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师生淫乱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060、我和秘雕老师

    老师的孩子是我的吗?这已经是大约十年前的往事了──那时我刚进入台中县的一所国民中学一年级就读。记得那时候有两个老师最令我讨厌,一个是体育老师,另一个是音乐老师。

    那个体育老师是个男的,上课很凶又喜欢骂脏话。不过他和我今天要讲的事没有关系,所以让我们把他略过……

    有关系的是那名音乐老师。她是个女的,上起课来更凶,虽然不骂脏话,但我们却更怕她,并且觉得她好像有点变态。

    例如;她好像很讨厌学生忘记带课本。如果你不小心忘了带,她就会想点子来整你,被她打手心就算了,还要我们打电话要家里的人带课本来学校!

    这简直就是强人所难嘛!当家人带课本来时,也早就已经下课了啊!你们说这不是变态是什么?

    她有一个学生给她取的绰号非常有名,叫做“秘雕”相信以前有看过布袋戏的人应该都不会陌生吧?没错,就是那个驼背的神秘怪人秘雕!

    我想她会有这种绰号,除了她个性有点变态以外,和她的长相及体型也有关吧。

    她的头发留得不长,通常是绑成一个很短的马尾。面貌虽长得不漂亮,但也还不至於心的地步,眼睛虽是单眼皮但却大大地,目光炯炯,再配上稀疏的眉毛和蜡黄色的面孔──当她瞪着你的时候,你一定会被吓到的!

    她长得不高,我猜应该还不到一百五十公分,加上有点微胖,所以当人们看到她这副德性时,再听到学生所为她取的绰号──“秘雕”以后,往往会不自觉地发出会心的一笑。

    有一次,我在学校看到一辆正在行进的轿车却看不到有人驾驶,让我吓了一跳,以为那是一辆幽灵车。后来仔细一看才知道是她太矮了害我根本没注意到驾驶座上有还人!

    有次很不幸地,我又忘记带课本了!那时我根本就不敢自首,因为她上次已经威胁过我们,如果下次再有人忘记带课本,就要用藤条打手背而不是手心了!

    天啊!这可有多痛啊!吓得我便找了一本课本来假装是音乐课本一下。

    上课时真的是提心吊胆的,深怕她会走过来发现,因为她在刚上课时就有询问过这次有没有没带课本的人?竟然都没有人站起来!我想,全班只有我没带的话,那我不就死得更惨了!偏偏事情就是这样──你越担心的事情,就是越会发生!

    好不容易挨到快下课了,心中正在庆幸之时,倒楣的我还是被她发现了!於是生气的她便开始检查全班的课本,更倒楣的是──这次竟然只有我没带!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正当我已经认命之时,突然下课钟声像救命之星一样响了。

    於是她便要我中午吃饱饭后去辅导室找她。在她走后,我不免要成为同学们幸灾乐祸的对象了!

    在忧虑的心情中熬过两节后,中午的便当也是草草的吃完。就牺牲了饭后吃冰的快乐时光,我独自一人带着恐惧的心情前往辅导是向“秘雕”报到。

    走进辅导室,我看到她独自一人在办公桌上吃便当,而且是那种铁制的便当盒。我猜她是自己准备的。

    那时候大家几乎都是吃订制的便当,好像很少人是从家里准备的。我心想她果然是名不虚传地与众不同!这种人当了音乐老师,却又兼辅导老师实在是太没天理了!我觉得她自己才需要被辅导哩!

    她还没把她的午饭吃完,便叫我在旁边等着。好不容易等她吃完了。

    她便问:“你为什么不带课本?”

    我回答说:“忘了带!”

    她说:“忘了带?你还敢说?这是第几次了?”

    我实在也不记不得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就只好回答说:“我下次一定不会再忘记带了。”

    她又说:“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每次好像都有你份!”

    我羞愧的低下头来。

    这样子显然还没感动她,她便说:“你们每个都会这样说!下次没带的还不都是你们这几个!”

    我垂头丧气地说:“请老师再给我一次机会。”

    她生气地说:“像你们这样,教我怎么能相信你们!”

