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师生淫乱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051、性奴老师

    我刚刚睡醒来,依稀记得发了一个美妙的梦,还不愿起床,仍想再卧一会……突然感到后面有硬物紧贴我圆圆的patpat,记忆又回来了,我已经知道那是谁的阴茎,便头也不会,反手便向后抓着轻轻按摩我主人这心爱的肉棒。

    已经对这种感觉太熟悉了……就算主人被我弄得勃起了仍然贪睡着,我光着身子,习惯性地走到浴室梳洗和冲凉,昨晚开始便留在我肛门内的精液才慢慢的流出体外……还要好好的清洗身上汗水和精液后才出去煮早餐……噢原来已经快7时半了!

    “快醒啦,够钟返学啦,主人”我一丝不挂的跪在主人身边,拨弄那体积不大但合适而且粗壮的那根阴茎,当见到有些分涕泌溢出,我便理所当然的附身把阴茎塞进口中,将上面的分涕啜干净。“早晨呀主人,奴隶已经煮好早餐啦。”

    于是我拥着主人到厠所……我已习惯在家中脱光,所以吃早餐时仍然很自然的没有穿衣,一面服待着主人……没有比服待得主人体贴最重要。

    主人要赶着上学了,我拿了书包到门前,循例跪在他前面,解开裤头再次拿出他的阴茎含下去。“急唔急?要屙就屙啦,唔系迟到呀……冇呀?好啦好啦。”

    我帮主人穿回裤,主人伸手指进入我阴户里玩了一阵,弄得我开始饥渴便退出来。

    “好衰架你,次次都系咁。”

    唔紧要啦,今晚一样唶。

    我现在没有出外上班了,是留在家里上班的,正式成为奴隶之后我要专心服待我的主人和他的朋友,还有大部份时间照顾他们起居饮食,所以只有时间留在家里接客赚钱。换了四年前初初ied。毕业出来工作时的满腔热诚,一定没有想过我的终生职业会是妓女。

    正确点说,是副业妓女,正职性奴。

    我永远也是为了我主人而存在的,而我也知道我是幸运的,能认识到他和他们一班朋友,我能够有幸成为他们的班主任……曾经的班主任……说起已经是两年多前的事了,那时候我才24岁……

    还未自我介绍,我叫颖汶,今年26岁,我的身高164cm、三围是33c、25、35,身材算是均匀但不算高挑的那一种。属于爽朗型吧以前,所以刚刚出来做miss很受学生爱戴,而且因工作关系,我常常要穿高跟鞋,还要是3,4吋的高,所以走起路来腰挺得很直,不知是否这样而突显我的身材,令我常常感觉到班学生对我虎视眈眈……

    成日去玩,识左好多男仔friend,又不时喜欢穿得很性感,那时最喜欢着tubetop或小背心,下身牛仔裤配拖鞋,那时bra带外露未系fashion,我已经做了,可能我喜欢引死班男仔啦哈哈……斯文些的装扮也有,穿一些连身裙啰,但裙脚都是很短的,再配短跟高跟鞋,不知为什么很喜欢展露我的双脚……虽然不是很修长,但是尚算幼细,而且觉得我对自己有信心吗……

    不是高挑model身形才可穿性感些吧……我的身材还算均匀的。

    当正式成为教师后我的小学在港岛区那边,头两年真的对衣着很小心,校内固然要穿得端正,连课余去街都唔敢乱着衫,好惊撞到校长或其它同事,果时我系全校年纪最youngmiss,好惊比人觉得我唔够班,入行玩玩下。

    其实我都唔系好认真架,因为本身系冇出路才读ied的,不过一开始我对我班学生好好架,虽然有d好难教,但系我只要恶小小,班学生就会好静好乖,咁我又会软化,好好笑……

    还记得2年前的暑假前夕,刚刚是沙士之后,那年我是6D班的班主任,那天是6年班的毕业礼,毕业礼之后学生们都争相和我映相留念,尢其是男同学们,怕升学以后难以再见的,纷纷拖着我的手臂很亲密的靠近我。虽然我不太介意,知道他们是发自内心的不舍得我当然大部份是因为有个年轻又玩得的当班主任吧,仍然害怕同僚的目光,不知看在他们眼里是怎样……显得我有些避忌。

