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五回 两女同欢乐

    转眼之间,张无忌和赵敏已越过几条僻静小路,来到一堵半塌的围墙之外。

    张无忌听到墙内隐隐有女子争执的声音,知道峨嵋派便在其内,拉着赵敏的

    手越墙而入,黑暗中落地无声。围墙内遍地长草,原来是个废园。两人伏在长草

    之中,只见里边有个破败凉亭,亭中影影绰绰的聚集着二十来人,只听得一个女

    子声音说道:“你是本门最年轻的弟子,论资望,说武功,哪一桩都轮不到你来

    做本派掌门——”

    张无忌认得是丁敏君的语音,在长草丛中伏身而前,走到离凉亭数丈之处,

    这才停住。此时星光黯淡,瞧出来朦胧一片,他凝神注视,隐约看清楚亭中有男

    有女,都是峨嵋派弟子,除丁敏君外,其余灭绝师太座下的诸大弟子似乎均在其

    内。左首一人身形修长,青裙曳地,正是周芷若。

    周芷若缓缓的道:“丁师姐说的是,小妹是本门最年轻的弟子,不论资历、

    武功、才干、品德,哪一项都够不上做本派掌门。师父命小妹当此大任,小妹原

    曾一再苦苦推辞,但先师厉言重责,要小妹发下毒誓,不得有负师父的嘱咐。”

    丁敏君冷笑着说道:“本派掌门历来都是由冰清玉洁的女子担任,你周芷若

    淫贱无耻。本派和魔教仇深似海,然则师父尸骨未寒,何以你便悄悄的来寻魔教

    那个姓张的小淫贼、那个当教主的大魔头?我想你大概早被那魔教教主开苞了,

    像你这样一个不贞节的人,怎么能担当掌门?”

    周芷若气得脸色发青,她颤声说道:“你——你——含血喷人——怎么随便

    就毁我清誉?”

    丁敏君奸笑着说道:“那你有胆量让大伙检验检验,看看你的处女膜还在不

    在?也好让大家相信呀!”

    周芷若满脸通红地说道:“丁师姐,你不要欺人太甚!”

    丁敏君脸色突变,恶狠狠地说道:“我看是你心里有鬼,如果你的处女膜还

    在,那你为什么不让大家看看?”

    张无忌想跳出去制止丁敏君,但却被赵敏拦住了。赵敏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你放心吧,你那周妹妹还是处女,你现在这样贸然出去,那你那周妹妹可就真

    的说不清了!”

    一旁的静玄见气氛不对,连忙出来打圆场,对两人说道:“这样吧,现在这

    么多人,还有一些男弟子,让掌门当中脱裤子也实为不妥。不如让男弟子和资历

    浅的女弟子们先退到一边,咱们几个来看看。周掌门,本派确有此规定,你让大

    家看看,那么谣言就不攻自破了!”

    丁敏君听到静玄的话,便摒退了那些男弟子和一些资历浅的女弟子,然后便

    喝令周芷若脱裤子。

    周芷若见众意难违,只好极不情愿地缓缓将裤子脱去,那两条雪白修长的大

    腿便展露出来,看上去十分耀眼夺目,令丁敏君十分嫉妒。此时的周芷若下体只

    剩下一件小小的亵裤,里边就包着她那神秘的yīn户。她慢慢地将那小亵裤也脱了

    下去,这样一来,她的整个下边都是光溜溜的、一丝不挂。

    只见周芷若的大腿根部有一丛干净整齐的乌黑阴毛,将她的yīn户遮掩住了,

    只能隐约看到一些粉红的色泽。

    丁敏君走上前去,一把将周芷若推倒在地,然后一手抓住她的一条腿,尽力

    向两边掰去。

    周芷若突然感到yīn户一阵凉飕飕的,令她打了一个冷颤,双腿不自觉地又合

    拢到一起。

    丁敏君连忙吩咐旁边的两个师妹,让她们一人抓住周芷若的一条腿,又让一

    个师妹将周芷若按紧,然后便伸手去拨开周芷若那覆盖在yīn户上的阴毛,露出那

    干净的yīn户。

    她用手指将周芷若的大yīn唇翻开,只见里边的小yīn唇呈粉红色,紧紧地合拢

    在一起。她又抠开周芷若的小yīn唇,顺着那微张的小缝隙朝里望去,可以隐约地

    看到里边那一层薄薄的处女膜依然完好无损。她似乎有些失望,但又不甘心,伸

    出一根手指,就往周芷若的xiāo穴里塞去,嘴里还说道:“外边看不清,我伸进去

    摸摸!”

