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八回 万安寺春光

    这日午后,张无忌、杨逍和韦一笑三人径向北行,不一日已到元朝的京城大

    都。大都即后代之北京,是元朝的京城,这里熙熙攘攘、热热闹闹、人来人往,

    很是一派繁华的景象。

    三人到得西城,找到了一家客店投宿。杨逍出手阔绰,装作是富商大贾模样,

    要了三间上房。店小二奔走趋奉,服侍殷勤。杨逍便打听西城的万安寺怎么走,

    那店小儿却说那里虽好玩,但这半年来,寺中住了西番的佛爷,寻常人就不敢去

    了,而那些西番的佛爷们见了人爱打便打,爱杀便杀,见了标致的娘儿们更一把

    便抓进寺去。晚饭后各自合眼养神,等到二更时分,三人从窗中跃出,向西寻去。

    那万安寺楼高四层,寺后的一座十三级宝塔更老远便可望见。张无忌、杨逍、韦

    一笑三人展开轻功,片刻间便已到了寺前。

    他们先到那四层的楼上去打探,施展轻功跃至房顶,掀开瓦砾朝下望去,这

    里是番僧们的住所,里边此刻并无人,三人正准备到别处瞧瞧,突然看到屋内的

    门被打开了,两个番僧走了进来,手里还拖着一个被堵住嘴,绑着手的少女。

    两个番僧将门关好,然后对着那被虏来少女不断地淫笑着,慢慢朝她逼近。

    那少女看上去十七、八岁,被堵住了嘴巴,又被捆住了手脚,看到这两个淫

    僧不怀好意的笑,便想逃走,但她只能双腿并着跳着走,所以没跳两步,便一个

    跟头栽倒在地。

    两个番僧得意地将那少女抓起来,扔到床上,那张床很大,足够两三个人在

    上边折腾了。其中那个高个子的番僧一边淫笑着,一边用手扯掉堵住她她嘴的布

    条,又将手伸向那少女的身体。

    “救命呀——求求你们——放过我吧——”那少女的嘴终于喊出声来,身体

    还在不断地扭动挣扎。

    只听“啪——”的一声,那个低个子番僧狠狠地给了那少女一巴掌,恶狠狠

    地说道:“僧爷玩你是给你面子,不听话就宰了你,这楼上到处都是僧爷,要是

    被他们听到了,他们肯定要过来轮着操你!”

