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九回 小昭真可爱

    这天晚上,张无忌留杨不悔在他这过夜,他们赤裸地拥睡在一起。张无忌早

    已习惯抱着女人睡觉,再加上他今天干得很累,所以很快便睡着了。

    杨不悔以前虽然也被张无忌搂着睡过,但那时两人都小,她也不懂得男女之

    情,可是现在她被自己喜欢的男子搂着睡,而且是光着身子被他搂着,自己的乳

    房挨着张无忌宽阔的胸肌上,她的yīn户被张无鸡的jī巴顶着,一只玉腿和张无忌

    交错夹着,她感到自己和张无忌几乎是零距离接触.怀春少女被英俊健壮的心爱

    的男人搂着,早已令她春心荡漾,更何况这个男子还是刚刚为她开过苞的人。她

    几乎可以闻到张无忌身上发出的特有的男人的味道,并同时听着张无忌那均匀的

    气息声,只手在张无忌身上凸起的肌肉轻抚着。

    这一夜,杨不悔几乎彻夜未睡,她想了很多事情,都是关于张无忌的,想到

    了过去,想到了刚才,也想到了将来。

    第二天一早,张无忌先醒了,他睁开只眼一看,杨不悔依旧躺在自己怀里睡

    着,而且睡得很甜很香。杨不悔这个小美人睡觉起来别有一番风味,看上去可爱

    极了。张无忌忍不住掀开被子,只见杨不悔那赤裸的胴体由于得到了异性的滋润,

    那副天真无邪的少女脸庞在眼角眉梢间已渐露成熟少妇的韵味,这是一种青涩中

    暗含着成熟的特殊韵味,令张无忌不禁一阵色心荡漾。

    张无忌虽然见杨不悔尚未睡醒,可是当他看到杨不悔的胴体后,又忍不住想

    再操她一回。于是,他便轻轻地趴在杨不悔的身旁,在她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然后便将头移到杨不悔的胸前,伸出舌头便开始舔她的那粉嫩的rǔ头,用嘴含着

    她的rǔ头津津有味地吮吸起来。他的一只手已经轻抚上了杨不悔的一对雪白的乳

    房,并在上边轻轻地揉捏起来。

    杨不悔的乳房被张无忌抚摸着,两颗rǔ头被他轮流吮吸着,身体早已不由自

    主地颤抖起来,嘴里也发出了轻声的呻吟。可是她依然没有醒来,或许是昨晚被

    折腾得太累了,加上很晚才入睡的缘故。

    张无忌见杨不悔沉睡不起,觉得很有意思,心想这丫头睡的可真沉呀,眼看

    就要被操了,还不清醒。于是便心想着:等一会自己的jī巴插进她的xiāo穴后,再

    把她弄醒,让她一醒来便发觉她被他的jī巴操着,她那惊慌失措的表情一定很有

    趣。

    想到这里,张无忌手上的动作更轻了,可是他的手却也伸向了杨不悔敏感的

    下体,已经探到了杨不回那毛茸茸的濡湿的yīn户了,他正想爱抚一番,却听到有

    人敲门.张无忌感到很扫兴,自己的jī巴都已经硬起来了,可是没办法,他现在

    只好简单地穿上几件衣服,便去开门.当门打开后,张无忌一看,原来是光明左

    使杨逍,也就是杨不悔的爹。张无忌这次却显得惊慌失措,他没想到是杨逍来了。

    杨逍见张无忌衣冠不整、神色慌张,床上的帘子还拉着,地上还散落着几件

    少女的衣服,便以为床上是小昭,他心想教主昨晚一定是和那丫头搞得太晚了,

    所以才会睡懒觉,自己来看来是很冒失了,便对张无忌说道:“教主为明教日夜

    操劳,大概是累坏了,属下不该冒失打搅教主休息,请教主见谅,属下这就告退!”

    张无忌不好意思地说道:“杨左使太客气了,你要汇报什么是就说吧,我反

    正现在已经起来了!”

    杨逍正想说些什么,突然床上的杨不悔被说话声吵醒了,便掀开床帘说道:

    “无忌哥哥,你到哪起了?”

