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师生淫乱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024、老师的尿好鲜

    我高一时,英语成绩不好,父母为我请了一个家教。老师姓陈,35岁,长得很丰满,尤其是屁股很肥硕。陈老师虽然人到中年,但风韵尤存,近距离听她讲课,常使我想入非非,毕竟我已是16岁了,对性已有要求。

    久而久之,我的小动作越来越多,假装无意碰一下她的胸脯或者碰一下她的大腿。然而陈老师对我这个小男生一点没感觉,而且她是个正经的女人,不会做对不起她老公的事。有一次,课上了一半,陈老师去了卫生间,我也跟到了门口,我听到了她小便时嘘嘘的声音,我幻想着她光溜溜的屁股、美妙的阴户,我好想用舌头舔一舔她的骚穴和屁眼,尝一尝她热乎乎的尿液。这一夜,我失眠了。怎样才能偷吃到鲜美的尿水呢,我想出了一个办法。

    又一个周末,是陈老师的上课时间,父母都出差了,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傍晚六点,我把卫生间便器的三角阀关了,然后把水冲光。想了一下,索性把家里自来水总龙头也拧上了,这样确保万无一失了。六点半,陈老师准时来到我家,这堂课我根本听不进去,不断地给老师倒水,盼她快上厕所。可陈老师就是不去,把我急的。快到下课时间了,陈老师已经站了起来准备回家,我想这下没戏了。

    陈老师出了房间,直接去了卫生间,我一阵狂喜,心蹦蹦乱跳。我又听到了嘘嘘的声音,也许是忍了太久,陈老师尿了很长时间,然后我听到她不停地按开关,嘴里还在说:“咦?怎么回事?”

    她哪里知道我的阴谋。过了好久,她出来了,说“不知怎么回事,龙头不出水啊?”

    我连忙说:“噢,今天停水,大概管道在检修。”

    “噢,是这样,明天一定把我布置的作业做了,知道吗?”

    陈老师不再怀疑,吩咐完了就出门了。

    陈老师一走,我马上跑进卫生间,啊,黄澄澄的尿水全在便池里,上面还有一些泡沫呢。我拿来一个杯子,把尿水全装进杯子里,呵,还温温的呢,凑近鼻孔一闻,一股好浓好浓的骚味,还有点臭,这气味让我好兴奋,小弟弟一下子就大了。我把杯子凑近嘴唇,尝了一小口,那味道又腥又鲜又咸,突然我发现舌头上有一些粘粘的东西,是什么呢,对着镜子一照,是透明状的粘液,啊,那是老师阴道里的白带呢,我一口一口慢慢品尝着老师的尿水,尿水渐渐凉了,臭味也越来越重了,但我还是舍不得把它喝完。将近品尝了一小时,老师所有的尿水现在都装进了我的肚子里。我又从垃圾筒里找到了一张老师用过的手纸,上面除了尿水和粘粘的白带,还有一些黄黄的痕迹,咦,那是什么?我凑近鼻子一闻,顿时明白了,那是老师的屎迹。想想也是,老师屁股这么大,屁股沟那么深,要想一次把屁眼擦干净肯定不容易,我伸出舌头舔吃那黄黄的东西,又苦又臭,但我觉得刺激到了极点,我喝了一个35岁女人的臭尿,吃了她粘粘的白带,居然还能品尝到她大便的味道,真是太幸运了。那天我没漱口就睡了,嘴里全是老师排泄物的味道。

