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二回 蛛儿练淫功

    张无忌从山庄里出来,走了几里地,这才发现自己今晚由于纵欲过度,全身

    感到乏力,双腿犹如灌了铅一般。他连忙坐下来运功调息,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才

    缓过来,但是走起路来仍觉得费力。原来,他只顾得强行运用九阳神功来操穴,

    可是他却不能运用自如,使得九阳神功沈寂丹田太久,无法贯穿全身,再加上射

    出的jīng液量过大,所以伤了身体。

    此刻的他却仍想着刚才劲奸双美的场景,没想到一不留神,失足跌落到一个

    大地坑里。这本来是猎人挖得抓捕猎物的陷阱,谁料的却被走夜路的张无忌误陷

    了进去,里边还插有尖刺,无忌跌落进去,不但摔坏了腿,而且腿上被刺了好几个洞。

    他被这一突变刺激的蹦了起来,一下子跳出了坑外,瘫坐在地上。他不禁暗想:张无忌呀,张无忌,空你有一身的九阳神功,怎么连这么个小陷阱都没有发现,把自己弄的狼狈不堪,看来都是迷恋美色惹得祸,这朱九真呀,真是害他不

    浅!

    张无忌便只好躺在地上养伤,静待腿骨愈合。接连数日,旷野中竟一个人出

    没经过。他只好吃一只被他打死的兀鹰,过惯了寂寞独居的日子的他,也不以为

    苦。

    这日下午,他运了一遍内功,发觉肚子十分饥饿,那只兀鹰早已被他吃完,

    现在他已有两天没吃东西了,由于腿摔断了,一时无法愈合,七八天来又无人经

    过,他只有坐在地上挨饿。他按想:自己不会就这样饿死在这吧!

    正当他想得出神,忽听得远处有人在雪地中走来,脚步细碎,似是个女子。

    张无忌凝目看时,见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荆钗布裙,是个乡村贫女,面容

    黝黑,脸上肌肤浮肿,凹凹凸凸,生得极是丑陋,只是一对眸子颇有神采,身材

    也是苗条纤秀。

    她走近一步,见张无忌睁眼瞧着她,微微吃了一惊。道:“你——你没死

    么?”张无忌道:“好象没死。”

    那少女便说:“没死就好!”说完,便一把抓起他,施展轻功,不一阵的功

    夫,朝远处跑去。

    张无忌没想到这个村姑竟然会武功,又不知道她要带自己去哪里,便大声喊

    道:“你要把我弄到哪去?”

    但是那少女却默不作声,把他带到一个僻静的山洞,将他放到地上。那少女

    道:“你肚子饿吗?”张无忌道:“自然是饿的,可是我动不得,只好听天由命

    了。”那少女微微一笑,从篮中取出两个麦饼来,递了给他。张无忌道:“多谢

    姑娘。”接了过来,便大口大口地吃了。

    吃完饼后,那少女便把无忌带到里边的洞内,只见那地上还躺着一个男人,

    约摸二十多岁的样子,想是附近村子的村夫,浑身被绳子捆着,嘴里面还塞着麻

    布,动弹不得。那少女就把无忌放在那村夫的旁边。

    张无忌满是疑惑,他不知道这村夫为什么会被绑在这里?为什么那少女将自

    己放在这?那少女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他想了一会,也想不出个究竟,便昏昏

    欲睡了。

    睡了不知多久,张无忌突然被一阵说话声惊醒,他睁开眼睛,发觉自己好象

    被点了睡穴,他很快的便解开了,再一看四周,发现那个村夫身上的绳子已被松

    开,嘴里的布也取掉了,正好那少女站在不远处的床边。只见那少女伸手便要脱

    那村夫的衣服,那村夫忙说道:“姑娘,你这是要干什么?”

    那少女淡淡一笑,说道:“当然是想和你上床嘛!”

    说完,便继续脱那村夫的衣服,那村夫忙阻止说道:“我才不要和你这丑八

    怪上床呢!我家里的老婆比你好看多了。”

    那少女见村夫不从,便打了那村夫两拳说道:“我真的有那么丑吗?今天无

    论如何,你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说完,便强行为那村夫脱衣服。

    张无忌看到这情景,心中暗想:今天这是遇到一个丑女淫贼了,不知她会不

    会夜来威逼我?

