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回 同舟一场梦(下)

    张无忌觉得浑身上下很是舒畅,深深地沉浸在这淫乐融融的场景中。

    他看着周芷若那清纯的小脸蛋上那娇嫩欲滴的樱桃小嘴将自己的大jī巴紧紧

    包裹着。他不想射到周芷若的嘴里,毕竟她还是个处女,喝下男人的jīng液对她来

    说是有些勉强。于是,他便将jī巴从她的嘴里抽出来,看到自己的jī巴上被她的

    口水浸泽的光亮闪闪的,很是性感。

    周芷若虽然还不习惯男人jī巴的味道,可是那火热坚挺的大ròu棒含在嘴里的

    感觉甚是奇妙,她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张无忌的jī巴不但硕大而且坚

    挺,充分显示出了男人的力量,ròu棒上青筋凸起,guī头紫黑,阴毛密集。

    她虽然是第一次看到成熟男人的jī巴,但却也深深地迷恋上了它,被她的威

    猛和强健所深深震撼,从心理上已经被她完全征服了。要知道,男人的jī巴是女

    人单调乏味的生活中最刺激有趣的东西,是女人通往天堂的钥匙,是男人在女人

    面前显示自己的尊严和权力的武器,是女人心甘情愿臣服于男人的铁链。他突然

    将jī巴抽走,令她感到有些许失落。

    她半张着小嘴,呆呆地望着张无忌的jī巴,不知道他接下来又要做什么。

    张无忌朝她笑了笑,把她抱在怀里,让她的小翘臀正好坐在他那怒目瞋张的

    大jī巴上。

    周芷若娇躯一颤,感到张无忌那根粗大火热的ròu棒,正死死地顶在她的屁股

    上,guī头似乎已经触到了她的yīn户。她羞得低下头去,不知所措地将头埋在张无

    忌的怀里。

    张无忌见她有些紧张,便轻吻着她的额头,嗅着她头发的淡淡幽香,再缓缓

    地吻向她的脸蛋,顺着她的耳垂和鼻梁,吻到了她那鲜红欲滴的嘴唇。她由于紧

    张,半张着小口。他便趁机将舌尖伸进她温润的口中,和她那香甜淡雅的丁香嫩

    舌纠缠在一起。

    周芷若全身开始颤抖,被张无忌的唇紧封住的小嘴吐出了丝丝的热气,她的

    口中开始发热,柔软的嫩舌主动的与他灵巧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她嘴里那香美甘

    甜的津液被他吸进了嘴里。她紧张的忘记了呼吸,直到被吻得快窒息的时候,她

    的鼻子才重重地喘息起来,那鼻息带着淡淡的处女幽香,直扑张无忌的脸,令他

    深深地陶醉。

    张无忌看到周芷若凝脂般的玉体丰满动人,散发着无尽的青春魅力。

    只见她的乳房浑圆丰满、白嫩光洁且富有弹性,虽然没有赵敏的大,但是却

    十分的娇嫩,没有经常遭受男人的侵袭。那一对可爱的玉乳随着她微微娇喘而微

    微起伏,不断地轻颤着,加上那嫩红的乳晕、粉红的rǔ头,看上令人五指大动。

    他一手抓住她的一个乳房,肆意地揉搓起来。他的头继续向下滑去,滑过她

    那雪白的粉颈,将头埋在她的乳沟中间,那柔软又富有弹性的玉乳,随着她那急

    促的呼吸不断地将他的头加紧。他抬起头,含住一个娇嫩的rǔ头便吮吸着。

    周芷若被张无忌弄得舒服极了,口中发出诱人的呻吟声,情不自禁地将双乳

    用力向前顶去,丰满的胴体不停地扭动着,希望获得更多的爱抚。

    她的rǔ头也慢慢发硬,犹如小石子一般,丰满的的乳房受到口舌以及双手的

    玩弄,也更加膨胀起来。

    张无忌似乎还不满足于对乳房的侵袭,他又将手向下伸去,摸到周芷若平坦