    第二天,我如法炮制,陈老师在给我讲课,她压根儿也不会想到,我已经吃过她身体里的东西了,想到这,我就感到很兴奋。此时此刻,我还在回味着老师骚尿的美味,幻想着她上卫生间给我准备饮料。不料,我妈晨练的朋友章阿姨敲门进来了。章阿姨38岁,最喜欢跳舞,年纪一大把但特别骚,听说她有不少男朋友,都是跳舞时结识的。章阿姨虽然长得不怎么样,可身材倒是很不错,圆鼓鼓的屁股尤其让人喜欢。章阿姨在我家已经很熟了,见我妈不在也不急着走,而是坐在客厅里看起了电视,不一会我听到卫生间门嘭的一声,不好她要上厕所,章阿姨上完了厕所就走了,我急忙到卫生间,想把她的尿处理掉,但我突然想比较一下别的女人的尿是什么味道的,于是我改变了主意,把章阿姨的尿装进杯子放好,再用水把便器冲干净,关上阀门出来。这时陈老师下课的时间也到了,她照例去了一趟卫生间然后走了。我把陈老师的尿装进另一个杯子。我端着两个杯子来到客厅,先尝了一口章阿姨的,尿骚味很重,也比较混浊;而陈老师的尿水很清,口感也好得多,有了比较,我更喜欢陈老师了。

    我知道老是假装厕所坏了也不是个办法,我躺在床上左思右想,决定大胆告诉陈老师了。

    又一个上课日,父母还是不在家。上了一会课,我吞吞吐吐,鼓足勇气对陈老师说:“老师,我有件事想告诉你,你听了不要骂我噢。”

    陈老师笑着说:“什么事,说吧小明没关系的。”

    “其实,其实我家的厕所没有坏。”

    陈老师听了很迷惑:“厕所?那是怎么一会事啊?”

    “我,我偷吃了你的东西。”

    陈老师可能压根儿也没有想过我做的事,所以还是一脸不解:“偷吃了我的东西?我没带东西来呀?”

    “我,我是说我吃了你拉在厕所里的东西。”

    陈老师明白了,脸一阵红一阵白:“小明,你,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

    “老师,你别生气,我知道我错了。”

    陈老师羞得无地自容:“你怎么能吃这个。”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想吃。”

    “哎呀,你脏死了,怎么会这样。”

    “才不脏呢,老师的东西才好吃呢!”

    “你别说了,我,我羞死了。”

    “我还想吃。”

    “胡说,不行。”

    陈老师口气很硬。

    “我不管,我就要。”

    我也准备死磨到底了。

    “不行,我要走了。”

    我一把抱陈老师,“我不让你走,除非你答应我。”

    “快放手啊,我要喊人了。”

    “老师不会喊的。”

    “小明,你不能这样的。”

    “老师,你喜不喜欢我啊?”

    “喜欢,可喜欢也不能做这个事啊?”

    “可是我已经吃过了呀,我已经做了呀!”

    我的手不停地抚摸着老师肥大的屁股,我开始发现老师有反应了。毕竟她正值如狼似虎的年龄,面对一个英俊的小男生,也是不容易抗拒的,况且我喝她尿的事也会让她感到刺激。陈老师说话已经变了调,“小明,不能吃那东西的,要不,要不我们做别的吧。”

    “那我们做什么呢?”

    “我们说说话吧。”

    “我想舔你下面。”

    “不行的啊,我快有你妈大了,再说我也不能做对不起我老公的事啊。”

    “就舔舔呀,又不做别的。”

    “那地方脏的,我还没洗澡呢。”

    “才不脏呢!”

    “要不我先洗一下你再那个好吗?”

    老师的脸红红的,我知道她现在很想我的舌头。“我现在就要舔,我不要你洗的。”

    “那,那好吧。”

    老师随我进了房间,我先把自己脱光,陈老师不好意思看,接着我去脱她的牛仔裤,陈老师的屁股很大,腿也很粗,脱她的裤子很不容易。

    我第一次看到了女人的身子,一个35岁女人的身子。陈老师的阴毛很多也很浓,阴唇像花一样微微张开,已经湿湿的了。我把脸凑上去,热乎乎的,由于没有洗澡,味道很重,有点臭,有点骚,也有点腥。那地方的确有点脏,阴唇上还有一些白色的东西。我问:“老师,那白白的是什么呀?”

