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三回 不悔变了心

    不一日,张无忌一行人来到河南境内。明教大帮人马成群结队的行走不便,

    分批到嵩山脚下会齐,这才同上少室山。由巨木旗掌旗使闻苍松持了张无忌等人

    的名帖,投向少林寺去。

    过不多时,寺中一名老年的知客僧随同闻苍松迎下山来,说道:“本寺方丈

    和诸长老闭关静修,恕不见客。”群雄都很激动,不管问什么,他都说不见,然

    后扭头便回寺内去。

    众人来是要讨公道的,所以便冲进寺去。只见寺内一片狼藉,大院子中到处

    都有激烈战斗的遗迹,到处溅满了血渍。群雄不知这里发生了什么,便分头去找

    那个僧人,但四下搜索,各旗掌旗使先后来报,说道寺中无人,但到处都有激斗

    过的痕迹,连尸体也找不到。

    厚土旗掌旗使颜垣发现罗汉堂中的十八尊罗汉像都背对着人,像是有人翻动

    过。到罗汉正面一看,十六尊罗汉背后各划了一字,自右至左的排去,十六个大

    字赫然是:“先诛少林,再灭武当,惟我明教,武林称王!”

    众人大吃一惊,想必这是有人假藉明教的名义为非作歹,血洗少林寺。但为

    什么罗汉又被翻个过,谁也想不通。

    张无忌却突然想道:“‘先诛少林、再灭武当’,只怕……只怕武当派即将

    遭难。”便召集众弟兄朝武当山进发。张无忌恐怕众人赶不上,便和韦一笑乘快

    马先行一步。

    不日张无忌和韦一笑便秘密潜入武当山,在武当山上看到一个自称空字辈的

    少林僧人求见张三丰。武当派的一道人便安排他在大厅等候,去叫两个道童请俞

    三侠。

    那两个道童一个叫明月,一个叫清风,张无忌都认识,在半路上,他便上前

    打招呼,虽然多年不见,但张无忌一说明,两人还是认出了他。他假扮成道童,

    就说是替清风,他和明月便去抬俞三侠。

    两人将俞三侠抬至大厅,俞三侠便带那空相来到张三丰修炼的地方。张三丰

    主动迎了出来,张无忌见到后又悲又喜。

    空相见到张三丰,便说少林受到魔教袭击,已经被明教灭门,空闻等众僧殉

    难,明教朝武当进发,他来报信。说完便号啕大哭,张三分不忍便伸手相扶,没

    想到那空闻拔出刀子,刺向张三丰。张三丰没想到会这样,挨了一刀,愤怒之余

    将空相一掌劈死。

    张三丰吐出鲜血,看样子伤势很重,最少须休养三个月。

    正在这时,有弟子来报,明教大举上山,吵嚷着要见张三丰。俞三侠心中一

    惊:明教来着不善,师兄弟们远征明教至今未归,山上都是三四代的弟子,武功

    薄威,师父身受重伤,自己又瘫痪,真不知如何是好。

    张三丰也叹了口气,说道:“岱岩,生死胜负,无足介怀,但武当派的绝学

    却不可因此中断。我自创了一套太极拳,现在就教给你,你能学多少就算多少,

    希望他们不要对你下手!”