    为了脱身我便与全班交换电话和icq,说暑假可以约我去睇戏行街食饭我也乐意。保持联络吗……

    大概7月中左右,接到其中一位男学生电话,吓了我一跳,原因不是他够胆打给班主任,而是我有点高兴再听到我学生的声音……他叫树男不要问我什么意思,只教了他一年,成绩不过不失吧,升中派位派得不很好,只是一间Band3,但学校很近我住的观塘区。

    他打来问我是不是住观塘区,因为他很少到九龙这边,认不了路很害怕。我很明白他的心情,便详细的介绍一次学校位置和附近的地势。

    我不知道树男有没有认真的听,因为他平时上堂也是傻傻憨憨的,他只是“哦……哦”的答我,好象赶时间的;便赶忙收线。过了一阵,有些意料之外的,另一个学生打来,他是亚松,树男的死党。佢问树男系咪打唻。

    原来他们一班男仔想约我去书展,不过所托非人,我怀疑树男太怕羞唔驶问,但我觉得好搅笑,我想佢地系从来未试过约女仔去街,而且短期内都唔会成功,因为他们太憨直了,毫不吸引,但我反而觉得好可爱,哈哈可能我天生犯贱吧,便应承了明天去书展。

    去书展那天心情有些紧张,好象第一次约男仔去街一样,明明他们只是我的学生……很早便睡醒,起身便忙准备打扮。一早已想好穿什么,要casual得唻又唔可以太young,sexy得唻不可太着迹,否则班学生可能会吓亲。

    我化好妆弄好头发便光了洁白的身驱试衫,穿了又除低,前后反复挣扎最后选择穿件浅灰色吊带小背心,里面带了一个冇带肉色bra,虽然我的胸围不算很大,但从中学开始便发育得涨涨的看似很丰满说是35D也骗得了人的……如果不带bra,那件窄身小背心一定不遮掩我的胸部。

    下身穿了一条卡其短裙……有多短?大概到我的patpat之下位置。因为是修短过的,我也不知是我长高了还是裙缩水了,穿上后竟然很贴身,连腰带也不用了幸好腰枝没有肥了……luckyme。

    盘骨刚刚好把裙子承起,紧紧包围着我的patpat,而前面的裙脚短得好象轻易掀起便看到我的私处,看着镜子的自己真不敢相信我正准备我和一班11岁学生去书展,我的casuallook不但看上去像二十岁,甚至比我以前读书时更年轻呢。

    不过我知自己不是1520时的靓妹了,也很介意男人看得出,或者是我做了老师后从来未拍过拖也没有任何性生活,年纪越大越怕lonely,直觉认为是年纪问题,男人总喜欢年轻的女仔多d,愈细愈好谂番其实那时我只是24岁唔算好老喇,咁点解我唔做主动去和年轻的男仔交往呢?

    他们过了今年已不是我的学生了,有什么好怕……况且只是做做朋友而已,做朋友不应受年龄限制呢。不知怎的我感到很兴奋,耳珠发红,乳头很痕养发涨,胸口好象有股热流涌上的难以形容。我把心一横便把内裤褪出,穿上凉鞋便离家,不想压抑这股前所未有的性冲动……不想犹豫给自己有穿回内裤的理由。

    全程地铁有不少男人,无论是后生仔,西装友或老伯偷望我,我不觉得尴尬反而很自豪自己仍有吸引力受到注目;我直觉所有人都知道我没有穿底裤,这样想法可能很傻,因为只有我清楚是什么回事,不过第一次不穿底裤外出感觉真是特别,兴奋度和剌激度难以形容,那刻只想尽快见到我的学生……

    到了湾仔站,人头涌涌,我找不到他们,焦急之制亚松出现,还有树男和成仔,我想他们看见我也吓了一跳,他们目定口呆的盯着我的胸部,我的双脚,不能说任何话,虽然进场路线很多人,但一起走也是隔得远远的可能是想离远一些欣赏我背影吧……唯有让我做主动吧:“唔好咁怕羞啦,我已经唔再系missy身份喇,我同得你地出唻就当你地系朋友!”

