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四回 成昆施奸计

    第二天一早,峨嵋派一行人便继续向西行去。一路上,宋青书仍不死心,依

    然在周芷若面前套近乎,可是周芷若却对她不怎么理睬。

    一方面,两人之间的那种关系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了,周芷若早已淡忘,另一

    方面,这几年在峨嵋派,灭绝师太对周芷若管教十分严格,也使得周芷若清心寡

    欲,最重要的事,周芷若竟然意外地再次遇见张无忌,哪里还有心思再和宋青书

    重叙旧好。

    峨嵋派一行人渐渐逼近明教的地盘,遇到的麻烦也自然越来越多,不但路难

    走,而且还时常遇到明教的零星教众阻拦,自然少不了打打杀杀。

    这日,他们遇到了明教的五行旗的大队人马阻拦,当然其中也不乏高手,他

    们的领头正是当年张无忌遇到的那位常遇春常大哥。

    峨嵋派见到明教妖孽,立刻布阵准备攻打,没过多少回合,明教五行旗的人

    就渐渐支撑不住了,死的死伤的上,几乎再无还击之力。

    灭绝师太见这帮人大势已去,便叫嚷着:“这些魔教妖孽一个也不能放过,

    统统把他们杀了!”

    峨嵋派的徒子徒孙听到掌门发话,立刻举剑朝五行旗的剩余伤兵刺去。就在

    这时,峨嵋派的方阵中传出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大家都快住手,他们都快不

    行了,就饶了他们吧!”

    众人听到这声音便纷纷朝说话人望去,原来这不是别人,正是躺在地上的张

    无忌,他不忍心看到这么多人就要被活活杀死,于是便出来阻止。

    阿离听见张无忌竟然大胆地说出这话,连忙叮嘱道:“阿牛哥,你不要命了

    吗,你不要在乱说了!”

    周芷若听到是张无忌的声音,皱了皱眉头,很担心地朝他望着,眉宇间似乎

    在责怪他太不应该如此莽撞,又似乎暗含着几分关切。

    峨嵋派的人见是这小子说的话,自然没怎么放在心里,还发出一阵嘲笑,似

    乎在笑他自不量力。其它人见了,也不知这小子是敌是友,但都觉得这小子太自

    不量力了。

    灭绝师太更是没将张无忌放在眼里,大喊一声:“别管他,给我杀!”一说

    完,便举剑就要朝那些伤兵刺去。

    张无忌见灭绝师太对自己的话不加考虑,于是飞身一起,便挡在那些伤兵前

    面。原来,张无忌的腿伤早已好了,本来他可以逃走的,但是他见阿离的伤势未

    愈,不忍弃她而去,便假装腿伤未好。

    灭绝师太见张无忌这臭小子的伤竟已早好,便说道:“好小子,原来你的腿

    伤早好了,看不出你还会武功,你既然不是魔教中人,就快快闪开,免得连你也

    杀了!”

    张无忌听到这话却并未躲闪,反而振振有词地质问道:“这般残忍凶狠的做

    法,你不惭愧么?”

    灭绝师太的几个徒弟听见张无忌对师父说出如此不尊敬的话,便欺上前去,

    想要教训一下这小子,没想到却丝毫不能伤着张无忌,反而被他的内力反弹得老

    远。

    张无忌又说道:“请师太高抬贵手,饶了他们吧!”

