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七回 恶人朱元璋

    张无忌他们在武当山上这么一耽搁,派出去的五行旗人众先后回山,带回来

    的讯息令人大为惊讶。峨嵋、华山、崆峒、昆仑各派远征光明顶的人众,竟无一

    个回转本派,江湖上沸沸扬扬,都说魔教势大,将六大派前赴西域的众高手一鼓

    聚歼,然后再分头攻灭各派。

    这两个多月来韦一笑、杨逍、彭莹玉、说不得等人,曾分头下山探听赵敏的

    来历和踪迹,但此人已不知去向。

    这日,杨逍向张无忌禀报说现在明教在全国各地都在起义反元,现在虽然大

    多失败,但弟兄们都士气高昂,很想见见新教主,好鼓舞士气,准备更大规模的

    起义行动。

    张无忌想了想,便准备把聚会的地方选在蝴蝶谷,一来是怀念胡青牛夫妇,

    二来也是想见见常遇春大哥。当下群豪各无异议,言明三个多月后的八月中秋,

    明教各路首领,齐集淮北蝴蝶谷胡青牛故居聚会。

    次日张无忌偕同杨逍、殷天正、殷野王、铁冠道人、周颠、小昭等人,辞别

    张三丰师徒,首途前往淮北。

    明教一行人晓行夜宿,向东北方行去,在半路上就遇见常遇春。数日后到了

    蝴蝶谷外。先到的教众得知教主驾到,列成长队,迎出谷来。

    当晚张无忌大会教众,焚火烧香,宣告各地并起,共抗元朝,诸路教众务当

    相互呼应,要累得元军疲于奔命,那便大事可成。

    聚会完后,张无忌接受杨逍的建议,准备带领一些人去元大都打探情况,他

    怕路途凶险,便将小昭留下让常遇春照料。小昭委委屈屈的答应了,但一直送出

    谷来,终是不肯分别。

    张无忌等人这日到了离元大都一百多里路的一个小村子里,这里只有零星的

    几户人家,但却显出异常的诡异,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许多具尸体,其中一户门

    大开着,从里边传来女子的呼救声,张无忌便径直闯了进去。

    只见里边有七、八个男人,其中一个面目狰狞丑陋、凶神恶煞,这几个人都

    是衣冠不整,连裤子都没穿,有的连jī巴都露在外边,那人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

    的大刀;顺着刀刃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小姑娘近乎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浑身

    伤痕累累,脸扭向一边。

    张无忌似乎明白了这帮人莫非是江洋大盗,刚轮奸了这个小姑娘,又要杀人

    灭口,他便连忙斥道:“你这强盗,还想在这里杀人吗?”

    那恶人狰狞地一笑,说道:“你少管老子闲事,今天连你也一起结果了,你

    知道老子是明教的吗?”

    话音刚落,杨逍等人也赶进来,听到这话,他便说了句明教的暗语,那人对

    答出了另一句暗语。杨逍便问道:“你是谁?我们明教怎么有你这样的败类?”

    那恶人反问道:“你有是谁?”

    杨逍自报了家门,那人吓得赶紧向杨逍叩首拜见。杨逍说道:“教主在这,

    你应该先拜教主!”

    那恶人见张无忌原来就是教主,便赶紧叩首说:“不知教主到来,属下朱元

    璋罪过。”

    杨逍看到朱元璋的样子,便说:“朱元璋,你看,你在教主面前是个什么样

    子?”

    朱元璋赶紧丢下刀,穿好裤子。

    张无忌便问他:“朱元璋,你我以前也曾相识,但没想到你这样滥杀无辜,

    奸淫掳掠!”

    朱元璋连忙解释,他向张无忌禀明一切,说他们几个人时发现了一帮子人运

    送着大量货物,准备劫下来,给教主作礼物。一路暗中跟踪,却发现那运的并不

    是货物,而是很多人,似乎有少林寺的和尚和武当派的道士,其中有一个人很向

    他原来曾见过一面的宋远桥,所以便跟踪到大都,发现他们被压到一个叫天龙寺

    的地方。但他们也被人发现,一路追杀至此,他们设计将那追杀他们的人都杀光

    了,接着又把这村里的人都杀光,将一些金银财宝散落一地,造成这帮追杀的人

    与村民为了钱财互殴致死的假像。

    张无忌听到朱元璋这样肆无忌惮地杀人,很是愤怒地说:“你好歹毒呀!既

    然杀死了那帮追杀的人,怎么连这些善良无辜的村民都不放过?”

