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师生淫乱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046、我的丝袜老师

    我的英语黄老师虽然长得并不漂亮,可是她却有一双修长的脚,而且有一点,总是见到她都是穿肉色或白色丝袜,不管天气多热,在别的女性都是穿着凉鞋赤裸着一双脚的时候,她还会穿着丝袜,不过更多的是短丝袜,毕竟大热天穿裤袜难受。在这段时间来,没有见过老师穿过黑色的丝袜,我就觉得奇怪,直到最后我才知道了原因。

    老师经常穿着是套裙,尤其是一套白色的衬衣白裙然后再白色裤袜配上一双白色高跟鞋,显得纯洁,神圣不可侵犯。老师成天都像微笑着,让人如沐春风。

    玉嘴一开,两排洁白的牙齿露出来,有时我真的怀疑她是不是做牙医的,为什么牙齿能这么白,是不是应该去做护士?而不是老师。因为她总爱一身白,透过她白色的上衣看出,她穿的是白色的胸罩,我为此总是意淫在老师的内裤是不是白色的?我便总将目光聚在老师的两腿之间,随着裙摆来回摆动,里面的风景总能让你看得一点点,可就是看不见重要的,就是看不见老师的内裤是什么。看着老师站在讲台上,拿着粉笔,刷刷地书写教程,然后一双丝袜美脚伴随着高跟鞋欢快的节奏在缓慢地移动着,我看得痴了。

    这还不算什么,老师布置作业后,站在椅子上,都会翘着二郎腿,一只翘起的丝脚会挑着鞋,在丝脚与鞋半分离的当儿,看得我是兽血沸腾,多少次都想冲上讲台将老师给就地正法,好好地爱抚她那一双丝脚以及到她那神秘的森林探索一番。我也在想,老师的丝脚脚趾是二目长呢?还是不规则性的呢?或者是由脚大拇指往下递减的呢?可惜,老师是爱挑鞋,从来都没有鞋掉下来,好把她的整只丝脚都给露出来。我一见老师丝脚挑鞋,总是在心里默念:“骚货,你的鞋快掉下来!我要看你那五个小可爱!”

    可惜,一直都没能让我如愿。

    有一次上课的时候,老师的胸罩肩带有脱落下来的趋势,可是老师并不知道,还是背对着我们,在黑板上刷刷地写个不停,每一次举手书写的时候,左边胸罩肩带就向下倾斜。我在下面在祈祷,在欢呼:“快掉下来!”

    可还是没有如愿。

    老师写完,拿起课本在念着课本的内容,然后同学们就跟着一起读起来,可我没有读,我只是注视着老师那一双丝脚,神识早已在巫山和老师快乐了。读了一会儿书,老师又讲课了一会儿,然后又转身在黑板上一写,写着写着,肩带还在倾斜,快从老师的香肩上掉下来了!顿时我心跳加速,老师穿的可是白色上衣,一旦胸罩掉下来的话,那白色的略有透明的上衣就会出卖老师的一对玉女峰……

    很不幸的是老师发现了,快速地伸出手扶了一下肩带,我失望了。心里骂着:“草泥马!就差一点!就可以实现了!马勒戈壁!”

    老师故作镇定,在写着,其实她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着,或许为刚才胸罩的肩带差点没落而害羞吧?

    看来是没希望见到老师胸罩肩带滑落了!我心里的苦谁知道啊?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老师微踮了一下脚,拿着黑板擦擦写在上面的英文,却不知道这样一来,左边胸罩的肩带滑落了,我双眼直了!好想冲上讲台立即将老师给扳正过来,看那可爱的两只玉兔,这样一想,我鼻血险些就流出来。不止我有这样的想法,就连我周围的男同学们也色眯眯地看着这一幕,显然他们也注意到了。只有极少数在课堂上睡觉的男同学没有发觉。

    “啪”的一声,黑板擦掉到了地上,原本是老师把手伸出上衣内一拉胸罩肩带,老师突地转身,满脸胀得通红,看着课堂上的学生,这一转眼恰好与我火辣辣的目光相接触,老师从我眼中看出了我强烈的欲望,立即吓得把头扭向另一边,眼神慌乱,我心里在想:“老师知道了我的情意了吗?知道我对她的欲望了吗?”我心里在呐喊“老师,我好喜欢你!尤其是你那双丝袜脚!”

    老师镇定了一下心绪蹲下来去捡黑板刷。我变成了长颈鹿,伸长着脖子想要透过老师的白裙看她的底裤是什么颜色的。老师真厉害,蹲下来裙露出的那条缝依旧没有出卖她的底裤颜色!唉!我又一次失望了!

