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一回 后庭双双开

    第二天一早,张无忌先醒来了,看到杨不悔这骚丫头手里还握着他的jī巴,

    便又一时兴起,把杨不悔压在身子下干了一番,jī巴插在被jīng液和yín水浸渍的粘

    糊糊的xiāo穴里别有一番风趣。

    杨不悔被突然袭进xiāo穴里的异物插得惊醒过来,看到是张无忌在干她,令她

    又惊又喜,闭上双眼轻声呻吟,享受着操穴的快乐。

    小昭睡得正香,听到杨不悔的呻吟声和张无忌的喘息声,伴随着“噗嗤……

    噗嗤……”的熟悉的操穴声,也不由得惊起,看到是张无忌和杨不悔在交欢,害

    羞得闭上双眼,又忍不住瞇着眼偷偷观看。

    张无忌将杨不悔操得泄了身,又将目标转向小昭,他知道小昭早就已醒了,

    于是便将小昭的身子翻了个过,用手掌轻轻地拍打小昭浑圆雪白的屁股,说道:

    “小昭,你别再装睡了,我知道你早就醒了,已经看了半天了,心里早就迫不及

    待了吧,就让我用大jī巴好好干一干你!”

    说完,便捉住自己的大jī巴朝着小昭的xiāo穴径直插去,也将她操得泄了身,

    于是便又在她的xiāo穴里射了精。

    张无忌躺在床上,左揽右拥着杨不悔和小昭两个赤身裸体的玉人儿,双手揉

    弄着她们雪白如玉般的乳房。

    三个人就这样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张无忌想到白天还有许多事要做,于

    是便要起床。小昭连忙伺候他穿衣,为他穿戴好一切,又穿好自己的衣服。

    杨不悔也要起来,她却撒娇要张无忌为她穿衣服,说是小时候张无忌送她来

    西域的时候就每天帮她穿衣服。

    张无忌无奈,只好由着她的性子给她穿好衣服,小时候给杨不悔穿衣服时,

    她的身体尚未完全发育,而现在却是发育得凹凸有致,显得是那样的娇媚,令人

    简直爱不释手。他给杨不悔穿衣服的同时,也不忘在她的身上摸上几下,逗得她

    痒得格格大笑。

    杨不悔穿好衣服后,便要回她的房里去了。小昭留下来收拾床铺,昨晚的床

    上大战搞得翻天覆地,床上的被褥早已凌乱不堪,床单上还残留下了许多秽物。

    张无忌则是赶到明教总坛的修复工地上去察看,由于众人齐心协力,这里已

    经修复得差不多了,很快便要完工。

    杨逍和殷天正分别向张无忌汇报了教中的事务,张无忌得知明教总坛的修复

    工程三天后完工,明教教众现在已经整顿好了,受伤的弟兄们基本上已经痊愈。

    张无忌听到这些好消息,心中大为振奋。杨逍又提议三天后,明教举行教主

    正式即位的大典,这样做能团结明教弟兄,张无忌便答应了,只是让他弄得不要

    太隆重了。

    转眼间三天过去了,明教光明顶上烧起熊熊大火,众人再次点燃了明教的圣

    火,意味着明教的复生。这一天是张无忌正式即位明教教主的日子,明教总坛也

    于这一天修缮完毕,在明教的新大厅里,明教和天鹰教的重要人士齐聚这里。明

    教除了光明右使范遥和紫衫龙王外,总坛的重要人士都到了,一些得到消息的各

    地的分坛也派人前来祝贺,虽然是劫后重生,但是场面却也隆重气派。

    白眉鹰王殷天正站出来,大声说道:“天鹰教教下各人听了:本教和明教同

    气连枝,本是一脉。二十余年之前,本人和明教的伙伴们不和,这才远赴东南,

    自立门户。眼下明教由张大侠出任教主,人人捐弃旧怨,群策群力。‘天鹰教’

    这个名字,打从今日起,世上再也没有了,大伙儿都是明教的教众,咱们人人听

    张教主的分派号令。要是哪个不服,快快给我滚下山去罢!”天鹰教教众欢声雷

    动,欢声雀跃。

    殷天正大声道:“打从今日起只有张教主,哪个再叫我一声‘殷教主’,便

    是犯上叛逆。”

    张无忌拱手道:“天鹰教和明教分而复和,真是天大的喜事。只是在下迫于

    情势,暂摄教主之位。此刻大敌已除,咱们正该重推教主。教中有这许多英雄豪

    杰,小子年轻识浅,何敢居长?”

