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师生淫乱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067、美貌的实习教师

    大学毕业後,从事教师工作是宫崎香澄的希望。

    为了能完成此愿望,最近这阵子特别的用功。

    当教员之前必须先到大学所指定的高中去做叁星期的实习教师。

    香澄所被派往的学校是邻县的县立高中。

    从住的公寓到学校,虽然单程就要花二个钟头,但是想到能教学生的那种喜乐,就忘记了通车的辛劳。

    学生们对於和自己年龄相近的香澄也非常敬爱,平常别的老师上课时,很少学生会发问,但是只要是香澄的课,只要稍为有一点不懂,学生们就会积极的发问,连下课也跑到教师室来请教。

    当然香澄也尽可能亲切的教导学生。

    不到一星期的时间,大家都赞美这位实习老师,并且同声说“比起佐佐先生,香澄老师最好。”

    香澄表面上显得很平静,但是却是非常高兴我或许已具有为人师表的资格,不过在教务长兼英语课主任的佐佐面前,尽可能的不提此事。

    身材肥短,具有地中海秃头的佐佐是一位圆脸皮肤略黑而留着一点胡须的五十岁左右的男子,对於实习教师的香澄特别注意。

    非常阳刚的男人,不管说笑,浓眉之下有着一双向上吊的眼睛。

    香澄的身材相当好,牛仔裤穿在身上非常好看。

    下课休息时间,在职员休息室闲聊时,佐佐的视线始终停留在香澄迷你裤之下的白色、丰盈的大腿。

    香澄也发现到,当然香澄对这种事也已经习惯,但是佐佐的眼神和其他男子不同,有种异样的感觉,可以说是色迷迷的味道。

    令香澄感到混身不对劲。

    尤其是坐在客用沙发上时,佐佐吸着香烟,只好去坐到对面。

    为了坐下,只好将迷你裤卷起,於是属於年轻女孩的美丽健康的大腿使整个都被看到,但是由於牛仔裤太合身,所以只好稍微往上拉直坐下来。

    “唉哟!”

    笑容满面的谈着话的佐佐,这时故意将打火机弄丢在地下,然後再慢慢的捡起,而眼神始终盯着香澄的性感大腿。大概都会一直盯着,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有时甚至带着一种想要去舔一舔那双大腿的冲动。

    “对不起,我先失礼了。”

    这时的香澄便赶快逃离职员休息室。当要离开时,佐佐的视线更是盯着那个性感的屁股。

    难怪会被学生讨厌!

    逃离休息室之後,香澄便冲进厕所,跨上白色的便器,将迷你裤稍微卷起,然後将泛蓝色的内裤脱到膝盖,露出丰满的屁股。

    张开的两膝,到大腿,似乎那双令人讨厌的眼睛仍在注视着。

    并且不断的用双手抚摸着光滑的大腿内外侧。

    无意间,和水声同时,香澄的体液如骤雨般的落下。

    香澄於是松了一口气。

    常常是这样,为什麽在遭受到佐佐那种令人生厌的视奸之後,便想要去厕所,这种和自然的要求不同。是由於受到某种的刺激,而助长排尿。

    排完尿之後,香澄自己感觉到紧张的神经稍微缓和些。

    但是到了第叁星期,事情发生了变化。

    佐佐视线仍旧是色迷迷。虽说是不知不觉的习惯了他这种眼神。

    但香澄自己不知觉是有了变化。

    以前只是在远处注视,现在则是大方的在佐佐的面前坐下。

    本来是想改穿长裤,但是早晨在换衣服时,犹豫一下,最後仍旧是穿上迷你裤。

    “宫崎小姐,你很适合穿迷你裤。”

    佐佐和往常一样一边的盯着那双性感的脚一边赞美着。

    “是啊,最近穿迷你裤的女性减少,我们男人都失望极了,想到能看到像你这样年轻又美丽女孩的双腿,来学校变成是一件快乐的事。”

    “不是的,老师,我只有夏天才穿迷你裤。”

    香澄一边说着,一边将双脚合拢。

    不仅仅是佐佐,连其他的教师也注意她。香澄不仅双腿美丽,皮肤又白,端庄的五官有着如电影明星般的优雅气质,同时也是一位头脑清晰的女孩。

    要是要举出她的缺点的话,就是太过於好强,教学太认真。

    但是这项缺点也由於她的美貌而不为人所注意。同时她的美可以说是一种容易亲近的美。

    可是香澄并不了解这种美是一种罪过。

    梅雨过後,天气放晴,展开如画具所绘出般的清晰,睛朗的七月天,距离期末考尚有十天,香澄感到离别依依,实习教师将在期末考的前一周结束,只剩下叁天。

    到目前为止,香澄非常喜欢这所学校。可以的话,毕业後希望来此任教。

    不仅是学生,连其他的职员们也都喜爱这位美女对於教育的热忱,自己也能胜任此项的工作。

    但是,学生们对於这位实习教师的过份认真的教学态度并不是很喜欢,因为大部份的来念高中的学生都不是自己愿意的……一半以上是被父母所逼来的,由於这所学校考上大学的比率很高。