    说完便开始教他太极拳,但时间短,精髓深,俞三侠连十之一儿也学不到,

    明教的人马已经到了大厅。张三封给俞岱岩交待了一些事情,便毅然走进大厅,

    张无忌也跟着进去。

    大厅中站着一个少年公子,一身白袍,袍上绣着个血红的火焰,轻摇折扇,

    正是女扮男装的赵敏,身旁还站着那八个随从,另有十几人跟着。

    张无忌心想这一切都是赵敏搞的鬼,于是心中一动,双手在地下抹满灰土,

    跟着便胡乱涂在脸上,让别人再认不出他了。

    赵敏自称是明教教主张无忌,令张三丰颇是疑惑,但也客气地回礼,并询问

    自己的几个徒儿下落。赵敏称几人都在他那里,并说殷六侠也残废了。

    张三丰气急攻心,吐出血来。赵敏见那空相已得手,便肆无忌惮地要求张三

    丰归顺朝廷,替朝廷办事。张三丰自然是不同意,赵敏便说要讨教一番,便令手

    下的三个人出来,其中一个阿三是那八个护卫中的,另两人一个叫阿大,一个叫

    阿二。

    正在这时,韦一笑出现了,并当面指出赵敏是冒充的,说明教大批人马随后

    就到。赵敏以为他是哄自己,很是不信。这时,第二批人马杨逍、殷天正、说不

    得等人也都来到大厅。

    赵敏见明教真来了,便说自己是来讨教武当功夫,和明教无关系。张三丰也

    不愿多和明教牵扯,便要独自迎战。

    突然,张无忌闪身出来,说要替张三丰应战。张三丰不认得他,只道是自己

    的徒孙,便断然拒绝,但见他目光中不露光华,却隐隐然有一层温润晶莹之意,

    显得内功已到绝顶之境。张三丰便嘱咐他要小心。

    张无忌有意要显扬武当派的威名,便使出刚偷学的太极拳来迎战,打了几十

    个回合,阿三首先败下阵来,但从他的武功可以判断他会少林金刚指,他也承认

    自己是伤害俞三侠和殷六侠的凶手。张无忌便要然他交出黑玉断续膏,那时治疗

    这种残疾的密门药。

    阿三自然不给,阿二、阿大也出来应战,但都纷纷技不如人,张无忌反倒在

    张三丰一旁的指点下,太极拳越使越好。赵敏认出了此道童正是张无忌,便出声

    咒骂。张无忌见也没必要隐瞒,便向太师父和俞三叔说明一切,两人自然喜出望

    外。

    赵敏见自己呆在这里无趣,便要离开,张无忌自然不肯,但玄冥二老突然出

    现,保护她离去。

    当晚,张无忌和张三丰柄烛夜谈,直到很晚。张三丰感慨颇深,当得知张无

    忌已当了明教叫住,先是不快,但经张无忌解释,也释然开怀。

    张无忌回到给他安排的住处已经快二更了,他刚一推门,只见杨不悔正坐在

    床上等他。他便上前询问她有什么事,她先是低头不语,停了半天才说:“无忌

    哥哥,今晚就让我一个人伺候你吧!”

    说完,便去打水为张无忌洗脸、洗脚。张无忌很是受用,这杨大小姐平时只

    被人伺候,何时伺候过别人,虽然手脚显得有些笨拙,但已经难能可贵了。张无

    忌心中暗想:看样子这小妮子又思春了,今晚要好好地干她一番。

    杨不悔倒完水回来,张无忌一把将她搂在怀里,说道:“不悔妹妹,可想死

    我了,咱们好久没操穴了,今晚我不会令你失望的!”杨不悔闭上双眼,说道:

    “无忌哥哥,你今晚要好好爱我!”

