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一回 紫衫曾风流

    船上的六人除了殷离昏迷不醒外,其余的五人都相对不语,各自想着各人的

    心事,波涛轻轻打着小舟,只觉清风明月,万古常存,人生忧患,亦複如是,永

    无断绝。

    忽然之间,一声声极轻柔、极缥缈的歌声散在海上:“到头这一身,难逃那

    一日。百岁光阴,七十者稀。急急流年,滔滔逝水。”却是殷离在睡梦中低声唱

    着小曲。

    张无忌心头一凛,记得在光明顶上秘道之中,出口被成昆堵死,无法脱身,

    小昭也曾经唱过这个曲子,不禁向小昭望去。月光下只见小昭正自痴痴的瞧着自

    己。

    谢逊忽道:“这首波斯小曲,是韩夫人教她的,二十余年前的一天晚上,我

    在光明顶上也曾早已听到过一次。”

    赵敏问道:“老爷子,韩夫人怎么会唱波斯小曲,这是明教的歌儿么?”

    谢逊道:“明教传自波斯,这首波斯曲子跟明教有些渊源,却不是明教的歌

    儿。这曲子是两百多年前波斯一位着名的诗人峨默做的,据说波斯人个个会唱。

    像韩夫人这等绝色美人,唱这首优美动人的小曲真是绝配!”

    张无忌、赵敏、周芷若等都是一怔,心想金花婆婆相貌丑陋,从她目前的模

    样瞧来,即使再年轻三四十岁,也谈不上‘绝色美人’四字,鼻低唇厚、四方脸

    蛋、耳大招风,这面型是决计改变不来的。

    赵敏笑道:“老爷子,我瞧金花婆婆美不到哪里去啊。”

    谢逊道:“什么?紫衫龙王美若天仙,二十余年前乃是武林中第一美人,就

    算此时年事已高,当年风姿仍当仿佛留存……唉,我是再也见不到了戴绮丝的美

    貌容颜!”

    赵敏道:“戴绮丝?那便是韩夫人么?这名字好怪?”

    谢逊道:“她来自波斯,这是波斯名字。”

    张无忌这才想起前日在小屋中义父叫紫衫龙王为,不禁大吃了惊:“她是波

    斯人么?”

    谢逊奇道:“难道你们都瞧不出来?她头发和眼珠都是黑的,但高鼻深目,

    肤白如雪,和中原女子大异。”

    张无忌越发不可理解,便自言自语道:“怎么会呢?难道是她毁容了?”

    赵敏急不可待地说道:“老爷子,你别卖关子了,把韩夫人的故事从头至尾

    说给我们听罢。”

    原来,紫衫龙王原名戴绮丝,是中国和波斯女子的混种,在二十年前,她父

    亲死了,她便回到中土明教,阳教主十分欢喜,受她为义女。她容色照人,明艳

    不可方物,在明教中深受大家喜欢,尤其是男人更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他们

    无不为黛绮丝之美色所动心。但是黛绮丝对任何男子都是冷若冰霜,丝毫不假辞

    色,

    过了半年,有一天海外灵蛇岛来了一人,自称姓韩,名叫千叶,是阳教主当

    年仇人的儿子,上光明顶来是为父报仇。当年他父亲败了后,曾约定将来其后人

    来报仇,如何比试,要他子女选定。这韩千叶便要和阳教主同入光明顶的碧水寒

    潭之中一决胜负。碧水寒潭冰冷彻骨,纵在盛暑,也向来无人敢下,何况其时正

    当隆冬?