    他们好象放松些了,我也知道他们年纪少,少接触女性所以紧张,但我反而觉得他们很可爱……

    我们到了很多摊位,我买了几本化妆书,一些英文小说,树男主动帮我拿,人仔细细估唔到咁有gentleman风度。我发现有很多人向我双脚注视,亚松也发现并向我说:“missy原来你对脚咁靓,应该多d着裙……”

    假若我当天的反应是怒目而视相信亚松永远也不敢再提,但是我没有。

    “好呀,着咪着,难得你钟意。”

    树男反应是愕然,成仔阴阴嘴笑,亚松呆滞的傻笑,不知道周围的人听到这些对话会怎想,那天我根本不考虑了,只知道我那时很亢奋,有点忘我,是还是这才是真我?男人正确是男仔的要求我都很容易遵从?

    回家前我请他们食麦记,他们没有电话,我用了自己手机影了一张合照,因为要入镜,他们拥得我紧紧的,三人的头部均托在我膊头上很亲密。我说合照会迟点icq上send给他们。搭抬的那个师奶好象很不屑我的举动,我没有理会她,不过想她是以为我是大姐姐却这样不检点,却大概想不到我其实是他们老师……

    见她的完全不知情,不禁使我兴奋更甚,下体不由自主地变得很湿润,但有些害怕裙子会现出水印,而且我感到我的阴唇有微微的郁动,而我则努力压抑那股快感,这种由班还未成年的细路和旁人不屑眼光间接造成的快感令我永远不能忘记。

    我知道这就是我最想追求的性享受……

    书展之后那星期,我们再出唻睇过一次戏,食过一次饭两次都穿得很性感,同埋无穿底底……不过容后再谈自从出左街几次之后,我班“亚仔”我开始咁样称呼佢地越来越恃熟卖熟,又问我有冇男朋友答案系冇,又赞我有几索,全校最索……又话我着衫好正……完全唔似我教佢地时候咁乖咁怕丑……除了树男啦,见佢仍然有些拘谨。

    作为他前度班主任,我知道树男有d自卑,因为佢身形肥矮,经常被人取笑“死肥仔”屋企人又成日唔理佢,当时我可以做就系小息同佢倾下计开解下佢……

    03年7月尾喇,亚松又急不及待再约我去街,成仔都一齐三人会议。我奇怪佢地家长比你成日出去咩?佢话:“唔比架!不过我话我去中央图书馆,咪比啰。”

    我发出会心微笑,唔系笑d家长咁蠢,而系笑佢地咁放心系我面前讲大话,好明显我的老师身份已经慢慢转变成朋友身份,我知道细路做错事一定要立即制止,否则有第二,第三次的话更加难控制……

    “你班衰野,咁你地想去边?”

    “不如去你屋企参观下啦miss?你同边个住架?”

    “我同我家姐住,我响观塘住喎,你地过唻好远架。”

    “咦树男派唻观塘喎,咁咪岩lor。”

    “都系树男岩唶,你地又岩?”

    “我地最friend架!”

    我放弃辩护了,现在放假了也是闲来无事在家中上网,出街又怕热。响香港只有我同家姐住,家姐要返工所以暑假大部份时间得我看门口。“好啦。不过我屋企冇野玩喎……”

    惊佢地唔识唻,我专登去港岛区接佢地。比佢地赞得多,我着得越来越放肆,一落到街见看更伯伯对住我淫笑就知我“成功”了。“X小姐,暑假都要返工咩。”

    亚伯知我系miss都问,“系呀,我去做parttime搵外快呀。”

    亚伯笑说:“哦留响屋企咪搵到大把啰靓女。”