    张无忌此时软玉温香抱在怀,胸口被杨不悔那高挺且弹力十足的丰胸抵住,

    又温又软,顿时情欲耸动。杨不悔今天穿著一身淡黄色的裙子,衣服将自己紧紧

    包住,隐约地显示出诱人身材,那一对双乳坚挺,柳腰纤细,臀部在紧身裙子的

    衬托下显得十分高翘,又圆又挺。

    那裙子轻薄飘逸,令张无忌看得全身火热,玉乳纤腰尽贴上来,加上杨不悔

    花容月色、娇嗔媚诱,张无忌哪还忍得住?抬起她的下巴,低头吻着她小嘴。双

    腿也紧紧地勾住杨不悔的玉腿,双膝自两侧斜顶杨不悔的美臀,jī巴也隔着裤子

    在她的身体上厮磨,没几下便已经硬了起来。

    杨不悔被张无忌弄得浑身燥热,双臂缠绕在张无忌的脖子上,享受着他的深

    吻。张无忌的舌头已经伸进杨不悔口中,与杨不悔的香舌互搅,津液相通,两条

    嫩舌相缠互绞,享尽温柔。他的右手更不客气地在杨不悔的背上轻抚着,渐渐地

    往下在杨不悔的圆臀上不断抚摸,把杨不悔弄得难过之极,身子蠕动,那高翘的

    美臀不由得随意扭动起来。

    张无忌那手又缓缓地顺着杨不悔身体向前爱抚,最后摸到杨不悔的胸部,握

    住杨不悔的美乳,手指用力一按,便陷了进去,轻轻揉弄起来。

    杨不悔在张无忌的爱抚下更是觉得浑身热燥,彷佛体内有一把火正在不断燃

    烧。双乳又挺又鼓,十分难受。而张无忌用手揉捏双乳,令她顿时释怀,当下忍

    不住娇吟一声,樱唇吐气,如麝如兰的香气轻拂在他脸上,令张无忌更加兴奋。

    他干脆解开杨不悔的前襟的衣扣,双手已经急不待等的伸进了杨不悔的衣裙

    之内,摸到的是两个柔腻细致的尤物,一手便抓住一个,手指杨不悔的rǔ头上搓

    弄起来。

    杨不悔娇喘吁吁,媚眼四射,浑身温热,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温润的大磁场,

    紧紧地将张无忌吸住。张无忌美女在抱,jī巴已经涨得非常难过,尤其是杨不悔

    那娇媚的表情,更是令他心醉神迷。

    张无忌用力剥开杨不悔的上衣,露出两个浑圆丰满、鼓涨坚挺的乳房,rǔ头

    上的红晕如玫瑰花瓣般散开,色泽比她破身之时深了些。他忍不住将身子挺起,

    胯坐在杨不悔的腰上,双手自然而然地往前捉住杨不悔的娇乳玩弄起来。而他的

    jī巴已经涨得要命,像是快要从裤子中蹦出似的,他干脆径直将大jī巴掏出来,

    在杨不悔的眼前晃动着,还不时地将guī头蹭在她脸上,并戏言道:“不悔妹妹,

    哥哥我让你玩玩我的大jī巴!”

    杨不悔脸颊一阵红晕,又喜又羞,横了他一眼,娇声道:“谁要玩呀,我才

    不要呢!”

    她嘴上虽然这样说,但那纤柔的小手已经在张无忌的jī巴上轻抚起来,握住

    张无忌的jī巴,用掌心按摩着他的jī巴,还不时地的搓弄起来。

    张无忌的ròu棒被她温暖的小手握住搓弄,彷佛包裹在一块温热的海绵中,不

    断受到挤压按摩,十分舒畅。guī头的肉棱被她的小手轻擦抚弄,又不时在前端抠

    弄,弄得张无忌浑然忘形,jī巴又痒又涨,便对杨不悔说:“不悔妹妹,无忌哥

    哥今天请你吃大肉肠,不要客气,尽管吃吧,我知道你一定是嘴馋了!”

    杨不悔当然明白张无忌所指为何,悄悄地伸出香舌轻触guī头,ròu棒也随之震

    荡一下,张无忌的喉咙里发出舒服的声音。杨不悔开始从guī头向下舔去,用舌头

    裹住guī头,并用舌尖在上边像画圆一样轻舔着。接着,便不停的舔着guī头下边的

    ròu棒,同时舌头也舔着guī头的肉棱,嘴唇轻轻夹住guī头,发出声吸吮。

    张无忌受到杨不悔嘴里的唾液香舌滋润,很是受用,为了回馈她,便把自己

    的双手放在她的双乳上,手指玩弄着杨不悔的坚挺柔滑的嫩乳,不时地捏弄敏感

    十足的rǔ头,杨不悔不由得全身也随着紧张起来,轻轻地颤动着,张无忌变本加

    厉,一手捏住一粒粉红色的rǔ头。

    杨不悔感到从胸部有一股电流般的刺激快感直冲向大脑,忍不住便先吐出龟

    头,又用舌头舔那根大ròu棒下边的阴囊,在上面认真地舔着,她试图将张无忌的

    大蛋蛋含在嘴里,但是他的睾丸太大了,根本含不下去,只能用小嘴半含着。

    张无忌见杨不悔的嘴上功夫又进步了许多,舔得自己舒服的快要晕厥过去,

    便调侃道:“不悔妹妹,你舔jī巴的功夫真棒呀!你这么喜欢舔jī巴,又长时间

    没有吃了,是不是背着我在外边偷吃别的男人的jī巴呀?”