    灭绝师太通过看张无忌与自己的徒弟过招,看出这个少年的内功不凡,修为

    大可和张三丰相提并论,很是诧异,便询问张无忌的家底,张无忌自然将自己叫

    曾阿牛的那一套骗人的话拿出来说。

    灭绝师太听了后不大相信,但看也问不出什么名堂来,便说道:“你只要接

    我三掌,接的住,便饶了他们!你可要想清楚,我可是手下不留情的!”灭绝师

    太她这么说,是想让张无忌知难而退。

    可是,令灭绝师太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张无忌竟然答应接她三掌,而且还是

    不做任何防御。

    灭绝师太见话已说出,便要朝张无忌胸口打出去第一掌,这第一掌灭绝师太

    只使出了三成功力,她想这样既不至于打死这个少年,也却能将他打成重伤,令

    他管不得闲事。但这一掌只是令张无忌身子已站不稳,向后翻去,吐了几口血。

    灭绝师太本想这下这小子该没力气了吧,谁知他又起来,要接第二掌。这第

    二掌灭绝师太用了七分力,但也只是令张无忌比刚才多吐了两口血,多休息了一

    会,便又起身要求接第三掌。

    正在这时,张无忌的舅舅殷野王率领大队人马来了,他当然不认识张无忌,

    但见张无忌狭义心肠,便威胁灭绝师太。

    灭绝师太没被吓着,这第三掌反而使出全部功力,但由于张无忌连接两掌,

    不知觉的竟会自动运用九阳神功护体,这第三掌打到身上竟然一点事也没有。

    无奈之下,灭绝师太只好率领峨嵋派悻悻离去,他觉得这个少年台奇怪了,

    太不可思议了。

    灭绝师太等人走后,五行旗的那些伤员对张无忌自然感恩万分。

    这时,殷野王发现了阿离,原来阿离是他的女儿,也就是张无忌的表妹。殷

    离的娘由于练千蛛万毒手,变得丑陋,殷野王便另娶新欢,这位二娘对殷离母女

    百般刁难,殷离无法忍受便杀了二娘,独自逃走了,后来被金花婆婆收留,而她

    的母亲由于不知该如何向殷野王交待,也自杀身亡。

    殷野王对她这个女儿可谓憎恨之极,到处要找她,此刻却在这里发现了她。

    殷野王二话没说,便想要杀了她。正在这时,突然出现了一个青衣人,将殷

    离掳走。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明教四大法王之一的青翼蝠王韦一笑。

    张无忌见殷离被掳,连忙施展轻功追了过去。但是怎么也追不上,却遇见了

    明教五散人之一的布袋和尚说不得,他劝张无忌不要去找了,说是韦一笑武功十

    分厉害,练功伤了身子,要经常吸活人的血来维持生命,现在那女娃子八成被他

    吸干了,如果张无忌再去,便是白白送死。

    可是张无忌不听,执意还是要去,说不得为了不让他牺牲性命,便将张无忌

    收进自己的乾坤一气袋中,背着大布袋子上了昆仑山光明顶去了。

    殷离其实已经被韦一笑放了,因为他得知殷离是殷天正的孙女,自己如果吸

    了她的血,殷天正万一恼羞成怒,离开光明顶,不再和明教连手抗敌,那就大为

    不妙,但他又怕自己忍不住吸了殷离的血,便干脆将她放了。

    张无忌被布袋和尚装到袋子里,带到光明顶总舵的内厅里,将袋子连同他放

    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处。

    不一会,光明顶总舵就来了许多人,自然都是明教的上层人物,包括光明左

    使杨逍,青翼蝠王韦一笑,以及五散人等。明教前些年教主阳顶天失踪,本来就

    四分五裂,各自为政,此刻聚在一起,自然少不得争吵,杨逍想命令众人,但大

    多认为他又不是教主,不服他。