    这时候,黛绮丝主动提出她要替阳教主去比武,她水性极好,在教中谓称紫

    衫龙王,则此出战的信心十足。阳教主见她显是满有把握,便答应了她。

    黛绮丝那日穿了一身紫色的衣衫,她在冰上这么一站,当真胜如凌波仙子,

    突然间无声无息的破冰入潭,那韩千叶见到她入水的身手,脸上狂傲之色登时收

    起,手执匕首,跟着跃入了潭中。

    不料碧水寒潭这一战,结局竟大出各人意料之外。韩千叶虽然败了,但黛绮

    丝却求阳教主饶韩千叶不死,并留他在明教养伤。

    黛绮丝伤了韩千叶,心生歉疚,於是便每日前去探伤,病榻之畔因怜生爱,

    从歉种情,等到韩千叶伤癒,竟然赢得了黛绮丝的芳心。

    这一天,黛绮丝又去韩千叶的房间里去给他送药。韩千叶的伤势基本痊愈,

    已经可以自由下床行走。黛绮丝见状赶紧又将韩千叶扶上床去,并端起药汤,用

    小少将汤药一口一口地喂进韩千叶的嘴里。

    那韩千叶从小就在父母的严逼下习武,整天就想着这位父亲报仇,洗刷韩家

    的耻辱。二十多岁了,除了他娘以外,他还没和别的女孩说过话,此刻这个倾国

    倾城的武林第一美女竟在就陪在他身边,悉心照料他,令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妙

    感觉。他痴痴地盯着黛绮丝的俏脸,越看心中越是欢喜,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想要

    抱住这个近在咫尺的大美人,美美地亲一亲她。

    黛绮丝被韩千叶看的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她脸上泛起了一阵桃花般的红晕,

    害羞地低着头,轻声说道:“你干吗这样看着人家呀?”

    韩千叶不禁赞叹地说道:“你长的真美呀!我韩千叶何德何能,能蒙姑娘你

    这样照料我,我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做梦!”

    黛绮丝温柔地看着韩千叶,说道:“你现在这样都是我害的,我照顾你也是

    应该的!”

    韩千叶不是傻瓜,他从黛绮丝的目光中看到了一股柔情蜜意。终於,他忍不

    住伸出双臂将黛绮丝一把搂进怀里。

    黛绮丝感到十分吃惊,但也并没有怎么反抗,反而乖乖地将头也埋进韩千叶

    的怀里。

    韩千叶轻轻地捧起黛绮丝的头,看见她一头金黄色的头发挽在了一起,用一

    根玉簪别着,丝丝闪亮,透出幽幽的淡香。她的皮肤白皙如雪,但俏脸上此刻却

    泛起了迷人的红晕,一双杏仁眼透射出令人着迷的诱惑,她的瞳孔竟然是淡蓝色

    的,就如同波斯猫一般。

    她的双唇鲜艳欲滴引人遐想万分,那调皮灵巧的香舌竟然还在嘴唇边不断舔

    弄着,那样子看上去风骚极了,令人恨不得马上就将那舌尖含进嘴里,好好地吮

    吸一番。

    黛绮丝看着韩千叶贪婪的目光中透露着一股强烈的欲望,似乎要将自己吞噬

    一般,她略感惊恐地轻声喊着:“韩……不要……我……我……”

    韩千叶还没有等她说完,双手便轻抚上黛绮丝那白嫩细腻的脸蛋儿,又将嘴

    唇凑了上去,贪婪地吻着她那香艳的双唇。他觉得她的双唇柔软、湿润,富有弹

    性。尤其是她那少女幽幽如兰的鼻息轻扑在他的脸上,直沁心扉,刺激地他快要

    飘飘欲仙。

    黛绮丝的一双修长浑圆的胳膊不禁搂住了韩千叶的脖子,她在韩千叶舌头一

    次又一次的进攻下,终於把持不住,张开了那香气袭人的樱桃小嘴,任由他的舌

    头侵入她的嘴里。

    韩千叶感到黛绮丝的吐气如兰,小嘴里充满了阵阵清香,湿湿的、滑滑的,

    令他痴迷陶醉。他再次将黛绮丝紧紧搂住,舌头不断地在她的嘴里到处转动着,

    与她滑腻柔软的嫩舌缠绕在一起。他似乎觉得还有些不过瘾,便又将黛绮那湿滑

    香甜的舌尖吸进自己的嘴里,如饥似渴地含着那丁香舌,不断地吸吮她嘴里度来

    的津液,真是甘甜美味!