    杨不悔听到这话又惊又羞,似乎有什么心事似的,但随即又再低着头张开小

    嘴,握住挺立的ròu棒,把涨大的guī头含在嘴里,慢慢向里塞。张无忌的jī巴足足

    有九寸长,而且十分粗硬,而杨不悔的嘴可是樱桃小嘴,所以把张无忌的大jī巴

    整根含在嘴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她还是努力地去做。那guī头几乎已经顶到

    了她的喉咙,她又费力地向里吞着,这下子guī头已经插进了她的喉咙里,虽然还

    有半截子露在嘴外边,但对张无忌来说已经是很新鲜的尝试了,guī头插到深喉里

    自然是别有一番滋味。

    张无忌见杨不悔卖力地舔着自己,他也不能闲着,便伸出手在她的yīn唇外抽

    插抠挖。杨不悔的下体突然传来一阵强烈快感,胴体中涌出来的快乐冲击,使得

    她不停地喘气,也不断地呻吟,一阵天旋地转,下体一道洪流儿喷涌而出。

    杨不悔受到aì液喷射的刺激,嘴里一阵吸吮搅动,一条香舌更是快速地在肉

    棒上、阴囊上用力舔着,紧接着又是一连串的活塞运动。张无忌彷佛也把杨不悔

    上面的俏丽的小嘴儿当成了下面那湿滑的xiāo穴。

    大约抽插了一柱香的工夫时候,张无忌只觉得浑身一畅,深呼了口气,便在

    杨不悔的口中射出一滩jīng液。这次他并未运用九阳神功护体,因为他从杨不悔渴

    望的眼神中知道她很想喝他的jīng液,便主动射给她吃。

    杨不悔只觉口中的ròu棒射出一股又热、又浓、又稠的jīng液,直接射入喉咙深

    处,她慢慢地把留在嘴内的jīng液全部咽了下去。张无忌的jīng液全然没有腥臭的味

    道,反有还带有男子特有的体香。杨不悔似乎还意犹未尽,伸出舌头舔干净嘴角

    边残留的jīng液,然后又捧起ròu棒,由guī头开始舔着,用舌头把沾在ròu棒上的jīng液

    舔干净。舔着舔着,张无忌的jī巴又再次硬了起来,杨不悔又惊又喜,她没想到

    这么快又硬了。

    张无忌再次抓住她胸前娇乳,手手有节奏的揉搓着,时快时慢、时重时轻,

    那鼓涨的玉乳被张无忌揉捏的变化出各种形状,而杨不悔则随着张无忌的双手的

    变化,嘴里发出各种奇怪的呻吟声。

    此时,张无忌的身子贴紧杨不悔,与她躺床上,他腾出了一只手,毫不客气

    地按在杨不悔的饱满yīn户上,只觉触手湿滑黏腻,温润火热,心知杨不悔的欲火

    也已将近燃烧到了极点。张无忌淡淡一笑,手指贯入温暖无比的yīn户中抖动,在

    她的yīn道皱壁中挑弄摩擦,弄得杨不悔浑身发痒发热,紧夹双腿,却是半点力道

    也无。

    杨不悔感到yīn户中彷佛有千万只蚂蚁在同时爬行、噬咬,又骚又痒,却又无

    法搔到痒处,身子像毛毛虫一样忍不住蠕动了起来,肌肤泛出阵阵红光,呼起加

    快,娇乳波澜起伏,嘴里浪叫道:“无忌哥哥……快……快点!我……我快……

    不……行……了……”这浪叫声分明在表示她的yīn户已经骚透了,急需张无忌的

    jī巴来操一操。

    张无忌会心地一笑,突然间手指急速颤动,快速地在杨不悔的yīn户里抽插,

    沾着汨汨流出的yín水,“滋滋”之声不绝于耳。

    杨不悔只觉快感一波一波自yīn户向全身袭展开来,带着令人酥酸的电流传遍

    了身子的每一处,嘴里发出不知所云的淫叫声、喘息声,浑身上下香汗淋漓,脸

    色表情似痛苦,又似欢快。刚才咽下去的jīng液此时也在胃中翻天倒海,那独特的

    味道刺激着她的每一根神经,这比任何催情剂和春药都更能撩人春心。她的yīn户

    此时已经是水淋淋、红滟滟地闪动着妖绕的光泽,肌肤因此变得烫热,娇躯不断

    扭动。

    张无忌将手指由杨不悔的xiāo穴中抽出,举到杨不悔的面前晃动,笑着说道:

    “不悔妹妹,你的水可真多呀!弄得我满手都是,你瞧瞧……”