    好明显亚伯当我系呢座楼既一楼一啦!不过我都费事理佢……

    又难怪佢会有心串我,我今日个look真系好“鸡”因为太热,上身只穿了一件浅绿色tubetop,丰满白腻的胸部被肋得紧紧的,乳沟也深深的露出了,乳头若隐若现,虽然我唔算修身修得好slim,有d肉地,但系好彩冇小肚腩啦,下便穿了一条白色碎花裙,呢类裙我平时都经常着既。

    不过我今日唔着底裙……系第一次够胆冇打底出街,然后穿了一条黑色半透明低腰丝质内裤,变成对比很强烈。这是经过我精心挑选的,因为阳光很猛烈,途人都会很清楚见到我的内裤,另外右脚带左一条闪闪下的脚炼,仲修了脚甲涂了浅粉红色趾甲油,再穿一对微高露趾高跟鞋。

    这身配搭的确很惹人犯罪。走到街上感到被众多强奸目光洗礼,悠闲的老伯们色迷迷的偷望我,好象我是唯一走到街上的女人一样。还有是十多岁的后生仔们,想望又怕羞,不过我更加觉得佢地可爱极了……

    凭我累积经验所得,男人大部份都是怕羞的:我愈是脱得多,男人愈是不敢望,像是看了也是犯了罪似的,所以幸好是白天和街上人很多,如果是夜晚,就算是不被捉了去奸也会有人上前搭讪吧。

    带亚松一众回家时,他们仍然很好奇为什么老师会穿成这样,目不转睛望着我全身甚至脚趾,但已经见怪不怪,只要是喜欢看就是了。搭地铁时佢地继续占我便宜,亚松扮训觉时更借故用头“唉”落我软绵绵乳房度,我的乳头随着他的面颊扫下扫下而渐渐坚硬起来。

    不过我没有反抗,因为已经有些乖客留意到,我想有些师奶已暗暗骂我“淫娃荡妇”不过我认!我是淫娃!我还要只与我的学生荒淫……你们只有“恨”的份儿,只有我可以享受其中。越想越兴奋,我索性伸手搭着亚松的膊头将他的头揽到自己的胸脯……我已完全不顾旁人的目光了。

    来到我屋企,又见到看更亚伯,见我和三个细路一齐都呆了,讲唔到野,我知道佢一定以为呢d就系“外快”脑海已经幻想着我们将会玩d乜野性爱游戏,可惜恨唔到啦亚伯,都冇你份,我同我班学校上“性教育堂”都唔关你事哈哈……

    一入到我屋企佢地就好好奇,我比佢地参观我屋企,第一时间就入到我间房,佢地竟然想摷我抽屉,我话呢d私隐唻ga,班细路都唔知想搵乜野“纪念品”呢?

    心智未成熟既细路仔就系咁直接,想点就点,忘记左做任何事都要考虑下,唉,不过我作为老师都有责任既。树男入到屋至敢问我今日系咪冇带bra,我话“系呀亚仔,你开心啦。”

    佢面红哂,另外两个就推推撞撞,真系搅笑。

    我谂呢度三个细路仔,会唔会日后再有个咁既姐姐,同佢地有咁亲密的接触呢?咁照顾佢地呢?咁知道佢地需要呢……其实呢d都系普遍男人性和爱既需要唻,只不过佢地系细路,会被人忘记他们都有呢种需要,而只有我最清楚,因为我系佢地老师,亦系朋友……

    番出去坐左一阵,成仔突然从背囊拿出个数码相机出唻,话想同我影相,我都吓了一跳,但都冇所谓la,于是就同佢地影左几张。不过班“亚仔”愈来愈癫,想玩影露胸,佢地逐个掀起件Tshirt影露点相,仲叫我玩埋一份一齐露。

    如果系半个月前,我会立刻赶佢地走,甚至报警。但我好信任佢地,最重要系我好enjoy色诱呢三个细路仔,所以我想。仲搅唔明点解我会肯……就系有股勇气涌上心口,我便两只手向下拉低我的tubetop顶,于三个细路面前,第一次向他们毫无保留的露出我雪白的乳房。亚松反应好快,便急不及待举起相机影下来,而且愈影愈起劲,我开始都有些犹豫,但见佢地咁兴奋,可能他们觉得机会难逢啦……我想他们只是留为纪念。但是很害怕这些相会上网,会给校长和同事睇到……但我知道自己已经唔惊得咁多。我反而反问呢份咁拘谨既工作系咪想继续维持?今日会唔会系好好既机会放荡一下,做番自己?