    杨逍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再一看那掀开床帘的少女正是自己的女儿杨不悔,

    她的身上一丝不挂,两个乳房暴露在外。他看到这场景有点愕然,虽然他早就知

    道那床上有一个姑娘,但他以为是小昭,没想到竟然是杨不悔。

    杨不悔没想到屋里还有别人,这人正是她爹杨逍,她也有点惊愕,这才想起

    了自己还没穿衣服,连忙放下床帘,钻进被窝里.张无忌见杨逍发现了自己和杨

    不悔的特殊关系,心中忐忑不安,不知该如何解释,嘴里支吾着:“杨——杨左

    使——这——那个——不是——”

    杨逍这时才缓过神来,他知道杨不悔喜欢张无忌,他也是风流中人,所以对

    这种事并不会反对,反而拍拍张无忌的肩膀说道:“教主,我不打扰你和不悔了,

    我走了!”

    张无忌连忙说道:“杨左使,我是真心喜欢不悔的!”

    杨逍笑着说道:“我知道,不悔这丫头对我来说是个大麻烦,我正愁她嫁不

    出去,教主肯要他我高兴还来不及,现在她是你的人了,我把人也交给你了,以

    后麻烦事可都是你的了!”

    说完,他便又笑着扬长而去。

    杨逍走后,张无忌便回到床前看看杨不悔怎样了。

    这时,杨不悔已经穿好了衣服,准备下床,张无忌便扶她下来。她下床后,

    撇开张无忌的手说道:“都是你啦,害得我这样,现在被我爹知道了,不羞死人

    才怪呢!”

    张无忌连忙上前安慰,好言相劝,直到把杨不悔哄得笑了。

    杨不悔撇了撇嘴,说道:“无忌哥哥,我先回去了,今天晚上我再来找你!”

    说完便扭着屁股一摇一摆地走了。

    张无忌看着杨不悔的背影,不禁会心一笑,心想:这小丫头看来是尝到甜头

    了,今晚还要来,那不是摆明着要来挨操嘛!这时他突然又想到了另一个姑娘,

    当然是小昭,她昨晚整晚都没回来,张无忌和杨不悔在一起时,忘了小昭的事。

    现在杨不悔一走,他觉得空荡荡的,又想到了小昭,她一定是知道杨不悔在这里

    过夜,所以整晚都没回来,不想打扰他们。

    正在这时,小昭推门进来了,低着头轻声说道:“公子,你起来了,我来伺

    候你洗漱吧!”

    张无忌见小昭回来了,心中十分激动,一把将小昭搂进怀里,吻了吻她的脸

    说道:“小昭,你一整晚跑到哪里去了,害得我为你担心!”

    原来,昨晚小昭在外呆了一会,便回来看看杨不悔和张无忌的话说完了没有,

    可是门却紧关着,她透过门缝看到里边张无忌和杨不悔赤裸着身体在床上缠绵,

    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便没有敲门,而是悄悄地到外边呆了一宿。

    张无忌知道这一切,更加感觉到小昭的可爱,她是那么温柔善良,自己应当

    好好疼惜她。于是,他便将小昭抱起来,放到床上,说道:“小昭,你昨晚一定

    受了不少苦吧,我现在就用大jī巴好好为补偿补偿你,你说好吗?”

    小昭很少在白天和张无忌干,一时还无法适应,便说:“公子,不要啦!大

    白天的,多不好意思呀!”

    张无忌笑着说道:“这有什么关系嘛!我的jī巴都硬了半天了,再不干的话

    就太伤身体了!”

    说完,张无忌便俯下身去开始吻小昭,一边吻着,一边顺着她的上衣的领口

    向里伸去,很快便一把就握住了她的乳房。

    张无忌抚摸着小昭一对娇嫩的乳房说道:“小昭,你的乳房比过去更丰满了,

    这可都是我的功劳呀,都是我把它揉大的!”

    小昭不好意思的说道:“公子,你又取笑我!”

    张无忌说道:“这哪里是取消你呀,不信你看看!”