    朱元璋反而振振有词地说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他们这些村民的命不值

    钱,只配替咱们明教弟兄死,而咱们人留下来要干大事,要反抗元朝!”

    张无忌指着床上的那个小姑娘,说道:“那你解释一下这又是怎么回事?”

    朱元璋不以为然地一笑,说道:“弟兄们为调查这事都很辛苦,这小姑娘反

    正是要杀死的,弟兄们见她长得还蛮好看的,便轮流操了她一番。现在这小姑娘

    知道得太多了,也该是送她上西天了!”说完,便拾起刀子准备杀那小姑娘。

    张无忌已经不能再忍受了,他一把夺下那刀,怒吼道:“朱元璋,你难道没

    有一点同情之心吗?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犯了大错了吗?你难道不知道你损坏了明

    教的名誉吗?”

    这时,那个小姑娘几乎奄奄一息地说道:“是大哥哥吗?”

    张无忌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转过头向床上看去,只见那小姑娘转过来了头,

    原来她就是翠花呀!他连忙命令众人退下,并吩咐打些热水来。

    此刻的翠花的样子真令张无忌惨不忍睹,只见身上到处都是伤痕,青一块紫

    一块,许多地方已经瘀血严重,那原本娇嫩的乳房上被抓得血痕累累;而她的阴

    户处更是令人触目惊心,那里红肿不堪,大yīn唇已经裂开了,小yīn唇也被操得翻

    裂开来,xiāo穴口大大地张开,大量的jīng液被灌在里边,许多都留在了外边,把整

    个yīn户弄得混浊模糊,一股股恶臭的味道扑面迎来。

    张无忌眼圈都红了,他不敢想象翠花刚才经历了怎么样如同噩梦般的痛苦。

    他往下看,朱元璋他们连翠花的屁股也没有放过,那原本可爱的屁眼此刻已经合

    不上了,混浊的jīng液黏附在上边,而翠花的嘴里和脸上身上也到处黏满了jīng液。

    翠花见到是张无忌,顿时痛哭流涕,扑到他的怀里。张无忌感到万分痛心,

    他的心口在流血,他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是自己让这小姑娘有了如此悲惨

    的经历,她原本应该是一个天真无邪、有爹娘照顾的无忧无虑少女,但此刻却被

    一群无赖流氓轮奸,无依无靠,生不如死。

    他抹了抹眼泪,便给翠花清洗干净,给她擦了些药,为她换上干净的衣服,

    将她搂在怀里,听她诉说着她这一段时间的经历。原来,杨不悔先将她安顿在武

    当山下,又亲自将她送到离武当山很远的一个村子,那个村子很穷,很多年轻人

    都娶不到老婆。杨不悔找到一个身材健壮、样貌还算端正的年轻村夫,把翠花介

    绍给他,还给了他一百两银子要他好好照顾翠花。

    那村夫喜得乐上眉梢,这一百两银子可能他一辈子都赚不到,他现在算是村

    里的首富了,还白搭了一个美丽可爱的老婆。当天,他就花钱布置了新房,晚上

    便和翠花入了洞房。

    那天晚上,那村夫进了洞房,看到这样如花似玉的老婆,笑得合不拢嘴了。

    他二十多岁了,还没娶上老婆,也没玩过女人,此刻看到翠花,他便如恶狼般扑

    到她的身上,将她压在床上,就是一番狂吻乱摸。

    翠花本能地反抗着,身体乱扭,喊道:“不要啊……”

    那村夫也不理会她的挣扎,把她拋在床上,用腿紧压住她还在扭动的双腿,

    将她的双手压倒她自己的身子下边,伸手到她腰间,摸索着将她的裤带解开,趁

    翠花挣扎的动作连裤子和亵裤一起拉下来,没等翠花反应过来,所有掩盖下体的

    衣物都离开了原来的位置。

    翠花感觉到下身越来越多的凉意,意识到自己的yīn户暴露出来了,她用力扭

    动着腰部,想反抗但被压得死死的不能动。她知道这个村夫要操她,便想到那个

    英俊的大哥哥操自己的时候是那么爽,那种滋味至今还不能忘怀,眼下这个村夫

    成了自己的丈夫,虽然和大哥哥比差得远了,但看上去也挺顺眼的,不知道被他

    操是什么滋味?想到这里,她的心理防线彻底失守,便任由那村夫摆弄。

    那村夫看着手中抓住的的健康而又修长的少女双腿,顿时激动不已,他满脸

    坏笑地直盯在她大腿的尽头处。他将她的双腿掰开,那里的风光完全暴露出来,

    一小丛淡淡的的体毛下粉红色的yīn唇紧包着能令男人快活的xiāo穴。他还将那里翻

    开仔细地看了看,说道:“原来女人的下边是这个样子,真是奇怪呀!”