    于是便起了争执,五散人之一的周颠性情暴烈,竟然向杨逍动起手来,杨逍

    自然也出掌还击,韦一笑知道这些年杨逍的功夫了得,料想这一掌下去周颠定会

    受不了,便自己上前代周颠与杨逍接了这一掌。

    但韦一笑一招“寒冰绵掌”拍到杨逍右臂一震,登觉一股阴寒之气从肌肤中

    直透进来,忙运内力抵御。两人功力相若,登时相持不下。

    可是大家都能看出来韦一笑渐渐支撑不住了,于是便对韦一笑加以援手。

    杨逍本来只有了四成功力,见众人连手,以为他们要和自己真的过不去,于

    是便又施加功力应付。周颠没想到他的掌心刚挨到杨笑,便被他的内力吸住,这

    功夫却像是韦一笑的。

    最终,众人都被杨逍的内功吸住,不能动弹,渐渐体力不支,便问杨逍使得

    是什么功夫,杨逍便告诉他们这是乾坤大挪移,众人大惊。

    原来,这乾坤大挪移是明教的最高武功,只有教主能练,而阳顶天当年对杨

    逍另眼相待,传授了他乾坤大挪移的入门武功。这乾坤大挪移属于以彼之道还之

    彼深,就像一面镜子,将对方的功力反弹出去,对方施的功力越强,反弹回去的

    劲道越大。

    突然正在这时,大厅内闪出一个人,他趁众人都被吸在一起,朝众人偷袭,

    将他们一一打落在地,由于刚才的内伤和现在的外伤,众人都严重受伤,只能躺

    在地上运功调息。

    来人身穿一身灰袍,竟自报家门,说他是少林拍的圆真。众人都奇怪他怎么

    能进到这里来,圆真便告诉众人,他是从明教的密道中进入。

    圆真所说的密道是明教的禁地,除了教主之外任何人都不能进去,就算是教

    主也不能随便进去,这是明教的大秘密,圆真怎么会知道。正当众人都疑惑时,

    没想到圆真竟然将这一切的原委告诉了大家。

    原来,圆真原名叫成昆,是谢逊的师父。他和阳顶天的夫人从小就是青梅竹

    马,两下无猜,一个是师兄,一个是师妹,后来俩人慢慢长大后,也懂得男女之

    情,便私定终身。

    可是,成昆的师父,也就是他的师妹的父亲,却将他的师妹许配给了明教教

    主阳顶天。父命难为,他的师妹只好答应了这门婚事,就在她出嫁前的前一天,

    成昆约她的师妹再去见最后一面,两人相约在一个僻静的山洞里。

    在那里,两人相拥在一起,痛哭流涕。成昆的师妹出于他们多年的感情,竟

    然愿意将自己的处女之身献给成昆。

    于是,成昆抱着师妹放下她身子,让她坐在地上,他笑吟吟的也在她身旁坐

    下,右手绕过她背后,轻轻揽住她的纤腰。师妹脸色泛红,娇声说道:“羞死人

    了!”

    面对师妹那娇靥如花的笑脸,成昆忍不住在她的面颊亲了一口,笑道:“不

    要怕,我会对你很温柔的!”

    师妹脸上微微一红,瞧了他一眼,忽地忸怩道:“你……你不是要那个……

    我么?怎地……还不快点?”

    成昆不禁一笑,说道:“原来师妹你也不老实,好、好!我这就来啦……”

    师妹心儿砰然而动,忙闭上双眸,向他靠去。谁知她身子一倾,已斜倒在地

    上,软软的躺在成昆臂弯里,仰着脸儿,闭上双眸,口中道:“师哥,我……”

    忽觉口唇给堵住了,成昆已吻上她的小口,她心神一荡,不由得张开了小口,成

    昆那根舌头混着唾沫送进了她的小口,她口中香舌不住搅动,跟成昆的舌头缠绕

    了起来。

    一股情欲之火窜了上来,烧得她的身心渐渐火热起来,她双目迷离,软绵绵

    的娇躯像熔化了似的无力的倒在成昆的怀里,她呼吸急促,口中也轻轻的呻吟娇

    喘起来。

    成昆此时也已情动似火,裆裤里已是不安份的蠢蠢欲动,似欲破裤而出。他

    再也忍耐不住,握住师妹的玉手,紧紧按在他的裆裤间,做出苦脸道:“师妹你

    瞧,它硬了!这可如何是好?”