    那少女的娇嫩的脸蛋上被扇了一个红红的五指印,她显然被这矮个子番僧的

    一番话吓着了,呆呆地用一种极其恐惧的眼神看着两个番僧,一动也不动。

    张无忌显然是坐不住了,他想冲下去救那少女,但是却被杨逍拦住了,只见

    杨逍无奈地摇摇头,显然是说不要因小事误了大事,不要打草惊蛇。

    三个人继续朝下看去,只见那少女基本上丧失了反抗的能力,她的外衣已经

    被那两个番僧撕得成了一缕一缕的,被悉数扯了下来,那少女身上只剩下了肚兜

    和亵裤。她丰美的躯体在昏暗的灯光下发出迷人的光泽,修长的大腿洁白而光滑,

    像象牙一般。

    两个番僧早就按耐不住,低个子番僧粗暴的撕去了那少女的乳罩,那少女那

    雪山般洁白的乳峰蹦了出来,粉红色的rǔ头微微向上挺起。低个子番僧粗鲁的摸

    揉着那一对乳房,那少女感到一阵强烈的羞耻。

    高个子番僧乘势剥下了那少女的内裤,处女圣洁的下体暴露无遗,高个子番

    僧的手在那少女的会阴处任意的拨弄着,那少女的阴毛刺痛了幼嫩的粘膜,那少

    女羞愧得快要昏了过去。

    “师弟,我先来——”那高个子番僧一把推开低个子番僧,脱下僧袍,露出

    硬的要命的jī巴,抓住那少女的双腿,用力拉开来。

    那少女像从梦中惊醒,瞪着美丽的大眼睛,看到挺直的ròu棒。guī头顶在软绵

    绵的yīn唇中奸磨擦。那少女快要哭出来,双手无力地挣扎,整个胴体高度紧张。

    高个子番僧坚硬的ròu棒缓慢刺入。那少女感到xiāo穴内就像被插入了一根铁棍,

    剧烈的疼痛撕裂着下体。低个子番僧在上边吻着那少女那娇小的嘴唇,一边用粗

    壮的手掌揉捏着那少女那丰满的乳房,不时用手去捏粉红的rǔ头。

    强烈的羞耻和痛苦使那少女闭上双眼,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高个子番僧兴奋地大叫:“他妈的还是个黄花闺女呀!真他妈的紧!”双手

    抓住那少女光滑的臀部,有力向里挺进,那少女的处女贞操在瞬间便失去了。

    低个子番僧不甘心地说:“怎么每次师哥你先干的都是雏儿,我先干的都是

    烂货!”

    高个子番僧得意地将ròu棒插再上女的xiāo穴内,发出喜悦的吼声,guī头的棱角

    刮到处女膜的残留,使得那少女都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就这样,那高个子番僧的jī巴在xiāo穴内抽插的越来越猛烈,那少女xiāo穴内的

    嫩肉猛烈地收缩,高个子番僧那黑色的yīn茎象火山喷发似的在那少女的yīn道内喷

    射出了一股白浊的jīng液。

    那少女感到下腹一阵痉挛后无力的倒在了高个子番僧会长的身上。虽然意识

    还保持清醒,但是一丝不挂的身体软弱无力,乳房被捏得酸胀,rǔ头和下体一阵火

    辣辣的感觉。

    这时那个低个子番僧让高个子番僧会长休息,他把那少女的腿再次掰开,看

    到她那yīn户上的处女血、jīng液和yín水沿着白皙充满健康美的大腿往下流。

    矮个子番僧用手摸那少女白皙的大腿的内侧,那少女本能地夹紧大腿,夹住

    矮个子番僧的手,他感到那光洁的大腿手感极佳。

    那少女苦苦哀求着:“不,我不行了——求求你——啊——不要啊——求你

    了——”她的双手无力地推挡着,可根本不起作用。

    矮个子番僧熟练的用腿分开那少女的双腿,裤子早已脱去,向前猛地一挺,

    那粗壮的ròu棒直挺挺地插入了那少女渗着血丝的xiāo穴里。

    那少女痛得叫了起来:“哎哟——”

    矮个子番僧双手然后轻使劲地揉搓那少女的乳房,在rǔ头上打圈,那少女原

    来雪白的乳房已发出了阵阵红晕,有一处皮肤被刚才高个子番僧粗暴的揉捏搞破

    了,但是显得更丰满高耸了,粉红色的rǔ头也硬的如同小石子般。

    那少女发出一阵阵呻吟:“哦——哦——”大概是由于感到了极度的痛苦和

    耻辱,yīn户已被粗暴的抽插而搞得如撕裂般的疼痛。

    矮个子番僧把那少女放在床上开始最后的抽动,ròu棒一次又一次的挺入那少

    女xiāo穴深处,她那羞耻的本能使得那少女尽可能地合拢大腿,但这只能使她更加

    痛苦。矮个子番僧突然两手突然使劲地捏住那少女的乳房,上下用力,那指甲把

    高高耸起的敏感的rǔ头往下掐,美丽丰满的乳房在粗暴的双手下改变了形状。

    那少女忍不住想要痛苦地叫了起来,但是嘴被矮个子番僧吻住,声音留在喉

    咙口发不出来。

    矮个子番僧终于在那少女极度痛苦的时候将一股滚烫的jīng液射进了xiāo穴深处,

    那被奸污的少女忍不住地全身痉挛着,用最后一点力气拼命地摆脱她xiāo穴内的鸡

    巴。

    那少女欲哭无泪,眼圈都红了,嘴里发出无奈的呻吟,而那休息了好一会的

    高个子番僧走到那少女前面,那少女的注意力集中到了乳房和下体的疼痛上,丝

    毫没有注意到自己面前那高个子番僧的jī巴。

    高个子番僧抓住那少女的长发,那少女因痛苦而抬头,高个子番僧顺势把恢

    复坚挺的ròu棒捅入了少女那美丽的嘴中。并且不断发出命令:“用嘴吸——用舌

    舔——”

