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三回 芷若忆旧情

    张无忌的腿伤本来应该很快就好的,可是由于每日要和阿离操穴,活动量过

    大,使得腿伤迟迟不得好。

    这一天,阿离让张无忌在山洞里好好躺着,说她要下山去弄些吃的。到了傍

    晚时分,仍不见阿离回来,无忌不禁有些担心。

    这晚上新月如眉,淡淡月光之下见共有七人走来,当先一人便是阿离,她身

    后的六人却散成扇形,似是防她逃走。张无忌一看之下,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

    原来那六人他无一不识,左边是武青婴、武烈、卫璧,右边是何太冲、班淑娴夫

    妇,最右边是个中年女子,面目依稀相识,却是峨嵋派的丁敏君。但见他们看了

    看自己,没有什么大的反应,料想他们都不认得他了。

    阿离走到他身前向着他静静瞧了半晌,说道:“我问你,那一天你跟我说,

    咱两人都孤苦伶仃,无家可归,你愿意跟我作伴。你这句话确是出于真心么?”

    张无忌见她眼光中又露出那哀伤的神色,便道:“我自是真心的。”

    阿离颤声问道:“那么你是愿意娶我为妻了?”张无忌身子一震,半晌说不

    出话来,喃喃道:“我……我没想过……娶妻子……”何太冲等六人同时哈哈大

    笑。

    卫璧怒道:“你的情郎不要你,你活在世上有甚么味儿?还不如就在石头上

    撞死了罢。你现在快老老实实说出来,你杀我表妹,到底是受了何人指使?”

    张无忌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颤声道:“杀了朱九真姑娘?”

    卫璧瞪了他一眼,恶狠狠的道:“你也知道朱九真姑娘?”张无忌道:“雪

    岭双姝大名鼎鼎,谁没听见过?”武青婴嘴角边掠过一丝笑意,向阿离大声道:

    “喂,你到底是受了谁的指使?”

    阿离道:“没人指使我,我就是见不得朱九真!”

    众人听到这话,便上前要杀阿离,眼看武烈的掌心就要打到阿离的身上,张

    无忌连忙将手放到阿离的后要,将九阳真气传到她体内,武烈一招下去不但没能

    伤到阿离,反而被震得飞了出去。

    就这样,张无忌假借阿离的手,将进攻的众人一一击退。众人见敌不过这个

    少女,便仓惶逃去。

    等众人走后,阿离突然转过身来,说道:“你个大笨牛,骗我说不会武功,

    没想到你的武功那么好!”

    张无忌只好说道:“你又没问过我会不会武功,那你为什么要杀朱九真?”

    阿离便伤心地说道:“那个短命的家伙就是被朱九真用美色骗得丧命的,我

    杀了她要为他报仇。张无忌知道了阿离指的是自己,一定是当年的事情被阿离打

    听到了才会去为他报仇,但他一想到朱九真从此香消玉散,心中不禁一阵黯淡。

    这时,阿离突然脸色微变,低声道:“峨嵋派又有人来了。”

    张无忌和阿离向东北方眺望,这时天已快黎明,只见一个身穿葱绿衣衫的女

    子和丁敏君说了几句话,向张无忌和那村女看了一眼,便即走了过来。她衣衫飘

    动,身法轻盈,清丽秀雅,容色极美,约莫十七、八岁年纪。

    丁敏君出声警告:“周师妹,这鬼丫头功夫邪门得紧。”那少女点点头,斯

    斯文文的说道:“请问两位尊姓大名?因何伤我师姐?”

    自她走近之后,张无忌一直觉得她好生面熟,待得听到她说话,登时想起:

    原来她便是在汉水中的船家小女孩周芷若姑娘,不知如何却投入了峨嵋门下?本

    想上前相人,但见她似乎早已不认得自己了,便暂时忍了忍。

    阿离冷冷一笑,说道:“令师姐双掌击我背心,自己折了手腕,难道也怪得

    我么?”

    周芷若转眼瞧着丁敏君,意存询问。丁敏君怒道:“你带这两人去见师父,

    请她老人家发落便是。”周芷若道:“倘若这两位并未存心得罪师姐,以小妹之

    见,不如一笑而罢,化敌为友。”

    丁敏君大怒,喝道:“甚么?你反而相助外人?”