    师妹的小手触摸到成昆那硬梆梆的阳物,她芳心一跳,玉手彷佛触电般的一

    缩,却被成昆紧紧地握住,挣脱不开,她面颊绯红,芳心砰砰乱跳,似欲跳出胸

    脯,不绝口的低低骂道:“坏成昆……死成昆……”话声却是缠绵已极。

    成昆又惊又喜,这一副小姑娘般的神态,真是娇羞可爱,他忍不住紧紧的将

    师妹搂进怀里,胸口紧紧贴住师妹胸脯间那两只软绵绵的玉乳。两人似乎都听到

    彼此的心跳声。师妹喘息道:“轻点,我都喘不过气来啦……”

    成昆微微一笑,双手松开了些,涎着脸道:“我下边憋得难受,可怎么办才

    好?”

    师妹的脸紧紧藏在他怀里,玉手绕过他的后腰,无力的拧了拧他的腰肢,喘

    嘘嘘的道:“死坏蛋!你真坏……”她感到秀脸越发火烫,忍不住狠狠地捶了捶

    他的胸口,粉拳幌动,似在给他按摩一般。

    这一举动弄得成昆身心舒畅,幸福极了,他心中又是得意,又是欢喜,毛手

    毛脚的替师妹宽衣解带。

    师妹身上一凉,但觉身上的衣裳已是一件一件的给他剥下,她心中暗喜,又

    觉害羞,软软的倒在他怀里,紧闭双眼,任凭他为所欲为。

    师妹微张美目,见到自己已是一丝不挂,光天化日下春光尽泄,成昆正一眼

    不眨,如痴如醉的看着她。

    成昆可是第一次见到师妹的胴体,不由得心生惊叹,只见师妹那白璧无瑕的

    玉体,似乎发出令人眩目的光晕,玲珑浮凸,肤如凝脂,那秀美绝伦的面庞泛出

    淡淡晕红,颤巍巍耸立的乳峰,柔软纤细的腰肢,平坦白晰的小腹,圆润白嫩的

    美臀,修长均匀的一双玉腿,最让成昆迷恋的自然是两腿之间那芳草凄凄的溪谷

    之地……好似一幅活色生香的春色。

    成昆感到口干舌燥,胯下也在不安份的骚动,他再也忍不住了,三两下就剥

    下身上的衣服,胯下的大jī巴一下子蹦了出来,足有六寸来长,青筋毕露,冲天

    顶立。

    师妹秀目一瞥,大觉惊奇,没想到男人的下边那东西竟然是如此之大!她芳

    心砰砰乱跳,脸上现出红晕,神色间似嗔似喜。

    成昆放下师妹的身子,让她仰卧在细软的草地上,分开她双腿,头脸下移,

    凑近她的两腿之间,细细观赏起那风景怡人的神秘溪谷。

    师妹甚感害羞,忙闭上秀目,不敢瞧向成昆,她知道自己下体那桃源茂密之

    处,已然一览无余,万般春光任成昆尽情欣赏了。

    成昆全身血脉喷张,心中砰砰大跳。一丛柔顺的阴毛,覆盖着微微鼓起的娇

    嫩yīn户,中间一道缝儿。拨开缝儿,现出两片又薄又红的小yīn唇,yīn唇上方有一

    颗粉红色豆豆,yīn唇里面嫩肉层层迭迭的,遮蔽住那小小的神秘而深奥的幽径。

    成昆细细端详xiāo穴,欲火不禁上窜,他忍不住伸指在mī穴里的小豆豆拨了一

    下,只见师妹全身陡地一震,yīn户不住收缩颤抖,甚是诱人。

    师妹感到两腿之间湿湿凉凉的,竟是有说不出的舒服,瞬间mī穴传来丝丝缕

    缕、钻心蚀骨的搔痒,就好似千万只蚂蚁在她的xiāo穴里叮咬一般,似是舒服又似

    难受,她脸色愈形红晕,双腿轻轻扭动起来,口中发出的呻吟变得更销魂更急促

    了。

    mī穴处传来的快感一浪过一浪的袭击她的身心,她感到xiāo穴里空荡荡的很是