    当老师站起来的时候,我似乎察觉到老师看了我一下,可我再看向老师时,老师已经低头向课本,在读着课本上的内容,可是声音有些颤抖不像无那样有力那样问心无愧。

    这一天晚上,我回想起白天老师的那一幕不由射了,在我心里发誓一定要得到老师!我想了好多好多的计划,在每个晚上我都会不断地完善自己的计划,因为我要得到老师。

    英语成绩120分,我经常都只是三,四十分,属于差生,自从对黄老师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之后,我开始努力,开始制定的计划就是一定要达到六十,最少都要六十分这才能万岁!正是我的成绩提高得很快,黄老师对我的看法有改变了,认为我是个可造之才,她并不知道我是为了制造接近她的机会,这才肯认真地去学习,是为了我的一步又一步的淫秽计划。

    没有想到的是两天后,原本是坐在前排可以与老师的丝脚近距离接触的我,却被班主任调到了后排,我十分气愤班主任这样做,这样一来,我就不能近距离观摩黄老师的丝脚了!班主任这不是与我作对吗?后来班上对班主任恨之入骨的同学早就提议要打班主任了,原本我对班主任没仇的,可是在你把我调到后排让我不能近距离观摩黄老师的丝脚时,我就恨上你了!我便提供麻袋给这帮同学,在一天放学的时候,这帮人轻车熟路地冲上去,把麻袋套上了班主任的头,然后拳打脚踢了一顿,一哄而上。见到这情形,我心里充满的尽是复仇的快感。

    在学校的举办的拔河活动中,我见到了黄老师抱着一个小孩,这是一个刚刚开始学走路的小孩,小孩长得和黄老师很像。有女同学上去抱住小孩,问:“老师,这是你的孩子啊?”

    黄老师幸福地一笑,说:“是啊!是我的孩子!”

    女同学说:“哇!老师你这么年轻就有小孩了?”

    老师笑着回答:“因为我在毕业分配到我们学校半年后,我就结婚了,不久就有了他……”

    指了指自己的孩子,一脸的幸福。

    在不远处的我顿时感到一阵的天昏地暗,老师结婚了?而且还有了孩子了!

    原本想着怎么追上老师,虽然我知道师生恋几乎是不可能的,可是我还是在计划,可现在老师却结婚了,还有了孩子,我这不是全完了吗?老师明明比我们大几年,怎么会这么快就结婚了呢?看着老师脸上的幸福,瞬间老师的幸福变成了许多只毒虫在嘶咬着我的心。

    我与老师没希望了,老师丝脚我也只能是远看不可抚摸了!

    老师带着她的孩子走到了我的跟前,老师微笑着说:“这是位大哥哥啊!等下他要参加拔河比赛!”

    我不满说:“叫叔叔!什么哥哥!老师你只比我们大七年,可看起来还像我的妹妹呢!”

    我这是话中有话,其实是想把老师当成自己的情妹妹。老师笑逐颜开,目光似乎是穿透了我的心,老师看出我对她有那么一点的非分之想,确实老师还是认为十七、八岁的我们是青春期的萌动,所以老师并不算太在意,要是老师知道我真实想法的话,她就不会这么大意了。

    写小说好累啊,真是难为那些大大了,我有激情在,才能继续写下去了。

    自从知道黄老师结婚并且有了个小孩之后,我从来都没有这么伤心,就像小时候最爱的棒棒糖被人给抢走了一样,眼泪流下来,我记不起我多久没有流泪了,总之,我的一切都完了!好不容易对老师产生了爱恋,成了这种结果。

    我的英语成绩好不容易在极短时间内从当初的三、四十分升到了六、七十分,可由于我知道了这一情况之后,我的心情跌落到了谷底,成绩自然是一落千丈,反而连三十分都不到,才二十来分。黄老师把我找来,问我原因,我只能是三缄其口,我能告诉黄老师,我是因为她才成绩下降吗?不!不可以!

    又一次在黄老师布置作业的时候,我没有完成,不止我没有完成,不少的男同学都没有完成,于是老师便让我们到老师办公室去写作业,把作业给写完才能回家或者回宿舍,老师会陪在办公室内陪我们,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直接问她。这就是我们的老师与现在的老师的区别,是一种要教会你,不像现在的你学不学不理会,反正我已经把课讲完了!

    老师是坐下没有多久又不老实安分起来,又开始用丝脚挑鞋了,这一举动让我血脉贲张,这个可恶的丝袜魔女啊,为什么你不是我的?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地挑逗我?可是有这么多的同学在,而且她是我的老师,我只能是空有色心而无色胆了。只是感觉到下体膨胀得快要炸掉一般,它急需一个发泄物!

    我回到家,却接到了爸的电话,让我明天和他一起出席一个重要的晚会,天啊,又是这种表面和善心里对你充满的全是算计的尔虞我诈的晚会,我一点也不想参加,爸放出了狠话,你不出的话我打断你双脚!父命难违啊!不去也得去!

    在这一晚上,我十分地郁闷,脑海里回荡的总是黄老师的丝脚与高跟鞋半离的情景,丝脚快离鞋的那一刹那,真是性感。何况还有黄老师如同春天般温暖的微笑直暖进人的心坎里呢?见到她的笑仿佛将所有的烦恼都给一扫而空。这一晚我难以入眠,满脑子想的都是黄老师,还做了春梦,梦见黄老师全身只穿了一条开档的肉色裤袜在我胯下尽情地承欢,可这毕竟只是梦,不是现实,不是吗?难道我只能是做梦想想你吗?

    第二天,我一点精神也没有,黄老师又布置了作业,很不幸的,我又一次没有完成,这一回不像上一次了,就我一人没有做到作业!老师又是抛下了那一句话:“写完了才能回去!”