    光滑的小腹上,又向下探去,指尖已经触摸到她早已湿滑无比的yīn户上。

    周芷若感到下体遭遇侵袭,本能地紧紧地夹住了大腿,却将张无忌的手指夹

    在腿间。

    张无忌手指已经探到了周芷若的阴核,便在那嫩嫩的阴核上轻轻的揉动,那

    小肉芽已经湿润如珠,一股股的yín水由她的yīn户中渗出,她的的下体湿的一塌糊

    涂。

    周芷若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从阴核传遍全身,令她思绪混乱,浑身轻轻抽

    搐,四肢无力,大腿不禁也被张无忌轻易地打开。

    张无忌可以清楚地看到周芷若平滑的小腹下面,浑圆粉嫩的两腿之间,yīn户

    高高隆起,柔若无骨,丰满娇嫩、红润光泽的两片yīn唇中间,现出一条细细的肉

    缝,在一丛的阴毛掩映下,若隐若现地泛着晶莹的yín水。

    他忍不住轻柔地抚摸着那早已湿润的yīn户,嫩穴中yín水横溢。他轻轻分开她

    的yīn唇,露出了迷人的xiāo穴口,一张一合地像个渴水的鱼嘴。他张嘴吻在她的阴

    户上吸吮着,又用舌尖挑逗舔弄她的阴核,将她流出的yín水吸进嘴里去。

    那神秘的xiāo穴像是无底洞,任凭他如何吮吸,那yín水总是源源不断地流出,

    似乎永无止境,而且还越吸越多。周芷若的xiāo穴他小时候也吮吸过,但如今的小

    穴已和过去大不相同,淡淡的绒毛变成了黑森森的阴毛,白嫩的yīn户颜色深沉了

    许多,大小yīn唇也更加丰厚成熟,那yín水更是比过去多了许多。

    周芷若全身紧绷着,口舌对于xiāo穴的刺激给她所带来的强烈感受令她始料未

    及,她感到自己就要飘起来了,她的大脑一片混沌,她浑身所有的感受都集中到

    了阴核那一个点上,她不断地呻吟着,唇间发出令人难懂的声音。

    张无忌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便用手扶着坚硬的大ròu棒,将硕大的guī头在周芷

    若温柔湿滑的yīn唇上磨擦着,yín水不断地沾在他的jī巴上,令他的jī巴看上去闪

    亮发光。

    周芷若的感到了张无忌那根火热的大家伙左右摩擦着她的yīn户,她的全身已

    经烫到极点了,在他的膝盖的轻顶下,她浑圆雪白的大腿顺从的张开了。

    张无忌轻轻的将坚挺的大guī头生生地挤开了周芷若的yīn户,插入她未经男人

    jī巴开拓的处女禁地。他感觉到guī头的棱被一圈湿热温滑的软肉紧紧的裹住,那

    娇美的yīn唇不停的收缩挤压着他的guī头,令他难以前进。

    周芷若双手紧紧地抓住张无忌的胳膊,双眼无助地望着他,轻声说道:“无

    忌,我好害怕呀——”

    张无忌在她的脸颊轻吻着说道:“不要怕,就疼那么一下,很快就会好的,

    不一会儿就飘飘欲仙了,你不信问问她们三个!”

    赵敏手里抓着木制yáng具插在自己的yīn户中,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她一边呻

    吟,一边说道:“芷若妹妹,无忌他说的没错,你要害怕被大jī巴插穴,那就让

    我来替你吧!你说好吗?呵呵——”

    周芷若也只是嘴上说说,她那肯将张无忌拱手让人呀!她对张无忌的大jī巴

    是又喜又怕,喜的是自己终于可以成为真正的女人了,而且第一次是给了自己喜

    欢的张无忌,怕的是自己的xiāo穴承受不了他的大jī巴的入侵,万一被插爆了怎么

    办!