    静玄看到丁敏君那奇怪的表情,知她要耍花招,想用手指捅破周芷若的处女

    膜。于是静玄赶紧伸出手去,一把抓住丁敏君的手指,硬是拽了出来,并说道:

    “看不清也别急呀,点上油灯看就行了!”

    丁敏君气急败坏地退到一边,说道:“就算她的处女膜完好,这也不能说明

    她和那姓张的小淫贼没有关系!我想她这次来找那小淫贼,就是想要让他给她开

    苞!”

    周芷若委屈地哭了,一边哭着,一边穿好裤子。

    静玄对丁敏君说道:“没凭没据的事情,师姐你就不要乱说了!周师妹现在

    是我们掌门,要是把这谣言传出去,不仅对周掌门的清誉有影响,也对我们峨嵋

    派的声誉造成损失呀!”

    突然间墙外传来几声咳嗽,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说道:“黑夜之中,你峨嵋

    派在这鬼鬼祟祟的干什么?”一阵衣襟带风之声掠过空际,凉亭外已多了两人。

    这二人面向月光,张无忌看得分明,一个是佝偻龙钟的老妇,手持拐杖,正是金

    花婆婆,另一个是身形婀娜的少女,容貌奇丑,却是殷野王之女、张无忌的表妹

    蛛儿殷离。

    丁敏君冷冷的道:“金花婆婆,你来干什么?”

    金花婆婆道:“我来找你师父,几年前她凭倚天剑的锋利小赢了我,现在我

    也找到了制伏倚天剑的兵器,特向她来讨教,没想到她已圆寂了,那你们现在谁

    管事呀?”

    静玄师太走上一步,合掌说道:“贫尼静玄,参见婆婆。先师圆逝之时,遗

    命由周芷若周师妹接任掌门。”

    周芷若上前施礼,说道:“婆婆万福!峨嵋派第四代掌门人周芷若,问婆婆

    安好。”

    丁敏君大声道:“也不害臊,便自封为本派第四代掌门人了,对这个老乞婆

    还客气什么!”

    金花婆婆听了大怒,上前飞身赏给了丁敏君几个巴掌,并按在她的死穴处。

    周芷若连忙上前替丁敏君求情。

    那金花婆婆奇道:“她处处于你做对,你怎么还护着她?”

    周芷若便朗朗地说道:“她是我们峨嵋派的人,代表我们峨嵋派,婆婆对她

    无礼,就是对峨嵋派无礼,我作为掌门理应管管,虽然我武功不济,但婆婆要是

    持强凌弱,那我也无话可说,至于丁敏君对我无礼,属于我们本派内部事务,也

    轮不到婆婆干涉!”

    金花婆婆笑着点点头,说道:“灭绝总算还没看走眼,你虽然武功太差,但

    性格儿倒强。你要是想救他,就吃下这毒药吧!”

    周芷若刚才受到莫大的委屈,又想到师父让她生前发的毒誓,她不想害张无

    忌,便毫不犹豫地将那毒药吞下。

    张无忌又想出手救周芷若,但又被赵敏拦住了,她轻声说道:“别担心,那

    不是毒药,金花婆婆想杀她,也不用这么麻烦!”

    金花婆婆见周芷若竟然吞下那药丸,微笑着点点头,便要周芷若跟她走,并

    以峨嵋派弟子的性命相威胁。

    周芷若已吞下毒药,都做好了死的准备,也不怕跟着金花婆婆再出什事了,

    便跟她走了。

    赵敏对张无忌笑着说道:“你呀,大概很快就能见到你义父了,你没听到金

    花婆婆说她找到了一件厉害的兵器了吗?我想呀那八成就是屠龙刀,她肯定也知

    道你义父的下落,咱们跟着她准没错!”