    说完,他便扒开了小昭的上衣,扯掉了她的肚兜,让她那一对丰满的乳房暴

    露在外,赞叹道:“真是一对美乳呀!”

    小昭也不禁朝自己的胸前往去,只见自己的乳房的确比起原来更加丰满圆润,

    由于张无忌经常的爱抚,显得十分柔滑富有光泽。

    张无忌开始轮流含着小昭的两颗rǔ头吸吮,一只手在上边不停地揉捏着,另

    一只手则伸手到小昭的裤子里,沿着平坦的小腹,竟直伸进了她的亵裤内,在小

    昭那温暖湿滑的yīn户上抚摸起来。不一会儿,小昭的xiāo穴便春潮泛滥,大量涌出

    的yín水浸湿了她的亵裤,弄的他满手都是。

    “啊——公子——你——哎呦——痒死了——唔——好舒服——好热——”

    小昭禁不住张无忌的爱抚,轻声呻吟起来,她的春心一下子就被张无忌挑逗起来。

    张无忌将小昭的乳房挤起得高高的,好让自己更容易含吮,小昭的rǔ头被他

    吮吸得硬得像小石子一般,高高凸起。

    他又收回只手,将小昭的衣服一件件脱去。他把小昭的只腿用力掰开,几乎

    成了一字型。小昭的yīn户自然而然地也张开了一天很大的缝隙,他的手指便在她

    的xiāo穴中不断地抽插着。

    张无忌的嘴唇由乳房向下舔着,经过小昭的肚脐、小腹、阴阜,一直舔到阴

    毛覆盖下的yīn户。

    小昭那金黄色的的阴毛将yīn户衬托得鲜嫩无比,像冰山上盛开的雪莲一般。

    那肿胀的阴核向上翘起,嫩滑圆亮。xiāo穴口流出的yín水简直泛滥成灾,不断地向

    外流着,源源不绝,细水长流。

    张无忌乐此不彼,舌头不断在小昭的yīn户内徘徊,舔舔yīn唇、吮吮阴核、吸

    吸xiāo穴,弄得小昭颠来覆去、高哼低吟,一会儿抬起屁股,一会儿弓起腰背,只

    手抱住张无忌的头,浪叫道:“公子——我要——你——快插——插进来——”

    见到小昭这股骚劲,张无忌便三下五除二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他挺着自己

    早已坚挺的大jī巴来到小昭腿间,一手拨开她的阴毛分开yīn户,一手握住自己的

    大jī巴对准小她的xiāo穴,用guī头沾了些xiāo穴口的yín水,准备径直插入。

    “哦——”小昭随即便娇呼起来,原来张无忌的ròu棒经已发起进攻,向xiāo穴

    长驱直进,深入腹地,大半个jī巴已经插入xiāo穴里.张无忌的jī巴插在温湿的小

    穴中,自然感到无比舒爽,那柔滑的皱壁不断地收缩更是像无数的小舌头在上边

    舔,简直舒服极了!于是,他便迅速地抽插起来。

    小昭被张无忌干得连声浪叫:“啊——怎么这样舒服——公子——你插——

    狠力插——不要停——啊——好热——好涨——好爽——小昭离不开你了——”