    饥渴,她的神智渐渐迷乱起来,身体滚烫火热,忽然一股更强更猛的快感袭上心

    头,yīn道里一阵颤抖,yín水已自洞穴里溢了出来。

    成昆看到xiāo穴春水泛滥,心中欲火中烧,只觉胯间一阵跳动,伸手一握,其

    坚似铁,怕墙壁都能捅出个洞。那阳物生具灵性,似也发觉师妹的处女xiāo穴,不

    住骚动,急欲前往一探究竟。

    他躺下身体,压在师妹身上,将师妹双腿最大限度的分开,一手扶着ròu棒对

    准师妹的xiāo穴直插进去,哪知师妹的xiāo穴尚未开发,又小又紧,他插了好几次,

    也无法进入,急得在肉缝中不住蹭着。

    师妹但觉下体处有根火热的异物捣来捣去,弄得她的xiāo穴越来越痒,恨不得

    将其一口吞入,填满她那空虚的销魂洞穴。

    她近乎迷乱的神智已意识到是那丑陋之物,有心拒绝,偏生身子不听使唤,

    她的xiāo穴在那ròu棒的刺激下竟自行张了开来,成昆的那条大家伙如蟒蛇般一下子

    钻了进去。

    成昆大喜,他扶着ròu棒一点一点的挺进,感到师妹的xiāo穴很紧,又暖和又湿

    润,ròu棒放在里面爽得无法言喻。

    师妹忽然痛呼一声,原来成昆的ròu棒已捅到她的处女膜,却一时插不进,他

    抽出少许,准备再行出击。

    师妹一痛之下,浑身的欲火顿时消退了一些,神智也一下清醒了几分,她早

    已浑身乏力。

    成昆蓄势已久,正挺棍待发,师妹的xiāo穴流出了更多的yín水,xiāo穴也被滋润

    的更加湿滑。于是,他的ròu棒势如破竹般捅了进去,不费吹灰之力就捅破了她的

    处女膜,直顶到她的xiāo穴深处。

    “啊──”师妹惨叫一声,yīn道里传来难以忍受的剧痛,似乎是烫热的铁棍

    刺入了她的下体,她双腿无力的抖动几下,眼前发黑,竟痛得欲昏过去似的。

    师妹忍住了痛,一想到自己的处女之身终于给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她合上双

    眼,美丽的睫毛激动的溢出了两行泪花。

    渐渐的,xiāo穴里的疼痛已是感觉不到,代之而来的是越来越猛烈的快感,那

    快感一浪连着一浪,将她身体烧得越来越是滚烫,香汗也淋漓而下,将床都浸湿

    了。

    她觉得彷佛置身于欲海之中,自己好似一叶小舟,任凭暴风骤雨狂吹猛打不

    休,顺着欲海波涛摇摆不停。

    她的意识已是昏昏沉沉,什么都不能想了,她的娇躯在成昆的抽插下一上一

    下的摆动着,口中也不由自主的发出荡人心魄的呻吟。

    迷糊中师妹感觉成昆抽插得更狠更猛了,次次都顶在她的花心里,顶得她几

    乎连心都快飞了出来,使她感到花心酥麻难禁,紧咬着成昆的guī头不住吮吸,她

    的纤腰也不由得往上挺得紧紧的,随即花心不住颤动,一股yín水喷了出来,洒在

    成昆的guī头上,她的身体也爽得彷佛飞上了天,双腿蹬了几下又舒服得晕厥了过

    去,而成昆也在师妹的xiāo穴中射了精。

    就这样,成昆为自己的师妹开了苞,他很高兴能成为师妹的第一个男人,但

    是他也伤心以后师妹就是别人的老婆了,师妹这样美丽的身体以后就只能被阳顶

    天一人享用了!