    那少女在暴力下屈服,只能为高个子番僧口交。那高个子番僧的jī巴在那少

    女的樱桃小嘴中抽插着。而那矮个子番僧将jī巴从xiāo穴中抽出来后,将自己jī巴

    伤残留的jīng液磨刀少女的白嫩的乳房上去。

    三人看到这里一不忍再看下去,杨逍一打手势,他们便跳下寺院的楼,准备

    登上宝塔,居高临下的察看寺中情势。而那塔上似乎每一层中都有人来回巡查,

    塔下更有二三十人守着。三人又惊又喜,想必少林、武当各派众人应该是囚禁在

    内,但此时不可鲁莽从事,当下便准备悄悄退开。

    突然之间,第六层宝塔上亮起火光,有八九人手执火把缓缓移动,火把从上

    到下,最后火把簇拥着几个人从宝塔正门出来,走向寺后。杨逍挥了挥手,从侧

    面慢慢欺近。那一干人进了万安寺的后门,三人从后门中闪身而入。只见中间一

    座大殿的长窗内灯火明亮,料得他们是来到了该处。三人闪身而前,到了殿外。

    杨逍和韦一笑分列左右把风守卫,防人偷袭。而张无忌伏在地下,从长窗缝隙中

    向殿内张望。这一看,真是又惊又喜,只见是一群黄衣番僧押着周芷若在殿内,

    而坐在里边的人正是三番五次和他作对捣鬼的赵敏。

    赵敏命令那几个黄衣番僧退去,殿内只剩下赵敏和周芷若。

    张无忌此时的心也怦怦直跳,里边可是和自己青梅竹马、冰清玉洁的周芷若

    以及那个自己操过的骚货赵敏。

    赵敏逼周芷若和她过招,但周芷若却说她师父灭绝师太早就识破赵敏的诡计,

    她们现在中了毒武功尽失,动起手来不但吃亏而且还被赵敏这恶女偷学武功。

    只见周芷若清丽如昔,只比在光明顶之时略现憔悴,虽身处敌人掌握,却泰

    然自若,似乎早将生死置之度外。

    赵敏见自己的诡计被识破,轻笑了两声,然后绕着周芷若转了两圈,看着周

    芷若的俏脸说道:“好一个漂亮的姑娘,难怪张无忌那小子对你有意思,在光明

    顶上还挨了你一剑!我看你对那臭小子也有点意思吧,要不然怎么没有一剑刺死

    他呀!”

    周芷若听到这话,俏脸羞得通红,低声说道:“你这恶毒女子,你不要胡说,

    我和张公子可是清清白白的,我们是从小就认识了!”

    张无忌见两人都提到了自己,心中也是紧张得要命。

    赵敏嘴角一撇,说道:“噢!原来还是青梅竹马呀!真是郎有情妾有意呀!

    不过我要告诉你,张无忌那小子以后可是我的男人了,你休想得到他!”

    周芷若轻蔑地一笑,说道:“你死心吧,张公子是不会看上你这般恶毒女子

    的!”

    赵敏会心地一笑,说道:“那你信不信你那个张公子已经和我上过床了,你

    知道吗,那小子的jī巴又粗又大,干得我都爽翻了,他还让我吃他的jī巴,那味

    道可好了,充满了一股男人味!哈哈,给你说这些你也不懂,你大概连他的jī巴

    还没见过吧,看你也就像是个没开过苞的雏儿!”