    翠花突然感到一个熟悉的硬物顶在自己的yīn户,原来不知道何时那村夫已经

    迫不及待地脱光衣服,将jī巴对准她的xiāo穴,挺起涨痛的ròu棒顶了上去。她那没

    有经淫液充份润滑的xiāo穴倒不是能一冲而入的,他胡乱地乱顶着,但始终不能入

    门,反而将翠花的yīn户顶得生痛。

    那村夫觉得guī头尖端传来的柔软肉感告诉他位置正确,他腰部用力一压,整

    个guī头就钻入了翠花的xiāo穴里。“啊……不要……快……拿出来……”翠花痛苦

    地叫着,没有经过爱抚和亲吻,xiāo穴也没有充份润滑,使得她感到比开苞更大的

    痛楚。

    那村夫却不管这些,他得意地注视着因ròu棒挤入而向两边绽开的yīn唇,享受

    似地停留了一下,然后猛地向里面直插而入,尽根而入后,那村夫摆动腰部开始

    抽插。

    翠花的xiāo穴还是比较干涩,所以要想顺利地抽插还不是太容易,但翠花已经

    痛得要命,她失声痛叫,那叫声十分凄惨。那村夫也觉得不是很爽,自己的jī巴

    只是被xiāo穴紧紧夹着,但是难以移动,反而被夹得生痛。他只好吐了几口口水抹

    在交合处,由于唾液的滋润,他的jī巴插得容易了些。

    就这样插了没多久,翠花的xiāo穴也开始变得湿滑起来,她也不再觉得那么痛

    了,反而觉得一阵快感。

    那村夫也觉得越插越顺畅,越插越爽,他的jī巴在湿滑的xiāo穴里任意地抽插

    着,那种感觉真是酥麻入骨。他又看到翠花那不断晃动的双乳,于是便腾出手来

    解开她上衣的扣子向两边拉开,里面粉红色的肚兜下就是少女娇嫩的乳房,那村

    夫咽了口口水,一把扯掉肚兜,粉红色的rǔ头和雪白的乳房腾地跃了出来,他双

    手各按住一个乳房,伸嘴就咬住一侧的乳尖啜起来。

    又过了没多就,那村夫心的下身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没几下他就

    发出了低哼的声音,将他的jīng液在她的xiāo穴内喷射。

    翠花也感到一阵莫名的舒爽,那种感觉虽然不如大哥哥操自己的时候来得强

    烈,但也颇令她感到一阵幸福。她合起了双腿,躺在床上,大腿根部的yīn户还正

    向外慢慢淌出乳白色jīng液。

    那村夫也是爽翻了,他高兴地将这新讨的老婆抱在怀里呼呼地睡了。

    翠花渐渐喜欢上了这个丈夫,他长得也不算差,而且身材健壮、年轻有力,

    jī巴也有将近七寸,在床上也很能干。而那村夫也喜得老婆,自然不免每晚都要

    大干一番,他越干就越是喜欢这个小姑娘。

    本来两人相安无事,也许就这样过一辈子。可是那村夫他娘,也就是翠花的

    婆婆有一天却听闻那村夫洞房的时候没有见红,那村夫却哪里懂得这些,他怎么

    想也不记得有什么落红,他娘便说那岂不是捡了个破鞋,便让他去追问。

    翠花很老实便交待了她曾经被一个大哥哥操过,那村夫很是生气,但他又很

    喜欢翠花,便不准备追究;但他娘却不同意,说将来生的小孩也不知道是不是亲

    生骨肉,主张他把她休掉。可是那村夫干上瘾了,哪里舍得呀,但他娘说现在有

    钱了,也不愁再娶不到媳妇。于是,他娘很快给他找了一个黄花大闺女作媳妇,

    而翠花则被休掉,又卖给了人贩子。

    那人贩子大约三十多岁,他准备把她卖到大都一带,因为那里的人相对比较

    富裕。在路上,那人贩子自然免不了要操翠花。翠花此时还是懵懵懂懂,那人贩

    子让她给自己口交,并将jī巴插进她的屁眼里,这一切对翠花来说都是第一次,

    她什么也不懂。

    翠花现在只记得当时那人贩子将jī巴插进她屁眼里的时候,她整个人简直痛

    昏了过去,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像被劈成两半。而那人贩子jī巴的味道很难闻,尤