    两天后,师妹嫁给了阳顶天。过了大约一年多,成昆实在忍不住对师妹的思

    念,便来到光明顶附近,寻找机会接近师妹。

    一天,他突然发现师妹一个人下山,便暗地里跟着,等到没人处,便上前相

    见,老情人相见,两人激动得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后来,成昆的师妹也就是阳顶天的夫人告诉了成昆光明顶的那条密道所在,

    成昆便从山下潜入里边,和师妹在那里幽会。

    师妹见到他很是委屈,说他自从嫁给阳顶天后,新婚之夜,阳顶天发现她不

    是处女,大为恼怒,又不好声张,但从那以后,阳顶天沉迷于练武,再也不碰她

    了,令她独守空房守活寡。

    此刻能在密道里于成昆相见,自然投怀送抱,成昆也毫不客气,就在密道里

    和师妹干了起来。两人都尝到了甜头,以后频繁地在这里幽会,自然每次都少不

    得插穴。

    可惜好景不长,师妹有一次告诉成昆说,阳顶天可能发现自己不对劲,希望

    成昆不要在来这里了,要不然被阳顶天发现,两人都会没命的。

    可是成昆当时意气用事,说自己早已厌倦了这种偷偷摸摸的生活,不如去找

    阳顶天算账,要么打死他,要么被他打死,也省得整天到晚活受罪,于是便硬拉

    着师妹去找阳顶天。

    但他们万万没想到阳顶天就在密道的另一处石室练功,他们和阳顶天碰了个

    正着。

    成昆本来也就是说说而已,没想到真的碰到阳顶天了,此刻吓得腿都软了。

    可他同时又发现,阳顶天在练一种独特的高深武功,一时半会还不能动,要

    动了就有可能走火入魔。

    发现了这个秘密,他便大胆上前想要偷袭阳顶天,但没想到被阳顶天发出的

    雄厚内功反弹回来。

    无奈之下,他又想到一个阴险狠毒的绝招。于是便一把抱住师妹,将她搂在

    怀里,疯狂的亲吻她的脸。

    师妹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吓着了,要知道这可是在自己丈夫的面前被别的男人

    吻,这样一来,自己和成昆的事情阳顶天肯定会明白的,他觉得成昆是在逼她出

    丑,便奋力挣扎,嘴里还说道:“别这样,好吗?”

    成昆才不管这些,开始吻上她的嘴唇,令她言语不出,直弄得她娇喘吁吁,

    激动的受不了。出于生理的本能反映,师妹也不放过成昆,回吻着成昆。

    一吻过后,成昆勃起后的大jī巴撑得难受,便要掏出来。

    师妹见成昆要掏jī巴动真格的,便连忙说道:“师哥,你要干什么?”

    成昆淫笑着说道:“我要在你丈夫面前干你,让他见识一下我平时是怎么样

    操你的!”

    师妹连声说道:“师哥,不要,咱们快走吧,现在事情已经暴露,一会顶天

    练完功不会放过我们的!”

    可是成昆却不管这些,他伸手握紧她的双乳,用力一揉,她舒服得要命,把

    头仰向后面。这时,成昆悄悄地在师妹耳边说道:“我就是要在他面前干你,让

    他练功走火入魔,然后我们就可以放心逃走。”

    听到这话,师妹便放心了很多,也逐渐放开了许多,竟然伸手去摸了几下成

    昆的jī巴,然后隔着裤子套弄了起来。

    成昆右手揽过她的纤腰,左手猛揉她的丰乳,她舒服得要死,他更用舌头舔

    她的耳根。他们这样互相刺激了好半天,成昆再也忍不住了,解开腰带,迅速拿

    出了那根六寸长的大jī巴,那jī巴看上去好硬好大,guī头红里透紫,血管涨得清

    晰可见。

    师妹一见到成昆的大jī巴,就受不了了,咬着嘴唇,盯着下面。成昆看她得

    骚样,便把她推到靠墙,双手一用力就把她上衣扒光,毫不客气得用嘴咬着她的

    乳房,舔着她的乳沟。

    师妹却仰着头享受者,嘴里还不住的哼哼唧唧:“好,好舒服,好美……好

    爽……”

    成昆突然笑着对阳顶天说道:“阳顶天呀,阳顶天,你没想到你老婆这么浪

    吧!”