    黛绮丝被韩千叶吻得玉体连连颤抖,俏脸发红,呼吸急促,双臂将他的身体

    楼的更紧了,似乎想要融进他的身体里去。

    韩千叶终於放开了她的小嘴,看着娇喘吁吁的黛绮丝,脸上红扑扑的,穿了

    一身薄如鸟羽的紫色衣裙,透出内穿的杏黄色的肚兜。那肚兜的位置很低,使得

    她那对丰满富有弹性的乳峰露出了一小半,甚至他可以隐约地看到双峰之间那诱

    人的乳沟。

    他不禁看得痴了,感到浑身热血沸腾,呼吸也急促了起来,ròu棒挺得更加坚

    硬,紧紧地顶在黛绮丝的浑圆柔软的翘臀上。他一面疯狂地在黛绮丝的脸上热吻

    着,一面伸出手顺着她的粉脸、玉颈,缓缓地滑向了黛绮丝那高耸挺拔的丰乳,

    触到了那一小片裸露在外的尤物。

    黛绮丝的胸部非常丰满而且圆润,那尺寸大得简直是令人叹为观止,真可谓

    波涛汹涌。虽然只是摸到了一小部分,但韩千叶足可以感觉到少女乳房的挺拔傲

    人,他虽然以前连没有和同龄的女孩说话的机会也没有,但进入青春期以后的他

    却经常偷偷地看漂亮的女孩子,尤其是看她们胸前的那一对乳房,尽管隔着几层

    衣服,以他的经验看,黛绮丝的乳房可谓他见过最大、最丰满、最坚挺的。

    韩千叶把脸贴在黛绮丝白嫩细长的脖子上磨蹭着,贪婪地嗅着淡淡的发香和

    幽幽的体香,耳朵蹭在她裸露在外的那片温滑的酥胸上。他似乎可以听见黛绮丝

    那“怦怦”的心跳声,令他觉得体内有一股莫名的冲动,而胯下的ròu棒也涨得越

    来越大,死死地隔着衣服顶在她那浑圆结实的翘臀,偶尔还顶进臀缝中那少女圣

    洁的yīn户。

    黛绮丝的胴体被韩千叶紧紧抱着,嘴唇被他亲吻吮吸着,敏感的部位被他不

    停地碰触着,睁开眼看到的是韩千叶那英俊帅气的脸庞,瑶鼻里呼吸着他男子特

    有的气息,她早已经迷失了自我,沈陷在少男少女之间美妙的性冲动中。

    韩千叶的双手不断地在黛绮丝丰满的胴体上抚摸着,顺着她那片裸露在外的

    酥胸,揉捏着被那杏黄色肚兜包裹着的丰乳,又伸到了她的背部顺沿而下,滑向

    她那纤细的腰肢,手又环抱着探向前边,贴到了她那平坦的小腹,准备向下去探

    寻少女那幽幽神秘的三角地带。

    黛绮丝被韩千也这样浑身上下抚摸着,早已心猿意马、春心萌动,粉脸神态

    娇媚,秀眉微蹙,小嘴娇喘吁吁,发出荡人心魄的呻吟声:“啊………哦………

    啊……啊……好呀……好呀……不要……那里不要……”

