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六回 决战光明顶

    张无忌拉着小昭,便从侧门进入,穿过两处厅堂,眼前是好大一片广场。场

    上黑压压的站满了人,西首人数较少,十之八九身上鲜血淋漓,或坐或卧,是明

    教的一方。

    东首的人数多出数倍,分成六堆,看来六派均已到齐。这六批人隐然对明教

    作包围之势。张无忌一瞥之下,见杨逍、韦一笑、彭和尚、说不得诸人都坐在明

    教人众之内,看情形仍是行动艰难。杨不悔坐在她父亲身旁。

    广场中心有两人正在拼斗,各人凝神观战,张无忌和小昭进来,谁也没加留

    心。张无忌慢慢走近,定神看时,见相斗双方都是空手,但掌风呼呼,威力远及

    数丈,显然二人都是绝顶高手。但当张无忌看清楚两人面貌时,心头大震,原来

    那是自己的四师叔武当派张松溪,他的对手便是他的外公白眉鹰王殷天正。

    殷天正的功力显然要远在张松溪之上,张松溪自觉武功不敌对方,便主动退

    出,接着武当派莫声谷莫七侠便出来应战殷天正。虽然他的武功不敌殷天正,但

    殷天正由于长时间车轮战,不慎被莫声谷刺伤。

    武当派的宋远桥宋大侠见殷天正受伤,便为他裹伤,但裹好伤后,便又要与

    殷天正再战。

    这一着大出张无忌意料之外,忍不住叫道:“宋大……宋大侠,用车轮战打

    他老人家,这不公平!”

    这一言出口,众人的目光都射向这衣衫褴褛的少年。除了峨嵋派诸人,以及

    宋青书、殷梨亭、杨逍、说不得等少数人之外,谁都不知他的来历,均感愕然。

    宋远桥道:“这位小朋友的话不错。武当派和天鹰教之间的私怨,今日暂且

    阁下不提。现下是六大派和明教一决生死存亡的关头,武当派谨向明教讨战。”

    殷天正看到杨逍、韦一笑、彭和尚等人全身瘫痪,天鹰教和五行旗下的高手

    个个非死即伤,自己儿子殷野王伏地昏迷,生死未卜,明教和天鹰教之中,除自

    己之外,再无一个能抵挡得住宋远桥的拳招剑法,可是自己连战五个高手之余,

    已是真气不纯,何况左臂上这一剑受伤实是不轻。

    这时,崆峒派中一个矮小的老头大声说道:“魔教已然一败涂地,再不投降

    还待怎的?空智大师,咱们这便去毁了魔教三十三代教主的牌位罢!”可是空智

    大师却未发令。

    宋远桥的功力在武当七侠中最高,殷天正有伤在身,内力大耗,很快便处于

    劣势,渐渐不济。宋远桥见形势如此,不愿捡现成的便宜,便不和殷天正停止打

    斗。

    突然,那个崆峒派中一个矮小老头,走到殷天正面前,要和他较量,这分明

    是要捡现成的便宜。

    那老头是崆峒五老之一的唐文亮,只见唐文亮纵起身子,凌空下击,却被殷

    天正扭断手骨。

    崆峒五老中的第二老,名叫宗维侠。他趁殷天正不防,捡起一块石头砸向了

    殷天正,突的一声,正中殷天正的额角,立时鲜血长流。这一下谁都大吃一惊,

    宗维侠砸这块石头过去,原也没想能击中他,哪知殷天正已是半昏半醒,没能避

    让。当此情势之下,宗维侠便要过去杀了殷天正。

    六大派弟子也叫嚣着要杀光魔教妖孽,灭了光明顶的圣火,当此之际,明教

    和天鹰教教众俱知今日大数已尽,众教徒一齐挣扎爬起,除了身受重伤无法动弹

    者之外,各人盘膝而坐,双手十指张开,举在胸前,作火焰飞腾之状,跟着杨逍

    念诵明教的经文:“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惟

    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这是他们明教教众死前必念的经文,听起来很是悲壮。

    正当宗维侠要攻击殷天正时,张无忌大踏步抢出,挡在宗维侠身前,说道:

    “且慢动手!你如此对付一个身受重伤之人,也不怕天下英雄笑么?”这几句话

    声音清朗,响彻全场。

    宗维侠见说话的是个衣衫褴褛的少年,丝毫不以为意,伸手推出,要将他推

    在一旁,以便上前打死殷天正。但却没想到被张无忌的真气弹出,飞到几丈远开

    外。张无忌便上前为殷天正运气疗伤,殷天正没想到,这个少年竟然有深厚的内

    功,那真气源源不断地从他的掌心传到自己身上。

    还没等张无忌给殷天正疗好伤,宗维侠已经等的不耐烦了,他刚才在天下英

    雄面前丢了脸,此刻正准备讨教回来,他想着这毛头小子能有多大能耐,刚才是

    自己不小心轻敌了。可是和张无际的较量却让他大为吃惊,张无忌所用的正是他

    们崆峒派的七伤拳,而张无忌的七伤拳的造诣显然远在他之上,没几个回合他便

    被张无忌打败悻悻离去。

    崆峒五老其它几位站不住了,也想来与张无忌讨教一番,便问他是谁,哪里

    来的,怎么会七伤拳?

    张无忌便说自己叫曾阿牛,是个乡间的穷小子,七伤拳是他看了宗维侠和唐

    文亮施了以后现场学的。那几个老头一听,这少年说他用刚学的功夫便打败了他

    们学了一生的武功,简直就是在羞辱他们,便上前要动手。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他们被自家的七伤拳打的不堪一击,纷纷离去。

    这里可是大有文章的,张无忌本不会武功,只有雄厚内功,但学了乾坤大挪

    易后,便可以用别人的招式来破解别人的进攻,而且对那人也是个尊重,起码表

    明那人所练的武功还是厉害的。

    张无忌见自己击退了崆峒派,便向大家说明了成昆的奸计,希望双方不要陷

    入成昆的圈套中。少林派的人听了,很是不满,空性大师站出来说圆真已死,说

    出他来这不是死无对证,还诬蔑少林,便要向张无忌讨教,并答应只要张无忌能

    打败自己,便带领众少林弟子下山去。

    两人打斗了几百个回合,张无忌最终以少林龙爪手胜了空性大师,空性大师

    乃一代宗师,说话自然要算数,便带领少林弟子离开。

    这时,华山派掌门鲜于通走到身前一丈开外,立定脚步,拱手说道:“曾少

    侠请了,我鲜于通向你讨教一下。”

