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二回 地牢戏赵敏

    次日清晨,张无忌率领众人,和大家道别,然后带着这队人马出发了。

    一行人行出百余里,由于这里是一片无尽的沙漠,因此他们只能在沙漠中就

    地歇宿。这时,忽听得东北角上蹄声杂沓,有大队人马自西而东奔驰而过,少说

    也有一百余乘。过不多时,便看到是峨嵋派打扮的一群尼姑,她们大多应该是灭

    绝师太的徒孙级人物,灭绝师太以及她的几个主要弟子都不再其中。

    那群峨嵋派的人原来是在光明顶下留守待命的,但是却多日不见师祖和师父

    们下山,便前来寻找,见到明教众人,自然上前问个究竟,但她们见明教高手众

    多,她们远不是对手,所以也就逃走了。

    但这却引起明教众人的疑惑,明明灭绝师太早已下山多日,怎么没和她们的

    门人汇合。众人边走边谈,都觉峨嵋派这许多人突然在大漠中消失,其理难明,

    张无忌更是挂念周芷若的安危,却又不便和旁人商量。

    这日行到傍晚,他们突然在一排矮树之间发现了状况,那里的土像是新埋不

    久。于是,便用铁铲在地下挖掘不多时,赫然露出一具具尸体。尸首已然腐烂,

    面目殊不可辩,但从身上衣着看来,显是昆仑派的弟子。

    这时,先行的几名教众发现殷梨亭殷六侠摔在沙谷之中,便奔回报讯。张无

    忌心急如焚,便即奔去,得到近处,只见殷梨亭满身是伤,被明教弟子从沙谷中

    抱了出来。殷梨亭几乎所有四肢的关节全都被人折断了,气息奄奄,动弹不得,

    对方下手之毒,实是骇人听闻。殷梨亭神智尚未迷糊,见到张无忌,脸上微露喜

    色,但又很快昏迷过去。

    大家经过一番救治,殷梨亭渐渐苏醒了过来,他说自己的伤是被少林的大力

    金刚指所伤。张无忌觉得事出蹊跷,便和杨逍商量准备去少林寺看个究竟,于是

    一行人便又转向少林寺行去。

    刚走出没多远,便遇到九个人骑马走来,为首的是一名年轻公子,只见她身

    穿宝蓝绸衫,轻摇折扇,掩不住一副雍容华贵之气,其相貌俊美异常,双目黑白

    分明,炯炯有神,手中折扇白玉为柄,握着扇柄的手,白得和扇柄竟无分别,杨

    逍悄悄告诉张无忌这名公子是女扮男装。

    那一身男装的少女极力邀请张无忌等人去其山庄做客,大家本想拒绝这陌生

    人的邀请,但却发现她身配倚天剑,想到此人或许和灭绝师太等人的失踪有关,

    便决定去一探究竟。

    他们来到前方不远的绿林山庄,那名年轻公子进去换了女装再出来与大家见

    面,只见她穿上女装后,更是显得温雅秀美、娇艳姿媚,美丽之中略带着三分英

    气,同时雍容华贵,令人肃然起敬,不敢逼视。

    那少女告诉大家,她姓赵单名一个敏字,家住汴梁。她布置好了一桌酒席,

    招待大家酒菜。她喝了几杯后,不慎将酒洒在衣服上边,便又要进去换衣服。可

    是她却把倚天剑放在桌上,好奇的周颠便拔出倚天剑要看个究竟,谁料这竟是一

    把假的木制剑。

    杨逍一看情形不对,便建议大家离开这里,说这里处处透着邪气,张无忌也

    觉得事有蹊跷,便带领众人迅速离开这里。

    众人没走几里路,便纷纷觉得浑身发软,像是中毒似的,只有张无忌没有中

    毒迹像。张无忌研读过王难姑的毒经,马上想到了这一定是中毒了,再想想刚才

    山庄内有一些奇异的花草,那种花的香味和假倚天剑的檀木香味混合起来就是一

    种剧毒,藉此毒必须服用那种奇异的花草才行。

    于是,张无忌便吩咐众人原地休息,不要自行运功排毒,等他去取解药。

    张无忌当下施展轻功,疾奔绿柳庄而去。他知道这次杨逍、殷天正等人所中

    剧毒,一发作起来只不过一时三刻之命,倘若不及时抢到解药,众人性命休矣。

    这二十余里途程片刻即至,他直冲后园,抢到水阁,只见一个身穿嫩绿绸衫

    的少女左手持杯,右手执书,坐着饮茶看书,正是赵敏。

    张无忌二话没说便从池塘岸畔跃向水阁,双手已将水中七、八株像水仙般的

    花草尽数拔起,便要离开。

    这时,只听得“嗤嗤”声响,几枚暗器迎面射到,张无忌右手袍袖一拂,将

    暗器卷入衣袖。他身子站定,看手中花草心中大喜,当即揣入怀内,说道:“多

    谢解药,告辞!”