    周芷若对丁敏君却极是尊敬,躬身道:“小妹听由师姐吩咐,不敢有违。”

    于是便上前准备捉住阿离,但由于有张无忌的帮助,周芷若也奈何不得,而

    张无忌也只使了一成功力,他怕伤到周芷若。

    丁敏君和周芷若见打不过,便悄然离去。

    阿离突然叫道:“啊哟,快走,再迟便来不及了!”张无忌便问道:“怎么

    了?”阿离道:“那峨嵋少女不愿跟我拼命,假装受伤而去,可是那丁敏君却口

    口声声说要拿我们去见她师父,灭绝师太必在左近。这老贼尼极是好胜,怎能不

    来?”

    张无忌顿想起灭绝师太一掌击死纪晓芙的残忍狠辣,不禁心悸,准备逃离这

    里。但她有腿伤,只好让阿离背着。

    但刚走出山洞,见洞外站着一个白发萧然的老尼,正是峨嵋派掌门人灭绝师

    太。她身后远处有数十人分成三排奔来。奔到近处,众人在灭绝师太两侧一站,

    其中约有半数是尼姑,其余的有男有女,丁敏君和周芷若也在其内。

    只听灭绝师太哼了一声,转头问丁敏君道:“就是这个小女娃么?”丁敏君

    躬身道:“是!”猛听得“喀喇、喀喇”两响,阿离闷哼一声,身子已摔出三丈

    以外,双手腕骨折断,晕倒在雪地中。

    灭绝师太刺人心魄的目光又瞧向张无忌。周芷若走上一步,禀道:“师父,

    这人断了双腿,一直行走不得。”

    灭绝师太道:“做两个雪橇,带了他们去。”一行人带着张无忌和阿离便朝

    西行去。

    中途休息时,周芷若拿馒头给张无忌吃。张无忌再也忍不住轻声说道:“汉

    水舟中喂饭之德,永不敢忘。”周芷若瞧了好一会,突然间“啊”的一声,脸现

    惊喜之色,道:“你……你……”张无忌知她终于认出了自己,缓缓点了点头。

    周芷若轻声问道:“身上寒毒,已好了吗?”声细如蚊,几不可闻。张无忌轻声

    道:“已经好了。”周芷若脸上一阵晕红,便走了开去。

    原来,峨嵋派这次西行,是联合了六大门派,一起上昆仑山光明顶,去消灭

    明教。这六大派中,自然也有武当派。果然,在路上便碰见了武当派的殷六侠殷

    梨亭,他还带着宋大侠之子宋青书,自然由于时间的关系,那两人也已认不得张

    无忌了。

    宋青书见是峨嵋派,便央求殷梨亭,要和峨嵋派结伴而行。殷梨亭见一路风

    险,便答应了。

    一路上,宋青书不断地对周芷若大献殷勤,众人都看得出宋青书对周知若有

    意思,但都不明说罢了。

    这天傍晚,宋青书约周芷若到别处去见面,周芷若本来不答应,但见他苦苦

    哀求,便同意了。宋青书带周芷若来到离他们休息的地方几里外的一处僻静树林

    中,见四周没人,一只手便拉住周芷若的手,另一只手扶住周芷若的肩膀,嘴里

    说道:“芷若,这几年来我想死你了,现在终于能在见到你了!”