    韩千叶的手已经探到了黛绮丝的大腿根部,他想将手伸进去,但无奈她本能

    地紧紧夹着双腿,令他不能得逞,弄的他心里痒痒的要命,要看到手的鸭子,但

    却吃不上。他不想强迫黛绮丝,只好退而求其次,将手移了上来,去脱掉她的衣

    服。

    黛绮丝并没有太强烈的抗拒,便让韩千叶将她紫色的上衣脱掉,那贴身的杏

    黄色的肚兜便展现在他的眼前,丰满的豪乳将肚兜高高顶起,看上去性感极了,

    连那硬翘的rǔ头也隐约可见。

    韩千叶一把扯掉黛绮丝杏黄色的肚兜,眼前立刻一亮,熊熊燃烧的欲火令他

    眼睛红中,贪婪地望着她那已经裸露在外的丰乳。

    只见黛绮丝一对硕大的乳房高高挺起,雪白细腻、圆润莹透,看上去有如白

    玉精雕,琼脂凝结,随着她的身体不断颤抖着,随着她的呼吸而起伏着。顶端的

    两粒有如葡萄般大小的鲜红色的rǔ头被一圈粉红色的乳晕围绕,微微向上翘起。

    双乳之间是一条深邃迷人的乳沟,令人河南人看了都为之心醉,立刻淫心迷乱、

    色欲高涨。

    韩千叶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攀上黛绮丝那丰满硕大的乳峰,一手握住一个,他

    感觉握在手中的丰乳柔软温热,充满弹性,富有少女青春的气息。他双手用力揉

    搓起来,使得那丰满柔滑的乳房在他的手中变幻出各种形状,他的十指不断地就

    深深陷入那丰乳上娇嫩的肌肤里,一股温热的感觉由手心立刻传遍全身。

    他用手将她的丰乳向中间靠拢,使她的双乳被紧紧地挤压在一起,两粒可爱

    的rǔ头竟然也能碰在一起。他看到那两粒欢快的rǔ头相互碰撞跳跃着,忍不住张

    开嘴咬住她那鲜红的rǔ头,一边用嘴吮吸着,一边用牙齿轻咬着。

    他又用手将黛绮丝的双乳分开,将脸深深地埋在她那温暖深幽的乳沟中间,

    一股一股青春气息的幽幽乳香扑面而来,醉人心扉,令他浑身血脉贲张、欲火燃

    烧。

    黛绮丝那对丰乳何等的娇嫩,从来没有被男人碰过,如今被韩千叶这一番口

    舌刺激,弄的不知所措,兴奋地全身不停地胡乱颤抖,就如触电一般愉悦畅快。

    她禁不住放浪地呻吟起来:“哦……啊……啊……哦……太好了……那里好

    痒……痒呀……好麻呀……我快不行了……我要晕过去了……啊……”

    韩千叶听到黛绮丝这番淫荡的浪叫声,感觉十分新鲜刺激,发春少女的浪叫

    呻吟简直是他听过的最美妙的声音。而那少女深邃的乳沟,温暖润滑,令他感到

    前所未有的温心,他感到那里简直是男人梦寐以求的温柔乡,令他忘记了一切仇

    恨和忧虑。

    他再次将黛绮丝的rǔ头含进了嘴里,像一个饥渴的婴孩大力地吸顺着甘甜的

    rǔ头,边吸吮边用舌头舔舐着少女敏感发涨的rǔ头,不时还用牙齿轻轻地咬着。

    黛绮丝舒服得简直快要崩溃了,内心深处被压抑依旧的春心此刻早已汹涌澎

    湃,有如惊涛骇浪一般被完全地释放了出来,怀春少女对心仪男子的渴求展现无

    遗。

    她双眼佈满迷离的春色,头发已经散乱开来,随着娇躯的扭动不断摆动着,

    双手紧紧地抓着韩千叶的背,双腿不停地扭动着,yīn户已经感到了异常的湿润,

    被舔弄的rǔ头阵阵麻痒,那麻痹般的快感传遍全身,令她的胴体一阵痉挛。

    韩千叶看着发情的黛绮丝,迫不急待地脱下她的长裙和亵裤,两她浑身上下

    一丝不挂地展现在他的眼前。

    只见黛绮丝雪白的肌肤柔滑细嫩,活力四射的胴体散发出青春的气息,修长

    圆润的玉腿,浑圆白嫩的翘臀,更迷人的是那大腿根部一丛金黄色的阴毛覆盖着

    两片娇美肥厚的yīn户,透过那条细缝渗出的黏液透明剔亮,将yīn户弄的湿湿滑滑

    的,看上去闪闪发光。

    韩千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样清纯可人而又娇媚成熟的漂亮少女竟

    然就赤裸的躺在自己怀里,马上就将被他压在胯下,任由他的jī巴在她的迷人的

    xiāo穴里肆意驰骋。这事儿光是想一想就令人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更何况马上就

    要实现,更令他激动的心跳加速,甚至有些不敢逼视黛绮丝那圣洁的少女胴体。

    黛绮丝见韩千叶看呆了,而她的春心被他挑拨得如小兔子一样胡蹦乱跳,此

    刻哪能按奈的住,不禁又主动地用双臂勾住韩千叶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我喜欢你,千叶,今天我就是你的人了,我把我全都给你,一点都不保留,你

    全拿去吧!”

    韩千叶见黛绮丝竟然对他主动流露了真情,不禁在他的小嘴上轻轻一吻,信

    誓旦旦地说道:“黛绮丝,我也是真心的喜欢你,我会在今后的每一天都好好对

    你!”