    对於这些学生来说,没有比这位热心教育的实习教师更难缠的人物,以为实习教师不必那麽认真。

    但是香澄却不这麽认为,为了将来能成为教育家,对於所有学生皆一视同仁,对於这些外表精力充沛的学生,她始终以为这是孩子,只要她能好好教育他们,必定能够成大器。

    但是双方会有纷歧,一半也似乎是一种宿命。

    二年D班有一位空手道高手的米仓,本来在一年前就应该毕业,但由於分数不足,所以再重读一年,可以说是留级生。本来,米仓是在春天来到这所学校,被以前的学校退学之後,由於伯父佐佐的关系,而进入这所学校。

    香澄是从佐佐口中得知此事。

    “这些坏家伙,拜托你了,对於最近年经人的想法,我实在无法理解,宫崎老师和他们年龄较相近,较能沟通。”

    “我会尽力而为。”

    对於劣等生,身为教师的香澄更是热心教导。

    但是佐佐并未说出来米仓被退学的理由,香澄也没留意。

    某日,二年D班有二小时的课,不管香澄是如何的认真教导,米仓的态度始终很坏,不做习题,教科书也没带,上课中嚼着口香糖,上课迟到了,其他的教师都对他束手无策。

    但是,香澄并未气,她认为再怎样的人,一定有优点,而发觉他的优点,便是教育者的义务。

    “米仓,拿出你在读的书。”

    某天,香澄终於按耐不住,发起火了,坐在最後面的米仓,一边嗤嗤的笑,一边偷看着某本书籍,发现此现象的香澄,停止教学,从讲台上下来,走到米仓的前面。

    “站起来,把书拿出来。”

    “在看什麽书?”

    米仓站起来,双手摊开,从头到脚的打量一下香澄。

    “果然是在看……”

    香澄从米仓的抽屉里,拿出薄薄的一本书,一看表皮吓了一跳。

    “这本送给老师好了!”

    米仓露出作弄的表情,是一本道地的黄色书刊,表皮的照片是一位穿着裤子的年轻女郎,张开大腿,露出内裤。

    香澄顿时哑口无言,高中生竟然看这种书,而且是在上课中,一种说不出的嫌恶感涌上心头,神圣的教室被沾辱般的屈辱感,使得香澄露出颤抖的声音说道:“小孩怎能看这种书?”

    “喂,我已经十九岁了!”

    “十九岁还是高中生,真是肮脏!”

    “高中生谁都在看,只要是男人,大家都想看……”

    “这里是教室,神圣的教育场所,你竟然……”

    “知道啦,大惊小怪干什麽?随便你要怎麽办,但是,我想请教老师一个问题!”

    米仓脸挨近香澄说道:“这是医学常识,这本书中写着女孩的阴道始终是润着,是真的吗?”

    “……”

    “老师,告诉我嘛!真想看看老师的那里……对了,老师你是处女吗?”

    不知不觉中,香澄的右手已经打在米仓的脸上,当然这是第一次,这是和自己一直持有教育精神相违背,香澄事後很後悔,但是,同时对於说出下流话的米仓非常厌恶。

    给了米仓一巴掌时,学生皆回头看,香澄於是命令米仓“到走廊去罚站!”

    回到讲台上,香澄继续她的教学,学生们不晓得是震惊或是害怕,显得相当沈静。

    对於米仓似乎是无动於衷已经发生了,没办法,下课後好好的和他说说吧!

    或许可以感化他。

    但是,结果却是令人失望,下课,走到走廊时,米仓已不在。

    这件事,马上在学生间传开,总之是这位美人实习老师打了今春转学来此的问题学生米仓,特别是平常被米仓欺负的学生更是互相窃窃私语说道:“喂,米仓这家伙,终於到苦头!”

    “以为他会顶嘴,结果却意外的安静。”

    即使回到职员室,香澄也绝口不提此事,或许其他职员晓得这件事的话,恐怕要赞美香澄的勇气,但是恢复平静後的香澄心中,仍然相当後悔,即使还有叁天就要离开这间学校,仍然希望能和米仓好好谈一谈。

    这时,米仓在空手道社的房间,和其他社员挑着烟并闲聊着。

    “但是,米仓前辈,当时为什麽没有反抗呢?”

    同样D班小个子的小宫问道。

    “我也想要反抗,但是那样的话,反而让其他人看笑话。”

    米仓耸耸眉间,沈默的挑着香烟。

    “但是,这不像前辈的作风!”

    其他社员说道。

    “老是穿着短裤,看到她那性感的大腿,就按耐不住哟!”

    “前次还看到她的内裤,不知觉中,我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这是什麽时候的事情?”

    “上星期,在黑板写字时,粉笔断掉,弯下腰去捡粉笔时,你知道,我是近视眼,所以跑到前面去写,看到她的内裤。”

    “那是什麽颜色的内裤?”

    “霎那间,不太清楚,好像是白色。”

    “畜生,我也看到了!”

    “我也是!”

    “你看到的是,内裤的里面吧!”

    全部的人哄然大笑。

    “那位教师,还是处女吧!”

    “你看那个屁股,走路时左右对称摇摆。”

    “我也是这麽认为!屁股一定很白很丰满!”

    大家又再次大笑,只有米仓不高兴的站起来,系上空手道的带子说道:“喂,开始练习了!”

    那种气势,使得其他社员乖乖的展开练习。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