    周芷若被宋青书抱着,身子一软,倒了下去,宋青书手上稍稍用力,便来了

    一个温香软玉抱满怀。他将周芷若紧紧的抱在怀里,只觉得软绵绵的柔若无骨,

    鼻子嗅到一股淡淡的清香。贴近了看周芷若,她白嫩的脸蛋上一层红晕,平时端

    庄文静的她此刻明艳不可方物。

    看到这里,宋青书的jī巴不禁充血硬了起来,正顶在周芷若的屁股上。宋青

    书的双手也不老实起来,一只手从肩上滑到周芷若的腰部,一只手竟趁探进周芷

    若的衣裙里。

    周芷若这些年在峨嵋派,清修苦练,绝少与男人说话,平时认识的都是一些

    断绝了七清六欲的尼姑,被宋青书一抱,顿时又心神大乱,加上闻到一股男人的

    气味,身上的快感越发不可遏制,后来竟然发现宋青书的一只手伸进衣裙,摸向

    自己的躯体,而他的jī巴也一动一动的顶到双腿之间去了,不由得“啊”的一声

    叫了出来,她觉得xiāo穴里溢出热浪的yín水,顿时六神无主。

    宋青书趁周芷若失神之机,解开她外面的衣服,露出她美妙绝伦的身体。周

    芷若刚刚要开口抗议,却被宋青书借机侵占了她娇小的樱唇,她发现自己的嘴被

    紧紧咬住,男人独有的粗重的鼻息喷在自己的娇嫩脸蛋上,心中愈发悸动不已。

    突然,她发现宋青书的舌头正要挤近自己的嘴唇,她试图用牙齿挡住,却已

    经来不及了,宋青书的舌头伸了进来,紧紧的和周芷若娇软无力的香舌纠结在一

    起,吮吸着她嘴里甘甜的津液。

    周芷若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一股快感的热浪席卷全身,和身体内原有

    的酥痒火烫融在一起,她全身禁不住抖动起来,xiāo穴中分泌出大量淫液,浸湿了

    整个下体,她差一点大叫出来,但是嘴被堵住,最后变成“嗯……啊……”的喘

    息声。

    宋青书趁周芷若意乱情迷之机,将周芷若上衣除下,只剩下上身的肚兜还松

    松的挂着,下身也只剩一条亵裤,双手无力的搭在宋青书的肩膀上,整个人斜躺

    在他的怀里。

    宋青书一只手伸进肚兜,摸上周芷若光滑圆润的双乳,尽情摸捏揉搓,并不

    时地说道:“芷若,没想到几年不见,你的乳房已经发育的这么大了!”他的另

    一只手在周芷若温滑绵软的小腹上摩挲。接着,宋青书用嘴把周芷若上身原本就

    快掉了的肚兜扯开,露出那光洁丰满的玉乳,只见那雪白的乳峰上嫣红的两点极

    为诱人,宋青书禁不住重重的吻了下去。

    周芷若觉得一股欲浪从胸口直冲上头部再炸了开来,直把她弄得浑身燥热。

    突然被宋青书抓住亵裤一撕,周芷若只觉得阴部一凉,身上最后一件遮蔽物也没

    了。

    宋青书的手已经伸入周芷若两腿之间,扣弄着她的xiāo穴,宋青书只觉得触手

    处滑腻娇嫩,不禁凑近了仔细观看,只见周芷若那yīn户就像欲绽未开的一朵鲜花

    娇艳欲滴,两片yīn唇一张一合,缓缓蠕动,里面不断有yín水渗出,下面早湿了一

    大片。

    “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啊……啊……”周芷若羞得满脸通红。

    宋青书哪里管这些,再也忍耐不住一只手解开裤子,露出那根七寸长的大鸡

    巴,分开周芷若双腿就要进入。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周芷若的理性战胜了情欲,她用尽全力一把将宋青书推

    开,嘴里还喊道:“不行,不能这样!”

    宋青书正在兴头,突然被周芷若这么推开,很是不高兴地说道:“如果不是

    那次被我爹发现,六年前你就是我的人了!现在趁这么好的机会,芷若,你就给

    我吧!”

    周芷若用手护在自己的胸前说道:“六年前那时候我们还小,做出了一些荒

    唐事,这几年我在峨嵋派每日都在反省自己,师父也常教导我们不可犯淫戒,我

    已经不再是那个不懂事的小姑娘了,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宋青书见她这么说,便道:“你不要骗自己了,你刚才不是被我弄得下边全

    湿了,你的身体也很想要,我说的没错吧?你难道忘了我们过去在一起的快乐的

    日子了吗?”