    老师又坐在她的办公桌上在批阅作业了,我只能是坐在对面的历史老师的课桌上赶写这可恶的ABC!我是这么地讨厌这ABC!

    黄老师一坐下才一分多钟,她又一次地习惯性地开始翘二郎脚用丝脚挑鞋了,今天老师穿的是裤子,穿的是一双亮晶晶的肉色短丝袜,脚上着的是一双有蝴蝶结的黑色高跟鞋。丝脚挑着鞋荡啊荡的,眼看着丝脚大部分已经露出来了,只有前面的在鞋里面,鞋就是不掉下来,我不得不佩服老师的挑鞋本领了,屡次这样你的鞋都不掉下来过一次?

    可这一次牵动了我的心弦,因为老师的丝脚只有五根小脚趾还在高跟鞋里面,高跟鞋似乎要掉下来了,我可以看清那根小可爱的庐山真面目了!“嘟噜”我咽了一大口口水,失望了,老师的丝脚往前一钻,钻进鞋内,又得再失望了!

    经这一挑逗,我胯下巨龙挺立了,一个小帐蓬就立在我下体,它在向我抗议,强烈地抗议着,还在督促我要快些行动!从下体产生的一股火直飕上脑壳。老师啊,你真是个丝袜骚女,又一次在我面前悠然自得地挑鞋了,更巧的是与上一次一样,除了五根脚趾还在鞋里,其它都露出来了,可以清晰地看见肉丝下的脚趾间的缝了。我血脉贲张!我忍不住了,不能再让丝脚再钻回鞋里了,我要让它露出来!

    最后一丝理智也失控了!黄老师还在低头批阅作业,并不知道危险在向她降临!就在老师的丝脚要钻回高跟鞋里面时,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个“恶虎扑食”扑上去,一手抓住了老师的丝脚,一手则抓住了高跟鞋,把高跟鞋给脱了下来,五根可爱的小脚趾在向我敬礼,在示意我可以去征服它们!

    老师诧异地注视我,在震惊之中忘记出声了。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丝脚中的五根脚趾,太可爱了!太诱人了!是由脚大拇指往下递减的美足,还涂上了艳红的指甲油,老师真是个骚货!我忍不住了,兽血在沸腾,欲望支配了身体。我紧抓着丝脚送进了嘴里,用力地吮吸着五根小可爱。

    “不要!你这是在干什么?快停下来!”

    老师惊呼出声,想要把自己的丝脚给抽回来,被我抓得死死地,你怎么抽得回?老师厉声大叫:“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我是你的老师!”

    我吐出丝脚,然后一路舔到短丝袜的根部,回答:“正是你是我的老师,我今天才这样!”

    我顺手一摸还把老师另一只丝脚上的高跟鞋给脱了下来。如此一来,老师想用老师的威严来压制不可能了,因为我反而因为她是我的老师而更兴奋!

    老师不死心又出另一只丝脚踢到我脸上,显然老师没用全力毕竟我是她的老师,而且后面是桌子,要是踢我脑袋撞到桌角上,那就不好了!正是老师的仁慈,令得她的丝脚踢在我脸上,虽然有一点疼痛,可更激起了我的情欲,我伸出另一手把自投罗网的丝脚握在手中,让它来回地在脸面上摩擦,爽!一股无法言喻地快乐!我不值得放开老师这一双美妙的丝足了!

    老师的哭声:“求求你放开我吧!放开我吧!我是你老师!你老师……”

    不叫则已,一叫老师更刺激我的神经,这双丝足的主人是我的老师,是我的长辈,我要征服,征服它!征服的渴望在驱使我!我摩擦得更起劲了!把丝足从嘴里放出,伸出舌头舔另一个丝脚。

    巨龙在抗议了,抗议自己也要享受这一双美妙的丝足,我伸出手来解开巨龙的束缚,老师看见这一幕急了,知道我的巨龙一旦露出狰狞的面容之后,大难降临了!乘我开放巨龙束缚时,用力地一蹦,将我给踢倒在地,双脚一落下,恰好落在了两边的高跟鞋上,转身就想跑出去。我怎么能让自己的猎物跑掉呢?一起来就追上去,在老师快到门口的时候把她给抱住。

    “救命!救命!”

    老师失声哭喊。我脸贴到老师的耳根处,说:“老师,放学这么久了,人都走完了,你就叫也没用,加上再叫的话,万一让人知道你这个神圣的人民教师和自己的学生做这等丑事,你的脸往哪儿搁?”

    老师急了:“你也知道是丑事!快放开我!”

    四肢乱折腾就是想要挣脱我。

    我将老师给扳正,看着她俏脸,说:“要怪就怪老师你太骚了!太美了!让我忍不住!”

    现在的我将心一横什么也不顾了!就是要得到我梦寐以求的丝袜老师!

    老师在作着无用的抵抗,她的双手用力地在推着我,想把我给推开,我把老师钳得紧紧,不让她离开我,老师哭着喊着,我在她脸上一吻,她哭喊得更厉害了!

    “烦不烦!哭什么哭!”