    众教众都纷纷说道他们坚持拥护张无忌作教主,如果推举别人他们都不服。

    张无忌便朗声说道:“各位既如此垂爱,小子不敢推辞,只得暂摄教主重任,只

    是有三件事要请各位允可,否则小子宁死不肯担当。”

    众人纷纷说道:“教主有令,莫说三件,便是三十件也当遵奉,不敢有违。

    不知是哪三件,请教主示下。”

    张无忌道:“自今而后,从本人以下,人人须得严守教规,为善去恶、行侠

    仗义。本教兄弟之间,务须亲爱互助,有如手足,切戒自相争斗。本人请冷谦冷

    先生担任刑堂执法,凡违犯教规,和本教兄弟斗殴砍杀,一律处以重刑。”

    众人躬身说道:“正该如此。”

    冷谦跨上一步,说道:“奉令!”

    张无忌道:“第二件事说来比较为难。本教和中原各大门派结怨已深,双方

    门人弟子、亲戚好友,都是互有杀伤。此后咱们既往不咎,前愆尽释,不再去和

    各门派寻仇。”

    众人听了,心头都是气忿不平,良久无人答话。

    张无忌又圆场道:“若各门派再来惹事生非,我们也不会坐以待毙得,请众

    弟兄放心!”

    他接着说道:“这第三件事,乃是依据阳前教主的遗命而来阳前教主遗书中

    说道:由觅回圣火令之人接任第三十四代教主之位,他逝世后,教主之位由金毛

    狮王谢法王暂摄。咱们即当前赴海外,迎归谢法王,由他摄行教主,然后设法寻

    觅圣火令。那时小子退位让贤,各位不得再有异议。”

    众人听了,不由得面面相觑,均想:“群龙无首数十年,好容易得了位智勇

    双全、仁义豪侠的教主。日后倘是本教一个碌碌无能之徒无意中拾得圣火令,难

    道竟由他来当教主?”

    杨逍道:“阳前教主的遗言写于二十余年之前,其时世局与现今大不相同。

    金毛狮王自是要去迎接的,圣火令也是要寻觅的,但若由旁人担任教主,实难令

    大众心服。”

    张无忌坚执阳前教主的遗命决不可违。众人拗不过,只得依了,均想:“金

    毛狮王只怕早已死了,圣火令失落将近百年,哪里还找得着?且听他的,将来若

    是有变,再作道理。”

    这三件大事,张无忌于这十几日中一直在心头盘旋思索,此时听得众人尽皆

    遵依,甚是欢喜,当下命人宰杀牛羊,和众人歃血为盟,不可违了这三件约言。

    张无忌道:“本教眼前第一大事,是去海外迎归金毛狮王谢法王。此行非本

    人亲去不可,有哪一位愿与本人同去?”众人一齐站起身来,说道:“愿追随教

    主,同赴海外。”

    张无忌初负重任,自知才识俱无,处分大事必难妥善,于是低声和杨逍商议

    了一会才朗声道:“前往海外的人手也不必太多,何况此外尚有许多大事需人料

    理。这样吧,请杨左使和韦蝠王和我同去,剩余的人就留下来处理别的事情!”

    说完,便让杨逍替他安排了其余事务。

    当晚,杨不悔早早地就来到了张无忌的新房子,叫嚷着也要跟着张无忌一同

    去。

    张无忌便说道:“不悔妹妹,此次路途凶险,不是去玩的,再说你爹也不回

    答应的!”

    杨不悔调皮地一笑说道:“这你就放心吧,我已同爹说过了,他说只要你答

    应了就行!”

    张无忌无奈地一笑说道:“那好吧!既然你爹都同意了,你就跟着吧!”