    接着,她站起来走进由档案柜隔出的小房间,说:“你过来这边。”

    我跟她走了进去,她坐在沙发上,说:“过来,坐在这里。”

    我照她的指示坐在她旁边的沙发上。她看着我说:“好,你告诉老师,为什么你们总是不把老师说的话当一回事?”

    我不知该用什么理由回答她,便说:“老师,我以后一定会注意,不会再犯了。”

    她说:“那你以前为什么就不注意呢?是不是看不起老师?”

    我惶恐地说:“我没有。”

    我想老师她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话来骂我,双方便沈默了片刻。

    接着她突然伸出手过来隔着裤子摸我的鸡鸡,我一时不知所措,慌忙地用手把她的手移开,心想:难道这就是他要给我的惩罚?

    她没说话,再把手移过来继续摸我的鸡鸡,还动手去抓。我不敢反抗,就只好这样默默地接受老师给我的惩罚。

    接者,她说:“来,坐到老师的腿上来。”

    我犹豫了一下,才小心地坐上她的大腿上面。

    接着她便解开我的皮带和裤子,把我的内裤拉到大腿上,再用手握住我的鸡鸡。

    想不到她竟然说了一句:“好小喔。”

    可恶!这真是严重地伤害到我的幼小的心灵!

    不过,她观看了一会儿后,便用手握住我的鸡鸡,开始上下搓揉帮我自慰起来。

    这时我的鸡鸡也开始涨大了起来,看来她似乎还算满意,便说:“是不是有感到有痒痒的感觉?”

    我回答:“嗯。”

    我猜想她大概还不知道我从国小五年级开始就已经学会自慰了。不过,她帮我自慰的方法和我自己的用的方法不太一样就是了。

    被老师自慰的感觉说实在的好像有种被虐待的快感在里头。不过,随着快感的逐渐增加,我却幻想着与国小时的女同学做爱。唉,谁叫我们国中那时是男女分班,害我一时找不到性幻想的对象!

    接着她一边帮我自慰一边问我:“会不会痛?痛要讲喔。”

    其实我想说:“老师你弄得我好痛。”

    因为当她的手握着我的鸡鸡上下搓弄时,指甲好像会戳到我的龟头,蛮痛的。但那我又不敢说出来。只好就这样地任她摆布。

    不过伴随着快感的逐渐地升高,那疼痛感也显得微不足道了。这时我真想告诉她说:“老师,请你再用力一点,再快一点好吗?”

    可是我不敢启齿。

    但事情终归有了结的时刻──我终於到达了快感的顶点。

    这时她似乎也察觉到我的反应了。便停止帮我搓揉的动作,用手紧紧地握住我的鸡鸡,让我达到更高的快感。

    不过,过没多久她好像就产生了疑问,她没说出来。不过,我猜她是疑惑我为何没有精液射出吧?

    关於这一点,说来还不好意思。其实这是我前一天晚上有自慰的结果。

    她这时大概还以为我还未发育完成吧。不过没多久,还是从我的尿道口流出几滴精液。她看了一看,如获珍宝地就起来跪在我面前,用嘴巴含着我的鸡鸡开始吸吮。

    当她在吸吮的时候,我可以从鸡鸡感觉到她口内的牙齿,这跟我平常想像口交的感觉有点不同。说实在的,她应该一开始就帮我口交,等到现在我已经泄了精,鸡鸡也软了下来,就没有感到那么刺激了。

    在她含了大概有一分钟后,便将我的鸡鸡从她嘴里吐出来,然后走到垃圾桶旁,将嘴里的唾液吐出。这时我看到一条条长长的黏液从她嘴巴流到垃圾桶,她好像很费力地才完成这项工作。本来我还以为她会将我的精液都吃进肚子里呢。

    接着,她回过头来,从口袋拿出卫生纸来帮我把鸡鸡擦乾净。再叫我把裤子穿好。

    这时她说:“好了,你赶快回教室去。”

    这时我看了看她,忍不住就伸出手去摸她的胸部。

    她吓了一跳,躲了开来。她瞪着我,有点生气地说:“你怎么这样子!”