    那村夫虽然是男子,但是却只有蛮劲,不懂武功,没几下子就被那少女制伏

    了,全身的衣服被扒得一干二净,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张无忌不禁好奇地往那村

    夫望去,只见那村夫长相一般,身体到是满健壮的,胯间的jī巴却很是普通,只

    有四寸多,远远不如自己的。

    那少女脱光了村夫的衣服后,又把自己也脱个精光,少女那青春的胴体便展

    露在面前。奇怪的是,那少女虽然面容黝黑,脸上肌肤浮肿,凹凹凸凸,生得极

    是丑陋,但是身材却是苗条纤秀,肌肤雪白,丰乳园臀,四肢修长,如果不去看

    脸,却也算是个美女。

    那村夫见到少女美丽的胴体,不禁目瞪口呆,虽然这少女脸长得是丑些,但

    身材确是一点也不赖,如果光看那少女的身体,怎么也不会想到她是一个丑女。

    那少女的眼睛盯着村夫看,村夫在那少女的注视下脸色更红了,竟不知如何

    是好。那少女的呼吸带着潮气,喷到了村夫的脸上,有说不出的芳香。她慢慢把

    嘴压上来,舌头伸入了那村夫的嘴里,贪婪地在那村夫的嘴里舔遍每一个部位,

    唾液在那少女的贪婪的吸吮中流进那村夫的嘴里。那村夫品尝着少女略带香味的

    舌头和唾液,把那少女口中流到自己嘴里的口水全部吃进了肚里。

    二人经过了很长时间的热吻才分开,那少女凝视着那村夫,轻咬那村夫的耳

    垂,一只手拿起了那村夫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在他耳边轻轻说∶“只要你乖

    乖和我做,把我弄舒服了我就放你走!”

    那村夫听到这话,心想,现在落到这个女淫贼的手里,只有乖乖的听她的话

    了,再说了,这妞身材不错,不干白不干,于是便开始抚摸那少女的乳房。虽然

    隔着一层衣服,但那村夫仍感觉到乳房的柔软和坚挺,手感是那样的好,这种感

    觉比摸自己老婆的要好得多,那村夫禁不住用手揉搓起来。

    那少女被揉搓得软在了那村夫的怀里,轻轻呻吟道∶“啊——真舒服——”

    那村夫半抱着那少女来放倒在床上,还来不及细观察她的身体,那少女已赤裸的

    胴体压在那村夫的身上,用舌头在那村夫身上舔着。那村夫敏感的颤抖,还忍不

    住发出哼声。

    那村夫感觉一波波的快感传遍全身,两腿中间的ròu棒也站立起来。那少女娇

    嗔地说道∶“你都硬了,还不快点让我舒服一下。”说着便仰躺下来。

    那少女一双雪白丰满的乳房,樱桃般大小的奶头,高翘挺立在一圈艳红色的

    乳晕上面。那村夫望着少女纯洁的裸体,禁不住吞下了口水,像个饥渴的野兽,

    双手一边抓住一个那少女的nǎi子,觉得软绵绵,又觉得有弹性,掌心在nǎi子上摸

    揉,左右的摆动。那少女感到如同虫行蚁咬,全身痒得难受,那村夫越用力,她

    就越觉得舒服,禁不住抱住了那村夫头,像喂婴儿吃奶似的把rǔ头送入了那村夫

    的嘴里。

    那村夫先吸一下,然后用舌头轻舔两粒粉红色的葡萄,那少女身上甜美的味

    道使那村夫陶醉。那村夫由那少女的热抖乳房慢慢向下舔,舔过肚脐的时候,那

    村夫感觉那少女的肚脐处有一种牛奶的芳香。

    那少女身上如触电般的,那种美妙的滋味叫她难以形容,双腿一会伸直,一

    会曲起,两手无意识地掩住胯下。那村夫用手拿开了那少女的双手,并把那少女

    的双腿大大地向两侧分开,第一次看到别的女人的阴部,那村夫不禁兴奋得双手

    直抖。

    只见在一片乌黑的阴毛中间有一条像发面一般的鼓鼓肉缝,一颗鲜红的水蜜

    桃站立着,两片肥美的yīn唇不停的在张合,yīn唇四周长满了乌黑的阴毛,闪闪发

    光,流出的yín水已经充满阴部。

    那村夫用双手的食指拉开两片粉色的yīn唇,看到了肉缝里面早已湿透,ròu洞

    口周边粘着许多发白的粘液,那少女的ròu洞有如玫瑰花瓣,小口上面有复杂的璧

    纹,沾上蜜汁,像在喘息,稍上方,很清楚地看到粉红色小小的尿道口,再往上

    是一粒胀红的yīn蒂。

    那少女在那村夫目光的注视下更加的兴奋了,脸颊绯红,嘴里轻声淫叫道∶

    “快点插进来嘛,人家等不及了!”