    听到张无忌要去冰火岛,小昭也要跟着去了,张无忌本不同意,可小昭那楚

    楚可怜的样子让他心软答应了,他想到吧小昭带在身边不但能照顾自己的衣食器

    具,而且可以时不时地玩一玩,便也答应了。

    接着,张无忌当然是怀抱双美上了床,他先解开杨不悔的衣服,扯掉肚兜,

    杨不悔那一对丰满的双乳在胸前晃荡,淡黄色的裤裙也被脱去。张无忌用手轻托

    她的香臀,拉下亵裤,杨不悔那娇媚诱人的胴体便展舷现在眼前。张无忌搂住那

    纤细的腰肢,给了她一个火热的吻,便又回转身来脱小昭的衣服。

    杨不悔从背后搂住张无忌的腰,两个丰满的乳房紧紧的压在他的背上,令张

    无忌顿时血脉贲张。

    张无忌迅速地把小昭扒光,搂着两人坐在床上。

    小昭温柔脱着张无忌的上衣,杨不悔则以迫不及待地一手隔着裤子揉捏着他

    的jī巴,一手去解他的裤子。

    张无忌的双手分别在她们两人的胸前揉捏着,一手抓住一个乳房。

    很快,三个人都全身赤裸了,张无忌便先拉过小昭让她跪在他两腿中间,按

    住她的头,让她帮自己口交。

    小昭丝毫没有犹豫,伸手握住张无忌的jī巴,张嘴边将guī头含了进去。

    张无忌的jī巴被一个狭小的空间包裹着,小昭那纤纤的细舌在轻轻档地环绕

    着,那日益熟练的动作让他觉得刺激非凡,他慢慢的耸动着,一挺一挺地的插入

    她的小嘴深处。

    小昭则不停地吮吸着,时不时低还伸出舌头在上边舔着。

    张无忌看着旁边的杨不悔,她呆呆地望着小昭舔的地方。他便一把扯过她,

    让她翘起屁股。

    杨不悔的屁股圆润滑嫩,浑圆的屁股夹的很紧,从后面竟然什么也看不到,

    他拍拍那两瓣屁股,让她分开双腿,娇嫩的yīn户和淡褐色的屁眼显露了出来。

    张无忌便伸出手指在yīn户上不停的抚弄,时而去拨弄拨弄杨不悔的阴核,时

    而将手指塞入xiāo穴内前后抽插。不一会,xiāo穴中的yín水便流得张无忌满手都是,

    一股股的yín水不但弄湿了杨不悔的yīn户,还顺着她的会阴处沿着股沟,最后洒落

    在床单上。

    杨不悔的敏感处不断地被张无忌拨弄,令她浑身燥热,小腹中似乎有一股莫

    名的热浪,流遍全身。

    张无忌弄了不久就抽出手指,用满是yín水的指尖在杨不悔的屁眼周围揉动,

    杨不悔有些害怕向前逃避。张无忌用手抓住她的大腿,不让她移动,对她说道:

    “不悔妹妹,别怕,这样弄很好玩的!”

    说完,手指就插入了她的屁眼中去,由于yín水很多,杨不悔并不感到十分疼

    痛,但却也十分紧张,屁股不断地收缩着,把张无忌的手指紧紧夹住。

    张无忌的手指不停地在杨不悔的那从未受到异物侵袭的菊洞抽插,慢慢地已

    将一根手指全部伸了进去。

    杨不悔大声地呻吟着,张无忌的jī巴也越来越硬。终于,他迅速地从小昭的

    嘴里抽出自己的大jī巴,捉住杨不悔的一对小巧玲珑的脚儿,把jī巴往她的yīn户

    挺过去。

    张无忌的的手轻握住ròu棒,让guī头对准xiāo穴口,使粗硬的大yáng具顺利地塞进

    她的yīn户中,刚一插入就大力地抽插起来。

    杨不悔很快便被张无忌玩得如痴如醉,xiāo穴内淫液浪汁横溢。

    张无忌便说道:“你趴在床上吧,把屁股翘起来,让我从后面弄进去。”