    张无忌听到“鲜于通”三字,猛地里记起五年前在蝴蝶谷中之时,胡青牛曾

    对他言道:华山派的鲜于通害死了他妹子。

    一凝神之际,便将胡青牛的说话清清楚楚的记了起来,一个少年在苗疆中了

    金蚕蛊毒,原本非死不可,胡青牛三日三夜不睡,耗尽心血救治了他,和他义结

    金兰,情同手足。当时,胡青牛的妹子刚满十八岁,长得十分俊俏,还是待字闺

    中,未曾出阁。

    有一天,胡青牛出远门去采草药,家里只有胡青牛的妹妹胡青羊和鲜于通俩

    人。中午时分,鲜于通一个人在自己屋里呆着觉得无聊至极,便跑到院子里,悄

    悄潜到胡青羊的闺房外边,透过窗户缝朝里望去。

    此刻的胡青羊正在午睡,由于是夏天天热,她全身只穿著一件白色的肚兜和

    淡黄色的亵裤,身上盖着一块半透明的薄纱。胡青羊那雪白的胳膊和修长的大腿

    裸露在外边,那一对丰满的乳房一小半也跳出了肚兜外。

    这美人卧睡的香艳场景令鲜于通看了血脉贲张,他下边的那根ròu棒立刻硬了

    起来,挺得老高。他忍不住便轻轻推开胡青羊的闺房房门,轻步走近胡青羊的床

    边。这时鲜于通看得更清楚了,近乎半裸的美人就在他的眼前,他觉得要是不趁

    这个机会把这个美人压在身下干了,就是在太遗憾了。

    想到这里,鲜于通便关好门,再次走近胡青羊的床头,俯下身去,揭开附在

    青羊身上的轻纱,点了青羊的睡穴。然后伸手在青羊的大腿上轻抚。他把青羊的

    双腿轻轻分开,透过淡黄色的半透明的亵裤,鲜于通看到了青羊那微微隆起的三

    角地带。他把脸凑近青羊的亵裤处,一阵少女独有的幽香淡淡地飘进鲜于通的鼻

    子里。

    胡青羊由于被鲜于通点了睡穴,处于熟睡当中,只能任由鲜于通为所欲为。

    她轻轻呼吸着,胸前的双乳也随着呼吸的节奏不断起伏。鲜于通将手伸向青羊的

    胸前,慢慢解开她的肚兜。

    当胡青羊的肚都被完全解开后,鲜于通睁大了眼朝她的胸前往去,不由得倒

    吸一口气。只见青羊那鲜红的rǔ头矗立在浑圆的乳房上,rǔ头也微微向上翘,乳

    晕和rǔ头都是粉红色。尤其乳晕微微隆起,看上去可爱极了。

    鲜于通忍不住低头亲吻着了胡青羊的樱桃小嘴,伸出舌头吮吸着她的香舌,

    双手抚摸着青羊那浑圆饱满的乳房,那对乳房柔软温润极富有弹性,手感很好。

    鲜于通一面把玩着,一面用手指揉捏着少女娇嫩的rǔ头。

    他似乎不仅仅满足于对少女乳房的占有和玩弄,只见他一手将胡青羊的身体

    托起,一手拉下青羊的亵裤。胡青羊的阴毛虽然不多,但却很长,有如嫩草的阴

    毛,在窄小的范围内排成倒三角形。

    为了看得更清楚些,鲜于通将胡青羊的双腿分开,她的xiāo穴便完全呈现在他

    眼前。只见阴毛下边就是少女的yīn唇,青羊的yīn唇呈粉红色,粉红色的大yīn唇正

    紧紧的闭合着,一粒像红豆般大的阴核,凸起在yīn户上面,微开的xiāo穴口有两片

    呈鲜红色的小yīn唇,紧紧的贴在大yīn唇上。鲜于通轻轻分开yīn唇后,里面就是她

    的xiāo穴了,露出里面湿濡的粉红色嫩肉,形状仍旧美好,充满新鲜感,一层粉红

    色的淡淡的薄膜说明了青羊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女。

    鲜于通看到这一切十分激动,他意识到了自己马上要干的是一个处女,他便

    伸出舌头不断地来回拨弄挑逗胡青羊的yīn蒂,用嘴含吮那鲜嫩腻滑的大小yīn唇,

    吐出舌尖吮吸着那颗涨大的小阴核,又不时把舌头插进她的xiāo穴里舔弄着,渐渐

    地青羊那神秘的xiāo穴慢慢地湿了起来,大yīn唇也像一道被深锢已久的大门缓缓的

    倘开,而小yīn唇则像一朵盛开的玫瑰正娇艳绽放开来,yín水从xiāo穴口泊泊地不断

    向外流出,把床单都打湿透了。

    他很快便脱光了自己的全部衣服,全身赤裸着,胯下的那根jī巴早已硬得一

    塌胡涂,足足有六寸余长,也算是个大jī巴。本来鲜于通可以随时将自己的大鸡

    巴插入胡青羊处女的xiāo穴中去,可是他却见此时的青羊仍处于昏睡状态,干起来