    杨不悔眯着眼睛看到张无忌的手上满是yín水,发出闪亮亮的光泽,又闻到张

    无忌手上自己淫液的骚味,更是令她羞得整个脸蛋红彤彤的。而她的xiāo穴中却因

    手指的抽离,很是空虚,急需异物的插入,不由得挺动起阴部,两条大腿不住地

    相互磨擦,以解xiāo穴中骚痒之苦。

    张无忌见杨不悔已经羞态可掬、骚味十足,心中不由得一荡,跪在床上,将

    杨不悔的双腿抬起,扛在自己的双肩上,又将自己的jī巴顶住杨不悔得yīn户,在

    上边摩擦了一番,沾了许多淫液,然后便顺势慢慢地塞入。

    杨不悔感下身突然一阵充实,一条火热坚硬的东西挺了自己的身体,xiāo穴不

    由自主地收缩起来,将张无忌的jī巴夹得一紧一松,很是有趣。

    张无忌又是向前一挺,jī巴又深入了许多,那湿滑的皱壁紧紧地将他的jī巴

    裹住,抽送起来也不是很容易,因此他便渐渐用力,jī巴也渐感舒爽。

    杨不悔虽然不是第一次被干,但那坚硬粗大的巨物,以及快速的抽插,也颇

    令她xiāo穴涨痛,身体像是被活活劈开一般,嘴里也讨饶着:“无忌哥哥……你插

    慢些……xiāo穴快被你插坏了,真的很痛……很痛……”

