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师生淫乱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068、恶辣复仇

    事件是发生在某日下课後。

    其他的职员皆已回家,只有香澄留在职员室,佐佐今天由於参加教育委员会从一大早就不在。

    香澄拿起红色电话筒给同学的高濑拨电话。

    “抱歉,今天没办法赴约,今天要开职员会议。”

    “你一定要参加吗?真差劲的学校,我特意订好餐厅。”

    “拜托,下次一定去,今天请原谅!”

    “知道啦,我太了解你对教育的热忱,等你实习完,再好好和你约会,那时要由我来决定哟!”

    香澄只好答应他,和高濑已交往二年,可以说是男朋友,但是,香澄只允许高濑吻她,其他一概不答应,要等到结婚之後才可以,虽不是受制於古老观念,但香澄自身并不是很肯定。

    高濑确实是个好青年,认真、温柔、又潇,但总觉得缺少什麽?偶尔当高濑吻她时,常会以为自己已经爱上这个男人。

    如果心底真的喜欢这个男人的话,就不用太在意!

    第一次,与其说是答应被他吻,不如说是被迫,不会喝酒吧,被规劝多喝了些,半醉半醒的在公园的椅子,被抱肩而强吻。

    香澄虽反抗,但是初次接触到男人的嘴唇,以及被温柔的手所抚摸着胸部,身体已全无力量,有着如销魂般的陶醉感,当高濑的手伸入裙子内部时,处女所发出的本能加以拒绝。

    假如自己真的爱他的话,当时应该答应才对,香澄到今天还这麽认为。

    事实上,那时的香澄有些反常的热情,似乎不像是第一次的特别兴奋,胸中激烈的跳动,内裤的部份已经湿透了。

    那种兴奋,事後再也没有发生过。

    现在想起来,似乎是因为在屋外,带给香澄一种微妙的刺激感。这样说来,当时被高濑吻时,总觉得旁边的草丛里有人在偷看。

    香澄无精打采的将电话筒放下。

    高濑的最後一句话,事实上就如同要求香澄的肉体一般,使得香澄产生一种莫明其妙的不安,是否要继续信赖高濑呢?

    背上茶色的手提包,一手挟着教科书,香澄离开了职员室。

    午後的酷热渐渐消失,凉风徐徐吹来,夜幕低垂。

    香澄穿过了校舍里侧的停车场,朝空手道房走去。这边较安静且有很多树林,到处可听到虫鸣声。

    为了米仓,香澄取消和高濑的约会,无论如何,今天要好好的和米仓谈谈。

    空手道房是建在校舍旁的小丘上,进去一看没有人在,於是向里面的房间走去。

    “喂!借一下火。”

    “在裤子的口袋内。”

    “我也要一支!”

    “你老是抽别人的香烟。”

    香澄很吃惊的站在里侧的门口,房间的灯光照着如雾般的玻璃,一下便看到某个身影。

    “在流汗之後,抽烟最棒!”

    “是啊,尤其是在大量流汗之後。”

    大夥发出了笑声。

    “喂,到处都是烟,将窗户打开!”

    没错,他们是在老师没有发现的地方抽烟。

    香澄的胸中涌起了作为一位教师的义务感,绝不能等闲视之。

    香澄再次敲开门。

    房间内有五人,全部回头看,大家惊慌失措,有藏香烟,或是在换衣服的,赶快将裤子穿上。

    “你们在干什麽!这里是校内,至少你们都未成年法律上规定不准抽烟!”

    看到他们的狼狈相,香澄遂即进入房间内,结果却被挡住。

    “就算你是老师,你想怎样?”

    首先开口的,仍然是头头的米仓。

    “这里是男子更衣室,不准随便闯入。”

    “你到底想干什麽?”

    受到米仓的煽动,其他人也跟着吼叫。

    香澄不在乎的瞪着米仓说道:“已经来不及了!”

    “快给我出来!”

    “离开之前全部将学生证,拿出来!”

    偷抽烟,起码要被停学一星期,虽然明知,大家感到迷惘并回头看米仓一眼。

    “快,交出学生证,怎麽啦!”

    “米仓前辈,怎麽办?”

    小宫发出哭泣的声音。

    “我这次已经是第叁次犯规,要是被退学可就麻烦了。”

    “老师,小宫的妈妈独自一个人工作,必须照顾妹妹及生病的父亲,万一被退学的话,小宫将来不能找到好的工作。”

    副头头的板田说着。

    “既然知道又为什麽要抽烟?这件事不是我能作主的,我只是向上面报告而已!”