    周芷若答道:“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以后不要再提了,也不要再来找

    我,这对我们都不好,你明白吗?”说完,她便开始穿起衣服来。

    宋青书见周芷若不但没被自己说动,反而要穿起衣服走人,他哪里肯放过这

    个大好机会,这么漂亮的小美人不操,放过了实在太可惜了。于是,便上前想要

    阻止。

    可是,宋青书是小看周芷若了,这些年来,周芷若得到灭绝师太的青睐,得

    到她的真传,武功早已超过宋青书不至几倍,现在的宋青书怎能奈何了她,没几

    下便被她打倒在地。

    周芷若有些抱歉地看了宋青书一眼,轻声道:“青书,对不起了!”说完,

    便悄然离开这里,留下宋青书一个人孤单地躺在树林中。

    周芷若回到自己休息的地方,静静地躺着,师姐们已经睡着了,她便一个人

    在想心事,想的自然是她和宋青书之间的事。宋青书今天之所以能约到周芷若,

    并能差点把她干了,很大的原因在于他们以前曾经有过一段不寻常的关系。

    那是在六年前,周芷若在汉水边和张无忌偶遇,后被张三丰带回武当山。本

    来,武当山是道观,很少有女子在里边。周芷若在武当山的日子很是寂寞,尤其

    是她被张无忌已经弄得春心萌发,整日都在思春,想的自然是张无忌。

    宋青书自从发现武当山来了这么一个清新脱俗的小姑娘,心中很是激动,从

    他见到周芷若第一面,便深深地喜欢上了这个漂亮的小姑娘,他以前弄过的那几

    个小姑娘与周芷若相比,简直不堪一提,他发誓一定要把周芷若搞到手。于是,

    便时常来找周芷若玩。

    周芷若本来在武当山就不认识什么人,一个人很是寂寞。宋青书的到来,让

    她打开了心扉,整天和宋青书一块玩耍嬉戏。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之间自然是小孩子玩的那种过家家式的游戏,两人也保

    持着孩童般的友谊。但是,渐渐的宋青书便不满足于此,他是操过穴的人,自然

    明白操穴其中的美妙滋味,眼看着这个漂亮的小姑娘芷若整天跟着自己玩耍,而

    自己却没有操过她的穴,感到十分遗憾。

    于是,宋青书便开始进一步的行动,先是有意无意地摸一摸周芷若的小脸,

    要么蹭一蹭周芷若的乳房和屁股,甚至一不小心还亲上周芷若一口。

    周芷若不是不谙风情的小姑娘,自然懂得宋青书这是在故意挑逗她,可是她

    那时心里只装着张无忌,哪里再能和别的男孩卿卿我我,所以巧妙地避开了宋青

    书。

    宋青书见周芷若有意在躲避自己,于是便干脆将周芷若拉倒后山无人处向她

    表达自己的爱意,却被周芷若以她的年龄还小不想谈这些事情为由拒绝了。宋青

    书又死缠烂磨,软硬兼施,逼得周芷若不得不答应和他好上。

    看到周芷若勉强地答应了自己,宋青书心里乐开了花,一把将周芷若揽在怀

    里,他的嘴盖住了芷若的嘴唇,强行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强烈地吸吮着芷若小

    巧的舌尖,而右手也紧紧捂住芷若那微凸的乳峰,不断地紧捏着。

    周芷若想叫,但小嘴却被宋青书封住,只能任由宋青书亲吻,于是她不停的

    扭动着身体,但却无法挣脱宋青书的纠缠,宋青书说着:“都答应和我好了,亲

    一下又有什么关系嘛!”说完,他又用力地捏弄着周芷若小巧的乳房,周芷若似

    乎被弄痛了,娇呼着:“不要那么用力嘛!”