    我索性把tubetop褪下,由腰再到我的大腿,然后徐徐地趺到我的脚趾上。

    他们定神的望着我的胸部,我明白到他们可能是第一次看到女性胸部,还有见到他们的裤浪微微隆起,我便由衷的微笑起来,只有亚松非常专心的仍然不断按钮,我也不客气,便很淘气的摆POSE。要驾驭恐惧,克服羞耻感,才可以享受当中的快感,那我便要再放胆些……

    我问他们:“miss这样唔着好不好睇呀?”

    他们大大声笑说好,互相推撞的。

    我知他们很想我近距离脱得光光之外,还有很多很多疑问,我便说:“系呀,今日冇带Bra。”

    “咁点解唔带Bra?”

    成仔好象很好奇,“因为我钟意啰!”

    我笑说,唔系个个女仔都要日日带Bra的。我补一句。

    “你好索呀,MissX”亚松永远都咁识“tum”我。“Thankyou!”

    我很开心。

    “Miss不如你除埋条裙吧!”

    成仔要求。

    “Miss点解你会咁既?你好钟意唔着衫?”

    乜问得咁直接?

    “你对脚好白”“你D脚趾好靓。”

    “系咪有d女仔都唔着底裤架?Miss你都系呀?”

    “唔系喎,我见到有喎……”

    班细路你一句我一句咁,完全忘记左我系老师身份。

    “好喇好喇!……肃静先!唔,你地系味好想我除埋条裙?”

    “系……”

    他们战战兢兢的,好象回到上课的日子。

    “咁点解呀?”

    我循循善诱的问。

    “因为miss好靓。”

    亚松第一个举手。

    “因为miss好锡我。”

    我听到这答案不禁失笑。

    “因为老师都想。”

    成仔答。

    “冇错,其实老师系有一d比较特别既兴趣……可以咁讲,老师……有时系钟意唔着衫。不过呢个秘密系唔可以比人知架,包括你地爸爸妈妈听。”

    “点解呢?”

    “因为呢,唔系人人都接受到唔着衫,即系有D人好怕比人见到佢既身体,亦唔想见到其它人唔着衫。”

    “即系话,如果好似Miss咁靓就唔怕比人见到,所以Miss可以唔着衫?”

    亚松问。

    “可以咁讲啦。每人有自己既自由,只要唔好犯罪便是了。唔系警察叔叔就会拉”我说,仍然不脱老师本色。“咁,你地会唔会讲比人听?”

    我一面说,一面把手指徘徊裙头间作除裙状,一面盘算如果他们不明白的话怎么算……

    “唔会,一定唔会架missX!”

    众人和议,他们从来未试过咁听话。“咁好啦,勾手指尾……都系唔好,不如你地过唻……系。唔驶惊,揽住我。”

    众人大吓一跳,亦步亦趋先过唻,亚松第一个上前揽住我,还越揽越紧,我感觉到他的阴茎已变硬。

    此时我亦放心脱下我的碎花裙,只穿著我的小性感内裤,这已是我同一时间在最多人面前赤裸的记录,还要是三个小学生!成仔急不及待冲过来,但战战兢兢的触碰我的屁股。“唔驶惊。Missy信你。”

    成仔便开始很大力的用双手从后抓落去,更用手指想从中间撩开我的内裤。

    现在我企于客厅中央,赤裸裸的全身只穿一条半透明的内裤,一前一后各有一个学生,用很不熟练的技术去抚慰我的身驱,而我竟然满足得要死。天啊!我是不是有病?

    “等等!”