    杨不悔照张无忌的意思摆出了一个很诱人的姿势,她双手趴在床上,双膝跪

    着,把一个浑圆白嫩的粉臀乖乖翘起。

    张无忌摸了摸杨不悔那两瓣弹性十足的圆臀,又把guī头对准xiāo穴口插进去。

    由于采用了后背位的姿势,xiāo穴已经十分湿滑,使的张无忌的jī巴经常不小

    心滑出yīn户。张无忌便将杨不悔xiāo穴里流出的yín水不断地抹在她的屁眼处,弄得

    那里也湿淋淋的,被子润得十分润滑。

    杨不悔感觉到张无忌不断地用手抠弄她的菊花蕾,滑出的guī头也有意无意地

    在那里摩擦几下,她不知道张无忌要做什么,但她明显的可以感觉到张无忌似乎

    在打她屁眼的主意。她心里略感恐惧,莫非无忌哥哥要把大jī巴插进自己的屁眼

    里去?那可就太可怕了,无忌哥哥的jī巴那么粗大坚硬,自己的菊花蕾是那样的

    狭小柔嫩,万一被他插进去起步是要令人痛死,很可能会被他插坏。

    正当杨不悔胡思乱想的时候,张无忌已经一手握住ròu棒,用guī头在她的菊蕾

    上滑动,一手抓住她的纤腰,微微使劲,使guī头渐渐地向她的后庭挺进。

    杨不悔回过头,轻声问道:“无忌哥哥,你要干什么呀?”

    张无忌笑着说道:“不悔妹妹,我想要给你的屁眼开苞,你说好吗?”

    杨不悔一听张无忌果然要插她的屁眼,吓得脸色煞白,连声说道:“无忌哥

    哥,不要呀,你的jī巴那么大,会痛死人家的!”

    张无忌便解释说道:“没关系的,好多男女之间都肛交,也没听过因为这事

    把谁插死的!”

    杨不悔反问道:“那如果把屁眼插坏了怎么办?”

    张无忌便说道:“怎么会呢?我刚才已经插了你的xiāo穴,jī巴上沾了你的许

    多yín水,你的屁眼里也被我抹了不少yín水,插起来应该不会太困难,也不会有什

    么损伤的,你就放心吧!”

    杨不悔皱着眉问道:“无忌哥哥,你为什么不插我的xiāo穴非要插后边呀!”

    张无忌抚了抚杨不悔的头说道:“不悔妹妹,这你就不知道了,屁眼要比小

    穴更紧凑,插起来也更爽。你是没试过,如果适应了后,是很刺激的。如果你让

    我插上几次的话,说不定还会上瘾,屁眼几天不被插就痒得不得了!再说了,你

    的xiāo穴和小嘴已经被我占有了,我给你的屁眼开苞后,你身上的三个洞就都被我

    插过了,这样才算彻底地占有了你的身体。我当初先给小昭的xiāo穴开的苞,为了

    公平起见,我现在先给你的屁眼开苞,等插完了你的屁眼后,我还要在给小昭的

    屁眼开苞呢!呵呵!”

    小昭听到了张无忌一会还要插她的菊蕾,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便翘首以盼,

    看看杨不悔被张无忌插过菊蕾后会有什么反应。

    只见张无忌对准杨不悔的菊雷,缓缓地向里挤去。虽然那里已经充份受到淫

    水的浸泽,可是毕竟杨不悔的菊蕾是第一次被jī巴插入,再加上张无忌的jī巴又

    是那样的粗大坚挺,所以弄了半天,也只是塞进去了半个guī头。但就是这样,杨

    不悔已经痛的快要不行了,她失声地大声惨叫道:“无忌哥哥……不要……痛死

    我了……”说着说着,泪花从眼角流了出来。

    张无忌见半天弄不进去,也很着急,便狠了狠心说道:“不悔妹妹,委屈你

    了,你就暂时忍一下吧,让我先狠狠地插上几下,把你的屁眼拓宽后,插起来就

    不那么难受了。你就当这是第二次开苞吧!”