    赵敏笑道:“来时容易去时难!”便想拦住他的去路,但她武功不济,根本

    不是张无忌的对手,反而被张无忌摘取了她头发上佩戴的珠花。

    她见自己打不过张无忌,便说道:“不打了,反正我打不过你,珠花你该还

    给我了吧!”

    张无忌没想到刚才那么狠毒的少女,此刻却变得如此温柔,也没多想,便朝

    她走去。他走到她面前,正要伸手还她珠花,突然间脚底一软,登时空了,身子

    直堕下去。他急中生智,一把抓住赵敏的小腿,也将她拉进了地牢。

    这个地牢十分深邃,墙面十分光滑,任张无忌怎样攀登也上不去了。他心急

    如焚,杨左使他们还在等他的解药呢!晚一会儿去,就多一分危险。

    张无忌只好逼赵敏将自己弄出去,但赵敏却一点也不着急,还笑嘻嘻的。

    于是,他便抓住了她手腕,赵敏惊道:“喂,男女授受不亲,你握着我手干

    么?”

    张无忌被她一说,不自禁的放脱了她手腕,但他此时和赵敏几乎贴身,又闻

    到她身上的少女气息,加上怀中的花香,不禁心神一荡,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奇怪

    的念头,便再此抓住赵敏的手腕,一把将她推倒在地便要脱她的衣服。

    赵敏惊讶万分,大声喊道:“张无忌,你要做什么?快放开我!”

    张无忌邪邪地一笑,说道:“赵姑娘,你不要再想耍什么花招了,今天你要

    是不放我出去,我就扒光你的衣服,破了你的处子之身,让你生不如死!”

    赵敏听到张无忌的这番话,立刻呆住了,不知该如何是好,但很快便笑着说

    道:“张大教主,你恐怕要失望了,小女子16岁时已经被别的男人开过苞了,

    因此深知床笫乐趣。自从见到张教主第一眼起,就觉得张教主少年英雄、英俊风

    流,早想和你在床上云雨一番,就不知道张教主的床上功夫是不是也和乾坤大挪

    易一样威力无比?小女子已经有两三个月没有被男人干过了,不知张教主能否满

    足我!”

    张无忌本想吓唬吓唬赵敏的,谁知赵敏却这般淫贱,竟然主动求欢,令他不

    知所措,他便朝赵敏的脸上吐了口口水,骂道:“好个淫贱无耻的骚货,真不要

    脸!”

    没想到赵敏却没有生气,而是伸手将张无忌吐在自己脸上的口水用手指轻轻

    擦拭,然后抹进自己的嘴里,将手指不断地伸进嘴里吮吸,另一只手则伸进了她

    的上衣内,在她的乳房上不断轻抚。

    看到这样一个美丽的少女竟然在自己做出如此骚浪的动作,作为一个男人的

    张无忌,怎能没有反应?他的jī巴早已已硬得一塌糊涂,他很想好好地干一干这

    个骚货,给她点教训。

    于是,他便起身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脱下裤子,露出那根早已勃起的大鸡

    巴。

    赵敏看见张无忌大jī巴异常粗大,足足有九寸,顿时惊呆了,她何曾见过如

    此大的jī巴,傻傻地自言自语道:“怎么会这么大!”

    张无忌自豪地说道:“小浪货,没被这样的大jī巴操过吧?今天就让你尝试

    一下我的大jī巴的厉害!”

    赵敏反应很快,她连忙回过神来,说道:“张教主你的jī巴恐怕也是中看不

    中用吧,你要是真能把我操爽了,我就放你出去!”

    张无忌说道:“看我不操得你向我求饶!”