    由于是第一次,宋青书怕吓着这可爱的小美女,于是只是亲一亲她的小嘴,

    或是隔着衣服摸一摸她,而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宋青书觉得,像周芷若这样迷

    人可爱的小美女,应当慢慢来,不能操之过急。

    以后的那段时间,宋青书常来找周芷若玩,当然每次都把她约到后山无人的

    山林中去,在那里,少不了和她亲吻和爱抚。宋青书显然不能仅仅满足于亲吻和

    爱抚,他更进一步,常常将手伸进周芷若的衣服里去抚摸她的乳房和xiāo穴,甚至

    将她的上衣扒开亲吻她的乳房。

    刚开始的时候,周芷若还不大愿意,但是时间久了,她的心也慢慢软化了,

    宋青书的吻技和爱抚的技巧明显要比张无忌高明许多,每次弄的周芷若都全身酥

    麻、欲罢不能,她也渐渐喜欢上了宋青书;何况宋青书本来也就是个小帅哥,泡

    了不少妞,自然很受女孩子喜欢,如果周芷若不是因为先遇到张无忌,大概早就

    全身心爱上宋青书了。

    这天,宋青书照例约周芷若到后山去玩,周芷若也欣然答应了。

    在那无人的树林里,宋青书和周芷若坐在草地上。宋青书俯下身开始吻周芷

    若,狂野的热吻雨点般落在她光洁滑腻的面颊上,周芷若被吻得满脸涨红,娇喘

    吁吁。

    宋青书吻上了周芷若的双唇,舌尖用力的朝前一拱,就顺利地探进了湿滑温

    热的口腔中。

    “嗯……嗯……”她稍微像征性地挣扎了两下就不动了,轻轻地躺在宋青书

    的怀里。宋青书恣意地用舌头卷住了她的香舌,吸吮着清甜的津液,尽情地体会

    着唇齿相依、双舌缠绕的美好触感。一直吻到她快要窒息过去了,才依依不舍的

    松了口,让周芷若的唇舌重新恢复了自由。

    周芷若如释重负的了吁了口长气,略略的撑起半边身子,由于呼吸的急促,

    她的微凸的酥胸轻轻颤动着。

    面对如此诱人的画面,宋青书再也无法忍耐了,猛地翻身跳起,一把按住了

    周芷若的娇躯,整个人像泰山压顶一样扑了上去。

    “唔……”周芷若长长的闷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了一丝欢愉。宋青书不由大

    为兴奋,蓄势已久的双手一起伸出,肆无忌惮的抚摸着她曼妙的胴体。

    很快的,他探索地解开了周芷若的外衣,已把将她的肚兜扯了下来,两个呈

    小山状的雪白娇嫩的乳房呈现眼前,看上去像小山苞一样既丰腴又可爱,乳峰的

    顶端是一圈淡淡的乳晕,粉红色的rǔ头像两粒小巧可爱的豆子,正在害羞的轻微

    蠕动。

    宋青书颤抖的双掌不由自主地按了上去,一把握住了这对娇小可爱的小山,

    软绵绵的乳房滑不溜手,竟险些从他的手掌中逃逸而出。宋青书急忙加大了指间

    的力道,用手整个抓住嫩乳,把它们放在手上把玩。

    “不要……你弄痛我了……”周芷若娇嫩的乳房哪里经得起宋青书魔爪的蹂

    躏,被弄得痛得大叫起来。她扭动着纤腰,踢腾着双腿,想要摆脱停留在胸部上

    的魔爪。

    可是这种身体的摩擦却呼唤起了宋青书更深的欲望,他一使劲,将十个指头

    深深的陷进了双峰里,娇嫩的rǔ头登时从指缝间钻了出来,在灼热气息的吹拂下

    骄傲地上翘挺立。

    宋青书兴奋地俯身相就,用舌头舔弄着她淡淡的乳晕,接着又把整个乳尖都

    衔进了嘴里,用牙齿咬住,开始热切的吮吸。周芷若扭摆挣动的娇躯,喉咙里时

    不时的发出一两声压抑含混的娇吟,晕红的俏脸上露出了又羞愤又迷乱的复杂表

    情。

    只见那一对娇艳欲滴的rǔ头,已经在口水的滋润下明显肿大了许多,正又挺

    又硬的高高凸起,彷佛两粒珍珠般的葡萄,在无比诱惑的召唤着美食家去尽情品

    尝、尽情玩味。

    宋青书玩弄了一阵周芷若的乳房,接着便开始扯她的亵裤,把这最后的障碍

    扔到了远处的草丛中。

    一具活色生香的完美躯体彻底地展现在了宋青书面前,眩目的美丽使他觉得

    天旋地转,一颗心跳得几乎要从喉咙里飞出来。宋青书这是第一次看到周芷若不

    着寸缕、一丝不挂的模样!从他第一天见到周芷若起,就渴望着能肆意饱赏她赤

    裸裸的肉体,就幻想着能亲手剥光她身上所有的遮盖物。这一刻令他期盼了很久

    了!