    我火了,一把将老师给推倒在办公桌上,将身上的衣服给解开,就要扑到老师身上的时候,老师穿着高跟鞋的丝脚向我踢来了!要是被这高跟鞋给踢到脸的话,当场昏厥,说不定还来个脑震荡。

    幸好我反应快,以前打架可不是白打的,一闪,然后铁掌一抓,将丝脚抓在手中,伸出舌头轻舔了一下,说:“老师,你这么美丽的丝脚可不是用来踢人的,而是让人拿来疼的哟!”

    老师眼中全是惊骇,她往前爬,想要逃开,可脚被我抓在手中,她又能逃到哪里?

    我压了上来,将她一扳正,面对面,我就是要让她亲眼看看,我这个学生联合会是怎么征服她这位老师的!“呀”我把老师的上衣给撕开,露出了洁白的胸膛,老师第一反应就是用双手来挡住胸部,哭求我:“到此为止吧!不要!”

    现在的我欲望支配怎么能听你的呢?用力地将老师双手给移开,随之一扯,将胸罩给扯下来。老师最后一招也用上了:“你要是这么做,我就告诉校长,你会被开除的!你的前途就毁了!你不能这么做!”

    我要彻底摧毁老师的防线:“就算我把校长的老婆给强奸了!校长也不敢开除我!因为这个学校是我爸注资很多的!你应该知道!”

    一番话说得老师一声不发,她真的害怕了。她只有苦求着:“我求你,不要这样做!不要!不能再……”

    我嫌老师吱吱喳喳个不休,真烦,将扯下的胸罩给塞到了她嘴里。

    我伏下,轻吻了几下老师的耳根,说:“现在清静多了!”

    老师“唔唔”只能是用双手不断地拍打,捶打我!她的手每一次拍打,捶打我反而更刺激,更让我变成一只可怕的野兽!我注视着老师的双乳,老师的双乳比蛋更白,如白缎初剪,素锦新裁,艳红的乳头像怒放的花苞在招手呼唤着我的采摘。我立即在老师的双乳上吮吸,一时吸左乳,一时又右乳,双手也不歇着,一时抓这个,一时又抓那个,与此相对应的是老师无助的双手在拍打着我的身体,令老师忘记把塞在嘴里的胸罩给除下来,因为她认为当务之急是解除我对她的侵犯。

    在老师不断地拍打下,我不耐烦了,我要彻底地摧毁老师的防线!我把老师的裤子和内裤一并给脱到老师膝盖处了。老师明白接下来要发生些什么了,她的身体在乱动,一直不停地动。我双手用力地一按,定住老师的身体,让老师的神秘洞穴露出端倪,一片茂密的森林下的洞穴诱人极了,我的巨龙忍不住了,它一挺一挺地,在要求我快点让它开始向敌人要塞发起猛攻!

    我双脚卡在老师双脚间,然后用力地一分,让老师的洞穴完全暴露在我的攻击炮火之下!开始攻击!巨龙很快地叩开洞口,没有什么前奏,因为它等的太久太急了,一插就到底!一进入老师的洞穴,被阴壁两侧给摩擦着,一股股的快感侵上心头,老师的阴道由于前些年生下孩子有些松懈,不过阴道吸力很足,把我的巨龙给吸住了。在快感驱使下,我狂插猛撞,让巨龙在洞穴内来来回回地尽情游弋。不得不承认,老师的水真多,每一次巨龙出来都带出了许多的水,真棒!

    我舒服得说不出话来,只知道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老师的花心,要将这个丝袜老师给彻底地征服为止!老师是彻底崩溃了,双手拍打我是频率是越来越少,到了最后索性不再拍打我了,只是双眼无神地望着上方,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任由我蹂躏。

    “啊,啊”我忍不住了,全部射出来全给了老师,射精后的股股湿热包围着我的巨龙,巨龙也因射精软了下来,可还赖在老师的洞穴里不想出来。经过一阵抽插冲撞,我浑身已无力,老师用力地将我给推开,然后冲出办公室。我只看着老师离去的身影,没有追她,我沉浸于适才无比的幸福之中。我终于得到了我的老师!我得到了我的老师!可惜这一次老师穿的是肉色短丝袜不是裤袜!我一定要穿肉色裤袜的老师像今天这样在我胯下承欢!

    老师泪流满面只是微微地整了整衣裳,就冲出去,她要回家,她要把身子给洗干净,她现在是个不干净的女人了!“啊?”

    这时出现了一个男人,他似乎是看见了老师,然后上楼时,透过办公室的窗户见到不穿衣服的我,骂了一声:“这臭小子!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啊!可也不能用强来的!唉!”

    说罢,摇头离开了,就当什么也没看见,不过男人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计划。

    我强奸了黄老师,心里是七上八下的,总担心老师会说出来或者是报警,可是我发现这两天都不见老师来学校,我们的英语课也是由瘦美人来代替了。这个瘦美人长得比黄老师要漂亮,可惜就是太瘦了,和她睡的话,总有孙悟空要三打白骨精的感觉,摸着她那没多少肉的臀部有种要做恶梦的感觉,正是她的瘦,她疯狂地追索现在的时髦瘦美人,瘦得胸部小得可怜,整个身子就像是一杆竿一样。

    我是不喜欢这种类型的,最起码你臀部还有胸部都得有肉,摸起来肉感十足才行啊!