    说完,他便把赵敏摁倒在地,骑坐在赵敏的乳房上,将自己的大jī巴径直塞

    进阿赵敏的嘴里,向里深深地插去。

    由于张无忌的jī巴极其粗大,赵敏的小嘴哪里容纳得下,只是插进一小半,

    便将她的嘴撑得大大的,嘴里被塞得满满的,guī头的前端已顶到她的喉咙深处,

    令她整个人都无法喘息过来。

    赵敏的一对娇嫩的乳房被张无忌坐在屁股下,小嘴又被大jī巴塞得喘不过气

    来,令她很是难受,她握起一对粉拳砸向张无忌,似乎在抗议他对自己的侵犯。

    张无忌便先将jī巴抽离赵敏的小嘴,赵敏深深地喘了几口气,嗔怒道:“张

    教主,你算什么英雄好汉,用这种卑鄙的方法逼我就范,你有本事的话就用那鸡

    巴插人家的xiāo穴,你要是把人家弄爽了,人家就放你走!”

    听到赵敏这番话,张无忌便响应道:“恐怕我的大jī巴插进你的xiāo穴,会把

    你的xiāo穴插爆的,但见你这么淫贱,我就成全了你吧!”

    一边说着,他一边去扒赵敏的衣裤,由于赵敏很是配合,很快便将她扒得一

    丝不挂,赤裸的胴体裸露在张无忌眼前。

    只见赵敏一对乳房浑圆挺拔、雪白娇嫩,两颗粉嫩的rǔ头亭亭玉立在那里,

    光滑的肌肤没有一丝缺陷,雪白修长的玉腿也是同样的光滑圆润,浓密而黝黑的

    阴毛遮住了她的yīn户,大yīn唇就像半开的贝壳一样,中间露出粉嫩的窄缝,xiāo穴

    口上边有些晶莹的液体在闪闪发光。看来这小妮子早已发骚了,还没玩她就已经

    流yín水了。

    张无忌毫不客气地抓起赵敏双腿,将其举起扛在肩头,捉住自己的大jī巴,

    先用guī头在她的yīn唇上研磨了一下,便对准xiāo穴口,猛地一下便插了进去。

    由于张无忌用力过猛,大半个jī巴已经深深插入进去,但却也是插到了xiāo穴

    的尽头,已经顶到她的子宫颈了,看来赵敏果然早已不是处女,xiāo穴虽然仍很紧

    凑,但没有张无忌想象的那样狭窄。

    即便是这样,巨大的yáng具的侵入,也是痛楚万分,赵敏痛得大叫起来,娥眉

    紧蹙,从迷人的眼角中流下了一串泪珠,她抽噎着说道:“张无忌,我恨死你了

    ……你……你怎么不懂得怜香惜玉……”

    张无忌知道赵敏的意思,对于一个少女来说,没有任何爱抚便径直插进xiāo穴

    去,的确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而且他动作又那么粗鲁。可是张无忌要赶时间去

    救杨左使他们,所以也没有什么心情温存,也顾不上什么怜香惜玉,只是希望尽

    快能出去救人。但他看到美人落泪,又于心不忍,但他最终狠了狠心,大jī巴虽

    然依旧在赵敏的xiāo穴里抽插着,但是力度和速度却放缓了下来。

    他还不时地伸手去玩弄赵敏一对丰满浑圆的双乳,赵敏的乳房十分大,比他

    以前玩过的几个妞的都大,摸上去手感十分好,极富弹性,令他简直爱不释手,

    在手中肆意揉捏。赵敏的xiāo穴也十分有趣,可以不断地自由收缩,那一紧一松,

    弄得张无忌的jī巴感到舒爽万分。

    “啊……啊……嗯……啊……”赵敏被插得呻吟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有节奏

    了,显然她已经渐渐地适应了大jī巴的尺寸,随着大jī巴的不断抽插,她渐渐地

    体味到了快感,便开始浪语声不断:“啊……啊……好哥哥……大jī巴……大鸡

    巴哥哥,你插得我好……好舒服啊……好久没有这么爽……爽了……啊……大鸡

    巴太大了,我……不行了,从来没有这么舒服……啊……又流了……啊……死冤

    家……xiāo穴快被你干爆了……我被你快干死了……张无忌……你太厉害了,你真

    是好人……真想天天被你这样插……”