    周芷若被赵敏这一番言语惊呆了,她没想到赵敏竟然说出如此淫亵的话,她

    也不相信张无忌会和赵敏上床,便答道:“你这个淫贱的女人,真不要脸,你不

    要臭美了,我不相信张公子会和你这样的淫妇上床!”

    赵敏淫笑了一声,说道:“你以为自己长得就花容月貌吗?你的nǎi子没我的

    大,你的屁股也没我的圆,你床上功夫也什么都不懂,酒会装出一副娇滴滴的样

    子,你以为谁会喜欢呀?你知道吗?我的nǎi子可是让张无忌给揉大的,我的屁股

    也是让他给操圆的,我的床上功夫也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怎么样?你很嫉妒吧!”周芷若觉得赵敏的话越来越不堪入耳,这些话对于像她这样清纯无邪的少女来

    说真是一种亵渎,她捂住自己的耳朵,表示对赵敏的抗议。

    而殿外的张无忌更是觉得面红耳赤,他没想到赵敏这样胡说八道,自己虽然

    和她有过那么一两次,但也没有她说的那么夸张,也不应该到处乱讲的。

    赵敏似乎觉得这样欺负周芷若还不解恨,因为她知道张无忌喜欢周芷若,所

    以对她很是记恨,现在一来要让她对张无忌死心,二来也要趁机羞辱她一番。于

    是,她走到周芷若面前一把抓住她的衣服,便要扒开,嘴里还说道:“我到要看

    看张无忌喜欢你什么!”

    说完,赵敏已经伸手解开了周芷若的上衣,只见周芷若里边的肚兜是白色的,

    一对乳房若隐若现,她便毫不犹疑便伸手将那仅剩的肚兜一把扯掉。周芷若那少

    女的乳房便完全裸露出来。只见那处女的乳房坚挺丰满,犹如雪山双峰,矗立在

    一片平坦的平原上。乳房的中央围着两团浅粉红的乳晕,暴露在空气中后,沿着

    乳晕的一圈圈地突出来,更显得红粉夺目。而在山峰顶端,那两粒rǔ头如黄豆般

    大,显得娇小可爱。周芷若觉得羞耻万分,他虽然想极力阻拦赵敏的动作,但她

    此刻身中慢性毒,想反抗都一点气里没有,只得任由赵敏胡闹,嘴里不禁怒斥道:

    “你个妖女,你杀了我算了,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了!”

    张无忌看到屋里的情景,不禁眼睛都快要跳出来了,呼吸也加重了。他没想

    到赵敏竟然会这样,可怜的芷若妹妹此刻一定羞死了,而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周

    芷若发育成熟的乳房,感觉是那样的娇嫩,令人看得血脉贲张,下边的jī巴也不

    由自主地硬了。

    赵敏看到周芷若的乳房,淡淡地一笑,说道:“你的nǎi子也不过如此呀!就

    是看上去嫩了点,哪里有我得nǎi子那样又圆又大!”

    说完,她竟然脱去自己的上衣,从肚兜中晾出自己的那对骄人的硕大乳房,

    展露在周芷若眼前,自豪地说:“看到了没有,张无忌喜欢的是我这样的大nǎi子!”