    那村夫用力将那少女压倒在床上,那根坚挺的ròu棒终于一点儿一点儿地进入

    那少女的ròu洞之中。“噢——好舒服——插得好深——”那少女从下面抱住了那

    村夫。那村夫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好象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得紧紧

    的,禁不住狠狠地抽动起来。

    “你真能干呀,干得我舒服死了,太爽了!快用力干。”那少女在那村夫耳

    边热情的说着,并抬起头用她的香唇吻住了那村夫的嘴,丁香巧送进那村夫的嘴

    里。

    那少女的双腿紧勾着那村夫的腰,那小巧的玉臀摇摆不定,她这个动作,使

    得yáng具更为深入。那村夫看来也是老手,yáng具有规律地九浅一深地插着那少女的

    阴穴。那少女ròu洞中不断紧缩的紧迫感和ròu洞深处不断地热热蠕动,就像小嘴不

    停地吸吮着guī头,使那村夫的全身进热佑入快感的风暴之中。

    那少女的两片肥臀极力迎合着jī巴的上下移动,一双玉手不停在那村夫的胸

    前和背上乱抓,嘴里也不停地叫∶“真舒服呀,再插狠点!”

    这种刺激促使那村夫狠插猛干,很快地,那村夫感觉到那少女的全身和屁股

    一阵抖动,ròu洞深处一夹一夹地咬着自己的jī巴,忽然用力地收缩一下,一股热

    潮直冲向自己的guī头,那村夫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地把jī巴顶住少

    女的子宫口,一股热流往子宫深处射去。

    正在这时,那少女突然点住了那村夫的某个穴道,那村夫全身便开始抽搐,

    jīng液像开闸的洪水一般喷射个不停,已经由不得那村夫控制了。而那少女的xiāo穴

    则依旧将那村夫的jī巴裹得紧紧的,将jīng液一滴不漏地吸进自己的体内。

    没过多久,那村夫便由于jīng液射光,脱阳而亡。那少女则一脚将那村夫踢到

    床下,从一个锦盒中取出一个巨大的黑蜘蛛,一看就是有毒的那种。

    只见那少女不慌不忙,将毒蜘蛛放在自己的下体,让它噬咬着自己的yīn唇,

    并令它在自己的xiāo穴内爬行,不一会,由于毒蜘蛛将毒液刺进了少女体内,少女

    浑身上下开始打颤,脸色紫黑紫黑的,像是快要死去似的。可是就在这时,少女

    将毒蜘蛛又放回锦盒,然后开始练起功来。

    张无忌在一旁看得吃惊极了,他知道那少女在练一种极其淫邪的武功千蛛万

    毒手,这种武功是女子练的,先要和男人先交配,然后将男人的jīng液全部吸干,

    接着便让毒蜘蛛噬咬自己的yīn户,一方面将男人的jīng液和自己的淫液和鲜血喂饱

    毒蜘蛛,另一方面也是要吸收毒蜘蛛所释放出来的毒液,练这种武功,由于每次

    都要毒蜘蛛的帮助,所以最少要和一千个男人交配,吸干他们的jīng液,一边喂蜘

    蛛,一边采阳补阴,而连这种武功的女子,都会因为毒液的关系,而弄得面目全

    非,就像这个少女一样,面容黝黑,脸上肌肤浮肿,凹凹凸凸,生得极是丑陋。

    不一会,那少女便练完了功,便起身穿好衣服,将那个锦盒放好后,拖着那

    村夫的尸体朝外走去,张无忌一直装着睡着了,害怕被那少女发现自己刚才看见

    了一切。那少女见无忌被他点了睡穴,依然未醒,便放心地朝外走去。