    张无忌听到赵敏的这番淫词浪语,觉得更加亢奋,感觉到干这种骚货感觉就

    是不一样,又骚又浪的,很是刺激。他心中暗想,如果这个骚货不是这样诡秘阴

    险的话,将她留在身边,可以经常操她,那该又多好。他本想快马加鞭,迅速将

    赵敏送向高氵朝,好让他早点放自己出去的,但他转念一想,这小妮子诡计多端,

    谁知道把她干爽了她会不会来,而且自己也不能白白便宜了她,让她那么爽。

    于是,张无忌便继续大力抽插着赵敏的小làang穴,但是等到他感觉到赵敏快要

    泄身的时候,大jī巴突然停止了抽插,就静静地插在她的xiāo穴中。

    赵敏感到自己快要泄身了,但却突然见张无忌停止抽插,弄的她浑身骚痒、

    欲罢不能,这种感觉很是难受,她还以为张无忌是不行了,便嘲笑地说道:“你

    的床上功夫也太一般了吧!”

    张无忌板着脸说道:“你这骚货,快放我出去,要不然我就要让你求生不得

    求死不行,我让你就是达不到高氵朝,难受死你!”

    赵敏这才发现张无忌是要折磨她,她深深地知道女人被推向快乐的巅峰时,

    突然停下来,无疑是从高高的地方摔下,那种感觉几乎能让女人抓狂。

    张无忌见赵敏稍稍平息一点,便又再次抽插起来,次次一插到底,粗大的龟

    头棱角和大jī巴上的青筋不断地摩擦着赵敏的yīn道皱壁和她的阴核,令她再次性

    欲高涨,几乎快要泄身了。突然,张无忌又再次停了下来,看着赵敏的欲望得不

    到满足的难受样子,说道:“怎么样?放不放我出去!”

    赵敏再次从快乐的巅峰跌落下来,全身难受极了,像吸食大烟的人毒瘾发作

    一般,浑身颤抖,神智不清,她疯了一般地抓紧张无忌的臀部,将自己的yīn户拼

    命向上朝大jī巴顶去。可是张无忌早就预料到她会这样,死死地按住她的臀部,

    让她不能向上挺动。

    这样几番下来,赵敏受尽了性欲无法满足的煎熬,她浑身乱扭动着,四肢无

    规律地乱舞着,一会哭一会笑着,嘴里大骂道:“张无忌,你不是人……你简直

    是魔鬼……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让你不得好死……”

    赵敏骂了一会,张无忌却依然我行我素,抽插几下边停下来,停一会又抽插

    几下,总之是要令赵敏无法得到满足。赵敏终于抵挡不住这种煎熬,哭着喊道:

    “张无忌,张大哥,你就行行好,痛痛快快地干我吧,我宁愿被你干死,也不愿

    这样不死不活……”

    张无忌得意地说道:“赵姑娘,我也不愿这样,只要你先放我出去,等我们

    出去后,我再好好干你,保证让你舒服得欲仙欲死,你看如何?”

    此时的赵敏已经没有多少理智了,只好点点头。张无忌见状便先放开了她,

    将她扶了起来。此时的赵敏由于yīn户被狂干了好久,再加上yín水大量流失,浑身

    上下无比虚弱,她扶着墙,慢慢地走到一块墙壁前,有规律地敲动着墙壁。

    很快,洞们便打开了,张无忌连忙穿好了衣裤,飞身便跳出山洞,在洞外喊

    道:“赵姑娘,我走了,后会无期!”

    赵敏这才发现上当了,对着洞外大喊着:“张无忌,你真卑鄙,怎么不守诺

    言,你难道忘记你答应我做什么了吗?”

    洞外传来张无忌远远的回声:“赵姑娘,你还是自己解决吧……”

    张无忌离开绿林山庄,便直奔明教众人歇息地方,还好赶上时间,尚没有人

    毒发身亡,张无忌给众人一一服下解药,大家很快便恢复体力。

    杨逍建议张无忌早点出发,于是,明教一行人等便朝少林寺进发。

    绿林山庄里,赵敏还被围困在地牢中。她那八个护卫见张无忌从地牢里飞身

    跳出,想拦又拦不住,又听到自己主子在地牢里喊叫,知道她也被困在里边了,

    便赶去救她出来。

    八个护卫到了地牢里一看,都傻了眼了,此时的赵敏近乎全裸地靠在墙上,

    发出一声声怜人的喘息声。这八个护卫平时见赵敏都是衣冠整齐,在他们面前耀

    武扬威,显得不可一世,令他们颇是敬畏,可如今没想到却是这样狼狈得一丝不

    挂,他们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赵敏被揉红的乳房和满是yín水的yīn户,他们实在忍

    不住死死地盯着赵敏赤裸的胴体。

    赵敏见到自己这般样子竟然被这几个下人看到,实在是颜面无存,本想干脆

    杀了他们,但她此刻几乎气力全无,连独立站起来都十分困难,于是,她只好大

    叫道:“你们看什么看?快转过身去,要不然我把你们的眼珠子挖下来!”