    我赶紧回答说:“对不起,老师。我只是一时好奇。”

    她说:“一时好奇就能这样吗?”

    一回儿后,才说:“好,算了。回去不能跟别人说喔。”

    我说急忙回答说:“好。”

    才走了出去。

    那天晚上我回到家,躺在床上准备睡觉时,还不停地在回想这件事。一直回想着其中的情节而心中也充满疑问──那时为何她不乾脆跟我做爱呢?同时又觉得可惜,因为我忍不住出手摸她的胸部,却只隔着她的衣服摸到她的奶罩而已。

    或许是我有恋母情节吧?总是对女性的胸部充满了爱恋之情。想着想着我就忍不住的兴奋起来了,只好又开始自慰。当我一边自慰时,还一边的幻想着跟她做爱。

    好不容易完毕了事。冷静下来后,才觉得我竟然会幻想着和这位同学们眼中又丑又矮的怪老师做爱,也觉得怪心的。以前我的性幻想的对象不是清秀温柔的国文老师、就是美艳风骚的英文老师啊!怎么现在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呢?没想到,这件事似乎从此之后就成了我心中的一片阴影,她竟成了我性幻想最频繁的对象!她真是一个恶魔啊!

    以后的音乐课中,她即使是看到了我,也装做不认识一般。我却常在上课时两眼出神的望着她,一边幻想着不可告人之事。

    升上了国中二年级以后,我们重新分班。我的音乐老师不是她,但她却成了我的童军老师!

    当第一次上她的童军课时,我想这次也应该像以前一样,她会装作在我们之间好像根本没发生过那件事一样吧?

    但是,刚下课时她就在走廊叫住了我。她说:“王XX,中午可以到辅导室来找老师吗?”

    我回答说:“好。”

    她听了便回头走掉了。

    这时我心里蹦蹦地跳着。心想着这次老师该不会又要和我干那种事了?

    好不容易到了中午,我依约前往辅导室找她。心里还想着说不定这次会让我第一次尝到和女人做爱的滋味呢。

    进了辅导室后,她叫我坐下。她说:“你觉得老师怎样?”

    我回答说:“很好,只是有一点凶。”

    她笑了笑,回答说:“真的吗?”

    我好像没有看过她笑的经验,觉得怪怪的。

    她又说:“我知道你们都认为我很凶,很讨厌我对不对?”

    我说:“没有啊。”

    她说:“你也是很讨厌我对不对?”

    我说:“没有。”

    她又说:“我知道你很不喜欢我,我从的眼神就可以看到了。”

    说实在的,那时候我虽然不喜欢她,却也没有讨厌她啊!而且不知怎么样的我心里还有一点点同情她的感觉。她却硬要说从我的眼神就可以知道我在讨厌她了。这真是活见鬼!还亏她也是个辅导老师!於是我便不吭声了。

    接着她便说了:“这星期日要不要来老师的家里玩?”

    我问她说:“老师家在哪里?”

    她说:“在大甲啊。”

    我说:“我不知道怎么去大甲。”

    她说:“我可以带你去。”

    她又说:“这样好了,这星期日早上九点时,你在学校侧门等我,我再带你去好了。”

    我心里想着:难道这次老师真的要和我做那种事了吗?

    於是我回答说:“好。”

    星期日那天早上我准时赴约,只见一辆红色的轿车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从车里喊我,我便上了车。

    车子大概不到半小时就到了大甲。我下车以后一看,才知道我们到了一家旅馆。我心想为何不是到她家呢?难道是因为要做那种事不方便?

    我跟着她后面走进了旅馆。

    我看着她的背影。她穿着白色上衣,一条及膝的红窄裙,加上白色的丝袜和红色的高跟鞋。头发不再像平常一样绑着,而是放了下来,头发上竟然还别着一个白色的蝴蝶结。

    一个快四十岁的女人为了勾引男人,只好作与自己年纪不搭调的年轻打扮,我心里不禁对她同情起来。或许是她古怪孤僻的个性使她孤独没有朋友,也尝不到爱情的滋味,才会如此寂寞而渴望男人的慰藉吧!