    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反应,那可就不太好玩了。

    要知道,操穴的妙处不仅仅在于jī巴舒服,更重要的是心理的快感,尤其是

    看到平时清纯高傲的少女在自己的胯下的骚样,听听她被操的呻吟声,这才是操

    穴的真正乐趣。而现在青羊却昏睡着,操起来犹如奸尸一般,一点也不好玩。再

    说到现在为止青羊也没有丝毫反抗,鲜于通很想看看少女被强奸而失身的反应,

    那种由强烈反抗逐渐到委屈受辱的过程,很是令他神往。

    于是,鲜于通便解开胡青羊的睡穴。青羊渐渐苏醒过来,她醒来的第一个感

    觉是自己全身酸麻乏力地躺着,其次又发觉竟然全身光赤裸着一丝不挂,一个赤

    裸的男人正压在她身上,一根火热的大ròu棒正顶着她的私处,而这个男人不是别

    人,正是哥哥的结拜兄弟鲜于通。她立刻明白了,鲜于通想要强奸自己。

    其实,胡青羊从小除了哥哥外,几乎没有接触过其它男人,最近一段时间和

    鲜于通常在一起,少女的春心也发生萌动,对鲜于通还是有几分爱慕,如果鲜于

    通主动向她表白,她也会答应和他好上,如果俩人好上一段时间,鲜于通再提出

    来和她上床,估计青羊也会答应的,毕竟少女已经到了思春的季节。可是,鲜于

    通却绕过了这一切,直接就想要得到她的身子,并通过这种强迫的方式,这种被

    强奸的方式失身是胡青羊万万不能接受的。

    因此,胡青羊便开始强烈反抗,她双脚猛蹬,想用双手推开鲜于通,不过被

    他压住了腰,无法使力。

    鲜于通抓住青羊的双手,把挣扎的青羊强行按倒,使她趴在床上,然后骑在

    她身上,把她的双手拧到头上,“不要!快松开我!”胡青羊扭动身体,似乎想

    要掩饰裸露的身体,同时很痛似地发出哼声,拼命摇头说道:“不——不要这样——

    你可是我哥的结拜兄弟——”青羊苦苦地哀求着,眼角泛出了晶莹的泪花。

    鲜于通说道:“我是你哥的结拜兄弟,又不是你亲哥,你怕什么呀!我早就

    对你有意思了,今天难得这么好的机会,来,让我先亲一个!”

    说完,他便将嘴一下子压上青羊的小嘴,舌尖卷进她的嘴里,去撩弄她的舌

    头,她的舌头到处躲着,但到底她是个没有经验的少女,最后都不能避开,和他

    的舌头缠在一起,鲜于通的唾液地顺着舌头流进她嘴里。

    胡青羊被吻得心里七上八下的,心情既惊恐又茫然不知所措。但是她还没有

    忘记反抗,双脚和双手拼命地乱蹬乱抓着。

    这种反抗对于鲜于通来说简直可以说毫无作用,他看见胡青羊那对粉红色的

    少女乳房由于身体不断反抗扭动,一晃一晃、颤颤巍巍的,看上去十分有趣。于

    是,他的嘴移到她的乳房上,在她的乳晕四周缓缓地画着圈,右手用力地搓揉着

    她的左乳。他清楚地感觉到青羊乳晕中央的rǔ头急速地挺立了起来。

    “哈哈,真想不到像你这么快就有反映了!”鲜于通用言语调戏着胡青羊。

    鲜于通吸吮着胡青羊的rǔ头,她全身都发颤,娇驱乱扭,嘴里发出轻微的呻

    吟声。他的手往下摸去,一下子摸到了胡青羊的yīn户,那里本来已经一片湿濡,

    现在又有更多的yín水流出,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于是他淫笑起来:“青羊,看来

    你还是想让我干你嘛,你看你这样淫荡,yín水流了这么多,这儿全湿透了。”

    胡青羊这时羞极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流这么多yín水,难道她真如他所

    说的是一个淫荡的女孩吗?他的心里极力否认这一点,但是那yín水还是不断地从

    yīn户流出,弄得她满脸通红。她又开始挣扎,但好象没有先前那么强烈,此时,

    青羊可能觉得挣扎没有用,于是开口说:“鲜于通,你不要这样,这样我以后还

    哪里有脸见人呀!”

    鲜于通便笑着说道:“怕什么,是怕自己是失身以后没人要吗?呵呵,那我

    就娶了你还不好吗?”