    张无忌内力雄厚,加上他年轻充满活力,因此抽插起来自然是很卖力。不一

    会儿,小昭的四肢就将张无忌缠得紧紧的,一会儿身体又软绵绵地摊开,一会儿

    又挺动着yīn户与张无忌对撞,一会儿又无力地任由他抽送。

    几乎张无忌的每一次抽插都能给小昭带来无比舒爽的快感,而且一次比一次

    高涨、一次比一次强烈。她的脑袋几乎是空白一片,无暇再去思考别的什么事情,

    单是这些不断涌来的快感已使她应接不暇。

    张无忌抽插着小昭,同时还低头看着两人交合的部位,每当他的jī巴往外抽

    时,只见一根粗壮赤黑的大ròu棒横在两丛阴毛之间,每当jī巴往里插入时,随着

    阴囊在小昭的会阴处发出“啪”的一声,便大半根尽没,yín水飞溅,将两人的阴

    毛弄得濡湿,交缠在一起,而到抽出时又会形成一条条粘连着的细丝.看到这种

    情景,张无忌更加显得兴奋,他的jī巴涨得更大更硬,好似一根烧红的大铁棒,

    蛮横地在小昭的yīn户中横冲直撞。

    大概是白天明教还有别的很多事情要处理,所以张无忌此次并不恋战,见小

    昭高氵朝将至,便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动作一次比一次狠,狂抽猛插。直插到小

    昭泄了身,张无忌这才用力深捅几下,然后全身全力压下将guī头推进至xiāo穴深处,

    对着子宫口“噗嗤——噗吃——”地把jīng液射了进去。

    虽然这次操穴的时间不长,却次次都很强烈,小昭操得浑身酸软、无力地发

    出呻吟:“啊——好烫——公子——你射出好多啊——喔——小昭好爽——

    爽死了——”她的子宫微微蠕动着,一点一滴地吸收着张无忌射出琼浆玉液。

    张无忌射完精后的jī巴还插在小昭的xiāo穴里,guī头被不断收缩的子宫口吸啜

    着,有一种酥麻感觉,爽的他像是腾云驾雾一般。

    小昭紧紧搂抱着张无忌,细细感受着yīn道里涨满的充实感、jīng液在自己体内

    的流动以及高氵朝的余韵。

    这天,张无忌处理了很多明教中的事务,忙了整整一天。到了傍晚时分,他

    用过了晚餐后,便回到了自己的石室里,懒懒地躺在床上,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

    :“想不到当教主这么累呀!”

    这时,小昭打来了一盆水,走到张无忌面前说道:“公子,累了一天了,先

    洗把脸吧!”

    说完,便扶起了张无忌,伺候他洗脸。洗完脸后,张无忌立刻感到清醒了许

    多。接着,小昭又为张无忌打了一盆洗脚水,又准备伺候他洗脚.小昭几乎每天

    都伺候张无忌洗脚,张无忌对此很是欢喜。他从小和父母流落冰火岛,很早便学

    会了自立,父母只亡后,他流落四方,自己经常连脚都顾不上洗,更没有别人帮

    他洗脚,而现在却又像小昭这样漂亮可爱的少女每天伺候他洗脚,自然是很是享

    受。且不说少女纤柔的只手轻抚在脚上是何等的舒服,光是居高临下看到少女在

    自己膝下服侍自己的脚,便已在心理上有极大的满足。

    张无忌见小昭半跪在自己膝下,捧起自己的一只脚,轻轻地脱去鞋袜,将他

    的脚轻放在水盆里,又将另一只也依样放入水中。接着,小昭将只手伸进水里,

    用手去轻抚他的只脚,然后不断地揉搓起来。她认认真真地洗着,甚至不放过每

    一根脚趾和脚趾间的缝隙,将他的只脚上的尘垢尽数洗去,不一会儿,张无忌的

    只脚便被洗得干干净净的。小昭将张无忌的只脚擦干后,便放入自己的怀中,然

    后只手又捧起张无忌的一只脚,用手轻轻地按摩起来。

    经过小昭这一番细心耐性地洗脚,张无忌顿时感到浑身轻松舒爽了许多,疲

    劳感很快便烟消云散,他打心里对小昭产生了一种由衷的感情,他觉得小昭实在

    是太好了:她不单人长得漂亮可爱,而且温柔贤惠,对自己更是千依百顺,生活

    上对自己细心照顾,在床上更是极力满足自己,而且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也不争

    什么名分,把她留在自己身边实在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张无忌看着小昭去倒洗脚水,自己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等到小昭再次回到房

    间里,张无忌把小昭叫到自己的床前,一把抱住她,转身将她压在床上,便要亲

    吻她。

    小昭连忙说道:“公子,先不要急嘛,等我先把门关上再说!”

    张无忌笑着说道:“怕什么,都晚上了,没人会来的,我已经等不及了,看

    到你这样秀色可餐,我早就饿坏了,我可要好好吃一顿!”