    这个瘦美人老师爱穿黑丝,在代黄老师上课,她穿的全是黑丝,与不穿黑丝的黄老师形成鲜明的对比,可是不知为什么,我却没有感觉,因为瘦美人的脚太细了,细得没有多少肉,臀部不够挺不够翘,我总觉得不如黄老师好看,或许也因为是黄老师成天穿肉丝,先入为主,日夜熏陶之下,令得我喜欢肉丝胜过黑丝吧!

    而且这个瘦美人却没有黄老师那样优雅,黄老师一举手一抬足总有种大家闰秀的优雅,尤其是黄老师显得很文静,成天都是戴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

    瘦美人相对来说是有些好动,又不用戴眼镜就少了一分书生斯文气,对于老师来说,斯文,文静这才符合。因此,我对于瘦美人的感觉不是很好,上课也就无精打采了!

    在我左边桌的人在讨论着:“哇噻!老师的黑丝诱惑真是让人难以自制啊!要是让我干上一炮就好了!”

    可另一个人却说:“可惜老师太瘦了!再肥一点就好了!她的丝脚就是有些瘦了,要是肥一点,不像牙签这样细,就好了!”

    先前说话的:“你懂什么!老师长得漂亮啊!就算是皮包骨,干起来照样很爽!”

    另一个人:“是啊!是啊!只要女人长得漂亮干起来就一定爽!”

    我一听不由长叹口气,这两人和我同年,大月过我,不知为何我对他们忽然有了种很强的年龄优越感,仿佛我成了他们的大哥哥,听他们说的话就觉得像是小弟弟的幼稚一般!我不由觉得奇怪,我没有去和爸爸出席晚会,按照常理,我爸早就暴跳如雷了!可是为什么直到现在爸爸一定反应也没有呢?

    还有黄老师为什么让瘦美人来代课?难道是因为我对她侵犯……还是什么原因呢?于是我决定调查清楚。

    我站在走廊上,见到两个老师走过来,一个说:“你听说了吗?黄老师的儿子病倒了!听说动手术要十万块啊!”

    另一个老师叹气了:“像我们几百块的微薄工资哪来得十万块啊!而且我听说黄老师的儿子在出生时就已经得了病,这病还是绝症,现在的医学也是束手无策啊!可怜啊!”

    先前的老师说:“是啊!好可怜啊!”

    另一个老师说:“不过不要紧!黄老师还年轻还可以再生一个!反正黄老师刚来工作没多久就结婚了!听说她的老公和她在大学时就已经开始谈恋爱了!”

    先前的老师说:“说是奉子成婚的!”

    另一个老师说:“就是想不通黄老师怎么会结婚这么快?不然以她那样的条件还愁没人要吗?唉!可怜没有想到生下的孩子居然是患上了绝症!”

    两个老师摇着头走了。

    我听后,心里也认为黄老师一定会放弃自己的孩子,毕竟十万块这可是天文数字啊!按现在一斤米一块钱来算,一些老师基本工资是几百元不足一千元来算,要够十万元,难!况且还是绝症动手术治疗的可能性还是很低的!唉!一定是放弃的!可能黄老师是因为孩子生病了,没有空报警吧?不然我这一段时间怎么会这么安然无事呢?唯一让我想不通的就是老爸为什么一直没有动静,这可不像他的性格,不过我肯定不敢打电话给他的,免得他真打断了我的腿!

    可怜的主角并不知道到了以后老师有绩效工资可以参照公*墓*猿,但医院这方面的治疗费自然也会水涨船高,也一样是难!所以老百姓还是看病难!

    我知道老师的孩子病了,我有种愧疚感,想要知道老师的情况,便托人查查看老师的儿子在哪个医院。直到第二天,我才知道黄老师孩子在哪个医院哪间病房。上课了,代课的瘦美人居然一改黑丝风格,今天穿了肉丝,可是在我拿瘦美人的肉丝与黄老师的肉丝一比起来,就有天壤之别了!

    瘦美人的脚太过于细长少了些肉感,原本她穿黑丝还能弥补一下黄老师不穿黑丝的视觉遗憾,可是现在瘦美人穿上肉丝,一旦有了相比性,就觉得实在不行!

    我不由更加怀念黄老师了,可是又怕见到她,毕竟那一天我对她做了一个学生不应该做的事,要是她报警,一想这里不敢再想下去了……心里是一阵阵的害怕,当时都是精虫子上脑,一时忍耐不住,才霸王硬上弓。对!等下去看看黄老师……

    放学了,我按着同学提供的地址来到了黄老师孩子病房前,我在病房不远处驻足就是不敢再向前了,因为我不知该怎么和黄老师说,和她见面会很尴尬,还是偷偷地躲着偷看一眼再走吧。我轻手轻脚地靠近病房,然后隐蔽着只是偷偷地通过门口看病房里面的情况。只见黄老师慈爱地轻轻地为沉睡的儿子整理额前的头发,说:“儿子放心好了!有妈在,你就不会有事的!一定能好起来的!等你好了,妈带你去游乐园玩,带你去玩碰碰车!”

