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娇妻(QUEEN-TIME)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EP3办公室偷欢

    房里静静的,急促的呼吸慢慢的平复了。

    霍搂着娇妻,并不急着把消退的ròu棒从她的密穴退出,黝黑的双手故意揉挤着雪白的乳肉,强烈的黑白对比让盈满薄汗的乳房更显淫糜。娇妻低垂着凤眼,任他玩弄,神智还不没从激烈的情欲中恢复,放任自己回味着高氵朝的绚丽。

    缓缓的抽出变软的ròu棒,由于少了阻隔,浊白色的液体混着透明的蜜汁,不停的从细缝里流出来,娇妻微微皱起眉,用手按住穴口,敏感的身体就连这么轻微的撩拨都受不了。

    “啧……”拨开娇妻的小手,霍坏心的把一只手指喂入细缝里,把xiāo穴里的液体刮出来,“帮你挤出来好不好?”

    “啊啊……嗯啊……”娇妻轻喘着握住他捣乱的手,“不、不用……呀……”把手指推开,虚弱的拿起风衣穿好,在一旁努力平复气息。

    霍也不阻拦她,起身穿好衣服,吃着早已冷却的午饭。

    “下午继续?”霍吃饱喝足以后,扬起眉问道。

    娇妻靠在窗边发呆,听到骤然响起的问话,一时回不过神来,呆呆的看着霍的俊脸,茫然的样子惹人怜爱。

    对此早已习以为常的霍耐心的再问一遍:“下午继续?”

    “喔……好吧。”娇妻低头想了一会,偏头问到:“你下午有空?”

    “是没空,”霍起身走向她,“不过可以偷着做。”

    搂着她的腰扶娇妻站起来,“有兴趣在做办公室里吗?”

    “嗯?”娇妻不解的看了看他,不是说好了不触及对方的生活吗?如果去办公室就太招摇了……

    霍彷佛看穿了她的疑虑,边伸手拨弄着柔顺的黑发,边解释:“不用担心,保证不会撞见任何人。”最后看着整装完毕,又恢复成一个端庄少女的样子的娇妻,眸里闪过一丝隐晦的思绪,邪恶的诱惑:“还有,保证比任何一次都要刺激。”

    娇妻的兴致被挑起了,“哦?这样啊……”暗暗思量了一下,“好吧。”

    两人前后脚走出了餐厅,霍去取车,娇妻则直直的走向街角,在行人比较稀少的地方等待。

    也不想知道对方到底在哪里工作,娇妻上车以后就合眼养神,直到霍驶进地下停车场以后才被叫起来,霍领着她走向一家电梯,“不用担心,电梯直接通到我的办公室,不必担心碰到其他人。”娇妻闻言点点头,顺势把身子偎在他身上。

    “累了?”霍把怀里的娇人儿搂紧,关切的查看她的脸色。

    “还好,有点困而已。”娇妻揉揉眼睛,冷淡的嗓音有点困顿的感觉。

    “上去先休息一会。”话音刚落,电梯就停下了。霍直接衡抱起爱娇的人儿,安置在室内的套房里,“这里是我的私人休息室,好好睡会儿。”霍怜惜的帮娇妻盖上被子,“嗯……”爱困的人儿也乖巧的缩进被窝,“你先忙吧。”说完就合上眼会周公去了。

    “唔……”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娇妻眨眨眼,慢慢让神智清醒过来。稍微打量了一下套房里面的环境,也不急着出去,先在房内的洗手间梳洗了一番,看着因饱睡以后红润诱人的脸色,开心的笑着,心想该是出去向霍索要“刺激”了。

    打开门,宽敞的办公室里霍正在巨大的办公桌前面忙碌着,对着电脑屏幕说着话。娇妻缓缓走向他,彷佛感应到娇妻的存在,霍抬首看了看晏起人儿,扬眉冲她邪笑着,用眼神示意她先不要出声。霍看回电脑屏幕,交代了几句,然后拿起小巧的盖子把屏幕上方的摄像头遮住,才招手让娇妻过来。

    娇妻安静的坐到他怀里,一看,才明了原来霍在开视频会议,“不要紧吗?”娇妻也学他一样,扬眉无声的询问着。

    霍微微一笑,也不回答,只是把耳塞放下,然后调整到免提状态,顿时房内响起好多交谈议论的声音,正是屏幕内许多人在发言。娇妻静静的听了一会儿,明了身后的男子是会议的主持人,有点百无聊赖……自己对这些商业会议讨论毫无兴趣。