    张无忌心中暗想:那少女带我来这里,该不会是想把我当作她练功上的工具

    吧?其实无忌现在有九阳神功,应该并不畏惧那少女,可是他的腿断了,再说他

    也不知那少女功夫的深浅,自己的九阳神功也是空有内功,而没有什么象样的招

    式,因此他还是心理挺害怕的。

    不知过了多久,那少女回来了,带了若干食物,并又带回来了一个男人,将

    他点了穴后,用绳子捆住放在张无忌旁边,然后便给无忌一些食物和水。他乖乖

    地吃了,没敢多说什么。

    第二天,大约是傍晚时分,张无忌看见那少女走到自己旁边,迅速点了旁边

    那个男人的睡穴。然后,便把无忌抱起,将他放在床上。

    张无忌见状,连忙问道:“姑娘,你这是要干什么?”

    那少女轻盈地笑道:“我看公子你长的帅,想和你上床玩玩!”

    张无忌听到了这话,知道那少女果然不放过他,于是便说:“姑娘,万万不

    可,这可让我怎么担当的起,姑娘你这么年轻,这样做有损你的清誉!”

    那少女脸色一沉,便说:“你大概是因为我丑陋的关系吧,要是你眼前是个

    美女的话,你恐怕早就按捺不住了!”

    张无忌连忙解释道:“姑娘你误会了,我看姑娘你虽然面容略显浮肿,但是

    你一对眸子颇有神采,身材也是苗条纤秀,原本应该是个十足的美人。我想姑娘

    大概是中了什么毒,如果能清除你体内的毒素的话,我想姑娘你将会变得十分漂

    亮的!”

    那少女听了,暗暗一惊,说道:“你少在这里花言巧语了,你要是觉得我美

    的话,那就和我上床,不要光说的热闹!”

    说完,便上前要脱张无忌的衣服。

    张无忌往后稍挪了一下,说道:“我不是不愿和姑娘做,只是我还不知道姑

    娘芳名呢!”

    那少女淡淡一笑说道:“你呀,真是个呆头呆脑的大笨牛,我叫蛛儿,你还

    有什么要问的吗?”

    张无忌暗自赞叹说道:“珠,宝珠的珠,珍珠的珠,你的名字真好!”

    蛛儿脸色一变,说道:“不是那个珠,是蜘蛛的蛛!你知道了我的名字,那

    你叫什么名字?”

    张无忌见着少女淫邪得很,便捏了个假名说:“我姓曾,叫曾阿牛!”

    蛛儿听到这话,扑哧一笑道:“原来真是个大笨牛呀!好了,我不跟你多说

    了,咱们快上床吧!”

    说完,便口角含笑,媚眼微张,手一伸,竟将纤纤玉指插进了他两腿当中,

    抚摸着裤裆里隆起的yáng具,说道:“天哪,你的jī巴怎么这般粗大!”她说着,

    玉臂挥动,连施妙手,犹如抽丝剥茧般,一股脑儿把张无忌身上的障碍物,清理

    得干干净净。

    接着,她开始解除自己身上的衣物,不一会儿,张无忌面前展现出了赤裸的

    少女胴体:薄如蝉翼的粉纱,把丰满苗条、骨肉均匀的身段衬托得浮凸毕现,曲

    线优美,一头披肩秀发怂似瀑布般撒落在丰腴的后背和柔软圆实的肩头,两条胳

    膊滑腻光洁,宛如两截嫩藕,雪白的肉体,既丰满又柔嫩,饱满的玉乳高挺着,

    平滑的小腹与玉腿交界处,黑毛浓浓,再往下,肥嫩的xiāo穴藏在阴毛里。蛛儿颤

    动着双乳,轻轻坐在他膝头上,浑圆的屁股肉感十足。

    张无忌感觉自己心头的欲火难以抑制,由背后一把抱住她,两手将她的乳房

    握个正满,顺着抚摸起来。

    蛛儿被他由背后拥抱以及双乳被握个满掌,娇躯一震,再加上火热的yáng具在

    她屁股沟上一顶一颤的,浑身软绵绵,红云涌上双颊,娇声喘息道:“大jī巴哥

    哥,你弄得我好舒服呀,好爽呀!”