    张无忌拍了拍赵敏的头说道:“你呀,真聪明!不过我还要带一个人同去,

    把她一个人留这里我不放心呀!”

    赵敏忙问:“她是谁?”

    张无忌说道:“就是我身边的那个小丫头呀!她现在一个人在大都,我就这

    么走了,她会很担心的,我也担心她一个人会出事!”

    赵敏满脸不高兴地说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那个俏丫头呀!真扫兴!”

    原来赵敏想让张无忌带她去找屠龙刀,也并非真想见见屠龙刀,而是趁这个

    机会,和张无忌呆在一起,一路上有说有笑,晚上还可以享受他的大jī巴!可现

    在却凭空出来一个俏丫头,插在两人中间。那丫头肯定被张无忌开苞了,张无忌

    看来又很疼爱她,晚上那丫头肯定要和自己争大jī巴。

    张无忌也没注意到赵敏的反应,带着她来到那小客店,小昭正在那等他呢,

    见他回来了别提有多高兴。他简单地给她说明了情况,便带着她离开了客店,和

    赵敏一起去追踪金花婆婆。

    金花婆婆和殷离带着周芷若朝东南方向走去,她们走累了,便找了家客栈休

    息。

    张无忌也跟到那客栈,要了一间上房,赵敏和小昭也跟了进去。

    赵敏见张无忌只要了一间客房,便问道:“这才一间房子怎么住人呀!”

    张无忌笑着看着两女说道:“这么大一张床,足够我们三个人一起睡了!”

    赵敏见张无忌果真晚上要让她和小昭一起伺候他,心中隐隐不悦,暗想:自

    己怎么沦落到和这么一个小丫鬟来争大jī巴玩。她虽然以前和丫鬟小云一起服侍

    过平南王小王爷和那年轻侍卫,但那小云从小和自己在一起,两人情同姐妹,可

    现在这个小昭和自己非亲非故,只有几面之缘,自己在床上的骚样岂不是全要被

    这小丫鬟看到了!

    那小昭也觉得有些难为情,毕竟要被一个陌生人看到自己的身体和床上的娇

    媚,虽然对方是个女子,但也是件蛮害羞的事情。她脸色微红,轻声说道:“公

    子,我给你和赵姑娘打水去!”说完便用木盆盛了满满一盆热水,便开始伺候张

    无忌和赵敏洗脸。

    两人洗完脸后,小昭又要接水伺候张无忌洗脚。

    张无忌看到小昭这样温柔善解人意,便对她说道:“你也累了,今天就别再

    忙了,让你这个赵姐姐来给我洗脚!”

    赵敏见张无忌要她像小丫鬟一样伺候他,心里挺不乐意的,嘴也噘得老高。

    张无忌见赵敏不听话,便说道:“今天谁要是不听话,我就不让她品尝大鸡

    巴的滋味了!”