    正发呆着,身上的风衣被剥了下来,霍在她耳边极小声的提醒到:“他们看不到我们,可是听得到哦,所以待会乖乖的咬紧了,不要出声哦。”

    不知什么时候霍把电脑的显示画面作了调整。还把摄像头的盖子拿下了。宽大的显示屏划分为大小2个画面,一个是娇妻赤裸裸在男人怀里的淫秽画面,小画面上则是与会者们的脸孔。

    娇妻被突如其来的画面吓到了,不知所措的伸手把丰满的双乳遮住,可惜纤细的手臂只堪堪把粉色的乳尖挡住,而且画面上是一个脸色绯红的少女,双手却捧着坚挺的巨乳,身后还有一个衣衫整齐的男人在虎视耽耽,看着自己淫荡的画面,彷佛被其他正在开会的男人也窥视着,感觉又惊慌又害怕,却又带着无法言语的刺激。

    霍伸手解开领带,把娇妻的双手反绑在后面,一边说着:“与顾氏的合并案进展如何?”一把男音从话筒里传出,但是娇妻已经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了,因为屏幕的画面彻底的吸引了她全部的心思。

    双腿被霍用长腿往两边分开,挂在皮椅的扶手上,底下粉红色的私唇被清晰的放大在画面上;由于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双乳高高的翘起,随着身体的轻摆而不停的颤动着,乳尖慢慢由粉红变成瑰红,而且绷得紧紧的等待着男人的疼爱。

    娇妻红着连看着雪白的双乳被古铜色的大手覆盖住,恶劣的揉捏出各种形状,雪白的乳肉从深色的指缝里溢出,绷紧的乳尖被肆意的拉扯、旋转,这些画面加深了自己的感官刺激,半合着眼,娇妻咬紧了牙关才不让自己呻吟出来。

    看着眼前被自己玩弄得慢慢湿濡的人儿,霍感觉自己的欲望也随之苏醒、涨大起来,把裤链拉开,掏出用早已硬挺的巨茎在娇媚的人儿臀下来回顶弄。一只手继续恶劣的揉捏雪白的乳肉、弹动挺翘的rǔ头,另一只手则慢慢的沿着窈窕的曲线向下,越过柔顺的毛发,分开羞答答合拢的花瓣,不停的拨弄着微微颤动的花唇,还故意捏住变硬变挺的花核不放。

    娇妻咬住霍塞给她的手帕,拧着眉忍受他越来越放肆的举动,“唔……唔唔……啊……”只能呜呜的发出低低的哀鸣,轻轻的喘着气,害怕自己的声音被人听得。

    可是画面清晰的显示着自己是怎么被玩弄,里面的尤物眼儿湿润,双颊红扑扑的发亮,紧咬着手帕的樱唇也微微开合,亮晶晶的唾液沿着嘴角流着,整齐的黑发像丝绸似的散乱在脑后,又似痛苦更像欢愉的妖媚表情让男人移不开眼,像是邀请男人更加用力、更加放肆在她身上施加甜蜜的惩罚。虽然身体的确被弄得很舒服,可是这么赤裸裸的看着自己被玩弄,实在是很羞耻。娇妻忍不住摆动着细腰,想要挣扎,却换来霍更加激烈的玩弄。左乳被狠狠的捏出不同的形状,右乳被狠狠的吸吮着,舔舐着,早已肿胀不堪的花核也被毫不留情的拉扯,湿哒哒的花穴被三根手指一齐伸进去凶猛的捣弄,“呜呜……呜……啊……啊……”娇妻越是挣扎着扭动细腰,就越是被残酷的对待,“啊啊啊……啊……”花穴被撑得很开,手指迅猛的进出窄窄的花径,次次都顶到花穴里最敏感的一块嫩肉,最后终于让娇妻在高氵朝中昏了过去。

    “啧啧,可怜的人儿……”霍爱怜的看着高氵朝过后全身泛着惊人的艳色的人儿,又骄傲又得意的想着。

    “请问总经理还有什么指示?”话筒传来的声音让霍回过神来,“没有了,这次会议就开到这里吧。散会。”也不待下属们的响应,直接把话筒关掉,看到娇妻慢慢从昏眩中醒过来,赶紧把领带松开、手帕拿走。“醒了?”霍扯出一个紧绷的笑容,“那我开始咯。”把娇妻稍稍往前一挪,把她丰满的上半身趴在办公桌上,调整好她娇臀的位置往上一顶,细细的缝隙被硬生生的撑开,巨大的硕茎就一插到底。