    我发现自己太兴奋,淫水已慢慢渗出,立即随意地穿回那性感高跟鞋冲入浴室,急急的坐上马桶,我的尿和淫水便急不及待的放射出来。这样大力的放尿还是第一次,完事之后全身好象处浮游状态,坐在马桶上,想着出面有3个细路仔,我站起身便走出厕所,连那性感内裤也忘了穿回,还有些分秘物沿着大脾内侧流出,但我已没有理会了,在浴室出面直接示意我的学生进来我睡房,他们也听话而缓慢的进来,此时我已大字形躺卧在我的单人床上,除了仍然穿著高跟鞋外,全身赤裸裸的,脸上的淫笑已把我彻底出卖了。

    “老师教过你既知识仲记唔记得?呢度系咩部份呀?”

    我的双脚弯起时更越分越开,用双手不时按摩着我浓密耻毛下的阴户。“missy你好多毛毛……好得意,我可唔可以摸下?”

    亚松问。“当然可以啦。Miss会好钟意架……”

    他们轮流“研究”我的洞穴,我从来未试过这般羞耻,任男仔排队鱼肉我的下体,亚松问可唔可以插只手指入去我阴户,成仔问我可唔可以揸我的胸部,我都一一答应。我要求他们除裤“你呢比老师睇下你地条宾周有几硬啦……”

    我已懒得等他们响应。“冇呀,老师都想知道自己有几多吸引力嘛!”

    他们对望,淫笑数声,便脱下裤子。亚松只脱净袜子,成仔还穿著内裤,而树男更好笑,下身全裸,短少而坚硬的阴茎在我面前耸立,但上身仍然穿著Tshirt!综合我多年经验,原来小朋友的阴茎虽然没有成年人般长,但是如硬度适中,插入时或玩弄时的感觉大同小异,现在当我见到光脱脱没有耻毛的阴茎我会更加兴奋……

    “喂你睇,我都除哂喎,你地唔系怕羞卦?……你地老师话,老师又听番你地话好冇?”

    双手不由自主地玩弄着我一双乳头。

    就是这样,在炎热,接近30度的下午的观塘一栋旧楼某单位,里面一个没有开冷气房间内,我和我的学生光着身体,毫不羞耻地抚摸着对方的全身各处。

    亚松和成仔已开始熟练地,有规律地专攻我阴道和胸部,我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双手忙着抚慰这个学生的阴茎,那个学生的柔软的patpat,好不快乐。

    我的主人现在仍然说我那个样子是最美的,两年后的现在仍然难忘。我已经忘记在那里,忘记了窗廉有否拉下,忘形的尖叫和呻吟,我叫得越大声,他们越兴奋,完全忘我。

    突然我将开眼,原来我差点忘记了树男,他跪在床边捉着我的脚板定神凝望着。“树男,你钟意做乜都得,老师唔会反抗的。”

    他便低头吸啜我涂了甲油的脚趾!舌头在脚板徘徊和暖暖的口水包围着的感觉有些肉酸和痕痒,但我尽量克制自己配合,我应承过要听我学生话的……

    “我又啜!”

    松和成也分别用我的身体锻炼他们的“口技”而我只有典来典去,尽量克制高涨的情绪,像母狗般淫叫。突然树男大叫一声,“做乜呀?”

    我仍然半开合眼睛。“Missy……我,”

    我看看树男,金黄色的尿液竟然从他阴茎中射出,射在我的小腿和床上“唔好呀!”

    松和成立即走开,我连忙起身,用手握住他射尿中的阴茎,情急之下,我张开我的口。

    我放胆的把口张得最开,距离树男的阴茎不到2cm,我双手撑住床,就这样母狗一样的蹲在树男前面,而金黄色带点压味的尿液源源不绝的向我口腔射去,我忍着气味,一啖一啖的吞下去,一滴不漏。

    “仲有呀Missy!”