    胡青羊见他这么说,便央求他道:“那你既然要娶我,就等跟我哥商量好了

    以后,和我拜了堂成了亲,洞房花烛之夜我自然会把我的一切都给你!”

    鲜于通淫笑着说:“我等不到那么久了,我们先洞房,再拜堂,你现在可是

    煮熟了的鸭子,我怎么可能放飞你呀!”

    说完,他便将胡青羊的身体翻了个过,令她趴在床上,然后分开她的双腿,

    将她的屁股抬高,半跪在她的身后,将自己的大jī巴对准青羊的xiāo穴,不断地使

    guī头在她的yīn户上摩擦,随时准备插入。

    这种姿势最大的好处在于,操穴的时候少女俯卧着,看不到是谁在操她,令

    她产生莫名的恐惧和兴奋,而男人从后边操,心里有很大的征服感,而且少女丰

    满浑圆的屁股不断顶在自己的下便,感觉很是柔软。

    胡青羊却感觉到自己这样趴着像狗一样,而yīn户处有一根火热粗大的ròu棒不

    停地摩擦xiāo穴口,感觉又痒又热,她知道自己很快便要失身了,嘴里发出凄惨的

    叫声:“不要——”

    还没等胡青羊把话说完,鲜于通突然狠狠地将jī巴朝yīn唇之间的小隙缝插了

    进去。

    “啊——啊——”胡青羊痛苦地大叫了起来,鲜于通的整个jī巴插了进去,

    并穿透了那一层薄膜,直插到底。青羊的眼泪哗地流了出来,不住地流着。

    鲜于通把jī巴抽出一半,再用力地插进去,强力地抽插搅动着xiāo穴,jī巴上

    沾满了青羊的第一次的处女血,连同青羊的yīn户一起染红了。

    他越插越兴奋,胡青羊的身体不自主地随着他的抽送上上下下地摆动着。

    “啊——啊——不要再插了——太深了——我的下边快要裂了——”青羊痛

    苦地哀叫着:“啊——啊——”

    渐渐地,胡青羊的呻吟声由尖叫开始变弱,她的处女的xiāo穴紧紧地包着鲜于

    通粗大的jī巴。鲜于通抽插时,能感觉guī头不断传来的莫大的快感,他于是尽情

    地抽插着,完全忘记在他胯下的是个刚被开苞的娇弱的处女。

    胡青羊这时完全无法反抗,任由鲜于通摆布。他把她的双腿抱起来,然后又

    是一轮狠力的抽插。

    “啊——不要——让我歇一歇——”胡青羊口中发出无力的哀求声,双眼都

    开始翻白起来。

    鲜于通没有理会,继续强奸着她,下体不断地碰撞在她娇嫩雪白的屁股上,

    “啪啪”作响,把她的屁股都拍打得一片通红。

    胡青羊终于经不起这种粗暴的奸淫,头向侧处一歪,昏了过去。

    鲜于通见胡青羊被他干得昏了过去,便打她的一对雪白的乳房,她娇嫩的乳

    房上立即泛起红红的手印。

    胡青羊被打醒过来,但却感到全身兴奋极了。原来刚才她是受不了那种激烈

    的快感才昏了过去,这时醒来,那种快感就更加强烈了,连她的口气也都变了:

    “啊——于通——我很难受——要死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兴奋感

    觉,她这时娇驱狂扭,屁股乱摆,不断挺起自己的纤腰,朝鲜于通的jī巴主动迎

    了过去。

    鲜于通见胡青羊已经屈服于自己了,便把她的身子翻过来,又令她面朝上仰

    卧,他要让青羊看着自己是如何操她的。他硕大粗圆的guī头顶开少女那柔嫩湿滑

    的yīn唇,jī巴再一次插入胡青羊紧窄娇小的xiāo穴,继续狂抽狠顶起来。

    没过多久,胡青羊的腰部已经完全迎合鲜于通的动作时,嘴里还发出一声高

    过一声的浪叫。

    鲜于通又用双手和嘴爱抚胡青羊的全身,轻舔她那樱桃般的rǔ头,jī巴在阴

    户中进进出出。

    一阵酥麻的感觉直涌胡青羊的全身,她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光滑玉洁、一丝不

    挂的雪白胴体,不断地收缩、蠕动着幽深的xiāo穴,一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

    地呼吸着,xiāo穴一阵收缩,xiāo穴内的嫩滑肉壁更是紧紧缠夹住火热滚烫的粗大肉

    棒。

    胡青羊被干得娇喘吁吁,已经感觉不到开苞的痛楚,嘴里浪叫道:“啊——

    啊啊——啊——好热呀——用力干我——插深点——”

    鲜于通受到了胡青羊的鼓励,挺动着自己的jī巴更较快速地在xiāo穴里抽插,

    一下快过一下、一下猛过一下。

    只见胡青羊嘴角微笑,妙目半闭,配合着疯狂的叫声,扭动着迷人的腰肢,

    雪白丰满的臀部不自觉的用力向上挺耸,晶莹的aì液不断流泄而出,承受着一次

    又一次的插入,她只觉全身暖洋洋的有如要融化一般。一波一波的快感,如潮水

    般的涌上来,她不停的颤抖着,大量的yín水从粉红色的嫩穴中流出,全身无力的

    躺在床上。

    看到胡青羊已经泄身,鲜于通也快忍不住了,在她浪叫声中,他的jī巴紧紧

    插在娇嫩的xiāo穴,一阵狂抖,“噗噗”地射出jīng液,热烫的jīng液直射入她的xiāo穴

    深处,一股一股的jīng液射入,jīng液灌满了她的xiāo穴,混同着她的yín水和处女血流

    了出来。

    胡青羊虽然是被强奸的,但是后来她在床上的表现说明了她其实也是少女思

    春,此刻她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一样躺在鲜于通怀里,现在她已经被鲜于通干了,

    处女贞操已被他夺取,现在只有乖乖听他的话,让他早点娶了自己。

    鲜于通见她这么听话,便许诺要娶她,胡青羊也高兴地亲吻了鲜于通一下。

    等到胡青牛回来,鲜于通便向他说想要娶他妹妹,胡青牛便说着要问过她妹

    妹以后看她的意思如何,当然木已成舟,胡青羊肯定愿意。于是,没过多久,鲜

    于通便和胡青羊拜堂成亲,地方就在胡青牛家里。

    再过了一段时间,鲜于通的伤完全好了,便说自己要回华山去看看,胡青羊

    也要跟着去,但鲜于通说等自己去安顿好了后,再来接她。

    可是,胡青羊却没有想到,鲜于通在娶她之前,便已经和华山派的掌门的女

    儿成过亲,掌门的女儿长的自然不如胡青羊好看,但却能令鲜于通将来接任华山

    派掌门人,所以鲜于通便勾引了那位掌门的女儿,俘获她的芳心,然后娶了她。

    后来,他由于受伤再胡青牛家疗养,看到胡青羊自然要比家里的那个黄脸婆

    漂亮的多,于是便强奸了胡青羊,又娶了她。这次,他回到华山派,家种的那个

    黄脸婆自然不放过他,每日都要让他操穴。而且华山派的事务繁忙,令他抽不出

    身,时间一长,他也忘了胡青羊的事。

    胡青羊却没忘了他,等了很长的时间等不到鲜于通,便独自一人娶了华山派

    找鲜于通,接过去了打听后才知道原来鲜于通早有妻室,她感觉的自己上当受骗

    了,但却不甘心,就要上山寻夫,却被那黄脸婆知道了鲜于通在外边有女人,和

    鲜于通又吵又闹,鲜于通怕这事被他的岳丈也就是华山派的掌门人,影响自己将

    来接任掌门,便一狠心下毒手将胡青羊杀了。

    胡青牛知道这事后,想要上山去找鲜于通报仇,可是鲜于通仗着自己在华山

    派的地位,纠集华山弟子将胡青牛打下山,胡青牛只好忍气吞声。

    张无忌想起了这事以后,便对鲜于通说道:“你还记得你在苗疆中过非死不

    可的剧毒,又害死过自己金兰之交的妹子,难道你忘了吗?你对得起姓胡的一家

    吗?”