    “啊啊……”娇妻被毫无预警的入侵插得娇声呻吟,“不要啊……啊……啊……”霍不顾娇妻的扭腰反抗,径自按照自己的喜欢,力道凶猛的一下又一下狠狠的凿进那又湿又窄,又热又滑的花穴中。

    “呃……唔……”霍低低的吼着,好舒服啊,每一次抽插都那么的舒爽畅快,玩了这么多次的花穴还是紧窒无比,每次进入都要用力冲开层层的嫩肉才能抵达最深的花蕊,“嗯……嗯啊……就是这样,宝贝,再夹紧点……呃……”霍低吼着不停的冲刺。

    “啊啊……不、不要……啊……太……太用……力……啊……”娇妻被撞得头晕脑胀,全身的知觉都聚集在身下被用力撑开的xiāo穴上,敏感的肉壁紧紧的贴着那粗壮的贲起,连那围绕在巨茎上的青筋涌动都可以感觉得到,深处的花蕊被无情的挤开,鸡蛋般大小的龙首把小小的蕊心挤得好难受,窄小的子宫被填得满满的,双腿被分到最大,挂在扶手上来回晃荡,乳房被撞得上下甩动,更过分的是连发胀的花核都被捏住,用力往外扯,按紧,再左右震动,“啊啊啊……啊……啊啊……啊……”娇妻带着哭音尖叫起来,“受不了啊……霍……求……求你……啊……”

    霍也不好过,窄小得不可思议的花穴紧紧的套住自己,湿润又滑腻,像只只小手用力把jīng液给挤出来一样,又舒服又痛快。脸上、身上都被逼出滴滴的汗水,混合着娇妻甜媚的汁液,把两人都弄得滑腻不堪。

    “啊啊……霍……啊……”娇妻尖叫着哆哆嗦嗦的“人家……人家不……不行拉……啊啊……”花穴也随之收紧抽动,把巨茎死死的绞住。

    “唔……啊……再忍一下……啊啊……”霍也受不了的更加用力抽插几十下,食指更是失控的插入后面紧闭的菊洞里,配合着巨茎一起抽动,让前面的xiāo穴更加用力的收缩着,“啊……啊……”最后低吼着把滚烫的jīng液都射进娇妻温暖的子宫里面。

    “啊啊……呜……呜……”高氵朝的余韵被拉得更长,娇妻哆嗦着接受一股股的热流。

    霍把怀里的娇人儿转了个方向让她正面自己,伸手往穴口粘了些湿腻的液体往后面的菊洞抹去,待到整朵菊花都湿漉漉后,把两只手指小心的插了进去。

    “唔……”娇妻扭腰拒绝,“不要啊……会痛……”过于狭小的紧密根本无法容忍小小的扩张,即使有湿腻的液体润滑也一样。

    “乖,忍着点,嗯?”霍小心的慢慢旋转,搔刮,抽动,寻找着她敏感的刺激点。

    “嗯啊……啊……不、不要嘛……霍……”娇妻受不了似的摇摆着妖娆的身躯,翻动出一拨拨雪白的乳浪,“呀……那里、那里……啊啊……”突然被逗弄到自己都不知道的那一点,快感就铺天盖地的笼罩刚刚发泄完脆弱不堪的身体。

    霍了悟的更用力去顶撞刚刚发现的一点,另一只手也摸上前面的花核一起野蛮的拧捏,让身下的淫娃叫得更媚更浪,为即将来的盛宴做好准备。

    “嗯,够松了吧?”霍三只手指一起进出着刚刚还密不见缝的菊穴,幽暗的双眸盯着被硬是顶开的妖花,“该我享受了,放松,让我进去。”

    抬起娇小的人儿,让再次泛滥成灾的花穴滑过高高仰起的巨茎,把整根硕大的ròu棒抹得湿漉漉的,然后调整好位置,双手掰开白嫩柔软的臀部,小心的把ròu棒挤进刚刚扩张过的菊洞。

    “嗯……啊……”娇妻的浪啼和霍的闷哼在硕大的顶端进入的时候同时响起。

    “啧啧,你看看,这么大都能吃进去,乖,放轻松,再吃多点。”霍咬牙调笑,太过甜蜜的吞噬几乎让他忘形的不顾一切冲到最深处,可是又怕伤了身下娇滴滴的人儿,只能慢慢的,用快折磨死自己的速度慢慢推进,直到整个没入她的深入,才放松调整呼吸,开始抽插。