    赵敏见张无忌是针对自己来的,她的xiāo穴早已痒得不行了,就等着晚上让大

    jī巴好好操一操,给她止止痒、解解馋。现在听到张无忌要惩罚她,不给她大鸡

    巴玩,连忙下床打了一盆热水,伺候张无忌洗脚。

    张无忌满意地笑了,他将小昭一把搂进怀里,嘴巴在她的脸上狂吻着,双手

    在她的身上乱摸起来。

    赵敏看到小昭在张无忌的怀里被亲吻爱抚,心中很是羡慕,而她现在只能蹲

    在张无忌的脚下,为他细心洗脚。她仔细看着张无忌的脚,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

    距离地观察男人的脚,感到确实很大,脚趾上还有几根毛,看上去充满野性。

    张无忌的手一接触到小昭的乳房,便忍不住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肆意抚摸起

    来。

    小昭的嫩乳上粉红色的乳晕迅速扩大,鲜红rǔ头也膨胀凸起。她的两手也自

    然的抱住张无忌的腰,香舌激烈的回应着。

    张无忌的手抓着小昭的嫩乳,丰满雪白的玉乳充满了弹性,软绵绵的令人爱

    不惜手。而鲜嫩的rǔ头更是敏感,在他轻柔捏弄之下,微微颤抖。

    小昭感到快感由胸前涌上,只有甩开被封住的香唇,娇吟一声,同时大口的

    喘着气。

    赵敏将张无忌的脚洗好了,便将水倒掉,走到床边,也想上床去和张无忌亲

    热亲热。

    但张无忌此时怀里正抱着小昭,只好对她说道:“敏敏呀,你不是喜欢舔我

    的大jī巴吗?那你就先舔我的jī巴吧!记住,今天你可要跪在地上给我舔呦!”

    赵敏听话地跪在地上,伸手去脱张无忌的裤子,只见他里边的内裤已经被坚

    硬的jī巴撑得老高。她又一把将他的内裤脱了下去,只见他那硕大无比的大jī巴

    此时正硬挺地直对着她。她的俏脸更显红润,犹豫了一下,毕竟小昭还在张无忌

    的怀里看着她,但她还是用双手捧起大ròu棒,开始用纤纤玉手揉搓起来,还不时

    地手指抚摸阴囊中得大蛋蛋。

    张无忌将小昭的上衣脱去,将她的肚兜掀开一块,然后便低头用嘴巴吸住了

    她的一颗rǔ头,大力的吮吸着。

    小昭感到头脑混乱,胸口一热、双腿一软,便瘫在张无忌的怀里。

    张无忌顺势解开小昭肚兜,她那晶莹剔透的双乳已完全暴露,乳香四溢。他

    将头深深地埋入她的双乳之间,疯狂的舔着。

    小昭侧着头,美目紧闭,享受着如潮的快感,不时哼出沉重而迷人的低吟。

    赵敏此时的俏脸一阵火热,眼前这个大ròu棒不知给自己带来了多少欢乐,她

    逐渐回忆起被他的大ròu棒操得死去活来的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张无忌再看看赵敏,只见她正傻傻地盯着自己的大jī巴呆呆地望着,他便鼓

    励她说道:“傻丫头,不要光看呀!赶快含在嘴里舔呀,你不是最喜欢吃我的大

    jī巴了吗?”