    说完,便又要求师妹舔他的jī巴,为他口交。师妹先是面容羞涩,犹豫了一

    下,但还是顺势蹲了下去,舔着成昆的小腹,舔着他的阴毛,双手还玩弄他的一

    对睾丸。

    “快舔,快!”成昆命令着。师妹马上舔起了他的guī头,只见她用双唇含紧

    了他的guī头下面的连带,用力扯向一边,连着我的包皮一同被扯动,没几下,成

    昆便被弄得浑身都酸了。

    师妹又用舌头快速磨擦成昆的guī头下那一道沟,突然,她猛地含起了他的鸡

    巴,用嘴吸吮着,双唇套弄着jī巴,令成昆我很兴奋。

    但由于成昆的jī巴粗大,她没办法整根含入。成昆略嫌不过瘾,双手抓住了

    她的头发,狠命的套弄起来。过了一会,师妹将jī巴先吐了出来,低头含起了成

    昆的一个睾丸,放在嘴里玩弄,过一会又换了一个玩。

    成昆的jī巴和睾丸被师妹熟练地吮吸着,他一边舒服地低声呻吟,一边对阳

    顶天说道:“看见没有,你老婆的口舌功夫实在很棒,弄得我太舒服了,这可都

    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你要怎么感谢我呢?”说完,便大声笑着。

    阳顶天尽量使自己不睁开眼睛去看,可是那淫糜的叫声,和吮吸jī巴发出的

    声响却令他心神不宁,偶尔睁开眼,看见的是自己的老婆正为别的男人口交,他

    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心神不宁是练功的最大危害,极易走火入魔。

    这时,成昆拉师妹站了起来,疯狂的吻起了她,双手把她的衣裙向下拉,最

    后全部脱掉,此刻的师妹已经一丝不挂。成昆的手模起了她的大腿根,那里的嫩

    肉很白,很能刺激她。他突然把头埋进了她的两腿间,舔着她的嫩肉。

    师妹被舔得渐渐地陶醉起来,成昆感觉到她已经yín水泛滥了,便伸出了中指

    和食指揉着她的阴核,并把这两指不断深入她体内,手指还在不断地进进出出、

    挖挖弄弄她的阴核。

    在成昆吸吮下,师妹的yín水在一阵一阵狂泻后,已然受不了,大量的yín水倾

    泄,流满了她的大腿内侧。

    成昆见时机已到,便令师妹像小狗一样趴在地上,又将她的屁股抬起,便跪

    在她后边,用jī巴在她的xiāo穴口摩擦了半天。

    师妹只觉得xiāo穴空空,便恳求道:“好了,师哥,快进来,求你快插进来…

    啊……”伴随着师妹的尖叫,成昆已全根进入,她的xiāo穴又暖和又湿润,紧紧的

    包着成昆的jī巴,成昆便开始抽插起来。

    成昆一边插着师妹的xiāo穴,一边向阳顶天炫耀道:“我可是经常操你老婆的

    xiāo穴,她的处女膜就是我捅破的!哈哈!”

    师妹则伴着着成昆的抽插在欢叫着:“来呀……使劲,使劲,好……啊……

    啊……哦……你真猛,xiāo穴快被插爆了!”

    成昆听到师妹在自己胯下的呻吟,抽插得更猛了,嘴里还问道:“小浪货,

    快说,你喜欢被我干还是喜欢被你老公干呀?”

    师妹紧闭着双眼,咬着下嘴唇,哼哼唧唧的叫着:“当然是你了!你操的我

    好爽呀!”

    成昆从身后一边操她,一边看到她的陶醉,接着问道:“那你说说,为什么

    喜欢被我操?”