    “可恶,这女人!”

    “别担心,小宫的事,我会向上面说明,老师们应该会谅解。”

    “有这麽好的事,你不是巴不得我们被退学吗?”

    “绝无此事,你们对老师不能用这种态度,应该是由我来作主才对!”

    “开玩笑,我们才不相信你!”

    四人一齐站起来,并围着香澄。

    “你们要干嘛,别乱来!”

    香澄抑制着激昂的情绪,冷静的说道。这时对方更加挑拨。

    但香澄学过防身术,是少林寺拳法二段,对付普通的男子绰绰有馀。

    可是对方有叁人,而且是血气方刚的高中空手道社员,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快走开!”

    香澄对着站在门口的板田说到。

    “米仓前辈,怎麽办,现在回家吗?”

    “米仓快叫他们离开!”

    米仓瞪着眼前背对他的香澄。

    “前辈!”

    四人异口同声的催促米仓下突击命令。

    “老师,想再问你一件事,你来这里到底想干什麽?”

    “让我进去就告诉你!”

    “好,喂!板田让她进来!”

    “不要,我不让她进来,米仓前辈,我不晓得你这麽胆小!喂!大夥上……”

    “正好!我们急着想看看你的裸体。”

    这时背後二人扑来,将香澄的手押下。

    瞬间,弯下身的香澄,运用左右肘攻入对方的心脏。一人倒下,一人抱住双臂,这时前面二人偷袭过来,香澄以双手迎击,左手击中对方的要害,迅速一踢,又击中板田的心脏,用高跟鞋的後跟踏学生们的脚。

    马上四个男孩都趴在地上,但是香澄也费尽全力。

    “老师来吧,少林寺拳法,这次轮到我了!”

    一直未出手的米仓,脱下衬衫,赤裸着上半身。

    “米仓,你要干什麽?”

    “看到老师抬脚时,里面的内裤,所以按耐不住兴奋。”

    说完以四角拳击中香澄的腹部,香澄转身以左脚反踢,击中米仓的心窝,瞬间……

    “啊……”

    脚踝被如石头般的拳所击中的香澄,顿时失去平衡,倒在地上。

    “来,用带子绑起来!”

    伤痕累累的四人,顿时士气大振,扑向躺在眼前的这位成熟女大学生。

    “讨厌!”

    香澄第一次发出叫声。再怎麽挣扎,被八只手押住是再也动弹不得。

    两只手被反绑着,两脚被张开以一公尺的竹子固定住。口中被塞入如内裤般的东西。

    完全超出香澄的想像,简直如临地狱般,眼前一片乌黑。

    香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落到这种地步。

    香澄现在的样子,就如同婴儿在换尿布的样子一般,牛仔布的迷你裤完全被拉上来,白皙的大腿,不用说到达敏感地带皆被看着,圆点花的内裤暴露在灯光下。

    “哇!好可爱的内裤。”

    “你看,那个鼓起的地方!”

    “那是……”

    全部的视线,集中在那鼓起的阴户,以及被弄皱的圆点花内裤上面。

    “嘿!好柔软,真舒服!”

    “呜呜!”

    香澄口中发出不清晰的呻吟声,不知谁的手指已伸入内裤内不断的摸索着。

    “怎样,让我摸一下嘛!”

    好几双手疯狂的来回摸着香澄那性感的大腿,甚至於将内裤拉下。

    “喂,快点将内裤脱下来。”

    “是啊,我想早一点看到。”

    香澄持续的呻吟着,疯狂的摇着头,并且痛苦的扭着身躯。

    “等一下!”

    米仓拦住同伴,从特别位起来。

    “你们都是第一次,让我教你们如何对待女人!”

    说着,取出刀子,割开内裤的两侧,并发出撕裂的声音。

    “老师,想请教你,你是处女吧?”

    香澄看着米仓,看不清楚是不是後悔的泪水,拼命的点头,她想如果告诉他是处女或许不会被强暴……

    “那麽,我就来好好的仔细的瞧瞧处女的身体。”

    内裤被扯下。

    香澄全身僵硬,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想死去,连男友都不让他看的阴部,竟然在明亮的灯光下,暴露在五个男孩的面前。

    茂盛的阴毛,以及红润的阴唇,以及自己都看不清楚的排泄器官。对於初次看到女人身体的奥秘的四人,当然连米仓在内都被这位女大学生的新鲜的阴部所吸引,顿时哑口无言,只是默默的凝视着。

    香澄顿时倍感羞愧,泪水盈眶的同时感到异常兴奋。

    正好和在公园的椅上,初次接受高濑的亲吻及爱抚的感觉相同。

    香澄倍感狼狈,一时也说不出所以然,只是因为被看到阴部。

    不知不觉中,米仓的拨弄使得香澄的阴部及官能兴奋起来。

    “怎麽样,大家都看到了,接下来让我们瞧瞧里面!”