    赵敏这时似乎已经忘记了小昭的存在,只想着大jī巴的美妙滋味,脸上流露

    出陶醉的表情,然后闭上眼睛,伸出香舌在guī头上舔了起来。她一面用舌头用力

    舔着guī头四周,一面不时地挑逗guī头上的马眼。她轻启双唇包裹住他的大guī头,

    轻轻地含在嘴里,用舌尖不停的刺激着。

    张无忌不停地撩动着赵敏的秀发,好让自己更清楚地看到她的淫荡模样。

    只见赵敏张大自己的小嘴把ròu棒吞进去,又吐出来,但由于他的ròu棒太大,

    只能含进去一小半。她只好侧着头,用舌头在ròu棒上上下横舔着,舔得非常的仔

    细。

    赵敏的脸上充满淫靡的红润,用舌尖在大ròu棒上贪婪地舔弄,她看上去已经

    陶醉其中,她的手指还轻柔地在ròu棒和阴囊上缠绕着。

    张无忌感到一阵怅然,他不知道赵敏究竟喜欢他什么?看来她果真是爱他的

    jī巴胜过爱他,她对他的jī巴简直是在顶礼膜拜。

    许多少女都有yáng具崇拜心理。她们从小就发现自己比男孩子少了些什么,长

    大后见到男人的jī巴,发现它们是那么硕大、那么坚挺,充满了力与美,还能给

    自己带来前所未有的欢乐。

    有的少女被jī巴操过后,才发现自己以前算是白活了,天底下竟然还有这么

    美妙舒服的事情。而这一切快乐都是男人的jī巴带给她们的,所以她们对男人的

    jī巴有着特殊的感情,彻底地臣服于男人胯下。赵敏就是这样的女孩,张无忌的

    jī巴对她而言简直就是她生命的支柱。

    张无忌的手愈摸愈猖狂了,弄得小昭娇喘连连。同时他的另一只手,已在她

    大腿之间抚摸着。

    小昭感到一丝湿润沿大腿流下,自己的yīn户已经开始潮湿了。

    张无忌的手已拨开了小昭的亵裤,抚弄着那一丛金黄色的阴毛。那些从yīn户

    中流出的淫液,沿着他的手背滴到床上去。他的手指,沿着小昭的两片yīn唇中间

    的小溪谷,摸到了那娇嫩的阴核尖端,只轻轻一碰,小昭便已是浑身颤抖不已。

    小昭觉得下身凉凉的,低头一看,自己的小亵裤已经被褪掉了,自己的yīn户

    早已湿得一塌糊涂了,大腿流满了yín水。

    张无忌又对赵敏说道:“你看小昭都被我脱光了,你还是自己动手,把衣服

    都脱光,但是要记住,你的小嘴可不能离开我的jī巴呀!”

    赵敏把guī头温柔地含在嘴里,双手却在解她的衣服,这样的姿势令她费了好

    大的劲才脱掉了衣裙,只剩下肚兜和亵裤。她用手解开肚兜的系带,脱下轻薄的

    肚兜,露出了两个丰满雪白的乳房。

    此时张无忌手里正在揉捏着小昭的一对淑乳,又看着赵敏那一对大nǎi子,笑

    着说道:“小昭呀,你看你赵姐姐的乳房可比你的大多了!我可要好好地揉一揉

    你的nǎi子,把你的乳房也再揉大点,你说好吗?”说完,双手便更加用力地揉捏

    起来,那一对光洁圆润的乳房在他的手下变换出各种形状,娇嫩的肌肤从他的指

    缝中凸出,看上去就令人怜爱。

    小昭含羞地看了一眼赵敏的乳房,发现果然比自己丰满不少,头害羞地钻到

    张无忌怀里,又被他的一阵大力揉捏弄得浑身发颤。

    赵敏听到张无忌夸自己,很是高兴,一边舔着他的jī巴,一边将自己那一对

    丰满的乳房淫荡地摇摆着,诱惑着张无忌的手。她同时又拉下了小亵裤,喉咙里

    发出低沉的喘息声,鼻孔里发出轻哼声。她就那样跪在地上,还妖媚的扭动那美

    丽浑圆的小屁股。

    张无忌见赵敏这丫头娇躯乱扭,媚态百出,这骚样分明是诱惑他去操她。他

    心想也不能太委屈了这个娇生惯养的小郡主,于是便对赵敏说道:“敏敏,你今

    天可真听话,我可要好好地奖励你,先干你的小làang穴,你说好吗?”

    赵敏听说张无忌要先操她,心里别提有多么乐呵,一边嘴里还舔着大jī巴,

    一边点点头,期待着张无忌的大jī巴光临她的xiāo穴。

    张无忌觉得也不能冷落了小昭,便对她说道:“你也不要失望,赵姑娘可骚

    得很,她的xiāo穴早就痒得不行了,我先插一插她吧!你的xiāo穴我也不会放过,我

    现在就给你抠一抠、舔一舔,你说好吗?”

    小昭听到张无忌要玩自己xiāo穴,心中又惊又喜,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于是,张无忌便躺在床上让赵敏骑跨在自己的身上,让她用自己的xiāo穴去套