    周芷若捂着自己的乳房,她平时不要说很少和男子接触,就是师姐师妹妹也

    不在一起洗澡,也没见过别的女子的乳房,此刻赵敏将她那对大乳房露在她面前,

    她也不禁好奇地看了两眼,这才发现虽然她自认为自己的乳房不算小,但和赵敏

    比起来,自己不论是乳房的外形和rǔ头都不如她的大,她略微感到一些自卑。张

    无忌此时可是大开眼界,赵敏和周芷若两人的四个乳房同时晾在自己面前,只是

    大饱眼福。他暗想:自己到底喜欢谁的乳房?赵敏的乳房虽然大,看上去就想抓

    一把,看见她就是那种让人想操的对象,但她天性淫邪,不知道和多少男人干过,

    那对大乳房不知让多少男人揉过捏过,正如她所说的那乳房是被男人揉大的,但

    也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功劳。周芷若的乳房其实也不算小了,和小昭的差不多,呈

    半球型的碗状,看上去无比的娇嫩,一看就是那种没被男人充分开发过的处女地,

    让人看了也是忍不住想要蹂躏一番,张无忌很想能把周芷若留在身边,好好地对

    她的乳房开发一番,把她的乳房慢慢揉大。正当张无忌浮想联翩的时候,赵敏将

    周芷若的裤子也强行脱去,连里边的亵裤也不放过,于是,周芷若便一丝不挂地

    展露出了她青春的胴体,她羞得已经无地自容了,连忙拼命将自己的双腿用力夹

    紧。

    赵敏看到周芷若那乌黑的阴毛,虽然并不茂密,但分布范围甚广,薄薄地覆

    盖整个yīn户。她便将手伸到周芷若的yīn户上,用手指试图向xiāo穴里去,周芷若身

    体突然猛烈地一颤,连忙阻挡着赵敏的手问道:“你这妖女又想干什么?”

    赵敏没理她,自言自语地说:“没想到这小妮子的穴还挺紧的!”

    周芷若似乎有些得意地说道:“我是处女,自然很紧!我想张公子只会喜欢

    我这样清纯的处女,永远也不会喜欢你这样万人骑的淫贱妖女!”

    这话似乎激怒了赵敏,她怒气冲冲地说:“处女有什么了不起?你想着用你

    这处女身去诱惑张无忌吗?我告诉你——休想!我今天也就要让你变成个你嘴里

    所谓的淫女。”

    说完,她便穿好自己的衣服,打开大殿的门,朝外边唤来了玄冥二老。鹤笔

    翁和鹿杖客听命走进了庙宇的大殿,看到在一旁一丝不挂的赤裸美人周芷若,不

    禁吓了一跳,他们不知道主人叫他们到这里来做什么。

    赵敏笑着对玄冥二老说道:“你们看着峨嵋派的周芷若长得如何呀?”

    鹿杖客看到这么漂亮的小美人光着身子,激动的说:“长得太漂亮了!”

    鹤壁翁比较圆滑的说:“比起郡主来她就差远了!”

    赵敏淡淡一笑,说道:“这个小妮子就交给你们了,她说还是处女,你们去

    试一试,看看她有没有撒谎,顺便给她开苞。”

    周芷若本来发现玄冥二老进来了,自己光着身子在两个大男人面前,羞得真

    想找个地风钻进去,此刻又听赵敏吩咐玄冥二老来奸淫自己,毁掉自己的贞操,

    吓得脸色煞白,急呼道:“你这该死的妖女,你一刀杀了我算了,不要毁我清誉!”说完,便试图逃跑。

    赵敏笑着说道:“一刀杀死你多可惜呀,我现在送给你两个大男人让你好好

    享受一番!”

    鹿杖客向来好色,已经迫不及待地走上前去一把抓住周芷若的胳膊,使她不

    能逃脱。鹤笔翁也迎了上来,他虽然没有鹿杖客那样喜爱女色,但这是主人的命

    令,再加上那周芷若那小美人赤裸着胴体,又听说她还是处女,心里自然不免痒

    痒。

    在外边察看情况的张无忌呆不住了,自己那纯清可爱的周芷若妹妹马上就要

    遭到别的男人的凌辱了,他恨不得马上冲进去。杨逍在一旁看到张无忌有些异常,

    便贴身上来朝殿内看去,看到里边的场景也大吃一惊,但他还是拉住了张无忌的

    胳膊,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暴露身份、打草惊蛇。

    周芷若突然乳房上一紧,原来鹿杖客的双手直接按在她的乳房上,还没等她

    有任何反应,他整个人都靠了过来,嘴唇压在我她的俏脸上,亲吻了起来。她拼

    命推开他:“你,你快放开我——”