    “唉哟!”

    感觉到一阵刺热,香澄从膝到大腿有着电流般的感觉,筋肉抽动着。

    “哇,知道了,她的……”

    “这是什麽?”

    “女人的性感带,即只要这样抚摸她,她会感到兴奋。”

    米仓慢慢的来回抚摸左右的粘膜,甚至将手指头伸入时,香澄的身体会产生扭动。

    “这是什麽,知道吗?”

    “伸入里面?”

    “不是,这里是尿道口,小便用的。”

    “那,下面呢?”

    “这里是阴部,因为是处女,所以紧闭着。”

    米仓用拇指指着。

    “老师啊,你也自己常常自慰吗?”

    香澄无力的摇着头,已经没有抵抗的力量了。但是相反的官能方面却无法自己控制,如同在乾草上点燃火般的熊熊燃烧着。

    “前辈,这样作的话,处女膜是不是会破?”

    “放心好了,处女膜并不如你们所想像那样。”

    说着,米仓突然冷静下来。

    “米仓前辈,让我们也摸摸看。”

    “我也忍耐不住了!”

    其中也有露出肉棒,用右手正在自慰者。

    米仓用右手抓住香澄的下巴,一直看着她的脸孔。

    “老师,感觉如何,下部都湿了吧,不害臊吗?”

    被道出心事,香澄直摇头。

    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觉得被看到而已。

    “啊,真的,好湿!”

    “有感觉嘛!”

    “实际上是来偷看我们的裸体,是吗?”

    香澄感到愕然并试着抵抗,但是四肢皆被带子绑住,完全动弹不得。

    一个人解开香澄衬衫的钮扣,和内裤同样是圆点花的胸罩披扯下,露出乳房,丰满的乳房被胡乱的抚摸着,可怜的小乳头被吸吮的无知觉。

    下半身敏感部位,不是被手指,而是有一极柔软且热的东西所接触,这种和光滑的肌肤触摸不同,香澄内心感到强烈的震惊。

    不知是谁正轮流用舌在舔她的下部,感到有黏黏糊糊的唾液及口水。

    甚至被反绑的双手及脚,都有人正在舔着。

    “老师,不好意思,将你的嘴巴塞住。”

    米仓将香澄口中的内裤拿出,并压在她的下腹部。

    “你看,我要咬了,尽可能咬吧……”

    第一次的男性特别兴奋。

    已经不行了……处女的身体,初次被这种销魂般的陶醉感及交错出现的喜悦所触动。

    香澄已完全失去自我,好几只手,好几十根手指头,然後还有唇及舌,男人依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正在玩弄、凌辱这位性感的年轻女大学生的身体。

    任由口出脏话的米仓,一半是自虐,一半是欲情的爱抚。

    这一切都完了,完全被糟蹋了香澄有这样的感受。

    香澄开始奋力的挣扎,大夥儿更加高兴,并且口出秽言的咒骂香澄。

    “上课中那种高傲的态度到那去了?”

    “刚才威风到那去了?”

    “那麽的润,叫的那麽大声,不觉羞耻吗?”

    “你看,手指插入时就兴奋……”

    香澄连想要控制自己身体所表现出淫媚的动作都没有力气。

    倒不如说是在被污辱中,香澄直觉的感到被虐待的喜悦,希望更淫乱更下贱。

    香澄的不自在,而热惰的呻吟使学生们的欲望爆发。虽然美丽的容颜已被泪水所浸湿,但是却被小且柔软的舌所吸吮。

    难以形容的感触及女教师堕落的表现,连米角都想像不到。

    快吃!老师!

    香澄闭着眼睛安静的吸吮着这个年轻男孩的肉棒。

    不管如何,这些男孩并未夺去她的处女,当然香澄所受的惊吓是超过这个。

    如果没有破处女膜就不算犯罪,是萌生善心,还是不晓得方法,总之香澄虽被凌辱,但却仍然是处女。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