    弄大jī巴,然后让小昭的双腿横跨在自己脸上,将她的xiāo穴凑到他的嘴边,好让

    他吮吸。

    赵敏微笑着爬上张无忌的身上,浑圆的小屁股坐在他的小腹上,两只丰满的

    乳房不停的晃动着。她的身体向后挪了挪,抬起屁股,握住他那粗壮的大jī巴,

    淫媚的向他笑了一笑,然后就将大guī头对准自己红润的yīn唇,上下摩擦了起来。

    张无忌的手已经伸到了小昭的yīn户上,他的手指顺着两片大yīn唇、阴核不断

    地抚摸挑逗着,最后将手指深入了xiāo穴。他明显感到她的xiāo穴内的腔肉紧紧的含

    着他的手指,里边好像是充血了,因此显得格外的紧。他调皮地抠了抠了手指,

    小昭被弄了一个激凌,小嘴里情不自禁地哼出发情的声音:“哦——哦——”

    赵敏的yīn唇变得更加鲜艳娇嫩了,yín水从里面流了下来,洒到张无忌的ròu棒

    上,连他的小腹上都粘上一层湿乎乎的汁液。她尽力使自己的阴核能撞击在他的

    guī头上,就这样不断地磨擦着。

    张无忌的手指肆意地在小昭的xiāo穴内玩弄着,手指上下左右胡乱地抠弄着娇

    嫩的xiāo穴嫩肉。

    小昭感到一种奇妙的乐趣,手指虽然不像jī巴那么粗大,但却要灵活的多,

    可以勾来绕去的,使得xiāo穴内的腔肉被手指所压之处传来一阵更加强烈的刺激,

    她忍不住低声呻吟着:“哦——啊——哎呀——”