    我一听,心中一愣,这该死的回忆又将涌上来了,想想以前最喜欢就是让父母带我去游乐园玩,尤其是开碰碰车,不断地撞啊撞的,玩得可开心了,这是我最好的记忆之一。自妈妈去世后,有一次爸爸答应我去玩碰碰车,让我先去,可是当我在游乐园一直等到天黑,然后睡在栏杆前,爸爸这才来了,那时大忙人的他居然第二天一大早就带我去玩了。我为此深叹口气,不知为何对黄老师的儿子有了一种莫名的亲密感,或许是因为黄老师那句:“等你好了,妈带你去游乐园玩碰碰车!”

    老师的丈夫出现了,他刚才在外面接电话,所以才出现,说:“我说老婆,我有事先走了!”

    老师十分地不满:“你就不能在这里陪儿子久一点吗?]老师的丈夫回答:“我不是不想陪,实在是没时间!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我不是不想救儿子,可是儿子得的是绝症就算动手术能治疗的可能性还是微乎其微,而手术费又是天文数字十万啊!你说以我俩微薄的工资去哪凑这个数字啊?就算是借也借不到这个数,而且还也不知道要还到哪时呢!”

    老师一听勃然大怒,指着门口,说:“你滚!你快给我滚!”

    老师的丈夫:“哼!不要以为就是你爱儿子,我就不爱儿子!你这个顽固的女人!”

    说着便走了出去。躲在门口不远处的我假装在找病房,待老师的丈夫从我身边掠过,我看得清,老师的丈夫长得蛮帅的,是属于小白脸类型的,却又很阳光,这就奇怪老师会这么年轻就嫁给他了,想必老师老公很有女人缘。

    不久我就听见了老师的哭声,忽然感觉心像是被刺疼了一下,又像是被黄蜂给蜇了一下。偷偷地一看,见老师在爱拂着自己那昏睡的儿子,一股股的莫名异动,“不!老师是个丝袜骚货!是个丝袜骚货!”

    为了证实我这一想法,我去把我的银行卡内的钱给取出来,爸爸还是挺仗义的,给我的生活费有一万,不过我很少用,总是认为是钱拆散了原本我们幸福的家,都是爸爸成天不在家才让妈妈拖累拖苦过世的。

    我情愿回到贫穷时一家其乐融融的时候。到了银行,我取出了一万元,然后拿着这一布袋装的钱往医院去,所有的人包括银行的工作人员都以惊讶的目光看着我,他们似乎也认为一个没有什么出彩穿得又普通的十几岁少年能领出一万元,还是现金,不知用这钱做什么。

    我赶到了医院老师儿子的病房还是停了下来,怎么面对呢?怎么面对?我在脑海里回荡的是这个念头,最后我还是鼓足勇气进去了,可老师一看见我脸刷地一下全红了,厉声说:“你给我滚出去!我不想见到你这样的坏学生!”

    显然老师还是很生气我对她干的那件事,不过也是换是谁也无法释怀。

    “老师,我,我……”

    我就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在老师面前挺不起腰来。老师厉声:“给我滚出去!”

    我在心里想:“我不是来揭穿老师淫荡的本色吗?怎么现在像是斗败的公鸡一样!我不服!你这淫妇前些天不是在我的胯下承欢吗?”

    “啪”的一声,我手中所拿着的袋子掉在地上,我看了看这袋子,“对!我把所有的钱都领出来就是要揭穿老师淫荡本色!”

    我把布袋拉链一拉开,里面全是白花花的四张人头相百元大钞。

    老师看得眼都傻了,我见状来劲了,知道接下来将是我占上风了,说:“老师啊,我知道你的儿子由于生病了急需一大笔钱,我这里钱不多,只有一万元,不过我要你像那一次在办公室和我做爱一样,陪我几晚,你知道吗?老师,我好喜欢你的丝袜脚,可惜那天你穿的是短丝袜,我要你陪我的几晚都得穿着裤袜!怎么样?”

    老师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学生会如此下流如此阴险,气得身子哆嗦,脸胀得通红,指着我,“你,你,你这畜生……”

    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好的言语来斥责我了。

    不知为何见到老师这个样子,我心里产生了一股害怕感,因为这几天都在怕老师把我强奸她的事给捅出来,毕竟她是老师是长辈我心里对自己:“老师是个淫荡的女人,现在只是在装样子。我可以征服她的!征服她的!”

    我在自己为自己鼓劲,反正不该做的已经做了,没有退路可言了,心里是又怕又得硬着头皮继续下去。

    我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孩子,说了声:“看来老师爱自己的孩子是假的,那么你的儿子只能是等死了!”

    我说着,弯下腰就要捡起布袋,老师显得复杂极了,一会看看儿子一会又看看我,我见到老师看儿子眼神有一股无法言喻的慈爱,我差点自己说服自己退缩了,就此作罢了,当老师看到我的眼神是充满了愤怒以及不齿还有唾弃,忽然间,我觉得这眼神在压迫着我的心,在压得我快喘不过气来。

    我的心在和自己说话:“别这么骄傲,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你不过是个骚货,是个任人干,任人操的骚货!”