    说完,他便用双手抓紧杨不悔的屁股,一发力便将硕大的jī巴大半根狠狠地

    插入进去,又一用力便一插到底,他感觉到自己的guī头似乎已经伸进了杨不悔的

    直肠里去了。

    杨不悔的屁眼突然被大jī巴塞得满满的,令她痛得要命,她感到屁眼像是裂

    开来一样,整个身体好象被撕成了碎片,身体像是被捅进了根大木棒似的,痛得

    她想叫都叫不出声来,只是眼泪不停地流着,这种难受的感觉比当初xiāo穴被开苞

    时更加地令人撕心裂肺。

    张无忌也没有料想到杨不悔的屁眼竟然如此的狭窄,但事已如此,他只好硬

    着头皮继续抽插,但速度和强度明显放缓了。

    大约抽送了十几下后,杨不悔的菊蕾洞被张无忌的大jī巴拓宽了些,插起来

    也不再那么费力。杨不悔也似乎渐渐地适应了,脸上痛苦的表情渐渐散去,她开

    始大声的喘息着,浑圆的小屁股也不由自主地收缩起来,紧紧地加住张无忌的肉

    棒,使得他几乎不能抽动。

    张无忌便在她的丰臀上轻拍着,让她放松,最后ròu棒便可自由地在菊蕾中抽

    送,慢慢的杨不悔也开始适应了。

    张无忌便开始加快抽动起来,少女的菊蕾和xiāo穴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其紧密

    程度让ròu棒的每次移动都充满了酸麻感,那种感受是在xiāo穴中体验不到的。

    渐渐地,杨不悔的菊蕾被大jī巴撑的开开的,由于不断地抽动,她的菊蕾处

    渐渐都有些麻木了,几乎感觉不到有什么痛楚,反而是菊蕾处传来的炙热的感觉

    和一种莫名的怪怪的快感从丰臀传遍全身,令她忍不住将浑圆的屁股淫荡地乱扭

    着,嘴里发出了嗷嗷地浪叫声。

    在一旁观战的小昭看得是目瞪口呆,她何曾见过如此场景,她也从来不知道

    男女之间竟然可以这样玩,她也没有想到女人的菊蕾除了排泄秽物外,竟然还可

    以替代xiāo穴供大jī巴抽插,更令她吃惊的是,杨不悔脸上渐渐浮现的幸福表情和

    满足的呻吟使她明白,肛交对女人来说也是一件有趣刺激的事情。想到这里,再

    想想一会儿张无忌也要像插杨不悔这样插她的屁眼,不禁又羞又怕,她很担心自

    己的菊蕾会受不了张无忌硕大的jī巴的侵袭。

    小昭正胡思乱想着,张无忌叫了她一声,然后便让她也像杨不悔这样,跪趴

    在床上,翘起屁股来,等着他去插。

    让小昭这样的少女主动跪趴在床上,翘起屁股来,像小狗一样等着男人来插

    入,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件很难为情的事,更何况这一次还是要插菊蕾,但小昭

    还是羞红着脸依言摆好姿势。

    张无忌一边自如地抽插着杨不悔的菊蕾,一边伸手向杨不悔的xiāo穴摸去,那

    里竟然已流了不少yín水,他没想到杨不悔竟然这么骚,被干屁眼也能达到高氵朝,

    真是个小浪货。他抹了一手的yín水,又将手探到小昭的菊蕾处,将杨不悔的yín水

    抹在那里,反反复覆地弄了很多yín水抹了上去。大量yín水的滋润,使得小昭的菊

    蕾很快也便水淋林的。

    为了充份调动起小昭的情绪,张无忌又将手伸到小昭的yīn户,用手指拨弄她

    的阴核,并将手指在她的xiāo穴内肆意抠弄,很快便将她的yīn户弄得洪水泛滥,他

    又将小昭流出的yín水抹在她的菊蕾处。这样,小昭的yín水混合着杨不悔的yín水将

    小昭的菊蕾处充份地润滑了。

    张无忌终于从杨不悔的菊蕾整根地抽出了大jī巴,他想换一种玩法,于是便

