拒绝,坚定的把浴袍拉下,不顾满脸通红,差点羞涩而亡的娇娃的挣扎,大手罩住她丰满白嫩的乳房一按,然后扣好后面的暗扣,再帮她调好肩带,把两侧的乳肉往中间挤,完成以后还得意的欣赏他制造出来的媚惑效果:纯白的蕾丝衬着白皙的乳房,红艳的乳尖在蕾丝下若隐若现,高耸的乳肉在罩杯的固定下挤出深深的乳沟。

    “好了啦……”娇妻羞得脸都快充血爆炸了,连忙推开他在胸前流连的大手,抓过旁边的内裤匆忙穿上,再赶快穿上墨绿的连衣裙。

    叶晨也不阻止看,笑着看她在手忙脚乱的穿衣。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