    听同学说:她是在单亲的家庭中长大的。父亲是当年从大陆撤退到台湾的老兵,孤身一人,好不容易娶了老婆,后来却跟别的男人跑了!留下当时只有两岁的她。在好不容易自己培养她长大成人当了老师后,自己却中风瘫痪,就此卧病在家。每天靠她照顾过活。

    想到这里,我便起了怜悯之心。好吧!我就奉献自己身体的第一次让她满足吧!接着,我跟她走上了楼梯,进了房间。

    她把门锁上了,这时我的心里真可以说是小鹿乱撞。接着,我们脱了鞋一起坐在床边。

    她开口问我说:“你会紧张吗?”

    我说:“不会。”

    她说:“我看你好像很紧张。没关系,放松下来。”

    接下来她自己便动手把窄裙脱了下来。

    当她准备把上衣脱下来时,看到我坐着不动。便说:“你怎么不动呢?快把衣服脱掉。”

    我便照着她的话做。一边用眼睛观看正在宽衣解带的她。只见她穿的内衣是白色的含有束腹的那种样式,上面还有蕾丝呢!

    接着她用手去解开内衣后面的挂钩时,好像遇到了困难,有一个挂钩一直解不开,我看她用手一直扯那扣子时,真想伸手去帮她,却又不敢。

    好不容易她终於把内衣完全解开了,当她将内衣从手臂褪下时,我终於看到了她的乳房,她的乳房看起来相当丰满甚至有点肥大。

    接着她开始脱裤袜,这时突然转头看着我,说:“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把裤子脱掉。”

    原来我脱到只剩内裤时,因为这次实在是我的第一次,我才犹豫不决而不敢脱。在她的命令下我才赶紧把内裤也脱了。

    这时她也早已将她的内裤脱去了。她坐在我的旁边,伸出她的手来抚摸我的鸡鸡,把它握在手中,看了一看,说:“你的东西长得很好看。”

    我作梦也没想到,我的鸡巴竟然会被老师称赞!我盯着她那双浑圆肥大的乳房,终於鼓足勇气动手去摸它们。还好,她这次并没阻止我。

    第一次摸到女人的胸部,实在觉得很新奇很兴奋,觉得那好像是一团挂在胸前晃动的肥肉。她的乳晕很大,而且颜色也不会像一些老女人或被人干太多次的女人那样地黑。我知道有很多男人都比较喜欢乳晕小的女人,但我却喜欢大乳晕的女人。我想可能是跟我第一次上床的女人乳晕大有关吧。

    我开始用手去揉捏她的胸部,眼睛也开始盯着她的下体瞧,因为阴毛及大腿没完全张开的关系,使我看不到她的重要部位。我想伸手去摸,却又没胆量。

    这时我注意到的她的双手竟然布满了烫伤的疤痕有点可怕。她好像是知道了我的疑惑,就说:“这是老师小时后不小心被开水烫伤的。”

    我只呆呆地回应她一声:“喔。”

    然后她说:“来!你躺下来。”

    我躺了下去,不久便感觉到我的鸡巴被她的嘴巴紧紧地套住,并开始吸进吐出的动作,让我的鸡巴在她的嘴里出没。我心想:她的技术真得要比上次进步了很多!

    她把我的鸡巴套弄十几下后,从嘴里吐了出来,说了一句:“咸咸的。”

    又说:“好,你起来。”

    接着,她在我旁边躺了下来,张开双腿,说:“上来。”

    於是我便爬起来跪在她的两腿之间,我想她张开两腿就是一种许可,就放胆伸出手去摸她的阴户。

    以前我只有在书上看过女人的阴部,这次不但看到真正的女性阴部而且还正用手去摸着,我梦寐以求的事终於实现了!我觉得女人的阴部比自己想像中要柔软很多。

    在忍不住好奇心的引诱之下,我弯下身来把眼睛凑近她的阴户,想一探究竟看个清楚,发现她的两片阴唇长的蛮肥大的,颜色接近肉色及些许红色,而且形状也长得很好看。不像有的女人的阴唇,不是形状长得很奇怪就是颜色变黑或变紫。

    在我年长之后接触的女人多了,才发现她们之中竟没有一个能比得上老师她的阴户长得好看。一个面貌长的不好看的女人,她的下体竟然是如此吸引人,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看来上帝是公平的!

