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师生淫乱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070、污辱的闪光

    佐佐的手指知道阴唇的左右已经张开,流入体内的空气,使得香澄低声的呻吟,四肢随之伸直,和空气相混,温暖的气息感染到阴唇,使阴唇变得更加湿润,如吸水般,佐佐的嘴唇及舌头不断的吸着柔软的阴唇。

    “啊!”

    香澄轻轻的摆动脖子,脸左右摇摆着。当舌头接触瞬间,从膝到大腿的肌肉突然抽搐,有着一股舒服的欲望。

    同时,佐佐的胡子不断的搔弄着阴毛,胡子和阴毛相摩擦,而舌头不断的舔着阴唇。

    慢慢的用舌头舔着阴唇,“啊!啊!”

    香澄感到极端的兴奋。

    同时这种兴奋感顿时传遍整个身体。

    佐佐继续的施展他的舌技,错开胡子,直接爱抚阴唇,被敏感的胡子所刺痛而毫无兴奋感的香澄又再度达到高氵朝。

    虽然稍为有点疼痛,但是却有着从来未曾有的强烈的新鲜感。

    香澄狼狈极了,和自己的意志相违背,身体非常顺从且有着淫乱的反应。

    想到对方是像佐佐这样的男子,只有流泪、後悔,也没有其他办法,而且佐佐由於自己即将升官之故而凌辱了香澄。

    将来立志要作伟大教育家的香澄来说,这种卑鄙、肮脏的手段是不应该允许的。

    可是,一向坚强的自己,也被佐佐那老练的舌技所愚弄的喘不过气来,一时也忘了女大学生应有的谨慎态度,生平第一次有着爱欲的喜悦。

    再不停止不行,香澄拼命的忍耐着,可是,佐佐所触发的感觉是如何呢?佐佐用胡子摩擦着如真珠般可爱的阴唇,同时用舌润阴唇,直到发出淫靡之音,而香澄从齿间发出轻微的叹息。

    “不、不要嘛!”

    香澄知道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所以苦苦哀求。

    乾脆快一点被强奸算了,这样总比用手指玩弄着润的阴唇,用舌头舔着以及被窥视来得快乐。

    虽然希望如此,但是佐佐早已看穿香澄的心,用手指玩弄着已经开口的阴唇,同时用胡子加以刺激,忍耐不住的香澄终於发出大声的呻吟,在香澄美丽女大学生的皙白的大腿间挟着佐佐的脸部。慢慢的,如浪花般起伏的愉快感,连自己都不知如何才好。

    “不要,好可怕哟!”

    香澄兴奋的哭泣说道,并且疯狂的摇着头,香澄的表现完全在佐佐的预料中。

    害羞的阴部任凭佐佐用舌头、手指、胡子玩弄着,暴露出处女最害羞的痴态。

    甜美、销魂般的快感已经到达香澄的阴部,失去自我意识的香澄达到性的高氵朝。

    四肢直打嗦,胸中当然跟着起伏,暂时有朦胧的陶醉感。

    恢复意识的香澄,对於自己所表现的淫乱姿态感到羞耻,如同小女孩般一直抽鼻涕。

    可是,当兴奋之馀,佐佐的虐待并未停止。

    香澄的手脚皆被绑住而俯在床上,正好是上半身向前而屁股往後抬高的样子。

    圆滑,抬高的屁股间,香澄自己都看不到的阴唇正被盯住。

    “啊……”

    突然有手指伸入,香澄懊恼的摆动屁股,被玩弄的部份非常痛。虽然如此,与其说是肉体的疼痛,奇妙的是,煽动起官能而有着隐隐兴奋的感觉。

    “好漂亮的屁股,这叁天中,这里是属於我的。”

    “啊,老师,请饶了我吧!”

    当香澄发出轻微的哭声时,佐佐却不在乎的笑着,并且开始行动,嘴巴靠近,用舌头在阴毛部分舔着。

    “啊,不要嘛!”

    不知道此行为反而煽动着香澄,而使她不停的摆动着屁股,舌尖不停的搔动着阴唇,性欲的阴唇被舔的润,这回有如细小管子般的东西,正刺入阴唇中心部位。

    香澄显得吃惊,是从排泄器官处注入某种液体,等到佐佐显示出空的容器才知道是阴部灌肠。

    “这是第一次,对你来说,以後每天会实施一次,别忘了!”

    佐佐再次面向香澄,用嘴唇舔着充满汗水的柔嫩肌肤,这次不仅仅是下半身,包括乳房、美丽的脖子到肩膀、腋下、腰、肚子,以及手指等相互有唇及舌舔着,还有阴毛部分也不放过。

    佐佐蠢动的舌头,使得香澄几乎失去理性,如鱼得水般显得格外兴奋。

    刚才才达到高氵朝,感觉性强的女大学生所散发出的润。

    而且肠内起了异样的变化,香澄早已无法控制自己的肢体,要如何才好呢?香澄不断的哭泣,只有任凭佐佐的嘴唇不断的玩弄自己的身体。

    佐佐用流出的水不断的抚弄着阴唇。

    “不要弄那里,讨厌!”

    激烈的反抗声,阴唇部分顿时收缩起来,舌头所触发痒痒的感觉,不由得使屁股的深处隐约可见。

    “拜托,让我去一下洗手间。”

    “不行,再忍耐叁分钟!”

    “可是我……”

    说到此,香澄被突然而来的兴奋抽动着臀部。佐佐整个脸已经埋入女大学生的大腿间。

    其间,快乐及痛苦夹杂着,香澄一下呻吟,一下喘息,扭动着身躯。

    佐佐仍然没有要夺取香澄的处女。

    “洗手间在那里,去吧。”

    “老师,拜托将绳子解开。”

    “不行,就这样去洗手间。”

    “这样的话,走不动的。”

    “谁说的,不想去的话,就不要去。”

    佐佐开始照在床上两手两脚皆被绑住身心痛苦不堪的女大学生的姿态。

    难道要叫我在床上小便吗?香澄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移动着身体准备下床,但是四肢皆被绑住,所以当右肩往前时,整个屁股都跌到床下。

    “唉哟!”

    蹲下的双脚支撑着香澄的身体,双手双脚交互的移动,开始步伐蹒跚的走着。

    正如同刚刚会走路的小鸡般,动作非常不灵活,对香澄来说走这几步可真要费尽力气。纵使走路的姿态不好看,但还是要去洗手间,已经完全丧失美丽女大学生的光彩及尊严了。

    歪斜着充满汗水的脸,难过的无法喘气的走路姿态,佐佐从正面、侧面、後面都完全将她照下来。

    “拜托你不要进来。”

    好不容易来到洗手间的香澄,看到佐佐带着照相机跟进来,不禁哭泣的大叫。

    已经是极限了,腹部被割般的疼痛及急迫的排泄感终於倾囊而出。

    弄脏的白色的便器,以及香澄歪斜的脸上露出喘息般的表情都被照相机完全的拍摄下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