    在这一刻,我是色厉胆薄的,是失败者。

    就当我心快扛不住要崩溃了,要落荒而逃了,老师却喘口气,说:“好吧!为了我的儿子,我,我……”

    老师说不出口,很为难。我一听,知道我胜利了,好险,差一点我就要败逃了,就差一点点!我冲过老师那,看着她的脚,是黑色高跟鞋和肉色丝袜,我想知道老师穿的是不是裤袜。

    “啊”老师见到我揭开她的裤脚还是惊叫一声,可惜啊,还是短丝袜!不是裤袜!不过那可爱的丝袜脚还是召唤着我,情不自禁俯下身子轻吻了一下丝脚背面,丝袜的柔顺通过舌头一直传到了大脑,老师短袜根处老师白嫩的大脚,也在诱惑着我,我一时舔舔短丝根部和白嫩的脚,忍不住又摸摸白嫩的脚,赞叹道:“老师你的皮肤真的很好,又白又嫩的!”

    被禽兽学生这样称赞,老师不知是该哭好呢,还是笑。

    我说:“老师,你这么好的皮肤就算没有丝袜的衬托一样很美!可是你为什么总是穿短袜,把自己搞得像个老妇人一样!还是多穿裤袜的好!”

    老师听后又是一阵哭笑不得,哪有学生这样对老师说话的!心情很复杂,在看了一眼昏迷的儿子,然后对我说:“我只有一个条件不要在这里……”

    我点头了:“虽然我无耻,起码我还是无耻之徒中的君子,你的家庭我还不想去破坏!好了,来我家吧!”老师却先跑到儿子跟前,轻声地说了一下:“儿,妈出去一下,会很快地回来照顾你的!放心!有妈在,你绝对不会有事的!你一定能健健康康的!”

    我听到老师这样一说,沉默了,好像自己在做一件不应该的事,负罪感忽然变得好强烈起来。

    这一路上,我和老师是各怀心事,我心里在想着,我是不是该作罢?这一次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脑子里都是老师对孩子的爱,不由已经有些感动我了。老师是局促不安,或许她现在是左右摇摆,想放弃又想坚持原则,是两难之中。

    我和老师到了我家,老师看了看我那乱得像狗窝的家,问:“就你一个人吗?”似乎是话中有话,有所顾虑,我回答:“是的!”

    老师一进门口就见到摆了一个镜框,里面是一家三口甜蜜的合影,然后再进厅内,一家三口的合影还是能见到。老师睁着奇异的目光看了看我。把放置镜框给拿起来,一看,说:“你小时候挺可爱的,怎么长大了,成一个禽兽了?”

    我火了:“给我拿回来!”

    一把夺过相框,不由又深情地看了一眼,嘴角蠕动,目眶中的泪在打滚,随之抱着相框却是越行越远。

    老师觉得奇怪,不由对我有了新的看法。老师显得是有点坐立不安,此时,我从后面扑了上来,拉住老师的两只手,老师吓了一大跳,虽然知道是我,而且先前也答应过了,可是作为一个女人的矜持,她在反抗着,双手不断地摆来摆去,身子在晃,而我却有种快感,一种强迫和征服的快感,硬拉着老师往怀中送。一贴近胸中,双手一反扣,在老师的耳根处,说:“你这骚货,既做妓女又想立贞洁牌坊!我要干你!干死你!”

    用淫秽的言语来刺激老师。

    “不!你不要这样!”

    老师用力地摆脱着,扭头看着我,双手还抓住我扣在她双肩上的手,想将我的手给拿开,我将老师给扳正瞪着她,厉声说:“你这骚货,还跟老子装什么?”

    说着用力地一拉,左手就在老师的胸部不断地搓起来,说:“老师,你的胸部真大,揉起来真舒服,手感太好了!”

    边说着手还加大了力道来回搓着老师的胸部。

    “不!不要!”

    老师还在保持着作为一个长辈的尊严,我双手都齐向她的下体侵略,“不要!不要!”

    老师还在大叫着,我火了:“你这可恶的妓女,居然还在装!还在想要你那贞洁牌坊!”

    我说着一手扣着老师的下巴,然后嘴就凑上去,封住老师的嘴让老师不能出声。

    “啪”的一下,老师将我给推开了,我大声地问:“怎么了?你不想要这些钱了?”

    老师不由望了望在远处布袋开着的一捆四张人头相的百元大钞,想到自己的儿子不由闭上了眼睛,示意任由我施为。我不喜欢奸尸,和一个虽然活着可却像一具尸体般的女人做爱,那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我上上下下地扫视老师,质问她:“你这是想干什么?你不要这钱了!你不想要救你的儿子了!我明白了,你根本就不在意你的儿子!”

    老师听到我的话不由抽泣般地哭了起来,手还抓着上衣敞开的领口,低着头抽泣着。

    我大叫:“舔!给我舔!”