    所以各位,要是你们的女友外貌长得不好看,千万不要因此就灰心而冷落了人家,说不定在深入交往以后就能发觉到她有“内在美”的优点了。

    这时我一面观看着她的阴部,一面还用手去拨弄,以便能看得更了解。突然间,我兴起了用舌头一舔老师阴户的念头。想不到被她看穿了,她竟然说:“不准舔。”

    我楞了一下,心想,她怎么会知道我想舔她的阴户呢?

    我只好抬起头来,再次用手去抓她的乳房,开始抚摸揉捏起来,接着再凑上嘴去舔她的乳头。这次她没有阻挡,我便用嘴巴开始吸吮她的乳头起来,她的乳头算是蛮大颗的。吸着吸着,我再换边去吸另一个乳头,我越吸越起劲,久久还不肯松口,还伸出手去抚摸她另一个乳房。

    这时她说:“好了,难道吸得出奶吗?”

    我依依不舍地放弃了,再用手去抚摸她的肚挤下的小腹,她是有点肥胖的女人,小腹凸凸的。接着我的手游移至她的阴部,又开始抚弄起她的阴户起来。

    我一面看着一面翻弄她的两片阴唇。说真的,她的阴部实在长得很好看──她的阴毛长得很茂盛,却又柔软。她的大阴唇很肥大,好像有很多脂肪,使得她的阴部看起来鼓鼓的。两片小阴唇长得很端正肥厚,凸凸地露在浓密的阴毛上,不像许多的女人阴户会完全地被阴毛所埋没。所以有幸观看老师的阴户可以说是一种莫大的视觉享受。

    这时老师似乎有点生气及不好意思起来,便说:“这有什么好看的,赶快上来啊。”

    我知道她想要我插入,於是便提起我的鸡巴往她的阴户送去。但是我的鸡巴一直卡在她的洞口前,试了好几次都一直插不进去,真是狼狈。

    老师看了后似乎很同情我,便伸出手来扶住我的鸡巴,说声:“好。”

    於是我便感激地用力一顶,就毫不费力地将鸡巴送入老师的肉穴里了。

    接着我用双手扶着她的腿开始缓慢地进行抽送的动作。看着鸡巴从洞口进进出出的,心想这次总算一尝宿愿体会到男女之间的乐趣了。

    再大约抽送有十几下后,我不满足地伸出双手去抚弄老师的双乳,先用手把它们推挤成两座山丘,再松手让它们扩散开来,就这样抓放几次后,再把它们抓住握好,不停地移动旋转它们,享受着玩弄女人双乳地乐趣。

    突然间,我才想起自己不停地摸乳,却忘了下面的鸡鸡还有工作要做呢!於是,我又开始持续进行将鸡巴徐徐地送入老师的穴里,再轻轻地拔出的动作。

    可是我的双手还舍不得放弃老师那美妙的双乳,紧紧抓住她们不放,好像怕它们会逃跑似的。这时,我感觉双手摸着女人的丰乳,看着鸡巴在女人的肉穴忽而出现忽而隐没。以前的性幻想现在都实现了,真是快乐无比。

    她大概看不惯我这副模样,便说:“趴上来。”

    於是我便趴在她的身上继续抽送。

    这时也许我是被情欲冲昏了头,竟然不顾她的长相,而有股想跟她亲嘴的冲动,便问她:“老师,我可不可以亲你?”

    她说:“不可以。”

    我说:“为什么?”

    她回答说:“我有擦口红,会弄脏你。”

    我现在想想这样也好,我已失身给这个老怪物了,还好没有加上初吻一起断送。

    突然间我有一种念头,想尝尝狗儿性交的那种姿势。於是我说:“老师,我们可不可以换另外一种姿势?”

    老师说:“什么姿势?”