    张无忌伏周芷若的耳边轻轻说道:“芷若,你马上就成为我的女人了!”

    说完,便把她双腿分得大大的,将guī头再次顶在她的yīn户上。

    周芷若紧闭着双眼,呼吸急促,身体微微的颤抖,紧张得香汗淋漓,默默地

    等待着破身的时刻。

    张无忌拨开她的yīn唇,把硕大的guī头在上边不断地摩擦,试探性地朝里边插

    去,最后猛的向前一挺,只听“扑哧”一声,大半个guī头已经插了进去,他似乎

    已经顶到了她的处女膜,又狠狠地向前顶去。

    “啊——”伴随着周芷若一声失身的惨叫,张无忌的guī头已经捅破了她的处

    女膜,深深地插进了xiāo穴中。

    只见周芷若双手不停地锤打着张无忌的胸膛,头胡乱地扭摆着,俏脸由于极

    度的痛苦而变得扭曲,香汗沾满全身,嘴里发出嘶哑的尖叫。

    张无忌感到自己的jī巴被周芷若的处女嫩穴夹得十分紧,于是便用手紧紧地

    按住她丰盈的翘臀,然后再次用力向xiāo穴里挺去,又是“扑哧——”一声,大肉

    棒已经插到xiāo穴深处,guī头已经顶到了花房。

    周芷若被插得瞠目结舌,眼睛紧闭,全身僵直,双手紧紧地抓住张无忌的肩

    头,粉嫩的小脚勾在他的腰间,嘴巴半张着,疼痛得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张无忌用手疯狂地揉捏着周芷若那两颗颤抖的丰乳,不断地吮吸着顶端的花

    蕾,借此舒缓她紧张的情绪和减轻异物侵入带来的痛苦。

    周芷若那尚未经男人开拓的处女嫩穴,突然被硕大的jī巴一插到底,强烈的

    刺激使她不断地轻哼娇喘,纤细的柳腰本能的胡乱摆动,半推半就,yīn户由于强

    烈的刺激和紧张感而不断地颤抖着,娇嫩的两片嫩肉,将张无忌的jī巴夹得紧紧

    的,xiāo穴里的腔肉也不断地收缩着,使得他的guī头被夹得一紧一松。

    张无忌开始挺动着,大guī头在她的处女幽径口进出研磨着,棱角处不断地刮

    着她那柔嫩的yīn唇,不停地翻进翻出。

    他感到jī巴被xiāo穴内的嫩肉夹得越来越紧,被她花房中分泌的热浪浪的yín水

    浸淫得温暖柔腻。那yín水透过jī巴和xiāo穴交合处的缝隙渗漏出来,将两人的交合

    处弄得异常湿滑,看上去闪闪发亮。

    他将周芷若的双腿分开的更大了些,使他更清楚的看到她胯下粉红色的嫩肉

    紧箍着他乌黑的ròu棒,令他更加兴奋地大力抽插起来。

    周芷若脸上的神情也从刚开始那极不适应的痛苦表情,转成为舒畅无比的幸

    福表情,娇美的脸颊充满淫媚的神态,乌黑的秀发都散乱开来,玉体香汗淋漓,

    樱桃小嘴发出淫声浪语并不断呻吟着:“啊——哦——唉哟——好舒服——好爽

    呀——啊——你顶————顶死我了——哎哟——我不行了——哦——无忌——

    哥哥——大jī巴——真——真好——爽翻了——”

    赵敏此刻已经被那木制yáng具插得泄了身,看到刚失去处女身的周芷若,顷刻

    间便被张无忌干得媚态百出、浪叫不止,便趁机取笑道:“芷若妹妹刚才还说不

    要,此刻怎么就像个淫妇似得主动求欢?”