    说着,将下身挺向老师。老师跪了下来,还是不敢面对我的下身,良久还是头向另一边。我又大叫:“你还在愣什么!还不快舔!”老师抬起头回瞪了我一眼,眼中有怨恨。我被老师怨恨的眼神瞪得是心里发毛,可为了阻止这恐惧,我干脆拉起老师的玉手,老师想抽回玉手,可我不让她抽回一直按在我的巨龙处,得意问:“怎么样?大不?”

    我抓着玉手让玉手在巨龙处来回地摸着,老师还是低着头,不过发出了“啊”声,不知老师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是春心荡漾,还是羞耻感呢?老师一手被我抓着不断地摸我下体,另一手紧按胸口,目眶中已经有泪在流了,头还是低着。

    “看着我!”

    我命令,老师这才抬头看了我一眼,又迅速地低回头,这让我很不爽!因为她居然屡次地违背我,我原本以为只要祭出这些钱来,老师就会轻易地让我为所欲为,今天的一切让我备感失望,又有所泄气。念头起了:“老师并不是一个骚货,她或许是个好女人,现在她这么做,为的全是自己的儿子!我这么做太过分了!”

    我恐惧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

    “我就不信你不发情!”

    我用老师的手加快了摸的速度,可老师还是不为所动。我有所泄气了,松开了老师的手,老师的手如释重负,抽了回来,这一下令我受到极大的打击,我不能征服她!我像是发了疯的猛兽,指着自己的下体:“把裤子脱了,把它露出来!它需要你!”

    老师又是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我再说清楚:“我要你给我口交!”

    可老师还是没有行动,依旧低着头。

    我火了,大叫:“你这可恶的想要贞洁牌坊的妓女!”

    拉她的手到我的下体,“快!我可没有这么大的耐心!”

    老师这才含羞带怨地,低着头,两只手艰难地,痛苦地,先是解开皮带,然后解钮扣,拉拉链,裤子滑落我的脚边,巨龙还藏在内裤里,在等着老师将它给解锁!老师双手定在我内裤裤头上,头低得紧紧地,恨不得立即找个地洞钻进去。费了好大劲老师将我的内裤脱下,巨龙一弹就弹出了,它昂首挺胸,随时可以参加战斗了!

    我把衣服撇到另一边,抓着老师的手放到阴茎上,另一手托起老师的下巴,让老师看清楚征服者是什么样子!好让老师日后都能屈服于我这个征服者!我看到的是怨恨以及不屈服,我不由放下了老师下巴,让老师低着头,这一刻屈服的反而是我。

    老师知道不按我说的,可能会有更大的污辱,在我的淫威之下,艰难地用手来回搓动着阴茎,鼻翼翕动着,哽咽着不出声,抽泣着,最终忍不住哭声出来了。

    老师这可怜样,我见犹怜,戏就快要演不下去了。

    可我不服气!我不想做失败者!我抓住老师的手快速地在阴茎上搓动着,好长时间,才用巨龙在老师的脸上拍打了两下,说:“骚货!张开你的嘴!快!用你那淫荡的舌头给我好好地先舔一下龟头,然后再给我放进嘴里!”

    说着,巨龙已经戳到了老师艳红的嘴唇上。

    老师不得不依我所说,张开嘴用舌轻舔了几下我的舌头,一阵阵地快感袭上心头,好爽!老师的舌头太会搞了!“不要停!好舒服啊!”

    老师的舌头绕着龟头轻舔慢舔,快感像是电流在我全身侵袭,飘飘然间,我有如上了天堂!龟头兴奋了,分泌出了精子,当老师的舌头一离开龟头,还带出了一丝长长的淫汁,我就一阵阵地兴奋,老师的嘴里是我的淫汁。老师眉关紧皱,在自责着,在无地自容着,自己居然是这样的淫荡样子!

    “老师你太会弄了!你果然是天生的骚货!真的太会弄了!我发觉你的丈夫真是幸福!有你这样的淫娃!”

    老师在我的言语污辱之下只有耻辱,没有一丝的快感和刺激,我感受到了,感受到的反而是老师那敌意,令得我的快感一下子就没了。我身子往后一退,看着在仇视着我的老师,底气不足,还带着恳求:“你,你,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不要!”

    老师反唇相讥:“你怕了?你怕了一个被你威胁的女人了?”

    这一句话说得我无地自容,我怕了!真的怕了!就连巨龙开始萎缩了。

    “不!我绝不能认输!绝不!”

    强烈的自尊心不允许我输!我要征服她,彻底地从身心上征服她,不仅仅是肉体上的!

    “你这骚货,你说是为了你儿子治病的钱才跟自己的学生来做这种脏事,其实这不过是你淫荡的本能发作了,是你自己很想要的吧?你这个托母爱为名的骚货!淫妇!你根本是为了自己爽才不是为了儿子!”

    “啪”清脆的一声,我的话说完,我的脸上也重重地被扇了一巴掌。

    老师哭着对我说:“人是有自尊的!我不允许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污辱我的人格!更不能污辱我一个母亲对儿子的爱!”

    说完飞奔出去,夺门而出。

    只有我愣在当地,好长时间才搞清状况。我摸摸被打的一边脸,忽然间对老师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觉,接下来是深深地内疚之情。在刚才自己的行为自责。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