    我说:“就是老师你趴着,我从你的后面进入。”

    她说:“好。你起来。”

    於是,我便爬起来,抽出鸡巴。她起来再转过身去,背对着我跪下去,屁股朝着我。

    虽然她的腿粗短,但臀部可以说长得很诱人,白里透红,蛮肥大的,不像我现在的女友屁股扁扁的,真是美中不足。我再提起鸡巴往老师两片肥臀间插入,没想到这次还是不得其门而入。

    老师大概也察觉到我的窘境,便再伸出手来引导我的鸡巴进入她的穴中。

    顺利插入后,我便扶着老师的身体开始了抽插的动作。这时老师把头埋在枕头上,似乎是因为有点累而在休息的样子。

    在抽插大约有二、三十下后,我感到快感逐渐增加,但我实在不想这么早就泄精,想更享受久一点时间,便暂停抽送的动作,将身体趴在她的背上享受着温存的片刻,再伸出双手去抓弄她的乳房。

    这时她问:“怎么不动了?”

    我舍不得离开她的身体,便将脸靠近她的耳朵,胸膛紧贴着她的背,开始扭动臀部继续抽送的动作。这时我一方面喘息着抽送,一方面还可以闻到她头发里的香味。

    我大概是太陶醉其中了,忘了自己是跟一个又丑、又说不定年纪已经大到可以当我妈妈的女人做爱。竟然开始幻想起她是我的爱人,要是能这样和她一直做爱下去不要停止那该有多好,还想着以后常常可以跟老师到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做爱真是一大享受!

    就在我沉溺其中时,一不小心我的鸡巴竟然从老师的穴中脱落。我只好起来再握住鸡巴,想再重新送进老师的穴中。没想到最后还是要再靠着老师的帮忙才又重新插入。

    老师在将我的鸡巴引导进她的肉穴后,似乎还不放心,在我进续进行抽送动作的时候,还将她的手放在她自己的洞口上让我的鸡巴经由她的手扶着继续来回抽送,以免再度脱落。

    这时我从床前镜中看到她闭着眼睛无怨无悔地任由我在她后面抽送的神情,就很感动。因为她平常在课堂上那么凶,这时却那么体贴。

    一会儿,她开口说:“我的腿好酸,我想躺下来。”

    我连忙回答说:“好。”

    便抽出鸡巴。

    於是她便翻过身来躺下,再张开腿露出肥嫩诱人的阴户。我握着鸡巴向前,她很体贴我,这次不等我尝试,便握住我的鸡巴往自己的穴里送入。

    我趴到她身上开始抽插,这次很快的我便感觉到精液已经在开始汇集了。我知道这已经是无法挡住的趋势,便不顾一切的开始冲刺起来。

    老师也已经察觉到了,便用双手紧抱着我,再用双脚紧紧地勾住我的屁股,让我和老师两人紧紧贴住。

    我的脑筋已经一片空白,也紧抱着老师拼命抽插。在我紧缩精门也无法抵挡大量的洪流时,便狠心地将一股股的精液射入老师的体内。

    发泄完毕后,我累得趴在老师身上喘几口气,接着要爬起来。想不到老师仍然抱我,不让我起身,说:“等一下。”

    我心想,难道她还舍不得放过我?

    结果她说:“你不要急。慢慢地拔出来,才不会弄脏床单。”

    於是我才小心地将鸡巴从老师的穴里拔出来。

    她用卫生纸帮我把鸡巴擦乾净。便说:“把衣服穿上吧!”

    一阵激情过后,我看着正在穿衣服的老师又矮又胖的身材,可以说是性欲全消了。色即是空,这句话讲的真的没错。

    接着她便开车,送我回丰原。

    一路上,我心里一直想着:这就是我的第一次吗?心里有种惆怅及后悔的感觉,我应该把第一次跟最爱的人分享才对啊?

    到了丰原后,老师问我要不要一起跟她去吃午餐?我说:“不用了。我回家去吃就好了。”

    她说:“好吧。”

    接着,老师从皮包了拿了五百元给我,说:“这给你当零用钱。”

    我收下钱了,没有说一句话。

    她说:“这件事不能跟别人讲喔!”