    八个护卫听到赵敏发话,这才依依不舍地将身体转了过去。赵敏捡起地上的

    衣服,慌乱地穿上,然后命令他们将自己扶进卧室中,便喝令他们退下。但是,

    当护卫们正要走出去时,她突然喊住其中的一个,说道:“阿三,你留下来,我

    有话要问你!”

    阿三是赵敏手下那八个护卫中的一个,三十出头的样子,精壮结实,虎虎有

    威,脸上、手上、项颈之中,凡是可见到肌肉处,尽皆盘根虬结,似乎周身都是

    精力,胀得要爆炸出来;他左颊上有颗黑痣,黑痣上生着一丛长毛。

    赵敏之所以要留他,是因为赵敏的欲望被张无忌勾起来了,又几次反反复覆

    弄得她欲火焚身、欲罢不能,而张无忌却一走了之,弄的她现在骑虎难下,急需

    要找个男人发泄一番,现在就算给她一根木棍,她也会毫不犹豫地插进自己的小

    穴中止痒。她暗想,与其这样,还不如先找个男人干了再说,于是便在八个护卫

    中挑选了长相还差强人意的阿三。

    赵敏半躺在床上,令云剑将门窗关好,便把他叫到床头,说道:“阿三,快

    上床来,快来干我!”

    阿三顿时愣住了,他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便问道:“郡主,你说什么

    呀?”

    赵敏还以为他不肯,便说道:“你敢违抗我的命令吗?快点干我,我的小浪

    穴痒得受不了了!”她一边说着,一边解开她的上衣,露出那一对丰满诱人的雪

    白乳房。

    阿三这才明白了,大概是刚才张无忌还没有能满足赵敏,现在她一定是发骚

    了。他虽然未曾娶妻,却也常光顾妓院等风月场合,知道女人内心都是骚的,但

    他从来没想到高贵的赵敏也会和那些低俗的风尘女子一样淫贱。但不管怎样,今

    天总算让他白捡了个便宜,可以有机会对美丽高贵的赵敏一亲芳泽,将她压在身

    子底下狂干。

    于是,他二话没说,便脱光了衣服,朝床上的赵敏扑去,将她压在身子下,

    狂吻着她粉红可爱的脸颊,双手一手抓住一个乳房用力揉搓起来。

    赵敏闻到了阿三呼出的混浊的气息,这令她感到很不舒服,她很不愿意被阿

    三亲吻,想推开他的头,可是阿三力气很大,她丝毫无法推动,反而被阿三吻到

    了双唇。他的舌头强行伸进她的嘴里,在她的小嘴里肆意翻滚,和她的香舌不时

    地缠绕在一起,口水也不断地流进她的嘴里,差点被她不小心咽了下去,这很是

    令她作呕,但为了解决自己的欲望攀升,只好默默忍耐。

    阿三吻着赵敏的嘴唇,很是受用,少女的香舌和樱桃小嘴吮吸起来很是爽,

    那香甜的津液不断被他吸进自己的嘴里,还咽了下去,很是美味。他粗糙的双手

    在少女柔嫩的乳房上肆意把玩,手感极佳。

    而赵敏娇嫩的乳房被他蹂躏着,一方面很是疼痛,另一方面却也使她体验到

    一阵阵快慰,她忍不住放声呻吟着,浪叫声不断:“阿三,快点插我……快……

    我快受不了了……哎呦……”

    阿三没想到赵敏在床上这么骚,他也毫不含糊,马上进行攻势。他扶着赵敏

    的乳房,舔着她的rǔ头。她的乳房是如此的丰满,他的大手也无法握住,只得捏

    来捏去,rǔ头则被他含在嘴里啜吮着。

    “啊哼!哎……哎唷……哦……哦……”赵敏全身像爬满了蚂蚁似的奇痒无

    比,娇柔的躯体一阵颤动。

    于是,他被赵敏的淫叫弄得心弛荡漾,迫不及待地扒下赵敏的裤子,只见里

    边的小亵裤被刚才未干的yín水混着新流出的yín水打得湿漉漉的,那里几乎成了透

    明的,可以隐约看到里边的阴毛。他便顺势将她的亵裤也脱了下来,赵敏那湿淋

    淋的yīn户便清晰地展露在阿三的眼前,xiāo穴口那粉红色的嫩肉一张一合地,看上

    去很是可爱,阿三忍不住想要亲上几口,但转念一想,刚才赵敏这地方刚被张无

    忌那小子的jī巴插过,自己再拿嘴舔多恶心呀!