    师妹淫叫着说道:“你的jī巴又粗又大,比他的大多了,又那么能干,我当

    然喜欢了!”

    听到师妹这番话,成昆双手捏紧她的小蛮腰,使尽浑身解数,每一次都大力

    的把jī巴从外面插进去,guī头狠狠的撞击师妹的花蕊。

    阳顶天听到了妻子竟然说出这样淫荡无耻的话,脸色气得发青,心神大乱,

    整个人像疯了一样,浑身抽筋。

    此时,成昆的jī巴、睾丸和师妹圆臀的撞击声,师妹的尖叫声,成昆的羞辱

    声交织在了一起,令阳顶天几乎神志错乱。

    而成昆则加紧不停地猛抽猛插,jī巴上已经粘满淫液,师妹的xiāo穴已经被操

    得红肿。终于在一阵快速大力的抽插下,成昆在师妹的xiāo穴中shè精了。师妹好象

    浑身都软了,整个人倚在墙上喘息,面色红润,紧闭双眼,大概还在回味那激烈

    的一刻。

    成昆则对阳顶天说道:“我把jīng液都射进你老婆的xiāo穴里,将来你老婆为我

    生个儿子,就当时是我送给你的,让你养着,你说好吗?”

    听到这番羞辱的话,阳顶天再也忍不住了,便想发掌去打成昆,但由于他正

    在练功,不能乱动,加之刚才心神错乱,自然走火入魔,吐血昏了过去。

    成昆见阳顶天走火入魔,已经昏迷,便趁机将阳顶天打死,顷刻间,阳顶天

    就毙命了。

    成昆的师妹也就是阳夫人本想趁阳顶天走火入魔后和成昆逃走,但没想到成

    昆竟下此毒手,自知自己身为阳顶天夫人,竟和外人勾搭成奸,并合伙谋害死亲

    夫,自觉自己无脸见人,便也自杀以谢罪。

    师妹的自杀令成昆大为意外,但他转念一想,毕竟师妹和阳顶天也算是结发

    夫妻,只见也是有些感情的。

    因此,他便把师妹之死归罪于阳顶天,要是不是当年他不硬把师妹从自己身

    边夺走,师妹也不会死的。可是阳顶天已死,他便把仇恨转嫁到阳顶天所率领的

    明教身上。

    先是奸杀了自己的徒弟谢逊妻子和全家,逼他出去乱杀人,使江湖人把仇记

    在明教身上。后又投身少林空见大师门下,伺机报复。

    这次六大派围剿光明顶就是他在背后策划,他想要借六大派之手杀光明教中

    人。

    经成昆这么一说,众人立刻明白了许多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的事。成昆见自

    己的目的也达到了,便准备下手一个一个地将这些明教高层人物杀死。

    张无忌在布袋和尚的乾坤一气袋听到这成昆心狠手辣,自己的义父也是被他

    所害,弄得家破人亡,于是他再也忍不住了,不断聚集真气,那乾坤一气袋竟然

    在他的真气运用下不断膨胀成一个大圆球。

    只听得呼的一声大响,犹似晴天打了个霹雳,布片四下纷飞,乾坤一气袋已

    被张无忌的九阳真气胀破,炸成了碎片。

    见衣衫褴褛的张无忌站在当地,满脸露出迷惘之色。

    成昆眼见这袋中少年神色不定,茫然失措,当即抢上一步,右手食指伸出,

    运起“幻阴指”内劲,直点他胸口的“膻中穴”。

    张无忌挥掌挡格,九阳神功的真气蹦出,十分浑厚。成昆手指一热,全身功

    劲如欲散去,又见这少年功夫古怪,自己恐怕不敌,眼前情势不利,脱身保命要

    紧,当即转身便追被逃跑。

    眼看义夫的仇人要逃跑,张无忌怒骂:“成昆,你这大恶贼,留下命来!”

    拔足追出了厅门,只见圆真背影一晃,穿过后院,已进了一道侧门。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