    赵敏见小昭被张无忌抠弄得叫了起来,她心里也痒痒的不行,一把抓住坚硬

    的大ròu棒,对准自己淫滑的xiāo穴,小屁股向下压去,一下子便将那大guī头套进了

    xiāo穴中去。她发出一声似痛非痛的快乐呻吟,皱着眉头,将整个身子朝下压去,

    大半个ròu棒被她的xiāo穴吞没了,yīn唇四周迅速的包围过来,将ròu棒紧紧裹住。

    小昭此刻正骑跨在张无忌的脸上,xiāo穴正对着他的脸庞。

    男人被女人骑在头上,或者让女人骑在自己身上,这对许多人来说是一件很

    耻辱的事情。据说这样时间长了,会使男人的自信心大受打击,而男人只有将女

    人压在胯下,或让女人跪在自己脚下,自信心自然会大增。张无忌却很喜欢让女

    人主动,或者给女人舔xiāo穴。因为他觉得只要这个女人已经臣服于他的胯下,或

    者甘心情愿跪在他脚下为他舔鸡吧,就无所谓了。

    张无忌看到小昭的私处是一大片金黄色的阴毛,长得日渐茂密,饱满的yīn户

    微微裂开一条细缝,潺潺流水不断流出,两片嫩红的小yīn唇静静守护着xiāo穴。

    张无忌把他的手指放在小昭娇嫩的花瓣上,向左右分开。只见她的xiāo穴还是

    粉红色的,连边缘都呈现粉嫩粉嫩,发出鲜明的粉红色泽,xiāo穴内的腔肉层层叠

    叠看不到尽头。他将她的玉腿分到最开,脸凑近了她的xiāo穴口,一口向她的嫩穴

    吻去。

    此时的赵敏已经一上一下的颠弄起来了,小làang穴紧紧套着粗壮的ròu棒,yín水

    汨汨的流淌着两人交合的地方,滋润着大ròu棒。她的小屁股一坐落,交合处发出

    淫荡的水击声,yín水顺着张无忌的ròu棒和大腿,流到了床上。

    张无忌伸出了灵巧的舌头,在小昭浑圆笔直的大腿内侧轻轻舔舐,舔得她全

    身急抖,口中呻吟叫声连连,xiāo穴嫩肉一张一合的。

    小昭那丰满光洁的玉体,不断地扭动着,xiāo穴紧紧的贴着张无忌的脸,媚眼

    游离不定,娇声欢叫,呼吸急喘。

    赵敏的xiāo穴不断地套弄着大jī巴,她也媚态百出,柔发散乱,脸色绯红,丰

    满的乳房一颠一颠的耸动着,想要诱惑男人去抚摸。

    可是张无忌的脸被小昭的yīn户和小屁股挡住了,任凭赵敏怎么晃动乳房,他

    也看不见。

    赵敏的小屁股有节奏的耸动着,两手撑着张无忌的腰,媚眼迷离地的望着张

    无忌和小昭,粉嫩的脸蛋已胀得痛红。

    张无忌的头就埋在小昭的两腿中间,他用挑弄着粉红的yīn唇,还不时地将舌

    尖伸向小昭的xiāo穴内,在里边吮吸着嫩肉上的yín水。

    “啊——啊——”小昭忍不住发出淫荡的呻吟声,浑身上下颤抖的厉害。

    张无忌将嘴离开了小昭的yīn户,笑着说道:“小昭呀!你这里骚水好多,弄

    得我脸上全是的!”说完又对赵敏说道:“你今天怎么了?叫床声还不如小昭的

    响!”

    赵敏大口大口喘着气,小làang穴明显的感到一阵阵强烈的痉挛又涌动出来,即

    将就要爆发了,大腿根部明显出现阵阵抽筋,已无法控制套弄的节奏。她的头高

    高仰起不停摆动,头发飞舞起来,像一只发情的母狗,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发出

    一阵浪叫声:“啊——大jī巴哥哥——我会被你操死了——要死了——”

    终于她没有一点气力了,重重的压在张无忌身上,一动不动,只有起伏不休

    的双乳在不停地喘息着,xiāo穴里的流出热气蒸腾的浪水,xiāo穴的腔肉不断地收缩

    着,有节奏的吸吮着他的ròu棒。

    张无忌被赵敏xiāo穴的吸动诱惑着,热流在ròu棒内急剧的积聚,一阵颤抖,猛

    地向上一挺,guī头顶进了她的花房,猛的喷射出滚烫的jīng液。

    小昭随着张无忌舌头的舔弄刺激,快感阵阵汹涌而来,浪水从xiāo穴内阵阵涌

    出。

    张无忌被浪水洒了一脸,还有一些顺着他的嘴角流尽他的嘴里,也被他吸进

    嘴里。那浪水有着淡淡的骚味,酸酸的、甜甜的。

    小昭的肉体激动得扭动不休,口中欢快的呻吟着,全身瘫痪,xiāo穴强烈地收

    缩痉挛。

    张无忌将shè精后的大jī巴从赵敏小làang穴中拔出,然后将小昭先平放在床上,

    一边满足地喘息,一边对两女说道:“你们两个给我舔一舔jī巴!”

    赵敏虽然已经累得要死了,但她还是灵机一动,抢先趴在张无忌两腿间,用

    手捉住还淌着jīng液和yín水的大jī巴,一口便含住了guī头,开始认真吮吸起来。

    张无忌看着在一旁还不知所措的小昭,抚摸着她的小脸,笑着道:“呵呵,

    你反应慢了,大jī巴被你赵姐姐抢去了。你赵姐姐可是最喜欢舔我的jī巴了!”

    说完,又对赵敏说道:“敏敏呀,你就让一下小昭嘛!你舔一边就好了,另一边

    让给小昭,让她也尝尝你的骚水的味道!”

    赵敏只好先将guī头吐了出来,脸侧着舔张无忌jī巴的一侧,而小昭也俯下身

    去,舔弄张无忌jī巴的另一侧。

    张无忌看着两女争先恐后地舔着自己的jī巴,不禁jī巴爽,心里更爽。他当

    初看到卫壁在床上同时享用朱九真和武青婴两女,又见两女抢着吃jī巴,心里别

    提有多羡慕。后来他也同时享有了杨不悔和小昭,可杨不悔那贱货竟然变了心,

    令他很是伤感,但现在那种帝王御女的感觉又找回来了。

    两女将张无忌的jī巴舔得干干净净,他的jī巴又硬得要命,这一次,他让两

    女并排跪趴在床上,他半跪在小昭的后边,将大jī巴一举插了进去,在里边肆意

    抽插,又伸手去抠弄赵敏的xiāo穴。

    夜色下的客房内的大床上,春意盎然。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