    周芷若此刻正迷失在张无忌疯狂的抽插中,对周身的一切早已置若罔闻,并

    未搭理赵敏,依然我行我素地浪叫着。

    张无忌扭动着腰一挺一挺地向yīn户里顶着,看到冰清玉洁的周芷若在他的胯

    下也不过如此,心中又是激动又是失落,看样子女人骨子里都是骚的,就看男人

    怎样使得她们暴露出淫荡的一面。

    周芷若早已双手搂紧张无忌的腰,小屁股也努力地向上顶着,试图让大jī巴

    插得更深一些。她的样子看起来是骚浪到了极点,yín水如溪流般不断涌出,xiāo穴

    口的两片yīn唇紧紧的含着巨大的ròu棒。

    她的娇躯疯狂地扭动着,乌亮的秀发随着她摆动的头左右飞扬,俏脸绯红,

    媚眼迷离,鲜红欲滴的香唇半张着,似乎已经完全置身于欲仙欲死的境界。

    张无忌见周芷若已经招架不住,看样子快要泄身了,于是便抽动得更加迅速

    猛烈,整个床都被晃动得似乎快要塌掉。周芷若的呻吟声早被“啪啪——”的肉

    体撞击声音和“扑哧——扑哧——”的交合声音所掩盖,令其他三女看得十分羡

    慕。

    周芷若只觉骨酥体软,舒服得欲死欲仙,浪水如洪般流出,小làang穴内的腔肉

    也不断地收缩着,将张无忌的jī巴严严实实地包围着,花房象渴水的婴孩的小嘴

    一般不断张合着,滚烫的浪水一股一股的洒在他的guī头上。

    张无忌突然被浪水一烫,浑身上下一阵舒泰,但他丝毫没有泄意,依然大肆

    地抽插着刚破处的鲜嫩xiāo穴。

    周芷若初次破瓜,泄身的快感已经令她感受到莫大的刺激,接下来的抽插让

    她已经承受不起。她头发散乱,浑身上下香汗淋漓,媚眼还流露着莫大的满足,

    嘴里却喊道:“哎吆——无忌——你饶了我吧——人家已经爽翻了——我受不了

    了——我够了——不要了——人家受不了了——”

    赵敏听到了这话,便对张无忌说道:“无忌,你看周妹妹娇滴滴的,她已经

    爽透了,你也该让我爽一爽了吧!”

    张无忌笑着对赵敏说道:“你怎么那么性急呀!芷若爽了,我还没爽呢!”

    说完,便双手捉住周芷若的俏臀,将她翻个身,从后边疯狂地“噼噼——啪

    啪——”地干了起来,嘴里还说道:“芷若,你的xiāo穴真是极品呀!真不愧是个

    货真价实的处女,又嫩又紧!”