    说完,他便又迫不及待地伸手轻柔地抚摸着黛绮丝滑嫩软绵的丰翘香臀,指

    尖也灵活地沿着股沟,轻抠慢弄,上下揉搓着,顺势探向她那毛茸茸的yīn户。

    这一次,她便已主动地分开大腿配合着他。

    韩千叶轻轻地将覆盖在少女鼓涨的yīn户上茂密金黄的阴毛拔开,露出她肥厚

    粉红、微微向两面翻出的大yīn唇。她的yīn唇间的小缝流出了泊泊的yín水,将她那

    覆盖周围的金黄色的阴毛弄的闪闪发亮,连她的屁眼也被浸湿了,弄的床单上到

    处都是湿渍的痕迹。

    他的手颤抖着将黛绮丝的大yīn唇分了开来,使得那嫩红幽秘的小yīn唇暴露出

    来,肉缝顶端的阴核像一里小黄豆般大小,看上去十分可爱,使他忍俊不住伸出

    一根手指在上边轻轻触摸,娇小的阴核由於受到突然袭来的刺激,强烈地收缩了

    一下,轻微地颤抖起来。

    黛绮丝被韩千叶用手指玩弄起她的阴核,那是少女身体最娇贵的地方,平常

    就算她自己也没主动用手轻触过。如今却被男人那粗糙的手指撚住不断地揉捏,

    那种激荡全身的刺激令她几乎要陷入昏迷。

    有点痒、有点痛,但最强烈的感觉还是一阵舒服,这种舒服的感觉是前所未

    有的,她情欲勃发,俏脸春潮,桃腮晕红,双眼朦胧,小嘴微张呼呼急喘,禁不

    住轻哼了起来。

    她那白嫩光滑的大腿,不时地努力夹紧,又不时地放松张开,身体也随着韩

    千叶的每一次动作而左右乱扭,就像是一个被操控的机器人,而她的阴核便是按

    钮。

    韩千叶惊喜地发现黛绮丝的阴核已经他搓揉的像有花生米般大,摸起来十分

    硬滑。他连忙用嘴含住她那已经肿大成暗红色的阴核,每舔一下,她的全身便跟

    着颤抖一次,同时嘴里也发出“啊……哦……”的呻吟。

    他的舌头又探进她的大yīn唇,舌尖在小yīn唇上不断舔弄,不时地探进那幽暗

    的肉缝中,感到那xiāo穴内的腔肉将他的舌头紧紧包裹着,但那滑湿的皱壁却也令

    他的舌头能在里面不停地翻来搅去。

    黛绮丝被韩千叶舔的yín水不住地向外涌出,只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头昏昏

    沈沈的,xiāo穴恍如火烧般灼热,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向下坠落,又好像自己飘了起

    来,感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这莫非就是所谓的灵魂脱壳?

    她感到除了yīn户的强烈刺激外全身似乎失去了感觉和力气,自己似乎已经早

    已不複存在,而仅仅化身为被他舔弄的那一块阴肉。她拼命地挺起雪白丰美的翘

    臀,好让他能舔得更深一些。

    韩千叶的舌头还在黛绮丝的xiāo穴内搅动着,那xiāo穴大量涌出的淫谁也顺着他

    的舌头流进他的嘴里,他好奇地在嘴里品味着少女的黏液,酸酸甜甜、有略带点

    骚味,还夹杂着处女独有的幽香,他忍不住全部都咽了下去。

    黛绮丝那略有些羞涩地粉面绯红,充满欲火的媚眼柔情万千地望着韩千叶,

    嘴里轻呼着:“韩……啊……哦……那里……啊……好痒……不要舔……舔……

    我要……要……哦……”

    韩千叶此时的ròu棒已经硬得一塌糊涂了,他胡乱地便脱光了衣裤,掏出自己

    胯下的那根大宝贝,在黛绮丝的眼前不断晃动炫耀着,自豪地问道:“黛绮丝,

    你看我的jī巴大不大?你喜不喜欢呀?”

    黛绮丝欲看还羞,眼角轻瞥了一眼韩千叶的jī巴,不禁春心一荡,立刻心慌

    意乱,只见他的jī巴大约有六七寸长,而且十分大粗壮,此刻硬挺起来,上边的

    青筋毕露,赤红硕大的guī头正直直地对着她,包裹两颗大蛋蛋的黑黑的阴囊沈甸

    甸的。

    她羞红着脸说道:“我不知道,你不要问我……”

    韩千叶一边抚弄着黛绮丝的yīn户,一边捉住自己的jī巴,说道:“好妹妹,

    等一下哥哥我的jī巴操进你的xiāo穴里,你就知道我的jī巴有多大了!”