    “芷若,你……你真是太漂亮了!”宋青书赞不绝口的惊叹着,眼珠也死死

    地盯在了她的娇躯上。当他看到周芷若凝脂一样光滑柔软的大腿根部,一些漆黑

    的阴毛均匀地覆盖在腿间的隆起处,虽然不是很稠密,但是也较为蜷曲细长,把

    桃源洞口若隐若现地遮挡住了。

    宋青书再也忍不住了,握住了周芷若的那双小巧柔美的纤足,缓缓的向两边

    分开,可是她的双腿紧紧的绞在一起,竟使宋青书一时之间无法得手。但越是这

    样宋青书就越渴望看到,于是把手挤进了她的大腿内侧,上下抚摩搓动,耐心的

    等待她屈服于自己的挑逗。

    片刻后,周芷若的俏脸上渗出了细细的一层香汗,呼吸声已是清晰可闻,夹

    紧的双腿也渐渐松开了,不过仍阻碍着宋青书手指的进一步攀升。这时他灵机一

    动,出其不意的在她的腋下一搔,她“啊”的一声轻呼,身子像触电般一抖。

    就在这一剎那,宋青书两只手一起用力,成功的分开了她的双腿。在她的惊

    叫声中,用膝盖把她的腿呈“大”字形的牢牢顶在了两边,眼光早已落在了那神

    秘的私处上,并用手指拨开了那片草丛,灵巧地翻开了娇嫩的花瓣,触到了一个

    小小的肉疙瘩上。

    周芷若的娇躯一下子绷紧了,两条修长的腿高高的竖了起来,嘴里犹自喃喃

    的道:“不……不能这样啊……别碰那里……”宋青书哪里肯听,手口并用,在

    她身上最动人的几个地方大肆轻薄。

    周芷若的胴体像蛇一样扭动着,贝齿咬住下唇,呻吟道:“不,不要……不

    要啊……你放手……啊……啊啊……求你放手……啊啊啊……你轻一点……”宋

    青书见状,便开始脱自己的衣裤,三两下便将自己也脱光。那根jī巴也霸气十足

    的暴挺而出,青紫的前端竟早已垂涎欲滴。

    “怎么样?芷若,你喜欢我的jī巴吗?你觉得它大吗?”宋青书捉住自己的

    jī巴在周芷若面前抖动着。

    周芷若偷偷地朝宋青书的jī巴看了一眼,大吃一惊,她没想到宋青书小小年

    纪但jī巴竟然如此粗大,简直是无忌的几倍,足足有五寸多长,而且看上去十分

    坚硬,由于早就不是处男了,jī巴看上去黑黑的,很是性感。她不禁暗想:这鸡

    巴可要比无忌的大得多,不知道插进来会不会很痛?

    宋青书见周芷若吃惊的神态,很是兴奋,一把将周芷若的双足扛到肩上,再

    抓过脱落的衣服垫在了她的臀部下,把那挺翘的雪白双股尽量的展现在眼前。

    他惊喜的发现,那片毛茸茸的xiāo穴口上竟已挂上了好几粒晶莹的水珠,阴毛

    被清洗后更显得乌黑发亮,柔顺的贴在了股间;两片月芽形的花瓣含苞欲放,紧

    密的闭合着,小小的菊花蕾则在一缩一缩的抽动。

    宋青书再也忍不住了,挺起涨到了极点的大jī巴,对准了周芷若的xiāo穴,轻

    轻的就要往里捅去。

    “不要──”周芷若惊叫着左躲右闪。宋青书则是大力的捏拿住了她的臀,

    使她无法再动弹,然后捉住自己的大jī巴,朝周芷若的xiāo穴里刺去。

    只听到“噗嗤”的一下轻响,宋青书感觉到自己的jī巴顶开了一圈密实的嫩

    肉,前端陷进了温暖舒适的包围里,被一层有韧性的膜给挡住了。宋青书知道那

    是周芷若的处女膜,他的jī巴再往前一顶,周芷若的处女元贞就会被他夺取。

    正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不远处有人在喊:“你们在干什么!”

    宋青书顿时心里凉了半截,惊恐万分,因为他听出了那是他的父亲宋远桥的

    声音。他立刻呆住了,伸进周芷若xiāo穴的半个guī头也僵持在那里不动了。

    宋远桥走了上来,一把抓起宋青书,怒斥道:“好呀,你这兔崽子,小小年

    纪竟然就做这种事情,奸淫女孩,今天我不把你废了,长大后说不定就成了采花

    大盗了!”

    说完,便对宋青书劈头盖脸的一顿乱打。周芷若在一旁也吓傻了,呆呆地蜷

    缩在一旁。可怜那宋青书,浑身一丝不挂,每一下都直接打在身上,疼痛万分。

    最后,宋远桥将两人带回武当山上,交由他的师父张三丰处置。张三丰是个

    慈悲的人,他让青书的娘给周芷若验身,发现她的处女膜完好,而且周芷若也说

    是她自愿的,便轻饶了宋青书,让他面壁思过一百天;至于周芷若,见她依然是

    处女,但留在这里诸多不便,便将她送到峨嵋派去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