    张无忌的右手顺着小腹渐渐地向下移,在粉嫩的两腿之间,yīn唇微张,弹性

    十足,张无忌宽大的手掌停止在小丘似的阴阜上,用食指按着yīn户上的耻骨,缓

    缓地挑动抚摸着。

    蛛儿娇喘起来了,全身酥软,yīn道奇痒,她不顾一切地将自己的玉手向下摸

    去,一把捉住那高高耸立的yáng具。

    “快——大jī巴哥哥——快点入进去——吧——”她呼吸急促,哼声不断,

    屁股不停地扭动。

    张无忌被刺激得热血澎湃,手指慢慢移动,摸索到肥涨的大小yīn唇,猛听得

    扑哧的一声,他中指一下伸进了蛛儿的yín穴内,用力扣挖起来,蛛儿双腿大张,

    手按腹部,下身一缩一张,yín水直流而出,嘴里不断呻吟着:“快——快点——

    我要——求求你插——深点——再深——点——”

    蛛儿按捺不住,拼命拉开张无忌的手指,从洞穴中抽出的手指,已经沾满亮

    晶晶的yín水。只见她转身骑在张无忌身上,抓住大jī巴,双腿一张,用两条浑圆

    白嫩的大腿,紧夹着他的下腰,yīn户迅速凑过去。

    张无忌感到下体像有一团火,guī头被一股热流包围,使他酥痒难忍,于是,

    他猛地将屁股一挺,只听得扑哧的一声,大yáng具破关而入。

    蛛儿感觉xiāo穴内,插入了一条渴盼已久的烧红的铁棒,而且又粗又长,直达

    深处的穴底。她不由得一颤,yīn户里的yín水,更如春潮泛滥一般,顺着穴缝直流

    而下,淌过张无忌的jī巴。张无忌被窄窄的xiāo穴夹住了ròu棒,在用力抽插时,从

    guī头开始产生一阵阵酥痒,直传到心底。

    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摇晃着自己的屁股,一个向后挫,一个向前顶,只听得蛛

    儿含混不清地哼叫:“哎哟——哼——好深——被你弄得——好舒服——哎哟-

    你——好粗——好长——好硬——”

    张无忌被她的淫声浪语所激动,伸手抓着蛛儿上下抖动的双乳,用力地揉摸

    捏弄,下边的抽插速度则更急、更快、更深入,直插得yīn户滋滋大响。蛛儿感觉

    张无忌的大jī巴在穴内左右乱撞,直抽直插,不时还在鲜红嫩肉上磨擦,她舒服

    透了,梦一样地呻吟、扭动,以使ròu棒更快地插入xiāo穴。

    终于,在娇躯一阵乱颤之后,她再也忍不住,yín水大量奔泄而出,她已达到

    了高氵朝,而张无忌此时却丝毫没有要泄的意思,仍然狂抽狠插,弄得蛛儿不知所

    措。

    蛛儿做梦也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个青年的床上功夫竟然如此的厉害,自己都

    泄了身,而他还没有要泄的意思,很是着急,便直接去点张无忌的穴道,希望他

    赶快将jīng液射干净。可是,当她点了张无忌的穴时,发现那里软绵绵的,自己的

    手指根本使不上力。

    这自然是张无忌运用神功护体,他发现蛛儿准备让他jīng液全泄,于是便干脆

    将蛛儿的双手捉住,将她身子翻了过来,让她跪在床上,撅起屁股,从后边插进

    了她的yín穴。就这样,张无忌变化了各种方式,大jī巴不停地在蛛儿的xiāo穴中狂

    插狠抽,弄得蛛儿娇喘吁吁,不断呻吟,娇躯乱扭,yín水狂泄。

    也不知过了多久,蛛儿已经被张无忌干的奄奄一息,光是泄身就已经十几次

    了,而张无忌却由于神功护体,一直不shè精。蛛儿有些急了,如果再这样继续下

    去的话,她会被张无忌奸死的。于是,她便开始拼命挣扎,无奈由于被干得yín水

    大量外流,全身早已疲惫不堪,那里还有力气再去挣扎。

    张无忌也想把这个练习淫功的妖女干死,好为武林除一大害,因此他卖力地

    干着。眼看蛛儿已经不行了,突然,张无忌发现蛛儿的乳房上有一排牙印,令他

    突然想起几年前那个金花婆婆身边的小姑娘阿离就是被他在乳房上咬了一口,那

    个牙印的位置与当年他咬阿离的位置一样。他心中暗想到:莫非这个蛛儿就是当

    年那个要带他去灵蛇岛的少女阿离。

    想到这里,他连忙停止了抽插,然后问蛛儿道:“你胸前这排牙印是怎么回

    事呀?”