    阿三便用手指伸到赵敏的yīn户中,芳草萋萋的yīn户夹着一条清澈的小溪。他

    试着把中指插到她的yīn户内,赵敏的xiāo穴还是蛮紧的,比他平时在妓院里玩的女

    人的窄多了,接着食指也进去了。

    “啊……啊……阿三……唔……好痒……唔……”

    阿三的大拇指恰好顶住赵敏那膣口上方的阴核,在一阵搓揉中,赵敏逐渐变

    得疯狂了。

    “哎唷……哎唷……亲哥哥……我的亲亲……你快……快插进来吧……”赵

    敏如痴如醉,欲仙欲死,双目半闭,朱唇微张,口出莺啼,yín水哗啦啦的泛滥起

    来。

    阿三的手指都湿透了,知道她春情荡漾,便一刻也不停顿,径自掰开赵敏的

    大腿,令她的yīn户充份展露,然后便半跪在她的两腿间,一手握住自己的jī巴,

    一手拨开她的yīn户,准备插入。

    赵敏半眯着眼睛,看到阿三的ròu棒已经充份勃起,大约有七寸长,虽然不能

    和张无忌的大jī巴相媲美,但也算是比较大的了,赵敏并没有太过于失望,暗想

    她的眼光还是蛮不错的,便闭上双眼,准备享受男人的ròu棒给她带来的快乐。

    阿三手握自己的jī巴,对准赵敏的xiāo穴狠狠地向里一顶,“啊……啊……”

    赵敏胴体抖动了两下,那根大ròu棒已进去了,而且大半根已经进去了。

    阿三的jī巴一插入到赵敏的yīn户中,他便感到ròu棒被湿润嫩滑的yīn道皱壁紧

    紧裹着,那感觉十分舒爽。而更重要的是他心理上的满足,赵敏身份高贵,又是

    他的主人,现在却被他压在身子下边操穴,等待着他的ròu棒赐予她的快乐,那种

    内心的奇妙感觉是以前玩别的女人所不能体验的。

    此刻,在阿三看来,赵敏早已没有了什么尊贵的地位,也忘记了她是他的主

    人,而只当她是一个被他操的女人。因此,阿三毫不留情大力抽插,顾不上怜香

    惜玉,次次都尽根插入,抽插的速度也是异常的快。

    这正是赵敏所希望的,阿三的狂插乱抽令赵敏找回了刚才被张无忌干的那种

    感觉,她紧闭着眼睛,把阿三想象成了张无忌,嘴里还不停地呻吟着:“嗯……

    嗯……啊……好……人儿……唔……给……我……用力……用……力……哦……

    张……无忌……美……我好……美……嗯……”

    “不要……停啊……求……求你……张……教主……张……大哥……啊……

    嗯……”赵敏香汗淋漓,如羽化登仙,舒服至极。

    而阿三心里却很不是滋味,自己胯下操的女人嘴里却喊着别的男人的名字,

    心中暗想要让赵敏见识见识自己的厉害,便像一头猛狮,一会儿抓她的大nǎi子,

    一下子拉她的长发,有时也拍打她的丰臀,抽插的动作也更加激烈。

    “啊啊……美美……唔……我的……好丈……夫……对……用力……”赵敏

    被操得死去活来,气喘不已,yín水更是越流越多,像是涨潮时溢出来的yín水般淹

    没了山丘下的芳草。

    正在这时,阿三由于太过于激烈,guī头受到了太多的刺激,他自己已控制不

    住,身体一冲,那火热热的jīng液便射进赵敏的穴心深处。

    赵敏已经渐入佳境,眼看就要攀上快乐的巅峰,却再次被重重地摔下,好在

    这次阿三将jīng液射进她的xiāo穴中,滚烫的jīng液洒在花心处,也令她不禁抖动了几

    下,很是受用。但这却更唤起她希望获得高氵朝的渴望,她怒嗔道:“没想到你是

    个不中用的家伙,这么快就射了!”