    我点了点头。

    在我下车后,她跟我道声再见便开车走了。

    在这之后,即使上她的课,也好像是从未发生过这件事一样,彷佛是双方都有一种默契一样。只有一次,我在教师办公室旁的走廊碰到她,双方目光交接的尴尬时刻,还是她先向我点头微笑,我才不好意思的向她道声:“老师好!”

    以后她也没有再约我去做那种事了,大约两个月后,她便辞职离开了学校。

    而我不知是否是受到这件事的影响,学业成绩一落千丈,本来每次考试必定有前五名内,一下子掉到了十名以外。升上了国三之后情形更糟了。就连倒数前几名也成了家常便饭。联考成绩也一榻糊涂,读不起私立五专只好就屈就於高职了。

    高二那年我与第一个女友发生关系,她是我同班同学,我的初吻也给了她。

    当时很糗的是──因为我想一杆入洞的动作失败了,使她相信我是第一次,而她可早就有历练多次的经验了。

    我的心中虽然不爽,但还是忍辱负重地把她当作我实习的好对象,大大的增进了自己的技巧。

    上了二专之后,我终於交到了一名心目中理想的女友。她刚好也是我的同班同学,名叫慧秋。不过,她可真是个好女孩。二专两年,始终没让我有可趁之机──其实也怪我这人太老实了。

    不过,最后终於还是让我在我延修的那一年得手了。告诉你们,她还是第一次呢!

    后来在我去服兵役的两年中,她也无怨无悔地等着我,使我相当感动。所以只要我一有连假,通常就是迫不及待地奔到高雄去与她温存,好好的打上一炮,顺便也松弛一下工作上紧张的情绪。

    退伍之后,我在新竹科学园区找了一份工作,收入也相当稳定。本来以为已经摆脱了秘雕老师带给我的阴霾。但是在一次我和妹妹去参观的一个校园园游会里,我竟然看到了她──秘雕,我不可能认错,天底下没有人会长得像她那样。

    当时我很害怕被她认出,却又忍不住地去看着她。她好像老了很多,脸部更加臃肿了。

    这时我妹就说:“喂!你看那那个女的是我们以前学校的老师。”

    我回答说:“喔,是不是大家都叫她秘雕的那一个?”

    我妹她兴奋地笑着:“对,对,对。就是她!就是她!”

    接着又说:“听说她跑到这个学校来当老师。”

    我看了看她还牵着一个小女孩,便问说:“她结婚了吗?”

    我妹回答:“谁敢娶她啊!听说那个女孩是她领养的耶!”

    我听着就不自觉地心跳加速起来。

    我望了过去,她正蹲在捞金鱼的摊位旁看着她女儿捞鱼。我注视着她的女儿──她大概有十岁左右吧!或许是我的心在作祟,我竟感到那个女孩的面貌和我有共通之处,难道她是那年我和老师的……

    而且那件事到现在大概也有十年了,当时我们也没有做避孕的措施……

    於是我想的越多就越害怕起来。

    我真想直接走过去向她询问:“那孩子究竟是不是那时……”

    但是我没有那份勇气。

    我看她牵着那个小女孩,态度是那么慈祥和蔼,使我更加深信她一定是她的亲生宝贝,心中竟莫名其妙的升起了一股罪恶感……

    我明年就要和阿秋结婚了。回想起来人类的一切似乎冥冥中有了安排,让我惊觉到我的未婚妻竟然和那位“秘雕”老师有许多共通之处:虽然我的未婚妻长的美丽,却和她一样喜欢把头发全部梳到后面绑成马尾。

    当她生气地用那双大眼睛瞪着我时,又让我想起她!

    个性根本就是她的翻版──易怒,任性,又有点孤僻。

    最让我忘不了的还是她们都有着:丰满的乳房,大片的乳晕,茂盛的阴毛,同样肥大引人阴户──虽然还比不上老师的令人难忘!

    同样白皙诱人的屁股──虽然她的扁扁的比不上老师的肥臀!

    老师啊!你仍然是我心里的恶魔,还时常地纠缠着我不放。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