    其是那射在她嘴里的jīng液,有一股很浓的恶臭味,但他还是逼她把那些jīng液都吃

    了下去。

    那人贩子后来就将翠花卖到了现在这个村子,买她的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

    村汉,他刚死了老婆,还有两个孩子,那大儿子只比她小两岁。他们也没办喜事

    就上了床,是那中年汉子十分性急,老婆死了好长时间都没碰过女人了,再加上

    这小姑娘比自己老婆可要水嫩得多。

    那中年村汉将翠花拉到床上,将她压在身下,一边狂吻乱摸着,一边就去解

    她的裤带,很快便将翠花的裤子扯到膝盖处,他的一只手已经顺着亵裤的边缘伸

    了进去。

    翠花被摸到了私处,立刻心怦怦直跳。她的心情十分复杂,她这些日子经过

    那人贩子一路的蹂躏,心态早已发生了很大变化,她想女人长个阴穴不就是这样

    让男人操吗,闭上眼睛让谁操都一样,只要jī巴能操得久,到最后都是一样爽。

    因此,她没有丝毫地反抗,放松身体,任由这个新丈夫的摆弄。

    中年村汉用身体压住翠花,一只手在她的上半身游走,最后把重点放在了胸

    部上,隔着衣服不断地揉捏乳房,并用指尖挑逗着rǔ头,另一只手绕过内裤,直

    接将中指插入还未分泌出淫液的xiāo穴,大拇指按住yīn户上的最敏感凸起的阴核。

    翠花身体的敏感部位都被中年村汉这样肆意玩弄着,那一阵阵的快感确是身

    不由己的,她被摸得已经有些麻木了。

    中年村汉很快将翠花的内裤脱下,并把自己的裤子拉下,脱掉内裤,已经硬

    挺的ròu棒直接顶在翠花双腿间的yīn户上。他抬高翠花的臀部,暴露出湿淋淋的阴

    户,拨开那两片嫩肉,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的窄洞。

    翠花闭着双眼,她把那中年村汉想象成那个英俊的大哥哥,嘴里不由自主的

    说道:“大哥哥……我不行了……快……我要……”

    那中年村汉不知她说的大哥哥是什么意思,还以为是在说自己,便应声道:

    “不要叫我大哥哥,我现在是你丈夫,叫我冤家就行。”

    说完,他一手扶着ròu棒对正翠花张开的肉缝,猛的尽根插入,从背后插入的

    感觉强烈深入,刺激得翠花全身颤抖。随着jī巴不断的深入,翠花逐渐坠入了快

    感的漩涡,哪管在后面操她的是什么人,她张着嘴喘着气,呻吟着,臀部向后迎

    合着中年村汉的插入。

    中年村汉抓住她那小屁股,挺起ròu棒大力抽插着。大ròu棒的不断抽插,那阵

    阵快感也不停地涌入翠花的yīn户,散向全身。翠花两只小手僵硬的支撑着上身,

    使劲向前挺起并未发育成熟的胸部,头向后仰,嘴里轻声浪叫着。

    中年村汉在此时仍快速地插入ròu棒,终于感觉到翠花xiāo穴的一阵抽搐,也将

    jīng液射入了翠花的xiāo穴深处。

    最后,中年村汉一边将开始发软的ròu棒从翠花的yīn户抽出,一边说道:“你

    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而翠花还在高氵朝的余韵中发呆。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这天一大早,翠花还躺在那中年村汉的怀里睡

    觉,突然听到外边一阵打斗和厮杀,那中年汉子连忙穿好衣服要看个究竟,刚打

    开门,就见外边血流成河,到处都是死人,有几个杀气腾腾的人朝这里走来,二

    话没说便一刀杀掉了那中年村汉,两个小孩看到这场景吓哭了,那几个恶人便寻

    声将那两个孩子也杀掉了。

    这几个人自然就是朱元璋他们一伙,他们又闯进屋内,一眼就看到躺在床上

    的翠花,只见她浑身上下只穿著一件肚兜,乳房半裸露着,一副恐惧到极点的样

    子。

    有人已经举刀准备向她砍去,这时朱元璋却说:“先不急,咱们兄弟几个这

    段时间忙得要死要活的,还差点送了命,此刻不如先快活快活,这小姑娘长得令

    人很是心疼,哥几个先把她轮奸了再杀也不迟。”