    蛛儿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迷迷糊糊地说道:“张——张无忌——你这丑小

    子——咬得我好痛呀——但我不怪你——你为什么不和我去——去灵蛇岛——婆

    婆会为你治病的——”

    张无忌听到蛛儿昏迷中的这一番话,确信了这个少女就是当年的阿离,他没

    想到那个阿离竟然是这样的对自己一往情深、念念不忘,心中很是感动,于是又

    轻缓地抽插了十几下,便在她玉户里射出一团又浓又热的jīng液。

    阿离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她醒来后发现自己浑身赤裸着,身旁正是那

    个曾阿牛,他也一丝不挂搂着她。她的头靠在曾阿牛宽敞的胸前,呼吸着男子特

    有的气息,令她不禁有点着迷,感到一丝幸福。她突然回忆起昨天的事来,好象

    是自己本来要利用曾阿牛来练功,可是不知怎地,曾阿牛的床上功夫竟然是如此

    厉害,弄的她不知泄了多少次身,被他操得昏了过去,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张无忌这个时候也醒来了,他发现阿离已经醒来,一双眼睛正盯着他看,自

    己不知如何是好,便抱着阿离的头,朝她的樱唇上吻去。

    阿离竟也不知所措,虽然以前她也和许多男人上过床,但没有人能令她如此

    着迷。她以前和男人操穴是为了练功,这一次非但没能练成功,反而被操的春心

    荡漾。其实,像她这样的少女原本正在思春期,可是由于练功,她虽然做过许多

    次,但少女的思春的心扉却未曾打开,如今,被张无忌弄的多次泄身,使她体验

    了那种如痴如醉的高氵朝的感觉,这就使她对张无忌在心理上有了一种依赖感。

    张无忌轻抚着阿离的玉乳,当抚摸到那排牙印时,他不禁问道:“蛛儿,这

    牙印是怎么回事?”

    阿离被问到这事,不禁羞得满脸通红,生气地说道:“这都是以前那个负心

    人咬得,我从中原万里迢迢的来到西域,为的就是找他。以前还听到一点踪迹,

    但到了这里,却如石沉大海,再也问不到他的消息了。你腿好之后,帮我去找到

    他,好不好?”

    张无忌听到这话,不禁有点脸红,问道:“你这么急着找他,想必他对你很

    好?”

    阿离呆呆地说道:“不,他对我不好,打我,骂我,还咬我,不跟我走。”

    张无忌又问:“你怎么会练这种武功?”

    阿离眼中突然射出狠毒的光芒,恨恨的道:“我妈受二娘和我两个哥哥的欺

    侮凌辱,竟无半点还手的本事,到头来送了自己性命。不错,我是为了练功夫,

    才将一张脸毒成这样。哼,那个负心人不理我,等我练成了千蛛万毒手之后,找

    到了他,他若无旁的女子,那便罢了——要是有的话——”

    张无忌道:“你并未和他成婚,也无白头之约,不过是单相思罢了。”

    蛛儿道:“单相思怎样?我既爱上了他,便不许他心中另有别的女子。他负

    心薄幸,教他尝尝我这‘千蛛万毒手’的滋味。”

    张无忌听了心中一惊,没想到这个阿离竟然是因这些事才练的这邪门武功。

    他想等自己的腿好了之后,去采些药来,设法治好阿离脸上的毒肿,便劝阿离说

    让她不要再练这武功了。

    阿离当然不肯半途而废,张无忌便只好继续让她练,但让她不要再和别的男

    人练了,自己每次射一些jīng液给她练功,阿离答应了,并把那个捉来的男人给放

    了。

    张无忌见阿离心底还是十分善良的,弄成这样与自己也由莫大的关系,再想

    想他对自己一片痴心,便主动向它表明爱意。

    阿离见这个曾阿牛不嫌自己丑,竟然喜欢上自己,少女的芳心不禁被打动,

    再加上她也很渴望品尝恋爱的滋味,便也向张无忌示好。

    就这样,两人竟然相好起来。每天晚上,张无忌都要和阿离操穴,并主动射

    出一些jīng液,供阿离练功。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