    说完,张无忌便伸嘴轻轻地咬了小昭的鼻子一口,嘴里还说道:“看我今晚

    不吃了你,呵呵!”

    小昭红着脸答道:“公子,你早上不是才吃过嘛!”

    张无忌刮了刮小昭的鼻子,说道:“你这小可爱呀,我可是百吃不厌!”

    他一边说着,一边便把小昭抱个满怀。

    小昭被张无忌拥入怀中,不禁“嘤!”一声惊呼,微力一挣,随即全身一阵

    酥软,便脱力似的靠趴在张无忌宽阔的胸膛。

    张无忌拥抱着小昭,胸前很清楚的感觉到有两团柔物顶着,他清楚的感觉到

    那两团柔物,正在轻微的颤动着。他情不自禁,微微托起小昭的脸庞,只见小昭

    羞红的脸颊,如映红霞,紧闭只眼睫毛却颤跳着,樱红的小嘴晶莹剔透,彷佛像

    成熟的樱桃一般,他不禁低头亲吻小昭。

    小昭感到张无忌正捧起自己的脸庞,便将眼睛微闭.她明显感到自己的嘴唇

    被张无忌的舌头贴着,顿时觉得一阵晕眩。

    张无忌温柔地吻着小昭,并不断地用舌头伸进小昭的嘴里搅动着。只见小昭

    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只手轻轻的在张无忌的背部滑动着,柔若无骨的娇躯不断蠕

    动着,喉咙处发出断断续续“嗯!嗯!”的呻吟声。

    他的嘴唇又向小昭的耳根、颈项、香肩吻去过去。

    小昭只觉得阵阵酥痒难忍,把头乱摆,全身不停的颤抖着,娇喘嘘嘘!她彷

    佛陷入昏睡中,很是兴奋.张无忌解开小昭的衣服,扯开她的肚兜和亵裤,亲吻

    着她雪白的娇乳。

    小昭觉得十分兴奋,全身一阵酥软无力,顺手便环抱着张无忌的后背。

    张无忌低头再亲吻着小昭,她的头发披散着,一丝不挂的身躯,映在淡黄色

    的被褥上,更显得晶莹剔透。

    小昭的表情如痴如醉,只见她紧闭着只眼,只手分别上下遮掩乳房和yīn户,

    嘴里还不断地发出令人难懂的喃呢声。

    张无忌赤裸着身体显露出结实的肌肉,身上的汗水更是显得男子气概十足。

    由于他干了许多少女,读懂了少女的身体,知道自己该如何调情,知道怎样挑逗

    少女的春心。他的只手不紧不慢的在小昭赤裸的躯体轻抚着,他并不急着拨开小

    昭遮掩的手,只是在小昭只手遮掩不住的边缘,挑弄着只乳根部、大腿内侧、小

    腹脐下。

    小昭在张无忌轻柔的抚摸下,只觉得一阵又一阵的骚痒难耐,那原本遮掩只

    乳的手不禁慢慢地搓揉起自己的只乳。而那遮掩下体的手也不禁不住xiāo穴的骚痒,

    轻轻地抠弄起自己的yīn户和阴核,那yīn户已经微微湿润,阴核也微微硬涨,弄的

    她的娇驱不禁一阵乱扭。

    张无忌看到小昭开始发浪,又伸手去摸了摸小昭的yīn户,发现那里早已湿得

    一塌糊涂,便知道是时候准备插入了。于是,他轻轻拨开小昭的手,张嘴含着小

    昭那坚硬的rǔ头、一只手拨弄小昭yīn户、另一只手引导小昭握住自己的jī巴。

    小昭的rǔ头被舔着,yīn户被摸着,她的手里还握着令人血脉贲张一的大jī巴,

    一下子不知该如何是好,可是身体却感到十分舒畅,下体都湿透了,而手中的大

    jī巴那坚硬、热烫的手感,令她爱不释手。

    张无忌含着小昭的rǔ头,用舌头舔着,用牙齿轻咬,用嘴唇吮吸,一番攻势

    下来,让小昭那少女的矜持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呻吟着淫荡的浪语.小昭的xiāo穴