    我不敢闭口,害怕再弄污床褥,也怕树男不够满足。

    “树男,如果下次你想痾尿,唔好怕羞,话比missy知。”

    我说,口腔的尿味仍然强烈。“Missy对唔住,我头先忍唔住。因为我好钟意你对脚……我等左好耐……”

    “我知,唔紧要,你做得好好,miss会帮你既。”

    我知道责骂他也是无济于事,细路仔最重要是知道以后遇上这些情况要怎样做。“Missy我都好急!Miss我都系。”

    成仔和亚松好象已洞悉我思想般。我示意他们落床排好队,我便连随躺卧地板上,因高度问题,一个个坐上我胸部,好象玩射飞镖般,把长长的,暖暖的尿液射入我的咀。我尝试不吐出来全部吞下肚去,我的坚持令我续得标眼泪。

    “Miss你冇事吗?”

    “冇我开心得滞唶,……见你地咁听话。”

    “我可以再听话D架。”

    “哈哈,你地听我话,我又听番你地话。”

    见到佢地对我咁“尊敬”我就会飘飘然,呢种优越感比工作上或金钱上得益的更令我满足,我发觉我已经好易听我班仔话,班仔叫我做乜,sofar我都照做,最重要系佢地钟意唔钟意,反应都好直接,喜欢既就表露无遗,比起我以前的男朋友们,时间一久就唔再为你做乜野而感动的感觉,我觉得对呢班细路听话而换来既快感更是无可比拟。

    那一刻起,我已经有由他们老师,变成当他们女伴的想法。不是不是,应该比女伴更亲密的关系,我将会百份百听他们话,并教他们去控制我,任意用我身体解放他们的淫欲……毕竟我都有常识课中教性教育,这是我的职责去用最好的方法帮助他们成长。

    正确一点,是教他们负责任去支配我,成为我终生主人。

    果一次我地冇搞到,虽然我差d忍不住,不过三个多小时既真人性教育对3个细路来说已经好累,唔再番屋企,家长就会担心,再者我都怕我家姐就放工,我都唔知点解释好。3个细路都好听话着番衫,我都好听话冇着番衫住,比佢地一个“好印象”哈哈,只有细路先会永远嫌唔够,越要越多,对我这个已决心成为他们性奴的前度老师,可谓求之不得。

    我送佢地落去搭巴士,只穿了一件净色小背心,一条卡其裙和普通拖鞋,我已不理会有否穿内衣了。等巴士时亚松嫌我的裙不够短,仲话希望以后见到我都可见到我的双脚,成仔加口仲有要见到我的PATPAT和胸部,呢两只咸虫这么快就要求多多,我保证我会尽量满足佢地要求。

    不过有条件,唯一条件就系上到中学要一样比心机读书,而老师就系佢地奖品,否则以后都唔会见佢地。我仲叫佢地返去“做功课”每人列一张表,最多3样,就系最想老师做d乜,范围系好广,因为我都唔知佢地知得几多,明得几多。他们依依不舍上车后我至发现附近企了为数不少搭客,头先我大声谈话咪全部听到?点解我完全唔为意,完全冇内疚感?

    系咪短短半个暑假我已经完全转变成一个毫无羞耻之心的淫娃,点解我有d兴奋……

    我急急脚走人,去到楼下看更亚伯照样对我放肆地评头品足。佢亲眼见我同三个学生上楼落楼,又难怪佢乱估仲要系估中呢!我仲发现我玩左成日都未冲凉,身上发出阵阵汗臭和尿味,宜家大堂只有我同佢,真系尴尬。

    我知电梯内有闭路电视,每次都觉得亚伯是在监视着我,我家住5楼,旧楼的电梯移动缓慢,足够让我有时间……

    我从袋中抽出锁匙,然后解开裙后钮扣,把裙徐徐褪出,裙子趺在电梯内地上,电梯大门一开,我提起光脱脱的双脚步出电梯。走在走廊,如果有人从防盗眼看出来我便无所盾形了。

    走到家门前的路程真是一步一惊心。回到家中便急不及待除光去冲凉,我很努力洗净身上异味,虽然我有预感从今开始这些异味会经常伴随我,我该好好习惯一下。

    第二天早上家姐上班后我才起身,自动波的脱至一丝不挂的在家走动,我越来越习惯光脱脱的吃早餐和看电视了。我抽空检视一下我的衣柜。我把最性感的衣服抽出,发现为数不多,衣柜内的都是上班服,或对现在的我来说太保守的便服,我甚至有些厌恶。