    周芷若此刻已经没有了丝毫起意,软绵绵地任凭张无忌抬起她的小翘臀,背

    后位的姿势干她。她感到自己羞耻极了,虽然看不见自己的姿势,但可以想象得

    出自己是像一只小母狗那样趴在床上,蹶起屁股任由大jī巴抽插。

    她怎么说也是峨嵋派的掌门人,自己的玉女形象可算是全毁了,而且还是当

    着其他几个女人面前。她感到自己不能控制住自己的胴体,浑身的骨架好像都已

    经散了,一张樱桃小口张得好大,呼呼地吸着气。她的两颊泛起娇艳的红潮,不

    知不觉地竟然也扭着俏臀迎合着张无忌。张无忌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几乎每

    一下都碰到周芷若的花心。

    周芷若此时的意识已经逐渐的模糊,她忘记了一切,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小浪

    穴,就是要被大jī巴插,呻吟声和淫语声不断,胴体混乱地扭动,迎合着插入她

    穴内的大ròu棒。

    张无忌看着周芷若那雪白粉嫩的翘臀,真是我见尤怜,忍不住内心的冲动,

    伸出手掌在上边拍打起来。虽然他没有用力,但那娇嫩的圆臀上却出现了红红的

    五指印,与白皙的雪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再听着周芷若由于被打屁股而发出的

    嗲嗲的呻吟声,更能激起男人内心深处的兽欲,他的动作也越来越猛。

    周芷若的胴体又开始剧烈地收缩了,下体感到一阵强烈地痉挛,xiāo穴里更是

    犹如翻江倒海,那剧烈蠕动的腔肉紧紧得箍住张无忌的ròu棒。

    张无忌感觉到周芷若又要泄身了,于是猛烈地将大guī头用力顶住她花房处,

    只觉得她的花心怒放,一股股热浪翻滚的浪水由花房喷溅出来,把他的ròu棒烫得

    暖呼呼的,就好像泡在温水中一样。

    周芷若全身上下一阵抽搐,她感到全身乏力,瘫在了床上一动不动。显然她

    已经累到了极点,可是那小làang穴却不断地收缩着,将张无忌的大ròu棒依旧裹在里

    边。

    张无忌感到xiāo穴内的腔肉蠕动夹磨着整根大yáng具,皱壁上的嫩肉不断地厮磨

    着大guī头上的肉冠,马眼处一阵酸麻酥痒,强烈交合的舒爽迅速传遍全身,终于

    将大量滚烫的jīng液直喷进xiāo穴深处。

    周芷若第一次被男人将jīng液射进xiāo穴,滚烫的jīng液令她浑身发烫,如登仙境

    般舒服的大叫着:“哦——哦——我——好舒服呀——怎么会这样——我——”

    张无忌不禁低头望向周芷若的下体,高氵朝后的阴部已经有点儿红肿,粉红色

    的肉缝正溢出他的浓白的jīng液。

    这时候,赵敏扔下手中的木制yáng具,一下子便依偎在了张无忌的怀里,她那

    光滑匀圆的肩膀、雪白的双臂、以及两团高耸的乳峰呈现在他的眼前。

    张无忌已经顾不上安慰周芷若了,怀中的赵敏令他又为之一振,忍俊不住用

    手轻轻一碰赵敏的乳房,白嫩弹手油滑的感觉简直美极了。

    他将赵敏摁倒在床上,又朝她的下边望去,只见她那两条修长、浑圆、白里

    透红的大腿呈现在他面前,没有一点暇疵,简直太完美了。他再朝赵敏的yīn户望

    去,只见那里被假yáng具插的也是略显红肿、yín水四溢、洞口微张,看上去极具诱

    惑力。

    赵敏贪婪地看着他一身健壮的肌肉,最令她吃惊的是张无忌胯下的ròu棒片刻

    间又硬了起来,guī头泛着红光,沾满了黏液。

    张无忌将赵敏牢牢地抱在怀里,两个人的嘴唇紧贴在一起。

    赵敏伸出白耦似的双臂环住了张无忌的脖子,立即伸出温暖而湿润的舌头,

    跟他的舌头扭在一起,他们的舌头在俩人的嘴里互相纠缠着。

    张无忌一手搂着赵敏光滑的后背,另一只手在她柔软的乳房上,用力地揉搓

    着,他那粗大的yīn茎在赵敏的yīn户周围不断地摩擦着,直弄得赵敏脸色红润,心

    跳加速。

    虽然赵敏早已破身多年,且被许多男人玩弄于胯下,但是她全身依然散发着

    少女特有的青春气息,在欲火的燃烧下,她的神情越发的妩媚。

    张无忌尽情地玩弄着赵敏那丰满硕大的双乳,爱不释手地抚摸着,他的嘴唇

    也停留在她高耸的乳房上,尽情地在上面又舔又咬,并把开始挺立的rǔ头含在嘴

    里轻轻地咬着,赵敏的双乳在他的手中不断的变幻出各种形状。

    他不断朝下吻着,把头埋到了赵敏大腿之间,只见她柔软黑亮的阴毛整齐地

    覆盖在她鼓鼓的阴阜上,中间一条肥嫩的肉缝早已湿透了,她那粉红色的大yīn唇

    已经微微向两边分开。

    张无忌凑上嘴开始舔弄着那湿润的yīn唇,连续的舔弄让赵敏娇呼连连:“啊

    ——啊——哦——哎——”