    阿三觉得很没面子,男人最怕女人说自己床上功夫不行,他抽出变软的jī巴

    便径直向里顶去,准备再次插入,但是由于他的太软了,所以半天都插不进去。

    赵敏看着干著急,于是便趴在他的ròu棒的面前,伸出柔嫩的舌头舔起他的鸡

    巴。她先舔睾丸,睾丸立刻敏感的膨胀起来。

    阿三低头看到赵敏贪婪地吃相,内心激起无数的涟漪,他没想到高傲尊贵的

    赵敏竟然也会给男人舔jī巴,而且技巧不比那些妓女差。

    赵敏又手握住他的ròu棒,小嘴一上一下地套弄起来,那jī巴上还沾有jīng液和

    yín水,此时她也顾不上这些了,只想着赶快把阿三的jī巴舔硬了,好能插到自己

    的xiāo穴里来。

    “啊……”阿三舒服得忍不住叫了起来,被少女舔着jī巴确实是一种莫大的

    享受,这是和插穴完全不同的感觉,尤其是看着赵敏陶醉的表情更是令人兴奋。

    很快,阿三的ròu棒已是一柱擎天,宛如一尊古炮,又粗又长,比刚才还要硬

    上几分。

    赵敏见阿三的jī巴已经翘起来了,便迫不及待地趴在床上,将自己的屁股翘

    了起来,令自己的yīn户对着阿三,娇媚地说道:“还不快点插进来,我都等不及

    了!”

    阿三也立即把jī巴对准赵敏的yīn户,挺动臀部,让jī巴从后边插进xiāo穴。他

    顶了几顶,ròu棒便已全根进入,guī头紧紧的顶住赵敏的花心深处的软肉团。

    伏在地上的赵敏的臀部已忍不住开始摇摆蠕动,套弄着阿三的jī巴。阿三也

    开始缓缓的挺动臀部,配合赵敏的动作,yáng具开始在紧暖滑腻的小ròu洞中作半进

    半出的活塞运动。

    “啊……啊……阿三……好美……好舒服呀……”赵敏喘息着说:“啊……

    太棒了……啊……噢……”

    从赵敏的表情和呻吟,阿三知道赵敏的感觉一定十分畅美,他抓住赵敏白嫩

    结实的屁股,摇动着她的臀部,配合他jī巴的抽送。他感到她的xiāo穴好紧,幸好

    里面十分润滑,才不妨碍jī巴的抽动。

    两人都闭着眼,享受着每一下抽插Bī的奇妙美感。阿三遂渐增大了挺动的幅

    度,加快了抽送的节奏。他睁开眼看看赵敏,只见她闭着眼,娇驱乱扭,小嘴微

    张,一对白嫩的乳房左右幌动,喉中不住发出低沉的“啊……噢……”的轻哼。

    阿三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当他感到guī头酥麻的时候,便放慢了速度,使得他

    逐渐适应后,再加快速度。就这样,过了一会,突然赵敏的浪叫声放大,全身颤

    抖、yīn道痉挛,yīn道皱壁一张一合地吸吮他的yáng具,温润的aì液泉涌而出,小Bī

    发出“叽咕、叽咕、叽咕”的性器磨擦而发出的声音,一股温热的yín水直洒在他

    的guī头上。

    阿三知道赵敏已经泄身了,他的guī头突然感到一阵酸痒,连忙再顶了几下,

    “扑哧……”一声,火热的jīng液狂喷而出,遍洒在赵敏的xiāo穴里。

    赵敏可清楚的感觉到阿三在自己的xiāo穴里一抖一抖地跳动shè精,播洒他的精

    子,那真令她感到不可言喻的美畅。她大口的喘息着,虽然已经很累了,但她还

    想再做,这都怪张无忌把她的情欲完却挑逗开了,一次的高氵朝已经不能让她满足

    了,于是,她便把阿三的jī巴弄硬,要他再插进来。

    阿三已经射了两次了,身体快吃不消了,但经不住赵敏的要求和她的美穴的

    诱惑,再次插入她的xiāo穴。

    就这样反反复覆的,阿三已经射了五、六次了,赵敏也泄了三次身,到了最

    后,阿三已经没有力气去操穴,只能躺在床上,任由赵敏骑坐在自己的身上,小

    穴在jī巴上套弄着。直到阿三已经射不出什么了,赵敏也累得四肢无力,两人便

    横七竖八地躺在床上,昏睡过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