    紧密的穴儿被撑开到了极至,却用力蠕动着极力想包容入侵的巨物,肌理被无情的拉伸,又绷紧,快感却羞耻的随着穴内慢慢湿润而流出。

    “太棒了……呃……啊……就是这样……”霍满意的闷哼着,一边放任的快速抽插,每次都抽出到洞口又凶猛的整根没入,让紧窒的洞穴好好伺候自己。

    “啊……呀呀……好舒服啊……嗯……啊……”娇妻体会着不同于前面的阴穴被插的感受,配合着男人的顶撞左右的扭腰摆动。感觉好舒服,刚刚被进入时候的痛苦全数转变成淋漓尽致的痛快,一波波的快乐从被顶弄的洞内涌出,直达全身,畅快得连脚趾头都紧紧收缩着,抵抗这快要没顶的欢乐。“啊啊……好棒啊……霍……再用力点插我啊……”娇妻带着哭音的淫叫着,摆动着白嫩的翘臀吸吮着男人肿胀的巨茎,乞求更多的肆虐。豪乳被粗暴的对待着,可是汹涌的快感让她无暇顾忌,白白的乳肉被拧出一道道粉红的指印,粉色的乳尖高高的硬挺着,变成深深的瑰红色,间或在修长的手指间露出来。前面的阴穴因为缺少障碍,滴滴的蜜汁不停的往下掉,让后面的菊洞也滑腻不堪,随着巨茎的狂猛抽动化成白色的泡沫,发出“哧哧”的淫糜声浪。

    “霍……前面……好痒啊……”娇妻把在豪乳上揉捏的一只手按到湿哒哒的yín穴上,“好、好痒啊……帮我揉揉嘛……啊……”娇妻带着男人的粗指伸入颤抖不已的穴口,才伸入一个指节,蠕动的肉壁就像小口一样吞吃的两人的手指。

    “小淫娃,这么饿啊?”霍用力的收紧手中软绵绵的豪乳,用一只手带着娇妻白嫩的手指狠狠的戳进湿腻的阴穴四处捣弄,伴随着身后狂猛的抽插,努力的喂饱身下饥饿的人儿。

    “真浪,被插了这么久还这么饿,真的这么爽吗?嗯?!小淫娃。”霍轻笑着用下流的言语挑逗着她,看着一脸愉悦得无法克制却又想抵抗般保持端庄的样子,身下的ròu棒就越发巨大,想把她彻底的拖进肉欲的天堂,把纯真的一面撕破,把她调教成一个即使是她百般抗拒也只能屈服在他身下的淫娃。

    手指努力的戳弄着阴穴儿最敏感的那一点,让流淌的汁液滴得更多更快,身后更是像要撞坏她一般又狠又快的撞击着,也不管娇妻的高声尖叫或是哭着哀求。

    “霍,求你……用力的插我,用力的玩我……啊呀……”就是这般的快乐,身体被玩弄的快乐让人深深的沉迷其中,每次高氵朝都让身体越发的敏感,也越发的不满,时刻都想被如此的宠爱着,充满着,巨大的ròu棒在小得不可思议的菊洞里进出着,捣弄着,把小小的肌理撑到最大,带来刺痛的感觉,却又被更多更深的快感所淹没,摩擦的肉体越发灼热,潮水般涌出的快乐从两人相连接的地方放射开来,直接让两人没顶。

    “呃……宝贝,好棒啊……”霍低吼着卖力的把越来越紧缩的洞儿顶开,把自己送到她的最深处。好舒服,从没有一个女人像身下的人儿能为自己带来这般极至的快乐,明明看起来就是一个纯真无暇的少女,可是身体却这么妖媚贪欢,总能让自制力遇上她的吸吮后全数崩溃。两个xiāo穴都这么甜美,又娇又嫩,又紧又湿,尝起来让人爽得不得了,只想把自己都深深埋入她的体内,把一切都献给她。

    “呀……不、不行了……啊……”频频收缩的xiāo穴喷射出一股股透明的汁液,过多的快乐让娇妻再也无法忍受,理智被高氵朝再次击败,整个人都哆哆嗦嗦的,神志迷蒙,哭喊着晕了过去。

    霍也无法忍受,连续十几下抽动,咆哮着把滚烫的jīng液都灌满她的小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