    黛绮丝思想上早已做好了被操的准备,於是娇躯卧倒在床上,白腻修长的玉

    腿轻轻地张开,妙态毕呈,春色诱人,轻启朱唇说道:“千叶,你要对人家温柔

    点,我还是处女!”

    韩千叶挺着粗大的ròu棒先在少女的肉缝上下磨蹭了几下,终於将guī头的前端

    探入黛绮丝的xiāo穴之中。他明显感到前面被一层有弹性的薄膜挡住了,那一定便

    是黛绮丝的处女膜了,她果然还是处女,这令韩千叶欣喜若狂、激动不已。

    他抓紧了她的臀部,将自己的腰肢向下耸去,那粗壮的ròu棒叶顺势强插了进

    去,戳穿了神圣的处女膜,向是失去了控制一样的长驱直入,狠狠地插到xiāo穴深

    处。

    黛绮丝秀眉紧凑、表情痛苦,双手紧紧抓着床单扭扯,翘臀猛摇,发出了淒

    厉的一声长长地惨叫声,泪花从眼角处挤了出来。

    韩千叶看到黛绮丝疼痛难耐,心中像是被刀割了一般,他暂停了下来,双手

    抚摸着黛绮丝的双乳,关切地问道:“很痛吗?”

    黛绮丝的翘脸痛苦地扭曲着,说不出话来,只是不断地点点头。

    韩千叶本想将ròu棒先抽出来,等会儿再插,可是她插在处女穴中ròu棒好像泡

    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腔肉夹得紧紧的,让他怎么也舍不得离开温热湿滑

    的小嫩穴,他暗想:长痛不如短痛,反正女人都是要经历这一关的,她挺一挺就

    过去了,自己在关键时候可不能心软呀!想到这里,他便将ròu棒抽动了起来,动

    作却轻缓多了。

    一般情况下,女子破处时的痛苦一方面来自於处女膜破裂的疼痛,另一方面

    则来自於紧窄的xiāo穴首次被异物撑开所带来的极其不适应的感觉,后者比前者往

    往给刚开苞的女子带来更严重的疼痛。

    而黛绮丝由於是混血,继承了她波斯女子的特点,xiāo穴内的腔壁弹性特别的

    好,因此只是最初感到处女膜破裂的痛楚,而男人ròu棒的侵入反而没有令她感到

    丝毫不适,反而减轻了处女膜破裂给她带来的疼痛。

    黛绮丝很快便进入了状态,她的双腿紧勾着韩千叶的腰,那丰满浑圆的翘臀

    摇摆不停,粉脸上泛着丝丝春潮,双手更是胡乱地舞动着,像是在为他的抽插喝

    彩,那微张的小嘴里发出阵阵有节奏的呻吟声,尤其每当韩千叶插入最深时,那

    呻吟声变得更加婉转悠扬。

    由於受到了黛绮丝的身体的鼓励,韩千也十分兴奋地全力抽插起来,使得肉

    棒插得更加深入、更为有力,几乎每一下都碰到她的花心,令他顿时感到畅快无

    比、毛孔舒爽,那幽秘的小嫩穴就像渴水的鱼儿,一张一合不断地收缩着,吸吮

    着他的jī巴。

    黛绮丝的血液里流着波斯女孩的热情和开放,虽然才是第一次被男人压在胯

    下插xiāo穴,但她很快便感受到了其中莫大的乐趣和快感,那火热的jī巴令她感到

    浑身炙热,仿佛被燃烧似的,那一次次的摩擦激起她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那男

    人有力双手抚摸着他,令她感到身体将要被融化。

    她那俏丽娇腻的玉颊红霞弥漫,浑圆的丰臀极力迎合着身上韩千叶的抽动,

    雪藕般圆润的胳膊缠抱住他的腰,嘴里也热情地浪叫:“千叶……好千叶……啊

    ……你真大……真硬……人家被你插的爽死了……太舒服了……用力……啊……

    别怜惜我……使劲地操我……操我……啊……”