    但是鹿杖客没有放开她,反而引来了鹤笔翁欺身上来,他边说他的手抚摸着

    周芷若的圆翘的臀部,感受着她柔软且抖动的肉感,周芷若不由自主地扭动着身

    体,但却恰好得响应着玄冥二老的玩弄。

    鹿杖客的嘴已经顺着周芷若的脖子向下,一直吻到了她的乳房上,他一口嘬

    住一颗rǔ头,含在嘴里细细地品味起来,一直手仍然在她的另一侧乳房上揉捏。

    鹿杖客可是玩女人的高手,周芷若的乳房发育成熟后只是被宋青书那一次猴急地

    摸了摸,哪里经受过如此的强烈挑逗,那敏感的乳房渐渐膨胀起来,rǔ头也渐渐

    变硬。鹿杖客兴奋地对鹤笔翁说:“师哥,这妞已经开始发骚了!”周芷若也感

    到自己yīn户开始变得潮湿起来,她拼命夹紧了两腿想守住自己的贞洁。

    鹤笔翁的手指还是越过她的臀部,摸向她的yīn户,最后将手停留在黑色的阴

    毛上,来回抚摸着,越来越接近周芷若最敏感的地方。他也兴奋地对鹿杖客说道:

    “是呀,你说的没错,这妞下面都开始湿了!”

    赵敏听到这话,哈哈大笑,说道:“周芷若呀周芷若,我还当你是什么不识

    人间烟火的圣女,原来也只不过是个骚货,被男人才摸了两下,就开始发浪了!”

    周芷若急得想极力否认,她连声说道:“才不是呢——我才不是呢——”

    但是随着玄冥二老的玩弄,周芷若的原委微弱的抵抗力量也逐渐丧尽,她的

    防守快要被彻底瓦解,嘴里已经不由自主地发出“嗯——啊——哦——”的轻微

    呻吟声,虽然很细小,但还是被玄冥二老听见了。

    鹿杖客很想给这个峨嵋派冰清玉洁的周芷若开苞,于是他和师哥鹤笔翁换了

    个位置,让鹤笔翁去玩周芷若的乳房,自己去摸周芷若的yīn户。

    鹤笔翁在对待女人上从来不和师弟争抢,今天他也是奉命行使,但他还是把

    周芷若的yīn户让给了鹿杖客。

    鹿杖客用一下子就将手指按住周芷若yīn户上方那个微小的突起,轻轻的揉起

    来,每次的揉动都使得周芷若的身体微微颤抖,喉间也发出很恼人的呻吟声。他

    接着按住她那大yīn唇的两边,用力一分,周芷若yīn户内的神秘xiāo穴便展露出来。

    鹿杖客试探性的插入了一根手指,xiāo穴里的粉红色的嫩肉立刻向两边扩开,又马

    上紧紧地包裹住那侵入的手指,手指上那柔软、滑腻的感觉让他兴奋得发狂。周

    芷若的xiāo穴就这样被他抠弄了一番,再加上鹤笔翁不断地抚摸和亲吻她的乳房,

    她浑身颤抖的越来越厉害,喉间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那xiāo穴里不断有yín水涌出,

    弄得鹿杖客满手都是。

    鹿杖客抽出自己的手,将它放在周芷若的眼前晃动,只见上边湿淋淋的,被

    灯光一照,显得闪闪发光,他淫亵地说道:“看到没有,你是一个淫荡的女人,

    下边已经这么湿了,弄得我满手都是。”

    周芷若不敢睁开眼睛看,此时她已经处于快要崩溃的边缘,她想咬舌自尽,

    但是都没有一点气力,她想呼喊,但嘴却被鹤笔翁死死地堵着,连舌头都被鹤笔

    翁吸进嘴里去吮吸了。

    鹿杖客迫不及待地脱下自己的裤子,胯间那根乌黑的大ròu棒已经高高挺立,

    直直地对着周芷若,他又将手上沾的yín水抹在自己的jī巴上,让它充分润滑,然

    后直接对准了周芷若的yīn户。

    张无忌再也按耐不住了,他再不出手,周芷若就会被鹿杖客糟踏了,他顺手

    从怀中掏出赵敏给他装膏药的那个金盒,顺势朝鹿杖客的jī巴上砸去,鹿杖客把

    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周芷若身上,一个不防备,他的jī巴便被那金盒正正地砸中,