    张无忌笑着说道:“xiāo穴哪有那么容易被插坏,你每次都说xiāo穴要被插坏,

    也从没见坏过,你那么浪,不狠狠地操你,怎么行呢?”说完,便更加用力地操

    起她的xiāo穴。

    渐渐地,杨不悔觉得yīn户没有刚才那样裂疼,她的xiāo穴被操的有些麻木,反

    而插慢了就没有感觉了,于是便主动挺动自己的腰肢,使张无忌的jī巴能插得更

    深更快些,身子也不由的颤抖起来,脸上春光灿烂,嘴里发出叮咛的喘息声,胸

    前双乳因起伏上下、左右颤抖而显出变幻莫测的乳波,沾满香汗、闪闪动人。那

    搭在张无忌肩上的双脚,也放下来缠上张无忌的后背。

    张无忌一边享受jī巴抽插xiāo穴的快感,一边欣赏杨不悔的艳姿媚态,越看越

    兴奋,jī巴也突然大力前顶,狠狠地撞向杨不悔蜜洞深处,只插得杨不悔无力地

    娇吟一声“哎哟”,魂魄彷佛在剎那间被撞得散碎离体。

    杨不悔被张无忌的jī巴插得像是触电一般,那电流不断从yīn户向全身扩散,

    转瞬间传遍了她的身体,那感觉一次比一次深入,一次比一次酥酸,夹杂着“噗

    滋!噗滋!”的yín水声,把杨不悔弄得骨软筋酥、浑身无力,任凭张无忌在自己

    身上翻天倒海。

    张无忌愈是抽插,愈是兴奋,最后干脆将杨不悔的双腿大大朝两边分开,使

    得自己能清楚地看到大jī巴抽插那鲜红嫩湿的yīn户,只见大jī巴一下进去、一下

    又出来,上边沾满yín水,闪着光泽。

    杨不悔的xiāo穴被张无忌一阵狂抽猛送,弄得她香汗淋漓、秀发沾湿、摇头晃

    足,只觉得欲火狂潮一波波涌来,一波未尽一波又起,整个人沉浸在欲海之中。

    她的yīn户不断吞吐着大jī巴,翻出一阵又一阵的淫液浪水,又热又烫,淫液涨满

    溢出,顺着jī巴自两旁流出,连屁股和床单上都沾满了闪闪发光的yín水,整个下

    半身都湿透了,yīn唇也变得红亮鲜然、十分可爱。

    张无忌只觉得guī头传来阵阵酥酸,jī巴得到前所未有的舒适之感,阵阵快感

    袭上身来,下身狂震,彷佛通了电流,在下体到处乱转。他的双手忍不住紧捏着

    杨不悔的两个嫩乳,不断地按压揉弄,那两个乳房被他的双手相挤揉搓,挤出一

    条深邃的乳沟,晶莹的汗珠散落于乳沟之中,那玉乳也因香汗的浸泽而湿更显诱

    人。

    杨不悔被张无忌的jī巴插得十分舒畅,花心处如万蚁噬咬的骚痒酥酸,而身

    体却也十分舒活。

    张无忌一手扶着杨不悔的纤腰,一手在她丰满的的嫩乳上大肆轻薄,用力捏

    拉,喘息道:“怎……怎样……无忌哥哥操得你舒服吧……”说着,又狠狠地操

    着,把杨不悔弄得哎哟哎哟的浪叫着,娇躯颤动的更加厉害,两个雪白嫩弹的娇

    乳在张无忌眼前跳动,又滑又腻,还不时发出雪白的柔光。

    杨不悔的阵阵体香、诱人乳香和阴部幽香混合这香汗的味道,吸入张无忌的

    鼻中,更觉刺激。张无忌干脆俯下身去,头一低,便含住杨不悔的嫩滑香乳,吸

    吮着那淡红rǔ头,不断用舌头去吮吸挑弄。只把杨不悔亲得放声浪叫,整个胸部

    向上挺起,秀发甩出数滴汗珠,飞溅四处,双手紧紧抱住张无忌的头往自己的双

    乳上按去。

    张无忌的几番进攻,把杨不悔弄得难以招架,浑身一阵舒展松弛,一阵酥酸

    连连,一种奇妙的酸麻滋味酥入骨中,整个人在瞬间好象连骨头都化掉了。他的

    脸深埋在雪杨不悔的双乳中,所触之处全是光滑柔腻肥圆韧弹的雪肌玉肤,嗅得

    一阵阵乳香横溢。好一会儿,江天涛抬起头来,臀部猛一用力,guī头深深陷入那

    花心嫩蕊之中,整个被紧紧包住,用力收缩,只觉得guī头又热又湿,又酸又痒,

    麻酥骚涨。

    杨不悔花心又酥又热,又嫩又热,忍不住泄了身,整个人如章鱼般紧紧地将

    张无忌缠住,那滚烫的yín水浇洒在张无忌的guī头上。张无忌也不再忍耐了,“扑

    哧”一声,将又浓又热的jīng液整个射出,彷佛一道极强力的水柱撞击在杨不悔的

    花心嫩肉上。

    她的yīn户中jīng液浓浓,jī巴湿淋淋的,乳白的液体从yīn户外侧渗出,沿着大

    腿根部流了下来,弄湿了张无忌的阴囊,也令俩人的下体阴毛沾满jīng液,显得闪

    闪有光。

    张无忌将jī巴抽离杨不悔的xiāo穴,躺在杨不悔的身旁,将她搂在怀里,喘气

    道:“不悔妹妹,舒服吗?真希望每天都能这样抱着你干你!”

    杨不悔被张无忌操得几乎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只听她喘气声清晰入耳,

    胸口起伏,显然是整个人都累垮了,但她仍趴在张无忌的耳边,轻声说道:“无

    忌哥哥,我也很希望能这样!但你真的能做到吗?”

    张无忌不知道杨不悔为何要这么说,便应声道:“当然可以了!”

    杨不悔淡笑了一下,说道:“你真当以为自己的jī巴是铁打钢造的呀?你的

    床上功夫虽是很厉害,但是你不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我现在要和小昭分享你,

    你长的那么帅,武功又那么好,现在当教主了,真是年少有为,以后还不知有多

    少姑娘会喜欢你,别的都不说,那个峨嵋派的周芷若对你好象很有意思,还有那

    个神秘的赵敏也好象也很喜欢你,你难道对他们没有动心吗?我将来顶多是属于

    你的女人中的一个,万一你把我玩腻了,整天和新欢泡在一起,到时候我只有独

    守空闺的份了!”

    张无忌真么想到杨不悔会这样想,他先是一愣,接着摸了摸杨不悔的头发,

    说道:“不悔妹妹,你想的也太多了吧,不管怎样,我都会一直喜欢你的!”

    杨不悔突然起身下了床,浑身赤裸地跪在地上,低着头说道:“无忌哥哥,

    你就原谅我吧!”

    张无忌顿时不知所措,他不知道杨不悔为何要向他下跪,还要求他饶恕,连

    忙下床要扶她起来,嘴里还说道:“不悔妹妹,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话起来说

    吧!”