    韩千叶简直是又惊又喜,惊的是没想到这样的淫词秽语竟然是出自这样漂亮

    娇贵的美女之口,喜的是她是被他的jī巴插得淫叫的。那销魂的叫床声穿透力极

    强,他的三魂六魄被勾去了一半。

    他感到了美女在他的胯下浪叫、摆弄骚态,远比xiāo穴给ròu棒带来的的刺激强

    烈,他便更加使劲地在她那温暖湿润的xiāo穴中抽插着,用力地挺动着身体。

    黛绮丝风骚地扭动纤腰,摆动着翘臀,丰满白嫩的豪乳也随着身体的扭动而

    摇晃着,白皙如玉的俏脸上红艳欲滴、春意盎然,媚眼如丝,樱唇半张着,吐气

    如兰,此时她被插得已经快要抓狂了,喉咙深处发出阵阵令人难懂得呻吟声,看

    上去似乎已经爽歪了。

    韩千叶也感到阵阵销魂,气喘嘘嘘地抽插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突然,

    他感觉到黛绮丝的胴体一阵抖动,浑圆的屁股更是乱扭起来,幽秘的xiāo穴强烈地

    收缩着,一股热流从她的花房中如潮水般涌出,浇洒在他的guī头上。

    他的guī头被这么一烫,舒服的全身像是被融化了一般,突然浑身哆嗦,下腹

    一阵痉挛,ròu棒有力地抽搐,一股股滚烫的jīng液便向她的花房射去。

    黛绮丝舒服的失声大声浪叫:“啊………哦……啊………哦……爽……爽死

    了……”她那玉白丰满的胴体便瘫倒在床上,俏脸上红潮满面,洋溢着幸福的表

    情。

    韩千叶也累得趴在黛绮丝的身旁,将ròu棒抽了出来,只见上边还沾着浊白的

    jīng液和少女yín水的混浊物,星星点点的还有标志处女贞操的血渍。

    听到这里,赵敏突然问道:“谢老爷子,这些事情你怎么知道?尤其是他们

    在床上那个的事情?”说完,她不禁也脸上一片绯红。

    谢逊笑着说道:“那天可真凑巧,我刚好奉教主的命令去探望韩千叶,没想

    到却撞上了这一幕。”

    赵敏又笑着调侃道:“老爷子,那这就是你不对了,你怎么能偷窥别人的隐

    私呢?”

    谢逊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不瞒你们说,当时教里的兄弟无不对黛

    绮丝垂涎三尺。我虽结婚有子,没敢有什么想法,但当我看到黛绮丝的胴体,不

    只惊呆了,简直是太美了!又加上我也好奇,便从头看到尾了!”

    张无忌见义父有些窘迫了,便连忙茬开话题,问道:“那紫衫龙王后来为什

    么要离开明教?”

    谢逊叹了口气,说道:“这一方面与黛绮丝垂青于韩千叶,并要与她成婚,

    使得教内对黛绮丝有想法的兄弟们愤愤不平,加上后来又出了一件事情,便是教

    主和教主夫人失踪了。有一晚光明右使范遥竟见韩夫人黛绮丝从秘道之中出来。

    当晚群豪大会,大家都义愤填膺,有人更是说她与阳教主失踪有关,并逼问他,

    而她却说一概不知,并携着韩千叶离开明教,从此廖无音讯。后来听说韩千叶病

    重,他们去找胡青牛,但胡青牛却以韩千也不是明教中人不肯医,后来韩千叶便

    去世了。”

    赵敏沈吟道:“可是紫衫龙王姿容绝世,怎能变得如此丑陋?想她必是用甚

    么巧妙法儿改易了面容。但这是为什么?”

    谢逊答道:“韩夫人其实内心有说不出的苦处。她毕生在逃避波斯总教来人

    的追寻,哪知到头来还是无法逃过。”

    张无忌和赵敏齐问:“波斯总教何事寻她?”

    谢逊道:“这是韩夫人最大的秘密,本是不该说的。但我盼望你们回灵蛇岛

    去救她,却是非说不可了。”

    赵敏惊道:“咱们再回灵蛇岛去?斗得过那波斯三使么?”

    谢逊不答,自行敍述往事:“数百年来,波斯总教的教主却向来是女子,且

    是不出嫁的处女。黛绮丝便是指定的圣女,但她动了春心,失身于韩千叶。要知

    道圣女失却贞操,便当处以焚身之罚。韩夫人去秘道是为了找寻乾坤大挪易,好

    为总教立功,躲过这一劫!”

    听到这话,在一旁的小昭突然哭了,众人猜想她大概是处於同情心才如此悲

    伤。

    张无忌连忙上前安慰道:“小昭,别伤心了,我们这就回灵蛇岛救回紫衫龙

    王!不过你呀,也真多愁善感!”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