    其它的人也多少都有点这般想法,现在看老大都已经发话了,一个个如狼似

    虎的,眼睛都发绿了,直勾勾地在翠花身上上下打量。

    翠花被这几个凶神恶煞的人吓呆了,又听说他们要轮奸自己,也就是要一个

    人一个人轮流着来操她,虽然说她现在被男人操惯了,也不再害怕被操,也不在

    意谁操她,可是同时被这么多男人同时操、轮流操,这可是头一遭。

    翠花感到莫名的恐惧,她生怕自己被活活操死,而且她又隐约听到他们准备

    操完她后要杀了她,这就更让她心惊胆颤,她吓得不敢再往下想,无助地捂着眼

    睛,低声哭了出来。

    朱元璋见小姑娘害怕了,更加刺激了他的兽欲,他脱下裤子,掏出自己那根

    丑陋的jī巴就朝翠花扑去。他将翠花的肚兜向上翻了一些,由于翠花睡觉时没有

    穿亵裤,她那娇嫩的yīn户便立刻暴露出来。

    他把翠花的一双粉腿扯向两边,在自己的jī巴上吐了口口水,便将jī巴直插

    进翠花的嫩红下体。“啊……”翠花发出一声前所未有的惊叫声,同时感到下体

    一阵灼热,知道对方的jī巴已插了进来,并且开始不断抽插着。

    “啊……哼……唔……”翠花几乎是哭哑了声,但那甜美的声音听起来反而

    像是呻吟声。

    朱元璋淫笑着说道:“这小娘们可真她妈的骚呀!”

    其它几人闻声也蠢蠢欲动,凑上前来,等待着对这小姑娘的奸淫,而一些猴

    急的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在翠花的身上狂吻乱摸起来。

    一个低矮的男人上了床,将脸凑在翠花的脸庞周围,在她的脸上狂吻着,又

    一下子将他那厚厚的嘴唇完全盖住了翠花的小嘴,大力地吸啜着翠花的樱唇,又

    肥又大的舌头硬要顶开这小姑娘的雪白贝齿,充满恶臭的口水不住灌注进去。翠

    花眉头一蹙,同时感到这男人舌头强行塞进她的嘴里,两片厚唇紧紧啜着香甜的

    津汁,发出一阵的淫秽声音。

    一个罗腮胡的男人粗鲁地将翠花的肚兜扯掉,再用大手捏住翠花的嫩乳,在

    手中肆意肉捏着,他一手握着她左边乳房,一口埋在翠花的右边rǔ头上,更变态

    地吐出大量唾液,把她右边乳房弄得湿淋淋的,接着又吻她另外一边,手则轻轻

    搓揉这沾满口水的乳房,如此交替不住,慢慢地刺激着她的娇嫩乳房。

    有两个尖嘴猴腮的小子抢不到肥肉,只好一人抱住翠花的一只脚,在上边乱

    舔,还将jī巴掏出来在上边乱蹭。

    那个低矮的男人忽然脱下内裤,露出一支短小的jī巴,放在翠花的脸前,说

    道:“给我舔一下。”