    赵敏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她两条修长白嫩的大腿紧紧地夹着张无忌的头,小

    穴里yín水不听使唤地大量涌出。

    张无忌建时机差不多了,便挺着坚硬的大ròu棒抵在赵敏yín水泛滥的xiāo穴口,

    随着他腰部一用力,硕大的guī头顶开了她半闭着的的小肉穴。

    由于早已是轻车熟路,赵敏并没有感到丝毫不适,反而舒服地一声长叫,满

    脸都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张无忌粗壮的大jī巴用力地抽动着,粗大的guī头每一次都直达赵敏的花房,

    将赵敏xiāo穴内的腔肉摩擦的又酸又痒,时不时地顶在了花心上,弄得赵敏心花怒

    放。

    赵敏不禁搂住张无忌结实的屁股,好让他能更深地插入自己,她的身体也不

    停扭动着,xiāo穴随着jī巴抽动的节拍迎合着。大约抽插了几千下,她纤细的柳腰

    伴随着张屋脊的节奏越扭越快,浑圆的屁股不断抬起。

    张无忌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ròu棒在赵敏xiāo穴进进出出,将她的粉嫩的yīn唇

    弄的一翻一合的。

    突然赵敏浑身一阵抽搐,面红耳赤、呼吸加速,xiāo穴中喷出一股股湿热的液

    体,然后便瘫倒在床上。

    张无忌本无泄意,但guī头被赵敏喷出的浪水一浇,浑身上下一阵激凌,他此

    刻沉浸在xiāo穴温暖湿滑的嫩肉包裹下,也懒的使用九阳神功护体。

    于是,他的马眼一阵酥麻,一股股浓浓的jīng液便射了出来。他把自己的jī巴

    迅速抽离赵敏的xiāo穴,将guī头对着她的俏脸。

    那强劲有力的jīng液朝赵敏迎面射来,弄的她满脸都是,白浊的jīng液将她的眼

    睛都迷住了嘴角还残留着一大片。她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心满意足地微笑着。

    张无忌虽然觉得有点累,但心里却爽歪了,他自然也不会放过最令他贴心的

    小昭,像恶狼一般扑向她赤裸的胴体,嘴里还喊着:“小昭,我来操你了!”

    可是,他却扑了个空,抱在怀里的却是一个枕头,小昭哪里去了?他朝床上

    望着,其他三女都还在,可是唯独不见小昭。他觉得很是纳闷,心里一阵焦急,

    大声喊道:“小昭,小昭,你在哪里呀?快点出来吧!”

    忽听得殷离喝道:“张无忌,你这小子,干么不跟我上灵蛇岛去?”

    又听到她说:“爹爹,你三心两意,喜新弃旧,娶了一个女人又娶一个,害

    得我妈好苦,害得我好苦!你不是我爹爹,你是负心男儿,是大恶人!”

    他的耳边又传来了小昭甜美的声音:“公子,你在叫我吗?有什么事呀?”

    张无忌突然猛地一惊醒,张开双眼,只见自己还在船上,四女都在船舱中,

    谢逊也在,自然也都衣冠整齐,小昭在旁边一阵关切,表妹殷离脸上的浮肿依然

    如旧,她由于受伤正在昏睡说梦话,赵敏和周芷若显然也被惊醒了。原来这一切

    都是一场春梦呀!

    这时他听到殷离斥骂父亲,忆及昔日她说过的话,她因不忿母亲受欺,杀死

    了父亲的爱妾,自己母亲因此自刎,以致舅父殷野王要手刃亲生女儿。这件惨不

    忍闻的伦常大变,皆因殷野王用情不专、多娶妻妾之故。

    他向赵敏瞧了一眼,情不自禁的又向周芷若瞧了一眼,想起适才的绮梦,深

    感羞惭。但他又深感不安的是刚才梦里的小昭怎么会突然不见?这难道是在暗示

    什么吗?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