    痛得他抱着jī巴在地上打滚。张无忌此时也飞身闯进殿内将快要倒地的周芷若抱

    住,杨逍和韦一笑也跟了进来。大殿内的四个人都吓了一条,周芷若的脸已经烧

    的通红,她的胴体被张无忌全部看到了,自己被那玄冥二老调戏也被他看到了,

    此刻又光着身子被张无忌抱着。她眼见大祸临头,不料竟会有人突然出手相救。

    她被张无忌搂在胸前,碰到他宽广坚实的胸膛,又闻到一股浓烈的男子气息,又

    惊又喜,一刹那间身子软软的几欲晕去。赵敏见张无忌抱着周芷若,气得要命,

    但又诧异地问道:“张无忌,你个臭小子,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怎么诡诡邃邃的?

    你一个大男人抱着人家大闺女,传出去羞不羞人?”

    张无忌连忙放开了周芷若,他本想说自己刚到,好让二女不必太过于尴尬,

    但韦一笑抢先说道:“我们教主早就来了,就是要看看你们耍什么花招!”

    赵敏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她逼问道:“我刚才和周芷若单独在殿内你也看

    到了?”

    张无忌没有说话,但那眼神已经说明了他什么都看见了,什么都知道了。

    赵敏不由得脸也羞得通红,自己那样的丑事竟然也被人发现了,还是被张无

    忌这小子。

    张无忌拾起地上的衣服,递给周芷若,示意她把衣服先穿好。

    赵敏捡起地上已经摔成两半的金盒,似乎有些生气地说:“张无忌,你难道

    就这么讨厌我送给你的东西吗?为什么要把它摔烂?”

    张无忌无奈地说:“我看周姑娘有难,手边又没别的东西,顺手摸了一样东

    西就砸了过去。”

    周芷若心头一惊:“这个妖女头对他显是十分钟情,而张无忌对这妖女似乎

    也很好,两人看上去似乎很熟,莫非他们两个真的——”

    赵敏对张无忌说道:“那你就去罢,我今天也不拦你了!”张无忌心想宋大

    师伯等尚未救出,怎能就此便去,便问道:“赵姑娘,你擒拿我大师伯等人,究

    竟意欲何为?”赵敏笑道:“我是一番好意,要劝请他们为朝廷出力,各享荣华

    富贵。哪知他们固执不听,我迫于无奈,只得慢慢劝说。”

    张无忌哼了一声,接过金盒,转身回到周芷若的身旁,便要携住周芷若的手,

    转身欲出。

    赵敏见他要带周芷若走,自然很是不满,一拍手,从殿外穿进来许多全副武

    装的侍卫和一些看上去是武林高手的人。她说道:“张无忌,你走可以,周芷若

    留下,要不然你休想离开!”

    杨逍连忙上前劝阻张无忌,说赵敏人多势众,如果打起来,对将来救人不利。

    张无忌想了想,只好将周芷若留下,并对赵敏说道:“你好生对待周姑娘,

    要不然我客对你不客气!”

    韦一笑又插言道:“赵姑娘,你要是再这样对待周姑娘,你信不信我会找机

    会把你强奸了,我可是要吸人血的,被我干过的女人可没有一个能活下来!”说

    完,便张开嘴,露出他那一口白森森的牙齿吓唬赵敏。

    赵敏看到韦一笑恐怖的样子,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似乎很是害怕。

    张无忌便放心地和杨逍、韦一笑扬长而去,临走前还恋恋不舍地望了周芷若

    两眼。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