    我决定要做做手脚。我把一些小背心和部份少穿的T恤改短,剪得衫脚都只有胸部对下5cm,把棉质内裤的中间部份剪去,虽然穿的机会已经不多,不过这也代表我的决心,就算是穿,也要露出阴部:性奴的阴部无时无刻都不可以被掩盖。我收起很多Converse和高跟鞋,都是不露趾的,现在我只可穿露趾的鞋甚至是不穿鞋只少在家里,才切合我性奴的身份。

    检查衣柜了整天,甚至把入箱的旧衫也抄出来,发现很多原本不合身的细码衫,现在也可切合身份而穿上了。这些短短的裙子,已由松身变成窄小的薄身Shirt衫,甚至中学时的校服,换了是上个月一定嗤之以鼻。不过款式实在太老套了,玩玩的穿上还可以。结论就是,我需要更激的,更淫秽的衣服才可切合我身份。

    我所需要的并不昂贵,甚至是越cheap越好,我已经不用追潮流买名牌扮甚么了,我知道我只是一名性奴,任何男人也可上,而且是完全乐意的,并视为生存唯一目标的,而穿上甚么的最终目的也是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还未完全知道我想买些什么,但打算明天到旺角踫踫运气。

    “呢d格仔丝好舒服架……好薄架,你睇下?”

    丝袜铺老板娘说。

    “有冇丝质长袜?”

    说完她便指指那边,放满不同颜色,花纹的丝袜,有些只包着小腿的现在又是好兴。

    “你对脚幼呀,选d高筒幼丝啦,好透气架。你d客实钟意。”

    死,连女人都当我系陀地!“拿,买番条lacebelt扣住,sexy过着pantyhose啦,又方便。”

    我想,方便乜野先?

    最后我买左好多战利品,有唔同种类包括幼网丝,肉色丝,格仔丝……因为怕着几次就比班细路玩烂,所以一定要买定多d“守门口。老板娘仲私人推介包围全身的超大格丝袜,叫bodysuit喎,我已想象到着上身系点。”

    好啦,我要埋啦。

    “多谢哂,好生意喎。”

    乜野好生意?“唔好意思,乜我真系似出来做咩?”

    老板娘说,“乜唔系架咩,唔好玩啦!我见你又冇着底裤,有冇戴Bra,又唔似竹升妹,噤都唔系?”

    我只好答,“系呀……唔岩岩出来做。”

    老板娘说,“哦,睇你唔系上面落唻播,冇乡音唶,陀地吗?……唔紧要哦,好多陀地来呢度买野,我地够平吗。系呀,如果仲要d乜野底裤,Bra呀,肚兜呀,记住返来望下。如果你想买鞋我都可以介绍下。”

    我拎住佢比我个地址,沿女人街行几个街口就到,呢间上楼铺专卖一些kinkystuff的衣物店,一入去就见到林林总总的皮靴皮裙,再行入d仲有好多高heels,乜颜色萤光都有,当然最多都系shinyblack。我试左对6吋超厚底粉红露趾platformshoes。

    基本上成个底都系半尺透明胶,就噤用两条皮绳围住我脚踝,企起身连行路都平衡唔倒,但真系好靓,令我高人一等,身形拉长了,慢慢行都有屁股左摇右摆效果。不过我要重新练习行路,唔系着highheels行得噤慢一定阻街。

    对鞋仲噤重,就算训响度,凌空用脚托住对鞋都几要腿力。

    除此之外仲买左两对露趾highheels,计起都几贵,好在丝袜铺老板娘介绍有折,不过再系噤买落去实买穷,好似d皮衫都系下次先,我要谂下点搵d外快帮补下买衫至得。

    今日真系满载而归,临走时我仲买左条好靓,闪令令既铁链狗圈,老板话唔fit可以换,我叫佢教我带。估唔到,fit哂……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