    平躺在床上,并示意小昭骑上来套弄。

    小昭轻轻地跨上来,把自己的yīn户对准张无忌的大jī巴,期待着张无忌将大

    jī巴挺进自己的xiāo穴中去。

    她原本以为张无忌也会先插一插她的xiāo穴然后才会插她的菊蕾,可万万没想

    到的是张无忌捉住他粗硬的ròu棒让guī头径直挤进她的屁眼里去,一用力大半根已

    经插入进去。

    小昭双眉紧锁,脸上显出不堪消受的神色,眼泪几乎快要流了出来,她大声

    呻吟道:“公子……你……你怎么直接就……插进来了,我一点准备也……也没

    有……”

    张无忌解释道:“你的屁眼已经被yín水弄得很湿了,我的jī巴刚干完不回,

    也很润滑,你痛也就痛几下,等适应了就不痛了,还会很舒服的,不信你问问不

    悔!”

    说完,便将大jī巴在小昭的菊蕾里大力地抽插了起来,小昭的屁眼不像杨不

    悔那样出奇的紧,虽然也是紧紧地箍着张无忌的大jī巴,但他却能自如地抽插起

    来。

    小昭骑坐在张无忌的身上,虽然没有动,但屁眼却被张无忌挺动上来的大鸡

    巴一下一下地抽动着,她感到屁眼处好象火烧般刺痛,她痛苦地呻吟着,她很想

    停下来,但一方面被张无忌抓紧了自己的丰臀,另一方面她看到躺在一旁的杨不

    悔微闭着眼睛,脸上露出了如做春梦般的笑容,看上去很享受的样子,她想既然

    小姐能做到,她为什么就做不到,而且现在看小姐被插完后显得是那样的惬意,

    便更是羡慕,很希望自己的屁眼也能很快地适应张无忌的大jī巴。

    随着大jī巴的不断插入、抽出,小昭的疼痛感渐渐消除,但也被插得并不轻

    松,张无忌的ròu棒又粗又硬,好象被他插到肚子里面,五脏六腑都快被搅翻了。

    张无忌越插越兴奋,今天晚上他连着为两个小美人得屁眼都开了苞,心里乐

    呵呵的,jī巴更是感受颇深,很是刺激舒畅。以前他也为朱九真和武青婴的屁眼

    同时开过苞,那种刺激的感受至今仍令他久久不能忘怀,可惜从那以后他一直没

    有肛交过,如今朱九真已经死了,武青婴也和卫壁在一起,他现在也没有机会去

    干。如今的情况也与当时大不一样,当时是为了报复,虽然为两美开了苞,但她

    们可能至今都不知道是谁干的,而现在却是为两个爱他的少女开苞,也不必再蒙

    着面。

    小昭的屁眼渐渐被插得有了快感,她不断地浪叫着,呻吟声此起彼伏。

    张无忌也觉得插得差不多了,便将大jī巴抽出小昭的菊蕾,又径直插向她的

    xiāo穴中去。

    小昭发觉张无忌的jī巴插进了自己的xiāo穴中去,突然感到一种格外的亲切,

    从xiāo穴处传来了那种似乎久违了的快感,她兴奋地扭动起了屁股,竟然也主动套

    弄起来,不断上下起伏着,使得粗大的guī头顶到了她的xiāo穴深处。

    张无忌看到小昭那被他插动的yīn户,随着大jī巴的抽送,粉嫩的肉唇不停的

    翻出翻进,淫靡的景色使他挺动得更加有力。

    小昭大声的喘息着,很快便被张无忌的狂插猛干弄得泄了身,滚烫的yín水浇

    在他的guī头上。

    张无忌依然没有泄意,他又把jī巴从小昭的yīn户中抽了出来,又插进了杨不

    悔的xiāo穴里,又将她送上和高氵朝,最后终于在她的xiāo穴里射了。他疲倦的压在杨

    不悔的身上,久久才拔出,jī巴带出的yín水和jīng液溅到小昭的脸上,淫靡的情景

    刺人心扉。他又把ròu棒上残余的jīng液抹在杨不悔的脸上。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