    中那一股又一股的yín水涌出穴口,淫液入手温润滑溜。随着不断高涨的情绪,小

    昭的呻吟声也越来越高,身体颤动的频率也加快,握着ròu棒的手也无意识地揉搓

    着,令张无忌感到更加亢奋.张无忌觉得时机已到,于是便一翻身,把小昭的只

    腿左右一分,扶着jī巴顶在yīn户上。

    小昭感觉到一根火热的铁棍,硬生生地挤开自己yīn户顶在xiāo穴口,一种又舒

    畅又空虚的感觉传自下体,不禁扭腰把yīn户往上一挺,只听“噗滋”一声,那鸡

    巴竟插进了大半个guī头,一种半充实感油然而生。

    张无忌觉得自己的jī巴彷佛被吸吮了一下,随即又被挤了出来,便立即沉下

    腰,让jī巴对着穴口再次顶入。这一次又是“噗滋!”一声,张无忌的guī头全数

    挤入小昭的yīn户。

    “啊——”小昭轻声叫出声来,她感到xiāo穴口已被大大地撑开,xiāo穴的前端

    很是充实。虽然她早已不是处女之身,而这毕竟是异物的插入,也令她的表情流

    露出痛苦。

    张无忌知道小昭不是处子,那疼痛只是暂时的,因为自己的jī巴实在太大了,

    于是,他便没有怜香惜玉,而是狠狠地抽插起来。

    小昭立刻感到一阵疼痛,觉得下体刺痛难当,只手不禁紧紧地搂住张无忌。

    张无忌一边大力抽插着小昭的xiāo穴,让guī头在小昭的yīn户里转揉磨动,一边

    抚摸着小昭的两个雪白粉嫩的乳房,不断地揉捏着。

    随着张无忌的上下齐攻,不一会儿,小昭便觉得下体刺痛渐消,代之而起的

    却是xiāo穴里一阵酥痒的感觉.小昭轻轻的挺动着下身,想让张无忌的jī巴插入的

    更深一些,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xiāo穴感到充实,同时也能止痒,不但疼痛

    全消,而且还舒服至极.张无忌觉得自己的jī巴每次插入好象都更深一些,xiāo穴

    紧箍jī巴的感觉越来越明显,yīn道皱壁不断地蠕动,像是在吮吸自己的guī头,舒

    服得令他喘着粗气,对小昭说着淫词秽语.小昭觉得随着大jī巴的深入,自己的

    xiāo穴被填得满满的,那种充实的舒畅感让小昭“嗯——嗯——”地呻吟着,而当

    大jī巴抽出事,她立刻觉得xiāo穴内无比空虚,不禁“啊——”一声失望的哀叹.

    她的呻吟声使得本来就已无限春光的房间,更平添一些香艳的气氛。

    张无忌觉得小昭的xiāo穴越来越滑溜、顺畅,便加快抽插的速度。小昭也把腰

    身尽力往上顶,让自己的身体反拱着,而yīn户便是在圆弧线的最高点.大越过了

    半个多时辰,张无忌觉得jī巴一阵酸麻,便知道该要射出来了。于是,只手用力

    的抱紧小昭的屁股,便猛地向xiāo穴内深深地一插,虽然没有尽根没入,但他的鸡

    巴却已深深的顶在xiāo穴的深处。

    就在这时,张无忌的guī头一阵急促的收缩,“嗤哧——”一下,一股股的浓

    浓的jīng液直射小昭的xiāo穴深处,喷洒倒她的子宫内,令张无忌顿时感到舒畅至极,

    不由自主地发出一阵颤栗。

    小昭感到一股热潮急冲子宫,不禁脱口:“啊——”惊叫一声,舒畅的感觉

    立刻令她的全身一阵酥软。

    张无忌的jī巴也从小昭的yīn户中抽了出来,那尚未喷完的jīng液洒在小昭的小

    腹上——突然,两人听见有人推门而进,嘴里还说道:“无忌哥哥,我来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