    鲜于通听了张无忌这话,头上冒出一一头冷汗,他没想到这个小子怎么知道

    他过去的事情,他气急败坏便朝张无忌打去。这一次,张无忌想到了要为胡青牛

    报酬,便没有手下留情,连连击中鲜于通,最后一掌将他毙命。

    俗话说:“树倒猢狲散”,华山弟子看到掌门人被害,都吓得屁滚尿流地逃

    跑了。

    张无忌转头向着昆仑派,说道:“昆仑派哪位高人肯出来赐教?”

    昆仑派出来的自然是何太冲和班淑娴,他们夫妻二人刚一出来,张无忌就想

    起了当年何太冲和五姑通奸,又差点奸污了不悔妹妹,便讽刺道:“何前辈怎么

    没带你的情人五姑来呀?”

    何太冲由于时间久了,加上张无忌这些年变化太快,认不出张无忌,却心里

    疑惑:这小子怎么知道自己和五姑的事?

    班淑娴听到张无忌这话,便质问何太冲五谷是谁,何太冲自然不愿已承认,

    但班淑娴觉得这里肯定有鬼,便咄咄逼人,要让何太冲说出个究竟。张无忌见何

    太冲不愿意说,便揭了何太冲的老底。

    班淑娴听到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有染,怒火中烧,上前就要打何太冲,但

    何太冲却不敢还手,他是有名的“妻管严”,但是在天下英雄面前被女人打毕竟

    是一件奇耻大辱,何太冲略忧患手,班淑娴更窝火,打得何太冲躺在地上不能起

    来。

    昆仑派出此变故,班淑娴无暇应战,便带着众弟子,让人抬着不能动弹的何

    太冲下山去了。

    顷刻之间,整个光明顶大厅就只剩下峨嵋派和武当派了,众人都感到世事无

    长,刚才眼见明教气术已尽,可是这少年的出现,却令局势发生大逆转,四大门

    派都因各种原因,被这少年“送”下山去。

    峨嵋派的灭绝师太再也沉不住气了,她走上前来说道:“好小子,我以前倒

    没看出来呀,你竟然有这等的武功和本事,我今天就要让你尝试一下倚天剑的厉

    害!”

    张无忌知道这倚天剑与屠龙刀齐名天下,很是厉害,于是便沉着应战。开始

    时,他患处于劣势,可是当他渐渐熟悉了峨嵋派的武功后,便以齐人之道还致齐

    人之身,渐渐又占据了上风,最终,竟然将灭绝师太手中的倚天剑夺了过来。灭

    绝师太被夺去倚天剑,自然觉得十分羞辱,说道:“我的剑被你夺去,你要杀便

    杀吧!”

    可是张无忌却说:“我不是与师太为敌,我只是不愿意见师太受奸人蒙蔽!

    我这就把剑还给贵派。”

    说完,便朝周芷若走去,将剑递给她说道:“周姑娘,贵派的宝剑,请你转

    交尊师。”

    周芷若羞得满脸通红,刚接过剑,忽听得灭绝师太厉声喝道:“芷若,一剑

    将他杀了!”她的心中一惊,师父要自己杀了张无忌,她很是不愿意,但想起师

    父多年来对自己恩德,她便迷迷糊糊地向张无忌胸口刺了过去。

    张无忌却决计不信她竟会向自己下手,全没闪避,一瞬之间,剑尖已抵至胸

    口,他一惊之下,待要躲让,却已不及。周芷若手腕发抖,倚天剑已从张无忌右

    胸透入。周芷若一声惊叫,拔出长剑,只见剑尖殷红一片,张无忌右胸鲜血有如

    泉涌,四周惊呼之声大作。

    张无忌伸手按住伤口,身子摇晃,脸上神色极是古怪,似乎在问:“你真的

    要刺死我?”周芷若道:“我……我……”想过去察看他的伤口,但终于不敢,

    掩面奔回。她这一剑竟然得手,谁都出于意料之外。

    小昭脸如土色,抢上来扶住张无忌,鲜血汩汩流出,将小昭的上衣染得红了

    半边。旁观众人一时均是肃静无声。小昭连忙去取创伤药,给张无忌敷上。

    张无忌这时神智已略清醒,暗运内息流转,只觉通到右胸便即阻塞,只想:

    “我待教有一口气息尚在,决不能让六大派杀了明教众人!”当下将真气在左边

    胸腹间运转数次,缓缓站起身来,说道:“峨嵋、武当两派若有哪一位不服在下

    调处,可请出来较量。”

    灭绝师太冷冷的道:“峨嵋派今日已然败落,你若不死,日后再行算帐。咱

    们瞧武当派的罢!”

    武当派自来极重“侠义”两字,要他们出手对付一个身负重伤的少年,未免

    于名声大有损害,武当五侠谁都不愿。

    正在这时,宋青书站出来了说道:“爹,四位师叔,让孩儿去料理了他。”

    原来宋青书是因见周芷若瞧着这少年的眼光之中一直含情脉脉,极是关怀,

    于是妒火中烧,实不肯放过这唯一制他死命的良机。

    可是张无忌虽然受伤,但对付他还是没问题的。无论宋青书怎么出招,都打

    不到张无忌,反而被张无忌打在脸上。宋远桥连忙拉回宋青书说道:“看来明教

    气术未尽,我们还是走吧!”

    正在这时,殷梨亭站了出来,他的未婚妻纪晓芙就是被明教的杨逍夺去,这

    成为了他最大的耻辱,他怎肯离去,上前就要杀杨逍,却被张无忌阻止了。

    他正想摆脱张无忌,却听张无忌说道:“殷六叔,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无

    忌呀!”

    殷梨亭凝视他的面容,竟是越看越像,虽然分别九年,张无忌已自一个小小

    孩童成长为壮健少年,相貌已然大异,但殷梨亭已经听到他说自己是无忌,细看

    之下,记忆中的面貌一点点显现出来,不禁颤声道:“你——你是无忌么?”

    张无忌点点头,叫道:“殷六叔,我——我时时——想念你。”

    殷梨亭激动地抱起张无忌,叫道:“你是无忌,你是无忌孩儿,你是我五哥

    的儿子张无忌。”

    宋远桥、俞莲舟、张松溪、莫声谷四人一齐围拢,各人又惊又喜,顷刻间心

    头充塞了欢喜之情,甚么六大派与明教间的争执仇怨,一时俱忘。殷梨亭这么一

    叫,除了周芷若、杨逍等寥寥数人之外,余人无不讶异,哪想到这个舍命力护明

    教的少年,竟是武当派张翠山的儿子。

    殷梨亭还想杀杨逍,却被杨不悔拦住了,她说道:“不要杀我爹!”

    杨不悔的相貌和纪晓芙颇像,殷梨亭误以为是纪晓芙,但一看这个少女十分

    年轻,晓芙现在应该是中年了。一想这应当是晓芙和杨逍的女儿,便问她叫什么

    名字,不悔回答说:“我叫杨不悔!”

    殷梨亭听到了这少女竟然叫不悔,原来纪晓芙竟然不后悔被杨逍奸污,便像

    发疯了似的跑下山去。

    峨嵋派见着少年竟然是张无忌,知道这仗是绝对打不起来了,灭绝师太也不

    想公开与武当派为敌,便下山去了。

    武当派连忙拿出上好的药给张无忌吃下,又问了他这些年的下落,见他伤势

    好转,便要带他回武当山。

    张无忌便说自己要留在光明顶上保护明教的人,等自己伤完全好了以后,再

    去武当山拜见太师父。武当众侠见张无忌不肯离去,又觉得他们呆在光明顶不合

    适,便也离开了光明顶,临走前还叮嘱他要早日回武当山。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