    杨不悔被张无忌扶起来,坐在床边,轻轻地说道:“无忌哥哥,我妈去世之

    时托你照顾我,你万里迢迢的将我从淮河之畔送到西域我爹爹手里。说实话,我

    很是喜欢你,后来又献身于你,享受你的宠幸,本来我已经打算这一辈子都跟定

    你了。可是……可是……”

    张无忌便插话道:“可是用情不专,到处留情,惹得你不高兴了,是吗?呵

    呵,我的不悔妹妹也懂得吃醋了!”

    杨不悔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辩解道:“无忌哥哥,你不要误会,我知

    道你很优秀,很多女孩子都会喜欢你,就算你不招惹她们,她们也会主动缠上你

    的,我知道这都不怪你,男人有几个老婆也都是正常的。但你还记得吗,小时候

    你给我卖了串糖葫芦,我喜欢的要命,但被人抢走了吃了一口,你给我又抢了回

    来,但我怎么也不愿意在吃那串糖葫芦了,因为它已经被别人咬过了,再也不是

    我一个人的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张无忌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呆呆地看着杨不悔,问道:“那你现在是什么

    意思呀?”

    杨不悔接着便说道:“你也知道我爹妈和殷六叔之间的事,虽然那是很久以

    前的事啦,不过殷六叔始终没忘记妈妈。这次他身受重伤,日夜昏迷,时时拉着

    我的手,不断的叫我:‘晓芙!晓芙!’”她说到这里,泪水盈眶,甚是激动。

    张无忌道:“那是六叔神智胡涂中的言语,作不得准。”

    杨不悔道:“不是的。你不明白,我可知道。他后来清醒了瞧着我的时候,

    眼光和神气一模一样,仍是在求我别离开他,只是不说出口来而已。”

    张无忌叹了口气,说道:“我当竭尽全力,设法去夺得黑玉断续膏来,医治

    三师伯和六师叔之伤。”

    杨不悔道:“殷六叔这么瞧着我,我越想越觉爹爹和妈妈对他不起,越想越

    觉得他可怜。无忌哥哥,我已亲口答应了殷……殷六叔,我要陪他一辈子,永远

    不离开他了。”

    张无忌吃了一惊,哪料到她竟会对殷梨亭付托终身,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

    将手伸向杨不悔的yīn户,说道:“你不后悔吗?你以前老是被我的大jī巴插,也

    不知道殷六叔的jī巴是大是小,能不能满足你呀?”

    杨不悔害羞地说道:“殷六叔的jī巴虽然没有你的大,但硬起来也有六、七

    寸,我想我会慢慢适应的!”

    张无忌忙问道:“你……你……你是不是已经和殷六叔上床了?”

    杨不悔连忙红着脸道:“上一次殷六叔昏迷中把我当作是我娘,抱着我要亲

    我,我应是推开他了!”

    张无忌反问道:“那你怎么知道他jī巴的大小?”

    杨不悔回答道:“我最近一直照顾殷六叔,有时帮他洗澡换衣服,自然看见

    过他那里。有一次我不小心碰到那里,他的jī巴很快便硬了起来。”

    张无忌又问道:“那你爹是什么意见?”

    杨不悔应答道:“我爹什么也没说,只是让我来征求你的意见,他说他已经

    把我托付给你了!”

    张无忌点了点头,说道:“一切都尊重你的意见,你既然喜欢殷六叔,那你

    以后就好好照顾他吧!”

    杨不悔眨巴了眨巴眼睛,眼珠子一转说道:“无忌哥哥,你不怪我了吗?我

    还有一件事要和你商量!”

    张无忌便问他是什么事情。

    杨不悔答道:“殷六叔也曾问过你我的事,我告诉他我们之间什么也没有,

    我还是个处女,但你也知道我的处女膜早就被你捅破了,我现在真不知道该如何

    面对殷六叔,我真不忍心他失望!”

    张无忌好象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道:“让我想想,你现在是想要变回处女

    吧!但你现在没有了处女膜,xiāo穴又不是十分紧,你怕瞒不过殷六叔对吗?”

    杨不悔连连点头,说道:“对呀,就是这个意思!”

    张无忌沉思了一会,叹了口气,说道:“我倒是有办法,只不过……”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