    翠花只看了一眼这根jī巴便感到一阵恶心。在他那又胖又圆的肥大肚皮下,

    毛茸茸地凸出一根丑陋的男性器官,一阵阵恶臭扑鼻而来,上面圆圆的肉头在颤

    动着。翠花差点要昏倒,但现在自己在这帮亡命之徒手里,要是她不听话,随时

    可能会被杀掉,于是只得先用手把ròu棒握着,然后缓缓伸出沾满津液的软滑舌头

    去舔。

    朱元璋还在不断地抽插着翠花的xiāo穴,那里此刻已经湿滑了许多,他的jī巴

    被温热的yīn道紧紧夹着,爽得他大叫起来,最后将jīng液射了进去。

    当朱元璋拔出他的jī巴时,在旁边早已急不可待的一个光头和一个刀疤脸冲

    上来,那个光头想用纸将翠花那被灌满jīng液的yīn户擦净,而那刀疤脸已经等不及

    了,他说道:“反正都是自己人,朱大哥射的还擦什么擦!”说完,便把坚硬的

    jī巴插进那糊满jīng液的xiāo穴中去,大力地抽插起来。

    还有一个又小又瘦的小鸽子,他急得干瞪眼,他看到那一帮人有的亲嘴、有

    的被舔jī巴、有的玩乳房、有的操穴、有的玩脚,少女痛苦的尖叫、男人们满足

    的喘息、“劈劈啪啪”的肉体拍打声,都刺激着他。他连忙跳上床去,拉出翠花

    的一只手,将自己的jī巴塞到她的手心里,令她为自己用手套弄。

    那玩脚的一个尖嘴猴腮的人见那手的套弄比脚好玩,便也挤上床去,拉出翠

    花的另一只手,让她为自己手淫。

    刚才那个被刀疤脸抢了操穴机会的光头,此刻心急如焚,他央求刀疤脸侧着

    身子操穴,让他自己好在翠花的背后顺着她屁股插进她的屁眼里,幸好光头的鸡

    巴不是很大,所以翠花被操屁眼也不是十分辛苦。

    翠花的嘴已经僵硬得不能动了,她感到一阵麻木,那低矮的男人只好自己将

    jī巴向嘴里抽插。他的动作愈来愈快,两人的哼声也愈来愈淫荡,终于他将浓浓

    的jīng液爆发了出来,尽数射进了翠花的小嘴内。翠花蹙眉把腥臭的热精吞下,她

    知道这样是讨男人喜欢的,这才吐出他的ròu棒。

    那个光头显然定力不行,jī巴被翠花狭窄的屁眼紧紧地夹着,没几下便快要

    坚持不住,他忽然将ròu棒从翠花的屁眼拔出来,然后对着翠花的嘴shè精,已经神

    志不清的翠花将shè精后的ròu棒含入口中,用舌头将口中的ròu棒清理干净。

    就这样,这七个恶狼般的男人轮流在翠花的身上各处发泄,翠花身上的ròu洞

    都被他们轮流干着,一个也不放过,那xiāo穴、嘴里、屁眼里、乳房上、脸上、手

    上……到处都是男人们射出来的jīng液,他们有人累了就先歇一会,等别人干完了

    再接着干,反正翠花的ròu洞始终没有闲着。

    刚开始的时候,翠花竟然被这玩法弄得高氵朝迭起、快感连连,有说不尽的舒

    爽。但是随着她一次次地泄身,她的身体已经吃不消了,浑身无力,有几次甚至

    被操晕过去。

    而那几个色鬼射了两三次精后,jī巴也渐渐不中用,有的干脆就硬不起来,

    但他们的兽欲不减,便用手拧她的胴体、用牙咬她的乳房和屁股、用巴掌搧她娇

    嫩的肌肤,更有人拔她yīn户上那细微的汗毛,最后干脆有人找来一根木棍,插在

    她的xiāo穴里取乐。

    翠花受不了这种非人的虐待,一声声地惨叫和尖叫,哭得已经岔了气,而那

    几个人却乐得合不拢嘴。

    最后,他们觉得玩得差不多了,便准备杀掉这小姑娘。正在这时,张无忌等

    人来了,才算是救了翠花一命。

    张无忌听到翠花的悲惨经历,不由得心像是被人拧裂了一半,难受得要命,

    他感到万分自责,这一切都与他脱不了干系,百感交集中他流下了眼泪。他在这

    里照顾了翠花三天,等她身子康复了,便给了她些银两,并派人送她回父母家。

    杨逍便问张无忌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认识翠花?张无忌无奈只好将杨不悔

    和他之间的那个秘密告诉了杨逍,杨逍似乎若有所悟。

    张无忌由于被杨逍劝说,所以没有过度责罚朱元璋,让他带路去大都。

    半路上,杨逍悄悄对朱元璋说让他要斩草除根,朱元璋立刻意会,便悄悄折

    回去杀翠花。杨逍之所以这么做,大概是知道这翠花是女儿的一块心病,她要是

    回到武当山附近,万一把女儿的事抖搂出来,让不悔以后怎么面对殷梨亭?

    朱元璋去杀翠花离开了,而张无忌也不是傻瓜,他发现朱元璋不见了,便知

    不妙,赶去救人。但为时已晚,翠花已被朱元璋杀害。

    张无忌愤怒无比,他决意要将朱元璋逐出明教,任由杨逍怎么劝说都不行,

    而朱元璋却始终没有出卖杨逍。

    朱元璋走后,杨逍连忙赶去,暗中支持他,并给明教的一个地方势力头目一

    份亲笔信,在信中极力推荐朱元璋,并委以重任,朱元璋感激不已。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