    陈老师羞红了脸,“别碰那,那是脏东西。”

    我听了更觉兴奋,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嘴紧紧地贴了上去,然后用舌头把那些白白的东西舔进嘴里,“老师,我把那白白的东西都吃了,味道真好。”

    陈老师兴奋地呻吟着,“脏,脏的啊。”

    “老师,我想你坐我脸上好吗?”

    陈老师说:“不好的,这样太委屈你了,再说我很重的。”

    “我要你坐上来嘛。”

    陈老师也不再拒绝,站在床上然后慢慢蹲下身子,“我从来没这样弄过啊。”

    陈老师坐在了我的脸上,迎接她屁股的是我热切的唇舌,我的舌头挤进了她的阴道,陈老师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下面的水也越来越多。

    我移开脸,明知故问:“老师,你出了很多水,我可以吃吗?”

    陈老师看着胯下的小男生,淫荡地说:“快吃,我要你吃下去。”

    老师粘粘的水全灌进了我的嘴里,她的高氵朝到了。陈老师的大腿夹着我的头趴在了床上,我灵巧地从她胯下钻出来,然后把头贴在她的屁股上,“老师,我可以舔你的屁股吗?”

    “乱说,那地方脏死了,哪能舔的。”

    我也不理她,双手扳开她屁股,我看到了一个中年女人的屁眼,旁边是乱乱的肛毛。我的嘴唇贴了上去,陈老师的屁眼一阵收缩。“噢,不行的。”

    我可不管,用舌头撬着她的屁眼。我的口水使她的屁眼闪闪发亮,终于,陈老师的屁眼张开了,我的舌头用力伸了进去。陈老师大声呻吟着,她的高氵朝又到了。高氵朝过后,她问我,“那里臭不臭啊?”

    我说:“臭啊,可我喜欢!”

    陈老师笑着说:“我来你家时刚上了厕所还没洗呢。”

    “我不觉得你脏啊。”

    陈老师点着我的鼻子说:“你这个小贱货。”

    我好奇地问:“你老公舔过你那儿吗?”

    “没有,谁像你这样贱的。”

    “那老师喜欢我舔你那吗?”

    “喜欢啊,很兴奋的。”

    “为什么呢?”

    “因为你吃饭的嘴在吻我拉屎的嘴啊。”

    “老师拉屎的嘴好美味呢?”

    陈老师笑着说:“你还贫嘴,你刚才舔的时候,我突然又想拉了,要是真的拉出来那就惨了。”

    “你拉出来我就吃下去。”

    “你当宵夜啊”陈老师淫荡地说。“老师,我刚才真的吃了你一点呢!”

    陈老师说:“那还不快去洗一下嘴。”

    我调皮地说:“我要用你的水帮我洗吗!”

    陈老师笑着说:“想吃我的尿了。”

    “是的,我都想疯了。”

    陈老师点着我的鼻子说:“就再给你吃一次吧,小馋猫。”

    我们来到卫生间,我躺在地上,陈老师还像刚才那样骑在我头上,把尿道对准我的嘴,我开始舔着,陈老师显然不习惯这样小便,过了好久才尿出来,新鲜的尿味道真的不错,我忘情地吃着。陈老师尿完了问我:“好吃吗?”

    我说好吃。

    陈老师说:“以后我每次来你就不用喝水了,先我喝饱了,然后我喂你吃,怎么样啊?”

    我说太好了。

    第二天,陈老师上完课我给她口交后去了厕所,这次她是大便。我一直陪在身边。陈老师拉完后淫荡地说:“你帮我擦吧。”

    我撕了一张手纸,看到她肮脏无比的屁股,我改变了主意,我把嘴贴了上去。这次陈老师并没躲开,而是把屁股紧紧支持着我的嘴,一边说:“舔干净。”

    舔了好长时间,陈老师的屁股已经没有一丝异味,而我的嘴上、鼻子上、脸上沾满了女人的屎,陈老师看着我肮脏的脸,淫荡地笑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